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就是。」蘇眉雖然心裡已經有了七八成的肯定,但是因為不知道對方到底是什麼身份,也想藉此來詢問一番,所以故意裝作不知情的樣子。

「你們說的是什麼人?我看看我認不認識。」

「……」四個人臉色有些奇怪,半信半疑,試探著問,「商業帝國的唯一繼承人,顧里,你……不知道?」

蘇眉:……

卧槽,這貨身份果然了得。

「還好,也不算太熟。」蘇眉面不改色,實話實說。

不然她能怎麼辦?

要不是這四個貨告訴她顧里的身份,她還真不知道,這世界竟然還有這樣一個人。

畢竟……這個世界太混亂了。

她壓根兒就沒關注過這些好嗎?

所以說,還是她在無意之間抱住了一條粗大腿?這不會妨礙她的吃瓜事業吧?如果不妨礙的話,蘇眉還是不介意的。

很好,可以狐假虎威的裝……算了還是不裝了,低調做人。

四個人此時此刻想把這個女人生吞活剝了。可是家族企業因為受到打擊而搖搖欲墜,就跟幾天前他們聯合打擊的林氏企業一般。

原因竟然只是因為這個女人不知什麼時候變成了顧里的人,他們家族被打擊得一臉茫然的時候,收到了顧里的一張傳真,上面只說了一句話:

管好你們的兒子,不要來招惹林雅詩。 蘇眉:……

總覺得自己莫名其妙被劃地盤了。

不過這種抱粗大腿的感覺真是莫名的舒爽呀。

甚至還能更好的看戲了。

雖然羅晚晚已經在蘇眉的誘導之下,變成了努力學習,不聞窗外事的好學霸。

當晚,顧里在莫名其妙私闖民宅的時候,蘇眉第三次掏出了手機。

顧里:……

「我可是幫了你,你竟然還恩將仇報!」

蘇眉嘿嘿笑了兩聲,「不是啊,我這不是條件反射嘛……」

顧里:……

突然好想打死這個狼心狗肺的女孩子啊。

不過……

「我已經幫了你,你是不是該報答我了?」顧里斜勾著唇角,似乎已經想好了,接下來要做什麼。

蘇眉滿臉正義,大義凜然,「我可告訴你,我是未成年。想讓我做什麼事情要考慮清楚了再說。」

顧里:……

難道他看起來就這麼不像好人嗎?還是說會以為他走霸道總裁的劇情談及什麼包養問題嗎?

為什麼這個姑娘的腦子裡老是這麼不正經的畫面?莫非是被那幾個中二少年傳染了?

「你幫我拿到一樣東西,我們就算兩清,如何?」顧里微微一笑。

「為什麼是我?」蘇眉挑眉,「其實你勢力那麼大,那天應該知道,救了你的可不只是我一個。」還有羅晚晚呢。

「可是你比她聰明,比他更有趣,更懂得審時度勢,不是嗎?」

蘇眉:……

好有道理喲。

「堂堂一個商業帝國的唯一繼承人,身邊居然連一個有用的人都找不到嗎?非得抓一個未成年來做壯丁,你太無恥了。」管他有沒有道理,蘇眉先吐槽一番再說。

「不然……我等你兩年,你做我女朋友好了。」不可否認,這個有趣的女孩子是最能撩起他心扉的人。

儘管有時候的確讓人恨得牙痒痒的。

但……他仍是被吸引到了。

原本僅憑付款人的名字,他的確是想給了錢后就兩清。但是在接觸之後,他就突然改變了主意。

放任這樣一個有趣的人在自己身邊生活,也才變得更有趣,不是嗎?

