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我出四十萬玄石。」

「五十萬。」一名男子的聲音淡漠的響了起來,直接達到了五十萬,眾人也沒有繼續去爭了,一件星品的五十萬也是不貴不便宜的。

慕容段玲也被這個氣氛渲染了,激動地說道:「五十萬有沒有更高的?」「五十萬一次。」「五十萬兩次。」「五十萬三次。成交東西歸這位朋友所有。」慕容段玲將手中的天芒劍交給了侍女。侍女走上前去,兩張卡一對就把錢換開了。

ps:新人,新書,求推薦,求收藏! 看到有一件東西拍賣出去了,慕容段玲現在已經麻木了,還有那麼多東西,有這麼多的人,要是賣不出去那就太丟人了。「好了,我們繼續下一件物品的拍賣。萬仙草。生吞可以提升魂力的一個靈物。當然這個對於真正是修鍊魂力的玄皇境強者是一件不可多的靈物啊。」頓了頓,又道:「萬先草,底價三十萬,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一萬。」

「萬仙草啊,居然是萬仙草。」

「是啊,我也額米想到萬仙草還有人拿出來拍賣。」

「萬仙草不是可以增加玄皇境以後一甲子的魂力啊。」

「我們墨家出四十萬。」

「龍家出五十萬。」

「天家出六十萬。」

「金家出七十萬。」

「我望月門出一百萬。」二樓的一道包間里傳來了一道聲音,沒錯就是望月門了,直接提了三十萬,直接開了一百萬的價格。周圍的包間響起了聲音:「既然李煜老兄這麼想要,那我們就拱手想讓了。」李煜是何人怎麼會不懂他們的意思,開口道:「那就多謝各位的抬愛了啊。」

慕容段玲喊道:「一百萬第三次,成交。萬仙草歸望月門掌門所有。」說完就把萬仙草給了侍女。侍女接過萬仙草就走到瞭望月門的保健前,包間里走出一名男子,拿出了一張紫金卡,兩邊一對錢就換開了。

「好,我們繼續一件物品的拍賣。這不應該說是物品了,應該是丹藥。名為小輪迴丹和小還丹。小輪迴丹共有一百一十五瓶,作用就是提升玄將境以下的一個小境界,包括提升到玄將境。至於小還丹共有一百瓶,作用就是可以瞬間補回玄將境之下包括玄將境的玄氣。」說完慕容段玲就拿出來了一堆的玄丹瓶,又道:「我們分十組拍賣,一組十瓶,當然價高者可以全部買走。好了,先來小輪迴丹,一組二十萬玄石,共十一組半,每次叫價不得低於一萬。」

「怎麼還有這種丹藥,我怎麼以前沒聽過呢?」

「玄將境太低了啊,我用不到啊。」

「有沒有玄王以上的啊。」

此時拍賣場的一處角落,一名蒙面男子問道:「宗主要不要買?」只見他問的那名男子點了點頭。

「我出二十五萬買一組。」

「我出四十萬買兩組。」

「我出三十萬買一組。」

「我出七十萬買三組。」

「我出五百萬小輪迴丹全買,再出三百萬小還丹全買。」一名男子的聲音淡淡的響徹在整個拍賣場。八百萬啊,天啊,差一點就天價了。這麼大的數字居然坐在場中?「給我查,是誰!」四個包間里立即響起了同樣的聲音。

慕容段玲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也是劇烈的顫了顫,沒想到有人到八百萬了,神色有些異常的說道:「八..八百萬還..還有更高的嗎?」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誰沒事幹去買這麼多等級低用的丹藥。「八百萬第一次。」「八百萬第二次。」「八百萬第三次,成交。這些丹藥全是那位朋友所有的了。」說著還指向了角落裡說話的那名蒙面男子。

侍女用儲物戒接過這麼一堆東西走到蒙面男子的面前,神識一掃就知道沒問題了。先是儲物戒一對,東西就換開了。然後再是用卡一對,兩者的錢也換開了。慕容段玲看到這一幕,說道:「好了,又拍出了。我們繼續下一件物品。」

