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我不管你是誰,也不問你從哪來,今日你們破壞了華夏的規矩,必殺之!」林楠沉聲,殺意瀰漫。

規矩!

法律,在這個時候,就是華夏的規矩,不僅對普通人起到約束之效,對於這些強者也是一樣,只要他們在華夏大地犯事。

「殺我?」陰柔男子聞言,彷彿聽到了最好的笑話,不怒反笑。

「無知者無畏,你可知本座是誰?更不消說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陰柔男子很自信,本身尊者境巔峰實力不說,身邊還有十位高手守護,絕大部分都比林楠強。

更何況,他的手段,哪怕是面對化靈境高手也足以保命。

再不管這些,即便是能擊敗他,敢殺他嗎?

莫說是林楠這個小小的螻蟻,哪怕是同是剛剛從各個秘境小世界內走出的一些強者,但凡知道他身份之人,沒有一人敢動手的。

因為,他姓蚩!

一個所有人都惹不起的超然存在的姓氏,有著一個神魔般的先祖,震鑠古今! 雲夢恬無奈的嘆口氣,接著說:"當時,你也不能全怪我啊,畢竟,我表哥失憶了,你倆分手了,這也是糊塗賬,我只能跟你斷絕來往,其實,我又不是木頭人,咱倆之間的關係如何,彼此心裡,不是最清楚的嗎!"

葉一朵終於笑了,她的眼眶有些微紅:"嗯,我清楚,我懂!"

雲夢恬笑了出來:"你懂就好啊,我的天神,你真的是要折磨死我啊,估計我未來的另一半,都沒有你這麼讓我操心,對了,你還洗澡嗎?"

葉一朵不好意思的笑著搖頭:"不洗了!"

雲夢恬故意揶揄她:"你還不洗了啊,我以為,你今天非得把另一隻腳腕折騰出來毛病,才肯罷休呢!"

葉一朵更加不好意思了:"我哪裡有你說的那麼過分!"

雲夢恬笑著哼了一聲:"你就有,你啊,就是不反省自己,我剛才真應該把你拉到鏡子前讓你好好看看你剛才鬧脾氣的模樣!"

葉一朵笑雲夢恬面前,破天荒的被她說的臉紅:"去你的,不許亂說!"

雲夢恬笑著搖搖頭:"好了,穿好衣服,坐在床上,我陪你說話,你給我好好休養,不許再亂折騰了!"

葉一朵笑眯眯的看了她一眼:"遵命!"

雲夢恬看她終於不鬧騰了,也傻笑起來:"早這樣就好了,還省的我一個勁的哄你!"

葉一朵看了她一眼:"這麼說,你剛才的話,都是哄我的?"

雲夢恬早就知道這丫頭胡攪蠻纏的功力了,她趕緊搖頭:"哪裡的話啊,我說的句句真心,發自肺腑,你可別再冤枉我了,好好養腳丫子才是正事,不然,耽誤的時間久了,你連學校都去不了!"

聽到雲夢恬的話,葉一朵沉吟了一聲:"這倒是真的,我也捉摸著去學校的事情呢,這樣吧,等你表哥回來,我跟他說說,等過幾天,我的腳丫子不疼了,我還是要去聽課的!"

雲夢恬聽到她這麼說,立馬笑嘻嘻的看著她:"所以,你這是打著讓我表哥接送你的旗號唄!"

葉一朵不好意思的紅著臉,硬著頭皮說:"我才沒有呢,他送不送,我都能自己去學校的!"

雲夢恬笑:"那你還真是厲害了!"

葉一朵抬高下巴,一副不認輸的模樣:"那是自然!"

雲夢恬笑了笑,沒有再挑釁著丫頭。

同一時間。

暗夜組織總部。

路彥琛下了車,直奔審訊室。

他一打開門,就看見被鎖在審訊室鐵椅上的人,猛地抬頭看著他。

他冷哼了一聲:"還有力氣抬頭,看來,還是沒有好好審!"

對方聽到他這麼說,臉上立馬閃現出一抹陰沉的神色:"你們夠了!"

路彥琛笑了:"原來赫赫有名的魅影殺手,也會害怕啊,我還以為,你當是鐵骨錚錚的漢子呢!"

