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您不等我們老闆回來了嗎?」周潔瓊對此感到很奇怪。這不是剛才還說的好久沒見老闆,要等他回來見上一面的嗎?

這怎麼又要趕緊吃飯了呢?不過她表示,客人的問題不是她可以了解的,客人有什麼要求她照做就好了,「那麼請問您想要吃些什麼呢?我現在就去幫您安排一下,您看可以嗎?」

「也不需要多麼麻煩,就來些簡單的招牌菜就好了。至於你們老闆,他實在是太慢了,我怕是來不及等他了,還是回頭給他打個電話,等有時間了再見面好了。」徐俊涵搖了搖自己的頭,表示自己沒有那麼多時間再繼續等下去了。

「那好,那請您稍等一下,我這就去廚房幫您安排一下。」周潔瓊拿出菜單簡單看了一下就轉身朝廚房走去。

不得不說的是,這民宿上菜的速度還是蠻快的。當然了,這也和剛到中午,絕大多數人才剛下課、剛下班,吃飯的人還沒多起來有關係的吧?大約十幾分鐘以後,飯菜就全部端上了桌,徐俊涵拿起筷子,也就這樣開動了。

剛吃了一口,徐俊涵就表現出一種很驚奇的表情:「這口味不錯啊。完全贊啊。」

周潔瓊點了點頭,表現出一種很自豪的神情:「那是當然的,這些菜色都是我們老闆親自研究出來的,將中餐口味與韓餐口味的精華糅合在一起,結合了兩者的優點。只是您今天不太走運,我們老闆不在店裡,這些菜是由我們的主廚做出來的,口味還是沒辦法和我們老闆做的相比。我們老闆做出來的,完全可以美味到叫你把自己的舌頭都吃下去。」

說著說著,好像是想到了當初被劉希言做的飯菜支配的樣子,周潔瓊還暗暗吞了一下口水的樣子。

「是嗎?這小子還有這樣的本事啊?那我下一次可得來好好嘗嘗了。至於今天的話,就先對付一下算了。」說完之後就繼續投身到祭奠自己的五臟廟的工作當中去了。

……

一個小時之後,酒足飯飽的徐俊涵開著車離開了漢江民宿。這頓飯吃得還不錯的樣子,只可惜沒能見到自己的死黨。

「老闆的這個朋友,感覺還挺有意思的樣子啊。」周潔瓊站在民宿的大門口,目送著徐俊涵的車子遠去。之後才又一邊喃喃自語,一邊走回到店裡去。(未完待續)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距離上一次去漢江民宿吃飯的那個時候,已經是過去了一個多月的時間了。

……

現在已經是2013年的1月20日了,然而在這一天,就在首爾市清潭洞,發生了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

這一天一大早,徐俊涵就驅車趕往了他新購買下來的那家商鋪。因為今天,就是他這家「尋夢」咖啡屋開業的大好日子。

就在一個多月之前,那天徐俊涵從民宿吃完飯出來之後,就驅車徑直前往裝修公司找尋合適的裝修工人來幫他裝修店鋪。

本來那些裝修工人以及工隊覺得有工作干還是很開心的,但是一聽徐俊涵的「無理要求」——半個月之內完工之後,這些裝修工人果斷被嚇得退卻了。

開什麼國際玩笑啊?那麼大的一間店鋪,加班加點搞也沒有辦法在半個月之內完工啊。

不過,有道是有錢能使鬼推磨。 最強贅婿 在徐俊涵答應雙倍工資以及延長完工時間之後,這些工人們還是選擇接下了這個工作。

所以,在接下來的一個月時間裡,這些工人們就按照徐俊涵給出的設計方案開始進行整個店面的裝修,而徐俊涵則是開始訂購咖啡屋所需要的各種設備、桌子椅子什麼的。

而他拜託給於千尺捎帶的各種錄音設備,也在開工之後的大約十天之後郵到了南高麗,交付到了徐俊涵的手上。

雖然工期比起之前來已經是延長了很多,但是這工作量還是一點兒都不讓人感到是有多麼輕鬆的啊,各種零零碎碎的小工作全部都累積起來,那也是極為龐大的工作量。

什麼安裝雕木、粉刷牆壁、做造型啥的,這些工作是真的一點兒都不輕鬆的好嗎?不過,為了徐俊涵承諾的那雙倍的工資,這些裝修工人們也是選擇了拚命,硬是要在短時間之內很出色的完成這個看起來十分艱巨的工作任務。

