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席錦琛你騙誰?田忠才就好像消失了一樣。」古廣利不快說道。 根本就不存在。

他派出去那麼多人,連半點線索都沒找到。

所以,他很敢肯定這就是席錦琛的計劃,專門找來田忠才陷害他爸,然後藉機會讓他妥協。

席錦琛臉上沒啥表情地看著古廣利,他早就預料到古廣利會去調查田忠才的存在。

「你找不到田忠才,不代表我們找不到,說不定他知道你要對他下手,就趕緊躲了起來呢?」不過田忠才也確實已經被上面的人處理,量古廣利有再大的辦事也不可能會找到田忠才的存在。

「席錦琛你在想什麼,我難道不知道嗎?」只能怪他爸這次太過於高調了,然後讓席錦琛這些人鑽了空子。

「你知道嗎?原來古廣利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蟲呀!不過想了想,你的所作所為確實是像一隻令人噁心的蟲子。」

聞言,古廣利雙眸陰險的一眯,「席錦琛你不要以為這裡是你地盤,你就可以這麼跟我說話。」要不是現在是關鍵時刻,哼,他早就對席錦琛動手了。

「古廣利你知道有一個成語叫狐假虎威?」要不是有張景平當靠山,古廣利也不過就是一個小人物,隨時想要弄死古廣利,那也是分分鐘的事。

古廣利面容立即陰了下來,雙眸迸發出陰鷙的光芒,就恍若一條毒蛇那般瞅著席錦琛,「你不是一直在找吳海生父母的下落嗎?最好快點找到,不然等你找到的時候,就已經是兩具屍體了。」

席錦琛立即想起昨晚的事,他嘴角一勾,薄涼至極,也夾帶著一抹譏誚:「做人還是不要太過於囂張了,昨晚我們是抓到了,丟血手指來哌出所門口的人,但還是有點蛛絲馬跡的,就比如誰給他們錢,再比如找到那個給他們錢的人,又延著這條線索去找背後的人,你說,我會不會找得到呢?」

「席錦琛你要是有本事找得到的話,你就不會跟我在這裡說廢話了。」古廣利笑的很得意,聳了聳雙肩,「席錦琛你可不能因為找不到吳海生父母,你就把綁架罪名推到我頭上來了,你沒有證據,那就是屬於誣衊,我也可以告你的。」

好歹怎麼說他以前都是當過公咹的。

哼,席錦琛想要嚇唬他,手段還太過於粗略了一點。

聞言,席錦琛臉上掛著輕笑,沒有半點生氣的痕迹,「古廣利你要是沒別的事,那麼請你離開哌出所。」他們之間誰也沒有贏。

古廣利冷哼一聲,轉身就走。

然而剛走了幾步就被席錦琛喊住,古廣利回過頭,很不悅地看著席錦琛。

席錦琛風輕雲淡地指了指桌面上醫生開的證明單子,「把這個也帶走!」

這時古廣利才想起自己成功與席錦琛說話時,把證明單子遺留在這上面。

他黑著臉,幾步回去,啪的一聲,拍在證明單子上,五指一彎,牢牢將證明單子抓在手裡,轉眼的功夫,他就將紙捏成了一團,一路走出哌出所,紙團一直都被攥著,離開哌出所時,在回卡拉OK的路上,他再將紙團從車窗扔出外面。

當天他就去張家,名義上是看張君寧和孩子,事實上他是被張景平喊去訓話了,說他做事情不能太過於囂張和高調了。

「你後面這一段時間,你不要再去哌出所了,你要是招惹了席錦琛,引起其他的暴露了,對你我都沒什麼好處。」

「我也不想去哌出所找席錦琛,可關鍵是我爸被席錦琛抓去了,而且還是用了誣陷的手段,席錦琛這是擺明要跟我過不去。」

「你不也抓了吳海生的爸媽嗎?」

「……」

「席錦琛是在幫吳海生找回父母,然後好藉此機會讓吳海生跟他合作。」張景平也是見他還願意聽自己說幾句,於是他又再勸古廣利:「現在是關鍵時刻,你爸被抓了,就被抓了,最多也是關幾個月罷了,很快就會出來,你現在最重要是將注意力擺放在,如何將吳海生送進監獄,如果吳海生不進監獄,你現在的一切可能都會被吳海生奪走,你我都還要坐牢,你自己好好想想。」

