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小雅雖然有時候做事比較的乖張,但是她這個人卻是個敢作敢當的人,很少說假話。」

「你女兒還是個孩子,小孩子知道什麼是喜歡?別扯了,這就不是你一個做母親該說的話。」

「我自己的女兒我很清楚,她說她喜歡你,那麼她就認準了你,她從小就是這個性格,她一旦認定了這件事情,就一定會一直做下去,不管發生什麼她都一定會堅持下去,就像她選擇恨我一樣。而拋開她喜不喜歡你不說,她聽你的話,她在你面前很聽話,這是從未有過的,在這個世界上,你是第一個能降服她,能讓她聽話的人。這是我的感覺,從昨天晚上她回來跟我說話,尤其是跟我說你的時候,我就感覺出來了。我昨天晚上自己一個人想了很久,我意識到了這一點。」

「而今天兩個專家跟我的意見一樣,特別是心理專家給出的意見,我女兒之所以會這樣,那就是因為從小這個家庭的緣故,給她造成了心理上的疾病,主要是在於我。而且,他也說了,我女兒說喜歡你,這個是必然的,你長的挺好,而且力量很強,最主要的是,你救了她,給了她安全感,而她之所以會出現這種心理疾病,就是因為從小缺乏安全感造成的,另外,她從小就沒了父親,她缺少父愛,也需要父愛,你的出現從多方面契合了她心理的需求,所以,她才會依賴你,迷戀你。而能治好小雅病的那個人,只能是你。這話是心理醫生說的,當然,他說的很專業,但是意思就是這麼個意思。」

「王總,求你,救救我女兒吧。」郭鈺說完以後,看著王旭東,無奈而懇切地說著。

「郭總……咱們能不能正常點理性一點?你呢擔心你女兒的心情我能夠理解,是的,你女兒的確是已經冥頑不化了,也的確已經到了再不管就沒救了的地步了,可是你也不能急病亂投醫啊,這些狗屁專家說的話你能信嗎?這什麼狗屁專家?怎麼跟茅山道士說的話一樣。什麼狗屁邏輯啊,就因為你女兒說了句喜歡我,就認為我能夠改變你女兒,就能把你女兒管好?學校里那麼多頂著高級職稱的老師都管不好,我能管好?我要有這能力我還在這當什麼保安啊我。所以啊,咱別開玩笑了行不行?」王旭東被郭鈺說的實在是哭笑不得。

「拋開這些專家的分析我們不說,我只認一點,我女兒誰的話都不聽,學校里的老師已經看著她繞道走了,而我,你也看到了,她從來就沒把我的話當回事,我不說她不管她她還好一些,我越是管她她就越發對著干。這麼多年來,我從來沒見過她聽過誰的話,從來沒聽到她袒護過誰,而你,是第一個。你說我是病急亂投醫,是的,我已經沒辦法了,我不是病急,我這已經是病危了。」

「王總,只要你答應幫我,我什麼條件都可以答應你,條件任你開。」郭鈺道。

「得得得,咱別說那個條件的事行不行,扯太遠了,而且,我也根本就不可能答應這麼離譜的事情。說實話,你女兒的確不是一般人,你說沒人降的住她,這話我信,但是,你說我能降的住她,我不信,她能降的住我我倒是相信的。郭總,你擔心女兒的心情我能夠理解,但是,我跟你女兒實在是不合適,在我眼裡,她就是個小孩子,我對她絕對沒有半點情感上的想法,另外,你也看到了,我就一個小保安,你覺得我高攀的上你家女兒嗎?再者,我比你女兒大了很多,根本就不可能的事。」王旭東說著理由。

郭鈺看著王旭東,搖了搖頭,說道:「王總,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並不是說讓你跟我女兒去談戀愛。」

