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怎麼就他一人,還有二人呢?」霍夏向領命侍從問道。

「二公子,那二人不在屋內。我怕耽誤了公子的事,所以先將他帶來,其他二人我已經派人去找,相信很快就能帶回。」侍從答道。

「你下去吧,找到后立刻帶來。」

「是,二公子。」侍從下去。

「賈明,你把當日所發生的事情再說一遍,越詳細越好。」霍元命令道。

「是,盟主。」賈明將自己早就準備好的腹稿重新複述了一遍。

「完啦?」

「就這些,盟主。」賈明故作鎮靜道。

霍元沒有開口,也懶得看他一眼。一旁霍冬介面道:「賈明,應該還有吧,怎麼樣,是你自己說還是我來幫你說。」

「撲通」賈明雙膝跪地繼續狡辯道:「沒有啦,真的沒有啦,四公子。」

霍冬陰陰一笑,走到賈明近前,伸手按在他頭上。

賈明雖怕卻不敢有所動作。

「真的沒有了嗎,這可是最後一次機會。」

賈明咬牙堅持:「真的沒有了。」

「好吧,我相信你。」霍冬將手從他頭上拿開。

賈明鬆了口氣。

可是,就在這時,霍冬那手再探,重重擊在賈明頭部,將他當場擊暈。

「父親,我來搜神看看。」

霍元點點頭沒有言語。

霍冬盤腿在賈明身旁坐下,心神開啟,神識進到賈明心神海。他竟然晉級到武神了!

半個時辰過去,霍冬睜開雙眼,看著依舊昏迷的賈明怒意大發,站起身來,一腳跺碎了他的頭顱。

「先調息一下再說。」霍元開口道。

霍冬沒有矯情,來到桌邊坐下,閉目調養下心神。

搜神很傷心神,更何況他剛剛晉級沒多久。若不是先將賈明擊暈,他還不敢對其搜神。

感覺有所恢復,霍冬沒有讓父親等久,開口說道:「這小人,因為擔心商船貨物受損被罰,竟然將全船人殺盡,而後編造出海獸攻擊之事。真是該死!商船明明是被人從船底破壞的。」

「這麼說是有人在針對我天地盟,看來苟長老也是遭遇到意外了。」大長老李治平說道。

就在這時侍從來報:另二名領頭之人業已找到,不過已經不是活人,而是二具屍首。看來這二人意識到霍元等人到來,事情肯定隱瞞不下去,都是一死還不如少受些痛苦。

事情已經很明顯,就是有人在跟天地盟過不去。霍元開口責問道:「霍夏、屠嬌,此事你們處理的非常不妥,怎麼能聽信他們一面之詞。 嫡女有毒:我的邪王夫君 這期間你們就沒有起疑,想著認真調查過?」

「盟主恕罪,我等確實失責。原以為他們都是本盟的骨幹,應該不會做出有損本盟的事情,所以對他們只是稍加懲戒。」霍夏、屠嬌搶先跪倒請罪。

「由於你們的失誤,商會接連受創,苟長老因此很可能喪命,此罪肯定是要追究的。」

「盟主,我等願意接受懲罰,只是求盟主寬限些時日,等將此事調查清楚,找出真正的元兇,讓我等有戴罪立功的機會。」

這時李治平為他們說話道:「盟主,現在是用人之時,就給他們這個機會吧。如果後面他們再出現差錯,我們就數罪併罰。」

霍元掃了眼霍夏、屠嬌,「起來吧,李長老的話你們聽到了?後面希望你們不要再讓我失望。」

「謝盟主!謝大長老!」二人起身。

「你們說說看,誰有可能做出這事。」

「海沙幫,只有海沙幫有這個實力。」霍夏、屠嬌異口同聲道。

「理由。」

「在『獻酒大會』之前,海沙幫是武海城的第一勢力,利益他們得到的最多。如今我們取代他們成為第一勢力,他們的利益肯定受損很多;第二,以苟長老的實力,在武海城能穩勝他一籌的寥寥,以我們現在同玄家的關係,玄家代理人肯定不是。還有那就是海沙幫幫主史進,聽說他一直在閉關衝擊武神。」

