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我打死你!」

說完,再度對著葉焱撲了上去,恨極。

被一個五歲的小屁孩給甩出去了,丟人之極。

然而緊接著,葉亮一次次的被葉焱甩出去,直接被摔的七暈八素,整個人都摔懵了。

他連葉焱衣角都摸不到,相反自己被教訓慘了!

頓時,這讓葉亮怒極而吼。

「啊……」葉亮發出大吼。

「我要殺了你!」

怒不可遏!歇斯底里!

一時間,就連村裡的不少人都驚動了,葉修葉榮兩對夫婦第一時間朝這裡趕來,村裡其他人也同樣快速趕往而至。

鳳飛庭外 當一群人趕到山腳下位置時,頓時全部色變。

「住手兔崽子!」一名中年大喊怒吼一聲。

葉亮的父親趕到!

「快躲!」葉榮夫妻二人更是直接忍不住開口大喊了一聲。

其他人這一刻臉色也都極為難看。

唯獨葉修靈珂夫妻,這一刻臉色還算是平靜。

山腳下的空地中,這一刻一個巨大的火球突然間從葉亮雙手中展露而出,熾熱的溫度,讓葉亮好似都有些難以堅持,這一刻臉色煞白,雙手隱約間有些發抖。

法術!

控火術!

這個世界修真者的手段,和之前的普通打鬥完全不同,超乎了普通打鬥的範疇。

這火,來自修真者體內的真火所致,威力巨大。

一旦被打中,普通人必死無疑!

葉亮只是鍊氣期三層的小修鍊者,按理說根本無法掌控這種控火術,但這一刻根本不管不顧,直接展露了這種大殺器,要拚命!

這一刻,哪怕是想收,都收不住,停不下來!

對面,葉焱小臉上也寫滿了凝重,不過卻並沒有懼怕。

兩旁的孩子們,這一刻早已被這種手段嚇住了。

周圍,一群村民快速趕來,眼中滿是駭然。

想阻止,但阻止不了,呵斥無用,葉亮把控不住。

「轟隆!」一瞬間,巨大火球直奔葉焱而去。

見狀,一群人臉色大變。

「小兔崽子!」葉亮父親大罵,拚命衝上去。

葉榮夫妻等人也是如此。

「這孩子,怎麼就不知道閃躲,逞什麼能啊!」葉榮怒吼一聲,情急不已,眼看著一大團火球就要直接砸落而下。

然而就在剎那間,眼看著火球砸落的瞬間,一群原本著急不已的人們突然間身形愣住了,眼中滿是難以置信之色。

只見火球砸落的瞬間,葉焱身形微不可查的微微一側,火球直接擦肩而去,絲毫沒有沾身,就這麼輕描淡寫的避過了。

安然無事。

而後,直接迅速的衝到葉亮身前,抬手就是一掌。

「蓬!」

本就被控火術給抽乾的葉亮沒有任何反抗之力,直接被葉焱打倒在地。

「你輸了!」 巨星修仙傳 葉焱淡淡開口說道,小臉上寫滿了認真。

帶著勝利的喜悅。

現場,大人們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

葉小仙葉浩等人倒是比大人們反應要快的多。

「哇……焱哥哥勝了,焱哥哥好厲害,打敗了葉亮!」葉小仙大叫而出,激動的忍不住跳起來鼓掌。

葉浩葉飛顧玲瓏王小蠻四人也是一樣。

大喜過望!

「葉焱贏了!」

相反,對面葉剛幾人,直到這一刻還難以置信。

緊接著,還未等他們反應過來,一群大人們趕了過來。

幾個大漢上前就是一腳一個,直接將葉剛等人給踢飛了出去。

「你們這群小兔崽子,多大的人了還欺負這群弟弟妹妹們?」葉剛發父親最先動手,對葉剛就是一頓收拾。

村裡的漢子們,拋去其他,各家關係都不錯,非常的坦率,真誠,對村裡的孩子們都是一樣的愛護。

這件事,一看就知道怎麼回事。

葉剛葉亮他們一群大孩子,和葉焱他們動手,就是以大欺小。

「一群不成器的東西,他們才多大?」另一群人也開口大罵著。

差點就出了人命了,太危險了先前。

葉亮的父親更是直接,上前對著葉亮就是兩個大嘴巴上去。

「小東西,你反了天了,對村裡的弟弟也敢下狠手!」

葉修葉榮一群人也來到葉焱身邊,確認葉焱無事,葉榮夫妻才真正放心下來。

至於葉修靈珂夫妻,至始至終都還算是平靜。

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們知道自己兒子的實力!

