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快請!」

對於這次作戰的大功臣,無論是嚴紹還是曹操都擺出了相當禮遇的態度來。

不一會的功夫,就見呂布輕騎而來,後面跟著的還有趙雲。

到不奇怪,不說趙雲的武藝本來就是比呂布要差了那麼一點。好歹呂布也算是一方諸侯,雖說是落魄了一些,也比作為部將的趙雲等級要高的多。

也許趙雲手裡的實力比呂布要強,至少在嚴紹的帳下,趙雲可以輕而易舉的統帥過萬兵馬,而如今的呂布帳下能有三千多的兵馬就已經不錯了,可是論地位,呂布就要遠遠在趙雲之上了。

一些驕橫跋扈的將領,不會管這些,而是在呂布面前耀武揚威,可是趙雲卻是一個性情謙和的人,從來都不會跟人在這種事情上做爭執,這也是呂布跟趙雲在解決了李傕這個麻煩之後,能相處的比較好的一個緣故。

「明公…」來到嚴紹的面前,呂布一抱拳。說完又對曹操抱了下拳頭,卻沒多說些什麼。

曹操也沒有介意,畢竟兩者之間的關係確實很是尷尬,指望呂布能對他好好的,禮貌一些,似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事實上現在呂布沒有直接拿出方天畫戟把曹操給砍了,已經是比較克制的事情了,當然也有可能是周圍的曹操兵馬實在是太多了,呂布考慮到真的動手未必能跑的出去,所以才沒有這麼干。

「這便是李傕那廝的人頭…」

將一個腦袋扔到了地上,呂布解釋道。

聽到是李傕的首級,嚴紹跟曹操對視了一眼,其他的一些大臣或是將領也是一片嘩然,很快就見一大堆的人湊了上去觀看確認,很快就有一個大臣開口道。

「沒錯,這絕對就是李傕那賊子的首級。」說著又看向了呂布。「當年呂將軍與王司徒攜手,剷除了董卓那個魔王,不想這次又親手斬殺了李傕這個逆賊,呂將軍真的是有功於社稷啊…」

確實,之前的董卓就是呂布跟王允一塊弄死的,這次呂布又親手弄死了李傕,從某種角度上講,他對漢室的功勞確實是很大。

呂布卻是報了抱拳。「不過是為了報效天子,回報明公的恩德罷了…」

說著呂布有些感激的看了嚴紹一眼,對於嚴紹,他確實是非常感激,當年要不是嚴紹在後面支持,呂布也不可能在兗州同曹操抗衡了那麼就。後來落魄了以後,又是嚴紹介紹了小沛給他。雖說小沛那個地方稍微小了那麼一點,但總算是一個落腳的地方。

其實呂布心裡胸無大志,所以有一個小沛也是很滿足的了。要說還有什麼地方不是很喜歡,無非就是如劉備這樣的無名小卒也可以爬在他的上頭這件事了。

「呂將軍此次大功,嚴紹必定會向天子為呂將軍請功!」望著李傕,嚴紹也有那麼一些興奮。

不管怎麼說,這總算是結束了漫長的爭鬥,也可以讓他先回青州去了。離開了青州這麼久,他還真有那麼一點想念自己的家人。

「多謝明公…」

見呂布一點也沒有要搭理自己的意思,曹操到是一點也不介意,他很清楚自己跟呂布的關係有多惡劣,要是呂布對自己非常的熱情,說實在的,那才是詭異恐怖的事情呢。

不過眼下最要緊的卻不是這個,而是儘快把這個好消息告訴給天子,所以曹操很快就開口提議道。

「我們還是儘快回宮去,將這個消息告訴給天子把。」

聽到這個提議,嚴紹跟呂布對視了一眼,也點了點頭,沒有反對。

自然,不可能就這麼立刻回去,畢竟這個時候馬超還沒回來呢,他們總要等到馬超回來以後再行動。萬幸的是,並沒有用太多的時間,馬超已經從外面趕了回來,跟著一塊回來的還有郭汜的首級。

跟李傕相比,郭汜的死相就有那麼一點恐怖了。

李傕那是在逃亡的途中被箭矢射死,而後又跌落馬背,摔斷了脖子,所以死的時候不敢說是毫無痛苦,起碼死的很是倉促,面上的表情除了驚愕之外沒有太多的東西。可是郭汜卻不一樣,他是被馬超當著他的面一槍戳死的。