不過,雖然不是在國內,但是徐俊涵還是把在國內時候裝修的一些優良傳統帶到了這異國他鄉。

各種工作福利根本不間斷,各種吃的、喝的他根本不吝嗇,工作幹得好他還極為頻繁給大家發獎金,使得這些裝修工人們更是深受感動,干起工作來更是賣力。

不為別的,就為了要對得起徐俊涵付給他們的雙倍工資以及這些工作福利。

終於,就在2013年1月15日這一天的時候。隨著徐俊涵指揮著這些裝修工人們把他特意定做的寫著英文「Dreamcafe」和中文「尋夢咖啡屋」的巨大LED招牌懸挂起來,並且喊了一聲「好了,完工。感謝大家這些天以來的辛苦」之後,也就正式宣告這家咖啡屋正式裝修完工了。

接下來的三四天時間,徐俊涵又雇傭了其他的工人,把他訂購的各種桌椅以及設備、原材料什麼的搬進店裡,在那之後他又花了一整天的時間來整理店面里陳設的整齊、並且把整間店的衛生打掃一遍之後。

終於,在這一天的時候,2013年的1月20日,徐俊涵的這家尋夢咖啡屋宣告開業。

因為咖啡屋的巨大招牌上只打著中文和英文這兩種文字,並沒有韓文。所以很快就引起了民眾們的注意。

雖然工期比起之前來已經是延長了很多,但是這工作量還是一點兒都不讓人感到是有多麼輕鬆的啊,各種零零碎碎的小工作全部都累積起來,那也是極為龐大的工作量。

什麼安裝雕木、粉刷牆壁、做造型啥的,這些工作是真的一點兒都不輕鬆的好嗎?不過,為了徐俊涵承諾的那雙倍的工資,這些裝修工人們也是選擇了拚命,硬是要在短時間之內很出色的完成這個看起來十分艱巨的工作任務。

不過,雖然不是在國內,但是徐俊涵還是把在國內時候裝修的一些優良傳統帶到了這異國他鄉。

各種工作福利根本不間斷,各種吃的、喝的他根本不吝嗇,工作幹得好他還極為頻繁給大家發獎金,使得這些裝修工人們更是深受感動,干起工作來更是賣力。不為別的,就為了要對得起徐俊涵付給他們的雙倍工資以及這些工作福利。

終於,就在2013年1月15日這一天的時候。隨著徐俊涵指揮著這些裝修工人們把他特意定做的寫著英文「Dreamcafe」和中文「尋夢咖啡屋」的巨大LED招牌懸挂起來,並且喊了一聲「好了,完工。感謝大家這些天以來的辛苦」之後,也就正式宣告這家咖啡屋正式裝修完工了。

接下來的三四天時間,徐俊涵又雇傭了其他的工人,把他訂購的各種桌椅以及設備、原材料什麼的搬進店裡,在那之後他又花了一整天的時間來整理店面里陳設的整齊、並且把整間店的衛生打掃一遍之後。 網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 終於,在這一天的時候,2013年的1月20日,徐俊涵的這家尋夢咖啡屋宣告開業。

因為咖啡屋的巨大招牌上只打著中文和英文這兩種文字,並沒有韓文。所以很快就引起了民眾們的注意。

本來對於自己的國家開了一家這麼微不足道的小店,原來這種就像是在廣袤無邊的大海里投下了一粒小石子的小到不能再小的事情,並不能引起民眾們的注意。但是,也許是徐俊涵故意想要這麼做引起民眾們的注意,招牌上並沒有打上韓文,而是只有中文和英文這兩種語言及文字。

