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很不錯!若是當年的紅蓮武帝在此,說不定早就將這些小姑娘納為後宮了。蕭凌此子不為美色所動,就憑這一點,他比紅蓮武帝強的不是一星半點。」端木骨忍不住笑了起來,就算是紅蓮武帝在此,他依舊會這樣說,就是這麼心直口快。

「何止是不錯?這樣的少年,放眼西天妖域根本找不出來!不!應該說是放眼神武大陸!」

蒼沉是越來越對蕭凌感興趣了,恨不得讓蕭凌與自己的女兒蒼夏在一起,那樣的話,月耀虎族必定輝煌不已。

「拒絕了……」

蒼夏目光獃滯,她覺得自己有重新認識了蕭凌一遍,原本她已經消沉的鬥志,似乎又來熊熊燃燒起來,若是能夠得到蕭凌的話,那不枉此生了!

「不愧是蕭凌哥哥。」

古薰露出一抹甜美笑容,她就猜到蕭凌會這麼做。

「這就是他的風格。」

南宮萱苦笑一聲,想起那日她遇到的少女,似乎是蕭凌的青梅竹馬,她此刻內心非常羨慕雲曦了,甚至是嫉妒都有。

「蕭凌!你可以讓我代替你啊!我替你上!」小黑咧嘴笑道。

「好了,不要鬧了。」

蕭凌微微搖了搖頭,目光看向蒼夏,道:「蒼姐,下次別亂來了。」

「我知道錯了嘛……」

蒼夏沖著蕭凌眨了眨眼睛,一臉無辜的模樣,嬌聲道:「蕭哥哥,我聽你的話,我下次絕對不會這樣讓你不開心了!」

蕭凌有些頭皮發麻,目光看向神態憤怒的白珍,問道:「青丘大公主,怎麼?還要繼續無理取鬧下去?」

蕭凌還真擔心白珍一根筋,要不然的話,這件事情還不少收場,不過也沒事,如果事情壞到無可阻止的地步,他索性就求助一下白賢,白賢就在不遠處,只要白賢出馬,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狠人蕭凌,你的確與眾不同。」

白珍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憤怒的神態漸漸平靜下來,她美眸再度審視著蕭凌,良久后,緩緩道:「不知為何,我突然羨慕你心有所屬的那個女孩了,她有你陪伴,一定會非常幸福。」

「不過,我也不差勁!你等著,我此早有一天,我會讓你正視我!」

「今天這件事情,已經結束!但是,你與我的事情,才剛剛開始!」

說完這些話,白珍在蕭凌錯愕的目光注視下,嬌哼一聲,嬌軀一動,便是暴掠而出,離開了這裡,當她看到白賢在不遠處的時候,內心更是堅定起來,她要讓蕭凌明白自己很優秀,讓蕭凌明白拒絕她是多麼愚蠢的行為。

「蕭公子,那我們也撤了!」

其餘小公主見白珍離開后,她們可以說是沒有了主心骨,再加上青丘不少人已經跑過來看好戲,她們也不願意繼續逗留,紛紛作鳥獸散,離開了這裡。

白碧離開的時候,眼中依舊布滿了憤怒,原本她還討厭要去接吻蕭凌,只不過,看到白珍的表現后,她突然覺得自己的思想有些變化,蕭凌似乎沒有那麼令人討厭,至少蕭凌比九昊優秀,前途無量啊。

「蕭公子,那我呢?」白瑤不願意離去,她現在越加崇拜蕭凌了。

「你也走吧!難不成你還想搞特殊?我看以白珍的性子,若是知道你要搞特殊的話,估計要收拾你!」蕭凌擺了擺手,無奈一笑,道:「當然,你要搞特殊也許,小黑代表我,你儘管去親吻它!」

白瑤的目光順著蕭凌指的地方看去,只見小黑已經探出頭來,扭動著肥碩的身軀,嘴巴高高翹起,一副香吻任由君採摘的模樣。

「蕭公子,我看還是算了吧……」

白瑤宛如打了霜的茄子,瘋狂搖頭,宛如撥浪鼓一樣,要她輕吻這個肥碩而怪異的貓咪,她可不會發傻一樣,要知道,她的初吻還在,若是讓其他人知道她的初吻給了這個猥瑣貓咪,豈不是要笑話死她?

