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我們現在急需打通南塔到琅勃拉邦再到萬象的便捷交通。」在攻克萬象前,趙易就考慮交通的問題了,「我們也只能指望水運和公路。」

空運沒油,鐵路沒鋼,還是水運和公路的困難更容易解決。

從芒新到會曬,戰前已經疏通了一部分,解決了不少後勤難題,但延伸到萬象,長度多了好幾倍,各地水文環境不同,難度更是增加了十幾倍。

「建設水壩調整航道來不及,我們只能炸掉那些險灘中的部分礁石,爭取從芒新段到班孟段一路通航。」李衡也早對湄公河航運做了簡單的調查,「南塔通過南塔河進入湄公河轉運就可以,不過,從班孟到萬象一段,屬於邊界,即便我們疏通了河道,也沒法保證安全通行。」

「先疏通,邊界安全很快我們就會解決。水運只要暢通了,哪怕只通行十幾噸的小船,也能溝通南北,提供大便利。」趙易心中更青睞水運,消耗少運載量大,若是疏通好了能讓百噸的貨船來往,就已經是一條黃金通道了。

「需要的炸-葯數量可能很大,我們提供不了那麼多的數量。需要從國內買,或者加大生產量。」李衡擺出其中的難題道,「還有人員,在水中作業,可得需要專業人員。」

「炸藥我們需要加大生產量,利於以後的軍工產量提升。至於水下作業人員,找老葉,老葉對潛水在行,我們也需要挑選人員,組建一支蛙人隊伍了。」趙易的這番話讓未來鼎鼎大名的蛟龍特種兵成立了。

「要修建公路,還得需要炸-葯,水泥不足,砂石卻需要足夠,否則雨季多雨天氣,什麼路都是一路泥濘。還得需要架橋,石橋也好,木橋也好,一路溝溝坎坎,要過大小河流,耗資都少不了。」李衡提起公路也是一大堆難題,「我大致算了算,我們盡量走後世的線路,連接南塔、琅勃拉邦、萬象的公路,需要七百公里。人力不足,又沒有工程機械,造價提高,初步預算每公里需要5000大洋,這還是藉助了原有大路的部分路基。」

350萬大洋,先鋒軍掏得起,關鍵是人員的不足。當初滇緬公路可是發動了20萬民眾來修路,那路面上的彈石可是老人婦女和兒童一點點的敲碎的。

另外趙易的公路計劃可不止這一條公路,至少還需要一條連接南塔和會曬,甚至到清萊的通道。連接川壙地區的道路也得提前修了,還有靠近越南的桑怒省,沒有水運連接,只能依靠公路運輸。

「加大移民力度,就算不打算移民的,我們也可以吸納國內勞工,先解決勞動力不足的問題,也能擴大我們的影響。總有人喜歡我們這裡,會留下來的。」趙易決定放大移民數量,有了人才會有一切,「還得需要充分利用機械的力量,沒有油料,那就用煤炭,用蒸汽機。國內老舊機器不少,可以充分利用一下。」

國內有足夠的人手可以替代機器,降低成本,先鋒軍這裡卻需要機器來替代寶貴的人力資源。

「我有這個打算,礦場也得需要加大機械投入,燒煤炭的蒸汽機總比全靠人力效率高一些。」李衡應道,「我已經設計修改了一款大約18馬力的鍋駝機,燒煤也可以燒柴,能充分利用這裡豐富的林木資源。」

在戰爭一結束,新的戰俘就已經開始修路了。一邊維修原來的大路,一邊勘探更合適的公路路線。

帶頭勘探的工程師林文英跟先鋒軍很有緣分。

前世李衡上學時曾經聽說過他的事,雖然不是大牛,也是精英一類,死得有些惋惜。

在當初準備野人山之行前,李衡不由遞過去了一封信函。當時遠隔千山萬水,他無力去改變,只能通過一封信扇動一下蝴蝶翅膀。信的內容很簡單就是說了在林文英出事的某縣附近有個鐵礦,改變一點他的行程。只要有改變就比原來情況強。誰知還真扇動了林文英原來的人生軌跡,雖然還是西北翻了車,但卻沒有死去,而只是殘了一條胳膊而已。

