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我不想解釋什麼。」天奇埋頭淡淡的說:「這回我在京大肯定呆不下去了,我也沒想過要在這裡呆上四年,史老,您能否答應我一件事。」

「你說!」

天奇看了校醫院的方向一眼。「林鑰欣是我侄女,此事跟她無關,我不想她被牽連!還有,如果我這次沒能活著回來,麻煩您將我宿舍中的拿一包行禮交給我侄女林鑰欣,她知道該怎麼處理。」

一聽天奇說這樣的話,史老心頭一顫,眼盲餘光瞄了那邊的特警一眼,壓低聲音說:「此事可大可小,小子你聽爺爺說,你馬上挾持爺爺,用爺爺來威脅他們,他們不敢傷害你,你就能安全離開京都了,不然,你到了局裡群義會和蒼茫幫會對你下手的。」

抬眼看見史老頭真誠的眼神,天奇心中多了一絲感概,搖頭說:「一人做事一人當,我林家天奇既然敢做,就不怕任何風險!」

「天奇!」

天奇轉身,沒有回頭!他感動史老頭對他的真誠,可要讓他去挾持一位老頭換取自己的安全,天奇做不到。

趕來的辛空月和落夕陽在看見血染京大,他們最擔心的事還是反生了,要不是路上突然塞車,她們相信自己能夠去阻止天奇,可是,這只是他們的想法,林家天奇向來是雷霆手段,有人能夠阻止得了嗎。

「林天奇,你太衝動了!」

望著辛空月焦慮的神色,又看見落夕陽喘著粗氣,天奇搖頭笑笑。「你們真的認為我是那種無頭無腦的人嗎?我侄女林鑰欣受傷昏迷著,發生這樣的事京大為什麼不及時阻止,還有我到這裡剷平敵人之後這些特警才出現,難道你們就不覺得這很奇怪嗎!」

「不管怎麼樣,你真不該在京大。。。」

「我不這麼認為,我只想知道到底是誰在背後*作!辛老師,魯崢和牛剛是被我牽連的,如果可以,希望你能夠保住他們,這份情,就算我報答不了你,我遠在他鄉的兄弟也會替我感謝你!」

「林天奇。」辛空月有些著急了,她說:「你挾持我離開這裡,快點!只要你離開京都,我會想辦法帶你去見我的老師,他會看在你畫工深厚的份上保住你的。」

天奇搖搖頭。 奶爸的修真人生 「不必了,我不想再連累任何一人!」

「林天奇。 腹黑總裁慣妻成癮 你。。。」

天奇再度擺手,目光落在一臉擔心的落夕陽身上,從都掏出一張紙。「八弟,這是一份秘方,你照方抓藥,給鑰欣服下!她很快就會恢復過來,等她醒來之後,你一定要告訴她,不要將我的事告訴我家裡!記好了。」

「恩,你放心!」

天奇笑著點頭,一拍落夕陽單薄的肩膀,轉身走向女局長。「我跟你們走,但能否讓我跟我的兄弟說兩句話。」

不等這位嚴厲的女局長說話,天奇走向被微沖頂住的魯崢和蠻牛。假裝擁抱之時,在其耳邊小聲道:「半路你們就逃走,有人會接應你們。三天,三天後我若還沒出來,你就打這個號碼。」

魯崢不動聲色點頭!牢記天奇在他背上悄悄劃下的數字。

十分鐘時間已到,眾人見天奇被百名特警帶走,心頭突然有點失落。落夕陽大聲喊:「天奇,我會想辦法救你出來的,我會救你出來的。」

這小子,怎麼這麼倔!

史老頭嘆息一聲,目光落在已經被押上車的天奇。

辛空月扭頭對落夕陽說:「這件事比不要插手,別把你落家給卷進來,趕緊去給他侄女抓藥。」

「辛老師,你一定要保住他!」

「我會想辦法的,快去吧!」

旋即,辛空月大步離開,十分鐘后她出現在校長辦公室,見校長埋頭沉思,面色陰沉著問:「校長,為什麼要這樣!林天奇非要成為你的犧牲品嗎?」

姚校長抬眼,見辛空月嬌容有些怒意,並沒說什麼。

辛空月又說:「我知道校長您一心要除掉各大家族安排進入京大的棋子,你一心要保住京大當年的地位,可您有沒有想過,二流八大家族一旦聯手針對您,您就算在國際上有一定的地位,也會遭遇巨大壓力。」

校長不畏一笑。「二流家族,辛小姐認為他們會聯手嗎!」

是的,二流八大家族不會聯手,他們都恨不得踩死對方,爬上一流家族的行列,又豈能相互聯手。

辛空月知道這是校長的意思,更加明白林天奇會成為犧牲品;可辛空月哪裡會知道莊語詩已經插手了此事!有了莊語詩的介入,校長是不會要林天奇的命的。

見辛空月轉身走了出去。校長低語喃喃的說:「華夏一國被你們這些大家族弄得千瘡百孔,京大是那個人當年住過的地方,老姚我必須為他守住這一方凈土,你們要亂,就亂吧!」

原來,姚校長是為了他心中的那個人,目的是要讓華夏國的八大二流家族混亂!可姚校長這麼做的真正目的又是什麼呢?

