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師傅,我還給您帶來一份特大的禮物,」鐵芸嫣說著,就將小平板點開,擊出了那段畫面清晰的視頻,並把小平板送到了斷塵子眼前。

一開始,斷塵子是用好奇的眼神,看著眼前這個新鮮玩意兒。

可等他看了幾秒鐘后,突然瞪大眼睛,把小平板從鐵芸嫣手裡搶走了。

再仔細的看,看著,看著,斷塵子的眼淚下來了,他一邊淌眼淚,一邊呢喃輕語:

「嬌嬌,嬌嬌,真是我那薄命的嬌嬌。」

很快,視頻播放結束,斷塵子已經淚流滿面了。

他用顫抖的右手,輕輕撫摸小屏幕片刻后,又自己的臉貼了上去。

淚花,立即染滿小平板的顯示屏,斷塵子已經是一臉的苦楚和無奈。

見寒子劍正在瞪她,鐵芸嫣卻不以為然的說:

「師傅,您還想再看看嗎?」

「看!看!看!」

斷塵子一聽,立馬激動得如孩童般,忙將小平板又遞給鐵芸嫣。

這回乾脆將視頻設置成了循環播放,等斷塵子又反反覆復看了若干遍后,他才抹著眼淚問:

「你們是怎麼把百年前的我和嬌嬌裝進去的?」

鐵芸嫣忍不住的樂,心想:

哼,師傅老頭兒,別看您武功了得,可教您學習高科技,可要比您教我們武功的難度大多了。

於是,鐵芸嫣和甘彤彤一起,非常有耐心的,仔仔細細,反反覆復,用通俗易懂的詞語,好不容易才讓這個閉關若干年的老頭兒,好像才弄明白了一點點。

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后,斷塵子傷感著說:

「我等嬌嬌來接我,已經很久很久了,只待圓滿了這場師徒緣,我就可以去和嬌嬌九泉相聚了。」

突然將那小平板,當寶貝一樣緊緊捂在懷裡,斷塵子又小心翼翼的問道:

「徒兒,你,你能不能將此寶貝贈與為師?」

「嗯嗯,我原本就是要將它永遠留給師傅您的,」鐵芸嫣心酸得,急忙點頭。

斷塵子一聽,又立即開心得老淚縱橫道:

「謝謝三位好徒兒,給我帶來這個無價之寶,為師無以回報,定將平身所有,全部傾囊而授。」

先將那本《玉家槍譜》正式遞給了甘彤彤,斷塵子又從從他那髒兮兮的長枕底下,拿出了一件用紅綢包裹得嚴嚴實實,長長的東西… 等斷塵子神神秘秘的拆開那紅綢后,大家才發現。

這竟是一支,生滿包漿的銀柄鋼頭長花槍,和一桿一米多長的翠玉細桿。

先將這柄銀槍,用單手單臂遞到鐵芸嫣的手裡,又將那桿翠玉桿遞給甘彤彤后,斷塵子哽咽著說:

「這就是嬌嬌當年用過的那桿槍和她的打狗棒,她既與你們大漠中百年有緣,我就正式傳承給你們吧,嬌嬌的玉家槍法和打狗棒法,從明天開始,我會一招一式的給你們示範,從此我家嬌嬌,也就後繼有人了。」

非常鄭重的,鐵芸嫣托著那桿槍,甘彤彤雙手捧著那桿翠玉細桿,她們來到玉嬌鳳靈位前,二人一起誠誠懇懇的給那個牌位鞠了三個躬,也算是正式行了拜師大禮。

見斷塵子已旁若無人,仍然在反覆細看那段海市辰樓的視頻,寒子劍又給那個火爐加了一些炭,燒上一壺水后,便帶鐵芸嫣和甘彤彤告辭下山去了。

臨出門時,借著微弱的燈光,鐵芸嫣打開了《玉家槍譜》的第一頁。

先是一行蒼勁的毛筆小楷,出現在眼前:

兩城絕戀,葬你一世風華,

一捧黃土,埋我相思入畫!

