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我也是獨立團的,是李團長的警衛員。」宋凌雲說道:「你們兩個還敢冒充我們獨立團的人?」

說著,宋凌雲就舉起了手中的槍。

「同志!我們真的是獨立團的。」

還沒有等趙剛說話,通訊員就連忙解釋道:「這是去咱們獨立團上任的趙政委。」

「同志!」趙剛也說道:「我是趙剛,是領總部命令,前往獨立團擔任政委的。」

「那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宋凌雲問道。

做戲就要做全套,宋凌雲要在趙政委面前,留下一個好印象。

「你過來,我給你看調令。」趙剛說道。

「好,你們別耍什麼花樣。」宋凌雲這才走過去。

就在宋凌雲走過去的時候,被他們救下來的人,也跑了過來,只不過,沒有跑幾步,就摔倒在地上了。

「來,給你看調令。」趙剛把調令遞給宋凌雲,然後說道:「我們趕緊去救人。」

宋凌雲看了一下調令,果然是總部派往獨立團擔任政委的趙剛。

他把調令還給一旁的通訊員,跟上趙剛的步伐,去搭救已經倒地的和尚。

————————

PS:祝大家新年快樂!武漢加油! 趙剛過去以後,首先檢查了一下和尚的呼吸。

「好像沒有呼吸了!」趙剛說道。

聽到趙剛的話,宋凌雲頓時就驚了。

他腦海中的第一想法就是,不會是因為自己來到這個世界,產生了蝴蝶效應導致和尚直接出場就涼了吧。

宋凌雲連忙跑過來一看,倒在地上的這個人的臉很熟悉,就是那個魏和尚。

他連忙對趙剛說道:「趙政委,檢查呼吸不一定準確,檢查一下還有沒有心跳。」

「嗯。」 名門婚劫 趙剛點頭應道。

然後,趙剛立刻就檢查和尚的脈搏,說道:「還有心跳,沒有死。」

「快,把他從地上架起來,地上太冰了,我們得趕緊找個暖和的地方……」

趙剛轉頭對宋凌雲說道:「你對這邊熟,快在前面帶路。」

「好!」宋凌雲立刻應道。

對於救助和尚,宋凌雲當然沒有二話,他立刻帶著趙剛他們往回趕。

在路上的時候,一開始是趙剛的警衛員背著和尚。

一段路程過後,宋凌雲就看到這個警衛員氣喘吁吁,嘴巴和鼻子就好像是燒開水壺一樣,直噴熱氣。

「兄弟,我來背吧。」 重生之擇命天女 宋凌雲說道。

警衛員連忙點點頭,說道:「嗯嗯,我們換著來。」

在背和尚的時候,宋凌雲默默的磕了一罐能量飲料。

他喝飲料的動作,趙剛和警衛員是看不到的,因為,根本不需要宋凌雲在現實中喝。

當他選擇使用一罐能量飲料的時候,虛擬屏幕上的他虛擬形象,自動喝了一罐能量飲料。

體力值瞬間到達巔峰狀態,宋凌雲背著和尚自然感覺比較輕鬆。

一口氣背出了二里地,趙剛和他的警衛員兩人都是小跑著才能跟上宋凌雲。

「換我來吧!」警衛員說道。

「不用,我沒事。」宋凌雲搖頭說道:「我們加快速度,快點回團部。」

「加快速度?」警衛員心中驚訝不已。

剛剛自己才背了多遠,就感覺體力不支了,眼前這個人這麼厲害,這都二里地了,還感覺不到累。

「好。」趙剛點頭道。

趙剛也看到宋凌雲的狀態很好,不是那種強撐模樣,他就點頭同意了。

同時,趙剛也在心裡感嘆,這個宋凌雲是真的厲害。

背著這麼重的一個人,一路小跑這麼遠,氣息竟然還這麼平和,沒有絲毫臉紅脖子粗的現象。

又跑出二里地以後,警衛員小何問道:「宋哥,要不要換我來?」

對於宋凌雲的表現,小何是真的服了。

在自己背上那麼沉的一個人,在宋凌雲身上,好像根本沒有重量一樣。

這不,直接叫哥了!

