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我將其名為『造神』計劃。」林風聲音灼然。

「造神計劃。」舜訝道。


林風微然一笑。

這個計劃,很早時便已在自己腦海中有過初步構想,第一次有這個想法是在真實之盾內修鍊,突破之時;第二次有這個念頭,是在靳棘實力大幅度提升之後;而第三次,便是星寶圂大量的出售,眼下自己成為斗靈世界首屈一指的『富豪』。

之前,只是空想,因為條件不足。

但現在,天時地利人和皆備,自己已是有了足夠的能力去實行這個『造神計劃』。

戰爭,並非靠一個人。

強如巫皇帝江,若沒有整個巫族做後盾,沒有古族和人族,同樣勢單力薄,更不用說南方域,人類武者實力基礎更是淺薄。相比起巫族,人類宛如螢火那般根本引不起任何注意。

聖級強者的數量,比例恐怕是整個斗靈世界所有種族中最低的。

但……


這不止因為人類資質的低微,同樣有其它原因所在。

「修鍊條件不足。」林風望向舜,正色道,「強化自身能力的寶物,亦是罕有。」

人類,同樣有資質絕倫之輩,如千戀皇,如靳棘等等,他們並不比其它種族強者遜色,故而在巫族境中實力有了一個極大的提高。的確,人類資質天賦很差,但人類同樣有優勢所在。

數量!

恐怖的數量!

堪比妖族,甚至更勝一籌的數量,人類的『基數』相當之高。

人類或許沒有巫族強大的身體,古族驚人的魂之力量,綜合相比亦遜色妖族,但人類卻有相當聰明的腦袋,基本上每個人類比起其它種族來說,都配的上『聰明』兩字。

而『聰明』,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和悟性有很大的關係。

「修鍊,我可以概括為三個階段。」林風目光爍然,如今自己已為聖王級別,對於修鍊這條路一步步的走來,可以說如今已是走到最末這一段,對前方走過的路有著一個很清晰的了解。

舜眼眸炯炯,神色驚喜中亦有些凝重。

「第一階段,星主級以下,資質的注重,純粹的資質累積。」林風灼然開口。

「對。」舜點頭贊同,「這一階段淘汰的人類武者最多,單論資質人類確實處於斗靈世界最末端。所謂的聰明與否,在這一階段並不重要,資質不夠,根本達不到星主級。」

「所言甚是,這點我想人類先祖亦都是注意到,在南方域各大洲已經有完整體系,尤其是煉丹師的出現,更是讓武者實力提升到星主級把握更大。所謂純粹資質的累積,其實某種程度上來說是天地的賦予。」林風說道。

舜徐徐道:「堯帝在位時,最重視便是這一塊,在他而言,這是武者之道的基礎,亦是人類天生的缺陷。時至如今,人類強者達到星主級別的比率,已然超出第二次巫妖大戰數十倍,只是相比人類總人數,比率依然還是慘不忍睹。」

林風笑著搖了搖頭,「不,單論比率確是如此;但論人數,星主級別以上,人類在斗靈世界排行第二,遠超出第三位的巫族。」

僅次妖族!

這一點,是自己的信心所在。

人類有著相當雄厚的『基礎』,若說星主級以下的武者是胚胎,那麼星主級,星域級已然覺醒本命星座的武者便是基石,每一個星主級別的武者,其實都是有資格有能力,去攀登聖級高峰!

舜目光炯亮,深然透澤:「所以林風你的意思是……」

「要讓人類武者從根本上脫胎換骨,需要相當久的時間,正如堯帝之前所做的那樣,從最基礎開始。」林風目光正然,徐徐道,「然要讓人類武者在最短時間,最快方法提升實力,那便是從星主級,星域級的武者開始改變。」

「從星主級到聖級這一階段,為修鍊第二階段,如從年幼到成年!」

「儘管同樣需要資質,但『悟性』在這裡已是佔據很大一部分比例,單論悟性,人類決不比其它種族差。其實人類聖者並不少,但與星主級星域級的人數相比,還是太微不足道。靈氣之稀薄,修鍊環境為其一,輔佐的星果,能量器械這些修鍊條件之缺乏,為其二。」

「從根本上改變這些,相信短時間內,南方域聖者數量將會有一個巨大的增幅!」林風目光炯然,自信十足。

「畢竟,我們的『基數』相當之大。」


落地有聲,舜為之震然。

望著林風彷彿望著一個陌生人般,卻是未曾想過林風有此宏圖大志,眼前這個人類青年,已然越來越像真正的『人皇』。

「所以…這就是林風你所說的『造神計劃』?」舜若有所思,輕喃道。

林風笑著搖了搖頭,「不,這只是附帶而已。」

什麼!?

