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就這麼簡單?」

葉雄想起剛才惡靈的話,正氣果要身無血腥氣,跟心地純正的人才能靠近,楊心怡不正是最合適的人嗎?

她別沒殺過人,傷過人都沒有,而且心地善良,會修真法術。現在的修真者,有幾個人手上沒血腥的,幾乎一個都沒有,如果楊心怡不適合,就沒有人再適合了。

「這樣來,你根本就不用動手?」葉雄急了。

「我是沒動手,但是我動腦了啊,沒有我,你知道怎麼抓住正氣果?」惡靈雙手抱胸,理氣直壯。 秘愛豪寵:小嬌妻有點野 「你不知道現在最賺錢的人,都是動腦人的嗎?」

好吧,忍了。

如果能抓住正氣果,葉雄也顧不了那麼多。

「早回來,讓心怡多休息一下,明天出發。」

一具身體兩個人用,葉雄真擔心楊心怡身體會受不了,畢竟是肉身,需要休息。

惡靈準備離開,葉雄突然想起什麼,連忙道:「記住把那些少女全放了。」

「不用你提醒,我沒你想象中那麼殘忍。」

惡夢身影一晃,消失在夜色之中。

看著她離開的背影,葉雄鬆了口氣。

通過一段時間相處,他發現惡靈不是那種窮凶極惡的女人,這真是幸運的事情。

他還是不敢睡覺,依然在陽台等著。

一個時之後,惡靈就回來了,比他想象中快。

「人都放了?」葉雄問。

「放了,我回去睡了。」

惡靈直接回房間了。

第二天一早,楊心怡醒來,葉雄告訴她出差的事情。

楊心怡非常奇怪,不明白為什麼葉雄突然決定帶自己出差。

不過她沒多想,反而很高興,畢竟跟葉雄出差,兩人就能一直在一起。

吃早餐的時候,唐寧聽葉雄跟楊怡要出差,嘴巴嘟了起來。

「我怎麼覺得你們兩人打著出差的旗號,去渡密月了?」

一想到接下來又吃不到葉雄煮的菜,唐寧就不高興了。

「老夫老妻,渡什麼密月,我們這是去辦正事。」楊心怡連忙道。

「別跟她解釋,這個妮子,就唯恐天下不亂。」葉雄道。

楊心怡找兩個保姆談話,交待她們好好照顧寶寶,這才依依不捨地跟著葉雄出差。

龍隱寺在華夏西南某個省,跟隱門在同一個省內,相離不遠。

兩人坐車去省城,江南最大一個弊端就是沒有飛機場,每次都要去省城才能坐飛機。

路上,楊心怡不斷地打著哈欠,她都不知道這陣子怎麼總感覺很累的樣子。

她哪裡知道,這段時間一個身體兩個人用,體能早就超負荷,所以身體疲勞,身體累自然會帶動精神累。

「你睡會,到省城我叫你。」葉雄道。

楊心怡了頭,挨著他睡著了。

敬往事一杯酒,再愛也不回頭 葉雄見她睡得不舒服,斜著身子,讓她腦袋靠在自己胸口,這樣會睡得舒服一。

沒睡多久,惡靈睜開眼睛。

楊心怡睡覺的時候,惡靈就知道了,那時候楊心怡精神力很弱,她很容易就奪得身體。

睜開眼睛,惡靈發現自己躺在一個強勁的懷抱里,一隻手摟著她,順手放到她的肚子上。

僅僅片刻,她就知道處境,頓時大怒,正想發作。

突然,她想起現在是白天,葉雄抱著楊心怡很正常,再人家夫妻之間又不是做那些啪啪的事情,根本就沒有違反約定,所以她只能壓下火氣。

她鼻子聞到一鼓男人特有的味道,然後發現自己身體靠在他身上,兩體身體貼在一起。

一種奇怪的感覺漫延全身,這種處境讓她非常尷尬,正在她準備繼續睡覺的時候,葉雄突然問道:「這麼快就醒了,怎麼不多睡會?」

「哦……車子忽快忽慢,睡得不太舒服。」惡夢只能演戲。

如果被葉雄知道,自己不是楊心怡,這得多尷尬,畢竟現在兩人抱在一起。

「老闆娘,現在塞車,前面應該有交通事故,過去就好了。」開車的司機趙。

趙是獵人保鏢公司的司機,這一次上省城坐飛機,葉雄讓他送。

「沒事,我就隨便。」惡靈連忙道。

「靠過來一些,老公皮厚,挨著舒服一。」

葉雄著,將她摟緊一,緊靠在自己胸口。

惡靈像吞了一隻蒼蠅,咽不下去吐不出來,只能讓他摟著,這種感覺極度不舒服。

沒有辦法,她只能強迫自己睡覺。

越是想睡,越是睡不覺,偏偏楊心怡的靈魂很累,一直都沒醒。

無奈,她只能閉上眼睛,強迫自己睡。

突然,一隻手輕輕地撫摸自己的臉,那麼溫柔,彷彿在拭擦自己最心愛的寶貝一樣。

惡靈心裡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不知道過了多久,這才沉沉地睡去。

到省城之後,葉雄把楊心怡叫醒,兩人上了飛機。

到西北某省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

夫妻倆找間賓館,開了間單人房。

洗完澡之後,兩人躺到床上,楊心怡突然從背後抱著葉雄。

這種性暗示,葉雄如何不懂,但是他跟惡靈之間有約定,只能強忍住。

「老婆,有件事情想跟你一下。」

「什麼事,你。」楊心怡問。

「如果成功取得正氣果,我就開始煉丹了,丹方上,如果能禁慾,到時候服用的效果會更好。」

這是葉雄今天在車上想了一整天才想出的主意,如果不想辦法解釋,楊心怡肯定會懷疑他出軌或者什麼,哪有夫妻倆在一起,一個月都不啪啪的。

「那以後不許你亂來。」楊心怡連忙道。

「我倒沒什麼,就怕你。」葉雄口是心非。

「我能有什麼,老實告訴你,其實我覺得,接吻比那個真高興。」楊心怡。

葉雄狂汗,接吻能比啪啪爽,他還真是第一次聽到這種法。

「女人跟男人不一樣,女人由愛生性,親熱就代表愛了,做不做無所謂。」楊心怡。

「那咱們就親熱好了。」葉雄無奈道。

親熱不到半分鐘,葉雄就落荒而逃,因為他根本就憋不住。

「行了,分散注意力,別胡思亂想。」

楊心怡看著他起的帳篷,咯咯地笑了起來。

(ps:還有一章會晚些,現在去碼。)(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敢笑話我,看我怎麼教訓你。」