「我知道怎麼做了。」

聞言,張景平內心還是很欣慰古廣利聽他的話,不再管古乙丙了。

……

大半天里,唐小芯想著昨晚席錦琛苦惱的樣子,她就不禁在帶兩個孩子時,偶爾走神。

如果她要是古廣利的話,會將吳大全和林福秀藏在哪呢?

想來想去……還終於讓她想到了一個地方。

她將兩個孩子交給席秋怡幫她帶,她去哌出所找席錦琛。

她見到席錦琛,就直接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她這麼一說,席錦琛就想起之前他們是有到過吳海生家裡一趟,可並沒有進去很仔細地找過,只聽到吳海生家的鄰居們說他們出去了,並沒有在家,然後接著就是收到了屬於吳大全帶血的手指。

席錦琛立即安排人手,他在出去之前,由於這個時間是下午的六點多,太過於晚回去,他也擔心她的安全,他就先讓唐小芯回去。

「你先去忙吧!不用擔心我。」她也回去了,留在這裡也沒用,說不定還會讓他無法專心辦案。

另外一邊,古廣利從張家出來,他身邊的人就告訴他,席錦琛已經找到了吳大全和林福秀的下落了。

當即古廣利就大發雷霆,甩了身邊的人一巴掌:「我不是讓你緊盯著他們還有席錦琛的嗎?席錦琛一有什麼動靜,你難道不會讓他們快速轉移人嗎?」

被打的人很無辜,錢解發是接替了陳金明的位置,一直替古廣利辦事。

他也沒想到席錦琛會突然帶著人去了吳海生家找人。

他想通知來著,只是根本就已經來不及了。

古廣利輕蔑地斜睨了他一眼,「沒用的東西。」越看著面前的錢解發,他火氣就越大,不禁怒斥錢解發:「滾!」

「是!」錢解發只能很心裡委屈地走了。

然而,還沒等他走幾步,又被古廣利喊了回來。 剛進屋子裡面,艾琳娜就好像一隻獵豹一樣把黃然撲到在床上。也不顧是白天還是晚上,就好像一個女王一樣,狠狠的看著黃然,好像一個女王一樣。

經過第一次蛻變的艾琳娜更加充滿了誘惑力,全身散發著一股迷人的氣息。嬰兒般的皮膚,讓黃然都忍不住吞了吞口水,穿著合身的迷彩。看上去好像制服誘惑一樣,充滿了神秘和誘惑感。艾琳娜好像一個女色狼一樣,瘋狂的撕扯著黃然的軍裝。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黃然就成了赤條條的小羔羊。

艾琳娜看著黃然,眼睛裡面充滿了戲謔,惡狠狠的說:「讓你折磨我,今天我折騰死你!讓你明天下不了床,讓你在你的手下面前丟臉!」說完快速的退掉自己的衣服。

黃然這個時候猛的一下把艾琳娜壓在身下,大嘴一下子吻在艾琳娜性感的小嘴上。艾琳娜也熱情的回應著。一時間小小的房間裡面充滿了春色……

喘息聲,呻吟聲,兩個人都擁有變態的體力,一個個好像發瘋似的,整整一天加一夜。兩個人才慢慢的平靜了下來。而艾琳娜臉上充滿了滿足的感覺,十天來的壓抑一掃而空。黃然也靜靜的看著艾琳娜,臉上也充滿了微笑。

第二天早上,所有人人都穿戴整齊,裝備也已經配齊。而艾琳娜和黃然也是全複式武裝,黃然這個時候依然帶著全複式頭盔,眼睛上帶著一副墨鏡。大大的墨鏡把自己完全遮住了!