「那你的意思是什麼?」

「我看得出來,從你跟我女兒接觸兩天的情況來看,你一直都是以一個大哥哥的身份在對待她,一直都是在教育她,都是在為了她好,從這一點可以看得出來你的人品。我絕沒有說要讓你真的與她成為男女朋友成為戀人,她雖然已經十八了,但是在我心裡她還是個孩子。我希望王總幫忙的,是請你繼續跟她做朋友,希望你多跟她接觸多在一起,我相信,只要她跟你在一起時間久了,她一定會有所改變的,起碼,她跟你在一起兩天,我就能感受得到她的一些改變。即使,你改變不了她,讓她成天跟你在一起,也總比她成天與那些不三不四的朋友在一起要好的多,你說是不是?」郭鈺對王旭東誠懇地說著。 「原來是這樣啊,郭總你早說嘛,你把話早說清楚不就行了,嚇得我都出了身冷汗。」王旭東這才明白郭鈺的意思。

「不過,我還是不能答應。」王旭東在說完之後接著道。

「為什麼?」郭鈺問著。

「沒有為什麼,郭總,這麼說吧,我如果答應了你,那我就是在跟你做一個交易,做一筆買賣,我這人脾氣很怪,我不太喜歡人與人之間相處帶有太多的目的性和功利心。本來呢,經過昨天晚上的事,我已經決定從此以後絕不再管你女兒的事了,因為已經煩透了,但是,今天你這麼大一個大老總,特意過來見我一個小保安,這份情我得承你的。我不認同你們那個專家說的話,也不相信不覺得我自己真能影響你女兒什麼,但是,如果有機會,能夠再碰到你女兒,我會盡我所能去改變她,我只能這麼說。 從一把劍開始殺戮進化 我這人做事喜歡隨心所欲,所以,我不會答應你什麼。」王旭東想了想后對郭鈺說著。

郭鈺有些詫異王旭東的回答,一直看著王旭東,很久之後才點了點頭,說道:「真的很難想象你是一個保安,你其實更像你昨天跟我說的副總經理這個身份。」

王旭東也能大致明白郭鈺話里的意思,笑了笑道:「郭總過獎了,我可不是一般的保安,看到沒有?我是個保安隊長,我是一個可以在上班時間在辦公室裡面睡覺的保安。」

「願不願意去華海集團上班?」郭鈺問著。

「去華海集團上班能夠上班時間在辦公室睡覺嗎?」王旭東反問著。

郭鈺笑了笑,搖了搖頭道:「不能,即使是我,也不能在上班時間睡覺。」

「那我不去。」王旭東拒絕地很徹底。

郭鈺微笑著,並沒有強求著什麼,她明白王旭東是在委婉地拒絕她的好意。

「王總,這張名片你收著。」郭鈺拿出一張名片遞給了王旭東。

王旭東接過名片看了看,原本以為是郭鈺自己的名片,但是看過之後發現不是。

「這是誰?」

「我們華海集團是一家百貨商場的連鎖公司,但是同時,我們也有在房地產行業進行投資。你手裡拿著的這張名片,是東海市一處在售樓盤開發商項目部的項目經理的,開發這個樓盤的房地產公司,我們華海集團是其股東之一,準確地說是大股東之一。所以,他多多少少會給我一些面子。我已經與開發商那邊溝通過了,你拿著這張名片去找這個經理,你就告訴他你是我的朋友,然後你就讓他帶你去看房選房。」郭鈺指著名片說著。

「看房?選房?」王旭東愣了愣,沒明白郭鈺的意思。

「是的,你看中哪套房你直接跟他說,只要是在這個樓盤這個小區里的,不管樓層戶型面積,只要你看中了就行。然後你就拿著你的證件,讓他給你辦理房子上戶就行了。」郭鈺接著解釋著。

「不用給錢?」王旭東把握到了裡面最為重要的一點。

「不用任何費用,包括你辦理房產證的費用、交稅的費用,總之一句話,這套房子到你的手裡,不用你花一分錢。房子是自帶裝修的,你可以隨時提包入住,當然,你也可以選擇轉手賣出去,總之房子是你的了,怎麼處理那是你的事。」

「這些錢都你幫我出?」

「我說了,華海是他們公司的大股東,算起來我也是他們的老闆之一,而且,我與他們有很多業務和資金上的往來,至於這筆錢誰出、怎麼出,這個不用你操心,你只管提包入住就行了。」郭鈺笑著道。

