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恩,的確夠好,連軒兒都吃醋,想要帶著他媳婦離開京城呢。」百里墨掃了她一眼,唇角扯出一絲輕笑。

她們這婆媳關係的確是太好了,天天粘在一起,軒兒都吃醋了,他也看不下去了。

商女當道,拐個相公來生崽 「對了,軒兒這次肯定也來了吧?那他要是抓到晚兒,會不會?」秦可兒聽到他這話,突然想起了段輕晚的處境,段輕晚現在可是還帶著女兒呢,軒兒不生氣才怪。

「你現在才想起來,不覺的太遲了嗎?」百里墨唇角微扯,現在知道擔心了,早去哪兒了,這可是她這個當婆婆的把兒媳婦帶出來的。

「希望軒兒不要太生氣,早知道應該由我帶著小潔的。」秦可兒狠狠的呼了一口氣,臉上明顯的多了幾分擔心,若只是晚兒一個人還好說,但是關鍵是晚兒還帶了小潔,這就相當的複雜了。

「什麼,你們竟然還帶了小潔?而且,還帶著小潔一起搶劫。」百里墨聽到她這話,臉色微變,忍不住的驚呼。

秦可兒卻是更加的驚住,聽他這意思,是不知道他們帶了小潔出來,他不知道,那麼軒兒肯定也不知道。

他又甜又暖 天呢,慘了,真的慘了,若是他們事先知道了,至少,還有了那麼一點的心理準備,但是現在他們不知道,那豈不是……

「夫君,我覺的,我們應該去找晚兒他們,我擔心…」秦可兒越想越擔心,越想越著急。

「你還是擔心你自己吧。」百里墨暗暗搖頭,她們還真夠厲害的了,上山當土匪,竟然把不到一歲的小孩子都帶上了。

而另一邊,段輕晚進了第一輛馬車,便直接的中了獎,因為馬車上不是別人,正是百里軒。

段輕晚看到坐在馬車上的百里軒,愣住,其實,她想過這車隊有可能是百里軒安排的,只是,她沒有想到,她運氣這麼好,第一輛就劫到了百里軒。

百里軒的眸子也望向她,慢慢下移,然後看到她懷裡的小潔。

「段輕晚,你竟然帶著女兒出來搶劫。」百里軒原本還算平和的臉色頓時變了。

「咳,夫君,你先聽我解釋。」段輕晚輕咳了一聲,看到他突變的臉色,心中還是有些擔心的。

「解釋,好,我倒要聽聽你如何解釋?」百里軒掃了她一眼,然後直接的把小潔抱了過來。

「爹爹,爹爹…」小潔顯然沒有意識到此刻的氣氛不對,只是見到爹爹,十分的開心,歡快的喊著爹爹。

「夫君,小潔看到你特別的開心呢。」段輕晚決定轉移話題,先把這關糊弄過去再說,她現在發現,帶著小潔其實是最明智的選擇,因為有小潔在,還可以調節一下氣氛。

「別想轉移話題,我等著你的解釋。」只是,百里軒卻是直接的打斷了她的話。

「不就是搶劫呢,也不是什麼大事,又不是第一次。」段輕晚見計劃失敗,微微翹起唇,小聲嘀咕著。

「不是第一次?段輕晚,你還真敢說?那麼這一次,你是打算劫財?還是劫色?」百里軒聽到她的話,又是好氣,又是好笑,她還好意思說不是第一次。

當然不是第一次,她劫他就劫了三次了,能是第一次嗎?

「只劫財,不劫色。」段輕晚聽到他的話,微愣了一下,連聲回道,劫色,她敢嗎?

這一輩子劫上他,就夠了。

「恩?」只是,聽到她的話,百里軒的眸子卻是微微眯起,望向她,眉角也微微的挑起。

段輕晚此刻有些不太明白她的反應,眼睛微眨,有些疑惑的望著她。

「怎麼?不缺一個壓寨夫君?」百里軒的唇角微微的勾了勾,不過卻並沒有漫開太多的笑意,只是繼續說道。

「缺呢?還是不缺呢?」段輕晚再次的眨了眨眼睛,因為實在不確定他心中的想法,一時間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回答。