葉雄撲過去,抓她痒痒,楊心怡最怕的就是撓痒痒,頓時癢得翻倒在床上。

玩了一會,楊心怡突然不說話了。

「老婆,怎麼了?」葉雄問。

「想寶寶了。」楊心怡幽幽嘆了口氣:「有時候我覺得自己好狠心,寶寶還那小,就扔下他一個人在家裡。」

「不是有保姆嗎,兩個保姆可是我們高薪聘請回來的,可比你專來多了。」葉雄安慰。

「保姆畢竟是外人,不是她們的孩子,自然不會像自己孩子一樣對待。」楊心怡說道。

葉雄走過去抱住她:「順利的話,咱們很快就能回去,不早了,乖乖睡覺吧!」

「我要你抱著我睡。」楊心怡撒嬌。

「好好,抱抱。」

葉雄抱著她,讓她腦袋枕在自己手臂上。

每次這樣,楊心怡就會很快就睡去,她說這樣很有安全感。

等她睡著之後,葉雄這才慢慢移開兩個身位,兩人中間空著。

剛睡一會,突然楊心怡動了一下,葉雄知道惡靈醒了。

「誰讓你睡床上了?」惡靈剛醒就從床上跳起來,怒道:「馬上滾下去,睡地板。」

「要睡地板你去睡。」葉雄沒好氣地說。

「不想睡地板,你不會開間雙人房,誰讓你開單人房了?」惡靈怒道。

「夫妻之間不開單人房開雙人房,這不是有病嗎?」

「你開房的時候用的是身份證,又不是結婚證,誰知道你們是夫妻?」

「我跟心怡說沒見過你,不知道你的存在,如果開雙人房,你讓我怎麼解釋?」 婚然心動:前妻再嫁我一次 葉雄壓了一肚子氣,站起來咆號。

「夫妻就不能住雙人房?」

「除非沒感情的。」

惡靈憤怒地瞪著他,葉雄也瞪著她,兩人大眼睛瞪小眼睛。

「不睡是吧,好,我去睡地板,反正這身體楊心怡也有份,沾了地氣活該她倒霉。」

惡靈說著,就準備下床,到地板睡。

葉雄一腳將旁邊的椅子踢飛,砸在牆上四分五裂。

「我睡地板,行了吧,草。」

看著剛才還是自己老婆的女人,轉眼之間就變成另外一個兇巴巴的女人,這巨大的落差,讓葉雄心裡非常非常的不舒服。

他連這個房間也不想呆了,開門出去,狠狠地將門關上。

離開酒店,葉雄一個人在大街上閑逛。

午夜的城市,大街上只有廖廖少數人,這個時間段還有大街上走的人,要麼是醉生夢死,要麼就是生不如死。

不知道有沒有像自己這樣的倒霉鬼。

見旁邊有一間酒吧,裡面傳來強勁的音樂,葉雄鬼使神差地走進去。

音樂跟酒能釋放自己的心情,沒那麼憤怒。

午夜十二點,正是酒吧最高潮的時候。

舞台上,好幾名穿著閃光暴露衣服的女人在台上拚命地扭著屁股,場下喝了酒,散發著荷爾蒙的男人發起一片片吆喝。

葉雄找個角落,要了半打啤酒喝起來。

剛喝片刻,一名衣著暴露的***美女走到葉雄面前,笑道:「帥哥,一個人喝酒這麼寂寞,要不要小妹陪陪你?」

說話的時候,她故意眨眨那化妝得像鬼一樣的眼睛,擠擠胸口那雙豪.乳。

「我身上的錢不超過一百塊,如果你要陪的話,隨便。」

****美女的笑容瞬間僵住,切了一聲:「原來是個窮光蛋,老娘沒時候陪你這個**絲,自己回去打飛機吧!」

這就是人性,葉雄已經看透了。