在臨死之前,表情必然會變得異常猙獰。

確定就連郭汜也已經死了以後,嚴紹跟曹操都鬆了口氣,不過望向戰場,兩人卻都有了點別的心思。

很快,嚴紹就將趙雲給叫了過來,同時吩咐了一些事情,而跟著一塊這麼做的還有曹操,不過他這次叫來的卻是李典。等到一切事情都吩咐的差不多了以後,兩人才從這裡離開。

很快一行人便浩浩蕩蕩的返回了洛陽城中,李傕的首級也被裝在了一個盒子裡面,準備一會當面讓劉協看一眼。

一一一一一一分割線一一一一一一

皇宮裡面,劉協的表情正有些興奮。

外面的事情早就有守在城牆上面,等候消息的大臣傳遞了回來。

在得知外面的西涼軍已經戰敗的消息后,劉協的臉色瞬間從蒼白轉為紅潤。自然,他還沒有知道李傕跟郭汜也已經死了的消息,不然他恐怕會更加的興奮。到也不奇怪,就算是有人守在城牆上面,這些人也不可能會是千里眼或是順風耳對吧?千軍萬馬的戰場上,一個人的存在是異常渺小的,不注意很難看清楚。

何況戰場的形勢複雜,就連大局都未必能關顧的過來,何況是這麼小的一個事情了。

「恭喜陛下,賀喜陛下,剷除此二賊,漢室中興有望!」

很快就有大臣,喜氣洋洋的在旁邊對劉協恭喜道。

劉協自己也很是高興,不過卻沒有多說些什麼,表現的到是十分的沉穩,讓旁邊一些老成持重的大臣看在眼裡,微微頷首。

「諸位愛卿,如今既然二賊已經死了,我們是不是就不用離開洛陽,前往關東去了?」興奮了一陣子之後,劉協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詢問著下面的眾卿。

對於洛陽,他真的是非常有感情,哪怕是這裡已經成了廢墟了。何況他覺得既然李傕跟郭汜都已經死了,也就沒有必要那麼倉促了。

「這個…」趙溫猶豫了一下,不知道該如何的說。

其實按照他的想法,也是在洛陽,可是在洛陽一段時間之後,他卻覺得這麼做可能會有那麼一點不現實。因為洛陽的情況實在是太糟糕了,最重要的是沒足夠的人口,不符合帝都的氣派。

至於最麻煩的那一面,說實在的,恐怕他還沒有考慮到。

「不如這樣,還是等到嚴復先跟曹孟德他們回來了以後,詢問一下他們的意見,如何?」

「嗯…」劉協沉吟了一下,點了點頭。「也好…」

至少在劉協看來,若是想要在洛陽呆下去,還是需要這些忠心的臣子們才可以。可惜的是,回到洛陽的嚴紹及曹操等人,卻並沒有給他什麼讓他高興的消息,因為他們都反對劉協留在洛陽。 其實劉協一直都想著在洛陽紮根,畢竟這是他出生就已經開始生活的城市。之前會贊同其他人的意見到關東去,一方面是因為洛陽的情況確實不咋地,不太適合作為帝都,但是最關鍵的一點還是李傕跟郭汜的威脅。

有這麼兩個威脅擺在這裡,劉協又怎麼可能敢留在洛陽?

至於嚴紹跟曹操他們,說實在的,滿朝文武,恐怕也沒有哪個覺得他們兩人能夠解決掉西涼軍的叛逆,只求能安全的抵達關東。

沒想到他們居然真的辦成了這件事,如今西涼軍的兩個最大的逆賊已經死了,剩下的西涼軍兵馬也是七零八落的。曾經雄踞關中的西涼軍,如今已經徹底覆滅,也就意味著他們無法在對洛陽造成什麼威脅。

如此一來,劉協也就可以繼續留在洛陽。

不過劉協畢竟年幼,還沒有可以壓服所有人的那種權威,當趙溫提議應該問問嚴紹跟曹操的意見時,劉協沒有也不可能反駁他的意見,只能贊同。

畢竟現在他的手底下什麼也沒有,唯一能指望的也就只有這些大臣。而他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會跟這些大臣們翻臉的。

