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師父,帝昊天那個討厭的傻缺也來了,反正他肯定不安好心,你們可要當心啊。」慕容清清說道。

她覺得帝昊天這一次並不是沖著自己來的,那就有可能是沖著她師父來的。

夜冰依點了點頭,對慕容清清勾了勾手,湊近她的耳邊說道,「清清,你敢不敢去把帝昊天給勾搭出來?」

慕容清清頓時睜大眼睛,「師父,你這是讓我把帝昊天給掉出來?」

夜冰依點了點頭,「不錯,帝昊天隱藏在暗處,肯定會對我們不利,如果把他給揪出來,那就好辦了。

畢竟俗話說的好,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

倒不如我們先主動出擊。」

聽到她們的話,帝玄胤兄弟二人也轉過頭望向她們。

帝玄胤一雙瀲灧的紫眸當中折射出一縷精光,對夜冰依點了點頭,贊同道:「不錯,依依,我贊同你的計劃。」

「你也贊同么?」夜冰依立即轉過頭,一臉笑意望著他。

「嗯。」帝玄胤只淡淡的說了一個字,渾身的氣勢強大,讓人從心底產生一抹敬畏。

這大半年來,誰也不知道他的實力又升到了什麼地步。

反正肯定有很大的進步就是了。

夜冰依看著帝玄胤,突然一笑,「小胤胤,如果你和帝昊天對上,他看到你的武功精進了,指不定直接會被氣到吐血身亡。」

「可是依依你說讓這個蠢丫頭去把帝昊天給掉出來,那她豈不是有危險了?」帝玄御抓到了最關鍵的一點問道。

「嘖,沒想到你還有點良心,知道關心我啊!」慕容清清頓時稀奇不已。 帝玄御翻了個白眼,「你別多想,我的意思是,你那麼弱小,去了豈不是自找死路啊。」

慕容清清瞬間氣得差點噴出一口老血,「你又鄙視我!難道你忘記你當年連本姑娘都打不過嘛!」

「呵呵,好漢不提當年勇,你一直記著過去,就說明你現在不如我啰!」帝玄御得意的笑了笑。

看著不斷鬥嘴的兩人,夜冰依眼眸突然一亮。

「對了,清清,你不是帝昊天的未婚妻么?不如你們兩個湊一對兒,讓帝昊天看到你們兩個相親相愛,正好氣死他!哈哈哈……」

夜冰依他想越興奮,哈哈大笑道:「對,就這麼辦了,清清你是帝昊天的未婚妻,帝昊天這種人就算不喜歡你,也不會讓他的未婚妻跟別人跑,這樣,不用我們出手,他就可以氣炸了。」

幾人聽到她的話,險些噴出一口血。

不過噴出一口血的只是帝玄御跟慕容清清他們兩個人,噴出一口茶的是帝玄胤。

這樣的想法也虧她能想得出來。

慕容清清和帝玄御兩人立即睜大眼睛,頭搖得跟個撥浪鼓似的,「什麼?」

「我跟他!」

「我跟她?」

「怎麼可能呢?」

「怎麼可能呢?」

「不行不行!」

「不行不行!」

「這麼有默契還說不行,就這麼決定了。」夜冰依嘿嘿笑了兩聲,直接一錘定音,就這麼定下來。

看著兩個人互相不滿意的臉色,夜冰依突然覺得這個兩人貌似挺般配的,都是一個極品。

更何況,她自己培養出來的徒弟,要是留在自己家裡,那豈不是更好啦?

夜冰依越想心情越開心,沒錯沒錯,自己一手栽培來的白菜,要是長大了被別的豬拱了,她肯定會很傷心的。

在夜冰依的壓迫下,慕容清清和帝玄御兩個都沒有辦法,只好硬著頭皮上了。

清風拂柳,月色下,一男一女的身形拉長,背影美得恍若童話中走出來的。

那兩人手牽著手,看著令人羨煞不已,然而如果走得近時,卻可以發現,這兩個人看似情侶,但是卻私底下不停的罵罵咧咧,各自吐槽對方,互相嫌棄。

「你要不會學女人走路就不要裝了,裝的好難看呀,搞得連個路都不會走一樣。

嘖嘖嘖,你這樣的女漢子,也不知道帝昊天是哪隻眼瞎,居然會看得上你?」

「我看你才是眼瞎了,本姑娘哪一點不好啦?要武功有武功,要美貌又有美貌,想當年那可是有多少人跑我家門口的想要跟本姑娘提親呢,可本姑娘眼高於頂,特別是像你這樣的,我通通都看不上!」

「切,吹牛也不怕閃了舌頭,誰不知道,你從小便和帝昊天定下了婚事,別人都不敢上門提親,哪裡來的這麼多人上你家提親?簡直是胡說八道。

哈哈哈哈哈!也就是說,除了帝昊天都沒有人敢娶你啦,你也太可憐了吧!」帝玄御得意的哈哈大笑!