「史進出關沒有,還有,海沙幫最近可有什麼動作?」

「出沒出關我們打聽不到。史進閉關期間幫中事務有薛蟠代為打理,一直都很低調。我們接手武海城后,海沙幫沒有惹事,所以我們暫時也沒有逼迫他們。」

「聽你們的意思應該不是海沙幫所為啊?」

仙武帝尊 「表面上確實如此。可是,思來想后只有他們有這個能力。」

「為什麼現在如此肯定是他們?」

「以前我們以為真的是海獸所為,沒有往這方面想。」

霍元思索片刻,決定下來,「既然你們如此肯定,那我們就從海沙幫著手調查。吩咐下去,找出海沙幫主要成員的住址,立刻回報。」

「是,盟主。」屠嬌應下,退出房間。

「霍夏,你聯繫下玄家代理人,我們明日前去拜訪。」來到武海城,當然不能忽視這裡真正的主人。天地盟要想在玄武大陸有所作為,武海城是他們一個重要的據點,不容有失。

「是,父親,我這就去聯繫。」霍夏也離開了房間。(未完待續。) ?在霍夏的引薦下,霍元等人結識了武海城玄家代理人玄海。由於霍元的刻意奉承,大家相談甚歡,天地盟得到了他想要到:在玄海那裡留下很好的印象。

幾日後,天地盟派出的探子終於有所收穫,不僅海沙幫幾名重要成員的住址被查到,包括薛蟠的住址他們也探聽出來。

「前端時間大家都挺閑的,現在有事可幹了,都精神著點。這次行動有李長老帶隊,具體事務聽他安排。你們只要記住一點:一定要有活口。知道嗎?」霍元吩咐道。

「是。」

李長老接手進行人員分配。等眾人清楚各自的任務,李長老一聲令下,眾人集體出動奔向各自目標,薛蟠有李長老親自負責。

「你是薛蟠?」來到薛蟠的窩點,李治平見到后問道。

「你是誰?」聽對方直呼其名,薛蟠有種不好的預感,沒有回答而反問道。

「我叫李治平,聽說過嗎?」

「李治平?……天地盟的李大嘴!」薛蟠想了片刻,記起這號人物,內心暗叫不好。神情上,他一臉茫然,「對不起,沒聽說過。還有,你找我們薛代掌門有何事?」

欠君一世情 「你們薛代掌門?」李治平戲謔的看著薛蟠,「那你是誰?」他來找薛蟠怎麼可能不知道薛蟠的樣貌,見薛蟠想蒙蔽他,李治平感覺好笑。

薛蟠不理會李治平的嘲笑繼續演著,「我就是個海沙幫的小人物,告訴你你也未必聽說過。既然你來找我們薛代掌門,那我幫你去找找,找到了一定幫你轉達。」說著,薛蟠後撤。

李治平跟上,「不用麻煩了,找不到你們薛代掌門,找你也是一樣。怎麼樣,方便么,請到天地盟商會去坐坐?」

「這怎麼行!這等大事可不是我這小人物能參與的。你等著,我這就去找薛代掌門,很快就回來。」薛蟠說著加快腳步撤離。

李治平怎麼可能讓他如願,如跗骨之蛆般緊隨著他。

薛蟠見無法騙過李治平,不再掩飾,運功於腿全力狂奔。逃!

「在我面前你能逃的掉嗎?省省吧,薛蟠,識相的跟我商會走一趟,免受些皮肉之苦。」李治平不見怎麼動作,可是離薛蟠依舊一步不差。

「做夢去吧,李大嘴,想請你薛大爺去天地盟商會,除非帶著我的屍首去。」薛蟠知道他同李治平實力相差懸殊,逃是逃不掉了,到不如光棍點,看看臨死前能不能「咬」上李治平一口。他瘋狂催動體內之煞,不退反進,向李治平攻了過去。

「自不量力。」李治平輕蔑道,武神之霸氣壓了過去。

薛蟠的煞遇到李治平的霸氣節節敗退,對李治平根本構成不了危險。

「薛蟠,不用白費力氣了,老老實實的說,或許我還給你留條生路,要不然,你恐怕想死都難。」

薛蟠知道,落到李治平手中即使不說也會被搜神,到時他們想知道的一樣會知道。這事絕對不能在自己身上發生。至於是否會發生在其他兄弟身上,他自身難保沒必要考慮這麼多了,他們自救多福吧。