一個火球,想傷到兒子?

那就不是他們眼中的妖孽了! 茶坊內一個小包間中。

方逸天與舒怡靜對面坐著,服務員已經端上來了兩籠小籠包,不過兩人卻沒有要吃小籠包的意圖,只是喝著茶,沉默不語的坐著。

舒怡靜時不時的捧起手中的茶杯輕輕抿著,看得出來她有點無所適從,有點不知所措。

方逸天卻只是抽著煙,一聲不吭的抽著煙,前面的煙灰缸上躺著四五根僅僅是抽到了一半就被掐滅的煙蒂,彷彿,他似乎是想要藉助這裊裊升騰的煙霧將自己徹底的掩藏起來。

「你、你還好嗎?」

最終,舒怡靜還是忍不住的用一句初戀情人見面之後出現頻率最高的問候辭彙打破了眼前的沉默。

方逸天身體微微一震,隨即淡然的笑了笑,努力讓自己看上去平靜而又輕鬆,說道:「我很好,很好!」說著,他又把手中的煙掐滅了,重新點上了一根,夾著煙頭的手指忍不住的輕輕顫抖。

「你呢?你這些年過得如何?」方逸天抽了一口煙之後出聲問道。

他並沒有忘記,坐在自己面前的這個柔靜美麗的女人是自己刻骨銘心的初戀女友,從初中到高中始終相伴,那時的他心中已經堅定他這一生要娶的就是這個女人,豈知,最後卻是陰差陽錯的分開,一分開就是六年,甚至,當初他都沒有跟她道一聲別。

「我……我也很好!」舒怡靜輕輕垂下了頭,似乎是不願意讓方逸天看到她說這句話時臉上的表情,接著,她抬起頭,勉強一笑,說道:「你變化真大,如果你不承認自己就是方逸天我還真是認不出你來了。」

名門復仇妻:首席的枕上寵 說著,她那從未改變過的輕柔目光在定定的看著方逸天,看著這個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看著這個改變了她一生,始終佔據著她的內心讓她無法從心中將他抹去的男人。

可是,看著看著,她竟是覺得那麼的陌生,始終無法跟記憶中那個充滿青春活力滿臉朝氣的男生重疊在一起,六年的時間,那張青澀稚嫩的臉早已經變成了如今的有如刀削般的剛硬與成熟,那雙深邃的眸子中隱約著藏著一絲的滄桑落寞!

舒怡靜無法想象,兩人分開而又無從聯繫的這六年裡,方逸天究竟經歷過多少事,吃過多少苦,都做過些什麼……這些她都不知道,想著想著,心頭竟是浮上一絲的酸楚與心痛,若非是心中的那一層顧忌與隔絕,她真想撲進方逸天的懷裡抱著他大哭一場,一如六年前的美好光陰。

「還好就好,」方逸天淡淡一笑,彈了彈煙上的煙灰,又說道,「看到你去天海大學,這是?」

「哦,高中畢業上考上了首都師範大學,畢業后應聘到了天海大學當一名講師。」舒怡靜輕輕說著。

「對對,記得你一直以來的夢想就是要當一名教師,現在夢想實現了,恭喜。」方逸天笑著,也不只是在真笑還是假笑。

舒怡靜輕嘆了口氣,問道:「你呢?你這些年都去了哪裡?為什麼當年就一下子消失了?」

「我……我去當兵了。」方逸天淡淡說著,努力控制著讓自己的語氣變得平靜一點。

「對,對……當初方伯伯也跟我說你去當兵了。」舒怡靜輕輕垂下了頭,她那羸弱的雙肩輕輕顫抖著,語氣顫抖的問道,「可是,當初你為什麼不告訴我一聲就走了呢?你知不知道,六年前你突然的消失差點讓我瘋掉了,縣城裡我一個地方一個角落的尋找著,你經常去的電子遊戲廳我天天去守著,可是沒有看到你……這六年來我也在找你!」

方逸天心中一痛,卻是無言以對,他還能說什麼呢?

過去的已經過去,無論在怎麼樣,兩個人已經回不到六年前的單純美好時光,不是么?

