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廢話,那兩人是誰?駱醒與洪十一郎啊。豈是一般的天寵能夠比擬的?』

一個呼吸間,二人已經打了成千上萬招,勢均力敵,平分秋色,誰也奈何不了誰。二人隨意一擊,都有著毀天滅地之力。若非此地是翻天印構架出的場景,獨立於空間之外,恐怕此地早已經被打的崩滅。

但饒是如此,二人戰鬥的地方,山脈崩碎,蒼穹震顫。

「洪十一郎,你又進步了。」駱醒聲音如雷,充滿威嚴。

重生之飛揚的青春 洪十一郎表情不變:「你也是,進步不小啊!」

「接我一擊!」駱醒渾身被大道光芒包裹住,已經看不清楚面容,如同太陽一般璀璨。一對天刀伏龍翅發齣劇烈波動,上面有電光流淌。飛天而起,刀翅猛然綳直,每片翎羽激射了出去,化為千道銀光,密密麻麻,如雨點一般落下,封鎖洪十一郎的退路。

洪十一郎打出了火氣,眉心亮了起來,一座血肉大陣運轉。那是一種殺陣,伴隨他動用血肉大陣,虛空中出現了一口黑洞。而後,從黑洞中衝出一尊又一尊凶焰滔天的殺神。每一尊,都身材高大,面貌猙獰,手持青銅戰戟。總共有三十尊,煞氣充斥整個虛空!

轟轟轟!

這個地方一下子炸開了,仙光千萬道,符文無數枚,大湮滅發生!

「噗!」駱醒吐出一口鮮血,天刀伏龍翅被破,讓他受傷。但洪十一郎也不好受,血肉大陣同樣被擊碎。

二人動了真格,駱醒手中出現一尊方口四耳的妖壺,爆發出滔天黑色魔氣,滾滾而出,遮蓋了整片蒼穹,讓天地都黑暗了下來。壺口中,魔氣不斷噴薄,讓此地變成了陰森鬼蜮。

萬鴉壺!

萬鴉壺全面復甦,壺口發光,一聲聲尖叫從其中傳遞而出。隨後,讓人頭皮發麻的一幕出現。一隻只黑色烏鴉從壺口中飛了出來,密密麻麻,不計其數!接著,每隻烏鴉都噴出綠色火焰,轟殺洪十一郎!

「這是什麼法寶!」

「萬鴉壺,帝器萬鴉壺!」

碧綠色的火焰鋪天蓋地而來,將洪十一郎包裹。

但他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眉心發光,無數符文衝出,而後,從裡面衝出了一桿破傘。

破傘上,有一塊又一塊巴掌大小的血跡開始發光,有乾坤衍化的景象。

帝器天羅傘!

洪十一郎手持天羅傘,而後撐開傘面,頓時,無數火焰被擊碎,虛空中到處都是破碎的火焰。伴隨他轉動天羅傘,乾坤都震蕩起來。金光萬道,流淌赤紅色神霞,將那些烏鴉全部崩碎。傘尖更是爆發出無堅不摧的光芒,擊向駱醒。

「這裡打的不痛快,去洪王地邊緣的蠻荒山脈。」

「好!」

二人飛身而起,化為兩道長虹消失,不一會兒,隔著無數里距離,眾人還是感覺到了那裡發生了驚天動地的大爆炸!

駱醒與洪十一郎消失,那些天寵才鬆了一口氣,壓力實在是太大了。這二人,已經遠遠的將天寵甩在了身後。

「不用多久,我也會有這樣強大的實力。」洪錚握緊的拳頭。

「該輪到我們的比試了。」天刀門的公孫陽笑道,他笑容滿面,自家底蘊高手與洪家底蘊打了個平分秋色,讓他面子上也有光。

「洪二郎,我倆的章該算算了。」北腿門的顧四方說道,「上生死局。」

「你跟我一起。」洪五郎隨手一指一尊人馬族的高手,帶著他上了生死局。 第三百一十章北腿顧四方

洪二郎面色凝重的看著顧四方,他與此人交過手,知曉此人的恐怖的之處。一雙腿功出身入化。

顧四方攜帶一人走上前來,面露不屑之色,看著洪二郎。人馬族的高手身材高大,氣息也是極為龐大,比當初的洪天下還要強大。但在顧四方的面前,卻露出了畏懼之色。

「動手。」顧四方快步向洪二郎走了過去,隨後對自己帶來的那名高手說道,「給你三個呼吸的時間,給我將那尊人馬轟碎。」

顧四方攜帶的高手,氣息強大,身穿一身黑袍,氣息陰森。看著那尊人馬,眼中出現了嗜血之色,獰笑一聲,就向那尊人馬沖了過去。

轟!