不得不說的是,徐俊涵的這種操作還是很成功的。對於繁華的商業街上出現了一家掛著看不懂文字的招牌的嶄新店面,民眾們的好奇心果然就這樣被調動起來了。對於這家店面,民眾們還是保持著重視與關注的。不過當然了,這畢竟是每個國家的人民的正常反應罷了,並不值得過多討論。

但是,最引起民眾們關注的一點卻並不是這個。這家咖啡屋的門口還掛著這麼一個告示:「凡是可以品嘗出咖啡中所蘊含著的含義及感情。那麼該杯咖啡分文不收,算老闆買單。」

所以,徐俊涵的這家店面就通過這樣的方式先行打響了知名度。從開業的第一天開始,來咖啡屋裡面品嘗咖啡的人群那叫一個絡繹不絕啊。

而品嘗過這家店咖啡的民眾們也是一傳十,十傳百,告訴身邊更多不知道的人,所以漸漸的,知道這家店的人也就越來越多了。

而這兩天來喝咖啡的人也是多到完全數不過來。回頭客那更是多到數不過來了。那麼,問題來了,為什麼徐俊涵的咖啡店就能夠有這麼火爆的生意呢?

因為徐俊涵本人對於咖啡的口感什麼的要求特別嚴格,所以,從原材料的選擇的方面全部都是經由他手嚴格把關的,一絲一毫也不得懈怠。

而且,他從小就跟隨父親學習過手工磨製咖啡的手藝,經過這些年的沉澱,他自身的製作手工咖啡的手藝早就已經是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綜上所述,這才是徐俊涵的這家咖啡店能夠在短時間之內迅速打響知名度,而且生意這麼火爆的重要原因。

「可怕,原來我不依靠JYP公司,也可以火起來的啊?」一天的營業很快也就結束了,在仔細結算過這兩天的營業額之後,徐俊涵很驚喜的發現,刨除掉原材料以及別的各項成本之後,他的純利潤還是特別高的。

「不過,這生意這麼火爆的情況下,我這一個人的話,可能完全忙不過來啊?找個服務生來幫忙吧,又怕不合適。可怕,我竟然也會遇到這種讓人糾結的問題。」徐俊涵拍了拍自己的腦門,表現出自己對此很是無奈的樣子。

就在這個時候,咖啡屋的大門被人推開了,一個高大的身影從外面走了進來。

正在前台忙活得不亦樂乎的徐俊涵連頭都沒有抬,說道:「不好意思,本店打烊了,請這位客人明天趕早再來好嗎?」

「怎麼?你徐俊涵有這麼忙?忙到連老朋友都顧不上招待一下了嗎?」來人也不生氣,只是說了這麼一句話。

聽到這個聲音之後的徐俊涵馬上就抬起了頭,看向面前的這個人,臉上流露出無限驚喜的神色:「可怕,原來是你啊。」(未完待續) 「怎麼了?難道就不可以是我了嗎?」來人笑著擺了擺手,對著面前表現出一臉激動神情的徐俊涵說道。

「可怕,你劉希言不是除了上課,還一邊忙著教學生,開你的民宿嗎?今兒咋有空到我這裡來了?」雖然語氣略顯挪揄之氣,但是這言語之中的親近之感還是絲毫不減的。

「莫非是你徐俊涵覺得,我就是那種老朋友開業,我都不來祝賀一下的那種人嗎?」來人聽到這番話之後,面色雖然顯得多少有些不悅,但是從言語之中可以聽得出來,他並沒有多麼生氣的樣子。很顯然,是把剛才徐俊涵的那一番話當成玩笑話來聽了。

「可怕,那看來是我徐某人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了啊,哈哈。」徐俊涵笑了笑,繼續說道。

「徐俊涵,我發現你這個混小子是真的是嘴欠得不行啊。難怪於大叔他們老是說和你說話的時候,有時候真的是很想揍你一頓呢,這果然是有原因的啊。難道這麼久沒見過面了,你就一定要像這樣互相傷害是嗎?」這個人很明顯在聽到徐俊涵的話之後感到有些哭笑不得了。