修養了一年才緩過來的林文英,暫時沒工作,被李衡請了過來,負責公路探勘。

和他一樣,碰到先鋒軍后,很多人的人生軌跡都改變了。

余青松遇到的第二個熟人就是這樣。

湯飛凡,據說華夏以前最可能獲得諾貝爾獎的人。

辣寵頭號萌妻 此時也被先鋒軍提供的充沛研究資金和設備齊全的研究機構所吸引,答應了和先鋒軍的合作。

「伍會長也在這裡,我等可時常討教。」湯飛凡提到的伍會長,余青松一聽心中也是吃驚。

他明白指的是伍連德,這可是華夏醫學界了不起的人物,當初東北的大鼠疫都被控制住,沒讓華夏遭受一戰後的這一波流感災難。

後世稱,伍連德才是距離諾貝爾獎最近的人。

「我來此,是為了青霉素而來。」湯飛凡直接點名來意,現在青霉素已經不是秘密,「先鋒軍也在組織人員研究青霉素,據說已經有了菌種。」

「青霉素?」余青松雖然不熟悉醫藥和生物,卻也聽說過這種比黃金還貴重的神葯,聽說只有美國人有,沒想到先鋒軍也有了。

「也不知道菌種行不行?」湯飛凡顯然是等的時間長了,話才多了,「不過據說有個來自美國的留學生也會來這裡,他應該知道的更多。他叫什麼來著?哦,對了,他叫樊慶笙。」 「真是自不量力,小傢伙!」

薛雲揮手間就將它擊飛,它又怎麼能和薛雲對抗,簡直是蚍蜉撼大樹。

「好了好了,你小子就別裝死了,一會我心情不好就真把你踹死。」薛雲踢了踢躺在地上裝死的小紫,那小子被黃鼠狼和金刺蝟抓在手裡的時候就開始裝死,現在竟然還不起來。

「別啊,別啊!老大,老大千萬不要衝動,不要衝動啊!」

薛雲眨了眨眼睛,看著他的眼神充滿了笑意,彷彿就消失在看他的笑話,讓小紫好一陣臉紅,好在他也在薛雲面前丟臉丟習慣了,要不然還真不適應了。

「臭小子,趕緊起來吧,我踏馬碰見你終於知道什麼叫膽小如鼠了。」薛雲看著它委屈的樣子也是一陣頭疼,這小子說不得打不得,有時候還讓人小感動。

亂了流年傷了婚 「哪有啊,我只不過是戰略性的隱藏自己的有生戰力,要不然它們一定會暗害我,又怎麼能把我留在現在,老大,要不是有你在,我就真的活不了了!」

小紫哼哼唧唧道。

薛雲很是無語地看著他默默無言。

「對了,話說它們是怎麼會人類的語言的,你們族人不是都不會嗎?」薛雲就是對著一點非常的疑惑,這些黃鼠狼和金刺蝟可以口語人言剛才那一瞬間確實讓他驚呆了。

可是要說是他定力不錯呢,要不然換做旁人還真驚一下,即便是絕世高手級別的異獸和變異獸也難以口吐人言,頂多是有些神智,但是還是非常有限,哪裡像它們這麼厲害,吐字清晰與人類無異。

「不對,這肯定有問題!」薛雲心中道。

「這其實不算什麼,它們口吐人言也不算什麼,畢竟我們祖上也都是跟著人類混的,留下些典籍也不算什麼,其實我要學也是可以的,只不過我就是沒見過人類,感覺說了也沒什麼用所以才沒有學而已。」