「留在洛陽?」聽著劉協的想法,嚴紹跟曹操面面相窺。

「怎麼,兩位愛卿,難道這不現實嗎?」劉協微微皺眉,雖說兩人還什麼也沒沒說,可是單看錶情,其實已經說明了很多事情了。

「這個…」嚴紹沉吟了一下,仔細的想了一下措辭。沒辦法,雖說眼前的這個人手裡其實一點權力也沒有,但這裡畢竟是皇宮,而他則是天子,不僅是這個皇宮的主人,更是天下的主人,也是名義上他的主人。在加上皇宮內有著無數忠於漢室的近衛,就是嚴紹也不願意正面觸怒劉協。 重生豪門大小姐 「陛下,非是下官悲觀,實是洛陽並不適合久留…」

「臣贊同…」旁邊的曹操也附和道。

「哦?為何?」聽到嚴紹跟曹操二人都反對,雖說沒有出乎劉協的預料,但還是讓他有些不悅。

「這個…」嚴紹瞥了曹操一眼,意思是這次該你先開口了。

曹操自然也收到了嚴紹的目光,略微沉吟了一下便開口道。「陛下,自夏代開始,洛陽便是許多王朝的帝都,地理優越跟重要性不言而喻,當年光武皇帝便是在洛陽建都,而不是選擇了長安,其中便有他的理由。問題在於如今的洛陽城在經歷了大火之後,荒廢破舊,城中人口也都被董卓帶到了長安城去,如今洛陽城中的人口不過數千而已,單憑這些人口如何能談得上帝都二字?而今漢室威望日漸衰弱,正是需要陛下重新振作的時候,陛下要是選擇洛陽的話,顯然是沒有這個基礎的…」

曹操話里的意思很明白,現在漢室的威望其實已經不行了,而作為漢室天子你的,便需要拿出足夠的能力來才行。尤其是想要讓如今的諸侯們重新忠於漢室,更是需要有足夠的實力,沒有足夠的實力,就會像之前的董卓或是李傕等人一樣,誰也不甩你…

就連下詔令,讓四方諸侯來勤王的時候,也只有兩家過來,即便是算上呂布,也才三家而已。而在關東的諸侯又何止這些?更別提荊州的劉表跟益州的劉璋了,這兩個可都是漢室的宗親,可是在漢室陷入困境的時候,這倆漢室宗親又在做什麼?

所以,再也沒有什麼比實力更重要的了。

問題在於,洛陽並沒有這樣的基礎。假如是過去的洛陽,物產豐富,人口充裕,只需要稍微沉澱幾年,就可以發展的相當強大。

就如嚴紹過去最喜歡玩的三國志11一樣,每次選擇呂布的時候,都比較喜歡先從濮陽偷渡到洛陽去,只要稍微的發展那麼一下下,就可以在洛陽招募起十萬兵馬來。而後無論是西推李傕,東推曹操又或者是乾脆渡河到北邊去,先解決了張楊在解決袁紹,而後一同河北都是沒有問題的…

可是這畢竟不是遊戲,遊戲裡面你可以忽略現實的人口問題,直接徵兵,這裡卻不能。

現在的洛陽一共就兩三千人的樣子,老弱還都算上了,你就是再厲害能征多少兵馬?

沒有足夠的兵馬,哪個諸侯會甩你?

所以,現在的洛陽規模雖說是不小,可惜的是,卻沒有足夠的基礎。

「還有一點,不知道陛下有沒有考慮過?」見曹操開口了,嚴紹也跟著開口。「洛陽的這點人口,徵兵之類的暫且不提,又該如何養活百官呢?」

聽到嚴紹的這句話,本來還算是勉強能保持一下平靜的百官們,瞬間都議論紛紛了起來。

畢竟,這個可是涉及到了他們的福利問題,過去在長安的時候,餓一餓也就算了。現在都回到洛陽了,總不能還讓他們餓著肚子吧?