黃然站在前面,看著下面的龍牙隊員。整整200人,這也是龍牙這個時候所有的班底。而下面的人看著黃然,臉上充滿了狂熱的表情。他們經過昨天的蛻變,實力已經到了一個恐怖的級別。每一個如果回到國家,據對是王牌的存在,還是不到萬不得已不會亮出的王牌。但是黃然卻不滿意,他們還有許多知識沒有學會。

「出發……」黃然並沒有說任何話,一聲令下領著龍牙走出了軍營。龍牙的軍事基地位於一座山腳下。在非洲,土地簡直太廉價了!黃然領著200人鑽進大山裡面,開始進行了特訓。

「這叫龍牙草,本來是一種很普通的小草,但是如果加上雪仆蘭、牛櫻草……按照比例進行混合。那麼就變成了一種劇毒……」黃然咱雨林裡面一邊走一邊講解著。這些人雖然進行過專業的野外生存訓練,但是和黃然相比,他們差的太多了!黃然翻閱資料。加上自己的超級大腦的研究,懂得的知識不知道超過現代社會多少年。

所有的人就感覺自己自己就是一個新兵蛋子,一無所懂,以前學到的軍事知識好像什麼都不是似的,一切從新開始!黃然帶著大家,慢慢的走,一邊講解一邊演示,陷阱、詭雷、隱藏。如何在失去武器的時候知道最有殺傷力的武器。如何在這雨林裡面更好的生存。進過蛻變的人五官感覺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視力、嗅覺……他們現在的嗅覺就好像軍犬一樣,但是卻不知道怎麼運用。而黃然慢慢的講解這些知識,為了就是讓他們儘快提升實力。

身體素質上升了,但是技能卻跟不上。黃然的任務就是把他們的技能提升到和他們的身體相對應。那個時候他們的戰鬥力將會翻倍的成長。大家慢慢的走著,黃然就好像一個移動知識庫,沒有他不懂的。也沒有他不會的。讓所有人又大吃一驚,有些知識是他們聽都沒有聽過的,但是黃然卻已經開始運用了。

在非洲中部,一個名字為加彭的小國家。雖然國家面積不大,但是政權卻少。戰爭機會每天都會發生,而這個國家的人口也僅僅150萬人。這裡的主要民族俾格米人和班圖人,宗教包括天主教,伊斯蘭教、基督教新教。種族衝突、宗教衝突讓這個國家成為極度戰亂的國家。

黃然帶領著200龍牙進入加彭,他們這次接到的任務是一個A級任務,幫助反政府武裝反攻政府軍。加彭政府軍一點五萬人,而反政府武裝僅僅2000多人。這一次為了反攻政府軍反政府武裝可是下了大價錢。一千萬美金的傭金,但是很長時間都沒有人接受。

2000人雜牌軍攻擊一點五萬人的政府軍。就算政府軍裝備再差,但是人數上的差距可不是一點半點的。再說一千萬美金對於普通人來說可能算是巨資。但是對於大的傭兵團來說,這簡直就不值得一提。

黃然領著200人來到了加彭,反政府武裝的人員早早的就出來迎接。看著這些裝備精良的士兵,一個個渾身顫抖。他們每一個人身上的裝別沒有幾十萬美元根本就拿不下來。穿著最先進的混合迷彩,帶著全息鋼盔、一個個臉上畫滿了迷彩。渾身散發著強大的氣息,這個時候龍牙的人還沒有完全學會收斂氣息。

「你們好,歡迎你們到來。我代表薩克將軍歡迎你們!」這個黑人面帶微笑的說道。張青慢慢的走了出去,看著這個黑人慢慢的說:「不用客氣,我代表龍牙向薩克將軍問好。給我們安排一個庭院,不要讓別人來打擾我們!」

「好的,我馬上給你們安排,還有兩天行動才開始,你們好好休息!」說完就領著龍牙走進大山裡面,黃然也慢慢的走著,自始自終都沒有說一句話。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給了張青,也是為了鍛煉張青,自己不可能一輩子呆在這裡。自己走後,希望張青能獨擋一面。

