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我明天上午沒什麼事,我去接吧,幾點?」

「不知道,我還沒問,要不你問問她吧?」蘇婉琪搖頭。

「還是你問吧。」王旭東說完之後就轉身往餐桌走去了,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心情瞬間變得不那麼好。

第二天上午,王旭東這天上午沒有去上班,推掉了原本的工作。

早上起來之後吃完早餐,自己難得的一個人坐在書房裡面看了會兒書,他是挺喜歡看書的一個人,平時只要有點時間就會選擇自己一個人喝茶看書,只不過最近這一兩年來,留給他看書的時間實在是太少了。

差不多上午十點半左右,王旭東開車出門,直接去了機場。

王旭東把車停在了機場的停車場裡面,然後乘坐著電梯到了機場出口,沒有呆在機場裡面,而是一個人趴在機場出口處的護欄邊抽著煙。

像是過了很久,其實並沒有過多久就見到了兩個人走了出來,一男一女,女的是秦可欣,而男的,則是魏西峰。

兩個人沒有太多親密的舉動,不過是個人都能感覺的出來,這兩個人是一對。

看到這,王旭東心情非常的複雜,但是還是笑著起身對著迎面笑著走過來的魏西峰說道:「歡迎來東海。」

「王先生,你好,謝謝你,還特意來接我們。」魏西峰與王旭東握著手說著。

「遠來是客,我得盡一下地主之誼。車停在停車場,得麻煩坐電梯下去。」王旭東與魏西峰寒暄著,然後領著魏西峰一起就往電梯走去,秦可欣跟在後面,王旭東從頭到尾都沒有與秦可欣說過一句話,甚至於都沒怎麼看秦可欣。

秦可欣跟在後面,誰也不知道她心裡在想什麼,她也沒有主動與王旭東說話。

王旭東開著車,魏西峰坐在了副駕駛,秦可欣一個人坐在後面。

王旭東一邊開車一邊對魏西峰介紹著東海沿路的發展情況,魏西峰主要在燕京,東海來的不多。

前面兩個人聊著,秦可欣一言不發坐在後面,這個時候手機響了起來,是蘇婉琪打過來的。

「喂,可欣,你到了沒有?」

「到了。」

「旭東去接你們了嗎?接到了嗎?」

「嗯,已經接到了,在路上,都快到你們家了。」

「好,我這邊也馬上就回了,回家再見。」蘇婉琪掛斷電話。

王旭東一邊與魏西峰聊著一邊把車開回了家。

到家之後,王旭東給魏西峰倒了茶,然後與魏西峰繼續聊天,男人們,在一起聊天的內容無非就那幾樣,有秦可欣在不適合聊女人,那麼聊的也就是國際形勢、經濟發展趨勢等等。

秦可欣則去了廚房,與在廚房忙活的楊叔聊天,順便幫忙,她知道,今天的王旭東是肯定不會理她了。

沒多久,蘇婉琪就回來了,回來了之後,兩個女人當即就抱在了一起,這兩個女人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見了,兩人見面有著說不完的話。

「你們倆這次來是準備玩幾天?」王旭東陪著魏西峰在那喝著茶聊著天。

「你說在東海嗎?可能明天早上就走吧。」

「這麼快?」

「是,她決定的,明天一早我們就回她老家去看她媽媽。」魏西峰點頭說著。

「哦,看……阿姨啊,那……那是應該的。」王旭東勉強的笑了笑。

中午在家吃的飯,王旭東還特意陪著魏西峰喝了點酒,平時他幾乎不愛喝酒,除非應酬。

但是下午他就直接讓人過來接他去了物業公司了,下午蘇婉琪請假在家陪著秦可欣,反正到目前為止,他沒有與秦可欣說過一句話,秦可欣也沒怎麼理會過他,他們兩之間到底怎麼了,沒人知道。

因為王旭東中午喝了酒,所以就沒開車,林婷婷派人開車過來接的王旭東。

王旭東直接就去了林婷婷的辦公室,自從王旭東上次對林婷婷說過了之後,林婷婷就再也沒有請王旭東過來開過會,有什麼事都是她自己去找王旭東彙報,所以,這次即使王旭東過來,她也是安排王旭東在她的辦公室裡面。

