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想什麼呢,這麼開心,唐家的臉都讓你丟盡了,你還笑。」唐明蘭毫不客氣地道。她昨天回去后想了一夜,她最後認定了,空中花園的那個女人絕不可能是唐夢雲,畢竟,陳立是公認的廢物,一個廢物,哪有那麼大的能量包下空中花園?

唐夢雲心情很好,她懶得跟唐明蘭一般見識,隨口說道:「工程已經開工,你去現場視察一番,回來給我做報告。」

唐明蘭臉都黑了,她認定唐夢雲是公報私仇,擺明了是在整她。工地這種地方,只有唐夢雲才會去,她可是唐家二小姐,這種粗話什麼時候會讓她去做?現在天氣這麼熱,她要是過去,豈非要被曬掉一層皮?

所以,唐明蘭萬分抗拒。

「你不會自己去啊?當上總經理,了不起啊。」唐明蘭沒好氣地道。

唐夢雲淡淡道:「你不想去,那也行,我跟老太太說一下,我想她應該會換人。」

唐夢雲不以「奶奶」相稱,直接稱呼老太太,擺明了公事公辦的態度。

「好……你夠狠。」唐明蘭氣得臉如豬肝,如果唐夢雲跟老太太說她唐明蘭不聽指揮,她就算不被替換,至少也會在老太太眼裡落下不良的印象。

雖說是家族公司,但是不聽指揮,是件很嚴重的事。一個不好,她可能就要被閑置。

屆時,她頂多能拿到保底工資,還不及現在工資的三分之一。

唐明蘭雖是唐家人,但也沒有身居要職,她滿心想著要嫁入豪門,自身也沒有什麼本事,要是被閑置,那就非常不好受。

在外人眼裡,她唐明蘭是光鮮亮麗的唐家小姐,但是在家族內部,她也只不過是一名員工,也要幹活,才有工資。

「唐夢雲,你為什麼針對我?」唐明蘭越想越氣,忍不住質問道。

唐夢雲微微一笑:「我沒有針對你,事情總要有人去做,以前我也天天跑工地,也沒有少一塊肉。就是熱點,累點,環境臟點,其它的倒也沒什麼。而且,外面的空氣很清新。」

唐明蘭越聽越心驚,她哪裡受過這種苦?她咬著牙,恨恨道:「好你個唐夢雲,我記住了,我們等著瞧。」

她狠狠一跺腳,轉身衝出辦公室。

她的心裡湧起了滔天怒火,她從來沒有一刻這樣痛恨唐夢雲。

唐明蘭也從來沒有像這一刻這樣期待,那位陳家的神秘公子,他怎麼還不來迎娶她,替她解脫眼前的困境。

這個家,她一秒也不想多待。

只是,她忘了很多事,那就是她以前是如何對待唐夢雲的。

現在這些事反過來發生在她身上,她就怨氣衝天。

有的事,解釋不清。 唐夢雲這幾天心情不錯,李婧卻是心情糟透了,她一大早就給唐夢雲打電話。

「夢雲,逛街去,我在樓下,快出來,記住不要帶陳立,不然我跟你翻臉。」李婧加重了語氣,威脅道。

唐夢雲很無語,她的這個閨蜜總是神神叨叨的,但李婧既然交待了,要是不按她說的做,也是不行的。

唐夢雲衝下樓,發現李婧正伸長了脖子,一副東張西望、左顧右盼的樣子。她不由失笑。

「要不,我叫他下來?」唐夢雲調笑道。

「哎。」李婧嘆了一口氣,「來也沒有用,相見不得親,不如不相見。再怎麼著,我李婧也不能搶你的老公呀。」

唐夢雲看著李婧嘆氣的模樣,忍不住微笑:「咱們可是好閨蜜,你要是能夠憑本事搶走,我也沒意見。怕只怕,某人沒有那份本事。」