「蕭公子,我先告辭了!如果你要遊玩萬里桃林,我可以陪你!」白瑤說完這些話,立馬離開了這裡。

「哇!不帶這麼玩人的吧?不,玩貓吧!」

小黑哭喪著臉,撇著嘴巴說道:「我哪裡比蕭凌那小子差勁了?歧視我肥胖?那你是不懂我的內心多麼美麗!」

蕭凌等人用著一臉嫌棄的目光看向小黑,這也太裝了。

「小傢伙,你什麼模樣,你自己心知肚明。」

端木骨哈哈一笑,來到蕭凌等人面前,他隨意撫摸了一下小黑,目光看向蕭凌,笑道:「小黑這傢伙,承蒙你照顧了。還有,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

「骨帝前輩,我如今解救出墨雲,待會還得去一趟千仞雪峰。」

蕭凌抱了抱拳,目光看向墨雲,道:「不過,眼下還有件事情,需要解救后,我就得離開!」

「哦?墨雲么?」

端木骨將目光看向墨雲。

與此同時,白賢與蒼沉也來到端木骨身旁。

「蕭大人!我已經決定了!」

墨雲當場跪在地上,雙手奉上了琉璃幻天火的子火,眼中滿是堅定之色,道:「我想了很多,覺得自己以前是自己糊塗了!被豬油蒙了心,不懂得真正的幸福就在眼前!」

「所以,還望蕭大人收回琉璃幻天火的子火!我之前的話,我想收回!無論付出多大代價!」

聽著墨雲這些話,蕭凌雙眼微微一眯,對於這個情況,他也是了解過,人心難測,有些時候有人突然頓悟,也不是不可能。 「我耍賴了一下,你就跟著耍賴?你可莫要忘記了自己立下了武道誓言!」

蕭凌雙眼微微一眯,卻是抬手一揮,將墨雲奉上的琉璃幻天火的子火收了起來,因為他看到了墨雲眼中滿是懊悔的神態,無論付出多大代價,依舊要說出內心的話,這並不想天虛空間當中的墨雲,

不過蕭凌卻是明白,有些時候,或許愛的力量,能夠讓一念成魔的人,一念之間找回當初的自己。

因此,蕭凌還是收回了琉璃幻天火的子火,這件事情,他雖然看不慣墨雲,但他終究是外人,最終還得看白萱如何應對。

「蕭公子,事情的經過我已經知道了。」

白萱跟著墨雲一樣跪倒在地,美眸滿是堅定之色,道:「蕭公子能夠在天虛空間帶出墨雲,我對你感激不盡,你的所作所為,我也十分感激。但是,我心已決,我相信墨雲會重新改變自我,我相信我們以後也會幸福……」

「你們兩個先起來吧。」蕭凌輕聲道。

墨雲和白萱站了起來,兩個人依偎在一起,羨煞旁人。

「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蒼夏疑惑問道。

「還是我來說吧。」

墨雲自嘲一笑,將事情的經過,還有當初的想法告訴了眾人。

「哇!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

蒼夏當場氣炸了,若不是有白萱在這裡,她恨不得立馬出手收拾墨雲這個混蛋。

「白萱,當初我阻止你與墨雲在一起,其實有這部分原因。我念你對愛太過執著,便一直將此事放在心中。」

一旁的白賢站了出來,作為白萱的父親,最有發表權,他冷冽的目光墨雲,冷聲道:「墨雲,白萱對你真心相待!若是以後你敢欺負她,就算是天涯海角,作為白萱的父親,我也不會放過你!」