他氣息猛然爆發,化為一股強大的衝擊波,掌指發光,一掌橫推而去。

人馬身材高大,四蹄迸發火焰,脊背大骨發光,一桿黃金大弓出現在手中,猛然拉成了滿月,一箭射出。化為一道長虹,撕裂長空,殺向黑袍人。

「桀桀!」黑袍人冷笑,雙手捏印,一記手刀橫劈而下,將那一箭直接撕碎!他速度不減,身軀化為層層幻影,衝到了人馬下方,一拳轟在了人馬的身上。

「啊!」人馬參加一聲,龐大的身軀在這一拳之下,居然被轟碎成了齏粉!漫天都是被撕碎的血肉,血雨!

「太弱了。」黑袍人冷笑。

那些參加完大試的弟子一個個膽寒了。

洪五郎面色凝重的可怕:「這三大門派怎麼回事,近些年怎麼實力增長的如此之快?」

顧四方盯著洪二郎,眼中漸漸出現了譏諷,不屑。他一雙腿開始綻放光芒,膝蓋關節處,開始伸出了猙獰的骨刺,鋒銳無匹。難以想象的威壓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壓蓋洪二郎!

洪二郎眼中出現了駭然之色,原本他以為自己就算不是顧四方的對手,但走上百十招應該問題不大。但是,他沒有想到,顧四方的修為居然增長的這麼快!

但洪二郎好歹也是洪家十郎君之一,他狂吼一聲,後背發光,脊背大骨嘩啦啦的抽動,每一塊,都被熔煉成了番天印的模樣。從他天靈蓋衝出,化為一尊巨大寶印,手持手中,向著顧四方鎮壓!

顧四方矮胖的身軀飛天而起,右腿猛然綳直,如同一桿長矛,無堅不摧。而後,他對著洪二郎,一腿劈下!

那一腿,驚艷世間,宛若一桿天刀,開天闢地。蒼穹上,各種神光凝聚,烏雲翻滾,凝結成一條如刀一般的腿,封蓋而下!

直接撕裂了翻天印,轟在了洪二郎的身上!

只一個照面,洪二郎的身軀四分五裂!

秒殺!

所有人都驚恐的看著這一幕,心中升起一股寒氣。

洪家十郎君中的洪二郎,一個照面,居然被轟殺了?

「洪二郎……他……他居然被轟殺了!」

「二哥!」洪五郎面色無比悲戚。

洪千重面色大變:「顧四方,你……」

顧四方淡然一笑:「生死局,必須要有一方死亡才能夠退場,這是洪前輩親自定下的規矩!」

洪月嘆息一聲,閉上了眼睛,這對洪家,實在太不利了。想到身為洪家十郎君之一的洪二郎,連顧四方一擊都接不下來。

「洪家,真的沒落了。」三大頂尖道統的臉上出現了冷笑之色。

「若不是忌憚洪望天,洪家早就已經不復存在了。」

「洪家十郎君,除了洪十一郎,洪三郎,洪大郎,實在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下一個,我挑戰洪四郎。」顧四方說道。

但不到片刻,洪四郎同樣落敗,被顧四方斬殺!

「南拳北腿,果然名不虛傳!」

「北腿顧四方,真的每次只出一擊!」

「按照這個趨勢下去,洪家十郎君,今天會被斬盡殺絕!」

「欺人太甚!」

顧四方眼神睥睨的看著洪家眾人,淡然開口:「洪家,真的不行了。下一個,洪六郎,還不上來?」

洪六郎是個貪生怕死之人,聞言搖搖頭:「我放棄!」

洪家眾人愣住了,放棄?

每次的生死局,都不存在放棄這個說法。想不到今天洪六郎居然開了這個先例?

顧四方眼珠子轉了轉,輕笑出聲:「放棄,也可以,那就算了吧,洪家十郎君,還是儘早解散吧。」

洪家眾人眼中都感覺無比的沉重,僅僅是一個顧四方,就已經是如此恐怖了。南拳陳逐鹿還沒有出手,要知道,陳逐鹿比顧四方的修為,可能還要強大一分!

「洪九郎,敢不敢上來?」顧四方盯住了洪九郎。

洪九郎面色一白,但他為人狂傲,就準備上去,但卻被洪千重攔住了:「他也棄權!」

三大頂尖道統哈哈大笑,肆無忌憚。

陳松感嘆了一聲:「原先以為,洪家十郎君會帶給我們一些驚喜,但現在看來,真的不過如此!」

公孫陽也是滿臉微笑:「沒落了就是沒落了,諾大的洪家,到現在不過還是活在洪望天老前輩的福蔭下。」

洪五郎臉上出現了憤怒之色,他一直是一個極有血性的修士,正氣十足。他臉上出現了失望之色:「太丟洪家的臉,棄權,棄的是洪家的尊嚴。」

顧四方似笑非笑的看了洪五郎一眼:「那洪五郎,你上來?」

洪月面色一變:「五郎,不要去!」

洪五郎狂笑一聲:「母親,我要去,就算是死,我也要站著死。我們洪家,沒有懦夫!」

「我一個人就行了,不用攜帶他人!符夕,你就待在原地吧,要是我回不來,你自己小心一些。」洪五郎拍了拍洪錚的肩膀,面色嚴肅的開口。

「你不是他們的對手,上去了也是送死。」洪錚說道。

洪五郎苦澀一笑:「你不覺得現在的洪家,已經不是原先的洪家了嗎?洪家的衰落,是有原因的。安逸太久了,人心冷漠,勾心鬥角……這一切的原因都是。若是我的死,能夠喚醒他們心中的血性,那我也死的不冤。」