王旭東走進了林婷婷的辦公室,就見到了林婷婷辦公室裡面就只有林婷婷一個人,沒有叫其它人,這也是王旭東上次要求的。

本來今天下午林婷婷是要去找王旭東彙報工作的,但是王旭東今天也沒去其它地方,去家裡也不合適,就選擇了他自己過來這裡。

「王總,喝茶。」林婷婷親自給王旭東倒了一杯茶。

「怎麼了?是不是上次對你說的那個事在推進的過程當中遇到什麼困難了?」王旭東開門見山地問著林婷婷。

「我按照你的吩咐,讓我們的業務員逐步地與整個東海地區的大型的偏高檔的小區業主們進行聯繫,在這裡面去尋找那些對小區物業意見非常大的小區,跟你的意見,我們把第一個對象選擇在了陽光小區的身上。陽光小區的物業公司叫做宏運陽光物業公司,從名字就能看得出來,他就是開發商陽光置業旗下的一個物業公司。從物業公司進場就是開發商指定的,並沒有得到業主們的承認,而後,在實際的運營過程當中,宏運陽光物業公司做的也是非常的過分,不僅服務質量低下,而且數次對物業管理費、小區車位租賃費用等等費用進行上漲,並且價格上調也沒有經過國家相關部門審批的手續。小區業主們自然是群情激憤,不過都被物業公司給壓了下來。」林婷婷再次向王旭東介紹著小區的具體情況。

「直接說吧,我們現在工作做到哪一步了?」王旭東在聽過林婷婷的話之後問道。 「我們的業務員與這個小區的多名業主都取得了聯繫,也進行過多次的溝通,小區業主們也基本上都非常贊同我們的提議,他們也很急迫地想要把原來的物業公司給換掉,所以,對於成立業主委員會這個事他們非常的贊同,只不過,現在的問題就停留在沒有業主願意出面來籌備這個業主委員會。」林婷婷道。

「為什麼?」

「前車之簽,以前有業主帶頭對抗過物業公司,但是據說半夜無緣無故被一夥身份不明的人給毆打了一頓,停在停車場的車也被人給砸了,報警之後根本沒用,因為那個時間所有的監控突然都關閉了。所以,所有的業主都對物業恨之入骨,做夢都想著把物業公司給換了,甚至於,他們願意給更多的物業費,只要把這個物業公司給換了,但是,卻沒有人敢主動點頭出面來處理這個事。我們要想走正規途徑把原來的物業公司給炒了,就必須要通過法律手段,成立委員會,然後根據原物業公司違約的地方與他們解除合約,然後與我們簽訂合約,可現在根本就沒有人願意來帶頭組建這個業主委員會。」林婷婷道。

「繼續做工作,告訴他們,有我們在,絕對沒事,出了任何事我們替他們撐腰。」王旭東皺著眉頭問著。

「說了,我們找了很多人,做了太多太多的工作,我親自出面請他們吃飯都請了好幾次,我還跟他們表態,我們公司可以跟他們簽合約,出任何問題都由我們來承擔後果,可是大家的意見都一樣,籌備業主委員會他們非常支持,絕對簽字表示同意,而且,也非常同意換掉之前的物業公司由我們來接替,但是,沒有人願意出面來前期籌備這個委員會,即使籌備了業主委員會,也不可能有人願意出來負責這個業主委員會的工作。我也是實在想不出辦法了才來找你。」林婷婷有些無奈地說著。

王旭東抽著煙,一口接著一口的抽著,抽完了三根煙之後,王旭東對林婷婷說道:「這樣吧,你開車,帶我去那走走看一看。」

「好。」林婷婷點頭,然後就與王旭東一起下樓,親自開著車帶著王旭東往那個小區走去,在門口就被攔住了,王旭東看了看所謂的保安,都是一群老大爺,王旭東拿了一包煙出來,然後,連登記都沒登記就讓他們進去了。

「你也看到了,這個物業公司的服務質量就是如此。根據我們所了解的,他們大部分的做事的保安都是這種農村請來的中老年人,薪水不超過三千,而他們的物業費是按照高檔小區的物業費收的,所以,這個物業公司的利潤非常的高。」林婷婷一邊走一邊向王旭東解釋著。

「這裡也算是個高檔小區了吧?」

「算是中上的吧。」林婷婷點頭。

「這裡房價多少?」

「六萬多吧,據說是。」

「二手房呢?」

「那個就不知道了。沒怎麼去了解過。」

「這個小區一共多少戶?」

「三千多戶,具體的數字公司那邊有統計。」

「你算過沒有,如果接下來正好小區,一年下來可以賺多少錢?」王旭東問著。

「咱們這個公司有個特殊情況,就是安保公司那邊。」

「先單純的算物業公司這邊。」

「這裡面有外包給安保公司的價格不確定,所以也沒辦法具體算出來,不過,我根據你跟我說的安保公司的建設標準我就大概能夠猜出來,咱們物業給付給安保公司的價格一定是比較高的。咱們也不提價,就按照目前這個物業公司所收取的價格來計算的話,包括所有雜七雜八的收入,支付出所有的開支,一年下來,可以給物業公司創造收入八百萬左右,這個數字是保守估計,還是給了高額的外包安保服務費之後的。」