「白前輩,你放心,我會好好照顧白萱的!」墨雲連忙道。

雖說白賢表情十分嚴厲,說出這些嚴肅的話,無非是表達了一個父親對孩子的不放心,同時也是將白萱交給了墨雲,希望墨雲好好照顧白萱。

「好了,既然如此,我們這些外人也不插手你們的事情了,祝你們幸福美滿吧!」

蕭凌攤了攤手,這種結局的確是美好,他只能祝福墨雲和白萱,畢竟白萱這丫頭對待感情可謂是至死不渝,但願墨雲以後能夠一直堅定本心,真心對待白萱吧。

伴隨著蕭凌語音落下,蒼夏等人也不好說什麼了,更何況,白賢也發話了,感情的事情,只能看墨雲和白萱的造化了。

「蕭凌小友,你救出了墨雲,替我女兒白萱解開了心結,我不知該如何感謝你好。」

白賢目光看向蕭凌,微微一笑,道:「當初我承諾過,只要誰救出了墨雲,作為青丘之主,我可以答應那個人一個條件。當然,只要我力所能及的情況下。」

「眼下,蕭凌小友救出了墨雲,你有什麼條件,儘管提出來。」

白賢想要給蕭凌拋出橄欖枝,就算無法將蕭凌招攬到青丘麾下,但好歹也可以借著此事,借題發揮,友好拉攏一下蕭凌。

「既然白前輩開口了,那我就不客氣了。」

蕭凌點了點頭,笑道:「我如今到達九星武聖,急需一種丹藥突破武帝,這種丹藥叫做帝誥丹……」

「蕭凌小友,帝誥丹的話,青丘沒有啊……」

蕭凌的話還沒有說完,白賢就忍不住苦笑一聲,要知道,帝誥丹作為九品丹藥,放眼神武大陸都是彌為珍貴的存在,也唯獨帝域那個地方,或許會有帝誥丹的存在。

畢竟,只要吞服了一枚帝誥丹,就能夠幫助九星武聖,或者是九星獸聖抵達帝境!

能夠給一方勢力創造出帝境強者的存在,這種丹藥的珍貴程度不言而喻。

總之,白賢是覺得這個條件有點過了,他根本無法完成。

「白前輩,聽我把話說完。」

蕭凌乾笑一聲,道:「就算青丘有帝誥丹,我也不會去索取,所以,我要的並不是現成的帝誥丹。眼下,我已經籌齊了帝誥丹的九十六種頂尖藥材,還剩三種九品藥材並未擁有。這三種九品藥材分別是日精月華,雲龍葵和青頭蓮,就是不知青丘是否擁有我想要的藥材?」

「原來是這樣啊。」

白賢鬆了一口氣,笑道:「這三種藥材,只有青頭蓮在青丘的葯庫備存一株,我可令人為蕭凌小友取來。至於日精月華和雲龍葵,青丘並沒有。不過,我知曉千刃雪峰的冰雪鳳族,倒是有一株雲龍葵……」

雖說青頭蓮是九品藥材,青丘好不容易得到,如今送給蕭凌,白賢覺得十分划算,能夠拉攏未來武帝,葯帝,這樁買賣很不虛。

「多謝白前輩,這消息對我很有用,處理完青丘的事情后,我還得去千刃雪峰一趟,解決一些私事。」

蕭凌微微點了點頭,眼下在青丘得到了青頭蓮,到時候他去千刃雪峰,奪走天冰的同時,順手取走雲龍葵,倒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那麼帝誥丹的最後一株藥材日精月華,只要得到了,他就籌齊了帝誥丹的藥材。

帝誥丹作為九品藥材,以他的實力,現在斷然無法煉製。

只不過,他還有一個便宜師傅鬼手葯帝,到時候看看情況能不能聯繫到,讓鬼手葯帝出手為自己煉製帝誥丹,那樣的話,只要得到了帝誥丹,他就可以從九星武聖一躍成為武帝強者!

只有到達了九星武聖后,才會明白要想突破武帝,絕非一朝一夕,有些人甚至是一輩子都無法邁出那一步,所以帝誥丹十分關鍵,不僅可以縮短突破武帝的時間,還可以改變諸多九星武聖的命運。

蕭凌明白自己的處境,要不斷煉化血氣突破武帝的話,估計需要不少武帝級別的血氣,因此要煉血化氣突破武帝,那十分難完成,除非有高手替他獵殺武帝強者。

更何況,他還有很強勁的敵人,比如天魔宗,還有各種要對他出手的超級勢力,比如擇天樓,天網組織,這些勢力都有武帝級別的高手,如果真的正面衝突的話,他占不了太多優勢。

在面對九玄鳳那些真正的帝境強者后,蕭凌才急迫的要將實力變強才行! 萬里桃林。

青丘之主白賢親自帶領蕭凌等人遊玩,講解著萬里桃林的來歷,同時也在萬里桃林設下宴席,款待蕭凌等人。

這個消息,以龍捲風般的速度席捲了整個青丘,青丘眾人看到蕭凌等人的目光都不一樣了,特別是蕭凌,他們眼中滿是敬畏崇拜之色。

「蕭凌小友,你要的青頭蓮。」

青丘長老為蕭凌取來了青頭蓮,白賢抬手拿住后,緩緩放在蕭凌面前,將眼中深處的一抹肉疼遮掩起來,九品藥材要尋得的話,那可不是一件容易事情。

「青頭蓮。」

蕭凌打開了玉盒,一道耀眼碧綠光芒浮現而出,還散發著一股極為雄厚的氣息,眾人忍不住將目光投來。

玉盒內,靜靜躺著一株通體碧綠,甚至有點透明的小蓮花,一共九塊蓮花瓣,上面布滿玄奧奇異的紋路,顯示著其中的不凡之處。

「這邊是九品藥材?挺不錯的啊!」

蒼夏等人將探頭來看,美眸好奇看著青頭蓮,九品藥材本來就稀少,就算是蒼夏貴為月耀虎族少主,也沒有見到過太多。

「這株青頭蓮雖然屬於下品,但用於煉製帝誥丹足以了。」蕭凌收起了青頭蓮,隨意地說道。

「蕭公子,你為何斷言這青頭蓮屬於下品?」

白瑤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冒了出來,她得知蕭凌開始遊玩萬里桃林后,而且還是白賢親自帶領,她立馬迫不及待地跑來了。