「你又比我好到哪裡去?你一個大男人居然被一個女人拋棄,想想我都可憐你哦!」慕容清清不甘示弱的與他互懟。 “那,她就是在剛纔那場爆炸裏受得傷?”梅靜姝聽完後,雖然陳志凡沒說,但很快就想到後座位上的零是被爆炸波及受的傷。

不得不說和聰明的人說話就是輕鬆,陳志凡點點頭,答道:

“對,她爲了救我,被爆炸的衝擊波震暈了過去。”

其實真實情況遠比陳志凡所說的嚴重,可是零已經吃了他的血源丹,傷已經好的差不多了,看起來倒不算嚴重的樣子,只是昏迷不醒而已,所以陳志凡就只說是震暈了。

“哦。”聽到陳志凡的解釋,梅靜姝神色緩和了下來,眼神也變得柔和,看向零的時候敵意頓消。

一個女人,爲男人擋下危險,是很值得敬佩了,梅靜姝心裏就只有由衷的敬佩了。

“可是,你爲什麼不讓她在醫院治療,而是要帶回家?”梅靜姝想到了這個問題,疑惑不解的問道,她有些奇怪,受了傷就應該在醫院治療纔對,爲什麼陳志凡要帶這個女孩回家。

“呃,她的身份有些特殊,在醫院裏的話有些不便,而且她受的傷其實不重,所以我就把她帶回家照顧了。”陳志凡想了一下,便很快編出了一個理由。

實情他是不可能告訴梅靜姝的,總不能對她說帶回家是爲了多吃血肉補充能量吧。

而且他的這個說法也沒有說謊,零身爲東瀛人,而且還是殺人不眨眼的殺手,沒有身份證明,要是強行在醫院治療被有心人盯上也說不一定。

想到這裏,陳志凡便下定決心,看來要儘快給零解決身份問題了。

聽到陳志凡這樣說,梅靜姝便不再多問,而是專心致志的開車。

陳志凡暗暗吐出了一口氣,總算把這個女人糊弄過去了。

女人要是懷疑一件事情,真是不追問到底不會罷休啊。

接着,陳志凡思緒很紛亂,一會想着怎麼在警察面前說這個事情,一會又擔心零的情況。

零的傷勢是沒問題了,可他明天就要走,雖說叫鬼撲滿照顧零,可這個小屁孩雖然是蠍子精,不能以常人小孩的眼光去看待,不過他真的能照顧好嗎?

想着想着,陳志凡看到了梅靜姝專心致志的側臉,眼睛一亮,開口說道:“靜姝,能不能麻煩你一件事。”

梅靜姝是第一次聽到他這樣叫自己,顯得很是親暱,她心裏甜滋滋的,滿口答應道:“什麼事,你儘管說吧,能做到的我一定幫。”

陳志凡沒料到梅靜姝答應的這麼痛快,倒有些不好意思的摳摳頭,說道:“是這樣,明天我不是要出差到全山省那邊緝兇嘛,零這邊可能就顧不上了,你能不能幫個忙,幫我照顧一下她,可能要十幾二十天左右的時間吧,說短也不短,你考慮一下,能幫就幫,不行的話也沒事。”

陳志凡一五一十的把情況和盤托出,梅靜姝要是嫌麻煩,那也沒什麼事,他另外想辦法,或者只能讓鬼撲滿在自己的住處照顧了。

“爸爸,我能照顧好姐姐的。”鬼撲滿突然把小腦袋伸到前面,說道。

聽到他還這樣叫,陳志凡一拍腦門,顯得很是頭疼,然後他轉過身裝作惡狠狠的說道:“別再這樣亂叫我,不然我丟你下車了啊!”