「以東海市現在的房價來看,郭總給我送的這份禮,得值上七八百萬往上吧,這份禮是不是太大了點?」王旭東靠在椅子上問著郭鈺。

「對於我來說,我女兒是無價的,比我生命更重要,你兩次救了我女兒,對於我來說,無以為報,所以只能想到這麼庸俗的報答方式,我想直接給你錢,但是想了想,那樣顯得更加庸俗,而且,現在這年代,特別是東海市這種城市,或許一套房子比現金更加好。」郭鈺回答著。

「郭總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我之前就跟郭總說過,我之所以會出手救你女兒,絕不是想著圖你任何的回報,我這麼說吧,即使那天晚上遇到危險的不是你女兒,不管是誰的女兒我都會救的,所以,這名片你還是拿回去吧。」王旭東把名片在辦公桌上推回給了郭鈺。

「對於我來說,沒有區別。你救了一個賣烤紅薯的女兒,人家肯定會請你吃幾個烤紅薯,你救了一個賣衣服的女兒,人家會送你幾套衣服表示感謝,但是,我是個搞企業的,而且正好投資了房地產這個行業,所以送你一套房子,這有什麼區別嗎?你救了賣烤紅薯的,人家送你幾個烤紅薯,你收不收?賣衣服的,人家硬要送你一套衣服表示感謝,你收不收?同樣的道理,不管價值多少,我們的心意是一樣的。你是我的恩人,我郭鈺生意能做到今天,有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堅持,做人做事,有恩必報,知恩,這是為人最基本的品德。王總,你兩次救我女兒,如果這份恩你不收下,我會睡不著覺,我就是這種人,我從不欠人東西,特別是恩情。」郭鈺直接說著。

王旭東細細思考著郭鈺的話,很久之後才道:「行吧,既然郭總你這麼說了,那這份禮我收了,但是,實話實說,以我現在的收入,你把房子給了我,我連房子每個月的物業費我都交不起。這樣吧,郭總,房子我收下了,但是,不是這一套。」

「什麼意思?」

「我現在光棍,我要什麼房子?等我哪天要結婚沒地方住了,我再找你,你到時候再給我一套房子,我先說了,不管以後房子漲到什麼價格了,你都得給我一套房子,可以嗎?」王旭東再次把名片遞給了郭鈺。

郭鈺拿著名片,在手上翻轉著,隨後笑了笑道:「你是個很奇怪的人,起碼與大部分我所認識的人都不一樣。行,我記住了,我欠你一套房子,同時,我也希望你能夠記住,我這還欠你一套房子,希望你早點來要回去,不要忘記了。」

「上千萬的東西,忘不了。」

「那可不一定,在你的眼裡,或許這個上千萬還不如你手裡的那根煙有誘惑力。」郭鈺微微笑著說著。 「郭總也未免太高估我了吧?我要真有這種覺悟,我也不至於跑來這裡當保安了。行吧,郭總,你呢不要忘了,您今天過來的主要目的,是與我們蘇總談工作上的事,至於為什麼會來見我,只是單純的比較欣賞我這個人而已,你我之間除了昨天我去你們公司見你之外,再沒見過面,也沒有任何的聯繫。郭總明白我的意思嗎?」王旭東笑著對郭鈺道。

郭鈺靜了一下,然後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只不過,我前面已經與你們的蘇總說了,我來向你道歉。」

「這個……找個借口圓過去,對於郭總來說應該很容易。」

「那好吧,你這算是趕客了嗎?」

「讓我們蘇總一直在外面等,總歸不大好是不是?郭總,咱們有一說一,我與你以及你女兒之間的事情是一碼事,而公司的事是一碼事。」王旭東接著道。

「這個我很清楚,公私分明,這麼多年我一直如此。華海集團不是我一個人的華海,我不可能因為我個人的事情,去損害全體華海集團員工的利益。」郭鈺道。

「當然,如果,在不對你們公司造成損失和影響的前提下,能夠順帶著幫助一下我們的小蘇總,也……還請郭總能夠幫忙照顧一二。」王旭東接著道。

「哦……你一個保安,倒是蠻為你們公司著想的。」

「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短,拿著人家的薪水當然得幫人家點忙,不然也說不過去的,對不對。當然,我說的是不影響郭總你們公司自身利益的前提之下。」王旭東再次強調著。

