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恭喜大人,賀喜大人!」

「……」

李朝看着蘇超拉着黃錦的手,走回到廨房裏,心中也是極為感嘆:「三年前還是一個錦衣校尉而已,如今已經是錦衣衛指揮使了,過了年才二十七歲啊,人比人氣死人啊。」

在場的人可不光是李朝有這樣的感嘆,幾乎所有人心裏都是這麼想的,只是語氣不太一樣而已。

但是他們也很清楚,這就是形勢比人強啊,人家得了皇帝的聖眷,有什麼辦法呢?誰讓自己沒有這樣的機遇呢?

這他娘的都是命啊!

。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黑壓壓一片,數十上百名保鏢,洶湧的圍堵在病房外走廊門口。

將整片走廊都給圍堵的水泄不通!

秦蒼穹叼著煙,一步一步,緩緩走出病房。

病房走廊外,那群試圖攔截的保鏢們,根本無法靠近他身。

秦蒼穹右手一抬,「呯……呯……呯……!」那群保鏢們,直接被他一掌轟飛出去!

秦蒼穹微微側眸,掃了病房內,吐血的林雅一眼。

「林董事長,好自為之。你的時日,不多了。」

而後,他轉身,踏步,離場。

走廊外,一片凄慘哀嚎,人影橫飛……

無一人,可攔他。

他就這麼走了。

今日,不殺林雅。

小小告誡一番。

有時候,殺了一個人,未免太過便宜她。

林雅所犯之事,天人公憤。

秦蒼穹,又豈會這麼輕易,就讓她死?

他要一招一招,逼的林雅,走投無路,精神崩潰。

生。

不如死!

而,病房內。

林雅躺在床上,口中溢出腥血,整個人已經被嚇得渾身瑟瑟顫抖。

病房內,幾名貴賓們,小心翼翼……顫抖著挪動身軀,走到病房門口,悄悄探頭,朝著房門外的走廊處望去……

轟……!

當看到走廊外,那一幕場景時,所有貴賓們,皆被嚇得面色慘白!

只見,走廊外,地上。

密密麻麻一片,全都是橫七豎八的殘軀,屍骸。

那群……緊急調派來的保鏢們,全都被干趴下了。

死的死,傷的傷。

走廊牆壁前,鮮血沾染……現場凄慘,宛若一片人間地獄。

這?

是他一人所為?!

這一刻,所有賓客們,全都被震懾住了。

那個人,簡直……就是個地獄而來的惡魔啊!

……

傍晚。

黃昏。

一抹夕陽,染紅了天際線。

西湖區,實驗小學門口。

學校上完了最後一節下午自習課,學生們,正準備放學了。

小丫頭秦小鯉,背著書包,正蹦跳的走出校門口。

環顧校門口一圈,爹爹的車,還未到。

今天爹爹又遲到了。

小丫頭有些失望,就這麼站在校門前,等待著爹爹的到來。

而,就在此時。

校門口,一輛紅色奧迪轎車中。

車門突然打開。

一名身穿黑色工裝的女子,長發輕挽,踩著高跟鞋,款款朝著秦小鯉的方向走去。

校園門外,數百米處。

一棟民宅中。

影衛隊成員們,第一時間發現了這一幕。

「稟隊長,有一名神秘女子,正在接近小鯉公主!」

影衛隊成員們,用紅外望遠鏡,觀察著校門口的這一幕。

他們奉先生之名,暗中潛伏……24小時全天候,待命在小鯉公主身旁,隨時保護秦小鯉安全。

此時,發生了情況,他們自然第一時間彙報。

聽到手下的彙報,隊長黃罡面色一凝,疾步走到窗檯前,湊到望遠鏡前,朝著下方那名女子望去……

「狙擊槍,準備。」黃罡透過望遠鏡,望著那名……緩緩接近秦小鯉的女子。

他面色凝重,下令道。

一旁,兩名狙擊手,面色凝重,立刻扛起兩柄狙擊槍,將槍口,悄然的鎖定瞄準向……數百米下方,校門口的那名女子……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 「你說什麼?」

霍司星腳步驟然停了下來。

她轉了過來,那眼神盯着這根豆芽菜,就好似在看着一個怪胎。

「你有病?」

「我沒有!」沈憶之緊握著拳頭,一張清秀的臉,在鏡片下憋得通紅。

「我沒病,我說的都是真的,霍司星,只要你願意,我可以成為孩子的爸爸。我會將他視如己出,我還會照顧好你們母子,我說到做到。」

鏗鏘有力的男性聲音在這個酒店的清晨響起。

這一刻,這根豆芽菜居然在他身上都看不到一絲怯懦了。

他目光灼灼的看着她,那緊握的拳頭,還有堅定的眼神。在頭頂上那片灑下來的淡淡金色光芒里,竟然耀眼得讓霍司星馬上眼眶都濕潤了下來。

這個傻子!

她立刻扭開了目光,雙眸狠狠一閉。

胸口間,好不容易才被她藏起來的口子,又被血淋淋的提出來,冷風灌進,她終於滾燙的淚珠也從她的眼角滑落了下來。

然而,這樣的情緒,也沒有持續多久。

沒一會,她就又狠狠的把臉頰上的水痕給不動聲色擦去了。

「你想多了,我霍司星的孩子還需要別人來養?我自己養不活?」

「可是……」

「他不應該來到這個世上而已。」

她終於還是說了一句軟話,大概,是看着這根豆芽菜這麼傻的份上。

沈憶之怔了怔。

還想要說什麼,可這女人已經再度抬腳走了,沒一會,她就攔下了一輛車。

見狀,沈憶之也不敢在耽擱了,急急忙忙跟了上去,一起上了車。

兩人很快消失在這個酒店門口。

而他們不知道,就在他們兩人上車的時候,這酒店斜對面的一個燈牌下,一輛黑色越野車也停在那裏,從霍司星兩人出來,那車裏的人視線就沒有移開過。

「少校,要追上去嗎?」

坐在前面駕駛位上的隊員,看到這兩個人走了后,看着後視鏡問了句。

沒有回答。

這車裏,回應給他的,除了更加壓抑的氣氛,還有降到冰點的溫度,就沒有其他了。

幾分鐘后,派出去的一名隊員也回來了。

「少校,已經查清楚了,霍小姐她是來找她那個私生的弟弟喬時謙,據說,一天前,這個喬時謙忽然在霍氏宣佈辭職,人不見蹤影,霍小姐就從日本找到這裏來了。」

「還是從日本來的?」

話音落下,神鈺沒有回答,倒是這個開車的隊員先露出了驚訝的目光。

那查事情的隊員點點頭:「對,所以,就是因為這個原因,霍小姐昨晚還身體很不適,住進了醫院。」

「你說什麼?醫院?」

總算,這個男人有反應了。

他坐直了身體,盯着這個隊員本來十分陰沉的俊臉,微微變了變。

「對,醫院,我問了那個醫生,醫生說是腸胃不舒服,我猜應該就是長途奔波導致的,因為傍晚的時候,他們就又回酒店了。」

這個隊員調查的還是挺詳細的,連霍司星他們什麼時候回酒店,他都查清楚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