「好呀你。」李婧怒了,她忽然掐住唐夢雲的腰,「好你個唐夢雲,還這樣取笑我。你要是真沒意見,還會特彆強調一句嗎,虛偽,此地無銀三百兩。」

以前,李婧覺得唐夢雲不值,嫁了個窩囊老公,使得她在海州抬不起頭來,這事,對唐夢雲來說,是一生的恥辱。

李婧現在明白了,不管外面的人怎麼看,唐夢雲的幸福,是他們外人所不能理解的。

陳立究竟是怎麼樣的人,李婧不清楚,但是她明白,陳立絕對不是簡單的人物。一個有本事的男人,還這樣低調,這才是真正的潛力股。

「哎,你說,陳立到底是什麼人?」李婧追問道。陳立三年來在唐家默默無聞,低調得不像話,現在卻高調出現,這讓李婧有種錯覺,陳立像是一頭逐漸清醒的猛虎。

唐夢雲被李婧問住了,這個問題,她也一直在思考。

她也不明白陳立到底為什麼,現在她越來越看不懂陳立了。

買車買房,花費在兩百萬左右,如果他家本來有遺產,這也不難辦到。

但是,包下空中花園,這就純粹是在灑錢了,這樣的事,是一名上門女婿能辦到的嗎?

唐夢雲想了想,忽然神秘地說道:「來,我告訴你幾件事。」

「什麼事?」李婧一聽就來了興趣,她最喜歡聽小秘密了。

「我家的兩台寶馬,是他出錢買的,他也買了房,但是具體方位他沒說。」唐夢雲壓低了聲音,興緻勃勃地跟李婧說起。這是她的秘密,她憋在心裡已經很久了,也沒有合適的人可以傾訴,現在李婧來了,她迫不及待想要分享出來。

先前陳立說過是雲麓山莊,唐夢雲沒有親眼看到,只好推說是陳立沒講明白。

李婧聽得睜大了眼睛,她本以為,唐夢雲坐上銷售總經理的位置,憑著吃回扣,所以才買了車。現在唐夢雲親口說這些是陳立的功勞,並且陳立還買了房,這些消息的衝擊力實在不小。

「你傻呀你,為什麼給他這麼多私房錢?男人有錢就變壞,還用我教你嗎?」李婧大急,她恨鐵不成鋼地說道。

唐夢雲只是微笑,她從不擔心這方面的事。如果陳立要變壞,早就變了,哪裡會等到現在。他在唐家的地位是墊底的,唐家所有人都對他呼來呵去,在這樣情況下,陳立都沒有異心,更不用說現在。再說,陳立的錢,也不是她給的。

「陳立是不同的,如果他變壞,早就變了,哪會等到現在。」唐夢雲淡淡地道,顯示了強大的自信。

李婧只有嘆氣,唐夢雲那份淡然,那份自信,她都看在眼裡。

「你倒好,找了這麼好的老公。我好慘啊,喜歡的男人別人的老公。」李婧唉聲嘆氣,像是失了魂。

「別嘆氣了,我分享給你行不行?」唐夢雲看到李婧的樣子就想笑,存心調侃她幾句。

「好你個唐夢雲,叫你逗我,哪天我真的把他搶走。」李婧怒了。

「那也得看你的本事。好啦別說了,逛街去。」唐夢雲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多說,再說,她一點也不擔心。

在兩女興緻勃勃去逛街時,陳立駕車開往雲頂山莊。今天已經是二號,再有十四天就要搬家,他要先過去看看裝修進度。

雲頂山莊大門前,陳立的寶馬被攔下了。

陳立雖是房主,但是還沒入住,車輛還沒有登記在冊,保安不放行。

「噗——」

一輛白色敞篷賓利轟鳴著,停在寶馬後面。駕駛員很年輕,黑西裝,大光頭,大墨鏡,笑得嘴角都咧開了。他身邊的女伴身材小巧,腰身細長,上身只有幾塊粉紅布條,該露的地方露了,不該露的地方也露了。