舒怡靜再度抬起頭的時候,雙眼中已經蘊含著晶瑩的淚花,水蒙蒙一片,她的腦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現出了六年前方逸天不辭而別時的那一幕幕畫面,她就像是發了瘋似的的,在那個小小的縣城中一個地方一個地方的尋找著,凡是方逸天去過的地方她都找遍了,可換來的卻依然是失望。

那個夏天,她是哭過來的。

方逸天猛然的深吸口煙,濃濃的煙霧從他的口鼻中徐徐吐出,裊裊升騰,對於舒怡靜,他的心中何嘗不是心懷愧疚,可是又能怎麼彌補呢?

從初中到高中,無論發生什麼事,這個女人總是倔強的站在他的身邊,用她那羸弱的身軀支撐著他的精神信念,他惹事打架受傷時總是這個女人默默地為他擦著藥水,她從不說一句埋怨責怪的話,她只是流著淚,每次看到他打架傷到時總是一邊流著眼淚一邊為他擦著葯!

「六年前我爺爺讓我突然進去部隊,走得急,沒來得及跟你說一聲,抱歉。」方逸天淡淡地說了聲。

舒怡靜幽幽的看了方逸天一眼,輕聲說了句:「你騙我!」

方逸天一愣,有點錯愕的看著舒怡靜。

「方逸天,你是個永遠都學不會說謊的男人,以前是,現在也是。」舒怡靜輕嘆了聲,幽幽說道。

方逸天不由一怔,問道:「我、我以前對你說過謊嗎?」

舒怡靜淡淡一笑,清澈柔順的眼眸中也隱現出絲絲笑意,她輕輕說道:「從初中到高中著三年裡,我清楚的記得你跟我說過你不小心從樓梯上摔倒8次,爬樹跌倒18次,騎自行車不小心撞車27次!反正,根據你的解釋,你身上傷,臉上的淤青沒有一次是因為打架留下的!」

方逸天心中一愣,沒想到舒怡靜竟然能夠如此清楚的記得他當年的糗事,事實上,他每次跟別人鬥毆打架身上帶傷時他總會跟舒怡靜找各種借口,總之不會是因為打架留下來的就是。

而當時舒怡靜聽了之後也沒有反問什麼,只是默默地替他擦藥,這讓他以為自己能夠輕易的瞞過了舒怡靜,可如今聽著舒怡靜的話似乎當初她只是不想揭穿他而已。

方逸天不由苦笑了聲,暗想原來自己什麼都瞞不住她,以前她不過是不想揭穿自己的謊言罷了,反倒是自己還自以為是沾沾自喜的反覆說著那幾個謊言,還以為舒怡靜真的很好騙,現在回想起來他一張老臉也不由得微微發燙起來。

「你、你怎麼都記得這麼清楚?這麼說以前那些事你心裡頭都很清楚?」方逸天訝聲問道。

「我當然記得很清楚,你的每一件事我都記得很清楚,我還記得初二那年我們學校里有個男生半路攔截我,說喜歡我。然後第二天那個男生就躺在家裡不能來上課了,這個男生的父母還告到了方伯伯的耳朵里,那一天晚上方伯伯將你吊起來狠狠的用棍子抽打著你!」 藥妃有毒 舒怡靜緩緩的說話,聲音輕柔如水,將往日的片段時光一一的鋪展在眼前。

方逸天又是一怔,忍不住問道:「你、你怎麼知道這件事?」

「因為那天晚上我就在你家門口,聽到了方伯伯用棍子抽打你的聲音,可是你卻是一聲不吭……然後第二天,你手臂上的傷痕你對我說是爬樹的時候樹枝壓倒摔下來時划傷的,對不對?」舒怡靜一雙明眸中又泛起了絲絲水霧,晶瑩剔透。

「還有,高二那年,有一次我突然暈倒了,你背著我一路狂奔著朝縣城的醫院跑去,到醫院后你把你所有的生活費都墊上了……我醒過來后我說我想吃碗甜的豆腐花,你聞言后立即跑了出去,你跑出去后我才回過神來,時值冬天,街道上哪裡還有賣豆腐花的呢?可是……」說到這的時候舒怡靜的聲音變得哽咽起來,眼中那晶瑩的淚花忍不住滑落下來,抽泣說道,「可是……可是半個小時過後你就捧著一大碗甜豆腐花過來在病床上一口口的喂著我吃……我問你這碗豆腐花是怎麼來的,你卻是一個勁的傻笑著不說話!」