「咚咚。」

「進來吧。」帝天轉過了身子,滿臉笑容的看著進來的人。紀暮雨也是一臉的興奮笑道:「哈哈,老弟看到沒,我說的就是這群啊,真是大手筆啊。八百萬啊。」帝天想到了剛剛那名男子喊得八百萬自己也是小興奮了一下,客氣的說道:「還是多謝老哥啊,要不是老哥帶這麼多人來,我都不知道能賣多少,反正肯定沒有這麼高的價了。」

紀暮雨擺了擺手,把手中的卡拿了出來,「來吧,給你九百萬,加上之前的一百萬總共一千萬,就當是老哥送你的見面禮了。不過後面的兩個大貨我可是要百分之五的分成啊,哈哈、」帝天接過儲錢卡,神識一掃九百萬一個不多,一個不少,抬起頭說道:「好,那沒問題的,一會還要看老哥你了。」點了點頭,紀暮雨就離開了房間。

轉過頭帝天再次看向拍賣場…「峰興鐵,一百二十萬還有沒有更高的。」慕容段玲整個人已經完全融入到這火熱的氣氛當中了。「一百二十萬第一次。」「一百二十萬第二次。」「一百二十萬第三次,成交。峰興鐵歸劍宗門所有。」說完就將手上的材料交給了侍女,侍女走到劍宗門的包間前,一名男子走了出來拿出紫金卡兩卡一換,峰興鐵也是交給了劍宗門的人。

「哈哈,恭喜呂兄了,看來劍宗門又要出一把寶劍了。」太初門的掌門趙安首先恭喜到。剩餘三宗也是紛紛恭喜著。「那就多謝各位的吉言了。」呂濤看著手中的峰興鐵笑道。

慕容段玲在拍賣台上繼續說道:「好了,我們來看下一件物品。」說完就將紅布打開了,只見裡面只有一個玄丹瓶,玄丹瓶裡面更是有一個棕色的丹藥。又道:「這就是天元丹了,作用就是可以提升玄將境以後的魂力,不管是什麼境界,都可以提升,當然了越往後藥效就越低了。好了,底價五十萬,每次叫價不得低於一萬。」

「天啊,天元丹?不是辰品初階啊?怎麼會拿出來拍賣?」

「是啊,賣主是不是傻了?這都拿出來拍賣?」

「既然人家想賣,我們也沒辦法啊。」


「得了,我們還是看大戲吧,我估計四宗和那個鑽石包間的人要出手了。」

鑽石包間..眾人一聽都朝著鑽石包間望去,當然後來的人還不知道那裡有個人而已,也包括了後來的三宗。

「我出五十五萬。」

「我出八十萬。」


「我出九十五萬。」

「我出一百三十萬。」

「玉月門二百萬玄石。」玉月門的一名女子叫道。

「太初門二百五十萬玄石。」太初門的一名男子不甘示弱的叫道。

「望月門三百萬玄石。」望月門的弟子也是跟著喊道。

「劍宗門四百萬玄石。」劍宗門的這四百萬直接把整個氣氛堆積到極點了。

但是沒有人停下,依舊在瘋狂的加著價碼。「老頭,你說我們要不要?」帝天看著下面的天元丹把玩著手指問道。「當然要,這是這幾千年新的丹方,以前沒見過。我們可以買回來自己煉製。」十八子傲氣的說道。點了點頭,帝天看下場中已經叫道了八百萬直接開口道:「一千萬,小爺我要了。」

「嘩..」下面的所有人都開始了議論,他們從來沒想過鑽石卡包間還有人。紫金卡的四座包廂除瞭望月門,剩餘的三宗都準備讓人去查時。一道道聲音響徹在了他們的腦海:「墨城保此人,錦城保此人,動此人霍城滅,查此人星極城滅。」四道聲音響徹在三人的腦海。三人的臉色瞬間變白了,天哪,究竟是什麼人,煙雨樓四城全保。