蘇眉:……

「你果然是看中我的美貌了吧,你這個死變態,連未成年你都不放過。」蘇眉一臉篤定,「你還是直接告訴我,你想讓我幫你拿回什麼東西吧。」

「一枚戒指。」

……

但是每天看著四個王子和學校里的其他妹子雞飛狗跳的也是蠻有意思的。

最美的時光(被時光掩埋的祕密) 大概經過這件事之後,他們已經明白林雅詩跟林雅詩的父親是絕對不能動。

而不是他們惹到林雅詩厭棄,那麼想要靠近羅晚晚也是基本沒戲。四個人集體失戀,夢中情人還是被一個女人搶走的,這傷心病狂的劇情震碎了多少人的心。

上課的蘇眉總是這樣認真聽課的樣子,撐著眼睛做筆記,可是誰也不知道,她的思緒已經神遊天外了。

自從那天顧里告訴他要拿回的東西和東西所在的位置后,就再也沒有出現過,甚至連個頭緒都不給她。

顧里說,他的那枚戒指,被蕭菡萏撿去了。 蕭菡萏,就是那個兩年之內迅速爆紅的影后。

身邊四個男人,個個愛她如珠如寶,甚至是願與他人共妻。

等等……共妻。

也就是說,蕭菡萏不但對於未來哪個人會火什麼劇本有料相差無毫,甚至是同男人一樣開了後宮。

還是個現代後宮文。

蘇眉默默豎起了個大拇指。

這樣的設定,所說蕭菡萏不是重生的,那才是有鬼。

這幾天她也查了不少關於蕭菡萏帶的飾品中,還真找到了一枚她從不離身的火紅色的鑽戒,就這麼小小的一顆紅色,如同鮮血一般炙熱鮮活,像一顆鮮熱的心臟一樣,抓住了別人所有的目光。

據蕭菡萏說,這是她的幸運之戒,是無論如何都不能離開她片刻的。

沒有來歷的戒指,所有人都認為這是蕭菡萏自己的。而沒有想到,這枚戒指竟然是顧里的。

要不是她沒有懷疑過顧里,隨手捏一個謊話騙她。雖然這個男人看上去挺神秘的,但是這個男人到目前為止還真沒有什麼和蕭菡萏發生矛盾衝突的地方。

甚至在外界,他們連認識兩個字都不存在。

顧里怎麼會莫名其妙的去針對一個女人?

所以顧里的話,有八成可能性是真的。

想要把戒指拿回來,說容易也容易,說難也難。

蕭菡萏可是影后,首先就不可能隨隨便便的讓人接近,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她同處一個劇組之中。

果然……

顧里這個混蛋還是要挾了一個未成年人替他去做這種偷雞摸狗的事情,真是太過分了。

這不符合要求!

蘇眉憤憤想。

或許這件事情對別人來說有些困難,可是對於蘇眉來說,只要和蕭菡萏進入同一個劇組,接下去的事情就容易多了。

但,她只不過是一個網紅,甚至除了幾年前參加的那一次節目錄製之後,就沒再參加過娛樂圈的其他活動。

想要進軍娛樂圈是不可能的。

況且,她也只是為了幫顧里拿回一件物品,不一定非得進入娛樂圈。

除了娛樂圈這條路,另一條路就只能是去蕭菡萏的住址,或是打聽她的行蹤了。

這事兒還得找張小峰出馬。

最近的蕭菡萏似乎就在隔壁的一個影視城裡拍戲,而那個影視城包括他的附近,都是屬於錦悅的地盤。

只不過那個地方平日里張小峰不樂意去,還不如在酒吧裡帶著快樂。

蘇眉找到了張小峰,也只有他們能夠隨意進出那裡,叫張小峰帶她去見識見識。

張小峰看著蘇眉,一臉古怪,好半天他確定下對方真的是要去影視城那兒轉轉,就帶她過去了。

劇組還是比較嚴密的,但錦悅是這兒的地頭蛇。說什麼也得給幾分面子,所以張小峰帶著人輕鬆就進去了,幾十個小弟來這裡繞了一圈,不遠不近的看著拍戲,也沒有打擾他們。

劇組這才放心了。

只要不打擾拍攝進度,基本沒有矛盾。

蘇眉看到真人版現代後宮的唯一妻子蕭菡萏,陪著她來拍戲的是娛樂圈裡的某個影視公司的總裁,蘇眉在八卦周刊里見過這四個男人的照片,輕易就能認出來。 小弟們給他們兩個搬來了兩張板凳,蘇眉跟張小峰坐在一旁一邊看他們拍攝一邊聊天,因為距離較遠,加上劇組這邊也不想得罪他們,就假裝看不見這兩人,也沒讓人去打擾他們。所以壓根沒人知道蘇眉和張小峰交頭接耳的內容。