然後陳志凡又解釋到:“這不是我擔心你一個人照顧不了嘛,找個美麗的姐姐幫忙,這樣你就輕鬆多了。”

梅靜姝被這倆活寶逗得忍俊不禁。

梅靜姝不知道鬼撲滿的底細,所以聽到他倆話裏的意思,只覺得陳志凡居然讓一個小孩子一個人照顧傷患的行爲,簡直太匪夷所思了。

梅靜姝忍不住大包大攬的說道:

“你簡直是亂來啊,他個幾歲的小孩子會照顧什麼,這樣吧,來我家,我來照顧,都交給我好了,你安心的去全山吧,你弟弟也一併過來吧。”

“謝謝,真的太感謝了,鬼撲滿,你還不謝謝這位大姐姐。”事情的順利程度簡直出乎陳志凡的預料了,這樣一來,他就能安心的去全山省了。

他急忙道謝,還招呼鬼撲滿也道謝。

鬼撲滿朝陳志凡做了一個鬼臉,他對陳志凡不相信他一個人能照顧好零是有點小情緒的。

做完鬼臉,才向梅靜姝說道:“謝謝姐姐,放心吧,姐姐,我會和你一起照顧好另一個姐姐的。”

這人小鬼大的傢伙,梅靜姝聽得他的保證也是哭笑不得,心裏沒把這幾歲小孩的話當一回事。

“那既然這樣,就不去你家了吧,現在直接去我家?”梅靜姝想了想,看向陳志凡,問道。

“行,就照你說的。”陳志凡頷首答應,現在確實可以直接去梅靜姝家裏了。

寶馬車就轉了一個彎,駛離去陳志凡住處的那條路,向右拐進了另一條路,開進了去梅靜姝家花苑小區的路。

陳志凡的住處靠近刑偵大隊,而刑偵大隊那邊隔花苑小區還有段距離,車子重新轉向後,又開了十幾分鍾,纔到了梅靜姝的家。

地下停車場裏梅靜姝家的車位附近這次顯得很空,這回梅靜姝倒還算穩穩當當的停好了車。

陳志凡把零抱下車,就像先前那樣橫抱着,梅靜姝領着他,和鬼撲滿,幾個人坐上電梯。

梅靜姝家在五樓,很快就到了。

她的家陳志凡之前來過一次,就是上次抓李大紅的時候。

不過那時候神經一直緊繃着,根本沒注意打量,現在重新進來之後,陳志凡四處打量,感覺裝修的還是蠻不錯的。

剛進屋,首先是薄薄的一層淺粉色地毯,踩在上面感覺質感很好,應該是純毛製品,它有效的降低了噪音,卻不會給人陷進去的感覺。

客廳里正中間的褐色實木茶几,一看就感覺價值不菲,沙發則是白色真皮,上面擺着幾個紅色抱枕。

對面牆壁上拉下來一個白色布幕,看樣子是一個五十幾英寸的投影電視。

簡潔的白色天花板上,上面吊着一盞方形的水晶吊燈,梅靜姝進門之後,打開了燈,絢麗的燈光霎時把整個房間照亮。

還有窗戶窗簾,甚至四處擺放的一些小植物,都獨具匠心。

可以說,光在客廳裏,就已經心曠神怡了,整個裝修風格是溫馨和現代的結合,搭配的很是巧妙,置身其中,給人的感覺非常好。

而李大紅曾經帶來的陰霾彷彿早已不復存在了。

穿過客廳,梅靜姝向陳志凡和鬼撲滿豎了一下手指,示意他們噤聲,她小聲的說道:“囡囡在睡覺,咱們小聲點,別吵醒她。”

梅靜姝說着話,走到過道里的第一個房間,打開來,這應該是她女兒的臥室,裏面黑乎乎的,只能隱約見到牀上有一個熟睡的輪廓,伴隨着傳來有規律的呼吸,看來睡得很香。 「你……好,既然你這麼瞧不起我,那你乾脆別跟著我,自己當肉包子去吧!」

「自己去就自己去,誰還稀罕你。」

兩個人怒氣沖沖的轉身,各奔東西。

沒一會兒,就剩下慕容清清自己一個人,那樹影婆娑,好像鬼魅一樣,慕容清清的心中不由發毛,有些害怕。

這好像有點太安靜了,關鍵是等一會兒帝昊天如果真的來了,那她該怎麼辦呀?

帝昊天肯定會殺了她。

師父說有人在暗中保護著自己,可是那人在哪呀?

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

到底是不是騙她的呀?

