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小涵!你就答應了吧!這麼多人都看著呢!」趙玉容微笑著道。

陳晴涵看著越來越多的人圍了過來,她紅著臉焦急的道:「快起來啊!」

「你不答應我就不起來!」強子堅定的道。

「呵!呵!有意思!老牛吃嫩草!鮮花插牛糞!」這個時候一個二十多歲穿著一身皮爾卡丹休閑服的年輕人笑著道。

「雲祥!你這就不懂了吧!鮮花只有插在牛糞上才能開得鮮艷!不過這個大叔絕對是24K的純屌絲!」站在這個年輕人身邊的一個穿著白色真絲襯衫、休閑褲的年輕人微笑著道。

「閉嘴!你全家都是24K的純屌絲!」陳晴涵立即瞪著眼睛大聲的喝道。

「哎喲!原來是東北妞啊!性子果然潑辣!不過我喜歡!當我女朋友怎麼樣?」那個年輕人笑著道。

「滾!」強子聽完這句話,他立即大吼著道。

「靠!她又不是你老婆!你激動什麼勁啊?」那個年輕人瞪著眼睛道。

「小兔崽子!趁著我沒發火之前趕緊給我滾遠點!」強子依然單膝跪在那裡冷冷的道。

「怎麼你還想打我一頓嗎?這裡可不是你那疙瘩!說話和做事之前最好先動動大腦!」年輕人冷笑著道。

「強子哥!我什麼都答應你!你快起來啊!」陳晴涵一邊拉著強子一邊急著道。

「年輕人!我知道這裡是京城!是首都!可是我兒子向女朋友求婚礙著你們什麼事了?沒事在這裡瞎起什麼哄啊?」程國偉瞪著眼睛道。

「這要是在東北,我馬上叫人把你們抓起來!」趙玉容冷冷的道。

「呵!呵!就是在東北三省也沒人敢動我一根寒毛!因為我的名字叫張逸辰!」那個年輕人冷笑著道。

「張逸辰?沒聽過!我只聽過孫逸仙!你乾脆直接報上你靠山的名字!也好讓我知道有多利害!」強子冷笑著道。

「媽的!不知好歹的傢伙!逸辰!我馬上叫人把他們抓起來!讓他們好好吃天牢飯!」那個叫雲祥的人瞪著眼睛道。

「嗯!這事你就看著辦吧!」張逸辰點了點頭道。

「小涵!你馬上帶著爸媽回飯店!我留在這裡看看他們到底是什麼人!」強子向著陳晴涵小聲的道。

「你千萬別衝動!等我把爸媽送回飯店,馬上就回來!」陳晴涵先是看一眼兩個老人,然後才點了點頭道。

「爸!媽!你們先跟小涵回飯店!等我把事情處理完就回去!」強子向著父母微笑著道。

「我不走!誰敢欺負你,我就跟他們拚命!」程國偉大聲的吼道。

「拚命好啊!老頭!一會警察來了,你可要跟警察好好拼一拼哦!如果你拼贏了,我馬上給你十萬塊錢!」那個叫雲祥的年輕人放下手中的電話,向著程國偉冷笑著道。

「警察有什麼了不起!我兒子可是黑龍省公安廳的副廳長!」趙玉容大聲的喊道。

「哦?副廳長?好大的官啊!不過我的老爸卻是京城的市長!正部級!」雲祥冷笑著道。

「雲祥!既然人家是副廳長,那你就別叫警察過來了!還是直接給公安部的黃光明打過電話!他是副督察長,正好管著他!」張逸辰微笑著道。

「呵!呵!這是必須地!京城什麼都不多,就是官多!」雲祥笑著說完,又開始拿起手機打起電話來。

「爸!媽!你們現在什麼也不要說!馬上跟小涵離開這裡!」強子聽到這個年輕人的父親竟然是京城的市長,他連忙向著父母道。

「兒子!我們又沒有犯法!他們憑什麼抓我們啊!」趙玉容急著道。

「憑的就是權!他們雖然沒有權,可是他們卻有一個權爸!你兒子在省里還算是一個人物,可是在京城,副廳級的幹部只能算是剛剛會走路!你們還是趕緊走吧!以後別總是把我的身份說出來,你兒子的官不大!」強子苦笑著道。