一群人慢慢的走進一個巨大的營地。營地破破爛爛,但是還算是一個營地。到處都是手裡拿著武器的黑人。穿著破爛的衣服,一個個就好像難民一樣。看著龍牙的精良裝備,一個個露出羨慕的目光。

「你們暫時在這裡休息吧!我們這裡也沒有更好的地方了!希望你們不要介意,薩克將軍回來以後我會通知他的!」那個黑人笑著說。張青點點頭,笑著說:「行,只要有個住的地方就行了!」

「那你們先休息,我就不打擾了!」黑人笑著說。張青點點頭,那個黑人快速的退去了,在這群人面前真是感到害怕,一個個滿身的煞氣,簡直就是一群魔鬼。

「隊長,我們就在這裡休息吧!」張青對著黃然說道,黃然點點頭。

晚上的時候,薩克將軍和一群士兵來到了這裡。薩克將軍是一個四十多歲人黑人,看上去很健壯。一眼望去就知道這是一個優秀的戰士,所有人的人都沒有在意他的到來。一個個靜靜的擦著自己的武器,不時的把武器拆開裝好。熟練的動作讓薩克眼睛一亮,這個時候他對這群人不敢有一絲的輕視。

「哦,歡迎你們到了,龍牙的威名在下早就聽說了!沒想到今天見了,真是太幸運了!」薩克將軍微笑的走了過來,張青也站了起來輕輕的和薩克將軍握了握手。

「你好,我是這次行動的負責人!希望你能提供一些情報……」張青笑著說。

薩克將軍眼光掃了掃這群人,每一個人都看不清臉。大大的墨鏡遮住了半張臉,讓薩克將軍不由的好奇。過了一會兒才笑著說:「呵呵,那是肯定的!兩天後行動,我就給你們講一講這次行動的情報吧!」

「政府武裝有一萬五千人。但是他們必須有兩千人守在東部邊境,還有一千人守在軍火庫。我們這次攻擊的是總統府,他的固定兵力只有三千。但是戰鬥一旦打響,周圍的部隊會在半個小時趕到……」薩克將軍慢慢的講著,而黃然也仔細的聽著。想著關於加彭政府的信息。

張青聽完信息以後笑著說:「大概情況我們了解了!我們會制定一個詳細計劃!第一波攻擊我們進行,你們的任務就是等他們的支援到來以後在攻擊,那個時候我們裡外夾擊,效果會更好……」

薩克將軍聽到這話,立刻疑問的問道:「你是說你們這些人攻擊總統府,不是開玩笑吧!」薩克將軍滿臉的驚訝,好像聽到了一個很好玩的玩笑。

「對,我們攻擊總統府,你就放心吧!如果我們失敗了是不會收取你們傭金的!對你們沒有任何損失!」說完張青笑了笑。薩克將軍看了看這喜人,最多200多人。200多人攻擊三千人,這太不可思議了!但是聽到張青的話,也就同意了!這一次攻擊只不過是給政府軍一個教訓,攻擊支援部隊一樣!

薩克將軍離去了!黃然這個時候開始把自己知道的信息說出來,一邊拿出一支筆在一張紙上畫著,不一會一個詳細的地圖就出現大家的眼前。張青看到地圖開始和大家討論作戰任務,最後黃然才開始修改作戰任務。

兩天後,所有的龍牙一大早就整理好自己的裝備!黃然接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裝備,薩克將軍這個時候不知道從哪裡找到了幾輛運輸車,黃然和其他人員都上了車。然後快速的向總統府駛去,一路上所有的檢查站都被龍牙快速的突破。這些人連一點消息都沒有發出……

加彭總統府,看上去只不過比一般的住宅大一點。看上去好像一個軍事基地,一個個身穿迷彩的軍人表情嚴肅的警惕著。進進出出的官員一個個面帶微笑,完全不知道一場戰爭馬上就要降臨!

