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師兄師姐說笑了,諸位一直在師傅身邊,自然能經常聆聽師傅的教誨,我這次突破,師傅也許心情不錯,多說了一些而已。」林楠輕笑回應。

嫉妒,在仙人境也是一樣存在。

仙,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慾,有貪婪,有仇恨。

這些人,也是一樣。

被三長老乾祥看重,會讓其他同門不爽。

這兩人妒忌了。

為首的那位地仙境師兄,一直不曾開口,但神態很不好,哪怕是其他人都開口祝賀,他也是一樣沉默,對林楠完全不屑一顧的模樣。

哪怕是林楠主動叫了聲師兄也是一樣。

隨即,就這般直接走了,很不給面子,讓林楠多少有些不爽。

仙宮內,林楠和幾人沒有多少廢話,既然同門都能相殘,那還說那麼多幹嘛?

此刻突破到人仙境,林楠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隻身飄出仙宮,不多時便返回自己的小院,崔慶早已在這裡等候了,一見到林楠,頓時大為高興。

「哈哈,你可回來了,今日不醉不歸!」

林楠也開口大笑,很是高興。

「好!」 唐雲飛笑眯眯的看著秦未央:"所以呢,我只能安排人買葯買飯,去他家裡照顧他,你看,路總不在公司,我跟薛丹都挺忙的,我看你跟路總關係還不錯,這樣,你買點退燒藥和飯菜,去看看路總,我把他家地址給你!"

秦未央聽完唐雲飛的話,擔心的要死:"路總生病了啊,我就說,他這兩天怎麼沒來上班,他家在哪裡,你趕緊告訴我,我這就過去看看他!順便給他帶葯帶飯!"

唐雲飛滿意的笑了笑,拿起手機動了幾下:"好了,我把地址發給你了,你早點過去把,如果路總那邊不舒服的話,你盡量多陪陪他,不用急著回公司!"

秦未央點了點頭,直接轉身,匆匆的向著外面跑出去。

唐雲飛笑著說:"還真沒看出來,這個秦夭夭對路總,還挺上心的!"

對於唐雲飛的話,秦未央可以說是毫無所知。

畢竟,她一聽說路彥昭生病,就慌了,現在忙著要去看路彥昭怎麼樣了。

等到她到了路彥昭家裡的餓時候,她才發現,自己有點太著急了,整個臉都跑的通紅。

秦未央在路彥昭家門口緩了一會,這次按門鈴。

路彥昭住在別墅區,他平常不喜歡家裡有人,所以,也沒有阿姨幫他做飯打掃。

他在很忙的時候,才會喊個鐘點工來打掃衛生。

現在,他生病了,也沒有人照顧他。

他本來就很難受了,結果,聽到外面有人一個勁的按門鈴,路彥昭氣的想殺人。

他強忍著怒不舒服,撐著從床上起來,去開門。

當他看到,站在門口的秦夭夭時,他的腦海里,瞬間想到了前兩天晚上的夢。

路彥昭的神色,瞬間變得非常奇怪,他的臉上還帶著生病的蒼白。

這讓秦未央看的,心裡很不是滋味。

路彥昭的眸子閃了閃,一手扶著門,開口道:"秦夭夭,你來做什麼?"

秦未央擔心的看著路彥昭:"路總,我聽唐助理說你生病了,特地過來看看你,當然了,我是代表唐助理的,他這兩天實在太忙了,很多事情都需要他親自幫你看著,我就按照他的意思,買了點飯菜,順便買了點葯,過來看看你!"

來者是客,而且,對方還是來探病的。

路彥昭就算是心裡不舒服,他也不會真的把人拒之門外。

他看了一眼秦未央,開口道:"先進來吧!"

秦未央聽到他的話,立馬開心的點點頭。

路彥昭轉身向著別墅里走去,秦未央立馬跟上。

她進了別墅,這才發現,這個別墅的裝修風格,跟她之前在倫敦,和路彥昭的住處,幾乎一模一樣。

秦未央的眼睛,瞬間就酸了。

路彥昭恰好在這個時候,轉身看她。

秦未央立馬伸手擋住眼睛,揉了揉眼睛,乾笑著開口道:"眼睛突然有點不舒服,路總,你先坐,我給你拿葯和飯菜!"

路彥昭收回目光,也沒有在意秦未央的異常反應。

畢竟,他現在身體真的挺難受的,也沒有這個心思。

路彥昭在沙發上坐下來,秦未央這才趕緊調整好自己的情緒,快速的向著餐桌走去。

她把東西放在餐桌上,快速的打開:"路總,你快過來吃東西吧,我還給你買了點粥,飯菜也比較清淡,你現在生病了,不適合吃辛辣刺激的,你先吃著,我幫你收拾一下房間吧!"

秦未央說完,就開始收拾房間。

路彥昭看著秦未央這樣自顧自就收拾起來,他忍不住挑了挑眉,看向秦未央:"秦夭夭,你這是做什麼?"

秦未央轉身看了他一眼,眸子微閃:"路總,我幫你收拾房間啊,你趕緊吃飯啊,你吃完飯,我得看著你把葯吃了,不然的話,我沒辦法跟唐助理交差啊!"

