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我們走。」

旋即,拓跋夜頭也不回,帶著屬下們離開這裡。

看著拓跋夜離去,章雨馨美眸有著擔憂之色,道:「蕭公子,拓跋世家實力強大,你這樣得罪了拓跋夜,他恐怕不會放過你……」

蕭凌放開章雨馨,淡淡一笑,道:「拓跋世家雖然實力強大,但我也不是吃素的。」

見蕭凌毫不猶豫放開自己,章雨馨心中莫名失落,難道蕭凌一點都不喜歡她嗎?

想到這裡,章雨馨內心自嘲了一下,輕聲道:「無論如何,蕭公子一定要小心才是。正所謂,小心駛得萬年船,小心點總沒錯。」

「這個道理我自然明白,我有把握,你放心就是了。」蕭凌笑了笑,道:「這裡也沒什麼逛的了,我們去其它地方,給你挑幾個合適的玄器。」

「給我挑玄器……」

章雨馨俏臉一紅,一個沉寂下去的芳心又飛舞起來,她覺得非常幸福,這種感覺太奇妙了。 離開無名店鋪后,蕭凌帶著章雨馨又四處閑逛起來,為章雨馨挑了幾件玄器。

有利劍,有軟甲,總之裝備齊全,拿得章雨馨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蕭公子,我拿了這麼多東西,真的行嗎?」章雨馨忍不住問道。

章雨馨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能夠拿這麼多重寶,這些重寶每一件放在雲劍宗當中都是鎮宗之寶,實在讓章雨馨心裡不安。

她什麼事情都沒做,就得到這些重寶,這有點天上掉餡餅的感覺。

「你安心拿著就是了。」

蕭凌笑了笑,道:「這必定是火舞姐姐的安排,李掌事只是怕我拒絕,並沒有直說。恰好,李掌事得知侍者對我們不敬是事情,這才順水推舟讓我們任取物品。」

「蕭公子,你和璀璨樓少樓主究竟是什麼關係,她怎麼會將貼身的令牌給你……」章雨馨忍不住問道。

不知為什麼,她心裡覺得默默的心酸,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有這種感覺。

「火舞姐姐她是一個很好的人……」蕭凌說道。

章雨馨咬著銀牙,道:「你們是結拜姐弟嗎?」

「不是。」

蕭凌搖了搖頭,道:「我們只是以姐弟相互稱呼而已。怎麼,你對這件事情很感興趣?」

「當然沒有。」

章雨馨搖了搖頭,俏臉又忍不住紅了起來。

這一幕,蕭凌自然是看在眼裡,他明白章雨馨的那點小心思,也沒有去點破,畢竟他只是天中域的過客而已。

隨後,蕭凌與章雨馨碰到了吳凡。

吳凡也挑選了一點東西,他笑得合不融嘴,心裡樂開了花。

「蕭公子,我已經挑選好了,真是謝謝您。」

吳凡格外親切叫喚著蕭凌,恨不得抱著蕭凌的大腿,他能夠拿著重寶,完全都是沾了蕭凌的光。

「沒事。」

蕭凌擺了擺手,看向侍者,問道:「李掌事,他現在回來了嗎?」

「蕭公子,李掌事在雅間等您,請您跟我來。」侍者恭敬道。

「帶路吧。」

蕭凌點了點頭。

隨後,在侍者的帶領下,蕭凌三人來到一間雅間當中。

「蕭公子,請入座。」李掌事站起來,恭敬道。

「李掌事,客氣了。」蕭凌坐在椅子上,問道:「不知李掌事聯繫到火舞姐姐了嗎?」

「蕭公子,少樓主說了,你來到這裡她非常歡喜。」

李掌事道:「只不過,少樓主現在事務繁忙,正在與其他商盟成員商討事情,一時半會還回不來。」

說到這裡,李掌事拿出一個綉滿鮮花的邀請函遞給蕭凌,道:「十天後,天中域的洛神花海將迎來萬花盛開,這是邀請函。到時候,蕭公子前往洛神花海,即可見到少樓主了。」

「洛神花海!」

章雨馨美眸有著震撼之色,道:「洛神花海可是在神武奇景榜排名第九的存在。在洛神花海當中,有著數不盡的鮮花。其中,以洛神花最為尊貴,一旦洛神花盛開,其它鮮花無論是否盛開,亦或者枯萎,皆可以獲得第二次生命,重新盛開起來……」

