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電視劇

「恩,信息好像有點多呢,這樣吧,我簡單找幾條念一下,你們幾個自己感受一下啊。」

「1936年11月,香港維多利亞港發生多起盜竊案,多名英國紳士錢包被盜,疑犯系一名華夏十歲左右兒童。」

「1937年2月,一艘從維多利亞港起航的游輪因西班牙局勢被弗朗哥陣營截停,一個星期後多名乘客趁著夜色潛逃,被弗朗哥陣營士兵發現,盡數屠殺,其中有一位十歲左右少年用成年人的屍體作為掩體躲過掃射,後用一把叉子殺死三名士兵,遁逃。」

「1937年3月,弗朗哥陣營高級軍官係為共和國陣營間諜,被一封匿名舉報信舉報,隨後全家被處死,有知情人透露這位軍官家中還有一位十歲左右門童攜帶重要情報逃走,弗朗哥陣營全力搜捕。」

「1937年6月,一名十歲左右少年以一人之力突破弗朗哥陣營封鎖逃往共和國陣營領地,三個月內以殘忍的手法殺死11名弗朗哥陣營士兵,逃脫當晚更是借著黑夜殺死了9名士兵。」

「1937年7月,共和國陣營一位高官被暗殺,疑犯為一名十歲左右兒童,事後疑犯逃脫。」

「1937年8月,疑犯少年出現在法國,被法國警方通緝,在重傷四人之後逃離。」

「1937年12月,威廉港附近一德國高級士官家中突然失火,火勢造成軍官極其妻子死亡,縱火犯系一位十歲左右的孩子,經後續調查,此人與歐洲非法走私偷渡組織『蛇眼』有密切聯繫。」

「1938年4月,警方將目標鎖定在『蛇眼』組織的一個名叫漢頓的蛇頭身上,4月蛇頭漢頓在挪威被捕,那名十歲的殺人魔頭不知所蹤,有傳言其已經前往英國境內。」

「1938年9月1日,霍格沃茨特快列車,派瑞斯失控,維傑·秦以麻瓜武器左輪手槍,將其擊斃。」

拉烏璐斯收起長長的羊皮紙,隨後看向了四個目瞪口呆的活化石。

斯帕瑞特、明斯克、阿拉騰以及喬治,此時都像看怪物一樣看向秦維傑。

許久,明斯克才開口道:「你的身上的確有很濃的血腥味,但是在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我竟然完全沒有察覺到,你究竟是怎麼隱藏的?」

「你是個殺人的魔鬼!怪不得,福利家族要雇傭你保護那個人!」斯帕瑞特吃驚且憤怒的叫喊了一聲。

阿拉騰一個大漢,宛如看恐怖片的小女生,整個人所在角落中,戰戰兢兢的看向秦維傑。

喬治學長,則是臉色不自然的抽動著,心中暗自盤算著:「社長是真正的變態!我剛才竟然調戲他了!他不會殺了我吧?」孫言盯著李雨:「你在威脅我!」

李雨冷笑著:「威脅你?又能怎樣?老傢伙,屢次挑釁我,你的雙腿只不過是利息而已,你要是想要報仇,隨時都能夠過來。

但是在這之前,你要將手中的股份交出來!」

孫言憤恨的看著李雨,良久不語。

李雨開口:「給你一分鐘的時間考慮,一分鐘后如果沒有答覆,就等著總公司的人找到你們家吧。」

那些人聽著這話,恐懼的看著李雨。

他們站在一旁不停地商量著。

「這!這該如何是好!」

「難道我們真的要將股份……

《聖醫霸婿》第二百一十章勉為其難的接受請假一天

《七世神盤》請假 「你確定?」

林凡譏誚開口。

魔擎走到林凡與無劍面前站定,冷漠的看着,道:「我想不出還有誰能救你們。」

「救?」林凡眨了眨眼:「我覺得你該想着怎麼自救。」

「哦?」魔擎詫異的看着林凡,嘲弄道:「莫非就憑你們兩隻螻蟻,還想反殺我?」

魔擎看着林凡,很嘲弄與譏誚:「還是說,你準備如坑殺他們一般,坑殺我?可是,這千里內所有荒獸盡皆死去,你還有隱藏手段?」

無劍神情很嚴肅,臉色很沉重,魔擎竟然隱匿在側,現在這般出來,明顯就擺明,要殺了他與林凡。

故而,他的身份,根本不管用。

現在用他的身份來說事,明顯便是笑話,那麼,要怎麼逃過這一劫?

沒想到,今日卻是大喜大悲,跌宕起伏。

林凡伸了個懶腰,道:「從你剛來時,我就知道了。」

魔擎眼神更加嘲弄:「你是說,我的隱匿手段,你能窺破?」

林凡平淡的看了一眼魔擎:「你以虛空之道而來,且,便在小魔尊第三次向我求饒,我說出那些話的時候。」

眨了眨眼,林凡譏誚看着魔擎:「我說得可錯?」

魔擎臉色變了!

因為,林凡說的一點不錯。

心中殺機更盛!

自己堂堂玉榜之上的頂尖強者,且以魔神宮的手段尋荒獸蹤跡而來,竟然,被一個他眼中的螻蟻窺破行蹤,這對他來說,簡直便是一個侮辱。

說出去,會有人信?

高了林凡整整一個大境界,但竟然在林凡面前,連隱匿身形都不能夠!好羞辱!