路彥昭想了想,點了點頭,起身站起來,向著餐廳走去。

他坐下來,開始吃飯。

因為秦未央買的飯菜比較清淡,路彥昭喝了點粥,吃飯似乎也有點胃口了。

他看見秦夭夭在房間里忙來忙去,一會,家裡就被她收拾的乾乾淨淨。

路彥昭的心,似乎跟著整齊起來的房間,變得明亮起來。

他一邊吃東西,一邊開口道:"秦夭夭,你別收拾了,先過來坐下吧!"

秦未央手頓了頓,將手裡的抱枕放好,看向路彥昭:"路總,您覺得那裡還需要收拾,反正我閑著也沒事做,你告訴我,我順便幫你打掃一下!"

路彥昭搖了搖頭:"真不用了,我讓你過來,就過來坐下!"

秦未央無奈的搖搖頭,走過去,在路彥昭對面坐下來:"好吧,既然路總不想讓我打掃,那我就不打掃了,只不過,你覺得飯菜味道怎麼樣?還想不想吃別的,我明天幫你帶!"

路彥昭一怔:"你明天還要過來?"

秦未央重重的點頭:"那是當然的,只要路總身體不好,我以後每天都會過來給你帶飯帶葯,直到你好起來,對了,你吃完飯,一定要把葯吃了!"

路彥昭有些頭疼的看著面前的女孩,她一臉固執,好像真的自己病不好,她就每天都過來報道。

路彥昭無奈的嘆口氣:"是唐雲飛讓你每天都過來的?"

秦未央搖頭:"也不是,今天是唐助理讓我過來的,但是,看你病的這麼厲害,作為下屬,我覺得,自己有責任關心一下上司的身體,這也算是為了我們公司!"

路彥昭被秦未央說的有些啞口無聲,這樣也行?

只不過,他的身體,好像真的對公司很重要。

沒看出來,這個秦夭夭還挺會來事的。

他盯著秦未央看了幾秒,意味深長的開口:"秦夭夭,你實話告訴我,你現在這樣殷勤的要來給送飯送葯,是因為你覺得,我能決定你最後的去留嗎?"

秦未央一愣,定定的看著路彥昭:"你是這樣認為的?"

秦未央的心裡,有些失落。

也是,他現在不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覺得自己想要留在公司,所以巴結上司,也是理所應當的。

她深吸了一口氣,癟癟嘴,有些無所謂:"隨便路總怎麼想把,既然唐助理讓我過來看看路總,我就要完成任務,如果路總身體不能好,我的工作,就不算完成,還有,我覺得我還是解釋一下比較好,我來送飯送菜,雖然是工作的名義,但是,也有幾分真心的關心,而不是巴結討好上司,如果路總不相信的話,我也無話可說!"

秦未央硬邦邦的說完,起身向著沙發上走去。

她在沙發上坐下來,背對著路彥昭,情緒有些失落。

路彥昭有點懵,這是……生氣了?

他頭疼的伸手扶額,自己難道說錯話了?

只不過,秦夭夭的身份,他調查過,她的家境,似乎也不用她討好上司,為了留在一個公司。

難不成,她是真的關心自己?

好像除了這個理由,再也找不到別的。

路彥昭皺了皺眉頭,看著面前的飯菜,不知道為什麼,面前的飯菜,好像突然間,也變得不那麼合胃口了。

他無奈的嘆口氣,起身,向著沙發走過去。

路彥昭剛走到沙發旁,秦未央突然猛地起身。

然後,她的腦袋,就華麗麗的撞在了路彥昭的鼻子上。

因為她起身太猛了,路彥昭的鼻子,直接流血了。

路彥昭伸手捂住鼻子,感覺到濕熱,他拿下手,就看到一手的血。

路彥昭的臉瞬間黑了,他沉著臉,看著一臉懵的秦未央:"秦夭夭,你……"

秦未央回過神來,趕緊去抓茶几上的抽紙,遞給路彥昭:"路總,你趕緊擦擦!"

路彥昭一邊陰著臉,一邊接過紙擦鼻子。

秦未央無奈的看著路彥昭,講真的,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剛才的確是有點小生氣,發了些脾氣。

畢竟,被路彥昭當成那樣阿諛奉承,巴結上司的人,她心裡到底是不舒服的。

所以,她在沙發上坐了會,讓自己冷靜了一會。

可是,她沒想到,路彥昭居然過來了。

聽到路彥昭的腳步聲,她就想著,要不起來,跟他解釋解釋,自己剛才也沒有真的生氣。

她這個性子,好像受到原來那個秦夭夭的影響,經常會發點小脾氣。

秦未央很無奈,一邊給路彥昭拿抽紙,一邊道歉。

她滿臉愧疚:"路總,真的對不起啊,我剛才……想事情,沒怎麼注意,我沒想到,你已經過來了……"

聽著她結結巴巴的,路彥昭心裡有氣,也發不出來了。

他無奈的嘆口氣,感覺血還在流出來,他用衛生紙堵住,開口道:"算了,別抽紙了,我去衛生間洗洗!"

