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我擔心寶寶……」葉簡汐話還沒說完,眼淚落了下來,她記得手術前,自己流了血。

她等了五個月多,再有五個月,寶寶就出生了,若是他有什麼意外,葉簡汐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挺下去。

「寶寶沒事,他很好,簡汐,別哭,醫生說我們的寶寶很堅強,只要你保持好心態,他會健健康康的出生的。」慕洛琛摸著她的腦袋,低聲一句句的安慰她。

葉簡汐抬眸,「你說的是真的?」

「你不相信我嗎?」慕洛琛輕笑著說道,「別忘了,我是寶寶的爸爸。」

葉簡汐沉到谷底的心,因為他的話,漸漸的被拉了回來,「我以為……」話說了個開頭覺得不吉利,又把那些話咽了回去,笑著說,「算了,事情都過去了,醫生說讓我保持好心態,那我就開開心心的。」

「這樣才對。」慕洛琛摸著她的額頭,目光溫柔。

葉簡汐放了心,停頓了幾秒問:「我昏迷之前,蘇涼暖她……」

「我都知道了,簡汐,你放心,我不會放過她的。」慕洛琛眼底浮現冷光,渾身透著殺意。

葉簡汐愣了下,忽然有些說不出話來,她以為慕洛琛至少會懷疑她一下,可沒想到他相信的人不是蘇涼暖,而是她。 慕洛琛似是看穿了她的想法,笑的溫和:「她做的事情太多了,你跟我說過,太多的巧合撞在一起,就不是巧合。」

從和她結婚的那一刻起,他就說過,會全心全意的相信她,所以站在她的角度看今天的事情,發生的太多巧合了,先是木木出事,然後是蘇涼暖被推倒摔傷,但凡他有一點疑心,都會懷疑這是簡汐做的。

可他了解簡汐,她連溫婉都能原諒,又怎麼會無緣無故的去傷害木木?

還有他們的孩子,她那麼在意寶寶,不會在這個時候冒險。

無論從哪個角度看,他都相信簡汐沒有問題,既然簡汐沒事,那就只會是蘇涼暖。

他跟蘇涼暖做朋友十幾年,從沒懷疑過這個人,哪怕之前在巴黎,他也沒懷疑過她,可現在他覺得這個人或許變了,不是他記憶中的蘇涼暖了,是他忘了所有人都會改變,蘇涼暖也會改變。

慕洛琛沒想到,蘇涼暖會變這麼多,連木木都可以利用。

葉簡汐聽他一點點的解釋給自己聽,心頭酸澀的緊,他相信她,她卻沒能相信他,就在剛才她還在懷疑,他會不會因為這件事情而怪她。

「阿琛,我……」

「不用說,我都懂。」慕洛琛伸手,緊緊地抱住她,「簡汐,是我以前沒能發現身邊隱藏了這麼一個人,才會讓你受到傷害,以後不會了。」

「你準備怎麼做?」葉簡汐趴在他的肩頭,鼻音囔囔的,蘇涼暖是心計那麼深,想要挖出來她的內幕,只怕會很難。

「先不動她,我想看看她背後,有沒有其他人。」慕洛琛貼著她的耳朵低聲細語。

磁性的聲音,奇異的安撫了葉簡汐狂跳不安的心,但很快她又忍不住擔心了起來,「背後還有人?」

「嗯,我懷疑不止她一個人在做事。」慕洛琛淡淡地說道,「當然也只是懷疑,具體的等有了證據,再具體的做。」

「會不會有危險?」葉簡汐抓住他的手。

慕洛琛看著她滿是愁容的臉,嘴角勾起淡淡地笑意:「難道你不相信你老公的能力?」

突如其來的調侃,讓葉簡汐愣了一下,緩過神來臉有些紅,「我在跟你說正事呢,你這人怎麼這樣。」

「我也在說正事,所有的事情,都由我來做,危險是有的,但我有能力解決,絕對不會讓自己出事,而你,只要安心養胎就好,再過三個星期,如意就要回來了,你也不想她看到你病仄仄的模樣吧?」

「我會好好的保重自己的身體的。」葉簡汐想到如意要回來,眼睛亮晶晶的。

「這樣才乖。」慕洛琛從旁邊拿了葯,倒在手心裡說,「先把葯吃了,明天我們轉到另外一家醫院。」

葉簡汐接過葯,發現葯已經換了,和之前的不一樣,看到這些藥丸忽然想起了梁木木,雖然她不喜歡那個孩子,可想想梁木木也挺可憐的,梁柏松已經死了,蘇涼暖又利用他。

才四歲的孩子,就要遭受這些,以後可怎麼辦……

葉簡汐捏著葯沒吃,偷偷地看了眼慕洛琛。

慕洛琛端著水,剛好碰上她的目光,說:「你可以正大光明的看,不用偷偷地看。」

葉簡汐面色一郝,頓了下說:「木木現在怎麼樣了?」

「醫生替他洗過胃,現在還在睡覺,蘇涼暖在那邊看著,應該問題不大了。」慕洛琛把水杯遞到她跟前,說:「你現在都這樣了,還有心思關心別人?」

才剛答應他,不要胡思亂想,眨了眨眼,又關心起梁木木了,慕洛琛真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擔心。

