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我想去……」

葉靈看看,唇邊拉開笑容:「這樣的話,不如跟皇子作個伴,到時一起去看看如何?」

「這……」何葵知道那是一種什麼地方,自己的兒子心性也是一清二楚,她之前不願答應就是因為某些原因,現在要當面拒絕嗎?畢竟是自己起的頭,但是讓兒子去那些地方……

「何大人不是說了嗎? 重生之魔教教主 是志趣活動,年輕人總是困在府里也不行,要多出去看看我國的大好河山,見識見識才是,對吧?何大人?」

葉靈臉帶笑意一直看著人。

「母親大人,你要是不放心,可以讓二姐帶著我去啊!姐也想去的!」

葉靈凝目,沒想到還有這樣的收穫。

一旁的星亦辰倒是乖巧的沒有說話,葉靈看了他一眼,嘴角的笑意深了些。

何葵沒想到兒子會把女兒也拉下水,雖然可以直接拒絕,但是這太女第一次親自上門,又是自己建議的地方,要是拒絕了說不定還會以為自己有什麼用心,當然自己心裡的想法也是有的,但這個時候,只能稍微苦澀的說了句:「你姐有很多事要忙,你自己去就好。」

「好的母親。」何知春滿足了。

「這樣的話,那我們也不便打擾太久,先告辭了。」

「皇女皇子慢走。」

「何大人留步。」 ……

第二天大早上,林逸揉捏著他那有些疼痛的腦袋,昨天晚上確實有些失態了,一不小心喝多了,也不知道多長時間沒有這種感覺了。

「噔噔噔……」

門響了,林逸趕忙坐起身來:「進來。」

「咯吱」一聲,美姬子從外面走了進來,看到林逸這個模樣,嘴角掛上了一絲微笑:「主人,你醒了。」

「嗯!」林逸點了點頭:「怎麼了,出什麼事情了?」

「沒有,就是銀狐的那些手下都已經來了,現在就在地下室裡面。」美姬子趕忙道。

「嗯,好,我們過去。」林逸點了點頭道。

林逸隨便用涼水撲了一下臉,然後就和美姬子走到了地下室裡面,地下室裡面的人不少,銀狐和劉帥帥兩個人也在,只是劉帥帥坐在一個箱子上面正在打盹,銀狐的眼神也有些無光,不用想了,他們兩個人昨天晚上喝的也不少,到現在還沒有醒酒呢。

「銀狐,你把事情都交代了嗎?」林逸問道。

「當然交代了,」銀狐趕忙道:「現在就等你把東西交給他們了,他們現在先偷偷的過去,埋伏在四周,免得今天晚上我們出動了那麼多人手,被羅斯才爾德家族的人知道了。」

林逸點了點頭,打開了一旁的房間,裡面是一個又一個的大箱子,這些箱子裡面就是單兵制導,體積可謂不小。

好在這裡全部都是能出力的大男人,沒一會兒就把東西全部搬走了,林逸忍不住閉上了眼睛,馬上就要進行最後的決戰了,心中居然有些緊張,溫柔鄉是英雄冢,和那麼多女人呆在一起那麼長時間了,居然都有些怕死了。

三個人在房間裡面又睡了一覺,到了下午三點的時候全部都起來了,隨便找了些東西墊補了一些,因為房間裡面實在是沒有什麼多餘的東西了,不過這些東西也已經夠了,不需要那麼多了。

然後就各自開始準備自己的東西,包括美姬子也開始準備了,美姬子換上了一身緊身的忍者服,這是她早已經準備好的,別看忍者服這麼貼身,可實際上全身上下哪裡都塞得是暗器,只要隨手一拿就能拿出來。

美姬子拿起忍杖塞到了腰間,望了一眼牆上的時鐘,已經是半夜十點了,要準備行動了。

羅斯才爾德家族總部的四周是一片森林,為的是美化環境,不得不說,這片森林看上去還挺美的,不過正是因為這一片森林,正好給了林逸等人一個隱蔽的場所,此時眾人都躲在這片森林裡面。