「哈哈,當然不是咯。對於你的到來,我還是表示很開心的。」徐俊涵也是急忙擺了擺手,然後從櫃檯里走出來,給了來人一個大大的擁抱,「歡迎光臨Dreamcafe,希言。」

來人並不是別人,正是徐俊涵的老朋友,中央大學戲劇系的學生、漢江民宿的老闆,劉希言是也。

「祝賀你順利開業,俊涵。」對於徐俊涵的擁抱,劉希言並不拒絕,同樣是回以一個巨大的擁抱。

自從上一次徐俊涵從漢江民宿吃完飯之後,兩個人就重新有了聯繫。對於好友也來了韓國,劉希言表示自己還是很開心的。

不過,兩個逗比聊天的話,畫風很難一直保持著正常的狀態。很快,兩個人就進入了互懟模式……

「看起來,你這裡都要打烊了啊,所以我也就是過來給你祝賀一下就該走了。俊涵,只希望你這裡的生意能夠一直火熱下去咯。」劉希言揮了揮手,就要準備告別了,「哦對了,差點兒忘記了,於大叔之前還給我打了電話,得知你這邊咖啡屋開業了。就讓我轉告你一下,那些給你郵過來的設備就算是他送給你的開業賀禮了。」

「於大叔真壕氣。」徐俊涵壞笑了一下,「不過,你這麼著急走幹啥啊?難道我這裡還容不下你這麼一尊大佛啊?來吧,你先坐一會兒,我去裡面準備一些咖啡和甜點。咱們哥倆兒,都已經很久沒有過像這樣的聊天了啊。」

「你這不是都要關門打烊了嗎?那我隨後有時間了再過來就行了唄。」劉希言擺了擺手,表示要告辭了。

「劉希言,你丫的是在故意抬杠是吧?非得叫我挽留你一下是吧?」徐俊涵笑罵道,「這打烊的時間是給別的客人規定的,你算是嗎?你丫這是自己把自己當外人是嗎?那好吧,那我們就從此友盡了,同意的話走人就好。」

「切,今天是特意過來嘗嘗你這裡的咖啡和甜點的,這都還沒吃著呢。你就想趕我走?可怕。你這浮雕,竟然如此絕情絕意,我算是徹底看透你了。」劉希言撇了撇嘴,一臉不屑的表情明晃晃的擺在了臉上。

「可怕,劉希言,你這樣強行甩鍋真的好嗎?你的良心難道就一點兒都不會痛的嗎?」徐俊涵一臉「驚恐」到極點的表情,「果然不愧是學習戲劇的留學生,這演技簡直無解。我差一點兒就信了你的邪。心疼自己三秒鐘。」

嘴上雖然這麼說著,但是身體還是比較誠實的。徐俊涵扭轉身,朝著後面工作間走去。

「這就是傳說中的究級大招—口嫌體正直嗎?果然厲害的一批,今天我算是見識到了。」劉希言搖了搖頭,一屁股坐在身邊的一張椅子上,等待著徐俊涵的「大招」。

……

大約半個小時之後。

兩個人一起坐在一張桌子前,一邊吃著甜點喝著咖啡,一邊開始閑聊。

劉希言輕抿一口羅馬黑咖啡,「不得不說,俊涵,你這手工咖啡的手藝是越發的爐火純青了啊。比起當初來那是越發精進了啊。」

「可怕,究極無敵捧殺。」徐俊涵撇了撇嘴,並不在意這件事。

「不過說起來,你這幾天生意不錯啊。」劉希言又用叉子叉起一塊兒椰汁紅豆糕,送入嘴中開始慢慢咀嚼,「這幾天在我那裡吃飯住宿的客人全部都是在說你這家店,看起來你這家店知名度已經是徹底炒起來了啊。」