總裁的新妻 京大大門口,當警車呼嘯離去之後,一道黑影從角落冒了出來,他確定是天奇被押走之後,眉頭輕微一皺,旋即,低聲對著耳邊麥克風冷聲說:「救魯崢和牛剛!」

「那少主呢?」

「暫時不用管他,立即調主力部隊進京!」

「是。」

關掉麥克風!男子消失在京大門口。當他出現在這些天天奇所住酒店,正在沉思的第二季抬眼問:「你什麼時候到的?」

「一直暗中跟在少主身邊,保護他的安全!」

「你一直在他身邊?我怎麼沒發現你。」第二季一驚,又道:「阿羅,他究竟是什麼身份!為什麼你要暗中保護他,背著他時你叫『少主』,甚至四處建立實力。為了他的事,我的師父清風道長更是不惜一切代價幫你們提供各種提升實力的藥物,還不讓我告訴他你們暗中組建戰隊。」

阿羅,一身中山裝!年紀約莫二十七八,在第二季的記憶中,從未見這男子笑過。

「有些事你不應該問。」阿羅語氣冷漠,卻聽第二季說:「我是不該問,可有些事,我想我有權利知道。」

一聽,阿羅沉吟起來!這麼多年了,第二季一直都在暗中幫助他們,要是瞞著,有點對不起人,可要說出真相,阿羅顯得對第二季不完全相信。

於是,說:「我只能告訴你,少主身體里流淌著華夏最高貴的血液,在華夏,沒有人能夠與他相比!」

華夏最高貴的血液?那豈不是。。。第二季疑惑的問:「你說天奇是五大家族其中一家的人?」

阿羅沒有搖頭,也沒有點頭,只是淡淡的說:「少主身份特殊,我記得當年是我和另外兩名兄弟輪流背著他離開的,那時候,他剛出世,他連他母親都還沒見著就被我們背走;這一晃,已經十八年了。」

聞聽著阿羅從未有過的低落語氣,第二季沉默了!

阿羅繼續說:「如果少主真實身份泄露出去,華夏國必定大亂,凡是跟少主有過接觸的人,會立即遭遇追殺,無窮無盡的追殺!那些人寧願錯殺百萬也決不放過一人。第二季,我想你能明白我的意思。」

第二季已經被阿羅的話鎮住了!她抬起那張被絲巾擋住大半的絕色嬌容,思索著說:「你的意思是,天奇的存在不為人知,一旦他的敵人知道他還活在這個世上,會威脅到他們的地位,對嗎?」

「差不多就是這樣,為了其他人的安全,你現在還不能知道少主的真實身份!不過我可以給透露一點,也好讓你心裡有個數!」 「喂,趙小姐,今天有人過來找她,說是她的親戚。」醫生小心翼翼的說著。

「我馬上過去。」說著,趙以諾趕忙起身。

醫院裡,護士和醫生都在忙著,走廊上人滿為患,一個個病人的臉上透露出無奈又無助的表情。

「什麼時候來的?」趙以諾認真的看著面前的醫生問道。

「剛走沒多久,你可以看監控。」醫生趕忙帶她去監控室。

她找的醫生和警察都是自己信得過的人,所以自然也相信他們不會將不該說的事情透露出去。

盯著屏幕看了很久,趙以諾並沒有認出那個人是誰,她很確定,她不認識。

看來她又找了新人!女人的眼睛里閃現一絲寒光。

蘇菲菲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用人只用一次。

真是一個狡詐的女人!趙以諾緊緊攥著手裡的拳頭,目光很是凜冽。

也許下一次出現的人,就不是他了!

「好,醫生,這段時間真是辛苦你了。」女人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

「沒事,我很可以配合你們。」醫生和善的笑了笑。

警察都支持的事情,他有什麼好怕的?

兩個人寒暄了幾句以後,趙以諾便走出監控室。

「呦,這不是趙以諾么?」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

凜冽的語氣,背後如此強大的氣勢,除了她,還會有誰?趙以諾緩緩轉過身子,半眯著眼睛看著走過來的女人。

她不相信會這麼湊巧,那個找主管的人剛走,她就出現在這裡?