龍牙的車隊慢慢的駛進市區,總統府慢慢的近了。這個時候所有人最後一次檢查裝備,然後子彈上膛,一個個興奮的等待著戰爭的到來,這段時間的特訓,今天就是驗證成果的時候了!黃然慢慢的檢查裝備,而旁邊的艾琳娜則有點緊張,雖然經過訓練。但是卻沒有經歷過真正的站的戰鬥,心裡難免有點緊張。

「別怕,沒事的……」黃然輕輕的拍了拍艾琳娜的身體,艾琳娜輕輕的點點頭。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手握了握自己的武器。

「停車檢查……」一個黑人士兵看著走進的軍車大聲喊道,一之手慢慢的揮舞著。

「碰……」一聲巨響,那個黑人士兵的眉心中了一槍,慢慢的倒了下去。軍車這個時候也停了下來。總統府上空也發出了緊急警報,而周圍的民眾則迅速的離開這裡。戰爭他們早已經習慣了…… 「你最好是詳細一點告訴我,席錦琛怎麼會去了吳海生家找人的?」之前他一直都認為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而且吳海生家,席錦琛從來都想過去搜尋過,所以他就很放心,沒想著將人轉移地方,然而,他怎麼都還沒想到席錦琛會殺了個回馬槍,讓他一點防備都沒有。

今天他還很高興地以為他跟席錦琛之間的戰鬥,誰都不佔上風,現在他輸給席錦琛半截。

這簡直就是在打他的臉,叫他如何能不生氣?

當錢解發將事情來龍去脈都說了一遍,唐小芯早不來,晚不來,一來席錦琛就帶人去吳海生家搜人,所以古廣利最終懷疑是唐小芯提醒了席錦琛。

心裡對唐小芯的厭惡又多了幾分,恨不得現在就對唐小芯動手,給唐小芯一個教訓。

一想到因此還會壞了後面的事,他生生地將怒火壓制住了。

「廣利哥,現在我們該怎麼辦?」錢解發膽怯小聲地問他。

「還能怎麼辦?趕緊將後面的尾巴給弄乾凈,不要讓人查到我們身上,如果一旦查到,我告訴你,你剛剛認了,後面其他的事,我都會給你安排好,聽到了沒?」

「知道了。」錢解發想著自己以後進去了,家裡的父母和老婆孩子都有照顧,不用為生活費而發愁。

古廣利:既然他現在沒有任何的把柄抓在手裡,他不得不要再去其他的辦法,無論如何他都要阻止吳海生將他以及張景平、嚴國飛三人出賣了。

……

席錦琛找到了吳大全和林福秀后,他讓人將吳大全送去醫院,看看能不能將之前的手指接回去,而他再次將上面彙報了整件事。

而領導也給出了建設性的答覆給席錦琛。

之後,席錦琛心事重重地回到了哌出所,然後他又去見了吳海生……

同一時間,古廣利去粵東區的卡拉OK見豪哥。

目前這家卡拉OK交由豪哥管,而他也深知豪哥就是嚴國飛的人,不能得罪。

見到了豪哥后,古廣利還是很客氣地問好,還特地將自己買的好酒帶來給豪哥喝。

豪哥手臂紋著一條龍,他看似很隨意地搭了自己身邊女人的肩膀,目光輕蔑地朝古廣利看了一眼,很不屑地說:「我在港城什麼酒沒喝過?我用得著你送酒給我喝嗎?」

聞言,古廣利笑了笑,在任何人都沒看到時,眼底閃過一抹陰狠的光芒,隨即他掩去后,他再說:「豪哥在港城那樣繁華的地方,當然是什麼都嘗遍了,是我孤陋寡聞了,豪哥你也別見怪。」

既然都已經給古廣利下馬威了,阿豪自然也知道古廣利現在的身份不同往日,吳海生一出事,古廣利的身份就是張景平的女婿,怎樣他也得給古廣利幾分薄面,於是就說:「無事不登三寶殿,你今天來到底是什麼事?」