蘇眉:「看到那個傳說中的影后了嗎?」

張小峰:「漂亮。」

蘇眉:……

「去死。」蘇眉翻了個白眼,「我是說我要跟她零距離接觸,你有辦法嗎?」

張小峰眼神停留在蘇眉身上好一會兒,才幽幽總結,「你又不是男人,怎麼還想跟他零距離接觸?莫非……」

「你管我?」蘇眉咬牙,「就說你幫不幫忙吧,若是你幫了我,你老大那羅伊伊的事我就給他搞定,怎麼樣?」

「嘖嘖嘖……」

張小峰忍不住搖頭,打量著蘇眉,似乎在感嘆世風日下道德敗壞……那副模樣蘇眉頓時想掐死他。

「你這是什麼表情,看不起我嗎?」

「沒!絕對沒有的事!」張小峰立馬狗腿,「你說你有辦法讓嫂子回心轉意?你可別騙人啊!」

「有啊。」蘇眉點頭,「不過也得你先幫了我,我再把辦法告訴你。」

「好。」兩人一拍即合。

有了張小峰的幫助,蘇眉混入蕭菡萏所在的地方就容易多了。酒店走廊有監控,廁所卻沒有。蘇眉讓張小峰儘儘地主之誼可勁兒給蕭菡萏灌酒,也不下藥,就是灌酒,灌飲料也行。

等蕭菡萏喝多了,去上廁所。蘇眉下一秒就跟上去,從廁所里一直隱身跟著蕭菡萏「不勝酒力」回到房間。

蘇眉眼睜睜看著她脫衣、洗澡、進浴室。

然後……

那戒指也沒脫下來!

擦,失算了。

所以她要怎麼辦?浴室這麼小總不可能跟著蕭菡萏一起進去吧?

蘇眉只好蹲在牆角畫圈圈。還沒等她想到辦法呢,之前在片場的男人也進來了……

二話不說就開脫,蹦到床上一副要侍寢的模樣。

蘇眉:……

她真是日了狗了。

隱身也是有時效的,這兩貨要是上演活春宮……蘇眉的內心瞬間崩潰。

趁著還無人發現趕緊躲到床底。好歹是高級酒店,床底也是很乾凈的。蘇眉的處境還不算太糟。

沒一會兒,蕭菡萏出來了,兩人果然說了幾句纏綿情話就滾做一團,床也被震得吱吱呀呀地響,伴隨著男女聲二重唱。

不知大戰幾百回合,蘇眉一直在床底默默等著隱身時長過去……隱身技能冷卻時間過去,床上的兩人終於安靜下來,她感覺這簡直是她度過的最喪心病狂齷齪猥瑣的三個小時了!

趁著兩人睡著時,蘇眉果斷再次隱身,把女主掛在脖子上那顆紅鑽石戒指拿走。

才離開了酒店。

屆時已是深夜近一點,好在蘇眉提前給林恆發了信息說今晚有事不回家了,否則林恆今晚若是一個電話打過來,在那房間里響起就神作了……

比雞血石還要透亮閃耀的鑽石,讓人一眼就能注意到。

而今卻躺在蘇眉手中。

她看了一會兒直接扔到空間里,又找張小峰給她開個住的房間。 也不知巧是不巧,張小峰給蘇眉在酒店開的房就剛好在女主的隔壁。

第二天清晨出門,就剛好撞上了神色陰冷的蕭菡萏。

狂妻歸來:爹地跪下唱征服 蘇眉睡意朦朧,張小峰神采奕奕,叫人拍著門,「林雅詩,說好幫我想辦法的呢,小爺我都瘋了一個晚上了。」

蘇眉打著哈欠來開門,迎面就撞上了拖鞋行李箱一身寒氣的蕭菡萏。

「不急,辦法我早就想好了。」蘇眉眨眨眼,雖說顧里是叫她把戒指拿回來沒錯,但蘇眉著實有些好奇顧里和蕭菡萏以及戒指之間的所有事情,所以特意關注了蕭菡萏一下,

笑意吟吟地和張小峰說話,把話題往蕭菡萏身上引,希望張小峰能幫她查查信息,「這不是昨天的影后蕭菡萏嗎,怎麼會讓臉色那麼難看?」

誰料這貨壓根就不關注娛樂圈,「你管他影帝影后臉色好看還是難看,我說你該不會是蕭菡萏的粉絲想問他要簽名照吧?我也沒見過你追星呀。」

蘇眉:……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