若說缺吧,他現在就是她的夫君,說缺,肯定不合適,若說不缺吧,他此刻這問話,卻似乎有有些奇怪,明顯的是針對著她上次的搶劫她的話問的。

所以,一時間,段輕晚真的不知道要如何的回答。

「噗。」百里軒終於忍不住輕笑出聲,「缺不缺,你自己不知道嗎?」

「恩,要說壓寨夫君好像還真沒有。」見他笑了,段輕晚緊懸著的心才終於放下,隱隱的也猜出了他的心思。

「恩。」百里軒眸子輕閃,低聲應著。

「要不,我今天財色一起劫。」段輕晚想了想,突然開口說道,其實,段輕晚說出這話時,還是帶著那麼一絲的試探的。

重生:嫡女翻身記 「段輕晚,你太貪心了,只要選一個。」只是,隨即百里軒望著她,一臉認真地說道。

段輕晚自然明白了他的意思,唇角微扯,卻又故意的想了想,這才開口道,「不能一起嗎?哎,說真的,還真有點捨不得。」

「只有選一個。」百里軒聽到她的話,眸子愈加的眯了眯,再次開口說道。

「好吧,雖然有些捨不得,不過,我還是不能違背了我做土匪的原則。」段輕晚狠狠的嘆了一口氣,然後一臉嚴肅的開口。

百里軒聽到她這開頭的話,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段輕晚,你最好想清楚了。」

他可是清楚的記得,上一次,她搶劫他時,說的那狗屁原則,那就是只劫財,不劫色。

「恩,我想清楚了。」段輕晚認真的點了點頭,唇角微動,一字一字慢慢地說道,「我想清楚了,我劫財…」

「段輕晚。」一瞬間,百里軒的臉色完全的陰沉了下來,狠狠的瞪著她,咬牙切齒的低吼,這個女人,竟然還選擇劫財?難不成,在她的眼中,他還比不上那些身外之物。

說話間,百里軒快速的伸手,將她攬進了懷裡,只恨不得將她直接的咬碎了吞進肚子里、

「也要劫色。」段輕晚望向他,再次緩緩的補充道,「若是真的只能選一樣,我覺的劫一個夫君回去,更划算。」

聽到她這話,百里軒的臉色這才略略的緩和了一些,只是,沒有想到,段輕晚又慢慢的補上一句。

「反正,這些財物都夫君的,只要劫了人,財物也都是我的了。」段輕晚望著他,一臉的得意的笑。

「哼,想的還真美。」百里軒輕哼了一聲,不過唇角卻是慢慢的綻開一絲輕笑,說話間,快速的低頭,狠狠的吻住了她。

段輕晚的唇角也不斷的上揚,上揚,滿滿的都是幸福。

這一輩子,劫到他,她真的賺到了。

這一輩子,能夠認識到,能夠嫁給他,是她最大的幸福。

她知道,她會一直,一直這麼幸福,走到永遠。

------題外話------

本書完。

推薦影的完結文《妾色》,媚寵的前篇,很精彩的,親們不要錯過了哈。 秦可兒以為,她這麼說,寒逸塵的反應應該會比剛剛更激烈,情緒應該也會有更大的變化。

但是,讓秦可兒意外的是,寒逸塵聽到她這翻話后,臉上竟然恢復了平靜,慢慢的坐了下來,似乎很認真的想了想,然後才開口說道,「若真是如此,倒也不錯,她既然想嫁,那就讓她嫁吧。」

「寒逸塵?」秦可兒愣住,她怎麼都沒有想到寒逸塵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古婧言那麼做,明顯的是為了刺激他,古婧言總共就只見過劉公子一次,又怎麼可能會喜歡上劉公子,若不是為了刺激寒逸塵,言言斷然不會那麼做的。

「若是劉公子真的那麼優秀,她嫁了…」寒逸塵重新拿起書,微微斂起眸子。

「寒逸塵,你真的想看著她這麼嫁人?」秦可兒看著他的樣子都有些急了,他還真的沉的住氣。

「你明明知道,她並非真的想嫁給劉公子,她這麼做都是為了你,你現在卻說她想嫁,就讓她嫁,你覺的,她這麼嫁給了劉公子,會幸福嗎?」秦可兒覺的,有些話,她必須要跟他說清楚,其實這麼多年,有些話,她早就想說了。

寒逸塵握著書的手明顯的緊了緊,微斂的眸子中隱過幾分異樣,他當然知道古婧言為何要這麼做,她也知道古婧言想要什麼,但是,他給不起她想要的。

「我明白你在想什麼,你覺的,只要言言嫁的好,只要言言幸福,你願意看著言言嫁人。」秦可兒見寒逸塵沒有什麼大的反應,繼續說道,「但是,你明明知道,她是喜歡你的,甚至是愛著你的,她的心裝的都是你,這樣的她嫁給別的男人會幸福嗎?」

寒逸塵握著書的手愈加的收緊,身子也下意識的繃緊,是,他的確是那麼想的,他想要看著言言嫁給一個好男人,然後他就可以放心了,但是此刻秦可兒的話,卻讓他亂了思緒。

「這麼多年,她一直追著你,她的心思,誰都知道,你也應該是最清楚的,她那麼愛你,你何必一次又一次的推開她,你敢說,你的心中一點都不在意她?」秦可兒繼續說道,此刻她的情緒倒是多了幾分激動。