「唉,快別提了。」徐俊涵用勺子挖起一勺酸奶蜂蜜冰激凌送入口中,「哇,果然冬天吃冰激凌還是爽歪歪啊。這一口下去,透心涼心飛揚啊。」

「我反正表示是不太懂你的興趣愛好,大冬天吃冰激凌。你心真大。」劉希言搖了搖頭,「不過話說,怎麼了?難道生意好不是好事嗎?怎麼感覺你反而是愁眉苦臉的啊?」

「唉,生意好固然是好事,但是我現在根本就忙不過來啊。你是不知道啊,每天來店裡的客人實在是太多了。我又得忙著制咖啡做甜點,還要忙著收錢。我現在完全恨不得自己一個人分成幾個人用啊。」

徐俊涵越說顯得越「生氣」,臨末了又狠狠從杯子里挖出一大勺冰激淋送入嘴裡,「我現在很矛盾,既想要店裡生意好一些,但是又不想這麼好,很是苦惱啊。」

「蛇精病,我發現你真的是該去醫院治治病了。」劉希言對此表示自己也是醉了,這個制杖兒童搞了半天是因為這樣的原因感到苦惱啊,「你知道嗎?你這樣裝13的話很容易被人打的你造嗎?」

「那我能怎麼辦啊?我也對此感到很絕望啊。」徐俊涵表現出一種很是無奈的語氣,但是配合著臉上那欠揍又便秘的表情,怎麼看怎麼不協調。

「那你招收幾個服務生過來幫你的忙不就好了嗎?反正以你的身家肯定也不在意這點兒錢,你說是吧?」劉希言喝了一口咖啡,說道。

「你當是我沒有想到啊?」徐俊涵撇了撇嘴,「我之前就打了招聘啟事招服務生。一個小時一萬五千韓元也不低了吧?可問題是來應聘的全部都是糙漢子,好不容易來一個妹紙,可怕可怕,那個顏值,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好了。簡直是丑出天際,刷新了我的認知與三觀。」

「拜託,你丫要搞清楚一點。你是要招服務生的幹活幫忙的,而不是選美的。顏值高有什麼用啊?幹活給力才最重要啊。」劉希言一臉恨鐵不成鋼的表情,「痛心疾首」地說道。

「喂,拜託你說話要講良心的啊。我招服務生,不敢說得有多漂亮,但是至少你顏值上得說得過去吧?不敢說有多養眼,但是至少不能辣眼睛吧?而這些來應聘的,比特么辣眼睛還要辣眼睛。這特么來了還不把我的客人們都給嚇跑啊?」徐俊涵一臉無奈的表情。

「那怕是挺難的,符合你要求的服務生,還是太難找了。你自己看著辦吧。」劉希言搖了搖頭,表示自己已經是無能為力了。

「也不難啊,你那邊那個服務生兼學生的周潔瓊長得就很不錯啊。那顏值高的,完全就是小仙女啊。」徐俊涵搖了搖頭,表示反駁劉希言的這個說法,同時,臉上還浮現出那種壞壞的笑容。

「滾粗,你丫的別想打瓊妹的注意。」一聽到這句話,劉希言果斷炸毛了,「你這個傢伙,原來你丫話裡有話啊?你小子現在心機咋就那麼深呢?」

「怎麼了?去哪兒打工不是打工啊?」徐俊涵撓了撓頭,一臉不解的樣子。

然而,這是你根本沒看到他的心理活動。因為,如果你看到的話,你就會發現,其實這小子的內心活動,一點兒都不像是他表面上表現出來的那麼純潔。

此時,徐俊涵的心裡:「果然,我就知道你小子動機不純。招那麼一個漂亮的服務生和學生,還能什麼想法都沒有?果然,這被我一詐就詐出來你的真實想法了吧?還敢不承認。」

「不管怎麼樣,就是不允許你打瓊妹的注意。你想要找別的漂亮的服務生,這我就管不著了。」劉希言一臉嚴肅的表情,彷彿要吃人一般。

「可怕可怕,澀費澀費。君子不奪人所好,周潔瓊你還是自己留著用吧。」徐俊涵壞壞一笑,「至於我的話,我還是自己老老實實去重新招個服務生就好了。」

「這還差不多。」聽到徐俊涵這麼說,劉希言這才作罷。不過,轉而,他又像是想起來什麼似的,又問道:「對了,你不說的話,我還差點兒忘了。上一次去民宿吃飯的時候我正好不在,你有沒有和瓊妹說我什麼壞話啊?」

「卧槽,劉希言,你丫良心被狗吃了?」徐俊涵一臉「憤怒」的樣子,「這種鍋你都能甩到我身上叫我背?你難道就沒有一點點兒的愧疚之情可言嗎?什麼髒水你也能往我身上潑?」(未完待續) 如果說對於徐俊涵這個人極其不熟悉的人的話,徐俊涵這樣的表現可能也就真的把他嚇住了。

但是,這裡說的是一般人,以及和徐俊涵不算相熟的人。而劉希言是誰呢?

