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小碧?」

丁宣疑惑的看著小龍女,「什麼小碧?」

「當然是碧毒王啊。」

小龍女說話的同時,一條全身碧綠的小蛇在丁宣腳下遊動著。

丁宣低頭一看:「……」

尼瑪,這特么是小碧毒王啊!

「主人還記得它嗎?半個多月前,你在暗鴨叢林凶獸區外圍隨手扔進來的小傢伙。」

「它……原來如此。」

丁宣先是一愣,隨即很快便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忍不住笑了,「想不到它都長這麼大了。」

「是啊,在神龍空間,它想成長得太慢都不可能。」

小龍女回答著,「人家已替主人跟它締結了主僕契約,只要主人需要,意念一動,他便會出現在主人想要它出現的地方,不要說對方只是凝血境,哪怕是煉臟境,築基境也逃不過小碧身上的毒素。」

看到小碧,丁宣雙眼綻放出小星星,欣喜的看著那條拇指粗細,一米左右的小蛇。

卻還是忍不住擔心的問:「小龍女啊,它會不會誤傷自己人?」

小龍女:「主人放心,小碧已是你的寵物,能輕易讀懂你的情緒。」

「凡是主人有好感的人,它都不會傷害,凡是主人厭惡的,它都會讓他們失去行動能力。」

「當然,凡是主人產生殺意的人,小碧會立即毒死對方。」

丁宣:「……」這尼瑪也太流逼了吧!

可小龍女下一句話,又像是一盆冷水將他體內熱血澆個透心涼。 就在丁宣心裡各種YY的時候,小龍女的話突然冒了出來,讓他感到透心涼:

「不過,主人,小碧一旦出現,最好別留活口,否則,你將有數之不盡的麻煩。」

「實在是,小碧的作用太大太大了,它體內的毒素會隨著它們的成長而不斷變強的。」

小龍女一邊說一邊比劃,「它還在幼生期便已這般變@態,成年後,就更加變@態了。你明白嗎?」

丁宣神情嚴肅的道:「我明白,不到萬不得已,哥不會動用這些底牌。」

小龍女眼神閃了閃,唇角微不可查的浮現一抹狡黠的笑意,但很快又被她收斂起來。

快到一直注視著小碧的丁宣完全沒發現。

小龍女不反對丁宣動用外力,卻並不希望他將外力當成對敵時的絕對依賴。

她還是喜歡小主人萬事不求人的性格,否則他的修為就無法快速提升了。

若真到了那個時候,這位小主人便被自己親手給廢了。

這可不是小龍女願意看到的結果。

丁宣並不知道小龍女內心的想法。

見到小碧后,他腦海中快速計算著,明日若真遇到無法抗拒的敵人時,要如何最大限度的用它給敵人致命一擊。

離開神龍空間后,丁宣依然沒睡覺,而是開始調息修鍊。

雖不如生死戰鬥時修為增長快,但能增長些內力是一些。

丁宣十分清楚,以自己目前的修為,不要說離開青峰鎮了,就連在青峰鎮這麼個小地方,都做不到為所欲為。

想要在這弱肉強食的世界活得比前世更滋潤,就得不斷提升自己。

修鍊時間過得很快,清晨時分,東方剛吐出魚肚白,丁宣便睜開眼睛,打了清水沖洗了下身子。

換好衣服走出自己居住的院子,便見石娘正端著碗熱氣騰騰的粥走來。

見他出來,石娘溫和的笑道:「宣兒,娘知道你要早起,起來給你做了點粥,喝了再出門,不急在一時。」

丁宣心裡暖暖的,儘快迎過來,伸手接過石娘手中的粥,笑道:「多謝石娘!讓您受累了。」

石娘目光慈祥的看著他,笑罵道:「你這孩子,娘就在家做點家務,能受啥累,真正受累的還是你們這些孩子。」

丁宣也不再與長輩廢話,趁熱呼嚕嚕喝完粥笑道:「真香,多謝石娘!」

「還給娘這般客氣,你是在跟娘見外嗎?」

石娘的話,讓丁宣微微愕然,隨即他笑道:「好,以後都不跟石娘客氣了。」

「石娘,您先回去休息吧,宣兒現在就要出去了,我們沒回來前,沒事兒盡量別出駐地,有啥需要,讓下人們出去買,實在有特別需要的,您和我說,我們從外面回來順便就捎回來了。」