「這件事說重要,也是挺重要的。」古廣利的眼睛往阿豪身邊的女人掃了一眼。

阿豪馬上會意古廣利的意思,他讓身邊的女人出去后,他又朝古廣利看了一眼。

古廣利這才將吳海生父母被找到一事告訴他,還接著說:「現在吳海生沒有把柄在我手上,可能飛哥和你都會有危險,我也是實在沒辦法了,只能找到豪哥商量商量這件事怎麼處理,畢竟吳海生也是飛哥的人,你說是吧!」

「我聽飛哥說這件事將由你處理的,現在你才來說處理不了這件事兒之前早幹嘛去了?還是說你的能力就只會抱著女人的大腿?舔著女人下面?」阿豪嘲諷說道。

「豪哥真是會開玩笑!」古廣利皮笑肉不笑的說,內心憤怒無比,雙手握的緊緊的,要不是還有一絲理智,他的拳頭早已經揮向豪哥。

豪哥看到他這個樣子,心裡很不屑的想著:孬種!就這膽量,還想讓飛哥對他刮目相看,做夢吧!

「行了,這件事我會跟飛哥說一聲,至於飛哥那邊什麼時候給答覆,我也不知道,但是,這件事你自己之前跟飛哥說攬下來,你就要負責到底。」棘手了,才想著找他,哼,他才不想碰這一趟渾水。

但這件事他還是有義務給飛哥彙報。

「那先謝謝豪哥了,以後豪哥有什麼需要我的地方,儘管跟我開口,我一定會幫豪哥的。」古廣利知道現在還不是翻臉的時機,表面的功夫,他還是需要做到,等以後他掌控了粵城一切的時,他第一個不會放過的人就是豪哥,他會讓豪哥知道今天羞辱他的下場。

「嘁,你現在還是顧好你自己吧!」阿豪不屑地瞥了他一眼。

古廣利臉上掛著僵硬的笑容,直到走出了卡拉OK后,他面色漸漸如同黑雲那般不斷下沉,眼中的猙獰與陰森如同海浪般翻滾而來。

阿豪在古廣利一離開,就立即給嚴國飛打了電話。

嚴國飛在那頭冷哼了一聲,「阿豪呀!你還真要好好跟古廣利學習。」

阿豪聽得一頭霧水,像古廣利這種抱著女人大腿的男人,他最瞧不起了,他覺得男人就應該用血用拳頭拼出來的。

「古廣利的心思很狡猾,現在眼下這件事很棘手,你知道他為什麼這麼跟你說著這件事嗎?」

「大概猜到一點。」

「說說!」

「就是想借我嘴巴,跟你說這件事,然後他想知道甩鍋。」

「不僅僅是這樣,他還想著借我的手去殺吳海生,再來就是如果這件事我不插手,他處理不當的話,我這邊就不能怪他,就連張景平那邊也說不得他半個字。」

一聽,阿豪確實是覺得古廣利很狡猾。「那飛哥我們現在怎麼辦?是要我動手嗎?」

「動什麼手?我記得吳海生上法院的日子很近了,再等等。」嚴國飛還說:「阿豪你應該知道,有一個好兄弟很難得,我不是很相信吳海生會背叛我,更何況我當然是將他從淤泥中救了出來的大恩人,所以這件事你一定要打聽清楚。」

「可你之前不是說讓古廣利動手處理吳海生的嗎?」不然古廣利也不會如此大膽將吳海生的父母綁架了。

「我也在測試吳海生的忠心,很快就可以測試出來了。」就看吳海生在法院上說了什麼,那就一目了然了。 尖叫聲,呼喊聲飄揚在加彭總統府上空。而龍牙的戰士則一個個猶如惡魔一樣,快速的收割著這些加彭正規軍的生命。生命這個時候顯得異常的脆弱,在龍牙的猛烈的活力下,加彭的防禦就好像紙一樣薄弱。