郭鈺微笑地看著王旭東,很久之後才點頭說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只是我很意外,為什麼你既想幫助你們蘇總,但是卻又不想讓蘇總知道是你在幫助她呢?這不符合常理,也不符合一般人的心理。」

「如果讓她知道這裡面有我的原因,我豈不是要向她去解釋我與你之間的淵源?還得解釋為什麼我一個保安能夠與大名鼎鼎的華海總經理有交情?說到這了,是不是還得解釋一下我與你女兒之間的關係?這樣解釋下去三天三夜都說不完,不就很麻煩嗎?所以,不如什麼都不說,我只是一個保安而已,讓她承你的情,比承我的情要更容易讓她接受,你說是嗎?」

「行,我會考慮你的,不過我還是那句話,與你們公司之間合作,如果是在與其它品牌同等條件下,我可以看在你的面子上優先考慮你們公司,不過,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你說。」

「把你的手機號碼給我,這樣萬一有事,我能夠聯繫上你。」郭鈺說著。

「就這個?」

「就這個。」郭鈺點頭。

王旭東拿出電話,直接在郭鈺放在桌子上的那個名片上面寫下了自己的手機號碼。

「郭總,蘇總在外面等的挺久了,你在我這個保安這裡呆的太久了,不免太不合常理了,等下我又得去向她解釋,很麻煩。」王旭東催促著郭鈺。

「再見!」郭鈺站了起來,向王旭東伸出手道。

「再見。」王旭東也向郭鈺握了握手,隨後郭鈺轉身走出了王旭東的辦公室。

蘇婉琪一直都站在門口等著,心裡一直抱著巨大的疑問,一直在認真地思考,為什麼郭鈺會去見王旭東,而且還要密聊這麼久,王旭東只是一個保安而已,蘇婉琪站在那百思不得其解。

隨後,郭鈺推開門走了出來,蘇婉琪連忙迎了過去。

「讓小蘇總久等了,我們去樓上談?」郭鈺出來笑著對郭鈺道。

「請。」蘇婉琪收起了自己的疑惑,微笑而又恭敬地再次領著郭鈺往電梯而去。

在會客室裡面,蘇婉琪再次拿出了自己之前已經做好了的合作草案遞給了郭鈺,兩個人開始正正經經地談合作,旁邊坐著兩人的秘書,兩人就合作的內容進行交談。

半個小時之後,郭鈺對蘇婉琪說道:「小蘇總,我這麼跟你說吧,你想要的無非是我們華海百貨進行長期的合作,這種模式在我們華海是有的,我們有我們的戰略合作夥伴,都是一些大型的國際一線品牌,與這些大型品牌合作,對我們華海百貨自身是有著巨大的利益的,因為品牌代表著的就是客流,同時也能夠增強我們華海自身的平牌效應,這是我們華海簽訂這種合作的前提條件,實話實話,你們公司的品牌離我們的要求差的太遠了,與貴公司合作,我們華海自身並無任何利益可言,至於你們說的這點讓利,對於我們來說沒有太多的誘惑力。」

郭鈺的話讓蘇婉琪臉色很難看,有些沮喪,她其實知道,郭鈺說的非常正確,這也正是她不報太多希望的原因所在。

「但是,我依然決定與小蘇總簽訂這份合作協議,不過,在你們所說的利潤分成的點上,在你所說的點上加上五個點。」郭鈺接著道。

郭鈺的話,讓蘇婉琪簡直有種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覺。

「不然,即使是我,也不太好向公司其它人交代。」郭鈺道。

「沒問題,郭總的恩情我記在心裡。」蘇婉琪激動地道,這份合作對於蘇婉琪來說,絕不是讓利幾個點的事。

「你聽我說話,這只是條件之一,我還有第二個條件。」郭鈺道。

「你說。」蘇婉琪連忙點頭。

「我記得蘇總昨天讓王總去見我時,告訴我的是他是公司的副總經理,而今天我到了這才發現,他只是公司的一個保安科長而已。」 貧民天后明亮的星 郭鈺說著。

聽到郭鈺說到這,蘇婉琪臉一下子就紅了起來。

「郭總,這個我……」蘇婉琪連忙想解釋,但是話說一半被郭鈺給伸手打斷了。

「小蘇總,我想你也知道,咱們商場上的人最注重的就是誠信,而我郭鈺這一輩子從來不與沒有誠信的人打交道。小蘇總,說實話,在得知他只是一個保安科長的時候,我心裡非常不舒服,有種被欺騙了的感覺,還是那句話,我們華海,絕對不會與一個沒有誠信的企業合作,我郭鈺也絕對不會與一個沒有誠信的客戶談生意。」