寒逸塵突然的抬眸,望向秦可兒,眸子中明顯的閃過什麼。

「你若是不在意她,就不會讓她一直跟在她的身邊,你若是不在意她,就不會在她闖了禍后,一次又一次的為她善後,你若不是不在意她,就不會一直關心著她的事情。」秦可兒見他抬頭,聲音更加提高了些許。

「你既然在意她,那麼你為何非要拒絕她,為何就不能接受她?」秦可兒只是快速的呼了一口氣,便接著繼續說道,她真的希望能夠讓寒逸塵明白過來。

「我不能…」寒逸塵狠狠的呼了一口氣,再次的聲音中更多了幾分沉痛,他跟古婧言之間,相差太多,根本不可能。

「好,既然你不能接受她,不能娶她,那我就答應她,明天就去給她說媒,讓她嫁給劉公子。」秦可兒聽到他的話,眸子輕閃,不等他的話說完,便快速的說道,她現在突然明白言言為何非要用這樣的辦法了,對付寒逸塵,也只能用這般絕裂的方法。

她就不信,寒逸塵真的能夠眼睜睜的看著古婧言就這麼隨隨便便的嫁人。

寒逸塵望著秦可兒的眸子微微眯了一下,唇角微抿,似乎想要說什麼。

「若是劉公子也同意,我就代表言言的父母定下這件事情,給他們選個日子,讓她們儘快成親,本來,紅妝他們離開時,也曾跟我說過件事情,把這件事情交給我,讓我全權做主的。」只是,這一次,秦可兒卻並沒有給他開口說話的機會,直接的便做了決定,而且這個決定聽起來是草率的。

秦可兒話一說完,不等寒逸塵反應過來,便快速的轉身,離開了房間。

寒逸塵望著秦可兒離去的方向,微微呆愣,久久不能收回目光,而握著書的手不斷的收緊,收緊,把整本書都握到變了形。

第二天,秦可兒便讓人傳劉公子進了宮,劉公子進了大廳,過了近半個時辰才出來,沒有知道秦可兒跟他說了什麼,只見他出來時,一臉的欣喜,一臉的興奮,顯然是非常高興的。

隨後,秦可兒把古婧言喊了過去。

「言言,你昨天說的事情,我已經幫你辦了,我問過劉公子了,劉公子也同意了,所以,我決定,選個日子讓你們成親。」秦可兒望著古婧言,緩緩開口,一雙眸子一直望著古婧言,看著她神情間的變化。

古婧言顯然沒有想到秦可兒的效率會這麼快,而且這麼快就要定下成親的日子了,心中有些驚愕,只是,這件事情是她提出來的,她也不可能反悔,事情到了現在,她也不想反悔,暗暗咬了咬牙,她點點道,「好。」

「恩,我剛剛看過了,五天後,就是一個好日子,那就定在五天後成親吧?」秦可兒聽到她答應了,眸子輕閃了一下,隨即再次說道。

「這麼快?」這一次,古婧言也完全的愣住,就算要成親,也不用這麼快吧,五天之後?她五天後就真的要嫁給劉公子?

「既然你已經決定了,劉公子也答應了,這件事情,快點也好,我已經讓人通知了你的父母,相信他們也會同意的。」秦可兒卻不給古婧言反駁的機會,就這麼直接的做了決定。

看看到秦可兒的態度,古婧言唇角動了動,卻並沒有說什麼。

「對了,我已經安排劉公子住下,也可以讓你跟劉公子增加感情。」秦可兒最後又補了一句。

「恩,知道了。」古婧言暗暗呼了一口氣,慢慢的點了點頭。

這件事情,很快的傳遍了皇宮,自然也傳到了寒逸塵的耳中。

但是,寒逸塵那邊,卻沒有半點的動靜。

一天,兩天,三天,四天過去了,古婧言以為,寒逸塵總會有些動靜,但是,等到了第四天,寒逸塵卻是一點的動靜都沒有,似乎完全都不知道這回事一樣。

「呵呵呵,看來,我真的是想太多了。」古婧言望著窗外,突然的笑了出來,只是那笑中卻是滿滿的苦澀與無耐,她原本以為,用這樣的方式,寒逸塵總會有點反應的,但是現在看來,她真的是想多了,寒逸塵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小姐,那現在怎麼辦?」跟在古婧言身邊多年的丫頭自然清楚古婧言的心思,忍不住的出聲,若是皇上那邊真的沒有任何的動靜,那小姐明天是不是就要嫁人劉公子了?

