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我想我爹娘,想我妹妹……」她低下頭,拿手掩著嘴,小聲的抽泣著,這時侯的她,既不像仙子,也不是妖精,只是一個想家的可憐少女。

秦典其實很能夠理解,金枝玉葉的公主,來到萬里之外的陌生國度,人生地不熟,一個依靠的人都沒有,難免不思念故鄉。

感謝如願888,聞人冰綠,尾數為8978(2張),7169(3著),3927,9022,2108(3張),4308的盆友,謝謝你們的支持,繼續跪求月票中。。。

經過大家的努力,回到最後一名,謝謝大家,還需要繼續拯救哈,手裡還有月票的妹子幫幫忙,謝謝大家!

另外咪咕有過年七天樂,每天都有一個作者發紅包,墨子是初四,大家記得到時候去搶紅包啊。 涵意襲人:我真的徹底暈倒了,我竟然被你這樣的謬論反駁的無言以對,感覺畫風都被你帶偏了。

蕭蕭風雨:那你本來想要怎樣的畫風呢?

涵意襲人:說了你別笑話我,最好是大神哭天搶地的告訴我,我實在是太好奇了,什麼人給你表白,我真的好吃驚啊,居然有人會給你表白!

蕭蕭風雨:我覺得,你肯定是夢做多了,但是,做夢這個東西,最好還是睡著了再做!

涵意襲人:感覺你這會好像變成正常人了,只不過,嘴還是很損!

蕭蕭風雨:嘴很損?

涵意襲人:對啊,你不覺得幫你說話很毒舌嗎?我知道你沒有感覺到,所以啊,你不僅很損,還沒有自知之明。

蕭蕭風雨:膽子肥了啊,是不是覺得沒在遊戲中,我就拿你沒有辦法了?

涵意襲人:反正你又打不到我,我不怕不怕!

蕭蕭風雨:看來,你以後是不想讓我帶著你打遊戲了!

涵意襲人:啊,大神,你不是吧,你不要告訴我,其實你就是這麼小氣的一個男人!

蕭蕭風雨:我什麼時候跟你說過我是男人了?

葉紫涵下意識的捂著嘴,吃驚的吐了吐舌頭。

涵意襲人:難道你不是男人?不可能啊,我可是記得,你告訴我,你有喜歡的女孩子呢!

蕭蕭風雨:所以,在你的心裡,只有男孩子才能喜歡女孩子?

葉紫涵真的被雷到了。

涵意襲人:就算是有百合,我也不相信你是的,大神,你不要顛覆我對你的幻想啊!

對面的楚蕭,終於忍不住破功了,這丫頭,怎麼能這麼可愛呢。

蕭蕭風雨:那你幻想中,我應該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涵意襲人:這個嘛,我覺得,你應該是一個遊戲中的大英雄,現實中的大帥哥。

蕭蕭風雨:沒想到,你對我的評價這麼高,那你說說,你是不是在偷偷暗戀我!

涵意襲人:才不是呢,你有喜歡的姑娘,我才不會喜歡一個喜歡著別人的男人,我又不想找虐!

蕭蕭風雨:那你現實中,有沒有喜歡的人?

葉紫涵的小臉一紅,她大概是沒想到,看起來一點也不八卦的大神,居然也會問她這樣的問題。

涵意襲人:這個嘛!我不告訴你!

楚蕭沒想到,一直對自己知無不言的小丫頭,突然就開始調皮了。

蕭蕭風雨:那好吧,你就別告訴我,自己憋著吧,也不知道今天給你表白的,究竟是什麼人,也不知道,他曉不曉得,自己眼神不好。

葉紫涵頓時不開心了。

涵意襲人:大神,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怎麼就眼神不好了,我有那麼差勁嗎?你見過我嗎?

蕭蕭風雨:見過!

涵意襲人:真的啊?你現實生活中認識我?你是誰啊?

蕭蕭風雨:那是不可能的!

葉紫涵愣了幾秒,才把蕭蕭風雨的話連起來,見過,那是不可能的,意思就是,他沒見過嗎!

葉紫涵沒來由的鬆了口氣,她還以為,對方真的認識自己呢。

涵意襲人:感覺你城府好深啊,跟你比起來,我就是個小菜鳥!