「對不起,郭總……」蘇婉琪聽到郭鈺這話,心裡一沉,想儘力解釋,但是再次被郭鈺打斷了話。

「小蘇總還是沒有明白我的意思,小蘇總,如果你想與我們華海合作,那麼,就讓昨天的假王總變成真王總,我不喜歡被人欺騙的感覺。」郭鈺這次說的很明確了。 蘇婉琪瞪大了眼睛,她實在沒想到郭鈺會提出一個這樣子的要求。

「您的意思是說讓王旭東升為副總?」蘇婉琪確認性地再次問著。

「怎麼?這讓蘇總很為難?蘇總,其實關於與貴公司合作的事,昨天王總與我談了,而且談的很詳細,說實話,我很看重王總這個人,他是個非常有能力的年輕人,我這麼跟你說吧,我之所以答應與你們合作而且今天親自過來,就是因為王總這個人,我很欣賞他,也很看好他,我今天過來你們公司,還特意去看他,其實是想邀請他去我們華海任職,我剛剛跟他談了,而且,我也給了他豐厚的報酬承諾,但是,他拒絕了我。我實在無法相信以他的能力只是一個保安,我也更加無法接受,我欣賞的看好的人最後只是一個保安,這讓我心裡很難接受。所以,蘇總,既然我昨天就答應了王總與你們公司合作,我就會信守我對他的承諾,這是我的誠信,但是同時,我也希望你們能夠守住自己的誠信,說他是你們公司的副總,那就是公司的副總。」

「這樣吧,我就這個要求,增加五個點的提成重新做一份合同,明天讓你們公司的王總去我們公司,與我們華海負責的工作人員簽訂協議,合作生效。至於這個副總在你們公司負責哪方面的工作,那是你們公司內部的事情。但是,我的要求是,你們公司之後與我們華海之間合作的事項要由王總負責,我們華海以後只與王總之間進行聯繫。」 妖神記 郭鈺說完之後站了起來,然後向蘇婉琪伸出手道:「小蘇總,我公司那邊還有個會,我得先走了,今天麻煩你了,我就先告辭了。」

蘇婉琪愣了愣,連忙伸手與郭鈺握手,然後親自把郭鈺送下了樓,直到郭鈺離開之後,蘇婉琪才有些恍惚地再次回到自己的辦公室。

說實話,今天從上班到現在,她都像是在做了個夢一樣。

先是巨大的驚喜,郭鈺竟然親自來她這來找她談合作的事,但是接著發生的事情就讓她覺得匪夷所思,給她的感覺,郭鈺今天來根本就不是為了來談合作的事,更像是來找王旭東的。而更讓蘇婉琪覺得不可思議的是,郭鈺答應合作的要求竟然是要讓王旭東成為公司的副總。

蘇婉琪坐在辦公室裡面仔細咀嚼著郭鈺對她說的這些話,也覺得王旭東越來越不可思議,因為,按照郭鈺說的,她之所以答應與他們公司合作,完全是因為王旭東個人的原因,而且,郭鈺也明確說了,昨天她就已經約王旭東確認了與公司合作了。蘇婉琪仔細地回想著王旭東昨天從華海回來的表現,似乎王旭東也的確是信心滿滿的。