「李大嘴,有本事你讓我不死!」說完這句,薛蟠的面色驟變,心神之力夾雜著煞轟向李治平。

「你、你個瘋子!」李治平沒想到薛蟠會使出這招,再想制止已然不及。為免自己心神被其攻擊受損,他身形閃動避開薛蟠的垂死一擊。

一擊落空,薛蟠立足不穩摔倒在地,雙眼空洞,臉上掛著嘲笑。雖還有氣,但也離死不遠了。

沒有生擒薛蟠,李治平甚感丟面子,看到地上半死不活的他,氣不打一處來,掌風過去,薛蟠化作一灘血肉。

任務失敗,李治平興緻索然的返回商會。進到後院的議事廳,李治平感覺氣氛有些沉重。掃視一圈,看到外出執行任務之人個個戰戰兢兢的站在堂前,霍元滿臉怒色。

見到李治平,霍元神色稍顯好轉,「李長老,從薛蟠那裡得到些什麼信息,說來聽聽。」

李治平尷尬的笑笑,應道:「對不起,盟主,在下沒能從薛蟠那裡得到任何信息,這個瘋子一上手就死拼,心神、功力一併暴起,我連阻止的機會都沒有。」

聽到李治平的彙報,霍元臉色沉了下來,只是李治平身份特殊,他不好當著眾人的面向其發火,冷冷的說道:「李長老辛苦了,坐下吧。」

李治平無奈笑笑,隨便找了位置坐下。

陸陸續續有人回來,但是卻無一收穫,後面唯有霍冬還沒有返回。

「看來史進確實有一套,海沙幫弟子對他非常忠心。」結果一樣,霍元雖無奈但挺佩服史進的,至少他們天地盟的弟子做不到這點。

霍冬終於回到議事廳,手裡提著個人,看上去奄奄一息。

終於帶了個活口回來,霍元又來了精神,問道:「招了沒?」

「嘴很硬,死活不說。」霍冬憤憤道。

「沒關係,只要活著就行。」霍元從兒子手中接過此人,直接搜神。

搜神完畢,此人已無生氣,霍元臉色卻不怎麼樣,也不知道是搜神損傷的,還是沒有得到想要的信息。

調息片刻,霍元說出搜神結果:此人是海沙幫骨幹,沒錯,但是,此人前段時間沒有在武海城(也就是沒有參加那次海上偷襲),對海沙幫近期的事情了解的不多。

聽到這些,眾人有些喪氣。

不過,很快霍元也給出好的消息:雖然他前段時間沒有在武海城,但是回來之後,他也有聽說些,幫主史進已經出關,晉級武神成功;還在海上做過一次買賣,得到不少好東西;也是在這次買賣中,幫主至今未回。

眾人沒有說話,各自消化著所聽到的信息。

半刻時間,霍冬首先發言:「這麼說,海沙幫確實偷襲過我們的商船,至少有一次。」

「是的,而且很可能就是苟長老出行的那次。我現在很好奇,為何史進至今還未回歸。照理說,如果他去追殺苟長老,也應該成功返回了。」屠嬌提出自己的疑問。

是的,常理說,武神追殺武皇確實用不了這麼長時間。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自己的想法,霍元靜靜的聽著。等大家提不出新的想法,霍元說道:「目前來看,武海城不是只有海沙幫針對過我們,應該還有其他的勢力或人,這個我們要儘快找出來。趁此機會,我們正好對武海城進行一次清洗,徹底消除隱患。苟長老未歸、史進未回,其中必定有原因。等武海城事了,你們要派出船隻出海找尋。當然,史進已是武神,派出船隻需要偽裝,不能無謂犧牲。好啦,大家下去準備吧。」(未完待續。) ?在玄海的聽之任之下,近期武海城內風聲鶴唳,許多幫會一夜之間土崩瓦解,當然海沙幫亦不能倖免。