「這位小姐說的不錯。」

李掌事摸著鬍鬚,道:「洛神花百年盛開一次,蕭公子來得及時,恰好十天後洛神花就要盛開了。等那個時候,天中域當中有頭有臉的人物皆會匯聚一堂,觀賞洛神花海的美景。」

「洛神花海……」

蕭凌看著手上的邀請函,又看了一眼一臉期待的章雨馨與吳凡,笑道:「李掌事,我能不能帶幾個人去?」

「蕭公子,你可以帶上家眷朋友。」李掌事自然知道蕭凌的心思,笑著點了點頭。

「妙哉妙哉,如此奇景,帶上家眷朋友一起欣賞,這才痛快。」

蕭凌收起洛神花海邀請函,坦白來說,神武奇景榜他聽都沒聽說過,不過,聖碑當中的龍碧君給他說了一下,他這這才明白這張洛神花海邀請函的珍貴性。

洛神花海,可不是什麼人都能過去看的。

唯獨身份尊貴,實力高強的人才有資格前往洛神花海。

火舞能夠弄到一份洛神花海的邀請函給自己,這讓蕭凌心裡有著暖流涌動。

「蕭公子,聽說拓跋世家的拓跋夜和你衝突了?」李掌事問道。

蕭凌點了點頭,沒有否定。

「蕭公子,要不要我派人幫你將拓跋夜給除了?」李掌事道。

一旁的章雨馨聽到這話,美眸當中有著訝然之色,心裡立馬明白蕭凌與火舞的關係絕對不簡單,這讓她心裡莫名難過起來。

「李掌事,殺雞焉用宰牛刀,這點小事就用不著麻煩璀璨樓了。」

蕭凌擺了擺手,道:「璀璨樓是做生意的,若是因為這件事情弄壞了名聲,我會相當得內疚。更何況,區區一個拓跋世家,還奈何不了我。」

「蕭公子深明大義,老朽佩服不已。」李掌事拱手道。

蕭凌只是笑了笑,他知道璀璨樓內部估計有什麼事情,他也不好什麼事情都打擾璀璨樓。

「蕭公子,接下來幾日,不知你有何打算?」李掌事問道。

「這幾日我打算前往通天之路。」

蕭凌道:「據說,九星武皇進入通天之路,可以突破武宗層次。我現在到達了九星武皇,想要前往通天之路晉級武宗。」

「蕭公子,我這裡恰好有一塊通天令,你就收下吧。」

李掌事拿出一塊通天令遞給蕭凌,蕭凌可是火舞看重的人,他可不能有絲毫怠慢。

「李掌事,我其實有通天令了。」蕭凌推辭道。

「蕭公子,我沒有通天令……」

吳凡突然說出一句話,這讓蕭凌有點無語了。

「師弟。」

章雨馨美眸有著責怪目光,他們已經在璀璨樓得到了很多好處,現在吳凡開口要通天令,這有點臉皮厚了。

「既然這個公子沒有,這塊通天令就給你吧。」

李掌事將通天令遞給吳凡。

吳凡歡喜接過通天令,笑得合不融嘴,他怎麼也沒想到這個貴重的通天令,他動了動嘴皮子就得到了。

「吳凡,還不快謝過李掌事。」蕭凌沒好氣道。

「多謝李掌事,多謝李掌事。」

吳凡連忙對李掌事行禮,滿臉感激。

章雨馨扶著額頭,她都不知道如何形容吳凡臉皮厚了,這若是傳到雲中鶴耳朵里,必定要挨訓。

「李掌事,我也該離開這裡了。」蕭凌起身,抱拳道:「十天之後,我會如約前往洛神花海。」

「蕭公子慢走。」

李掌事笑道:「少樓主最近心事重重,還望蕭公子能夠開導一下她……」

「我明白了。」

蕭凌點了點頭,旋即,他帶著章雨馨與吳凡走出璀璨樓,打算離開天下商盟。

他們來到天下商盟的事情已經辦妥,也該回到雲劍宗了。

蕭凌三人在前方走動著,走了一會兒,他們三人走到了一處沒有什麼人的小巷子當中,然後停了下來。

「你們是屬老鼠的嗎?拓跋世家的人,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喜歡藏頭露尾了」蕭凌冷笑一聲,會在他離開天下商盟的時候,對他出手的人,除了拓跋夜,他實在是想不出究竟還有誰了。 「小夥子,你的狗鼻子很靈啊。」

玩味的聲音,在前方緩緩傳來,蕭凌抬起頭來,目視小巷前方,只見遠處行來一個翩翩公子,手拿青衫摺扇,容貌絕倫,步履輕盈,體態婀娜,體帶馨香,吐氣如蘭。

就算是女子遇見這個翩翩公子,也自愧不如!

只不過,這個翩翩公子非常有特點,嘴上留著兩撇鬍子,修剪得很整齊,十分矚目。

「只不過,你猜錯了,我們並不是拓跋世家的人。」

翩翩公子嘿嘿一笑,青衫摺扇展開,道:「兄弟們,都出來吧。這小子的狗鼻子不是一般的靈啊!」

唰!唰!唰!