冷聲道:「那你為何不逃?」

「沒必要啊。」林凡說得很隨意,他從符戒之中掏出精緻的傳訊玉,在魔擎眼前晃了晃,笑問道:「知曉這是什麼嗎?」

魔擎臉色微變:「丹盟獨有的傳訊玉。」

「好見識。」林凡眨了眨眼,道:「確切說,這是丹盟盟主之女夢魘獨有的傳訊玉。」

魔擎臉色難看下來:「然後呢。」

林凡無辜的道:「在知曉你來的那一刻,我便知曉了你的打算,也許是小魔尊擋住了你的路,故而,你要讓他死在我手中,然後在殺了我與無劍,敵人與攔路石皆死,好籌謀。」

說道這裏,林凡譏誚道:「所以,我只能保命啊。」

「你將此事說給夢魘聽了?」魔擎眼神虛眯。

「是啊。」林凡攤手:「那女人像是個瘋子一般纏着我,口口聲聲要給我生兒子,想來我交代她的事,肯定會一絲不苟的執行,你也知道,陷入愛戀中的女子,會有多不可理喻。」

魔擎心中殺機,忽而升起,又忽而熄滅,冷冷道:「你交代他什麼?」

林凡看着魔擎:「我說了,若是今日我能活命,他接到我生還消息,那麼我給他說的你見死不救的事,就爛在肚子裏,若是我死了,那麼就將這消息傳得天下皆知。」

「你以為我會信你?」魔擎猙獰笑着。

林凡無所謂的道:「你可以賭一賭,反正我孤家寡人一個,還背井離鄉,死不死的無所謂,倒是你,身為魔神宮魔子之一,又是玉榜強者,未來大好,若是你願意用你的前途與命運賭一賭,也隨意啊。」

無劍也是哈哈一笑:「我同樣有家難回,青山處處埋忠骨,死去有林兄作伴,也不枉此生,但凡魔擎大人願意一命換一命,我兄弟二人奉陪。」

無劍心中鬆了一口氣,直接太佩服林凡了,好像遇見任何事,何等絕境,只要有他在,就不用絕望,一切都安排得妥妥的。

魔擎臉色陰晴不定,卻聽林凡道:「我在此以神魂發誓,若魔擎放過我與無劍此次,那麼他見死不救之事,永生不會被外人知曉,若是有違此誓,大道棄之!」

無劍也適時跟隨林凡,發誓道:「我在此以神魂發誓,若魔擎放過我與無劍此次,那麼他見死不救之事,永生不會被外人知曉,若是有違此誓,大道棄之!」

林凡看着魔擎:「這葯神遺跡,面積有限,總還會有在遇見之時,那時候再來好好殺一場,如何?」

魔擎看着林凡,伸出大拇指:「佩服!竟能死境之中找出生機來,讓我不得不放了你!」

「過獎。」林凡笑着:「所以呢,我現在,可走了?」

魔擎看着林凡,眼神很深邃,似要窺破林凡說的是真是假,片刻后,呵呵一笑:「螻蟻而已,什麼時候都是殺,滾。」

林凡眨巴眼:「不用送。」

他說完,向山澗外走去,很隨意,像是在花園中漫步般,無劍跟在他身後。

走出山澗,再次飛行百里之後,林凡的臉色猛然蒼白下來,渾身汗出如漿!

「林兄怎麼了?身體不適?」無劍焦急詢問。

林凡搖頭:「別管,快走,以急速飛馳!」

他勸阻無劍的詢問,化作電光疾馳。

「怕什麼?我們今日有殺手鐧在手,量他魔擎也不敢追殺!」無劍很不解。

林凡有點無語:「若是真有殺手鐧在手,你以為我會這般簡單就過了此事?」

「什麼意思?」

疾馳中的無劍詢問。

「狗屁的傳訊玉,假的,我是詐他的!」林凡開口。

無劍本疾馳的身影,一個猛然停頓,差點咬斷自己舌頭。

「你是說,一切都是假的,是詐魔擎?你詐了一個玉榜之上的頂尖強者?」無劍不可置信的看着林凡。

「不然呢?」林凡感覺神魂力消耗到極致,身體疲累到極致。

剛剛那簡單的對話,看似無波無瀾,但其實上,真的比一場豁命廝殺還累。

想要成功詐住魔擎,何等困難,那等人物,神魂威壓一直籠罩在他身上,只要他稍微有絲毫破綻,必死。

無劍再看向林凡的眼神,已經不只是佩服,直接就是高山仰止,竟然敢這般做!

「快走,他雖然暫時被我唬住,但以他的境界,肯定很快就能窺破虛實,若是被抓住,必死無疑!」林凡催促。

兩人又再次疾馳起來,而就在兩人剛疾馳的瞬間,遠方的山澗,忽而傳來驚天動地的巨吼聲。

這吼聲之中,帶着濃濃的屈辱,還有無雙的暴怒與殺機!

「林凡!我定將你抽筋扒皮!」SG 一段有點煩人的廣告之後。

《天生一對》正式開始了。

首先播出的,是六組參賽組合們的採訪。

首先出現的,是第一對晉級決賽的祁元和顧紅鯉。

兩個人坐在沙發上,穿着情侶裝,一人抱着一個布娃娃。

「祁元老師,紅鯉老師,好久沒見。」

祁元笑道:「我可是天天在電視上看咱們的節目啊!」

「您這麼忙還看吶?」

顧紅鯉瞄了祁元一眼,笑道:「當然得看啊,不看怎麼知道我們的對手們有多強啊!」

「哈哈,那您對後面的幾對,有了解的嗎?」

祁元:「最了解的就是李子冬和柳玉了吧?李大哥我們是好朋友,經常一起吃飯的。柳玉姐就更不用說了,她《稻香》那張專輯都是我做的。」

顧紅鯉道:「那肯定是顧青城啊,畢竟我們兩個都姓顧啊!」

看到兩人的採訪,彈幕上,一片哈哈哈飄過。

「哈哈,嗑真CP,真的是太快樂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