這個時候一陣刺耳的警報聲由遠而近,陳晴涵立即拉著程國偉和趙玉容向著京城飯店的門口跑去。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如果我想抓你們,你就是躲在地獄里,我也有辦法將你抓回來!」那個叫雲祥的年輕人冷笑著道。

「做人還是不要太囂張!雖然我是一個小小的副廳級,可是這個職位卻是我用戰功換來的!殺人對來說跟踩死一隻螞蟻沒有什麼區別!」強子盯著那個年輕人微笑著道。

那個年輕人頓時感覺到一股涼氣從腳底冒了上來,他全身一抖,激靈靈的打了一個冷戰後,指著強子道:「你丫的!你是在威脅我嗎?我看你這個副廳長是當夠了!」

「李少!是偷你東西的那個人在那裡?竟然敢在京城飯店偷東西,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的!」這個時侯,一個二級警監,帶著十多個全副武裝的警察衝到雲祥的身邊大聲的道。

「不好意思啊! 寵妻成寶:穿越老婆超霸道 蔣局長!原來我的戒指掉在褲兜里了,剛剛找到你就來了!」李少李雲祥微笑著道。

「沒關係!沒關係!我在局裡也沒有什麼事情!好久沒跟李少喝兩杯了,我正想著約您呢!」那個姓蔣的局長微笑著道。

「好啊!我正好請辰少吃飯,如果你現在有時間那就一起吧!」李去祥微笑著道。

「有時間!有時間!這頓飯就由我來安排吧!」蔣局長連忙回答道。

「嗯!不過要先等一下!我約了黃光明督察長過來處理點事情!」李雲祥點了點頭道。

「怎麼了?有警察得罪你了嗎?」蔣局立即小聲的問道。

「真不愧是個老刑警!一下就猜中了!這個人自已說是黒龍省公安廳的副廳長,他竟然公開威脅和辰少和我,所以我叫了黃光明過來看一看!」李去祥微笑著道。

「他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一個小小的副廳竟然敢在京城裡撒野?他腦袋是不是進水了?」蔣局長笑著道。

「不是進水了!而是根本沒腦子!」李雲祥笑著道。 這個時侯又有兩輛閃著警燈的警車沖了過來,一個二級警監帶著四名胳膊上貼著督察臂章的警察從車上跳了下來,二級警監快步走到張逸辰的身邊連忙一邊敬禮一邊點頭哈腰的道:「張處長!您好!」

「黃督察長!你們警察的職責可是保護老百姓安全的!而這個人自稱是黑龍省公安廳的副廳長,竟然威脅和辱罵我們這些老百姓!希望你能嚴肅處理這件事情!」張逸辰微微點了點頭道。

「張處長您放心!我一定會嚴肅處理這件事情!給人民群眾一個滿意的交代!」黃光明連忙大聲的回答道。

「你好!黃副督察長!我可沒有威脅和辱罵老百姓!反而這兩個年輕人竟然光天華日之下調戲我未婚妻,這件事情你可要查清楚啊!」這個時候站在黃光明背後的強子微笑著道。

「程志強?你怎麼會在這裡?」黃光明回頭看到站在身後的強子立即皺著眉頭道。

「我跟戰友在這裡聚會,順便跟我女朋友求婚!可是這個什麼李少竟然在求婚的時候在一邊冷嘲熱諷,還調戲我女朋友,並說他爹是京城的李市長,這是以權欺人吧?」強子微笑著道。

