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徒弟就算了,咱們平等交流吧。」

天尊掌門立刻擺手,「方掌門若是看得起我,就叫我一聲天尊就行。」

「這可不成。」

方恆立刻笑著擺手,「我和天尊前輩的徒子徒孫稱兄道弟,哪裡能和天尊前輩平輩論交?而且晚輩剛才演化的,也不全是晚輩自己的感悟,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借花獻佛。」

「哦?借誰的花,獻誰的佛?」

天尊掌門立刻到。

「這個嘛…不方便說,不過前輩若是有空閑,不如找個地方,我和前輩說一下。」方恆立刻笑道,聽到了這話,天珠呢也是眼神一亮,當場點頭,「那就這麼辦,跟我來。」

話語說完,天尊就直接站起身來了,要帶著方恆離開。

看到這一幕,殿中的人也都是一下呆住,當然,更大部分的人則是震撼的看著而方恆,這就和天尊掌門這種恐怖的存在搭上關係了,方恆,真是可怕到了極點的人物!

「慢著!」

就在這個關鍵時刻,一道喝聲卻開始傳出,卻是楊踏天突然冷冷的說話了。

這一下,眾人再次一驚,誰都滅又想到,在天尊掌門都要走的情況下,他敢說話阻攔!

「嗯?」

天尊掌門這時候的眉頭也是一周,看向了楊踏天,「你是楊通玄的兒子是吧,楊通玄都不敢這麼跟我說話,誰給你的膽子和我這麼說話的?」

轟!

這話一出,一股恐怖的氣勢釋放出來,這當場就讓殿中的人開始顫抖起來了,一個個都開始瘋狂的後退,甚至有的直接暈了過去!

方恆也是在一瞬間就感覺到了一股致命的弱小感,好像在這一刻,他已經變位了比螞蟻更為脆弱的存在!

「這就是至武的力量么! 開局一家足球俱樂部 這就是真正的至武么?」

方恆的心中不停的自語著,到了現在,他才是真正地體會到了這恐怖的至武境有多強大了。

「呵呵,天尊兄何必生這麼大的氣。」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開始響起,下一刻,一道身穿白衣,氣息虛無的中年人來到了場中,他一來,天尊掌門身上恐怖的氣息就一下消散了。

看到這個中年人,場中的人也都是臉色變了,下一刻踏天宗的人卻都是紛紛大喜,同時單膝跪地大喝,「見過宗主!」

喝聲吐出,殿中的其他人也都是身體一震,下一刻也都是紛紛抱拳行禮都,「見過踏天宗主。」

「免禮。」

踏天宗主笑著一擺手,看向了天尊掌門道,「天尊兄,這裡的事情,剛才我都看見了,的確是我兒子不對,擅自出言,踏天,你過來。」

「是。」

楊踏天走到了自己父親的身前,踏天宗主當場就手掌一揮,啪的一聲,楊踏天的臉頰都直接撕裂了,鮮血一股腦的噴發了出來,染紅了他的白衣。

「呵呵,怎麼樣天尊兄,不知道這一巴掌夠不夠?不夠,我繼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這話一出,殿中的人也都是臉色一變,天尊掌門的眼神也是閃爍了起來,片刻后就點點頭,「楊宗主如此管教,倒是讓我有些難看了,行了,這件事情就算了吧。」

「還不快謝天尊掌門的寬恕?」

聽到這話,楊通玄也是笑著看向了自己的兒子,「不然今天打死你都是正常。」

撲通!

「謝天尊掌門前輩寬恕。」

話語吐出,楊踏天也是直接就對著天尊掌門磕了一個頭,天尊掌門也是一揮手,「行了,起來吧。」

這時候楊踏天才是起身,不再多說了,天尊掌門也是看向了楊通玄,淡淡道,「楊兄,按照道理,你來,我得招待你,不過你來的太突然,這是讓我沒有準備的,所以招待,就免了,楊兄自便吧,我這裡也有些事情。」

說完,天尊掌門就是身體一轉,似乎要離開,就在這時,楊通玄卻是笑道,「天尊兄,你還是聽我把話說完比較好。」

「是么?」

天尊掌門眼神一冷,他剛才說的話,已經等於是下逐客令了,這楊通玄卻還這麼廢話,他當然是有些不耐煩了。

「那楊兄就趕快說,我聽著。」

「呵呵,這一次我沒有提前通知就過來,這的確是有些不對的,不過,事急從權。」

楊通玄笑道,「所以我得趕著過來,畢竟,我不是代表我一個人來的,我是代表了很多人。」

「代表很多人?」

天尊掌門眉毛一揚,「代表了誰?」

「至道殿主,皇武掌門,天妖神域眾妖族族長,海族海皇閣閣主,海鯊一族族長,海猿一族族長,魔神空間的老祖,魔域的幾個上古魔神,還有小派若干……總而言之,凡是和這小子是敵人的,我都代表了。」