不是加彭軍隊太弱,而是龍牙實力太強。龍牙二百名士兵裡面,其中有四十名終結者裝扮。手裡拿著火神炮,簡直就好像四十輛裝甲車一樣,所有的敵人都被撕碎。而還有四十名拿著反器材武器的狙擊手,每個人找到掩體以後就成了收割者。其他人猶如閃電一樣,在火力的掩護下衝進了總統府。

每一個人都是神槍手,精確的打擊根本讓他們餓反應不過來。短短的五分鐘加彭政府軍就死了三百多人,而且還節節退敗。黃然沒有參加戰鬥,而是在外面靜靜的看著。臉上也露出了滿意的微笑。這樣的實力黃然還是很滿意的,看樣子經過特訓以後他們的實力翻了好幾倍。

艾琳娜這個時候一手拿著衝鋒槍向前衝刺著,剛開始的時候艾琳娜還有點緊張,但是擊斃了幾個敵人之後,艾琳娜才發現敵人是那麼脆弱。而自己不知道手上也沾滿了血腥,心也慢慢的冷了!現在一臉的冷酷,經過特訓以後的反應是極度靈敏的,凡是露頭的敵人全部一槍擊斃。

僅僅用了不到十五分鐘,龍牙的人已經攻進了總統府最裡面,這個時候突然從門裡面亮出一個白旗,還有然在裡面看大喊:」別打了,我們投降……「聲調裡面充滿了哭腔。沒辦法,僅僅十五分鐘,龍牙二百人平均每一個人都幹掉了10個敵人,現在加彭的三千總統衛隊已經剩下幾百人,而且一個個渾身發抖,沒有一絲戰鬥力。敵人真是太強大了,他們在龍牙面前就好像靶子一樣,任憑屠殺。

」發下武器,一個個抱著頭走出來!「張青這個時候大聲的喊道,手裡的衝鋒槍則指著門口。而那四十個拿著火神炮的士兵則分散開,前面薄弱的牆壁根本不能抵擋這戰爭巨獸,如果有人反抗,短短的時間總統府最後一層就會變成一片廢墟。

加彭所有人官員一個個慢慢的走了出來,手放在頭上。一個個緊張的看著眼前這些裝備的軍人,不敢有一絲的衝動。而那些士兵也慢慢的走了出來,集中到中間的廣場上。一共幾十個官員和幾百名士兵。一個個恐懼的看著龍牙,艾琳娜拿著武器,看著眼前的敵人,心裡充滿了悲哀。這就是一個國家嗎?僅僅200人就輕而易舉的俘獲了大部分官員。就連加彭的總頭都在裡面……

張青擺了擺手,四個拿火神炮的士兵佔據了四個角落,把這群人給包圍了!只要他們敢反抗,不用一分鐘四個火神炮就能把著幾百人撕成碎片。

「留下幾個人,剩下的佔領有利位置,準備抵抗援軍……」張青冷冷的說,語氣裡面充滿了威嚴。黃然此時也慢慢的走了進來,對著大夥點點頭,然後拿著自己的武器佔領了一個居高點,準備抵抗援軍。本來他們完全可以拿這些官員籌碼,*迫那些士兵放下武器,但是黃然卻不願意這樣做。這次為了使練兵,不是打劫。

大約過來十幾分鐘,一輛輛破舊的軍車拉著一批批士兵來到這裡,而後面竟然還有幾輛老式的坦克。聲音在十公里之外就能聽到,那些士兵猶如土匪一樣,一邊跑著一邊吆喝著。黃然看到這些士兵搖了搖頭,人越來越多。

過了一會走出來一個年齡稍大的軍人,從服裝看應該是一個軍官。不知道從哪裡弄來一個大喇叭,看著總統府大聲的喊道:「裡面的人聽著,你們已經被包圍了,放下武器,我們會寬大處理!」