換在以前,他還會掙口惡氣,好好裝一下逼,現在他連裝的心情都沒有了。

喝了兩杯啤酒,葉雄心情鬆了不少,正準備回去,突然一個熟悉人影走進酒吧。

惡靈從外面走進來,那不俗的氣質,立刻吸引很多男人的注意。

豪門寵婚:老婆,從了吧! 結婚之後,楊心怡身上已經有了少婦魅力,一舉一動,自然而然流露著風情。

那發自骨子裡的少婦風情,絕對不是未經結婚的女人所能擁有的氣質,這種女人對於泡吧獵艷的男人來說,遠比那些濃裝艷抹的女人要強百倍。

「美女,一個人還是來找人,哥對這裡很熟悉,要不要帶你玩?」

「美女,想喝什麼酒,今晚你的消費,我全包了。」

「美女,需要幫什麼忙嗎?」

馬上就有幾名男子迎上去,熱情地打招呼。

葉雄身影一晃,已經擋在他們面前,冷冷說道:「全都給我滾。」

「小子,你混哪的,知不知道我是誰……」

話沒說完,葉雄飛起一腳,將他踢飛出五六米,撞翻七八張吧台這才停下來。

這一下,把所有人都震住了,一腳將人踢飛那麼遠,他們哪見過這麼狠的角色。

剩下的人,不敢再打楊心怡主意,全身躲得遠遠。

葉雄這才轉過身,壓住怒氣對惡靈說:「咱們之間有約定的,這是我老婆的身體,我希望你自重。」

「我只是無聊,出來逛逛,不行嗎?」惡靈淡淡地說道。

「如果是你的身體,我沒意見,但這是我老婆的身體。」葉雄怒道。

「不就是來喝杯酒,至於那麼緊張嗎?」惡靈走到旁邊的椅子坐下來,向酒保招了招手。「給我來杯果子酒,要低度的。」

酒保領命而去。

「我發覺你這個人好霸道,只許你來酒吧喝酒,就不許我們女人來酒吧?」惡靈這才將目光落到葉雄身上。

現實社會就是這樣,男人去酒吧泡妞,可以說是談生意,如果跟女人發生關係發現,回去可以解釋是逢場作戲。

如果少婦去酒吧,必定是有問題的女人,要麼是感情不順,要麼是跟老公吵架,這種受傷的女人最容易失控,也是最容易拿下的,這也是為什麼楊心怡剛進來,就吸引那麼多男人的原因。

女人一旦走錯一步,得到的是家庭破裂的下場,她們根本就不可能像男人一樣理氣直壯地說:我只是逢場作戲。

「你到底想怎麼樣?」葉雄壓住怒氣問。

「沒想怎麼樣,被你砸椅子,惹得心情不順,想出來透透氣。」惡靈說。

「哼,你不順心,我還更不順心,換作是你,前一刻這個男人還是你老公,下一刻就變成另外一個人,你會有什麼感想?」葉雄反問。 「換做是我,對我不忠的男人,第一時間就把他給殺了。23US.更新最快」惡靈冷冷道。

從她這個回答,葉雄就知道她跟楊心怡的愛情觀完全不一樣,她眼睛里容不得沙子,更不可能容下花心的男人,這種女人跟她再多也沒用。

邪帝寵妻:逆天輕狂五小姐 「既然你都這樣了,那就沒什麼好的。」

葉雄懶得跟她,只要惡靈不拿自家老婆身體亂來,他也懶得管。

果子酒來了,惡靈很隨意地喝著。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