他和徐俊涵那可是已經認識很多年的死黨了,徐俊涵這種「拙劣」得蹩腳的演技,面對其他人的話可能多多少少還能有點兒用。

可是劉希言那是其他人嗎?且先不說他倆認識多年的關係以及他對於徐俊涵這個人的了解。就是單說演技這個東西,劉希言可是專門學習這方面知識的高材生。

而徐俊涵在他的面前玩這二把刀一樣的演技,那豈不是關公面前耍大刀、魯班前面掄大斧—自不量力嗎?

「好了好了,你小子就不要再裝了好不好啊?」劉希言摸了摸額頭,一臉無奈的表情,「別人不知道你,我還能不知道你嗎?不知道你的可能就被你給騙了。可問題是,你覺得你能騙得了我嗎?簡直是天真爛漫加愚蠢。」

「霧草,你這是對我紅果果的蔑視加侮辱。快點兒向我道歉,不然我真的要生氣了。我生氣以後的後果可是很嚴重的。嚴重到你承受不起。怎麼樣?要不要向我屈服,匍匐在我的腳下?」徐俊涵一臉得意洋洋的表情,這一臉小人得志一樣的表情簡直越看越欠揍。

然而,劉希言那一臉像是在看一個制杖「請開始你的表演」一樣的那種表情,更是讓徐俊涵感到很無地自容。

「可怕,難得我好心大度一次,就原諒你好了。」演技被毫不留情的戳破了,徐俊涵的臉面也有些掛不住了,他只好是自己給自己找了個台階,就坡下驢了。

「切,你還是那個老樣子,死要面子活受罪。」劉希言伸出手指,蹭了蹭鼻子,笑著說道。

「劉希言,你一定要實力嘲諷一波嗎?」徐俊涵這一下子臉面就真的有些掛不住了,「來吧,孽畜,拔刀吧,讓我們實力對拼一波,看看究竟誰能剛得過誰。恕我直言,你劉希言只是一個辣雞而已,而我,傳說中的葉良涵,有著不下一千種方法要你懷疑人生。快來受死吧。」

劉希言一臉嫌棄的表情:「我感覺我自己是在和一個制杖外加一個小學生說話,徐俊涵,你丫是不是今天忘記吃藥了?怎麼盡說些胡話啊?麻煩不要再讓我懷疑你的智商餘額不夠了好嗎?」

「米啊內(抱歉),可能是忙了一下午,腦子有些發懵了。」這個時候,自己給自己找個台階下才是上策。

「希望你是真的沒有在瓊妹面前說我什麼壞話。」劉希言緩緩說道,「我玩了這麼些年,好不容易遇上一個我真心喜歡的妹紙我是真的不想再像以前那樣過下去了,這次我是真的很認真的。」可以看得出來,劉希言這一次的語氣是前所未有的認真,連徐俊涵都可以看得出來,劉希言的眼神中,流露著一道別樣的光芒。

而那道光芒,名為認真。

「你這次是真的認真的嗎?」看到死黨這次的語氣真的不像是開玩笑的,徐俊涵也是收起了那嬉笑的表情,掛上了一副嚴肅的表情,「如果你是認真的話,那我也就只能祝你成功了。但是就是不知道你在人家心目中到底是什麼樣的印象了。別回頭碰了一鼻子灰就尷尬了。」

「你就儘管放心吧。我一出手的話,焉能有不手到擒來的道理啊?」劉希言對此表示自己很有自信心,根本就不存在什麼失敗的可能性好嗎?