「能怎麼辦,嫁呀,不就是嫁人嗎?嫁給誰都是嫁,有什麼差別,好,明天出嫁。」古婧言轉身,望向她,聲音中明顯的多了幾分果絕,路是她選的,既然選了這條路,就不能反悔。

而且,現在她也覺的沒有反悔的必要了,她都要嫁人了,寒逸塵都沒有半點的反應,她還有必要留戀嗎?

「可是小姐明明喜歡的是……」丫頭看著自家小姐的樣子,忍不住的擔心。

「喜不喜歡不是重點,重點的是我明天就要成親,就要嫁人,以後,我的生活里,就再也不會有他了。」古婧言快速的打斷了丫頭的話,是,她是喜歡寒逸塵,可是那又怎麼樣?寒逸塵不喜歡她,永遠不會接受她,她總不能一輩子這麼死皮賴臉的跟著寒逸塵吧。

是,她是先愛的,但是她總還要保留這最後的尊嚴。

明天,若是她真的嫁了人,那麼,她就必須忘記寒逸塵,從今以後,寒逸塵就真的跟她沒有關係了,她的生活中也再不會有他了。

只是想到那種可能,她的心就很痛,很痛,但是縱是再痛,她也必須隱著,因為她知道,若是再這麼下去,她會更痛,倒不如現在這樣,斬斷一切。

她古婧言做事,向來都不喜歡拖拖拉拉的,關於這段感情,她已經一廂情願的付出了那麼多年,卻一點的結果都沒有,那麼也是該放手了,放開自己,也放他自由。

「古小姐,劉公子來了。」恰在此時,外面宮女的聲音突然傳了進來。

「小姐,劉公子來了。」丫頭聽到宮女的聲音,臉色微變,快速的望向古婧言,「劉公子這個時候來做什麼?」

「不知道。」古婧言的眉頭也微微蹙起,雖然秦可兒跟他說,劉公子留了下來,讓他們多培養感情,但是這幾天,她並沒有見過劉公子,劉公子也沒有來找過她,今天晚上為何突然來找她?

「讓他等一下。」古婧言想了想,開口說道,劉公子都來了,她也不好趕別人離開,而且,她也想知道,他到底來做什麼?

不過,古婧言並沒有讓他進房間,而只是讓他在院子里等著,她隨即也出了房間。

古婧言出了院子,看到站在院子中的劉公子,雙眸微閃,不得不說,這劉公子真的很優秀。

「劉公子找我有什麼事情嗎?」古婧言頓了頓,這才開口,聲音略略的有些低沉。

「也沒什麼,我就是過來看看你。」劉公子望向她,微微輕笑,聲音很溫柔,神色也很溫柔。

「哦。」古婧言輕聲應著,想到寒逸塵到現在一點的動靜都沒有,心中更加的苦澀,難道在寒逸塵的心中,她竟然連一點的位置都沒有?

她就要嫁人,他竟然一點的表示都沒有。

「你喝酒了?」劉公子再次開口,聲音仍舊溫柔,似乎還帶著幾分擔心,「在成親的前一天晚上喝酒?怎麼?是有什麼心事嗎?」

「沒有。」聽到他的話,古婧言快速的回答,回的太快,反而讓人感覺到奇怪。

不過,好在劉公子並沒有多問,只是淡淡的笑了笑,「那是太緊張?」

「對,是太緊張了。」古婧言暗暗呼了一口氣,再次快速的回道,「明天我們就要成親了,你有什麼想法嗎?」

「你希望我有什麼想法?」劉公子不答反問,一臉輕笑的望著她,那笑容似乎有些神秘。

「……」古婧言愣住,其實,劉公子沒來之前,她壓根就沒有想過他的問題,但是現在,人就在她的面前,她卻不得不想。

「來,我們一起喝酒。」只是,這一刻古婧言卻不願意去想,她很想把自己灌醉,然後就什麼都不用想了,心也就不會痛。

「你確定?」劉公子眉角微蹙,神情間隱隱閃過一絲異樣,這個女人,這大晚上,竟然要他陪她一起喝酒?

「確定,去,拿酒來。」古婧言已經坐在了涼亭之下,大聲吩咐宮女去拿酒。

宮女愣了塄,倒是沒有說什麼,只是快速的把酒拿了過來。

宮女的酒剛放下,古婧言便快速的為自己倒了滿滿一杯,然後一口飲近,極為豪氣的望向劉公子,「來,我們今天晚上,不醉不歸。」

然後,她並沒有等劉公子回答,便再次狠狠的灌了幾杯,她那並不是喝酒,完全就是要把自己灌醉。

劉公子看著她,唇角微抿,沒有說話,只是似乎暗暗的嘆了一口氣。

「來。再喝。」古婧言已經連續喝了幾杯,卻仍舊不罷休,再次倒滿了杯,端起,正欲再次一口飲盡。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