小紫撇了撇嘴,對它們能說話似乎很是不屑和不服。

「嘿,你還真別不服,你不會這是個事實。」薛雲再次補刀道。

「此間事已了,我們也該回去了,那個勞什子的寶藏可把我折騰慘了。」

薛雲搖了搖頭,這個神王寶庫害人不淺,將他傻乎乎地引來,好事沒有倒是惹了一身騷。

薛雲都不想說話了,為什麼自己走到哪都能碰見些稀奇古怪的事,愁死了,他捂著頭十分無奈的樣子。

「好,我們是該回去了,要不然大長老它們也該等急了。」小紫看著薛雲道。

「嗯!」薛雲點了點頭。

待到他轉過頭去,準備離開的時候。

「老大,你沒忘了吧!」

小紫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臭小子,我當然沒忘,操你的心。」

薛雲頭也不回就知道它說的是什麼,它也不怪它糾纏,而是很是憐惜這個小傢伙,雖然年齡不大,但是身上所背負的卻是大多數的人類都承受不來。

薛雲臨走前將那重傷的兩獸揮手間化為粉塵,不可謂不兇殘,它們這s級的實力在現在sss級的自己看來,簡直如螻蟻一般。

……

「你們終於回來了,王子!」

一個看大門的錦毛鼠見到薛雲和小紫一塊回來,看見小紫就像是看見大爺了一般。

「好好好,回來了,你還不想我回來了嗎?」小紫揮了揮手,就真的跟拽的和二大爺一樣,看的薛雲直發笑。

「好了,我們走吧!」

薛雲沒好氣地瞪了這搞怪的小老鼠一眼,一馬當先走在前面。

小紫似乎又指揮地說了那錦毛鼠幾句,就昂首闊步地……向薛雲追來,此刻,形象全無。

薛雲看到這廝還真是一點脾氣都沒有,都被磨干磨凈了。

「那我們去找大長老吧!」

小紫扯著薛雲的褲腿,急不可耐的樣子。

他們找到了大長老,它還在那間密室,薛雲看到這扇大門,總覺得這裡怪怪的,但是要說是哪裡怪他又說不出來,彷彿冥冥中有一股意識在這裡呼喚他,甚是奇怪。

「莫非這裡真的隱藏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或是藏有什麼寶物,那也不應該小紫也不知道啊!還真是奇怪,大長老也不是那種有二心的人,問題到底是出在哪裡。」

薛雲不會懷疑自己的第六感,因為它不容懷疑,如果連自己的感覺都懷疑那就是真的走到盡頭了。

薛雲看著那扇大門慢慢陷入了沉思。

而大長老也在此時開門而出,見到薛雲和小紫時的表情明顯有些怪異,看得薛雲不知所措。

「怎麼回事?」薛雲和大長老對視了一眼而後轉開,很是不解。

「你們剛才從深淵回來嗎?剛才有沒有人或者是錦毛鼠在你們面前晃蕩。」大長老一開口就問了些七七八八不知道什麼意思的話。

薛雲不解,看著小紫,發出詢問的眼神。

「沒有啊,大長老,剛才我們待在這裡沒有發現什麼,就是我們兩個而已。」小紫辯解道。

「你確定剛才沒人在你們前面,不應該吧!」大長老皺著眉頭在原地轉著圈圈不知所以然。

「我確定,而且還敢拿生命保證,小紫將手抓在胸前。」信誓旦旦的樣子,讓人「差一點」就成功了。

「好了,我們說說正事吧。」

薛雲打斷了它們的對話,在這裡說這些沒營養的話,還真是沒意思,他如今歸心似箭,哪有功夫看著它們在這裡唧唧歪歪。

「嗯嗯,也對,大長老,我們說正事吧!」

小紫向他點頭道。

大長老看了看薛雲,又看了看小紫,嘆了一口氣。

轉身向著那間石室走去。

「你們跟著一起來吧!」

大長老的聲音從前面傳來。

「可是,那是禁地啊……不是只有大祭司大長老才能進入嗎,我們進入像什麼樣子,還是算了吧!」小紫搖了搖頭,堅定道,少看見他有這麼堅持原則的時候。

薛雲淡然一笑。

「那,那人類小子跟我來!」大長老的聲音再次傳來。

小紫一見它還叫薛雲也只好委曲求全地跟了上去,落在薛雲的身後,賣弄了一番風騷。

「好了,別鬧了,小心一會遭殃。」

薛雲見到這廝邊走邊跳,還在空中玩出個翻滾式來,實在是能鬧騰。

「怎麼……」

「咣!」

一聲沉重的重器聲音傳來,原來前方有個大鼎,而小紫正好撞了上去,先不說這鼎的規模,就那龐大的樣子就已經佔了極大的地方。

但是,它依然毅然決然地投身於撞鐘事業,可悲可嘆,可哀可恨啊!