就算是忠臣,也是有著自己的想法的,更有自己的家人需要照顧,何況這裡面還未必全都是忠臣。

講道理,這次隨劉協到洛陽的大臣們就不在少數,還有大臣們的家眷,再加上劉協身邊的一些服侍的人,還有之前那些皇帝們的嬪妃之類的,全部數量加在一塊,跟洛陽城現在的人口也差不多了,單憑這兩三千人想要養活這麼多的人,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何況他們是誰?是大臣,是皇親貴戚。無論吃住還是其他都是要跟那些百姓拉開檔次的。可惜,單憑如今的洛陽,是沒法供應這些的。

「這…」劉協頓時有些啞口無言。

但就在這時,忽然有人開口道。「可以從長安將百姓在弄回來啊,本來長安的許多百姓就是當年董卓那個逆賊給強制性搬過去的,如今再搬回來不久可以了…」

聽到這話,很快就有大臣露出贊同的神情來,但是同樣也有不少的大臣卻是微微搖了搖頭。

嚴紹看了過去,是一個身形消瘦的大臣,他也沒多說些什麼,只是淡淡的道。「曾經的洛陽可以養活數十萬人,如今的洛陽可以嗎?現在洛陽周圍荒廢已久,無論是田地還是房屋都是如此,就算是人回來了,該如何養活他們?難道現在皇室還有養活數十萬人的能力嗎?」

如今可不是明代,對於官員的待遇還是比較優厚的。任何一個品級較高的官員,收入可能都跟上千百姓相當。

現在的洛陽城不過就兩三千人,撐死了也就能供應十多個高品級的官員而已,可是跟隨劉協到洛陽的官員卻已經不下百人,這還是算上了有品級的那種,沒有算上品級較低的,不然怕是不下百人。

還有皇宮裡的侍女,還有那些先帝的嬪妃,甚至是那些宦官們,諸如此類。這些那樣不需要有大量的錢糧來供應,單憑如今的洛陽是絕對不可能的。

至於先前那個大臣所說的,將長安城的百姓全都搬到洛陽來,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做任何一件事情,都是需要有基礎的,尤其是跟吃飯有關的事情。過去的洛陽城繁華無比,周圍的地區開發的程度很高,所以就算洛陽城內居住者數十萬人,也可以供應的了。何況洛陽還是帝都,受到天下諸侯的奉養,每年朝貢不斷。

可是現在的洛陽卻不一樣,現如今的洛陽在經過數年的荒廢后,城外的耕地已經是長滿雜草,還有那些水渠一類的東西也需要時間去修復才能使用,這些東西都需要大量的時間才行,眼下又漸漸變冷,馬上就是冬天了。

就算是你能用最快的速度將耕地內的雜草一類的剷除乾淨,又開始播種,指望今年就能出糧食也是不太可能的。

假如真的把長安城的百姓搬到洛陽來,恐怕還沒等挨到明年,洛陽已經是哀鴻遍地。其實現在的長安也是一樣,正在飽受飢荒的折磨,這個時候劉協又耗費巨大的經歷,將這些百姓折騰到洛陽來,要是能妥善的解決糧食的問題還好,起碼這些百姓還會感念一下劉協的恩德,可要是連吃飯的問題都搞定不了,怕是要不了多久就該發生暴亂了。

「所以將長安的百姓搬移到洛陽來,是斷然不行的…」

聽了嚴紹的話,劉協有些受到打擊。

為了在洛陽住下去,他可是想了無數的辦法,可是到了如今卻是被斷然的反駁了。

「難道就一點辦法也沒有了嗎?」

「只要陛下能夠勵精圖治,重振漢室,如何能回不到洛陽來?」

只要漢室復興了,將來劉協就算是做了當年董卓干過的事情,也不會有什麼人多說幾句的。別說是一個洛陽了,就算是將一個荒野小城打造的跟帝都一般也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可要是現在就這麼干,只怕還沒等他成功,漢室僅存的那一點威望就要被劉協自己給弄的一乾二淨了。

一一一一一一分割線一一一一一一

見劉協有些情緒低落,一直跟著走進來的楊彪苦笑了一聲,不過天子乃是萬民之長,他連忙在旁邊開口道。

「對了,陛下,李傕跟郭汜兩個賊子已經伏誅,現在溫侯及嚴州牧帳下的趙雲趙將軍已經帶來兩個賊子的首級…」

聽到二人伏誅,呂布跟趙雲更是帶著兩個人的首級過來了,劉協的精神也重新振作了起來。「快請兩位將軍…」

得到了劉協的許可,呂布及趙雲二人從殿外走了進來。二人的身後,還有一些親衛緊跟其後,每個人的手裡還捧著一個盤子,上面裝著一個剛剛清洗過的人頭。

畢竟是要給天子過目的東西,總不能讓他們像臨死前的時候一樣,滿臉血污的送過來,那樣過於失禮了一些。所以在拿下兩個首級之後,嚴紹就讓他們帶著人頭去清理一番,如今清理乾淨了,才給送了上來。