「徐大少,您請進。」

剛才攔住陳立的保安,這時馬上換了一副面孔,跟車主招呼道。

徐勇掃了一眼寶馬,不屑地道:「爛車,擋我路,什麼人啊。」

保安大驚,徐勇徐大少向來愛笑,一旦他變臉,可不是什麼好事,他連忙跟徐勇解釋道:「徐大少,請您稍等,我還在等上頭指示,馬上就好。」

「馬上?也就是說,我也要等著?」徐勇聽說還要等,他更加不滿了。

「不會的,怎麼能讓徐大少白等,我這就讓他移車。」保安陪著笑臉說道,接著看向陳立,嚴肅道,「你車動一下,不要擋了徐大少。」

陳立坐上寶馬,將車開到一旁。儘管他是雲頂山莊的主人,但是也要按規則來,畢竟保安也是公事公辦。

徐勇發動賓利,瞥了陳立一眼,又咧開了嘴:「什麼破車,也敢上別墅,不害臊。」接著,賓利衝進門內,絕塵而去。

徐勇急急火火地將賓利開進家裡,拽著粉紅女郎衝進了房間。

雲雨之後,粉紅女郎趴在徐勇懷裡,感嘆道:「這裡就是雲麓山莊別墅群,好壯觀啊,真想到別的地方看看。」

「其實都一樣,都是房子和樹。」徐勇笑道。他住進雲麓山莊時間不短,對這裡的規矩很清楚。如果沒有經過允許,貿然進到他人別墅區內,被主人告發,或者被天家發現,問題就大了。整個別墅群都是天家在管理,自然得依著他們的規矩來。

「不久前的拍賣會,有別墅拍了七百萬,真想過去看看。」粉紅女郎嘆息道。 在海州,這座雲頂山莊別墅,象徵了財富與權勢。

徐勇聽到粉紅女郎的話,他臉都黑了,那座雲頂山莊拍出七千萬,他當然聽說過,他也羨慕,想過去看看。可那是別人的別墅,他未經允許,要是私自過去,主人只要告訴天家,他徐勇就要吃不了兜著走。

「你,不會去不了吧?」粉紅女郎失望地道。

徐勇一怔,他豁出去了,被女人看不起,他不能忍。而且他聽說,別墅主人買下之後,正在讓人裝修,這個時候去看一眼,看到正在裝修,屆時粉紅女郎也無話可說。

「走,去看。」徐勇笑著起身。

一路上,徐勇被粉紅女郎拽著,他心裡忐忑,心道千萬不要碰到主人,不然麻煩就大了。

雲麓山莊別墅群,之所以賣得貴,除了環境因素,就是管理。主人買下別墅,也就買下那塊地的絕對權利,任何人不得逾越。這是雲麓山莊別墅群的規矩,誰也不能破壞。以前曾有房主破壞規矩,後來房主被天家物業管理的保鏢帶走,人也消失了。

粉紅女郎彷彿有著使不完的勁,身材高大的徐勇被她拽著,只覺得心驚肉跳,不知為什麼,他總覺得有股不祥之兆,又不敢說。

兩人到了半山腰,來到雲頂山莊大門前,粉紅女郎四下一看,不由感嘆:「這別墅可真大,真豪華,是最好的一幢吧。」

徐勇警惕地四周打量一番,發現別墅內只有工人,他稍稍放心。聽到粉紅女郎的話,他心不在焉地答道:「當然最好,這幢別墅裡面有天然的溫泉,還有一處泉眼,絕對是獨家所有,它拍出那麼高的價,是有原因的。」

「溫泉?」粉紅女郎顯然被這個勁爆的消息驚到了,小嘴也合不攏。

「這有什麼奇怪的,溫泉是純天然的,顯然連通地底某處,至於那泉水,只能算是附帶品吧。」徐勇漫不經心地解釋著,他只想儘快離開這裡。在他看來,這裡風景沒什麼特殊,反而很危險。

粉紅女郎絲毫沒有徐勇那樣的覺悟,她還想看看溫泉是什麼樣子,在裡面泡澡是什麼滋味,她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不能自拔。

「奇怪。」徐勇看到停車場上的寶馬,驚呼出聲,這輛寶馬有幾分熟悉。

粉紅女郎順著徐勇的目光看過去,她叫了出來:「這台寶馬,是剛才大門口那輛。」

徐勇臉色鐵青:「你沒有看錯?」他思量著,剛才那小子那麼年輕,能開上寶馬,已經是年輕有為,這座雲頂山莊別墅,那小子怎麼買得起?