葉簡汐皺了下鼻子說,「可能是懷孕了,對小孩子的事情比較敏感,每次見到小孩子都控制不住自己。」說著話,她把葯喝下去,又說:「洛琛,如果真的查出了蘇涼暖做了什麼事,你能不能別怪木木?」

梁木木什麼都不知道,所做的事情,不過是蘇涼暖在操控。

她不希望大人的事情,牽扯到小孩子身上。

「葉簡汐,你怎麼又不聽話了?」慕洛琛伸手,輕輕的捏了下她的鼻子,對上她擔憂的雙眸,嘆息了一聲說,「我不會把木木怎麼樣的,到時候真的出事了,我會讓蘇家出面,把木木要過去,由他的外婆養著。」

葉簡汐放了心,躺回床上,「那就好。」

「怎麼看你這樣,覺得,在你心裡我就是個十惡不赦的大魔頭,能眼睛不眨的對小孩子下手?」

葉簡汐縮進被子里,說:「有可能哦……」

沒等慕洛琛回答,她就把自己裹成了蠶蛹。

慕洛琛輕笑出聲,無奈而寵溺的搖了搖頭,「好了,睡吧,不跟你計較了。」

哄葉簡汐睡完覺,慕洛琛輕輕的走到門外,周文達已經在門口等著,看到他出來,上前說:「先生,這是關於蘇小姐的所有資料。」

慕洛琛翻看著資料,皺了眉頭:「這是全部的?」

「是能查到的所有明面上的資料,私底下的,可能要等兩周左右。」周文達聲音沒有任何起伏的說,「我讓人調查的時候,發現有在暗地裡,偷偷地抹去蘇小姐的資料。除此之外,關於蘇小姐在美國的事情,要去實地調查,所以花費的時間比較長。」

「嗯,今天開始,讓人嚴密監視她的一舉一動,最好能監聽到她的通話記錄。」慕洛琛面色冷厲的說。

「是。」周文達點了點頭。

「沒什麼事情,你先回去吧。」慕洛琛說著,準備轉身回房間。

「少爺……」周文達猶豫的叫了他一聲。

「還有事?」慕洛琛停下腳步,看向他。

「再過兩天是……是……」周文達吞吞吐吐的說,「是蘇小姐的祭日了,你每年這個時候,都要去拜祭她的。」

話說完,周文達移開了目光,不敢再和慕洛琛對視,每年這個時候,都是慕洛琛最難熬的時候,也是他脾氣最差的時候,尤其是剛才慕洛琛還吩咐了他,去調查蘇涼暖。

慕洛琛聞言,神情一怔,過了幾秒說:「我知道了,你準備一下,過兩天我會去的。」

「好。」周文達見他沒發脾氣,暗暗地舒了口氣,「少爺,我先走了。」

「嗯,去吧。」

慕洛琛淡淡地說著,打開病房的門走了進去,而在門關上的剎那,他的眸底一閃而逝的沉痛。

翌日起來,葉簡汐發現文清過來了,問了她才知道,奶奶已經被送回了療養院,不過老太太的身體很好,療養院那邊也在做做手術的準備了,葉簡汐放了心。

「少奶奶,東西已經收拾好了,可以走了。」

文清把所有的東西收拾到旅行箱里,對葉簡汐說道,葉簡汐點了點頭,說:「嗯,我們走吧。」

文清提著旅行箱,跟在她後面。

兩人出了房間,慕洛琛和周文達剛好趕到。

「我來提吧。」周文達說著要把旅行箱接過來,卻被文清一把推開,「我自己來就可以,用不著幫忙。」

周文達被輕而易舉的推開,臉上有些訕訕的。

葉簡汐看到這一幕,頓時樂了。

一行四人往外走,走到醫院外面,一輛車緩緩地停在了他們跟前,車門打開,蘇涼暖和閻素從車上走了下來,見到蘇涼暖的那一刻,葉簡汐臉上的笑意瞬間凝固,冷冷的看著她,沒有任何笑容。

蘇涼暖看了她一眼,微微的點頭,沒跟慕洛琛說話,低聲吩咐閻素把自己推進去。

文清看到她們,雙目噴火,「少奶奶,是她們把你害成這樣的?」

她來的時候,慕洛琛跟她簡單的提了一下,讓她小心防著蘇涼暖,別讓她靠近葉簡汐。

文清一聽這話,自然明白葉簡汐胎兒不穩的事情,和蘇涼暖有關係,在她的世界里黑就是黑,白就是白,她現在的責任是保護葉簡汐,蘇涼暖想害葉簡汐,那就是她的敵人。

對待敵人,文清一向奉行殘酷無情的策略,一個字……打!