越想蘇婉琪覺得越不可思議,腦子裡面一團迷霧,她完全想不明白王旭東有什麼魅力,竟然能讓郭鈺這麼看重,竟然能讓郭鈺直接答應與自己公司合作,而且還能讓郭鈺親自過來。

想到這,蘇婉琪直接拿起手機給王旭東打了電話,打的是王旭東的手機。

王旭東坐在辦公室裡面感嘆著:「完了,這個郭總真是沒事找事做,她這麼一來,蘇婉琪肯定不會放過自己的,等下怎麼跟她解釋這一切?麻煩啊。」

王旭東剛自言自語地說完,手機就響了,王旭東一看號碼,邊說道:「完了,說來就來了。」

王旭東接過電話,直接道:「蘇總,請問有什麼吩咐?」

「到我辦公室來。」蘇婉琪冷冷地說著。

「那個……我現在很忙,我這邊手頭上有很多事,等下再去行不行?」王旭東回答著。

「忙著睡覺是嗎?」蘇婉琪反問著。

「啊……沒有,前面只是意外,意外。」

「給你五分鐘,五分鐘之內我要在辦公室看到你。」蘇婉琪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

「這個小姑娘,就這點不好,脾氣太大了,這個樣子怎麼成為賢妻良母啊?看來以後得好好的調教一下啊。」王旭東掛斷電話自言自語著,然後再次坐在椅子上喝著茶抽了一根煙,隨後便往電梯走去。

王旭東走到蘇婉琪辦公室門口,這次他很禮貌地敲了門,不過沒等蘇婉琪喊進來便直接推開了門,站在門口,伸出了一個腦袋進去,笑吟吟地對蘇婉琪說道:「蘇總,早上好。」

「你們家的早上可夠久的,現在都十點了。」蘇婉琪冷冷地說著,隨後道:「你不打算進來了是嗎?」

「我這不是等你喊我進來,我才敢進來嘛,這是禮貌,你上次說我的。」

「你什麼時候這麼聽話了?」

「我一直都挺聽話的,特別懂禮貌,西方怎麼說來著?紳士,對不對?」王旭東笑呵呵地說著。

「關上門,坐到這。」蘇婉琪顯然沒心情與王旭東在這打哈哈。

「行,遵命。」王旭東依舊一副笑嘻嘻的樣子,關上門,然後走到蘇婉琪對面坐下,反正是一臉的笑容,那笑容看的蘇婉琪想打人。

「你能不能不笑了?能不能嚴肅點?」

「笑也有錯?古話說得好,伸手不打笑臉人,你看我笑的這麼真誠,你總不好意思找我麻煩,對不對?」

「你知道我會找你麻煩?」

「你一般叫我來你辦公室都沒好事。」

「你……」王旭東再次一句話把蘇婉琪噎的想揍人。

「你首先給我解釋一下,你每天上班都在幹嘛?你來公司上班就是每天喝茶睡覺的是嗎?」蘇婉琪冷冷地問著。

「我沒睡覺啊?你可不能冤枉人。」

「怎麼?你還狡辯?今天在你辦公室看到你睡覺的可不止我一個。」

「你說前面啊,前面我真不是在睡覺,我是在冥想,在思考,在思考接下來的工作該怎麼安排,靠在椅子上拿報紙蒙著頭,這是我思考問題的習慣,真不是在睡覺,天地良心,不信你可以去問我們保安科的同事們,他們都知道我有這個思考問題的習慣的,他們都可以作證。」王旭東一本正經地說著。

蘇婉琪冷冷地看著王旭東,她發現,她竟然找不到反駁的點,雖然她知道王旭東完全是在胡說八道。 「是嗎?你覺得我信嗎?」蘇婉琪冷笑著。

「人與人之間得多些信任,特別是夫妻之間,你得相信我。」王旭東呵呵地笑著。

蘇婉琪搖了搖頭,她覺得自己犯了大忌,就不該與王旭東去計較這些事,強行平復了一下心情,看著王旭東道:「王旭東,今天你上班睡覺的事我可以不去計較,但是,你今天必須給我說清楚,你與郭鈺之間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與郭鈺?怎麼回事?沒怎麼回事啊,你怎麼這麼問?」王旭東在那裝瘋賣傻著。