在座的所有人,幾乎沒有一個不對李傕跟郭汜二人不熟悉的。畢竟當年在長安的時候,可是受到二人的欺壓許久,對二人恨之入骨。如今看到二人死不瞑目的樣子,都極為興奮。

尤其是劉協,更是被兩人給欺壓了許久,看到首級之後,連先前的失落情緒也拋之腦後。

「二位愛卿實在是有功於社稷啊…」

「不敢…」兩人連忙一禮。

不管現在的漢室究竟有多麼的不成氣候,但這畢竟是天子,尤其是趙雲,雖說不是第一次面見天子,但是對於他這樣的人來說,對於漢室的尊敬卻是發自內心的。

作為親手殺死李傕的功勞,趙雲跟呂布都得到了極多的賞賜,自然,也沒有忘記馬超。雖說郭汜的重要性肯定不能跟李傕相比,但也是大功一件。

考慮到目前漢室的能力,肯定不可能有什麼實惠的賞賜,有的只是一些虛名而已,畢竟劉協就連自己都快養活不起了,哪有那麼多的實在東西賞賜下去,不過就是這些東西也讓呂布及趙雲跟馬超高興的很了。尤其是馬超,雖說勇武,又是馬騰的長子,也算是有些出身,但是畢竟過去沒有出過西涼,就是長安都沒去過幾次,年輕的很,並沒有見過太多的市面。這次給的東西雖說都是些虛的,卻恰好可以滿足他。

賞賜之後,一行人到是沒有繼續停留,而是選擇離開。

但是在離開之後沒多久,嚴紹就被宣召到了殿上。,這次到是沒有看到劉協,只看到楊彪跟趙溫等大臣在那等候。

「復先,快過來…」

聽到話,嚴紹連忙走了過去。

要說他跟這些大臣也算是比較相熟的了,畢竟當年他也曾經在洛陽混過一段時間,尤其是還參與了解救王允的事情,跟這些忠心耿耿的保皇黨起碼是打過一次照面。

「諸位大人,好久不見了…」

「是啊,與當年一別,確實是有好多年了,這次也是全賴復先,才能從那幾個賊子的魔掌之中跑出來啊…」眾人又寒暄了一陣,接下來才聊到了事情額關鍵。

「之前復先談到帝都的事情,很是反對,覺得洛陽並不能成為帝都,那不知道復先可有什麼更好的選擇?」

其他人也看了過來,想要聽聽嚴紹的看法。看著眼前的這些大臣,嚴紹沉吟了許久,才緩緩開口道。

「其實無論是去哪裡都好,最重要的是,要在天子身邊留下足夠的兵馬來保護才行…」

一一一 這個時候殿上的大臣數量並不是很多,也就只有包括楊彪跟趙溫在內的部分大臣而已。

雖說人數不多,可是身份卻都重要的很,漢室現存的所有身份重要的大臣,幾乎全部都在這裡。

這裡面,自然也包括了鍾繇等人。

楊彪的神情原本還笑眯眯的,聽到嚴紹的話,表情逐漸變得嚴肅起來,一股漢室重臣的威嚴散發開來。

單從外表來看,楊彪不過是個相貌堂堂的老者而已。可是配合上這股氣勢,卻讓人覺得有些壓抑。

若是換了常人,光是站在楊彪的面前就會緊張到不能呼吸。可是這些年來嚴紹經歷的事情難道還算少了?

光是在沙場之上,就經歷過不知道多少次生死。平日裡面對的也是如趙雲,黃忠,甘寧,太史慈這樣的猛將,就是呂布也見過不知道多少面。

自然,考慮到身份等問題,無論是呂布又或者是趙雲他們都不可能對嚴紹釋放殺氣的。

可就算如此,這些絕世猛將也不是楊彪這種虛張聲勢的氣勢可比的。

沒錯,楊彪的氣勢確實是很驚人,可是真正能讓人懼怕的是這個人本身所擁有的力量。

武將擁有的力量是他自身的武藝跟手中的兵馬。而大臣的力量則是來自於他背後的君主。

若是君主強勢,大臣的力量也就會跟著變強,人人都會畏懼這股權勢。要是沒有了這種權勢,那楊彪也不過就是一個略有威嚴的尋常老者罷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