楊通玄笑著指向了方恆,「不知道這個份量,夠不夠你天尊兄考慮一下?」

這話一出,場中的人也都是臉色變了,誰都沒有想到,這個楊通玄這麼直接,一來,就挑明了是代表著方恆的敵人來的。

方恆這時候也是眼神閃爍,他也沒想到這個踏天宗主這麼直接,只是,他也沒什麼緊張。

反正訊息,他都已經準備好了,只要情況不對,他就通知眾聖宮主,八方閣主,湮滅城主,到時候他們一來,再加上方恆本人的影響力,就算楊通玄後面的人不少,方恆也不會吃什麼大虧。

「呵呵,這個份量,的確是有些重了。」

天尊掌門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眼神卻是淡然無比,「不過,楊兄說讓我考慮一下,不知道讓我考慮什麼?」

「考慮要不要放棄和這小子的合作。」

楊通玄直接道,「這小子,是我們的敵人,誰和他合作,誰也間接的就成為我們的敵人,其他的人我們不管,不過天尊兄,你是隱世的高手,天尊門,也是德高望眾的門派,我們可不希望和這種門派為敵,也不希望這種門派,和我們為敵。」

「合作,就是和你們為敵了?」

天尊掌門笑道,「那接下來我要和方掌門討論一下武道,那是不是就等同於和你們開戰?」

「我們不想這麼認為,但是總是要考慮到最壞的結果的。」

楊通玄笑著道。

「呵呵,你知不知道方掌門和我天尊門的合作,會給我們天尊門帶來多少好處?」

天尊掌門笑著道。

「可以想象,很大,不過,這些好處都是虛的,因為早晚我們都會讓他死,而他一死,他所承諾的一切,自然就煙消雲散。」

楊通玄非常直接的道。

「呵呵,可我不是還活著呢么?」

這時候的方恆,也是笑著說話了,「當然了,你會說你們以後會殺死我,可是,我真的看不到你們哪裡有這個能力。」

「能力這東西,不需要說出來,更不需要表現出來,該發生的時候,它自然就會發生的。」

楊通玄看著方恆笑了,「當然了,我不否認你的天才,更不否認你創造的奇迹,可是誰讓你和我們為敵的?」

「故弄玄虛這一套真的很沒意思,對我沒用,我方恆能走到現在,這種把戲見過了太多,你楊宗主的這把戲,在我看來,還是屬於比較拙劣的。」

方恆這時候淡淡一笑,「不過你楊宗主既然熱衷於這個把戲,那我不妨就陪你楊宗主玩一玩,我就問楊宗主一個問題,楊宗主回答的上來,那我也沒什麼說的。」

「呵呵,換成別人這麼和我說話,死一萬次也夠了,不過你么,倒是有這個資格說。」

楊通玄也是笑了,「你問吧,什麼問題。」

「我方恆的來歷你們都知道,是從一個小世界的最底層出來的,所以我的問題也簡單,憑什麼,我方恆能走到今天這一步?」

方恆笑道,「你楊宗主要是能把這個說清楚,那我就承認,你們的確還有資格和我對抗,若是連這個都說不清楚,那多餘的也就不要再說了,是非公道自在人心,這利益好處,人心自然也看得清楚。」

這個問題一出,場中的人也都是眼神變換起來了,確實,方恆的這個問題,也是他們心底里一切震撼和意外的源頭。

方恆一個小世界最底層的存在,怎麼就在短短几十年不到的時間,就爬到了這武道世界的頂點,站到了這個位置上?

憑天資?答案很明顯沒這麼簡單,同時就算是這個答案,只是諸天萬界,外加一個武天域,天才何其多?比方恆天資強的,厲害的,數都數不過來,憑什麼方恆偏偏就能超越眾人,一枝獨秀?

憑氣運,這個就更扯了,氣運這東西看不見摸不著,連武者自己都不知道氣運怎麼體現,這個理由,怎麼也不夠。

「憑努力。」

突然間,就在眾人犯難的時候,楊通玄淡淡說話了,「天道酬勤,只要把自己能做的做到最好,盡自己最大的力量,那麼就算是一頭豬,都能修成頂尖妖獸。」

「呵呵,到底是一宗之主,至武前輩,說出來的話的確是合乎大道,天道酬勤,這的確是我能走到這一步的強大理由,但不是根本理由。」

方恆笑道。

「是么?那我不知道了。」

楊通玄直接道,「不如你告訴我?」

「好,那我就告訴你。」方恆一笑,「憑我喜歡。」

這話一出,場中的人都是一愣,楊通玄也是一皺眉,「你喜歡?」

「不錯,就是我喜歡,我舒服。」

方恆淡笑道,「我能走到這一步,真正根源是我喜歡武學,同時我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順著我的心意來做,善我者,我善之,惡我者,我殺之,惹了我,我就要對付,實力不夠,那就暗地裡積攢實力,實力夠了,我立刻就會算賬,除此之外,沒別的,你們說我是你們的敵人,楊宗主,你是至武,你捫心自問,我方恆從一開始惹過你們么?」