林逸不知道從哪裡找來了野戰迷彩服,此時穿在身上特別的貼身,劉帥帥穿的和林逸一樣,銀狐雖然也是野戰迷彩服,只是款式和林逸的不相同。

三個人就這樣席地而坐,美姬子戰在旁邊,警惕的望著四周,防止有什麼突發事件發生。

林逸拿出了羅斯才爾德家族總部的草圖,沉聲道:「我和劉帥帥兩個人進去,毀掉了他們的炸彈基地以後,聽到裡面的爆炸聲之後,你這邊就馬上行動,讓他們用最快的時間把所有的彈藥都打出去,打羅斯才爾德家族一個措手不及,讓他們反應不過來。」

「好!」銀狐點了點頭,拍了拍林逸的肩膀道:「刀鋒,不管怎麼樣,千萬要小心。」

林逸笑了笑:「不會有事的。」

林逸和劉帥帥兩個人離開了,美姬子並沒有跟著去,美姬子知道,林逸和劉帥帥的這個任務並不簡單,事關全局,憑著她的身手還不足以參與,美姬子有自知之明,不會像那些任性的女人一樣吵著鬧著要參與。

銀狐席地而坐,點上了一支煙,只不過把煙藏在手心當中,隔著厚厚的手套,抽煙還真有些不太對勁。

「美姬子,你跟著刀鋒有多長時間了?」銀狐隨口問道。

「五年了!」美姬子如實回答道。

「時間真是不短了,」銀狐皺眉道:「好像我和刀鋒認識也是在五年前,想起來都有些可笑啊,那時候……」

銀狐開始巴拉巴拉說著以前的那些事情,美姬子根本不感興趣,可是礙於情面又不好再說什麼,只好時不時的輕輕點了點頭,示意一下,免得被銀狐說她不禮貌了。

並非銀狐是一個娘們嘴,愛叨叨,只是現在在大戰前夕,銀狐也有些緊張,想要隨便說上幾句話,緩解一下他的緊張而已。

美姬子的心思全部都放在林逸和劉帥帥兩個人的心上,希望他們兩個人都能平安的回來,以前的美姬子也不怕死,她願意去做所有危險的事情,可是現在不行了,美姬子覺得自己已經有了一個家,也有了親人,她還想著以後和林逸天天在一起呢。

林逸和劉帥帥兩個人來到了羅斯才爾德家族的東門院牆,望著這高達七八米的院牆,劉帥帥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哥,你確定我們不走正門嗎?這可是七八米高啊,不好上!」

「走正門容易被發現,我們乾的是偷偷摸摸的事,又不是來拜訪!」林逸沒好氣道:「來,你在下面,我蹬著你上!」

劉帥帥應了一聲,擺出了姿勢,林逸一蹬劉帥帥的手,緊接著一個用盡,剛好雙手勾住了牆壁,林逸忍不住有些皺眉,表情露出了一絲疼痛,不過還是用勁上了院牆,坐上了牆壁,林逸摘掉了厚厚的手套,手上已經有了很多傷口,再一看,院牆上面全部都是碎玻璃,忍不住有些無奈了起來,沒想到羅斯才爾德家族還喜歡弄這些東西。

林逸用手掰掉了這些東西,然後望著下面:「把東西扔上來。」

劉帥帥趕忙把手中的背包扔給了林逸,林逸放在了院牆上面之後,然後一伸手,拉著劉帥帥上了院牆,院牆足足有一米五厚,全部都是混凝土,一般的炸藥也炸不透。

「嘖嘖,沒想到這麼厚的院牆,看起來為了建造這個總部,羅斯才爾德家族也沒少花錢。」劉帥帥感慨道。

「那是當然,這裡可比一些要塞還要堅固。」林逸道:「我們快走吧,別在這裡浪費時間了。」

劉帥帥點了點頭,和林逸兩個人輕輕的跳了下去,七八米的高度對於一般人來說非常的危險,可對林逸和劉帥帥兩個人來說簡直就是小菜一碟,輕輕鬆鬆。

兩個人的手裡都緊緊的抓著手槍,免得有什麼意外的事情發生了。

「這邊。」林逸擺了擺手道。

劉帥帥趕忙跟在了林逸的身後,不得不說現在羅斯才爾德家族總部的防守特別的嚴密,十人的隊伍時不時的在路上走來走去,兩個人雖然走了不到兩條路,可是已經用了十幾分鐘。

很快就來到了那個導彈防禦設施的混凝土房間裡面,門被鎖著,劉帥帥把背包交給了林逸,打開之後,裡面是一個閃著光芒的炸彈,劉帥帥拿起鐵絲,透開了門上面的鎖,林逸則是把炸彈靜悄悄的放在了地上。