蕭蕭風雨:你太看的起我了,也太貶低你自己了。

涵意襲人:你就別安慰我了,我自己心知肚明!

蕭蕭風雨:我沒有安慰你,我只是覺得,就算是身殘志堅,也要活下去。

葉紫涵看到消息的那一刻,差點吐血,她覺得,這人肯定是腹黑到沒朋友。

涵意襲人:不想跟你說話了,心累。

蕭蕭風雨:那我們換個話題!

涵意襲人:我們之間還有話題可聊嗎?

蕭蕭風雨:有啊,比如今天給你表白的男人,在你心裡,是個什麼樣的人,你對他什麼感覺之類的。

涵意襲人: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蕭蕭風雨:你為什麼不能告訴我!

涵意襲人:因為你太腹黑了,嘴太損,我已經被你的話深深地傷害到了。

蕭蕭風雨:那索性傷害的更厲害點,要不要我再說幾句。

涵意襲人:得,您還是別了,我還想多活幾年呢!

蕭蕭風雨:你還沒有告訴我剛才提問的問題呢,我覺得,我是你能傾訴的朋友,畢竟,憋著也怪難受的嗎,對吧!

涵意襲人:我才不難受呢!

說完,葉紫涵就後悔了,自己死鴨子嘴硬,其實,她本來找蕭蕭風雨,就是想說說自己的心情。

也不知道為什麼,畫風就跑偏了,也是心塞啊!

蕭蕭風雨:既然你不想說,那就算了,我去打遊戲了。

涵意襲人:別!

蕭蕭風雨:怎麼了!

涵意襲人:你就不能多問幾遍嗎?難道你就不好奇嘛?就算是你不好奇,你也給我個台階下嘛,畢竟,我這人看到台階就會下的!

對面的楚蕭,徹底笑出聲。

為什麼會有這麼可愛的姑娘。

蕭蕭風雨:那好吧,我求你,求你告訴我,你對今天被人表白的事情,怎麼看,對對方什麼態度什麼感覺?對方在你心裡,是什麼樣的人。

雖然看似是開玩笑問出來的,可是,卻根本沒有人知道,楚蕭在寫完這些消息的時候,手心裡出汗了。

他很緊張,鬼知道他今天每次開玩笑的問出來,都很緊張。

只是葉紫涵每次都不好好回答,搞得他緊張好幾次。

葉紫涵看到蕭蕭風雨的消息,臉下意識的紅了紅。

她咬了咬嘴唇,本來,是想跟蕭蕭風雨分享的,結果這會,他真的一連問了幾遍,自己卻不好意思說了。

她伸手捂著臉,明知道沒人看,還是不好意思,小女兒家的嬌羞,似乎都從指縫中溢出來了。

她鼓著臉想了半天,才給蕭蕭風雨回復。

涵意襲人:怎麼說呢,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的理清自己的心,但是,聽到他跟我告白的時候,我的心臟跳的有點快,我們以前每次見面,似乎都在拌嘴,他這一點呢,跟你有點相似,就是嘴損,搞得我每次都想罵人,可是,真的當他很認真很認真的說他喜歡我的時候,我的心情有點忐忑,有點歡悅,我也沒有什麼所謂的態度,只是特別想跟人分享這件事情,就好像一個平靜的水面,被人打入一個石頭,濺起無數浪花,泛起層層漣漪,那種感覺,你能懂嗎?

蕭蕭風雨:能懂,我感覺你是喜歡他的!而且,從你的話中,我能聽出來,你很容易受到他的影響。

涵意襲人:我才沒有受到他的影響呢!

蕭蕭風雨:這是傳說中的口是心非嗎?你放心,你要是不想讓我說,我看破不說破就是了!

涵意襲人:你這個人有時候,真的很討厭!

蕭蕭風雨:那我帶你去打遊戲吧!

涵意襲人:你這個話題轉移的,可不怎麼高招!

蕭蕭風雨:我說的是實話,是你的話語中,處處體現出他對你的影響,不是我討厭,不信,你自己仔細去品味一下你說的話,喜歡一個人,其實沒有錯,更何況對方還那麼優秀,只是你自己不願意承認罷了!