「你別衝動。」葉簡汐拍了拍文清的手,示意她冷靜下來。

文清不理解,「可她們害了少奶奶,為什麼放任她們不管?」直接打的她們,不敢再打壞主意,不是更好嗎?

「不是放任不管,是放長線釣大魚,文清,你沒辦法理解的話,就不要輕舉妄動,聽話。」葉簡汐耐心的說。

文清腦子轉不過來,但還是乖乖的點頭,「那好,我聽少奶奶的。」

上了車,葉簡汐回頭看了眼醫院,心底微微的嘆息,不知道蘇涼暖計謀沒得逞,又要怎麼折騰梁木木了。

想歸想,葉簡汐也沒準備插手蘇涼暖的家事,畢竟名不正言不順,就算強行插手了,也未必有好結果。

所以,只能等了。

等著蘇涼暖做的那些事情露出馬腳,將她繩之以法,梁木木自然會交到他外公、外婆手上。

轉到新醫院,慕洛琛在病房周圍布滿了人,或明或暗時時刻刻的注意著異常的舉動,當然這些葉簡汐都不知道,她甚至連孩子的真實狀況都不知道,只是一心的養胎。 裴娜聽說她住院了,擔心的給她打電話,問她發生了什麼事,怎麼又動胎氣了。

葉簡汐安慰她沒事,讓她放心。

裴娜這才安心,聊了一會兒近況,有些害羞的說,「簡汐,我最近交了個男朋友,等你好一些,我帶給你看。」

葉簡汐聞言,有幾秒反應不過來,意識到裴娜在說什麼,嘴角往上揚了揚,高興的說:「那我可要給你認真的把把關,你每次都吸引些奇奇怪怪的人,這一次可別是奇怪的人了。」

「這次一定不會啦,我都觀察他五個月多了。」裴娜說道。

「五個月?」葉簡汐揚眉,忽然想到她結婚那會兒,裴娜神秘兮兮的說自己在辦一件大事,難道就是她交男朋友的事情?

「嗯……」裴娜滿是嬌羞的說,「他準備帶我去見他父母了,我有些拿不定主意,畢竟旁觀者,可能看的更清楚。」

「你說的是,當局者迷。」葉簡汐說著話,想到了蘇涼暖,慕洛琛和蘇涼暖幾乎是從小一起長大的,不是也沒看清她的為人?裴娜心性單純,容易受騙,所以還是多個人看看好。

停頓了幾秒,葉簡汐又說:「我們約個時間看看,什麼時候見面比較合適吧。」

「你有空跟我約時間吧,我沒那麼忙,隨時都可以,他那邊也沒很多事情。」裴娜笑著說。

「好,那等我把寶寶養穩妥了,立刻打電話給你。」

「嗯。」

葉簡汐跟裴娜聊了會兒對方的基本條件,了解到對方家裡父母是大學教授,家世清清白白的,也沒有很多親戚,自己有穩定的工作,心放了大半,這個人的條件,比起裴娜以前遇到的實在是正常的再正常不過的了。

掛了電話,葉簡汐又給溫如意打了電話,把裴娜交男朋友的事情告訴了她。

溫如意挺替裴娜高興的,說等她回來,和她一起見見對方。

葉簡汐聽她這麼說,心裡忽然有些酸楚,她和裴娜都有了歸宿了,如意怎麼辦呢?宋良已經和別的女人結婚了,如意又經過這樣的事情,她以後還能找到真心對待她的人嗎?