舜瞪大眼睛。

… 「吳察罕!你怎麼了?」

諸家昊的房間里,察罕仰面倒下,面如金紙。一口鮮血吐在郝仁的內褲上,還有一縷殷紅順著他的嘴角已經流到脖子上。

剛才郝仁那一震,雖然仍是運起全身的真氣,但是這一震的力道比上次他抗擊梁姐時還要強上一籌。因為他對太極拳的揣摩越來越深入,剛才那一震不自覺地用上了太極拳中的「崩」字訣。

此時的察罕,五臟六腑已經全部震傷,再也無藥可救了。他躺在地上,向著他的小妻子阿銀伸出手來。

可是阿銀卻恐懼地向後躲:「早就跟你說,不要害人,你偏不聽,這下子受到報應了吧!」

察罕的徒弟君睿勇敢地抓住阿銀的一隻手,安慰她說:「別怕,他以後再也不能欺負你了!」

「臭、臭小子,你、你得不到、到她的!」察罕向著徒弟恨恨地說道。

諸家昊和諸家輝、諸家昌包括唐幫主都是面面相覷,他們都沒想到,這師徒二人還有這種狗血的劇情。

三諸一唐正想再深入地研究一下關於愛情倫理學的相關問題,可是他們突然發現察罕手指的方向變了,這次,他指的是窗外。

四人向窗外一看,卻是郝仁蹲在窗台上,正冷冷地望著他們。

「郝仁,你、你沒死?」諸家昊聲音開始打哆嗦了。

「我哪那麼容易就死了,要把你們這些人先熬死再說!」郝仁冷笑著說道。

「嗨!」郝仁話音風落,諸家輝已經一腳踹了過來。這傢伙打架的經驗豐富,趁著郝仁說話沒注意他的時候,發動突然襲擊。

在諸家輝看來,郝仁蹲在窗台上,本來就不穩。只要他一腳踢中,郝仁絕對會摔下樓去。這可是五樓,不摔死他,也會落個植物人的下場。到時候,就說他是盜竊犯,再把察罕重傷的罪名往他身上一安,這輩子就算是完了。

可是,天不遂人願。諸家輝的腳剛剛踢到窗邊,郝仁已經從窗台上跳了下來,然後一指點出,正好點在諸家輝胸前的「璇璣」穴上。諸家輝悶哼一聲,就昏迷了過去。

郝仁再出兩指,諸家昌和唐幫主也都躺下了。諸家昊則步步後退,同時嘴裡還威脅:「你敢殺我,我太奶奶會把你們整個福利院都給剷平!」

郝仁故作驚恐狀:「哎喲,我好怕怕!你放心,我人如其名,不會隨便殺人的。他們只是昏過去而已!」

諸家昊往床上一躺:「我現在就昏過去!」

郝仁哪能讓諸家昊這麼舒服,一把把他從床上拎了下來,往地上一扔。這一下摔得諸家昊齜牙咧嘴,連聲慘叫。郝仁就勢一腳,踢在他的胸前,諸家昊慘叫聲未斷,就昏了過去。

房間里現在只剩奄奄一息的察罕和他的老婆、徒弟。郝仁一步步走近,來到察罕的身邊。

察罕大張著嘴,只有出氣,沒有進氣:「你、你就是、是郝仁、仁?」

「對,我就是郝仁!」郝仁直盯著察罕的雙目。

「你、你是、是哪、哪一門、門的?」

「無門無派,自覺成才!」

「我不信!」察罕最後一句話說得倒是很利索,但是他的力氣都用在這一句上了,他的手突然一垂,眼一閉,死了。

對於這種只做壞事、不做好事的人渣,郝仁唯恐他死得不徹底,又為他試了試脈,確定的他真的死了,這才把他的手腕丟開。

郝仁的目光鎖定察罕的老婆和徒弟:「你們的丈夫和師父死了,你們怎麼看不出一絲的傷心?」

小媳婦阿銀指著察罕的屍體不屑地說道:「這種人死了才好!免得他在家裡折磨我,到外面害別人!」她甚至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郝仁冷笑道:「察罕是害人不假,難道你們不是他的幫凶!」他不相信,壞蛋身邊的人能夠獨善其身。