涵意襲人:你又沒有見過他,你怎麼知道他很優秀?

蕭蕭風雨:呃……猜的,畢竟,能主動表白的男人,一般都很優秀!

涵意襲人:這麼說,你不優秀了,你不是說,有喜歡的姑娘,但是,一直不敢表白嗎?

蕭蕭風雨:這個情況不一樣!

涵意襲人:我看你就是給自己找借口!

蕭蕭風雨:算了,我說不過你,我們還是去打遊戲吧!遊戲中,忘記一切煩惱!

涵意襲人:好吧,去打會遊戲,然後洗洗睡吧!

蕭蕭風雨:OK!

接下來的世間,葉紫涵跟著蕭蕭風雨,在遊戲中大殺四方。

她睡覺的時候,都快十二點了。

她趕緊下了遊戲,去洗漱了。

第二天早上起來。

葉紫涵下樓,就看見母親溫柔做好早飯,喊她過去吃飯。

歐陽清凌和葉墨笙已經過去了。

葉紫涵想到,楚蕭每天早上都是不吃早飯的,以前當他生活助理得到時候,每天三餐,都是一起吃的。

她想到這裡,趕緊拿著包包往外走:"媽,你跟我嫂子,你們先吃吧,我律所有點事情,需要早點去處理!"

葉紫涵說完,就穿上鞋溜了。

溫柔沒好氣的跟歐陽清凌說:"你看,這孩子,一點都不聽話,但凡是有一點點你的沉穩,我都該笑醒了!"

歐陽清凌無奈的笑著開口:"紫涵這樣的性格,其實挺好的,做父母的,都是嘴上說,心裡疼,你其實應該心口一致,這樣的話,紫涵會更聽話的!"

溫柔頓時驚喜的看著她:"真的嗎?"

歐陽清凌笑著說:"對啊,我在育兒經里看到的!"

溫柔頓時捂嘴笑:"我一定要在她身上試一試!看書上說的對不對!"

葉墨笙有些頭疼,默默的為葉紫涵默哀三分鐘。

葉紫涵從家裡出來,蹦蹦跳跳的向著楚蕭家別墅走去。

她剛走到門口,就看見楚蕭站在出門。

車已經開出來了,就在別墅門口。

楚蕭看了一眼葉紫涵,好像跟沒有表白前,沒有什麼區別。

只不過,當葉紫涵伸手接車鑰匙的時候,兩個人的指尖碰到了。

葉紫涵像是觸電一般的,趕緊拿著車鑰匙縮回手。

她紅著臉,向著車走去:"趕緊去上班吧!" 密密的林子里,藍柳清抱膝坐在月光里,她講完了自己的故事,久久沒有再開口,似乎還沉浸在那段悲傷往事里。

秦典也沒說話,靜靜的看著她,心裡充滿了憐憫,這樣美的人,應該被人呵護在掌心,當心肝寶貝一樣疼,卻以柔弱的雙肩,背負了那麼沉重的擔子。讓他在心疼之餘,又有些敬佩,他是個正直的人,是非分明,嫉惡如仇,心愛的女人經歷過的那些苦難,讓他難受得透不過氣來,只恨不得幫她分擔一些才好,可他又能幫她什麼呢?他不過是個禁軍統領,手裡的禁軍和侍衛加起來,也不過區區兩萬人,再說這兩萬人也不是他的,是皇帝的。

他躊躇了一下,儘管那話對他來說,有些難以啟齒,他還是說了出來,「你可以求求陛下,陛下定會為你……」

藍柳清扭頭看他,眼裡透著失望,她神情很淡,「你覺得陛下會為了我出兵?況且還要領著軍隊繞過整個東越?」

秦典被她的眼神刺得無地自容,藍柳清信任他,才把心事向他托出,他卻讓她去找別的男人。

他沉默了半響,「你想讓我做什麼?」

「放我走。」

秦典又沉默良久,說,「就算我幫你,你一個女人山長水遠的,怎麼回得去南原?一路上……」

「我可以,」藍柳清盯著他的眼睛,「只要你幫我,我就可以回去。如果你願意跟我一起走,那更好,但你的家在這裡,我知道與親人分開的痛苦,我不勉強你,只要你幫我逃出去就行。」