路彥昭說著,轉身向著衛生間走去。

秦未央到底是自責,跟了上去。

她跟著路彥昭到了衛生間門口,看著路彥昭在用冷水沖鼻子。

她咽了口唾沫,有些愧疚:"路總,你……沒事吧!"

路彥昭抬頭,鼻子上的血和水混合,掉在了洗手池裡。

他涼涼的看著秦未央:"你覺得呢?"

秦未央唏噓了一聲:"這個……都流血了,當然不可能沒事!"

路彥昭繼續打開水龍頭,開口道:"既然知道有事,那還問!" 知道打擾了他們小兩口說話,阿姨一臉尷尬,關上門后,王梓嫣再一次把手裡的東西遞給陳磊,「我不能……」

陳磊一手擋著,「我們是一家人,你要不收,就拿我當外人,房子的事情,你別擔心,那是我外公偷偷送給我的,我爸媽不知道這件事。」為了讓王梓嫣心裡沒有負擔,臨出門的陳磊,背對著房門,笑著說道,「這房子,本來就是給我娶老婆用的,換句話說,是我們夫妻共同的,今晚我有工作,會晚點回來,你先睡吧,梁先生的事情別擔心,他不會有事的,吉人自有天相。」

「陳磊,陳……」

房門關上,站在門口的王梓嫣看著手裡的錢,她不想要陳磊的錢,可是如果她不拿這個錢,弟弟的生活費,爸的手術費怎麼解決?

都是她沒用,只能被迫接受陳磊的幫助。

梁帥的事情幫不上,現在連家裡的事情都無能為力……

氣出眼淚的王梓嫣用手捂著自己的側臉。

……

和紀澌鈞一塊上去給小寶洗澡,等他們父子倆洗完澡,木兮就被木小寶趕出去了,說她留在這裡會打擾他跟紀澌鈞單獨的親子約會時間。

哭笑不得的木兮下樓后聽說萊恩過來這邊了,在一樓的書房跟萊恩討論了一下隔壁房子的事情,快到九點半的時候,萊恩才走了。

萊恩走後,木兮見紀澌鈞還沒來找自己,應該還陪著木小寶,嘴裡打著哈欠的木兮,拿起手機,跟梁淺通視頻。

視頻接通那邊就傳來梁淺苦不堪言的聲音。

「阿兮啊,我現在是真的很羨慕你有紀澌鈞那麼一個不孝順的老公。」

「啊?」不孝順?

「你別誤會,我說的不孝順指的不是說他沒良心,我說的就是,沒有一昧服從長輩的意思,你是不知道,我有多辛苦,搬家的事情,不用我管,我就跟紀澤深回來了,誰知道,吃飯的時候,我還沒坐下,那個誰,誰來著,什麼丁池,就是秋姨的個人管家,現在家裡的代理管家,他說按照家規,在景城,我得遵守另外一套規矩,讓我伺候她們吃飯。」

「啊,伺候?」果然,被紀澌鈞說中了。

「這吃西餐一種規矩,吃中餐又一種規矩,搞派對,又是另外一種規矩,總之吃喝拉撒,都是規矩,剛剛我就幫著忙前忙后,就跟那茶樓的經理似得,這邊催上菜,那邊當著服務員給她們分菜,還得問,今晚吃的怎麼樣,總算是把這群上帝給伺候完了……」

電話那頭的梁淺用手捂著嘴巴小聲說話,不敢讓人聽見,「吃了飯,又得按照她們的口味,這邊泡茶,那邊咖啡,聽說,等會,老夫人睡覺的時候,我還得跟著去送人回房,哎呦,都是你找了一個好老公,她們不敢對你來這一套,我就慘了,使勁造,生怕少使喚一會我,會讓我佔了什麼便宜。」

「規矩多,我是知道,但是什麼這餐這種規矩,那餐那種規矩,我真的不太了解,在紀家的時候,雖然我有看家規,但是我好像沒看到有這一條,可能是文字太多,我沒注意。」

「不會還有兩種版本吧?」一定是這樣,「肯定是你家老公不好惹,他們不敢得罪你,給你精簡改良版的,讓我就用原始版的。」

明明她該關心梁淺的,可是梁淺嘴裡的話,卻讓她有些小高興,「我也不知道啊,應該不會吧,我以前也被罰過。」還是言歸正傳,「阿淺啊,你要保重,你現在還懷著身孕,你要跟深哥反應這件事,他不知道你的辛苦,怎麼會幫你在這件事……」

沒等木兮說完,電話那頭的梁淺就嘆了口氣,「阿兮啊,你的深哥是什麼人,你還不知道……」不對,她怎麼能對木兮毫無遮攔的吐口水,萬一木兮打電話過來為她說話,紀澤深還以為她打小報告,「雖然啊,他習慣這些條條框框的事情,但是對我,還是儘可能的包容,今天從山海湖回來的時候,我鞋帶鬆了,他還主動給我綁鞋帶。」

「看來,進展不錯哦。」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