「媽的!就你女朋友的婊子樣,就是給我提鞋我都嫌她丑!我還調戲他?」李雲祥瞪著眼睛道。

「你找死!」強子大吼一聲向著李雲祥撲了過去。

「住手!你想幹什麼?」黃光明立即拉在李雲祥的身前大聲的喝道。

「督察長!你聽到他罵我未婚妻是婊子嗎?這已經夠成了侮辱罪!你可是親耳聽到的!」強子瞪著眼睛道。

「如果你覺得他夠成了侮辱罪,可以去法院告他!但是你身為警察卻動手打人,這件事情一定要嚴肅處理!」黃光明冷冷的道。

「憑什麼處理我?我觸犯了那條警務條例?」強子大吼著道。

「你身為警務人員,竟然在督察組的面前還敢威脅他人,這已經觸犯了警務條例!」黃光明說完立即向著身邊的四個督察大聲命令道:「把程志強帶回部里!」

四個督察立即向著強子沖了過來。

「我看誰敢動!老虎不發威還以為是病貓啊?」強子向著四個人冷冷的道。

「程處!看在大家曾經都是同事的情份上,我勸你還是不要反抗了!否則可是罪加一等啊!」其中一個中年警察搖了搖頭道。

「外人辱罵警察的未婚妻,你們不但不阻止,反而來抓自已的兄弟?你們還是警察嗎?」強子大聲的喝道。

「跟他廢什麼話啊!如果他敢反抗,就直接將他銬起來!」黃光明冷冷的道。

「我看誰敢銬我?」強子緊緊握著拳頭,瞪著眼睛道。

「反天了!程志強!你竟然威脅督察?我看你是不想幹了!」黃光明怒吼著道。

「干不幹不是你說了算!」強子冷笑著道。

「程志強!你有種!如果你明天還是副廳長,我黃字倒著寫!」黃光明咬牙切齒的道。

「我兄弟是男人!當然有種了!」這個時候突然一道人影出現在了強子的身前,並冷冷的道。

「你是誰?」黃明光看著突然出現的金清石,立即冷冷的問道。

「秦西省武警總隊司令員金清石!」金清石面無表情的道。

「媽B的!真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黑龍省的小副廳和邊角旮旯的少將,都跑到京城裡撒野來了!真不是知道天高地厚!」李雲祥冷笑著道。