至尊重生 而宋凌雲則是輕飄飄的說道:「不用。」

真的,能量飲料這玩意,誰喝誰知道,根本停不下來。

一路狂奔,回到了獨立團的駐地,宋凌雲直接把和尚送到了衛生所。

趙剛和警衛員小何則是直接去團部了,宋凌雲沒有去,他在衛生所守著和尚。

他擔心自己去團部,會被李雲龍給吭哧一頓。

畢竟他出去是要打野的,結果啥也沒有打到就回來了。

雖然救了一個和尚,還把趙政委給接了回來,但是,根據宋凌雲對李雲龍對了解。

以後,一旦李雲龍跟趙政委吵起來,估計自己落不著啥好處,搞不好還會被李雲龍拉出來背鍋。

再說了,李雲龍和趙剛兩人之間,一開始也是不對眼的。

還得慢慢磨合,要磨合到尿到一個壺裡面,還不知道要多久呢。

所以,現在最明智的選擇,就是不要去摻合。

「老馬,怎麼樣?」宋凌雲問道。

團部的衛生所裡面就兩個醫生,還不是什麼正經醫生。

老馬是個野郎中,被獨立團救了以後,就成為了獨立團的一員。

還有一個,是老馬在獨立團收的徒弟小馬。

小馬跟老馬沒有什麼親戚關係,他只是老馬在獨立團救下來的一個傷病。

當時,小馬的小腿中彈,被子彈打碎了骨頭,是老馬給救回來一條命的。

雖然說小馬現在瘸了一條腿,不過好歹把命撿回來了。

「沒事,只是暈過去了,等他醒來吧。」老馬說道:「小馬,去炊事班準備點稀飯饅頭,等他醒來了就給他吃。」

「好的。」小馬拖著瘸腿朝著炊事班走了過去。

雖然l聽到老馬這麼說,宋凌雲就放心了。

「這什麼人?怎麼穿著那邊的衣服?」老馬向宋凌雲問道。

「還不知道。」

宋凌雲搖頭說道:「見到他的時候,就已經暈過去了。」

「哦。」老馬點點頭,又問道:「剛才那兩個人是什麼人?我看那個是幹部?」

「咱們團新來的政委。」宋凌雲說道。

「哎,這一仗打的,團長政委都換人了。」老馬搖頭嘆氣。

老馬這麼說,宋凌雲有些撓頭,這話他都有點不知道該咋接了。

他自己還是新團長李雲龍帶過來的。

「行,那我先回去了,等他醒了,讓小馬通知一下我。」宋凌雲說道。

「好的。」老馬應道。

宋凌雲並沒有回去,他再次進山了,看能不能弄點獵物回來。

現在李雲龍碰到趙剛,心情肯定不是很好,最好還是弄點獵物回來,不要讓李大團長找到發火的機會。

大雪天,宋凌雲琢磨著,打只兔子或者狍子啥的回來。

隨便找了一座山,他就上去了。

宋凌雲也沒有打過獵,能不能打到獵物,完全憑運氣。

只要運氣好,讓他看到獵物了,那沒有說的,一槍命中,絕對不會放空槍。

在山上轉悠了將近兩個小時,他也沒有碰到任何獵物。

「運氣有點背。」宋凌雲暗自嘆氣,他決定回去了,快到開飯的點了。

「2002年的第一場雪,比以往時候來得更晚些。」

在大雪紛飛中,宋凌雲哼著歌,把歌詞給改了:「1940年的第一場雪,也不知道是來得早了還是來得晚了,折騰一天,也沒有打到獵物……」

等他回到團里,已經錯過飯點了。

宋凌雲就在炊事班裡,跟炊事班的戰士們,一起吃了一頓。

就在他正吃著的時候,有人找過來:「宋班長,團長找你!」

「好的。」宋凌雲連忙狼吞虎咽的吃完,去見李大團長。

——————

PS:恢復更新了,先適應一下,慢慢加大更新力度。 「報告,團長好。」

宋凌雲一進門,就看到院子里的李雲龍,他的面前站著的正是剛才救下的和尚。

與之前奄奄一息,蒼白無力的形象不同,現在的他意氣風發,臉色紅潤,絲毫不像是一個病人。

宋凌雲的眼神掃過和尚時,閃過一絲驚訝。

這麼短的時間,他竟然就能完全恢復身體,看來,這個和尚的身體素質確實超於普通人。

「進來。」

見到門口來的人是宋凌雲,李雲龍突然兩眼放光。

「宋凌雲,來來來。」他朝宋凌雲招手,黝黑的臉上露出幾顆大白牙,激動地問道,「快過來,收穫怎麼樣?」

「報告團長,一個野貨都沒撈到。」宋凌雲如實報告,一邊低著頭,一邊觀察著李雲龍的臉色。

果不其然,下一秒,神情就切換成黑臉關公一般。

果真團長的臉,就如同那四月的天,說變就變。

他更加慶幸,剛才沒有隨著趙剛政委一起進來,否則在老李團長心情不好的情況下,他再說上這句話,無疑是在火上澆油。

「嘿,你個臭小子,老子讓你去打個野,你花半天時間,一個都沒給老子撈到。」