豪門婚寵:總裁溫柔點 下得山後,各自安寢,才迷迷糊糊即將入睡的寒子劍,又被抱著被褥而來的鐵芸嫣弄醒了。

「你幹嘛,不怕被人家笑話嗎?」寒子劍皺著眉頭問。

「不怕不怕,嘿嘿,靠你覺覺,才有安全感,」鐵芸嫣嬉皮笑臉著,又擠了過來。

無意中,伸手從寒子劍的枕頭下面,卻掏出了一部手機。

神使鬼差,鐵芸嫣卻打開了這部久不開機的手機。

立即,一條簡訊飛來:

兩城絕戀,葬我一世風華,

一捧凋花,埋你相思入畫。

發信人:冷靈兒。

氣呼呼的刪了這條信息,扔了手機后,鐵芸委屈得夾著被褥又走了。

不追不哄,寒子劍五味雜陳著倒頭就睡…

…………

寒子劍鐵芸嫣和甘彤彤三人尋得高人後,按鐵國興那欲擒故縱之計,在大漠紅崖山一邊學習,一邊培養感情暫且不說。

故事回到石頭城…

自寒子劍那日離去后,石頭城裡的冷靈兒,就大病了一場。

見冷靈兒整日病病歪歪,無精打採的,黃薇薇自然是真心真意的心疼,忙硬拽著她,去醫院裡徹底檢查了一下。

可是查來查去,卻不見這恙根,醫生只能開了一些安心補神的湯藥,含含糊糊給了個大概是累了,需要靜修調養的說法。

倒是請了兩天假,可冷靈兒躺在那臨租房的床上,卻仍然滿眼滿腦子都是寒子劍的影子。

吃,又吃不下,睡,又睡不著,冷靈兒惱得用枕頭,用茶杯,用手機,狠狠去砸那個漂浮在空氣里的寒子劍。

就這樣翻來覆去的折騰一夜后,冷靈兒的頭,卻是越發的脹疼了。

等到天快蒙蒙亮時,才好不容易睡著,近中午時分才醒,起來洗洗刷刷后,冷靈兒乾脆收拾了一些換洗衣服,提著一個小行李箱走了。

不能再住在這裡了,空氣到處都那個非常討厭的人。

與其被那個陰魂不散的人影苦苦糾纏,還不如搬到單位宿捨去呢。

有110那幫瘋丫頭陪著,嘰嘰喳喳的分分神,也許會好一些吧。

黃薇薇一見冷靈兒提著一些生活用品般來了,樂得也要來湊熱鬧。

她立馬又跑回去扛來了自己的生活必需品,乾脆和冷靈兒同住一室,先彼此做了伴。

當天下午快下班時,冷靈兒的對講機里,卻又傳來了110指揮中心的緊急呼叫。

出大案了!

石頭城清華集團的董事長曾卯死了!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還不如去破破案,去抓抓壞人玩呢。

於是,冷靈兒抓起對講機就下了樓。

報告夫人 ,總裁又發飆了 刑大的院子里,陳中華黃薇薇和幾位刑警,已經整裝待發。

拉響警笛,打開警燈,三輛警車一路風馳電掣而去。

不需要浪費特權,冷靈兒親自駕著頭車,連闖了16個紅燈,四十分鐘后,就穿過大半個石頭城,到了清華大廈的樓下。

清華大廈的門口,已經拉起了戒線,才把車停穩,當地的片兒警,見美女大隊長親自出動了,忙小跑著奔過來了。

「什麼情況?」

冷靈兒關了警笛警燈,拉開車門后,她皺著眉頭問。

「冷隊,曾卯是中D而亡,初步認定為『青』化物中D!」那片兒警肅立一邊,認真的回答。

「青化物中毒?」

黃薇薇歪頭看著那片兒警,想要得到確認。

「是,經我們初步勘察后發現,屍身有鮮紅色的屍斑,耳廓,耳垂,呈櫻紅色,臉部及嘴唇有紫紺,憑經驗判斷,應該是青化物中D,具體情況,還要等刑大技術科進一步做勘察屍檢。」