秦典問,「你有什麼計劃?」

藍柳清勾起唇角冷笑,「陛下這些天正在替我樹敵呢,想必現在皇後娘娘恨不得吃了我,她肯定會想辦法折磨我,不止皇后,華妃她們也都容不下我,一個得寵的貴人被人縱火燒死了,你覺得怎麼樣?」

秦典睜大眼睛看著她,「你想放火燒瑞陽殿?」

「不燒怎麼辦?」藍柳清說,「只有燒得面目全非才能矇混過關。」

秦典皺了眉頭,「那得去牢里找個死囚犯才行。」

藍柳清本想說不必那麼費事,宮裡那麼多,隨便抓一個就行,躊躇了一下,還是沒有說。

秦典有他的擔心,「陛下這段對你頗為上心,有陛下照拂著,這件事有些難度。」

藍柳清嘆了口氣,「你的擔心是對的,我原先失了寵,被陛下扔在後宮不聞不問,要實施計劃不難,死了一個貴人,陛下大概也不會放在心上,可這兩日,他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心血來潮跑到瑞陽殿來,弄得我好生煩惱。」

聊天這個話題,秦典心裡就有些不自在,私會宮妃,他對皇帝心懷愧疚,但他又心疼藍柳清,想助她脫身,或許心裡還懷揣著一點小私心,不願意她成為哪個男人的心頭肉。在他心裡,藍柳清就是南原的孔雀神,高貴而聖潔,她不應該屬於任何男人,她應該站在高處,被所有人膜拜。



阿滿最近來瑞陽殿有些勤,德瑪已經跟他混熟了,看到他過來,立刻眉開眼笑迎上去,「阿滿公公來了。」邊說,邊探頭往後看,一般阿滿來了,皇帝也就不遠了。

阿滿把身子一擋,故意逗她,「別看了,陛下沒來。」

德瑪也不氣餒,仍是笑眯眯的,「陛下沒來,定是托你給我們主子帶話了。」

阿滿嗯了一聲,「貴主子呢,陛下有東西給她。」

德瑪領著他進門,揚聲叫藍柳清,「主子,阿滿公公來了。」

藍柳清正在窗邊看書,這兩天皇后把冰盆子撤了,屋裡熱得不行,她只能每日坐在窗邊,偶爾有風過來,才舒坦些。

聽到德瑪的聲音,藍柳清抬起頭來,阿滿已經到了跟前,行禮問好,然後神秘兮兮的從懷裡掏出一個紙包,小心翼翼打開,裡頭是一塊用玻璃紙包好的糖人,塑成仕女的樣子,薄薄的一片,亮晶晶的,黑色的頭髮,紅色的唇,綴著花的長袍子,很是漂亮。

藍柳清接過來,一臉不解的看著阿滿,「陛下要你把這個給我?」

「是的,陛下還在回宮的路上,怕糖人兒化了,打發奴才先行回來給貴主子。」

藍柳清茫然的哦了一聲,「替我謝謝陛下。」

阿滿見她沒別的話,也不好久留,躬了躬身子便走了。

藍柳清把糖人兒翻過來看,有些好笑,「陛下當我是小孩子嗎?如今不賞金銀珠寶,改賞零嘴了。」

她把糖人兒往德瑪一遞,「喏,給你了。」

德瑪不敢接,「主子,這是陛下賞您的東西,奴婢哪裡敢要。」

藍柳清說,「陛下御賜的東西,我當然不會亂處置,但這就是個糖人兒,興許是陛下在路上看到,一時好奇買了來,當玩耍的,咱們這裡,你最像個小孩兒,就給你了。」

德瑪其實有些想要,那樣精緻漂亮的糖人兒,她見都沒見過,舔了舔嘴皮子,「真的可以賞奴婢?」

藍柳清把糖人兒往德瑪手裡一塞,「給你就拿著,那麼多廢話做什麼。」

德瑪捧著糖人兒跑回自己屋裡,插在竹筒里,擺在窗口的柜子上,陽光照在上面,光燦燦的,越發顯得好看,她捨不得吃,又忍不住舔了一口,甜,甜進了心裡。

正咂巴嘴回味著,卓麗進來了,瞟她一眼,「好吃嗎?」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