往事如煙,絲絲縷縷浮上心頭,方逸天眼神恍惚,整個人彷彿是回到了六年前的那美好而又單純的時光,那時天是藍的,山是青的,水是綠的,人是無憂無慮的……

「逸天,我、我還是忘不了你!」舒怡靜說著伸手過去握住了方逸天的左手,輕輕的摩擦著。

方逸天心中一動,可隨後他猛然一個激靈從往昔的回憶中回過神來,他慢慢的從舒怡靜的雙手中抽出自己的左手,端起茶杯輕抿了一口,神色淡然的說道:「過去那些事我已經忘得差不多了。」

舒怡靜身軀微微一動,刺骨的疼痛蔓延全身,她眨了眨眼,幽幽一笑,說道:「是啊,那麼多年過去了,該忘的也應該忘了。」

方逸天的心中也很不好受,可是,既然無法給她一個承諾那麼何必還要再一次的去傷害她呢?

從她的身上他能看得出來她這些年過得並不快樂,他覺得自己不應該出現,再次出現只會帶起她往昔的回憶,只會再一次讓她受傷!

「你、你現在不在部隊了嗎?」舒怡靜問道。

「退役已經差不多有一年了!」方逸天頓了頓,看了看時間,說道,「抱歉,我還有事情,要先走一步了。」說著便站起來,轉身就走。

「方逸天……」舒怡靜心中一慌,沒想到方逸天說走就走,她連忙站起來,慌忙的追上去,卻是看到方逸天在櫃檯上付錢之後就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最後坐上車呼嘯遠去!

「逸天,你不要離開我,我不想離開你……」舒怡靜柔靜的臉上神色一黯,遠遠看著方逸天開車離去的方向,兩行清淚又浮出眼眶,無助的流著淚:「你知道嗎,每一天我都在想你,想我們的過去……我夢中都會渴望著你的擁抱!」

可是,她心中的呼喚方逸天會知道嗎?

身邊車來人往,但是,卻是讓她覺得她離著這個現實的世界越來越遠! 山腳下,諸多村民都到了,之前控火術的威力,把很多人都嚇了一跳。

幾個大孩子,都被大人教訓了一頓。

就連躺在地上的葉亮也沒能逃過,被他父親接連幾巴掌扇的不輕。

葉焱這邊,葉修靈珂還好,沒怎麼開口,葉榮則不客氣了。

在他們夫妻心中,葉焱就是他們半個兒子,這麼危險的舉動,著實將他們給嚇了一大跳。

「你小子,是不是傻啊,他都用法術了,你還不逃?」葉榮很生氣,這好在沒有砸中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越想越是恐怖!

葉焱也不說話,低著頭全憑教訓了。

「是他們先罵我們的。」葉小仙葉浩等人上前,開始告狀起來。

說起來,就是一群五六歲的小屁孩而已,這件事的度易錯,一眼就清楚了。

耿直的村民們自然不客氣,葉剛葉亮等人,被都修理的頗為凄慘。

若非葉修靈珂他們求情勸說,只怕會被修理的更慘一些。

這可不是小事,差點要命的。

村裡的孩子打個架什麼的,他們不管不問,孩子總歸都會鬧騰,調皮。

但動用法術,那就完全不同了。

一直到最後,臉頰紅腫的葉亮在她母親的攙扶下才終於起身。

新娘:首席的億萬陷阱 懊悔,難以置信,更是帶著極其複雜之意的看著葉焱。

他敗了!

哪怕是情急之下動用了自己最大的殺手鐧,但還是敗了。

敗給了一個五歲的小屁孩!

「我輸了,以後你就是村裡的老大!」葉亮開口說道。

耿直的村子,耿直的漢子,連孩子都耿直的多。

一語出,頓時周圍的大人們都愣住了。

「老大?」葉榮等人疑惑開口。

「就是他們都要聽焱哥哥的話了,再也不敢欺負我們了!」葉小仙激動的開口說道。

大人們還是不是太理解。

還是王小蠻幾人七嘴八舌的道出了之前他們的約定,這才讓一群人恍然大悟。

「當老大?」一群大人們看向葉焱,這一刻開始真正認真打量起來。

說起來,葉焱除了兩歲以前在村裡還算是活躍,和正常孩子一樣,兩歲以後就變得極其低調了。

要麼在家,要麼在葉榮家,極少情況下出去玩。

在村裡,諸多孩子中他的出現概率最小。

很多人甚至對這個孩子都不怎麼了解。

「哈……你小子這麼小就要當老大了?」葉榮看著這個未來女婿,忍不住調侃了一聲。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