察罕的徒弟君睿一把將自己的小師娘拉到身後,壯著膽子說道:「阿、師娘不是那種人,都是被察罕逼的。你要殺她,先把我殺了!」聽得出,他在沒有外人的時候,是不叫師娘叫阿銀的。

「我說要殺她了嗎?這房間里的每個人都不是我殺的。察罕的死,是因為他被自己的巫術反噬。而這些人……」郝仁指著躺在地上的諸家昊等人,「他們只是昏迷而已!」

「你準備怎麼處置我們?」君睿問道。

「談不上處置!我覺得你們做夫妻正合適,我願意成全你們!」郝仁最近做媒成了癮。昨天剛剛成全了劉松林和陳貝貝,今天又想成全君睿和阿銀。

「你說真的?」君睿眼前一亮,卻又漸漸黯淡下去,「阿銀是我的師娘,我怎麼敢……」

「沒出息!」郝仁先解釋后嚇唬,「師父在,她是你師娘;師父死了,她就是外人。我決定了,你們以後就做夫妻。如果違背了我的意願,我會使出比你師父更厲害的手段!」

君睿和阿銀哪裡經得起郝仁的恐嚇,再說,他們巴不得以後能做一對堂堂正正的夫妻。

但是君睿還有難言之隱:「察罕自從娶了阿銀,我的身子就和以前不一樣了。可能不能……」

郝仁有點不太明白:「什麼意思?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你儘管說!」

君睿說道:「我十三歲被察罕收為徒弟,雖然沒學到什麼本事,總還是一個正常的男人,每天早晨一柱擎天。但是自從三年前察罕娶了阿銀進門,我就沒有了那種感覺,好象再也硬不起來了。不知道怎麼回事,求先生解救!」

郝仁這才明白。敢情是察罕擔心自己的小媳婦與徒弟勾搭,暗裡在徒弟身上做了手腳,讓他不能人道了。

郝仁在君睿的手腕上一搭,將真氣輸入君睿的體內,很快,他就看出,君睿雙腿間的「會音穴」上有一個小小的黑點。正是這個黑點把經過「會音穴」的所有神經都阻斷或者麻痹了。

「你會音穴上的黑點是怎麼回事?」接著,郝仁把他看到的情況仔細與君睿。

君睿一聽,立即就想脫褲子。

「你幹什麼?」郝仁叱道。

「我要看看!」

「去衛生間!」 「計劃雖好,然要取得效果起碼也要十年時間。」林風徐徐道。

舜點點頭,神色正然,「時間並不是大問題,十年彈指而過,麻煩的是此舉需要龐大資金,遠比改變第一階段需要的更多。而且,修鍊環境的問題…亦不好解決。」

「資金不是什麼問題。」林風淡然一笑。

舜輕咦了一聲,望向林風正色道,「要實行這計劃,遠非五十億乃至百億星晶便能完成。」

「舜你似乎很清楚?」林風雙眸爍爍。

「其實我一直以來都有這構想,只是……」舜輕嘖了聲,嘆道,「堯帝傾向於從基礎改變人類,從星主級增強實力未免有些窮兵黷武,短時間內效果極佳,但從長遠看來其實改變並不是那麼大,最重要的是……」

望向林風,舜神色凝然,「這計劃所要用到的許多東西恐怕需要前往三大皇城採購,需要不菲巫幣。」

「多少?」林風神色平淡。

舜怔了一怔,微微簇眉,「這我倒沒沒仔細算過,但要取得一定效果起碼也要數萬巫幣;若要完全實施,只怕百萬巫幣都遠是不夠。」哂然一笑,舜搖頭道,「我們哪可能有那麼多的錢?」

「一千萬夠不夠?」林風微微一笑。

話音不重,卻是讓的舜大嚇一跳,有些懵然的望著林風,簇眉道,「是巫幣,並非星晶。」

「我知。」林風面不改色,隨手拋去一枚儲物戒指,舜略顯疑惑的接過,一道星源力滲透而入,霎時間面色大變,整個人彷彿被雷擊中一般,許久未反應過來,駭然望著林風,「這。這……」

「只是第一筆投入。」林風眼眸灼然,「後面陸續有來。」

語不驚人死不休。

舜完全被嚇到,望著眼前這人類青年,卻是越來越看不透深淺。拿著手中這巨額巫幣,手心冒汗,卻是驚喜交加。有了這筆錢,他完全可以想像十年後會如何,南方域日後將會有多少個青年俊才,聖級強者崛起。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