蒼夏等人也是將目光頭來,她們也頗為好奇。

「藥材一旦到達了九品,一般會具有相應的靈智。」

蕭凌看了一眼白瑤,解釋道:「這株青頭蓮僅憑外觀和藥性的話,你們覺得肯定沒有任何問題。但是,這株青頭蓮沒有任何靈智,屬於死物,從而降低了一些藥性價值。若是我沒有猜錯的話,白前輩得到青頭蓮的時候,就順手將青頭蓮的神智抹除了。」

「蕭凌小友所言不虛。」

白賢點了點頭,道:「當初我得到青頭蓮的時候,青頭蓮的確擁有靈智,而且還會撒腿亂跑,為了以防萬一,我就出手將其抹除了靈智,要不然的話,它也不會乖乖躺在玉盒當中。畢竟,青頭蓮乃九品藥材,要輕易破壞這玉盒很簡單……」

蒼夏等人恍然大悟,顯然沒有料到九品藥材竟然這麼鬧騰。

「九品藥材的保存,據我所知,唯獨帝域的丹塔,還有那些葯帝,才有妥善的保護措施。」

蕭凌笑道:「至於其它勢力,要保存一株九品藥材,幾乎是要抹除靈智。若是不抹除靈智的話,還得花一大筆巨額資金采放置九品藥材的玉盒。像這種玉盒,就算是青丘要買,也得花上一年的營業資金。」

「這麼貴!」

白瑤瞪大了眼睛,青丘好歹也是西天妖域的超級霸主了,要青丘一年的營業資金買一個盒子,換做是她的話,肯定不會去做。

「這種盒子造假太高,所以我並沒有採購。」

白賢微微點了點頭,笑道:「反正抹除了靈智,也不會損失太多藥性,哈哈,所以還望蕭凌小友不必介懷。」

「這些我懂。」

蕭凌擺了擺手,道:「能夠得到青頭蓮,我已經很感激青丘了,日後青丘有什麼麻煩,我蕭凌也會出一份力。」

「哈哈哈,蕭凌小友你放心,若是青丘有什麼事情,自然會第一時間通知你。」

白賢等的就是蕭凌這話,日後蕭凌突破武帝了,必定是恐怖如斯的存在,能夠結交蕭凌這樣前途無量的年輕人,他高興無比,只可惜,蕭凌並不中意他的女兒們,若是能夠聯姻的話,那就再好不過了。

「對了,蕭凌小友你若是要前往千刃雪峰的話,我願意前往助你一臂之力。」白賢認真道。

「蕭老弟,還有我!」

一旁的蒼沉終於是插話了,看著白賢這麼拉攏蕭凌,他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這……」

蕭凌微微一怔,此次前往千刃雪峰,說不定要正面硬抗千刃雪峰,若是得到青丘和月耀虎族鼎力相助,那再好不過了,可是他不想因為個人恩怨,將青丘和月耀虎族捲入進來。

「蕭凌,無礙。」

端木骨看出了蕭凌的心思,輕聲道:「千刃雪峰的話,或許有點問題,說不定會投靠天魔宗。當然,這也是我的一些猜測,並沒有實質性的證據。只不過,我可以確定吞噬深淵已經被天魔宗拉攏了。像昨日那場戰鬥,吞帝現身幫助九玄鳳,他們之前的談話,不得不讓人深思。無論千刃雪峰真的有沒有投靠天魔宗,我們都得去一趟。」

「原來如此……」

蕭凌苦笑一聲,想到了吞噬之主曇花,眼下端木骨都說了吞噬深淵已經投靠了天魔宗,那麼曇花必定十分危險。

「怎麼?有心事嗎?」

端木骨看出了蕭凌的心思,問道:「有什麼事情,儘管說出來,我們這三個老傢伙說不定能夠幫上忙。」

「蕭凌哥哥,你就說吧,別吧壓力全部擔在自己身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