「放心,娘知道的。」

石娘清楚,孩子是在擔心自己的安全,「之前一個多月,石娘就在駐地住著,沒出去過呢。」

丁宣點頭,伸手抱了石娘一下:「那您保重自己,我和石頭他們最多三天就回來。」

「在外冒險,小心些,凡事莫強求。」

石娘又叮囑了一句,目送丁宣的身影輕鬆越過駐地圍牆,消失在自己眼前,眼裡有些濕潤。

婦人抬手抹了抹眼淚,回頭看向自己居住的院子,低聲呢喃:「孩兒他爹,您看到了嗎?這孩子出息了。」

想起當年,丈夫撿回那孩子時,才十歲的樣子。

諸天最強大佬 那滿身的傷及滿身的血,還有那嚴重營養不良,瘦弱的身子,夫妻倆都沒想過,孩子能撐過來。

夫妻倆只是本著遇到就是緣分的信念,替孩子小心翼翼擦洗了身上的血,又買些低劣的草藥為他療傷。

原本不抱希望的他們,卻發現,這孩子身上的傷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癒合著。

十餘天後,他竟奇迹般站起來,幫石娘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他雖不愛說話,但孩子在用行動表達他對他們一家的感激之情。

如今,孩子長大了,有本事了,不僅帶著石頭他們成立了冒險團,如今還把冒險團發展得這麼好。

石娘如何不感慨?