這個片兒警,看來業務水平還確實不錯,見隊長大人親自大駕,忙表功似的如數家珍。

「死亡時間?是自殺?還是他殺?找到物證了嗎?」冷靈兒帶著大家,一邊往清華大廈里走,一邊丟出了一連串的問題。

此刻的冷靈兒,好像並不在乎曾卯是怎麼死的,她現在只關注案子的性質,以及要怎麼儘快破案。

「死亡時間,大概是下午四點左右,具體的時間還要等待屍檢結果,現在還沒法判斷是自殺還是他殺,因為…」那片兒警見冷靈兒一臉冷冰冰,猶豫了一下。

「因為什麼?」冷靈兒突然停下了腳步,回頭問他。

「因為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找到任何物證,在曾總的辦公室里,也沒找到可以提取到青化物的物品,」那片兒警也立即止步,小心翼翼的回答。

這個曾卯,是石頭城赫赫有名的人物,他的清華集團主營房地產,還有幾個搞貿易和投資的子公司,此人可是本埠的利稅特大戶。

於是冷靈兒再不啃聲,她領著陳中華和黃薇薇,進了清華集團那明亮寬敞的電梯。

「冷隊您別急,如果能確認是他殺,此案倒不會不太複雜,因為只有三個嫌疑人。」

那片兒警緊隨其後,見冷靈兒一直冷著臉,趕緊將自己掌握到的好消息道出。

見他如此有把握,冷靈兒立即回頭瞪著他問道:

「你們是怎麼鎖定的嫌疑人的?」

那片兒警又急忙答道:「因為今天是周末,大部分人都不上班,我們已經調看過監控錄像了,今天下午,只有三個人進出過曾董的辦公室,您知道的,這個***…」

冷靈兒果斷的揮了揮手后,立即打斷了那片警的話問:

「那這三個懸疑人,現在被控制起來了嗎?」

那片兒警又忙點頭。

出了電梯,穿過鋪著紅地毯的走廊后,看著眼前的董事長辦公室門牌,冷靈兒又對那片警說:

「嗯,辛苦大家了,等一會我們看完現場后,就先帶這三個人見我!」

於是,大家依次進入案發現場后,第一感覺卻是,一切正常。

這間奢華的特大辦公室里,連辦公桌上的文件和書籍,都擺放得整整齊齊,靠窗邊的兩盆高大的發財樹樹葉上,幾乎是被擦洗得一塵不染。

唯一不正常的,就是辦公室門口,有一隻被裝在物證袋裡,挨保留在原位置,已經被摔碎了的玉石杯子。

冷靈兒帶上手套,她拎著證物袋,仔細看了一下這隻價值不菲的玉石杯子。

這時那位片兒警又走過來說:

「冷隊,這隻杯子,是曾總專用的,碎片一點不少,但上面只有他本人的指紋,不過,杯子里並沒有青化物的殘留痕迹。」

黃薇薇走到窗邊,見窗戶被關得嚴嚴實實的,鎖扣也完好的被鎖著,她用手指輕輕抹了一下窗檯后,發現潔白的手套上,並沒有沾上一絲灰塵。

「沒有破窗而入的痕迹,窗台上也沒有任何指紋,」那位片兒警繼續提供自己所掌握的情況。

「還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嗎?」陳中華將辦公室里,仔細的巡查了一遍后問。

「哦,曾董辦公室的抽屜里,好像少了一件東西,但是我不能確定。」

那片兒警見黃薇薇和陳中華正一起向辦公室走去,忙又追補道:「就是最上面那個抽屜里。」

陳中華立即拉開這張花梨木的抽屜一看,只見這個大抽屜里,已經堆滿了各種文件和檔案袋。

這些文件和檔案袋,被整整齊齊的地擺放著,唯獨在抽屜左前角,卻空出一個長寬約十公分的小空間。

太子,娘娘又打架啦! 很明顯,這個小空間,是才空出來不久。

黃薇薇依次打開下面兩層抽屜,見都被塞得滿滿的,統統是高檔茶葉和高檔香煙這些東西,但都沒有拆過封。

站在一邊的冷靈兒,看了看隨意地掛在抽屜上的鑰匙后,她又看了看不遠處被鎖住的保險柜,轉頭問那片兒警:

「今天下午,是哪三個人進出過這個辦公室?」

那片兒警忙回答:

「清華集團總經理鞠向北,財務總監關蓉,人力資源總監曹次女。」

「帶人!」冷靈兒的命令簡單明了。

幾分鐘之後,冷靈兒第一個見到的,就是清華集團的財務總監關蓉。

關蓉也是曾卯的夫人,雖說以一些徐娘半老,卻仍然是風韻猶存,穿著一件優雅得體的套裝。

其實關蓉就是報案人,因工作的需要,她去找曾卯,可推開辦公室時,卻發現他躺在地上,已經沒了呼吸。

哭腫雙眼的關蓉,好像重新補過了妝,臉上已經恢復了往日的**高貴,坐在冷靈兒對面,她好像正在剋制自己的情緒。

對關蓉的臨危不亂和刻意剋制,冷靈兒突然有些心存憐憫了,所以對她說話比較客氣:

「您節哀順變,先跟我說一下今天下午,您進出曾董辦公室的情形吧。」

關蓉微微向冷靈兒點了點頭后,不亢不卑的說:

「我在審查財務報表的時候,發現了一些數據上的偏差,所以去向曾董彙報,並請示他的處理意見。」

「都是一些什麼樣的數據錯誤呢?」陳中華插嘴問。

「對不起,這涉及企業隱私,不方便向您透露,」關蓉冷淡的說。

在關蓉來之前,大家已經看過這間辦公室的監控視頻,現在見關蓉的態度,不是很友好,陳中華忍不住提高語氣,又問了一句:

「那我請問,你離開這個辦公室時,為什麼要怒氣沖沖,還用勁摔了門,你和曾董之間,是否發生過爭吵?」

「是,我是向他發火了,但是因為工作發生爭執,這本是很正常的事情,」關蓉挺直了身姿,她看著陳中華的眼神,卻更加不友好了。

陳中華無動於衷這些,他不依不饒的繼續追問:「那曾董有沒有用杯子摔你?」

「沒有呀,」關蓉一聽,又是一臉的不解。

見暫時好像再沒什麼好問她的了,冷靈兒便示意將關蓉帶出去。

「我希望警方能儘快破案,儘快查清楚我先生的死因,而不是把寶貴的時間,浪費在我身,」

關蓉走到門邊,回頭又看了看冷靈兒,冷冷的說。

「你等等!」冷靈兒突然喊住了她。

關蓉立即停下了腳步,以垂詢的目光,再看著冷靈兒。

「曾董的身體,有沒有什麼疾病?他平時有什麼生活習慣?」冷靈兒若有所思的問。

「我先生身體非常棒,沒有任何疾病,他和所有事業有成的男人一樣,只喝茶,喝酒,吸煙,沒有其他任何不良嗜好,」關蓉認真的回答。

知道關蓉又誤會了這個問題的顏色了,冷靈兒只能揮手請她離開。

第二個見的,是清華集團人力資源總監曹次女。

見差不多三十齣頭,身姿玲瓏的曹次女,仍然紅著眼睛,冷靈兒直奔主題,劈頭就問:

「在曾董的辦公室里,你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為什麼哭著離開?」

曹次女先是一怔,然後抹了一下眼睛說道:

「曾董的太太主管財務部,因為財務員工的招聘問題,對我產生一些誤會,我就來向曾董彙報這件事,因為覺得自己非常委屈,才一時失態忍不住哭了。」

冷靈兒盯著曹次女,發現她的神情非常悲傷,不禁心裡一歪,便裝著不經意的樣子,把剛才問關蓉的話,又問了一遍問:

「曾董的身體,有沒有什麼疾病,他平時有什麼生活習慣?」

「曾董可能是抽煙過多的原因,經常喊喉嚨不舒服,每天都一定要喝一點蜂蜜水,」曹次女脫口而出說。

「嗯,你先下去,有問題,我們還會叫你,」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