還有該死的帝玄御,他真的走了嗎?哼!

突然,眼前有人影晃動。

接著唰的一下跳出來了一個人影。

慕容清清心中立即發毛,渾身發抖,是他么?帝昊天他真的來了嗎?

慕容清清還沒有看到帝昊天,她就渾身冒冷汗,師父啊,你的人在哪裡呀?

接著,那個人影嗖的一下來到她跟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

「啊——」

慕容清清尖叫一聲,手腳並用在他的身上不停的拍打。

「別打別打。」帝玄御立即閃身躲開,才沒有遭到慕容清清的暴擊。

慕容清清一顆心撲通撲通狂跳,似乎想要跳出心腔里,聽到是帝玄御的聲音,她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作勢要上前狠狠的掐他,直接雙腳纏在帝玄御的身上,對著他不停的拍打。

「原來是你這個王八蛋,你也太壞了吧,你知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啊啊啊!氣死我了,我打死你!」

慕容清清兩隻手兇殘的揪著帝玄御的頭髮,雙腿死死的纏在他的身上,不停的對他拳打腳踢。

帝玄御低呼一聲,「不要打臉啊,否則我怎麼出去見人啊?」

慕容清清聽到他的聲音就來氣,只覺得兩隻手都不夠用,直接下嘴,一口咬在了他的耳朵上。

「啊!」

「你這個狠毒的女人,你這是要把我的耳朵給吃掉嘛?」帝玄御凄厲的慘叫一聲,早知道這個女人這麼兇殘,他就不招惹她了!可惜這世上有沒有後悔呀!

寂靜的夜裡,大街上一片平靜,然而背後卻不知道有多少眼睛。

帝昊天早就注意到他們了。

他從兩人出現就看到她們了。

看到他自己的未婚妻大搖大擺的在街上跟一個男子摟摟抱抱,手牽著小手還打情罵俏,他氣得差點兒要爆炸。

這該死的慕容清清!

竟然光明正大給他戴綠帽子,她好的很呢!

帝昊天狠狠的捏緊拳頭,行,既然她不願意嫁給他,那麼他就殺了她,她已經冠上了他的姓,他不要的東西,別人也別想得到。

他一揮手,身後的高手便紛紛魚貫而出,朝著慕容清清和帝玄御兩個人包圍起來。

現在大街上還有另一批高手正在注視著他們。

見到這一幕,另外一批人也悄悄做了個手勢,朝著另一處包抄過去。

「趕緊下來,不要鬧了,那些人來了。」帝玄御的實力比慕容清清高,感知力也比她要強,那些人一來他就察覺到了。 慕容清清渾身頓時緊繃了起來,不敢再鬧了。

更加緊緊的藏在帝玄御的身上,看來,這一次是真的來了。

陰暗之處,那一個熟悉的身影逐漸走了出來,慕容清清雖然還沒有看清楚他的臉,但是她卻能夠認得出。

他那樣霸道蠻橫不講理又兇殘的一個人。

這簡直就是她的噩夢!

女子的緊緻讓帝玄御倒抽了一口氣,嗯,沒好氣的說道,你想累死我嗎?趕緊下來。

「我不下。」慕容清清更加用力的抱緊他,就賴在他的背上,把他當作擋箭牌。

她實在太害怕這個男的了,此刻有一個救命的人肉盾牌,她才沒有那麼傻,鬆開他。

「刷刷刷!」

數十道黑色的人影魚貫而出,直接將他們兩個人圈成圈在中間。

帝昊天完全從黑暗當中走了出來,看著自己的未婚妻還掛在別的男人的背上,趕都趕不下來。

他咬牙一字一句的說道,「你還不趕緊下來?」

慕容清清被他的眼神,身體微微一顫,更是厭惡痛恨的反駁,「我偏不下來,你是我什麼人?我憑什麼要聽你的呀?你算老幾,王八蛋!」

慕容清清一邊瑟瑟發抖的罵著,一邊往帝玄御的脖子後面縮了縮,她整個人都藏在了帝玄御的背後。

帝玄御的身體也跟著她微微一顫,女子溫熱的呼吸噴洒在他的後頸,弄著他渾身都不舒服。

畢竟她雖然是個女漢子,但好歹也是個女人,那身體柔軟的不像話,跟男人完全沒有可比性。

帝玄御無奈的在心中念了一遍清心咒,但他的臉上還是忍不住微微發紅。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