薛雲望天空,意躊躇,看著小紫說不出話來,直的嘆息著拍了拍它的小肩膀。

「你們在這裡等一下,千萬不要亂動。」

大長老對小紫和薛雲道,它卻跑到一邊去了,只是不知做什麼去了。

薛雲和小紫疑惑地互相看了一眼,不知道為什麼,可是還是怪怪的坐下,抬起頭張望著看著四周的環境。

這裡布置極為簡單,一個巨大的鼎,還是立於正中,可以想象小紫剛才撞的有多悲催了。

四周的牆壁都是青銅鑄造,上面圖文滿是,薛雲卻認不得上面的文字,極為的詭異,似乎並不是地球所熟知的語言文字。

「小紫,你真的沒來過這裡啊!」

薛雲皺著眉頭,看著這裡,這裡也沒什麼布置啊,除了剛才大長老的去的另一間內部的密室,裡面應該是這裡的核心。

「沒有,沒有來過,這裡真的是我們錦毛鼠族的禁地,一般錦毛鼠是不能進來的,只有大長老可以出入。」

小紫撇了撇嘴,似乎對為什麼它們會被大長老叫進來很疑惑,因為這裡卻被他們列為禁地,不能創來的地方。

薛雲見它也不似說慌,就非常不解了,既然是它們的禁地,那又為什麼讓他這個外族人進來,從剛才的話來看,似乎大長老就是沖著他說的,而小紫似乎都是順道叫的。

「你們,過來!」

大長老從那小密室出來,向它們勾了勾手。

小紫和薛雲對視一眼,走了過去。

「你們是不是很疑惑我為什麼把你們叫來這裡。」大長老向他們道。

他們點了點頭,薛雲若有所思,似乎想到什麼。

「就是因為他!」

大長老猛地一指薛雲。

「王子,跪下!」

大長老突然暴喝道,向小紫喊道。

小紫木了,薛雲呆了,一瞬間,彷彿是空間都被鎖住了,什麼情況?剛才發生了什麼?

薛雲看著小紫,而小紫也把頭擰過來。

「大……大長老……」

薛雲開口了。

「噗通!」

等到的不是回答,而是雙膝跪地。

「神上,終於等到你了,你終於來拯救我們錦毛鼠族了。」

大長老將拐杖放在地上,匍匐在地上,還一邊拉著小紫也跪下,小紫在迷迷糊糊不清楚到時候也糊裡糊塗跪了下來。

「大長老,你這是做什麼,趕緊起來,趕緊起來,使不得,有什麼事我們好好說,怎麼能行此大禮,小紫!」

薛雲向薛雲瞪了一眼,讓它趕緊將大長老扶起來,這是怎麼回事啊。

小紫將大長老好不容易扶起來,只見大長老就淚水遇奔。 「你不知道啊!就從您來之後,我們錦毛鼠族的傳承水晶就一直在發出警報,提示您來啦,我們等了多少個歲月,受的多少的苦,總算是把您盼來了!」

大長老一把鼻涕一把淚地道,彷彿是多麼委屈,薛雲了解,它們確實是不太平,可是這和自己有什麼區別。

「您不知嗎?」

大長老看到薛雲疑惑的眼神道

「當年這裡駐守的最後一批人類離開,他們其中的領頭將一塊水晶留給了我的祖先,它那個時候實際修鍊的已經算是不錯,雖然整日躲躲藏藏,但是由於機緣巧合下與一個人類相識,就像你和王子一樣。」

大長老指了指小紫,示意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