丁宣並不知道石娘內心的感慨,離開駐地后,便以最快的速度趕往東城門。

剛走不久,丁宣便發現身後有人在跟蹤自己。

少年唇角揚起一抹戲謔弧度,眼裡閃過一抹紫芒,腳下速度又加快了幾分。

「來吧,哥不讓你們吃點苦頭,你們以為哥好惹。」

當他趕到城門口時,城門正巧打開,無數接了任務出城的冒險團成員,排著隊熱熱鬧鬧往外走。

丁宣很快便融入他們之中,離開城門,腳下逍遙步運轉,飛速脫離大隊人馬,進入暗鴨叢林。

身後跟蹤的氣息不只一兩個,他們緊緊鎖定著他的氣息,不遠不近的跟著。

無論丁宣是加速還是減速,身後跟蹤的人都沒變幻與他之間的距離。

丁宣眼底閃過一抹狠戾,閃身速度又加快了幾分。

身後的人同樣加快速度跟上來。

由此可見,這些人的修為遠比自己高,否則,他們不可能跟得上自己的逍遙身法。

經過一片密林時,丁宣倏地停下腳步轉身,一臉輕鬆的道:「出來吧,別跟了。」

隨著他的聲音,從身後呈扇形出現好幾道身影。

丁宣粗略數了下,竟有八人之多。

嘿,你們還真看得起哥,一下子來了這麼多高手。

出現的八人,明顯不是同一陣營的,他們全都身著寬大黑衣,蒙著面,顯然不願讓別人看清自己的真實面貌。

八人相視一眼,誰也沒說話,而是默契的將丁宣包圍起來,緩緩逼近他。

他們也不意外丁宣為什麼能發現他們,他們本來就沒準備隱藏自己的存在。

除了出城時收斂了身上的氣息外,出城后,他們便毫不保留的將氣息鎖定在眼前少年身上。

只是,唯一令他們意外的是。

面對自己這麼些高手,這小子卻依然如此冷靜淡然。

彷彿在他眼裡,不知道什麼叫恐懼似的。

丁宣深吸口氣,唇角噙著他標誌性的笑容,眸光卻冷冷看著他們。

從這些人的身上,丁宣感受到了致命的危機。

他清楚,若不動用外物的話,在場任何一個人,都可以要他的命。 「你們牽住它一息!」

奚佑說完之後,便一邊閃躲著周圍攻擊,揚手將撲過來的小靈虹草打落在地,一邊快速將手中數十枚極品靈晶和玉石彈射出去。

那些靈晶以極為古怪的規律落在靈虹草四周,而四面陣旗也臨空飛起。

「雲卿師妹,退!!」

奚佑大喝一聲后,那邊和靈虹草糾纏的姜雲卿便一腳蹬在了身下揮來的枝葉之上,借力朝後一個翻滾便凌空飛躍而出,而宗瑞等人也幾乎在同時快速退了開來。

惡魔總裁:借腹生子 奚佑身上靈力爆涌,手中快速結印,然後猛的便雙手一抬。

「地火之陣,起!!」

呼——

只見得原本綠油油的林間,那陣旗之上閃爍著紅光,片刻之間便升起數道熊熊烈火,直將原本朝著他們這邊追過來的靈虹草擋在了其中。

「陣之法,困!」

那火勢撲天而起,如同四道高牆將靈虹草團團圍困,而奚佑手中結印卻並未停下來,他以神念指揮著陣旗不斷收縮著那陣法火焰之圈,然後在燃燒到極致之時,厲喝,

「火之靈,縛!」

那些火焰瞬間凝聚出一道火龍來,飛速朝著靈虹草撲了過去,狠狠撞擊在它身上,然後如同靈蛇遊走快速纏繞在它枝葉軀幹之上。

寶貝御六夫 「啊——」

那靈虹草頓時仰著花萼,發出尖利至極的叫聲,姜雲卿只覺得腦子裡嗡了一下,只一瞬間空白之後便傳來官官的聲音,「姐姐!」

一道清流瞬間在她識海之中淌過,姜雲卿腦中的空白褪去后,猛的便在官官的聲音里清醒過來,抬頭時就見到凌秦等人臉上都是茫然一片,顯然受了靈虹草叫聲的影響。

而那邊被地火之陣困住的靈虹草,身上的火龍也失去了奚佑控制變得暗淡下來,那靈虹草更在奚佑失神這一刻有了幾乎要掙脫的跡象。

姜雲卿連忙以精神念力凝聚在每個人耳邊,厲聲道:「醒過來!!」

那聲音如同轟雷炸響,直接傳入所有人識海之中,讓得原本被控的幾人都是猛的驚醒過來,而這時靈虹草幾乎已經掙脫了火龍朝著他們這邊撲來。

「奚佑!」姜雲卿連忙大聲道。

奚佑下意識的手中結印,想要加固地火之陣,可誰知道那周圍的極品靈晶卻是猛的爆裂開來,那原本衝天的火勢頓時便小了下來。

奚佑臉色一變,又是三面陣旗祭出,分別落於靈虹草周圍。

「天火化靈,祭!」

原本弱下去的火勢再次升了起來,可奚佑一個人維持陣法卻十分吃力,臉色隱隱泛白,而陣中的靈虹草也是瘋狂掙扎,甚至不惜揮舞著枝葉朝著火中突圍。

仰起那碩大的彩色花冠,吸引著周圍所有的天地之力朝著陣中而來,那地動山搖的動靜,險些破了奚佑的陣。

「姐姐,這株靈虹草已經足有靈王的修為,普通凡火只能困住它一時,是傷不了它根本的。」

邪魅總裁的醜寵 「你借涅火給那個布陣之人,我將本命之火的氣息融入其中,能夠剋制它!」 可丁宣骨子裡那股不服輸的勁兒致使他,想先嘗試著他想與對方玩兒玩兒。

尤其在昨日先是在城外感受過瞿老的氣勢壓迫,后以在鐵匠鋪承受過祁老的精神壓迫。

因此,面對眼前八人的威壓,他反而顯得比較輕鬆。

丁宣深吸口氣,淡然看著八人笑道:「不知各位是哪裡的朋友?我青峰鎮似乎還沒你們這樣的高手。」

「別告訴我你們來自天雲殿,他們還不屑做這種事。」

「小子,少費話,我可以不要你的命,將你身上的靈石全部拿出來,你便可以走。」

在丁宣的詢問下終於有人出聲了。

只是那聲音被變得十分古怪,那聲音分不出男女。

丁宣看向說話的人,雖看不出對方的樣子,也聽不出對方的聲音,但那雙眼睛,還是讓他有所了解。

他唇角一揚,倏地篤定道:「昨日早晨,你也在城樓上觀看老子擊殺三大家族冒險團成員。」

丁宣這話一出,另外七人幾乎同時看向說話的人。

「是又如何?」

那人顯然沒覺得丁宣能猜出此事,有什麼了不起的。

丁宣:「昨日你便對哥有殺意,不知可否告知,哥哪裡得罪了你?」

尼瑪得,當時老子身上還沒靈石好吧?若沒仇怨,為什麼當時會對自己產生殺意?

那人眼裡閃過一道厲芒:「小子,你話太多了。」

「別廢話,直接動手。」

有人不耐煩了,看了另外五個人一眼,冷冷道,「奉勸你們離開這裡,否則別怪我等下手不留情。」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