對方看著路彥琛,嘴唇微微動了動:"沒錯,我是魅影,可是……你們用了多少刑具在我身上,我為什麼要忍著,我是拿人錢財,替人辦事,既然事情沒辦成,被你們抓了,要殺要剮,隨便沒你們,何必這麼折騰我呢!"

路彥琛幽幽的看了他一眼:"原來是無所謂說了什麼,所以才問什麼都回答,我還以為,你的骨氣被我們這裡的刑具,打怕了呢!"

魅影突然笑了:"打怕了,你莫不是在開玩笑,像我們這樣的人,哪一個沒有經歷過保密訓練,如果我真的要保密,何至於你們一打就開口,我說了,你們不必對我用刑!"

路彥琛嗤笑了一聲:"就算是知道你經過保密訓練,但是,該打的,我們照樣找打不誤,不然的話,我們能知道,你說的話,是真是假么?"

魅影冷冷的看著路彥琛:"我說的話是真是假,你自己不會分辨嗎? 送君一個天下可好 你還真以為,打上一頓就能老實,對我們這些殺手管用嗎?"

路彥琛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管用不管用,暫且不說,但是,進了這裡,不挨打,你覺得有可能嗎?你自己做了什麼事情,你自己心裡不清楚嗎?我現在沒有要你的命,已經是格外仁慈了!"

魅影突然大笑起來:"哈哈哈……你們這也叫仁慈,你被以為我不知道,你們不要我的命,究竟是為什麼,你們不是還想從我嘴裡問出點什麼嘛,死了!你們問誰啊! 騎驢仗劍

路彥琛看他這幅樣子,實在不想跟他廢話:"魅影,你想來活躍在北歐一帶,這次突然出現在倫敦,還直接對我的人動手,我能問問,你究竟是受何人指使嗎?"

魅影看了路彥琛一眼:"你的人?說實在的,我還真不知道,那個女人,跟你有什麼關係呢,我只是接任務,殺人,僅此而已!唯一失算的,是我沒有帶槍,我沒想到的,對方居然是個會功夫的女人,儘管受傷了,還是很彪悍!"

聽到魅影這樣評價葉一朵,路彥琛的臉色黑了黑。

其實,他也知道,以魅影的能力,葉一朵能僥倖沒事,一方面是他及時趕到,另一方面則是葉一朵的出其不意,是魅影沒想到的。

魅影之前,估計以為葉一朵只是個嬌弱的小姑娘。

如果魅影沒有說謊的話,從他的字裡行間,路彥琛似乎感覺到,他對葉一朵,基本是一無所知。

他似乎認為,自己只是接了一個簡單的小任務,去殺一個女孩子僅此而已。

路彥琛沉沉的看著魅影:"既然你說,不用刑具,你什麼都說,我也懶得繼續折騰你了,你告訴我,是什麼人,讓你殺她的?"

魅影抬頭,默默地看了他一眼,嘴角勾了勾:"我能問問,那個女孩子,跟你什麼關係嗎?"

"這個你不需要知道!"路彥琛的聲音,一下子變得冷漠如霜。

魅影嗤笑了一聲:"不說就不說,何至於發這麼大的脾氣,只不過,你既然想知道,那我也沒什麼好隱瞞的,我是在網上接的任務,你也知道,我們這一行,向來都是不問僱主的信息的,所以,你問我,我只能告訴你,她是個女人,至於其他的,我可真是不知道啊!"

路彥琛瞬間皺眉:"女人?那你去醫院的時候,耳朵上帶的衛星耳機,是誰給你的,難道不是你的僱主用來聯繫你的嗎?"

魅影笑了笑:"沒錯啊,那的確是我的僱主,用來聯繫我的,就在我去醫院之前,她還在耳機里告訴我,病房裡可以進去了,我就進去殺人了呢!只不過,這個耳機,是對方放在保險柜里,說了密碼讓我去取的,我自然是沒有跟對方見過面的,這個規矩嘛,我想你是懂得!"

魅影笑的很邪肆,似乎對於自己眼下的處境,一點都不擔憂。

路彥琛問了半天,只只是對方是個女的,然後,別的什麼都沒問出來。

魅影被送過來的時候,身份查明,基本這邊審訊室的刑具,都上過了。

可是,路彥琛看他現在的樣子,似乎也不像是只剩一口氣的樣子。

他到底有沒有說實話呢,或者說,自己到底能不能從他的嘴裡,套出點什麼!