其實他們本來不想管的,但是紀暮雨把煙雨樓創建人發的信息讓眾人一看。這下三人才從震驚中反應過來,在帝天說出那一句話后,立馬朝著包間里的三宗掌門提醒道。

ps:新人,新書,求推薦,求收藏!! 「天啊,天價啊,天價啊。再現了啊!!!」

「是啊,你大爺的。一千萬你就這麼扔出來了?」

「瘋子,簡直就是個瘋子。鑽石卡都這麼有錢嗎?」

「這一千萬給老子多好啊。」

聽著下面的輿論慕容段玲若有所思的想到,「簡直跟那個人的手段如出一轍,真的是一個人么?」美目不停的轉動。轉過身子說道:「一千萬,鑽石卡包間的出價,請問還有人更高的嗎?」在場的所有人都閉嘴的了嘴巴,就看看有沒有人敢再高了。「一千萬,第一次。」「一千萬,第二次。」「一千萬,第三次。天價,成功的交易。」慕容段玲看向了紀暮雨,紀暮雨也是會意的走了上來。接過慕容段玲手中的天元丹朝著三樓走了上去。眾人也是緊緊的盯著紀暮雨,不過一個轉身什麼都看不到了。

「好了,本次拍賣會也要進入最後階段了。」慕容段玲頓了頓,為了平復那激動的心情。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小輪迴丹?」我不是在日晨城拍賣過嗎?怎麼,在這裡還有?鑽石卡?如出一轍的手段?所有的線索都在指向那個七八歲的孩子。「他到底是誰?」

「喂,你還賣不賣啊?」

「就是啊,發什麼呆呢,快點的啊。」

聞言慕容段玲這才反應了過來說道,「哦,不好意思。我們繼續下一件物品的拍賣。」

「咚咚。」

「進來吧,暮雨老哥。」帝天轉過身子,一步走了上去。紀暮雨也是看到帝天走了過來,笑道:「立天兄弟也是大手筆啊,這錢還沒捂熱就又出去了。」帝天接過天元丹,把玩著說道:「玄石不就是這樣的嗎?來得快,走的也快。哈哈。」說完帝天就將天元丹收到了儲物戒中。

見狀,紀暮雨也知道什麼意思了,拱了拱手,「馬上就要到老弟的大貨了,我相信一千萬隻不過是個打底的。要知道四宗的玄石可是起碼上億的啊,哈哈。」透露完這個消息紀暮雨就轉身離開了。帝天隨意的把門關好,輕喃道:「上億了嗎?有意思。」


儲物戒一陣金光爆閃,天元丹和破藥罐頭就出現在了地上。「老頭,你能看出這個天元丹是什麼材料煉成的嗎?」十八子一出來,帝天就迫不及待的問道。

十八子仔細的看了看天元丹,說道:「不行,我的實力被你限制住了,你只有到了玄王境我才能看出這裡到底有什麼材料。」十八子看向帝天把原因解釋了一下。「跟我有什麼關係?誰知道是不是你看不出來才這麼說的。」帝天有些鄙夷的說道。

十八子立馬來了火氣,大吼道:「廢話,你不是這個罐子的主人啊?尼瑪的,要不是你我現在還用在這裡幫你嗎?」帝天聞言脖子一縮,嘀咕道:「不就是玄王境么,小爺很快就會到的。」十八子聽到這句話指了指帝天,半響沒憋出一個屁…收起了天元丹,帝天將破藥罐頭放在了窗前,保證十八子能看到下面的東西,帝天這才把目光朝下看去了。