雖說女人嫁人不是唯一的去處,但漫漫人生幾十年,沒一個人相扶相持,是一件很寂寞的事情。即便有朋友真心相待,但朋友又怎能時時刻刻的陪著。

葉簡汐想著這些,微微的嘆息了一聲。

算了,船到橋頭自然直,等著如意回來,再說這些吧,現在急也沒用。

另一邊,醫院。

閻素推著蘇涼暖進了病房,擔心的看著蘇涼暖,今天一早上,她們就等著慕洛琛他們出來,假裝偶遇,不過是想見到慕洛琛罷了。

可慕洛琛連看也不看她一眼,可想而知,蘇涼暖的心裡有多失落。

她不明白,葉簡汐到底有什麼魅力,能把慕洛琛迷得神魂顛倒的,甚至連黑白都不分。

明明葉簡汐對蘇涼暖做了那麼過分的事情,可慕洛琛竟然相信葉簡汐,而不相信涼暖。

「安姐,你別難過,這樣的男人不要也罷,有大把的好男人等著你呢。」閻素寬慰蘇涼暖道。

蘇涼暖凄涼的一笑,「可再多的人,也不是他,素素,我愛了他整整十年,他卻一次也沒有正眼看過我,你讓我怎麼甘心?」

閻素望著她,滿滿的心疼。

「算了,他願意相信葉簡汐就相信吧,我也不是第一次被他這麼誤會了。」蘇涼暖故作大方的說,「對了,素素,我上次安排你做的事情,你做的怎麼樣了?」

「已經辦好了。」閻素邊說邊把她推到病床前。

「那就好。」蘇涼暖點了點頭,說:「把東西放下,你先出去吧,我想和木木單獨待一會兒。」

「是。」

閻素退出了房間,蘇涼暖臉上的笑容剎那消失,手緊緊地攥在一起,雙眸里充滿了恨意,她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做的事情,沒有陷害成葉簡汐,反倒把自己給暴露了。

慕洛琛竟然找周文達查她!

想到這個,蘇涼暖的臉色越發的陰沉,她不會就這麼罷手的!

「媽咪……」

梁木木睜開眼睛看到她,虛弱的開口叫了一聲。

蘇涼暖低下頭,看著他,厲聲說:「叫什麼叫,沒看到我正在煩嗎?」

梁木木聞言,腦子清醒了大半,害怕的望著蘇涼暖,不知道自己哪裡惹到她生氣了,「媽咪,你怎麼了?」

昨天不是還好好的嗎?

她答應了,只要他吃下那顆藥丸,就帶著他去迪士尼的。

蘇涼暖扯了扯唇角,冷笑著說:「怎麼了?還不是因為你沒用,連你慕爸爸的心都抓不住,他從昨天就沒再看過你一眼,木木,我養著你,可都是為了你慕爸爸,你要是再讓我失望,我就把你賣到非洲,再也不要你了。」

「媽咪,你不要賣了我,我會乖乖聽話的。」梁木木渾身顫抖了起來,眼睛紅紅的,泫然欲泣。

蘇涼暖最討厭看到他這個樣子,軟弱的沒一點男子漢的氣概,「不許哭!」

梁木木小小的身子抽了一下,想要把眼淚逼回去,可眨了眨眼睛,落下了一滴淚。

蘇涼暖瞬間炸毛了,抓住他的胳膊,伸手就把他從被子里拉了出來,手用力的恰在他的胳膊上,「我讓你別哭,別哭!你是不是聽不懂我的話!」

梁木木疼得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咚咚。」

閻素在外面敲門,問:「安姐,怎麼了?」

蘇涼暖捂住梁木木的嘴,回答道:「沒什麼事情,木木剛醒,有些不聽話,我罵了他兩句,就開始哭了。」

「需不需要我幫忙?」

「不用。」

外面安靜下來之後,蘇涼暖才鬆開梁木木,梁木木一張小臉被她捂成了醬紫色。

蘇涼暖陰沉著臉,說:「不許哭,也不許跟任何人說媽媽的壞話,桌子上有東西,自己吃。」

梁木木小心的點了點頭,端過飯碗,自己吃飯。

蘇涼暖看著他吃完,說:「睡覺,等過兩天,我帶你去看外公外婆。」

「好。」梁木木哽咽著說。

蘇涼暖看著他睡好,自己滑動輪椅,往門外走。

閻素見她出來,連忙迎上去問,「安姐,我們接下來是回醫院,還是去哪裡?」

蘇涼暖說:「回蘇家。」

閻素點了點頭,推著她往外走。

葉簡汐在醫院裡安心呆了兩天,兩天內什麼也不做,專心配合醫生的治療,感覺身體漸漸的好了,她打電話給唐瀟瀟,讓她把自己辦公的東西都拿過來,一個人待在醫院裡有些悶,而之前她在公司里的工作,都還沒怎麼做,現在若是不做,等再過兩個月,就差不多要準備迎接寶寶了,更沒時間和精力了。

唐瀟瀟很快就把文件帶來,然後交代了下新的工作。

葉簡汐翻看著新的文件,覺得自己腦子有些不夠用,現在這家公司做的很雜,很多工程都是從別的公司接過來,然後轉給其他公司的,相當於一個中轉站,公司的作用主要是起聯絡兩頭的作用。

所以,要看的資料很多,資料要整理起來也很麻煩。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