路彥琛眉頭皺的厲害。

他看了一眼魅影,起身:"你所說的,我會去調查,如果你所說是真,我可以考慮給你一個痛快的死法,但是,如果你敢隱瞞,你相信我,我絕對不會客氣的!"

魅影笑的一臉無所謂。

路彥琛深吸了一口氣,離開審訊室。

路彥琛離開審訊室后,就讓下面的人,去調查這個現場撿到的耳機的來源,以及魅影所謂的保險柜這樣的說辭,是否屬實。

另一邊,審訊室里。

魅影看到路彥琛走了,立馬低頭,自嘲的笑了一聲。

他魅影縱橫殺手界多年,終於還是栽了啊!

而且,他還是栽在了一個女人身上!

這個女人,不是別人,正是他口中的僱主,柳清清。

他這樣的性格,怎麼可能跟路彥琛說實話呢!

畢竟,他背後的人,一直都是他想保護的。

可是,他現在也發現了,柳清清極有可能騙了自己。

他從歐洲匆匆趕過來的時候,柳清清只告訴他,她要被暗夜組織的老大,趕出總部。

而且,還是因為一個女人。

魅影在兩年前,在歐洲跟柳清清,在一個古堡盜寶的任務中,相識。

搞定你,嫁給我 那次,他受了傷,是柳清清照顧了他一個星期。

自那之後,他們經常有聯繫。

不知不覺,他就對這個女人傾心以待了。

可是,他大老遠的跑過來,只為了幫她殺一個人,可是,她卻隱瞞了自己,那女子跟路彥琛的關係。

說到底,她是把自己當槍使了,可是,自己卻不能泄露她的身份。

他那麼義正言辭的說,不會隱瞞什麼,可是,卻是以假亂真的,去哄路彥琛。

他害怕柳清清被查出來,害怕她受傷。

嬌寵甜妻:腹黑老公請節制 可是,她給自己的,居然是這樣一個結局。

魅影低頭,自嘲的笑著。

柳清清啊柳清清,為了一個路彥琛,把他當什麼了?

如果他還能活下去的話,這話,他一定要問清楚。

話說,路彥琛聽了魅影的,所謂的實話,找出他話里有用的信息,調查了一番。 省城上空,林楠渾身散發戾氣,對陣一群神秘高手,大戰一觸即發。

下方,上百死傷人士被快速帶走,整片區域都被清空,強大的氣息,震動四方。

此刻,在這省城內,並非只有這麼一群人存在,而是另外還有兩撥人,雖然遠沒有這些人強大,但同樣有尊者境高手坐鎮,只不過並不似這般高調,沒有對普通人出手。

「看起來好像沒什麼特別,一個人想和這群人硬抗?」一處大樓窗前,四五人聚集在一起,看向林楠的身影,開口。

「別太大意,此人很特別,據說有著大量的靈丹妙藥,有著很多稀奇古怪之外,那座虛空神殿,咱們先前都看過,確實非同凡響。」身邊有人提醒了一句,有人大意,覺得不屑,但也有不少人很謹慎。

這些人剛一出來,便進行了調查,知道了華夏大地林楠的存在,知道了異境的危機。

雖然此刻感受到之後有些嗤之以鼻,但林楠傳說中的各種手段,讓一些人不敢小覷。

尤其是,還有人悄然靠近過江南異境,看到了那座懸空虛空神殿,也是出自林楠的手比,看起來更是不凡了。

為此,一些人很小心,就在這省城內,兩撥人很樂意看著這一幕。

正在這時,東南方向,兩道人影極速趕來,最終停在林楠左右兩側,兩位尊者境高手從江南異境趕來,這邊的情況他們也得到了消息,此刻真切看到之後,還是忍不住臉色難看不已。

這些,都是土生土長的華夏之人,哪怕是高手,但也從沒有將普通民眾當成螻蟻,那是人,是同胞,而今就這般被人屠戮,當成螻蟻,對生命太不屑了。

「放棄抵抗,否則殺無赦!」林楠看著眾人,再度開口冷喝一聲。

今日,他要殺雞儆猴!