李雲龍張手就要去打宋凌雲,這個臭小子,一上午連個鳥蛋都沒撈著,想想就讓他氣。

「團長,團長,消消氣,這還有外人呢,你注意點形象,別讓人家覺得咱們獨立團只會以大欺小,看咱們獨立團的笑話。」

宋凌雲嘴角一咧,嘿嘿笑道,一邊快速地閃躲李雲龍的「攻擊」。

「你這臭小子,還學會跟我犟嘴了。」

說著,李雲龍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給宋凌雲一道惡狠狠地眼神,整理一下衣襟。

然後他轉身,語氣十分親切問道,「怎麼樣,和尚,要不要加入?」

宋凌雲聽這情況,猜測應該是李雲龍詢問和尚有沒有意向加入獨立團。

畢竟,打仗期間拼的就是人,只要是青壯年對於八路軍來說,都是好苗子。

更何況還是像和尚這樣,身體強壯,體格龐大的青年人,只要培養一番,在戰場上一定能發揮出巨大的作用。

李雲龍那是誰,那可是慧眼識珠的山大王,怎麼會讓這樣一個人溜走,所以他才詢問和尚。

「真不參加?」李雲龍再一次發問。

宋凌雲心想,看來李雲龍已經了解到和尚的經歷,認為是個可塑之才,所以才會三番五次詢問。

不然憑他的暴脾氣早就撩蹶子走人,再說上一句,「把你給慣的,平時都是老子拒絕別人哪輪到你拒絕老子。」

星光的彼端 和尚仍是搖搖頭,一臉嚴肅,語氣堅定,並未動搖,「不參加,俺還是要去-中-央軍報道。」

「這還是真是可惜了,徒手打六個鬼子。」李雲龍搖頭一邊念叨。

「團長,你說誰徒手打六個鬼子?」宋凌雲故作震驚地問道。

李雲龍剛想罵罵咧咧開口,這宋凌雲平時這麼靈光,怎麼這會兒沒眼力勁,除了這個和尚,難不成還能是他?

不過,當他看到宋凌雲眼裡一閃而過的亮光,瞬間恍然大悟邊點頭邊偷笑。

這小夥子倒是夠機智,他是想故意激怒和尚,比試一把,若是僥倖贏過了,那麼就可以讓他留下。

其實,李雲龍心裡早已認定,和尚的話八成不假,一是從他的體形,二是從他多年在少林寺的經驗來看,他絕對有單挑五個鬼子的資格。

他承認宋凌雲的槍法准,拼刺刀能力強,可是這種情況下就是徒手格鬥,跟刀槍那是半點邊都不沾,就算沾點邊。

那這也是單純的武術比拼,比誰的武術技巧強。

豪寵鮮妻:總裁禽難自控 和尚那可是從少林寺出來的,練武就是他的看家本領,可宋凌雲就不同了,這一場在他看來,宋凌雲指定輸。

不過他還是決定,賭一把。

於是,他指著和尚,眉飛色舞地對宋凌雲誇讚道,「就是你面前這個和尚,人家可是從俘虜營逃出來的,俘虜營,那麼多的小鬼子,那麼多把槍口,都能逃出來,宋凌雲你說是人家和尚是不是很厲害。」

李雲龍說話間,宋凌雲時刻觀察著和尚的表情。

果不其然,和尚緊繃的臉緩和好多,看來李團長的吹捧還是有點用的,他已經卸下一部分防備,至於剩下的就交給他,他保證只要一句話就能突破他最後的防備。

「厲害?團長,我瞧他可能是吹牛皮吧,怎麼可能單挑六個鬼子,有一張嘴我也能說,我還能一打十呢。」宋凌雲神情傲慢,不屑地說著。

「你說誰吹牛皮呢?」聽到這,和尚一臉憤怒,大聲嚷嚷道,甚至揚起拳頭準備跟宋凌雲干一架。

李雲龍在中間,一邊攔住和尚,一邊勸導:「別急嘛,你看你這個小夥子,性子這麼剛烈,其實我手下說的也並無道理。」

「這樣吧,和尚,你就跟我的手下比一場,誰先倒地就算誰輸怎麼樣?」

「團長,既然是比拼,那得有個獎勵說法才行。」宋凌雲迎上和尚的視線,絲毫不畏懼道。

「如果我輸了,我就任憑你們處置。」和尚義正言辭,「不過如果你輸了。」

「那我就任你處置。」宋凌雲也放下狠話。

李雲龍一聽這,氣得他只想給宋凌雲腦門上拍一掌,直接說賠個槍什麼的就行了。

說什麼任他處置,本來就是個演戲,這孩子還這麼實誠,還放下這麼狠的話,到時候輸了,看他怎麼收尾。

「宋凌雲,你給老子耍什麼威風呢,」李雲龍大罵道,接著他又笑咧咧對和尚道,「你們就是友好切磋,切磋一下。」

「團長,你別擔心,我可以的。」宋凌雲給李團長一個放心的眼神。

李雲龍心裡所想的他早就了如指掌,跟少林寺的和尚比起來,自己一定會輸,所以他認為自己說任和尚處置,那就是在吹牛皮,不自量力。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