隨著翩翩公子語音一落,在這個小巷當中,一個個人影從暗處冒了出來,這些人個個氣息不凡,強悍如斯,將這個小巷子死死圍住。

看到對方有這麼多人,章雨馨與吳凡有點慌張了,這些人氣息皆在武宗層次,這等陣容,實在太嚇人了。

「你們兩個躲在我身後,這些人估計是沖我來的。」

蕭凌對著章雨馨與吳凡說了一聲,旋即目光打量著這群人馬,這些人服飾不同,有乞丐,有宗門弟子,有侍者,形形色色的人都有。

不僅如此,這些形形色色的人實力也不弱,幾乎在武宗層次以上。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斷手的矮子走了出來,看見蕭凌后,立馬叫嚷起來,道:「大哥大,就是這個傢伙,將我的雙手廢了!」

當蕭凌三人看到這個矮子后,立馬明白這些人根本不是拓跋世家的人,而是小偷叫來的幫手。

「小弟,我知道了。」

翩翩公子點了點頭,道:「有大哥大在,保證給你找回場子。」

「多謝大哥大。」

矮子興奮無比,怨毒的目光盯著蕭凌。

他雙手被蕭凌廢掉后,立馬就離開叫人了!

「我小弟被你廢掉了雙手,小夥子,你現在知道我為什麼找你了吧?」翩翩公子笑眯眯地說道。

「你小弟偷竊我東西,被廢掉雙手活該!」章雨馨見狀,挺直腰桿,還擊道。

「姑娘,你身為女人,有些事情必須要溫柔對待。我小弟雖然偷你東西在先,但他最後還是將東西交出來了。像你這樣一言不合,就暴力相待,這樣簡直和母老虎沒什麼區別。」翩翩公子淡淡地說道。

「你說我是母老虎?」

章雨馨瞪大了美眸,氣得跺了一下腳,恨不得當場將這個翩翩公子宰了,只不過,這個翩翩公子實力高強,她根本不是對手。

「瞧你這發脾氣的模樣,不是母老虎又是什麼?」翩翩公子笑眯眯地說道:「小的們,你們說我說得對不對啊?」

「大哥大說得對!」那群小弟齊聲道。

「雨馨,交給我。」

蕭凌將章雨馨拉在身後,這個翩翩公子口吐蓮花,章雨馨若是要鬥嘴,根本不是這個翩翩公子的對手。

這種鬥嘴皮子的事情,還是由他親自出手。

「在下蕭凌,不知閣下尊姓大名。」蕭凌沖著翩翩公子抱了抱拳,笑道。

「小夥子,既然你誠心誠意地發問了,我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本公子就是帥氣與迷人的結合體,盜香是也……」盜香揚起頭顱,青衫摺扇輕輕地揮動,道:「實話告訴你們,我們偷雞摸狗幫在天中域生活不易啊,為了讓小的們吃飽飯,我可是東奔西跑,為此操勞成疾,我真的被自己的行為感動了……」

「偷雞摸狗幫?」

章雨馨與吳凡面面相覷,旋即捂著肚子笑了起來,笑得眼淚都出來了。

他們還從來沒有聽說過如此奇葩的幫派,這完全是來搞笑的吧。

「笑什麼笑,有那麼好笑嗎?」

盜香兩撇鬍子歪起來,有點生氣,道:「再笑的話,信不信我把你們的衣服都扒光,將你們的修為禁錮,然後丟在大街上。」

聞言,章雨馨與吳凡立馬忍住笑意,雖然這個偷雞摸狗幫的名字非常搞笑,但這些人都是貨真價實的高手,他們兩個根本得罪不起。

「偷雞摸狗幫,真是有趣。」

蕭凌淡淡一笑,目光直勾勾盯著盜香,嘴角掀起一抹弧度,笑道:「盜香幫主,你小弟的雙手是我廢掉的。其中的過程,想必你已經知道,我也不和你爭論什麼。況且,你這麼大仗勢圍住我,要為小弟出頭。你想如何為你的小弟如何出頭?」

「這個嘛,先容我想想。」

盜香摸了摸兩撇鬍子,沉吟了片刻,笑眯眯地說道:「小夥子,正所謂,君子動口不動手。我這個人特別不喜歡暴力。要不這麼辦,你廢了我小弟雙手,醫療費一千塊元晶,精神損失費一千塊元晶,還有我這麼多小弟出動了,總不能讓他們白跑一趟,你再出一千塊元晶當做他們的跑路費,總共三千塊元晶,夠意思了吧。」

聽著盜香這番話,章雨馨與吳凡愣在原地,旋即兩人皆是怒火燃燒,死死盯著盜香,這分明是打劫!

「盜香,你們的做法簡直就是和強盜一樣!」吳凡怒道。

「獅子大開口,你根本就是在耍我們!」章雨馨道。

三千塊元晶,這種天文數字晃得章雨馨與吳凡頭暈眼花,這麼多元晶可以買下幾十個雲劍宗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