「碰……」那個軍官還沒有喊第二句,腦袋已經被一個狙擊手打成了碎片。而那些軍人看到這裡立刻喊著,拿著武器沖了過來,基本上沒有任何組織性。這邊龍牙也發起了攻擊,每一個人都好像狙擊手一樣,第一匹沖歸來的幾百人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就成了屍體。總統府門前躺了一片……

薩克將軍這個時候看到援軍到來,也發動了攻擊。2000多人開始從後背攻擊政府軍,一時間政府軍大亂。

戰鬥僅僅持續了半個小時,政府軍已經舉手投降了!八千政府軍,被龍牙200人幹掉了三千多。而薩克將軍兩千多人,僅僅擊斃了一百多人。而自己卻損失了200多人,讓薩克將軍看的直心疼。最重要的是政府軍的大小官員基本上卻本龍牙給擊斃了!那些神出鬼沒的狙擊手,就好像死神一樣,收走一個另一個生命!

至於那幾輛坦克,壓根就沒有走到總統府前面就已經被摧毀了!黃然那把超級狙擊槍,直接穿透坦克的裝甲,坦克裡面的士兵全部都是爆頭。

那群投降的士兵排著隊站在總統府的前面,密密麻麻都是。而薩克將軍的士兵一個個趾高氣昂的,看著這些政府軍,嘴上都露出歡快的笑容。

這個時候薩克將軍再也不敢小看龍牙了,看著那密密麻麻的屍體。即使他見慣了私人也覺得心寒。這群人到底是什麼人啊!短短的時間竟然殺了這麼多人。再看看他們的武器,薩克將軍心裡吸了一口涼氣,臉色都變了……

沒有過多長時間,各國的記者都集中到總統府前面,一個個都像得到第一手資料。而薩克將軍也沒有反對,熱情的回答著記者們的問題。而龍牙的士兵也被這些記者給重點拍攝。每個人都裝備精良,帶著墨鏡,樣子冷酷無比……

加彭戰亂,這件新聞出現在各國的新聞上。所有的國家都為之驚恐,特別是攝像頭下面那一具具屍體,讓民眾看的都心寒。一時間網上對龍牙罵聲一片。劊子手、屠夫、惡魔……龍牙第一次讓全世界人知道。

美國一個軍事基地裡面,播放著一段視頻。這是美國偵察衛星拍攝的視頻。完整的記錄了龍牙的行動。看完視頻以後,所有的人都吸了一口涼氣!

一個年輕的軍官站了起來,看了看大家,慢慢的問道:「看了這段視頻有什麼感想!這是今天上午發生的事件。龍牙雇傭兵僅僅200人,用了十五分鐘攻破了加彭總統府。擊斃敵人兩千一百三十四人。而在十幾分鐘以後,加彭援軍到來以後,半個小時的時間。他們172個人一共擊斃敵人三千四百五十二人……」這個軍官詳細的的報出龍牙的成績。

下面的人吸了一口涼氣,一個個都不出聲。剛才看到視頻以後就已經傻眼了。他們不是傻子,也不是外行。他們這些人都是美國特種部隊的領導。一個個都是精銳的戰士。他們從視頻上能看出那些人的戰鬥力。即使隨便拉出一個,他們之中沒有一個人能勝過他們。更別說200人了……

讓露西亞給你們報另一組數據吧!年輕的軍官接著說,這個時候一個身材很好的女孩拿著一個本子,看著大家慢慢的說:「根據視頻上顯示的數據,這些人的戰鬥力非常的恐怖。其中四十人全身裝備加起來超過了一百五十公斤。他們這四十人配備了最新型的車載火神炮,每個人身上最好佩戴了一萬發子彈。最重要的使他們的突擊速度,能趕上我們國家一級運動員的速度。……」

一系列的情報已經讓所有人傻眼了,看著屏幕上的人就好像看外星人似的,而在此時,中國、俄羅斯、日本、英國、德國、法國、印度……幾乎所有的大國都召開緊急會議。龍牙的戰鬥力驚動了所有的國家。龍牙一時間成為所有國家的焦點,情報人員更是派出去不知道多少人……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