兩個人快步離開,可是一不小心,劉帥帥踩中了一個不知道什麼東西,發出了聲響,結果被那些羅斯才爾德家族的手下發現了。

「什麼人?」一隊巡邏隊伍立刻走了過來,手中還拿著功率比較大的探照燈,照的林逸和劉帥帥兩個人眼睛都快要睜不開了。

「你們是什麼人?」領頭的手下冷冷的望著林逸和劉帥帥。

劉帥帥望了林逸一眼,馬上拿起了後背上面那早已經準備好的輕機槍,對著面前就是一通掃射,這十幾名手下就這樣倒在了地上,他們的反應太慢了,不過一晚上高度緊張的巡邏,也確實耗費了他們不少的精力,人嘛,總不能一天二十四小時都保持精神飽滿的狀態吧!

不過這邊的動靜很快就傳了出去,一旁的腳步聲傳來,看起來是羅斯才爾德家族的那些手下過來了,林逸和劉帥帥兩個人趕忙往外面跑,一路之上遇到了好幾隊巡邏的隊員,兩個人也是大開殺戒,殺了不少人,劉帥帥都換了好幾個彈夾了。

「砰」的一聲,劉帥帥的臉色瞬間難看了下來,齜牙咧嘴了起來。

「狙擊手!」林逸一愣,趕忙拉著劉帥帥躲到了一旁的屋子後面。

「打中了哪裡?」林逸趕忙問道。

劉帥帥撥開了他的衣服,就在他的肩膀上面,不過子彈還沒有進去,也算是劉帥帥的命大,防護服擋住了子彈,不過防護服也被弄出了一個小孔,子彈進入了肉裡面。

不但疼痛,而且還傳來了肉烤焦的味道。

林逸趕忙幫劉帥帥拔掉了子彈,然後用繃帶綁住,其實並沒有多大事,只是劉帥帥不知道到底怎麼了,肩膀上面傳來了疼痛的感覺,讓他有些心驚,他還想活著回去和姜莎莎兩個人雙宿雙飛呢。

「沒事吧?」林逸問道。

「應該沒事,」劉帥帥苦笑道:「已經記不清有多長時間沒有這種感覺了,以前這種傷對我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林逸笑著道:「是啊,你小子現在養尊處優也差不多了,趕快走,不然一會兒炸彈爆炸了。」

「炸彈你定了多長時間?」劉帥帥問道。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五分鐘吧!」林逸琢磨了一下道。

「噗嗤——」

劉帥帥望了一眼自己手腕上面的手錶,差點沒噴出一口血來:「哥,你確定不是在開玩笑?五分鐘馬上就要到了,一旦這邊爆炸,銀狐那邊肯定會萬炮齊發,到時候我們兩個人可就要死在這裡了!」

「少廢話,快走!」林逸狠狠地瞪了劉帥帥一眼。

…… 路上的星亦辰吱喳的想問什麼,葉靈並沒有給他解惑。

只是說:「聽說那個詩文賽還蠻有意思的,你可以準備準備參加參加。」

「我又不會作詩!」

「那你會什麼?」

這個弟弟樣樣都不精,連個明確的愛好都沒有,雖然這個世代男子不需要靠手藝活著,可是連謀生的能力都沒有,若是將來出點什麼事要自力更生怎麼辦?

若是自己將來成功了,他必能無憂無慮挑個人家嫁過去也沒人敢欺負。

可是萬一呢?

見慣了那些不努力沒飯吃的人生,突然看見個沒有後盾就會垮的人,她下意識就想幫一幫,可能是任務習慣的緣故。

星亦辰被打了一棒,蔫蔫的一路都不說話。

連如蘭見了都替他擔心:「太女,皇子沒事吧?」

「沒事。人總要自己長大的。我也不能一直讓他靠著。」當初就是因為原主倒了,他又靠向了莫茵蘿,結果自然不會好到哪裡去,進了後宮那種地方,就算有人護著也不是輕易活得下來的,何況他是自己送上門人家隨便收的。

葉靈讓人安排了星亦辰參加。

至於她自己,接下來的日子又走訪了幾家皇親國戚。

個個都不明著拒絕她,那她就笑嘻嘻的一家一家走過去。

該什麼輩份就叫什麼輩份。

最後,沒有人知道她葫蘆里賣什麼葯,連莫茵蘿都直接召見了她。

葉靈眨眨眼,這麼快就忍耐不住了嗎?