「啪!」李雲祥剛剛說完,突然一隻手掌狠狠的扇在了他的左臉上。

「啊!」李雲祥立即慘叫一聲,同時身體在原地快速的轉了一圈。

「金清石!你不要太過份了!他父親可是李長海李市長!」張逸辰向著金清石冷冷的道。

「張逸辰!程志強是我兄弟!誰敢欺負他就是跟我金清石過不去!我不管他爹是誰,還是他媽是誰,只要敢動我兄弟一根寒毛,我就要了他的命!」金清石冷冷的道。

「逸辰!他..他..他是誰?」這個時候李雲祥捂著臉吃驚的問道。

「我姑姑曾經帶過的一個學生!」張逸辰冷冷的道。

「媽的!我還以為有多大背景呢!老蔣!馬上把他抓起來!」李雲祥聽到只是張惠琴的一個學生,他立即大吼著道。

「蔣鋒!你什麼時候當上局長的?」金清石向著底著頭的蔣局長微笑著道。

神獸召喚師 「金將軍您好!我是上個月剛剛任命的!」由刑警隊長當上分局長的蔣鋒連忙微笑著道。

「恭喜你啊!那你要不要抓我呢?」金清石微笑著道。

「這..這..這不符合規矩啊!而且我也沒有這個權力啊!」蔣鋒苦笑著道。

「蔣鋒!你這是什麼意思?他可是把我給打了!你就這樣看著嗎?」李雲祥大吼著道。

「李少!這個人得罪不起啊!他可是沈雅的乾弟弟!而且以前還是武警總部的副參謀長!我那有權力抓他啊!」蔣鋒趴在李雲祥的耳邊小聲的道。

「這是真的嗎?」李雲祥皺著眉頭道。

「我那敢騙您啊!如果不相信,你可以問方書記啊!」蔣鋒苦笑著道。

「媽的!今天真是倒霉透了!」李雲祥吐了一口帶血的口水道。

「強子!我們走!大家都等著吃飯呢!」 掬進眼裡的暖陽 金清石向著強子微笑著道。

「他不能走!我要帶他回部里接受審查!」黃明光突然大聲的喝道。

「哦?你是幹什麼的?」金清石冷冷的問道。

「我是公安部警務督察局副局長黃光明!」黃光明冷冷的道。

「黃副局長!我兄弟觸犯了那條警務條例?」金清石面無表情的道。

「威脅、恐嚇他人!而且不服從上級的命令!」黃光明冷冷的道。

「我怎麼聽說有人調戲他的未婚妻呢?黃副局長知道這件事情嗎?」金清石皺著眉頭道。

「對不起!我不知道!我來的時候並沒有看到這裡有什麼女人!而程志強卻是當著我的面威脅他人的!」黃光明搖了搖頭道。 「石頭!那個小兔崽子盡然罵小涵是婊子!你說我能咽下這口氣嗎?」強子氣呼呼的道。