「你怎麼會在這裡?」趙以諾狠狠地看著她,眼睛里有一絲質疑。

蘇菲菲故意摸著自己的肚子,眼睛里有些許不屑和鄙視。

「怎麼?我就不能來醫院了么?我得來做孕檢啊。」

趙以諾看了看旁邊的醫生,示意他離開,男人心領神會,徑直走向辦公室。

她不能讓面前這個女人再把矛頭指向其他人了。

「那你做吧,我先走了。」說著,趙以諾轉身就要離開。

「哎,趙以諾,你到底什麼時候和顧忘離婚!」蘇菲菲冷冷的聲音,吸引了周圍病人的目光。

真是可笑,一直不願意離婚的人,明明是顧忘好么!她不去找那個男人,反而……

「蘇菲菲,我告訴你,只要顧忘有時間,隨時可以離婚,所以問題不在我這裡。」趙以諾不想再聽到她的聲音,徑直離開。

「啪!」蘇菲菲將手裡的葯狠狠地摔在地上。

「哎呦寶貝,誰又惹你了,怎麼還生氣了?」男人趕忙過來低聲問道。

該死的趙以諾,竟然敢如此對我!

蘇菲菲緊緊攥著手裡的拳頭,目光很是兇狠。旁邊的男人看到她這副模樣,不自覺地後退了幾步。

這是怎麼了?誰能讓她發這麼大的火?男人狐疑的看著女人。

「好了,菲菲,別動了胎氣,走吧,我送你回家。」說著,男人緊緊牽著女人的手,走出醫院。

也許懷了孕的女人,真的很容易缺乏安全感,當蘇菲菲從顧忘那裡得不到一定的安慰以後,她只能打電話給身旁的這個男人,肚子里孩子的親生父親。

「以後啊,有什麼事情我來幫你做,你現在不太方便,還是少動為妙。」男人關心的說著。

突然,蘇菲菲直接將腦袋靠在他的肩上,眼睛里閃過一絲哀傷。瞬間,男人驚呆了,隨即恢復臉上的表情。

其實蘇菲菲想要的生活,也不過是有個疼愛自己的丈夫,有個可愛的孩子,白天上班,晚上恩愛,如此而已,只是她堅定那個丈夫必須是顧忘。

與其說她愛顧忘,倒不如說她不甘心趙以諾將那個男人搶走,她心裡更多的,則是報復。她一定要將顧忘從趙以諾的手裡搶過來!

「好累啊。」女人嘀咕著。

這是第一次,男人聽到蘇菲菲說出這麼消極的話,頓時,男人的眼睛里有些許心疼。

她也只不過是一個女人而已,也需要男人的保護和疼愛。

「菲菲,你願不願意有一個真正的家庭?」男人捧起她的臉蛋,認真的問著。

怎麼不願意?誰不希望能夠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

「你想說什麼?」蘇菲菲低聲問道。

「我是說,如果你願意,我們可以……」

「我累了,想睡一會。」女人直接打斷了他的話。

原來,她還是不願意。

他真的不明白,這個女人到底在執著什麼?顧忘不愛她,可她還是要強行栓住那個男人,甚至故意製造出一些誤會。

人和人真的不同,有些人因為愛可以選擇放手,而有些人因為愛誤入了歧途,久而久之,這種愛也變了味道。蘇菲菲就是最明顯的例子。

或許她看不上自己吧。

男人別過臉去,看著窗外,眼睛里有一絲哀傷。曾經,他以為自己和蘇菲菲在一起,只是為了錢財和勢力,可是時間長了,自己竟無心陷入了感情漩渦,仔細想想連自己都不敢相信。 極品鑽石婚 男人冷笑了一下。

「叮叮叮……」

趙以諾看了看來電顯示,立馬接起電話。

「你幫我打掃一下辦公室,我明天就回去。」凌辰低聲說著。

「你先休息幾天吧,超市裡沒什麼大事。」女人嘀咕著。

「我好得很,別忘了,我自己就是一名醫生……」凌辰趕忙說著。

清閑了這麼多天,他真的覺得有些無聊了,倒不如回到超市裡找點事情做和那些員工聊聊天。

「好,我知道了。」趙以諾直接掛了電話。

丞相夫君不好惹 自從蘇菲菲事件以來,她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做事情雷厲風行,乾淨利落。許是被打擊到了,想把自己沉浸在工作中,忘卻這段傷痛吧。