「王旭東,你繼續裝。」蘇婉琪冷冷地看著王旭東,靠在椅子上,繼續說道:「你繼續演,我看著。」

「什麼演啊?我演什麼了?」王旭東一臉無辜,隨後又道:「你是說郭鈺今天跑去我辦公室見我的事嗎?你別這麼逼問我好像我做錯了什麼事了一樣,你不知道她為什麼要去見我,我也不知道啊,你沒看到當時我看到你們進來我有多驚訝嗎?我哪知道她會跑去見我啊,我要真知道她要去見我,我至於在辦公室裡面睡覺被你抓了個正著嗎?」

蘇婉琪聽王旭東說完,仔細一想,好像真的是這樣,王旭東好像真的不知道郭鈺要去見他這個事。

「是嗎?郭鈺是什麼人?華海集團的創始人,總經理,東海市第一女強人,她是一般人嗎?連我要見她都不夠資格,還得找很多關係才能見她一面,而你呢?她竟然親自跑到我們公司來見你,王旭東,你跟我說你不知道她為什麼要去見你?」

「我真不知道啊,你不要總是以為我與郭鈺有什麼關係好不好?你自己剛剛也說了,郭鈺是什麼身份的人?我一個小保安我能與她有關係?如果我真跟她之間有什麼聯繫,我至於跑到你這來當這個保安嗎?你別再逼問我了行不行?我是真不知道,我也一臉懵逼啊。咱們能不能聊點別的?你如果一直追問這個我就走了,我實在是回答不了,他為什麼跑到這來見我這個你得去問郭鈺,而不是問我啊。」

「那她跟你聊了什麼?」蘇婉琪繼續問著,她的確是在審問著王旭東。

「她……讓我去華海上班。」

「就這個?」

「就這個。」

「她讓你去華海上班給了你什麼條件?」

「也沒說什麼條件吧,就給了我一張名片,上面好像是一個樓盤的經理的名片,她跟我說她是這個樓盤的開發商的股東之一,她已經打過招呼了,讓我拿著這張名片去這個樓盤找這個經理,然後自己去這個樓盤挑一套房子辦理房子的手續。」王旭東「如實」回答。

「不用給錢?」

「好像是說不用給錢,我只管自己選一套房子住直接入住就行了,沒說要錢。」

蘇婉琪聽到這不可思議地看著王旭東,再次上下打量著王旭東,她完全看不出來王旭東身上到底有什麼閃光點,值得郭鈺花這麼大代價去挖他,看了半天,蘇婉琪完全是不得其解。

「那你答應了嗎?」蘇婉琪問著,雖然已經從郭鈺那得到了答案,但是她還是不確定問著王旭東。

「我沒答應啊。」

「一套房子你都不答應?那可是起碼八九百萬啊。」

「東海市房子這麼值錢嗎?我不是很清楚。不過我不太相信天上掉餡餅的事,另外,我問了她,我問他們華海允不允許上班時睡覺,她說不允許,我就沒答應,還是咱們公司好,上班可以睡覺,你說是不是?」王旭東笑呵呵地說著。

蘇婉琪聽過王旭東的話之後為之氣結,根本不知道怎麼回答王旭東的話,也根本無法理解王旭東這個人的思維方式,但是,聽到郭鈺用一套房子都沒挖走王旭東,蘇婉琪心裡還是非常高興的,對王旭東之前的憤怒也煙消雲散了。

「她為什麼這麼看好你?」蘇婉琪問出了自己最想問的問題。

「我哪知道呀,我也納悶啊,可能是因為我長的帥吧,我聽說她是個寡婦。」王旭東回答著。

「你胡說八道什麼呢你。」蘇婉琪被王旭東的回答給嚇了一跳,然後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不然她為什麼要給我一套房子?」王旭東反問著。

被王旭東反問著,蘇婉琪也沒辦法回答,她仔細地思考了一下,似乎郭鈺這麼特殊地對王旭東可能只有這一個解釋最為合理了,那就是郭鈺看中了王旭東這個人。

想到這,蘇婉琪再次打量著王旭東,雖然王旭東現在穿的是一身保安服,但是,的確整個人非常的高大,而且,似乎也真的長得挺帥的,挺有男人味的。

「難道郭鈺真的是看上了王旭東了?好像只有這麼一個解釋,才能夠說得通郭鈺今天的反常舉動了。」蘇婉琪在自己心裡說著。

當然,這些話她不太可能對王旭東說。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