不管這群人什麼背景。

「殺無赦?」陰柔男子聞言再度失笑。

「螻蟻就是螻蟻,還望圖與真龍爭分?」

陰柔男子很不屑,儘是冷意,他的身份細數下去,超然尊貴,誰敢殺他?

林楠懶得再廢話,周圍其他人他感覺到了,但卻沒有理會。

「好,既然如此,那就讓你們看看,我們這個世界的螻蟻,是如何與你們這些畜生爭鋒的!」

一語畢,林楠手中微動,瞬間十張虛影守護打出,直接從周圍將這群人團團圍住。

十張虛影守護,再外加他們三人,林楠還不信不行。

十張不行,那就二十張!

一瞬間,整個區域強大的氣息更是顯露了,大量的人群從這個區域離去,不敢耽擱。

遠處,兩撥圍觀之人見狀,臉色皆是齊齊一變。

總裁老公,乖乖聽話! 「果然,還是這種手段,他打出的是什麼符咒?」一些人自語,根本不明白,對這種手段之前好像根本沒聽過。

一道道虛影,看的有些模糊,但實力擺在那裡,都是尊者境中期,整齊劃一,相當於十位尊者境中期高手出手,這誰吃的消?

「神秘符咒,一口氣打出十張,他手中還有多少?」一些人臉色突然間凝重起來。

之前他們只是調查聽說,而今親眼看到,有了壓力。

眼下雖然各個小世界秘境開啟,但出來的最強也就是尊者境巔峰高手而已,真正的強者還無法出世,受到規則限制。

而一旦被這種符咒瘋狂砸下去,尊者境巔峰高手也要飲恨。

場中,陰柔男子等人突然間被圍,首次露出一絲驚容來,然而卻並不在意,反而是若有所思的盯著這些虛影,盯著林楠。

「有意思,本座此刻對你產生了極大的興趣,今日本座不殺你,但你身上的一切,本座都要了!」陰柔男子冷笑。

林楠眼中冰寒,到了這一步,根本沒有善了的準備,不管這些人是誰,必死無疑,再看看人群中被制住的趙小娜,林楠眼中更是陰冷了。

「殺!」

一聲令下,剎那間整個區域沸騰了。

十道虛影齊齊動手,林楠和兩大尊者境高手更是簡單直接,直接認準了這位陰柔男子,尊者境巔峰實力。

「轟!」

瞬間,整個會所被夷為平地,一群尊者境高手廝殺,哪怕是周圍被刻意壓制了一些,但依舊破壞力驚人。

十道虛影,極其強大,眨眼間將其他十人完全覆蓋,唯獨陰柔男子,交給了林楠三人。

然而剛一交手,林楠臉色狂變。

「蓬!」

「蓬!」

…………

眨眼間,林楠三人齊齊倒飛出去,口中溢血,發出一聲慘叫。

陰柔男子站在原地,很是不屑的看著這一幕,先前好似根本不曾出手一般,一招將三人重創,包括實力強大的林楠!

這一幕,周圍兩撥人看到了,眼中儘是駭然。

「好強,這人是誰?」

哪怕是這些人也不認識,畢竟都是剛剛從各地出來,各種封閉了無數年,對其他人也是一無所知,之前只是覺得這群人很強,但遠遠沒想到這般強大。

「這絕對不是普通的尊者境巔峰高手!」一位尊者境巔峰的老者沉聲自語,臉色凝重。

只是一招,明眼人都看的真切,太強了。

「祖星復甦,這世界要真的要大亂了!」這人自語,之前他們調查得到的消息,這個世界好像很弱小,他們這些人還很高興,但是突然間這些人高興不起來了。

他們是很強,但有比他們更恐怖的存在,這不是好事。

這一刻,林楠臉色同樣超級難看,只是一招,他便看到了差距,太強大了。

給林楠的感覺,這陰柔男子的氣息幾乎都要趕上天國遇到的那些化靈境高手,一招重創自己!

不過到了這個時候,陰柔男子必死無疑!

「我說過,今日必殺你,所以膽敢在華夏大地違規之人,殺無赦!」林楠的聲音這一刻再度傳了出去。

隨即心中微微一動,直接一把虛影守護打出,足足二十張!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