「哎,你有沒有發現,最近趙以諾變了。」

「嗯,沉默寡言,也不笑,整天只知道工作。」

「是不是那個顧忘又欺負她了?」

幾個女人在旁邊盯著不遠處的趙以諾,嘀咕著,眼睛里凈是擔心。

「那個,最近大家都辛苦了啊,今天我請客!再忍耐十分鐘,馬上就下班了!」趙以諾突然大聲喊著。

瞬間,超市裡沸騰了。

「哎,以諾,今天晚上吃什麼啊?」

「我想吃火鍋!」

「我想吃香鍋魚!」 在第二季的等待中,阿羅埋頭冷漠的說:「十八年前,都市只有八大家族,其中以納蘭家實力最強,可是,納蘭家卻在一夜之間被人屠盡滿門,也是因為十八年前的那一場暴風雨,都市大洗牌,變成了現在的五大一流家族,八大二流家族!」

「你的意思是,天奇是納蘭家的遺孤?」

阿羅輕輕搖頭。「其他的你不要再問了,如今少主被押走!我已經暗中通知各方兄弟做好準備,如果少主有什麼差池,那就讓京都變成地獄之城吧!」

「你們想血洗京都?」

阿羅的語氣還是那麼冷漠。「為了少主,別說血洗京都,就算顛覆華夏又何妨!不過,為了少主能夠重返家族,我們已經忍了十八年,沒有十足的把握,我們不能攤牌!」

「既然是這樣,那你們以後作何打算?」

「少主雖然認識我們,可他並不知道我和那幾位兄弟是他的護衛,我們會繼續隱藏,暗中發展力量。林峰那小子在廣城準備大展拳腳,我們會暗中助他一臂之力!」

聞言,第二季沉吟著說:「我雖然不知道天奇的真實身份,可從你的話不難發現天奇的存在威脅著整個華夏當權人!阿羅,我覺得你有必要陪在天奇身邊,他做事太過霸道,已經得罪了不少人!」

「霸道?少主天生就應該霸道!天下王者,必須臣服於我家少主!」

嗅著阿羅這鋒利霸氣,第二季心頭一顫,她在想,天奇究竟是誰?就算他是一流家族的人,也威脅不了華夏,怎麼阿羅會這麼說?

在第二季沉思的時候,阿羅起身走了出去!他是知道天奇做事一向毒辣,情願被特警帶走想必有其他原因,可是,他還是擔心天奇的安全。

離開酒店,阿羅消失在繁華街道,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菩提苑!如影身形在探視某棟別墅之後,縱身躍進某窗戶!

書房,一位老者正在沉思今日京大所發生之事,在看來,他不該任由天奇做主,被特警帶走,可那小子太倔了。

一聲響動,老者抬頭,當看見自己書房不知何時多了一人,他先是怔然,在發現中山裝男子坐在木椅上,眼中掠過一抹驚色,他沒有大聲喧嘩,而是沉聲說:「能夠悄無聲息出現在老夫書房且不被發現又沒動手,我想閣下並沒惡意。」

「史老,你很鎮定!」

這男子知道自己?史老頭起身走了過去,坐下道:「道明來意,理由若合理,老夫不驚動外面的人。」

「史老您心中應該很清楚,我既然敢來,就不懼怕您做任何一件事。」阿羅寒光一射,道:「這十八年來,史老你一直暗中追查某個人是否還活著,我想……」

「你究竟是誰?」史老身子如遭雷轟,瞬間顫抖起來!「你怎麼知道老夫暗中查那個人的生死?你是那惡魔的人?」

阿羅一擺手。「史老不必激動,今日前來,是要告知一件事!」隨即,阿羅手掌一揮,閃閃金光一閃即逝,史老直覺手心一熱,低眼一看,當看見自己手心正有一條宛如真龍在遊走,瞬間,他的目光獃滯了。

片刻,史老從驚愣中清醒過來,此刻,他看阿羅沒有一絲敵意,而是眼眶泛紅的問:「你是我兄弟的人?」見阿羅點頭,史老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聲線有些嘶啞,急道:「那我兄弟他。。。」

「史老!」抬手打斷史老的話,阿羅不溫不和的說:「有些事您還是不知道的為好,現在也不是時機,我來只是想問您一件事。」

「什麼事?你問!」

「今日京大發生的事,姚校長是不是把林天奇當成了犧牲品?」

「你知道這件事?」

阿羅點頭。「我想確定姚校長是不是真把林天奇當成犧牲品?」

「老姚為了京大,是要把林天奇當成犧牲品,可途中莊語詩的奶媽寧姨打電話阻止,說林天奇是莊語詩的丈夫,老姚便放棄了!」

少主是莊語詩的丈夫?阿羅似箭黑眉緊緊一皺!沉聲道:「史老,我今日表明身份出現,是有一事相求!」

「你說,無論什麼事,我都答應你!」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