聽到消息,東方不敗五人都規規矩矩,不能再生事端。

這日晚,三人收拾停當坐下喝茶。胡一刀問道:「你們注意到沒,鷹隼有些日子沒有跟我們聯繫了。」

「確實如此,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武煉神帝 東方不敗擔心道。

被這麼一說,獨孤求敗心神不寧起來,「可能真的出問題了。」

「怎麼,是不是有不好的感覺?」胡一刀急忙問道。

「嗯。」獨孤求敗面色凝重。

「要不要回去看看?」

「再等等看,如果還沒有消息我們準備回去。老胡,明天跟建德他們說一聲,這幾天我們不外出捕魚了,也盡量不要聯絡我們。趁這時間,我們加緊修行,看看能否晉級武皇。」

胡一刀點頭同意。

第二天一早,胡一刀找到李建德交待一番。三人進入修行狀態。

半個月過去,鷹隼依舊沒有蹤跡,三人鎮定不下來了,即便離晉級武皇只差一步,還是不想再等下去。

「明日我們就出海!」東方不敗決定道。

沒有和任何人說,半夜裡,三人帶著行李登上漁船,向壁壘駛去……

已經不知道跑出去有多遠,苟富貴依舊沒有擺脫史進:看來他是鐵了心要殺我滅口。沒法,想要活命只能繼續向前逃竄……

這老「狗」還挺能逃的。史進追得也挺鬱悶,他沒想到會在這事上浪費這麼長時間,耽誤了他後面的計劃。追到后看我不剝了你的皮!史進忿忿的想著。

「咦,天上怎麼會有鷹隼,它們不是生活在草原或山區嗎,飛到這裡來幹什麼,不會是被人馴養的吧?」追擊過程中,史進終於注意到空中飛著的鷹隼。留意觀察,他看出鷹隼飛行的線路正好同苟富貴逃跑的線路有些重合。

這樣也好,又可以多件事做做。史進如此想著,心情好了些許。

無意間,苟富貴距離壁壘越來越近。

「咦,這天柱上怎麼會有鷹隼歇腳,奇怪。」苟富貴還是看到了停在壁壘上的鷹隼,「難道有高人隱居於此?若真是如此,我或可僥倖求生。」苟富貴已無退路,去也許會死,不去,被史進追殺肯定是死。他沒得選擇。

藏於海水下的紅葉大陸武者通過鷹隼已經知道有人向這裡而來,他們早早撤過壁壘,向段天平發出了最緊急的信號,同時用早就準備好的同色石材將壁洞堵上,期望不要被來人發覺,「碧海潮聲迷殺陣」開啟,以防不測。

終於抵達天柱,鷹隼已經被他嚇飛,苟富貴沒有發覺這裡有人活動的跡象,他心灰意冷,「看來這裡就是我的葬生之地了。」

「苟富貴,跑啊,怎麼不跑啦。哦,沒路了。」史進閑庭信步的走在海浪上,嘲笑道。

背靠天柱,苟富貴調整呼吸嚴陣以待。

「苟富貴,你是我晉陞武神后第一個對手,有這份殊榮你應該感到高興。」

「史進,有什麼本事儘管使出來,我倒要看看你能強到什麼程度。哈哈哈,不要一個不小心反而被我給宰了,那可是要笑死天下人了。」苟富貴激將道。

「你放心,我會讓你滿意的。」史進不為所動,運功發力,霸氣外放,向苟富貴攻了過去。

苟富貴武皇巔峰,雖未晉級到武神,但也觸摸到門檻,應對剛晉級沒多久的史進,他也不是沒有毫無招架之功。凝煞於身前將自己護住,心神穩固住以防史進對其突然襲擊,既然逃不了,苟富貴準備同他死耗下去。

霸氣卷著漫天的海水湧向苟富貴,苟富貴以點破面只守自身,如同海中礁石,海水過時雖被淹沒,但片刻之後依舊巍然不動。海水拍打著天柱「轟轟」作響。

楊繼武等人心情緊張,生怕石材被擊毀露出端倪,個個運功抵住石材。一波過去,石材無恙,眾人稍顯安心,但絲毫不敢大意。

十數招過去,史進拾起武神的威風開始認真對敵,舉手投足之間,霸氣不在散開,凝練於招式之中,同苟富貴點點相碰。

煞氣對上霸氣,苟富貴應對起來困難許多,起先如礁石般的身軀開始左右搖晃,他神情更加緊張,生恐一個不留神被史進擊中。

半個時辰過去,苟富貴全身濕透,汗水混著海水一刻不停的流下,他現在已是強弩之末,失手被殺看來是遲早之事。逃,不是沒想過,但是,史進怎能讓他如願,招式之間將他禁錮在此,後面是武聖都不能摧毀的天柱,他又能往何處去逃。

史進「蒼鷹撲兔」,雙腳連環不斷蹬踏下來;苟富貴「鐵索橫江」雙臂緊守要害,身體卻不斷浸入海水中。當史進最後一腳踏下,苟富貴雖然艱難防下,身體卻不受控制的向天柱撞去,「砰」、「嘩啦」聲響起,說巧不巧,苟富貴的身體正好撞在石材上。石材怎麼經受住這等撞擊,當場碎裂開來。