洪錚臉上第一次出現了敬佩之色,沉默許久,隨後才開口:「放心,你不會死!」 第三百一十一章洪錚出手

洪五郎緩緩向生死局上走了過去,每走一步,他的氣勢都在攀升。剛剛跨入生死局上,他就爆發出了驚天修為。

一對黃金透明羽翼出現,宛若神蝶之翼,迸發大片光雨。手中出現一桿青銅戰矛。

「符夕,你還不快上去?」洪九郎喝道。

洪十郎也是譏諷:「你主子在上面拼死拼活,你卻在下面看熱鬧,如此貪生怕死,不配進入洪家!」

洪錚一愣,有些好笑的說道:「真是好笑,難道你們就不怕死?你們怎麼不上?還不是一樣棄權,虧你們還是洪家十郎君。」

「上去!」洪千重冷眼看著洪錚,眸子冰冷無比,看著洪錚如同看著一個死人。他的心情很不好,越看洪錚越不順眼。

洪錚嘆息一聲:「哎,洪家的沒落,真的是有原因的。」

洪五郎知曉自己不是顧四方的對手,一上來,就施展出了強大的殺招。手中青銅古矛發光,化為一桿擎天柱,截斷萬古,橫擊而去。

顧四方毫不在意,一雙鐵腿發光,釋放金剛不朽神光,每走一步,地面都在震蕩!而後,他對著那擎天柱,轟出了一腿。

卡擦!洪五郎手中的青銅古矛,居然被顧四方一腿踢碎!

洪五郎瞳孔猛然收縮,極速後退,但還是遲了,顧四方再次轟出了一腿。神光燦燦而起,鋒芒出現,化為一道半月形的刀芒,豎劈而來,高聳如雲,將天地都犁出了巨大的溝壑,空間扭曲的不像樣子。亂光穿空而過,磨斷滿天雲痕!

「完了,洪五郎死定了!」

洪月臉色無比蒼白:「五郎!」

「完蛋了!」

洪五郎心中出現了難以想象的危機感,心頭被陰霾籠罩,他狂吼一聲,施展出護體仙光,但心中的生死危機感卻越來越強!那道腿芒如同死神鐮刀,在迅速的收割著他的性命!

「啊!」洪五郎怒髮衝冠,回頭看了一眼洪月:「母親,孩兒不孝!洪家眾人,快點激發你們的血性吧。洪家安逸太久了,不能夠再沉睡了。你們要居安思危,洪家,不再是以前的洪家了!如果再不蘇醒,下一次,就是我們洪家滅亡之時!」

眾人心神震蕩,一個個眼神都紅了。

洪家,何時被逼的這麼悲慘過?

小蠻王眼中出現了敬佩:「洪五郎,真是人傑!」

「洪家該覺醒了!」

洪家眾人都是身軀一震,只感覺體內有什麼東西要蘇醒了一般。一個個面色複雜的看著洪五郎。

洪五郎說完這一切,面色坦然,慘笑的看著越來越近的死神鐮刀。忽然,他瞪大了眼睛。

洪家眾人也都瞪大了眼睛。

因為在洪五郎的身前,出現了一個人。

符夕!

洪錚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了洪五郎的身前,身軀雖然消瘦,但此刻卻如一尊山嶺一般,釋放出了巍峨的氣息!

「你不會死!」洪錚回頭對著洪五郎燦爛一笑,「我的兄弟,我會保護的。」

「你讓開!」洪五郎大吼。

但下一息,他瞳孔猛然的收縮!

因為洪錚對著那腿芒,猛然轟出了一拳!

在眾人難以想象的目光中,那頂天立地的死神鐮刀,被洪錚一拳崩碎!

轟!巨大的轟鳴聲出現,漫天都是光雨和衝擊波!

顧四方一驚,面色漸漸的凝重起來,如果說原先的洪錚他不在乎的話,此刻,他面對洪錚,就如同面對一尊復甦的雄獅!

在場所有人,都在此愣住了,目瞪口呆。

這個符夕,怎麼這麼強大,連顧四方一擊,都能夠接下來!

重生驚世醫妃:邪王,寵我 「好大的膽子啊。」顧四方一雙三角眼有凶光在閃爍,「南拳北腿中一刀的名聲你聽過嗎?』

洪錚認真的說道:「聽過啊,但也沒有那麼強大!」

顧四方哈哈大笑:「孤陋寡聞,沒那麼強大?」

洪錚點點頭:「是啊,馬一刀在我手中,都沒走過三十招,最後還不是被我釘死在了城牆上?」

此話一出,全場寂靜,然後爆發出了巨大的轟鳴聲!

「什麼,馬一刀是符夕殺的?」

「卧槽!」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