一連串的話語吐出,殿中的人也都是身體一震,方恆的話簡單不假,只是其中的道理,卻讓他們的心神都受到了震撼。

似乎在這一刻,他們明白了什麼,也知道了什麼一樣。

楊通玄也是沉默下來了,片刻后才道,「一開始,你的確沒惹過我們。」

「我沒惹過你們,我們卻成了敵人,那就是你們惹的我了。」方恆笑道,「我剛才說了,我方恆能走到現在,憑的就是我做事問心無愧,直來直去,既然你們惹我,那我自然就要反擊,而事情到了這一步,我依舊心神坦蕩,你們呢?你們能做到這一點么?」

這話吐出,楊通玄再次沉默,他回答不了這個問題,方恆的問題,看似簡單,實際上卻句句如刀如劍,直指本心武道,一個不好,甚至精神都會動搖,當然不能亂回答。

「呵呵,看來你楊宗主的確是明白事理的,你們應該知道,你們不是心神坦蕩,你們是心中有鬼。」

見到楊通玄的沉默,方恆笑著道,「心中有鬼,那麼做事也是鬼鬼祟祟,不上檯面,所以,看起來你們烏泱泱一大堆,高手多,聲勢雄壯,可實際上,你們不過是一幫烏合之眾罷了,就憑你們,也想殺我?你們不覺得是在做夢?」

嗡!

隨著方恆的這最後的話語落地,楊通玄等三大派的人都是是身體一震,眼神中露出了迷茫和不甘之色,他們很想反過來說兩句,只是他們卻一句話都說不出。

方恆說的,實在是太有道理,有道理到了他們根本就無法反駁的地步,就算他們強詞奪理,硬要找借口,只是那也會別人嘲笑。

不管怎麼說,在場的,都是頂尖的高手,這種言語上的對撞,形同武道精神的對拼,想耍無賴,那是逃不過眾人法眼的。

「呼……」

許久之後,楊通玄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氣,看著方恆道,「好,非常好,方掌門一番話,當真就是憑空炸雷,醍醐灌頂,這真的是解開了我心理的疑惑了,你方掌門能走到現在,果然是合乎道理的。」

「可惜你楊宗主提前卻看不出來,之前我就說了,你若是能看出來,那證明給你們和我還有對抗的資格,可是你偏偏看不出來,那證明,你們和我說的烏合之眾沒有任何區別。」

方恆淡笑道,「所以,不要再虛張聲勢,故弄玄虛了,這樣只會讓我感覺很無趣,也會讓大家感覺很無趣。」

說完,方恆的眼睛就看向了天尊掌門了,天尊掌門這時候也是一笑,下一刻就轉身,「方掌門跟我來吧,其他的人,自便。」

嗖!

就在天尊掌門說完這話,一道破空聲響起,只見楊通玄的身影一閃,突然擋在了天尊掌門的面前。

「嗯!」

看見這一幕,天尊掌門也是眼神一冷,四周的人也都是臉色變了,誰都沒有想到,在嘴巴上徹底輸給了方恆之後,這踏天宗主竟會突然動作,擋在天尊掌門的面前!

「楊宗主,你想幹什麼?」

冷冷的話語從天尊掌門嘴裡吐出,楊通玄也是臉色變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天尊兄,不要誤會,我只是想留一下方掌門而已。」

「你留方掌門,卻擋在我面前,這是什麼意思。」

天尊掌門眼神冷漠,下一刻就猛然轟出一掌,對著楊通玄就打了過去!

楊通玄看到這一幕也是臉色一變,卻忍住了沒有出手,只聽砰地一聲,楊通玄的身體頓時震了一下,口鼻中也溢出了鮮血了!

看見這一幕,全場的人都是臉色大變,天尊掌門也是眉頭一皺,「為什麼不躲?」

「不想讓你天尊兄誤會。」

楊通玄擦了擦嘴巴上的鮮血,「不過我想,現在能讓天尊兄停一下了吧。」

「哼。」

天尊掌門冷哼一聲,下一刻就道,「好,你我就在等一會兒,你說吧,你想如何?」

「踏天。」

天尊掌門這時候淡淡道,「之前你和方掌門切磋了一下是吧,聽說你還吃虧了,難道你不想把場子找回來?」

「是,爹!」

聽到這話,楊踏天也是當即點頭,下一刻就走到了場中對著方恆道,「方恆,出來一戰如何?」

「呵呵。」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