楊繼武等人急忙後撤藏於陣法之中。

「天不滅我!」苟富貴死裡逃生激動不已,顧不上石材後面是否有危險,快速竄了進去。

這突然的變故令史進大吃一驚。天柱的傳聞誰人不知,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被擊穿,這其中定有隱情。他不敢大意,謹慎的向空口移去。越靠近洞口,他越發的小心。

「咦,這洞口通向何處,怎麼傳來的氣息如此駁雜,非常不利於修行。會不會侵蝕我的修為?」史進不敢冒進,他後撤幾許運功檢查:還好,功力沒有損失,嗯,心神也沒有被侵蝕。史進這才放心,再次向洞口靠近。

摸摸洞壁,感受這紋路,感覺是從裡面向外穿鑿而出的,這究竟是什麼人所為,實力太驚人了。多名武聖都無法撼動的天柱被掏出一個洞穴,難道是武帝?!想到此處,史進的額頭冒出冷汗:現在就走?進去看一眼?他糾結著。最終,武者的冒險因子讓他決定進去看上一眼:看一眼,就看一眼,至少確定下苟富貴是否已經喪命。

他鑽進洞穴慢慢向前走去……(未完待續。) ?穿過天柱洞穴,苟富貴腳步未停直接跨進了紅葉大陸的東海。等他再環顧四周,他被眼前的景象所迷住了:藍天碧海,清風微撫,柔和的海水被微風送著徐徐浸潤著沙灘,高高的椰樹林下幾間古樸的茅舍,顯得那麼恬靜。很明顯有世外高人隱居於此。

苟富貴不敢怠慢,整理整理衣襟,恭敬的自報家門道:「天地盟弟子苟富貴無意打擾前輩在此修行,冒犯之處請見諒。」

沒有得到回應,苟富貴進一步解釋道:「弟子誤闖此地實屬無奈,待強敵退卻,弟子即刻走人,請前輩容弟子暫時在此稍息片刻。」

依舊沒人理會。

漢當更強 苟富貴真的是太累了,既然沒人答覆也說不定前輩沒有介意他的誤入。他找了個較偏的位置盤腿坐下,打坐調息。

陣法內,胡飛傳音楊繼武道:「繼武哥,你聽到了嗎,這人自稱是天地盟的人。天地盟可害死林炎小弟,我們絕不能放他逃脫。」

楊繼武點點頭,「我知道,但是現在還不是時候,你沒聽到嗎,他是被別人追殺逃進這裡的。追殺之人不現,我們暫時先不要開殺陣,讓他在迷陣中再呆會吧。」

「行,聽你的,那就再等等。」胡飛大局為重沒急著啟陣。

來到出口處,史進沒有急著踏出洞穴。從洞穴向外看去,他眼中也是一望無際的大海。怎麼鬼,天柱硬是把大海分成了二個部分?那這邊又是什麼大陸呢?

將頭伸頭洞穴,史進想看看四周環境,可是眼前卻霧氣繚繞看不真切。這又是什麼鬼,明明在洞穴中看外面很真切,走近了看反而看不清楚了?史進縮回洞穴,景象恢復清晰;伸頭出去,景象變得朦朧……反覆幾次,結果相同,史進更不敢輕易踏出洞穴。沒有判斷出哪個是真哪個是假史進不會輕舉妄動。

史進的動靜看得楊繼武、胡飛等人心焦不已。「碧海潮聲迷殺陣」依壁壘而設,只要出壁壘,大陣無處不在,可是洞卻不在陣法之中。看此人的動靜肯定是發現了洞外的不同之處,想要困住他恐怕難以實現了。

迷陣內,原本打坐調息的苟富貴突然狂笑幾聲,而後又急忙捂住嘴,不讓聲音發出,生怕驚擾到在此隱居的前輩高人,洋洋自得的神情卻出賣了他此刻的心情。他沒想到靜坐三日竟然無意間晉級到武神,這種驚喜他豈能壓抑得住。

「史進啊史進,沒想到我也晉級武神了吧,再次碰到我會讓你驚喜的。」苟富貴好不容易讓自己平靜下來,再次打坐鞏固下境界。又是三天過去,武神境界不僅鞏固,苟富貴還感覺又有所精進:這裡真是塊寶地,非常適合修行啊!

此時,他感覺如果再對上史進,自己贏面更多些。有了這個想法,苟富貴坐不下去了,他要找史進報前面的追殺之仇。

剛走出沒幾步,苟富貴見到史進正向他這邊走來。這次他沒有躲避,迎著史進走去。相距一丈開外,苟富貴叫囂道:「史進,你是不是在找我?不用找啦,我送上門來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