「哦?那當時這個黃副局長在現場嗎?」金清石皺著眉頭道。

「在這裡!黃光明就是他叫過來的!」強子立即點了點頭道。

「靠!原來他是過來幫忙拉偏架的啊?媽了B的!這還有王法嗎?」金清石大吼著道。

「金將軍!請注意你的言詞!我們沒有拉任的偏架,是因為接到投訴才過來的!」黃明光黑著臉道。

「姓李的!放狗咬人也要先看一看狗的牙齒怎麼樣!萬一咬到鐵板,崩不了牙齒就不好了!」金清石向著李雲祥冷笑著道。

「你這是什麼意思?」黃明光瞪著眼睛道。

「你一說狗你就跳了出來,這是在配合我啊,還是說自已是狗啊?」金清石笑著道。

「姓金的!你不要欺人太甚!今天我一定要把程志強帶走!我倒要看看你能把我們怎麼樣!」黃明光說完立即向著四個督察大聲的命令道:「把程志強銬起來!」

「你敢!」金清石怒吼一聲,右手快速一閃,五根手指立即死死的扣在了黃明光的喉嚨上。

「快把我們局長放開!否則我們開搶了!」四個督察看到金清石抓住了自已局長的喉嚨,立即拔出手搶,焦急的大叫著道。

「我數三聲!如果你們還不放下槍!我就直接以謀殺國家特勤人員的罪名將你們全部擊斃!」金清石冷冷道。

「特勤?」四個警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不知道特勤人員是什麼東西。

「一!二!」金清石右手抓著臉色已經變成紫紅色的黃明光,冷冷的喊道。

「石頭!你在幹什麼?」這個時候王志華和張惠琴、王瑩急匆匆的跑過來道。

「爸!有人叫了幾隻狗來咬我!所以我想將這些狗全殺了!」金清石向著王志華搖了搖頭道。

「小辰!這些人是不是你叫來的?」張惠琴看著躲在李雲祥身後的張逸辰臉色立即黑了下來,她馬上走過去冷冷的問道。

「姑姑!這些人是雲祥叫過來的!根我一點關係都沒有啊!」張逸辰苦笑著道。

「少在這裡蒙我!你馬上讓這些人滾回去!要不然我馬上給你爸爸打電話,如果這件事情是爸爸指使的,那就別怪我不客氣!」張惠琴黑著臉道。

「姑姑!這真不關我的事啊!」張逸辰說完連忙向著李雲祥道:「快讓他們趕緊滾!」

「是是是!」李雲祥看到張惠琴和王志華后,馬上向著蔣峰和四個警察大聲的喝道:「都給我滾!」

蔣峰立即轉身向著自已的警車跑了過去,而那四個警察一邊後退一邊看著被金清石抓在手中的黃明光。

「這次就饒你一條狗命!明天自已向葉部長把這件事情解釋清楚!如果你不說,我就直接去公安部抓人!」金清石說完把紅色的龍牙證件放在了黃光明的鼓起的雙眼前。

當黃光明看到龍牙證件,頓時嚇得全身發抖,冷汗一下飆了來。

金清石合上證件,然後慢慢的鬆開了右手,黃光明「撲通」一聲!癱倒在了地上,趴在地上開始劇烈的咳嗽起來。

「局長!局長!你沒事吧!」那四個督察立即衝過來扶起黃明光焦急的問道。

「走!…快…快…..走!」黃光明吃力的大喊著道。

四個督察連忙扶起黃光明向著警車沖了過去,而張逸辰拉著李雲祥立即轉身向著遠處跑去。

「強子!你沒事在大街上求什麼婚啊?這不是沒事找事嗎!」金清石鬱悶的道。

「誰規定不能在大街上求婚了?你們一個個都談婚論嫁了!我能不著急嗎!」強子苦笑著道。

「石頭!你剛才不會真的想開槍吧?」王瑩擔心的道。

「我只是嚇唬他們!明天可是我們大喜歡的日子,怎麼可能殺人呢!」金清石微笑著道。

「胡鬧!有事不能好好說嗎?非得用武力來解決?萬一出事怎麼辦?」王志華瞪著眼睛道。

「爸!我是真的好好說了!可是那個黃明光就是不聽啊!我看見張逸辰一直給他打眼色,這個張逸辰是在故意為難我啊!」金清石苦笑著道。

「唉!你還是忍著點吧!等明天舉行完婚禮,我就回家跟他們說說這件事情!」張惠琴嘆了口氣道。

「明天還不知道是什麼情況呢!你的兩個哥哥可都不是省油的燈啊!」王志華苦笑著道。

「瑩瑩可是他們的親外甥女!這種場合他們應該不會做得太過份的!最多也就是冷言冷語罷了!」張惠琴搖了搖頭道。

「爸!媽!只要兩個舅舅讓我娶瑩瑩,他們明天提出再苛刻的條件我都會答應的!」金清石連忙保證道。

「孩子!不要擔心!我會處理好這件事情的!」張惠琴微笑著道。

「媽媽!你不會把外公外婆請來了吧?」王瑩激動的道。

「你兩個舅舅現在翅膀硬了!現在已經沒有人能管住他們了,我可不想你外公外婆被氣壞了身體!」張惠琴搖了搖頭道。

「那你怎麼攔住我舅舅啊?」王瑩皺著眉頭道。

「用我這條命!」張惠琴咬著牙道。

「媽媽!您千萬別這麼想!明天來那麼多人,兩個舅舅應該不會太過分的!」王瑩急著道。

「走吧!大家還在等著我們呢!」王志華無奈的搖了搖頭道。

因為明天就是正日子,所以大家都沒有放開了喝,晚上八點鐘聚會就結束了,金清石將王志華他們送回到總參大院后,又趕回到了京城飯店的總統套房裡。

第二天早上九點鐘,金清石穿著嶄新的軍裝,在五個兄弟和五個美女的簇擁下,開著五輛龍霸向著總參大院沖了過去。

王家的別墅里將星閃爍,王洪光穿著嶄新的軍裝,跟過來道賀的將軍們打著招呼。

十幾個穿著統一白色禮服的伴娘們,正圍著王瑩嘰嘰喳喳的說笑著。

「你們千萬別鬧得太過份了!要不然會讓別人笑話的!」王瑩微笑著向著姐妹們道。

「知道啦!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這麼多的將軍!心裡好緊張哦!」一個胖呼呼的女孩拍著胸口道。

「燕子!你慢慢就會習慣了!因為瑩瑩的老公就是一個將軍啊!而且還是一個武警司令呢!」一個長發披肩、模樣俊秀的女孩微笑著道。

「小蕾!你說我們如果獅子大開口,他會不會直接把我們銬起來啊?然後來了一個硬搶!」那個叫燕子的女孩緊張的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