也好,見見去。

來了一個月了,是時候做點什麼了。

進了皇宮,葉靈乖乖的人家叫什麼就做什麼,即使是等了一個時辰的人,她也沒有不耐煩。

反正,她有星河可以聊天。

星河還怕她閑得慌,說可以給她看看宮裡正發生的大事件。

葉靈覺得星河學壞了,人家女皇跟皇夫喜歡研究的事情,它參一腳幹嘛。

不過也真是服了莫茵蘿,光天化日的,就不能做點正經事嗎?

葉靈沒想到,莫茵蘿是帶著她的三位皇夫來見的她。

想到他們剛才正做過的事,葉靈下意識就每個人都瞄了一下。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覺得空氣都渾濁了,她想早點離開。

都怪星河!

莫茵蘿倒是對她還算客氣,真真假假的試探了一番。

但也不阻止身邊的男人說出些「小家子」的話。

「聽說皇太女最近喜歡四處走動,不知可有收穫?」

「收穫?應該是見識吧,以前總是悶在府里,才發現出來走走真的蠻舒服的。人果然是群居比較好。」

不知道為什麼,說完這句話,那四個人互相看了一圈,然後有人臉紅,有人撇開頭去了。

葉靈無辜,她說錯了什麼?

莫茵蘿假意咳了兩聲,然後跟她說:「太女要是覺得悶的話,可以多進宮裡走走,我們有時候也可以交流交流……」

還沒說完,莫茵蘿就收到自家皇夫的眼神,讓她下意識的斟酌自己說出來的話,可能最後的交流又讓那霸道的傢伙誤會了什麼,真是甜蜜的負擔!

莫茵蘿瞪了回去,但是又沒忍住浮現上來的嬌媚,看得對視的人心頭火熱……

葉靈就看著他們現場fa情,這都多久了,聽說已經經常君王不上朝的地步了,還不夠嗎?

國家交到這樣的人手裡,星藍月是怎麼想的?

幸好,莫茵蘿還算穩住了三人。

到後來稍微正常的聊了一會。

可是葉靈真不想待下去了。

於是這次見面無疾而終。

葉靈感覺自己沒走遠,裡面的女皇已經被人圍住了,看樣子像是要過群居生活……天哪,這種地方還是別來的好。

百聞不如一見,看來民間傳的可能不如現場的精彩……

葉靈為了呼吸新鮮空氣,沒有直接回府,反正順路,就去了沁芳園。

裡面種滿了各種花卉。

詩文賽在這沁芳園的後山舉行,但是已經接近尾聲。

星亦辰來了兩天,說悶就不肯來了。

今天是第五天,似乎是最後一天了。

葉靈也不介意還有沒有人,出來走走散散濁氣,甚好。

在這花團錦簇的國度,以花為嬌,以花為美,以花為食,愛花之人自不在少數,即使詩人少了,賞花的仍大有人在。

葉靈有被人認出來,但是也就認出來而已。

看到旁邊打了招呼就過去的人,葉靈感覺原主真的一點光環都沒有,連個路人都不怎麼理睬她。

好歹是宮裡的人,這些人沒有一點崇拜心理的么?

「你看,那是太女……」

葉靈以為終於有個小粉絲,結果……

「嗯?真的嗎?怎麼長那樣?好浪費啊?」

浪費?浪費什麼?!葉靈想上前去問清楚,只不過瞥見如蘭擔心又不敢離她一米開外,只能幹瞪眼。

葉靈安慰人:「沒事,不就長得矮點么?我覺得挺好的。」

自己破壞了人家對皇家的幻想,也有不對的地方就是了。

畢竟連平均身高都達不到的人。

可她離一米八也不遠呀!要不,做個高跟鞋什麼的?

「誰讓你們胡說的!」

一道斥責的聲音在她背後響起。

葉靈看去,是殷家的小兒子殷世安。

後面跟著……殷離。

看著人朝自己走來,葉靈也不退,淺淺的笑著打招呼。

殷世安人和聲同時出現:「太女,他們議論你就要制止!」

「他們沒說錯呀。」葉靈聳了下肩。

殷世安一副不解的樣子:「他們怎麼可以隨便說你,你可是太女!」

「太女現在還有用嗎?」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