「裂地絕,星品上階,底價八十萬玄石。」慕容段玲又拿出了一本功法說道。

「我記得裂地絕,這是好東西啊。」

「想當初逍遙尊者不就用的是裂地絕嗎?」

「是啊,當時一人憑藉裂地絕幾乎是打敗天下無敵手啊。」

「沒想到這樣的好東西都有人拿出來賣,是不是瘋了啊?」

「我出一百萬。」

「我出三百萬。」

「我出四百八十萬。」

「我出五百萬。」

「我們太初門出價八百萬。」一名太初門的弟子扯著嗓子大吼道。

眾人一聽是太初門就閉上了嘴巴,太初門可是星極洲最大的勢力啊,誰敢在太歲頭上動土啊。慕容段玲也是聽到了這個數字,神色興奮的說道:「太初門出價八百萬,還有沒有更高的了?」良久下面還是安靜如止。「八百萬第一次。」「八百萬第二次。」「八百萬第三次。成交,裂地絕歸太初門所有。」說完慕容段玲就把裂地絕的功法給了身後的侍女,侍女會意接過裂地絕就朝著太初門所在的包間走去。太初門內出現了一名弟子,兩者一換,錢就轉開了,拿了功法,那名弟子就將包間的門關住了。

慕容段玲繼續說道:「我們還有最後的三件物品。我們來看看這倒數第三件是什麼。」說著慕容段玲就掀開了其中一個的紅布。只見裡面靜靜的躺著一件衣服。慕容段玲轉過頭看著眾人說道:「流雲甲,星品中階。最為稀少的護甲,底價一百萬,每次加價不得低於十萬。」

「嘶,今天的瘋子怎麼那麼多,護甲都拿出來賣。」

「切,這有什麼好稀奇的嗎?前面還有人賣護靴呢,增加一倍的速度。」

「哎,這些人就是有錢燒得慌。」

「嗯,沒錯,我感覺這些人都是瘋子。」

「我出一百五十萬。」

「我出二百五十萬。」

「我出三百五十萬。」

「我出四百五十萬。」

「我出伍佰伍拾萬。」

「你大爺的,這群有錢人啊。瑪德,人家明明都說了,十萬加價,他們還一百萬的加價。」

「我出七百萬。」

「玉月門出價九百萬。」玉月門的包間處,一名女子叫道,聲音還有些甜美。

又是四大宗門,下面的這些都有些無語了。每次都是他們出來插一腳,不過還是惹不起啊,就讓他們去燒錢吧。

慕容段玲看向了玉月門的所在處,說道:「玉月門出價九百萬,還有沒有更高的了?」一樣,下面沒有任何人說話。「九百萬第一次。」「九百萬第二次。」「九百萬第三次,成交。流雲甲歸玉月門所有。」說完慕容段玲就把流雲甲交給了侍女,侍女接過就朝著玉月門走去。房間里出來一名女子,看起來頗為的秀麗。兩卡一對,玄石就換開了,接過流雲甲就把門關上了。

慕容段玲繼續說道:「好,我們再看本次拍賣會倒數第二件寶貝。」說完就將紅布掀開了,而腰間的傳訊晶石也亮了一下。給了一個稍等的手勢,看了看傳訊晶石,下意識的看向了鑽石卡包間。抬起頭看向眾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破障丹,可以使體內所有藥力殘渣都化為玄氣,也包括了靈物的殘留。使用修為是任何修為。」

這無疑是一顆重磅炸彈。

「神啊,今天到底發生了什麼?」

「是啊,瑪德,這種丹藥都拿出來拍賣?是不是窮瘋了啊?」

「早知道老子今天把玄石全帶來了,還不知道夠不夠。」

「就你?得了吧,人家四宗是用來看的啊?」

一說的四宗眾人都是暗暗擦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看到眾人都安靜下來了慕容段玲也是把驚訝拋之腦後了繼續說道:「總共是十一粒,沒一粒二百萬玄石起拍,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五十萬。」

「瘋子啊,瘋子。十一粒啊?」

「娘啊,神啊,天啊,十一粒全部拿出來賣?」

「恐怕不止這麼多吧?」

下面的眾人再次議論著,而四宗的宗主全部看向了一個方向,那就帝天所在的鑽石卡包間。我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這本書是本人的處女作,成績也算差不多。

不管怎麼樣還是很感謝各位長期以來對小景子的關愛和照顧。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