兩個人什麼也沒再繼續說了,只是相視一笑,表示一切盡在不言中。

「不過說真的,你這裡的咖啡甜點什麼的真的味道很贊啊。長此以往下去,你這裡的生意肯定會更火才對啊。不得不說,連我都有些嫉妒你這裡的生意了呢。」剛才那個話題聊完了,兩個人自然又聊回到了生意這方面上了。

「唉,其實這一點我當初根本就沒有想到,你也知道我的最終夢想到底是什麼,就目前來說的話,我可以很明確的說,我根本就志不在此。這個咖啡店我只是想要當成一個副業去做的,我根本就沒有想到生意能夠這麼火爆的。我現在都有些後悔了,我是不是應該把它關了門,然後專心搞我的創作呢?」徐俊涵端起桌子上自己的那杯咖啡,輕輕抿了一口,說道。

「那你怕是石樂志,這麼好的生意你竟然還想著關了門?徐俊涵,你確定你腦子沒有被門給擠壞嗎?要不然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胡話來啊?這家咖啡店作為你目前的立身之本不是很好嗎?在你創作尚未獲得成功之前。我是真的搞不懂你那顆腦袋瓜子里到底在想些什麼事情,怎麼儘是冒出一些天馬行空的東西呢?」劉希言一臉不解的表情。

「對了,希言,既然說到這裡了,我有一個想法想要和你說一下。」突然,徐俊涵又像是想到了什麼事情似的,張口對劉希言說道。

「可怕,你這到底又想幹什麼啊?不會是又要出什麼幺蛾子吧?那很抱歉,你還是不要告訴我了。」劉希言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所以,他連忙出言打斷了徐俊涵的話。

「不是啊,你先聽我說完啊。」對於劉希言出言打斷自己的話,徐俊涵也並沒有表現出有多麼生氣的樣子,只是繼續說道,「上一次於大叔打電話有和我說過一件事情啊,之前他在美國開新書發布會。說是開完發布會以後在美國度假一段時間就會來韓國這邊了。而且,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好像他還提到他還要來繼承他叔叔的一家飯店來著,還說要和我們倆搞什麼聯合,叫什麼漢江一條龍服務來著。」

「你能不能說詳細點兒啊?話說你到底是想要說些什麼啊?」劉希言嘆了一口氣,再一次問道。

「我覺得吧,這個咖啡店的經營,我很明顯志不在此。而你們兩個又是專門弄這個的。所以我們可以……」

也不知道兩個人到底聊了多久,也不知道兩個人究竟說了些什麼。只是看到那天,劉希言在離開咖啡屋的時候,手裡是拿著一沓文件走的。而徐俊涵出來相送的時候,臉上也是掛著一種讓旁人看不透的蜜汁微笑。

……

距離上一次徐俊涵與劉希言的會面,時間已經是又過去了五天的時間。徐俊涵的這家咖啡屋,也已經是開業一個星期了。

當然了,這幾天的生意依然還是和原先一樣火爆到極點。每天來的客人依然還是很多。

而徐俊涵呢,也就漸漸習慣了這種忙碌的工作與生活,雖然累了一些,但是很充實。這幾天之中,他也就慢慢投入進去了。而之前劉希言跟他提起過的招收服務生的事情,也早就被他給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好不容易挨到了中午兩個小時的休息時間,在送走最後一位客人的時候,徐俊涵終於是鬆了一口氣。

「哎一古,累死我了。這麼多的客人,簡直是要了我的老命了。」徐俊涵揉了揉自己的胳膊,就準備上前去關店門打烊休息了。

而徐俊涵所不知道的事情是,此時店門的外面,正站著一個容貌氣質均屬上佳的女孩子。她站在咖啡屋店門前,雙手緊握成拳,給自己打氣道:「之前就聽朋友說起過,這家咖啡店雖然才開業沒多久,但是生意真的是火爆得不得了。而且,據說這裡的老闆也還沒有招收服務生的樣子。那這裡應該是需要招人的吧?唉,不管了,我先進去問問老闆再說吧。」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