「不會的。」徐勇搖搖頭,「那小子可能是裝修工之一,開車過來裝修。要知道,我還沒看到開寶馬SUV的業主呢,至少也得是跑車啊。」

「哇,親愛的,你懂的真多。」粉紅女郎讚歎道。

徐勇昂起了頭,他為自己的推理感到很得意,粉紅女郎的崇拜,令他十分舒坦。

此時,陳立正在別墅內檢查,看看布置方面有什麼需要改進的,他要打造一個滿意的別墅框架,然後由唐夢雲去打理細節。

「什麼人?來這做什麼?」一個低沉的聲音響起。

徐勇嚇得一抖,他抬頭看去,發現三名保鏢向他們走來。

這些保鏢隸屬海州天家,他們負責維持雲麓山莊別墅群的秩序,相當於別墅內的「執法隊」,威風凜凜,不容抗拒。

「對不起,大哥們,我們只是路過,對不起,馬上走。」徐勇再沒有半點勇氣,現在他只想儘快離開這是非之地。

「你是新來的業主嗎?難道不知道雲麓山莊的規矩?」保鏢隊長冷冷地道。

徐勇心裡把粉紅女郎罵了個遍,都是這女人多事,非要上來看什麼風景。現在他只求無事,儘快離開。

「真的對不起,各位大哥,我們立刻滾,不給你們添麻煩。」徐勇想到可怕的後果,他什麼也顧不得了。如果這事傳回他家,他父親第一個要收拾他。

粉紅女郎大惑不解,向來霸道的徐勇,現在怎麼成了軟腳蝦?昨天在酒吧里,徐勇招了招手,他手下人就把三個混混打斷了胳膊,丟出了酒吧,可霸氣了。現在,不過是三個保安,就把徐勇嚇成這樣,簡直奇了。

「喂,徐勇,你怕什麼……」

「閉嘴,別廢話。」徐勇厲聲喝斥。都什麼時候了,這女人還添亂。

粉紅女郎挨罵,一聲不敢吭,徐勇表現得這麼害怕,她也察覺出來事情不對路,頓時嚇住了。

「不管什麼原因,也不能壞了規矩。」保鏢隊長走到徐勇身前,淡淡地道。

徐勇冷汗如註:「大哥,求你了,我一時好奇,這才走錯地方,求你給個機會……」

保鏢隊長冷冷地道:「女人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嗎?壞了規矩,就要受罰。要是犯了事就求情,天家的規矩,豈不成了笑話?帶走。」保鏢隊長說完,他手輕輕一招。

徐勇萬念俱灰,他只有做著最後的掙扎:「各位大哥,高抬貴手,我家有錢,我讓家人用錢來贖,行不行?」

「晚了,早知今日,何必當初。」保鏢隊長淡淡地道。他身後兩名保鏢衝上前,左右一架,一人扣住徐勇一條胳膊,將高大的徐勇像抓青蛙般牢牢抓住。

徐勇四肢癱軟如泥,他半分力氣也沒有了。如果不是這死女人,他也不會落到這地步。

陳立在院內聽到門口熱鬧,他走了出來,發現兩名保鏢擰著一個男子,還有幾分眼熟,旁邊還有個發抖的女人。

「發生什麼事了?」陳立看向保鏢隊長,問道。

保鏢不比保安,他們手上有內部資料,對於別墅內的業主身份,比老闆知道得都清楚。

看到陳立,保鏢隊長馬上恭聲道:「陳先生,這兩人擅自闖到您的別墅,是我們的工作失職,請您放心,我們馬上帶走他們,按規矩處理,一定給您一個滿意的答覆。」

一邊說,保鏢隊長一邊擺手,示意手下將人帶走。 徐勇萬沒想到是這樣一個結果,保鏢隊長的態度,已經說明了一切。這個開著寶馬SUV的年輕男子,真的是雲頂山莊的主人。

徐勇想不明白,有錢買下雲頂山莊,怎麼就甘心開個寶馬SUV這種車,為啥呢?

「是我讓他們來的,我出來遲了點,誤會了。」陳立淡淡道,「對了,這個月十六號,我要搬家,請物業提供一輛七米的廂式貨車。」

雲麓山莊有規定,除了物業部外,不允許其他貨車出入。

保鏢隊長擺擺手,讓人放了徐勇。陳立擺明了是護著這兩人,如果他們真是朋友,直接進去就是,怎麼還在外面傻站著?現在陳立這個主人也不計較,他也只好作罷。

「請您放心,物業部隨時待命。」保鏢隊長答道。

「行,麻煩大家了。我這裡沒事了,你們忙去吧。」陳立笑道。

直到三名保鏢遠遠離開,癱軟在地的徐勇,這才在粉紅女郎的攙扶下站起來,但是腿還在抖。

徐勇走到陳立身前,拱手道:「陳哥,多謝,你救了我的命。」

想到被保鏢們帶走的後果,徐勇忍不住發抖。他是知道厲害的,在這別墅區住的人,都是不差錢的主,侵犯了主人的隱私,後果有多嚴重,現在他親身體會到了,心有餘悸。

陳立笑道:「這倒不至於,頂多是一頓暴打,再關個幾年。以後注意點吧,不要擅闖他人別墅。」

「陳哥說得是,太對了。」徐勇點頭如同小雞啄米。先前在別墅大門前,他看到陳立只是開個寶馬,頗有幾分瞧不起,來這雲麓山莊,只怕是裝修工一類人員。讓他意外的是,陳立居然是業主,是這片別墅區最好的雲頂山莊的主人,關鍵時刻,還救下了他。

「不管怎麼樣,陳哥對我有救命之恩,以後小弟鞍前馬後,聽大哥指示。」徐勇信誓旦旦,表著忠心。

陳立淡淡一笑,擺擺手讓他們走了,之後跟裝修公司交待幾句,出了別墅。

今天唐夢雲休息,她跟李婧約好逛街,明確指出不要陳立當苦力,陳立心知肚明,只怕是李婧覺得尷尬,他也不說破,於是借這機會來看看別墅。

陳立的手機響了,是唐夢雲打來的,讓他去接她。

陳立愕然,往常唐夢雲逛街都不會低於四個小時,這回有點怪了,現在還不到中午,這麼快就打電話了。

上午十點,陳立駕車到達鏡子街,只看到唐夢雲,沒有看到李婧,顯然她先行離開了。

「你閨蜜呢?」陳立開了門,讓唐夢雲上車,隨口問道。

「喲,一天沒看見她,想她了?」唐夢雲揶揄道。

陳立一怔,以前唐夢雲比較嚴肅,幾乎不會開玩笑,至少是沒有跟他開玩笑,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她也沾上了一些人間煙火氣。

「是有點想她了。」陳立誠實地答道。

「想就去追她啊,擱這跟我說有什麼用?」唐夢雲沒好氣地答道。

陳立聽她語氣不對,連忙打個哈哈:「我就隨便一說,玩笑話。對了,你們今天買了什麼東西?」

「東西?」唐夢雲反問道,「為什麼要買東西,誰規定逛街一定要買東西的?」

陳立被問得啞口無言,這個的確沒有人規定。只是,如果不買東西,為什麼要逛街呢?

看到陳立啞口無言,唐夢雲笑道:「你不懂,逛街只是逛街,跟買東西沒有必然聯繫。出去逛街,逛的是個心情,心情,你懂嗎?」

「不懂。」陳立鄭重道。

「真是木頭,跟你說不清楚,對牛彈琴。」唐夢雲咕噥道。

陳立啞然失笑。他發現,在某些方面,唐夢雲跟李婧是一樣的。

「我們去看看別墅,好不好?」陳立提議道。

「啊,不是回家嗎?」唐夢雲覺得很奇怪。不知道為什麼,她跟李婧一大早興緻勃勃地出來逛街,轉了幾圈,兩人都沒有什麼心情,李婧甚至不想跟她一同坐車,早早打車離開了。

唐夢雲憋得慌,這才拿陳立出氣,現在聽到陳立忽然說起別墅的事,她驚訝莫名,完全忘了剛才的事。

「回家不急,那天拍賣會我不是說了嗎,別墅是我拍下的,現在我們過去,你親自開門,看看怎麼裝修。」陳立笑道。

唐夢雲心如鹿撞,當天的時候,她聽陳立說起,別墅是他拍下的,她沒有親眼看到,後來就等著搬家,也不怎麼在意。現在聽說馬上可以看到,心情難免激動。

唐夢雲絞著手指,看著窗外的風景飛掠,她忽然覺得像要飄起來。她雖然生在唐家,但是自小跟家人住在不到八十平的房間里,看過最豪華的,也就是唐家的老宅。現在忽然要去到一個著名的別墅群,還要去最豪華的那間雲頂山莊,她實在緊張。

「這個月十六號,一定可以搬家了,裝修的進度還是挺快的。對了,那幢別墅就叫雲頂山莊,按你的意思命的名。」陳立補充道。

唐夢雲只是看著車窗外的風景,沒有說話。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