「那這個利潤還是蠻可觀的。」王旭東點點頭。

「有幾個原因吧,第一個原因,小區比較大,而且是高檔小區,所以公攤面積就大了。第二個原因,現在這個物業公司把這個小區的物業價格給抬高了……」林婷婷介紹著。

「最後一個問題,咱們公司的物業服務能不能達到我們要求的最高水平?起碼要與這些居民所支付的物業費相匹配,而且,必須要讓所有的業主都要感到滿意,記住了,我們公司可不單單隻是做一個,別忘了我們的目標,我們要做物業裡面的東琪公司,我們要做的是質量和口碑。」王旭東再次確認性的問著。

「這個你放心,王總,雖然咱們公司並不大,可是我都是按照最高標準籌備和組建的,在這一點上你完全可以放心。」林婷婷非常有自信。

「既然如此那就好辦了,你和你男朋友準備什麼時候結婚?」王旭東在小區的一個涼亭裡面坐下,點了根煙問著林婷婷。

林婷婷很是驚訝,沒想到王旭東忽然之間轉變的問起了她的私人問題。

「準備明年結婚,主要是他們家人催的急,我其實還想多干兩年工作,等到把物業公司發展壯大之後再來考慮結婚的問題。」

「結婚與工作不應該是矛盾的兩個點。既然決定明年結婚了,那房買了嗎?」

「還沒。」林婷婷搖頭。然後接著道:「正在糾結當中。」

「糾結什麼?」

「要說是全款吧,我們沒那麼多錢,還差一點。但是要是按揭吧,又覺得太划不來了,如果說我們完全沒錢要想買房只能按揭那也沒什麼好想的,就按揭,可是我們就是出於首付的錢足夠了,但是全款買就還差那麼一點。我們算過一筆賬,如果按揭的話,這個利息實在是太貴了,而我們現在把錢去投資買房按揭,但是到了明年,我們倆應該就能湊到全款買房的錢,但是這邊已經按揭,我們手裡的錢就要放在手裡,我們也不懂什麼投資,到時候錢還是要放到銀行去存著拿利息,一來一去,邊是存款利息,那邊是貸款利息,相差太大,所以我男朋友還是決定暫時不買房,等到我們湊到全款的錢之後直接買。」林婷婷解釋著。

「你男朋友算的倒是挺仔細的呀。」王旭東哈哈大笑。 「我開始也覺得他算的太精了,大家買房都不是這麼買的嗎,後來他給我具體的把賬算了一下,還真是,差的不止一點,所以,我們還是決定等到明年錢湊夠了再買。」

「你覺得這裡的房子怎麼樣?」

「這裡?當然好啊,但是太貴了。拋開這個物業公司不算的話,住在這裡真的非常舒服了。」林婷婷有些羨慕地說著。

「那我問你,如果讓你們買這裡的房你願意嗎?」

「當然願意啊,可這裡有些貴,我們真買不起。」

「買這裡你們還差多少錢?」

「這個……起碼還得差上兩三百萬吧,即使買最小的九十平方的那種,我們也得差上兩百來萬。」林婷婷算了算說著。

「這樣吧,婷婷,這幾天交給你一個任務。」

「你說。」林婷婷認真地道。

「叫上你男朋友來這裡看房,這裡三千多套房子,不可能沒有人買房的,剛剛進來在門口的那個公告欄上都看到有人貼著告示在買房。你呢,帶著你男朋友來這裡看房,看準了之後差多少錢給我打電話,我借錢給你,立即把這裡的房子給買下來,你們明年要結婚了,今年不把房給買了,明年還來得及嗎?」

「這個……這個怎麼好?」林婷婷很驚訝。

「我借錢給你,不需要你一分錢利息,你有錢了就把錢還給我就行了。不過我借錢給你們,你男朋友得幫我做件事。」

「什麼事?」

「把這裡房子買下來之後,你男朋友或者是你就是這裡的業主了,不管是你自己也好,還是你男朋友也好,都得幫我把這個業主委員會給成立起來。你明白我的意思了?」王旭東問著。

「可是……王總,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很感謝你,可是,說句心裡話,我也……有些害怕這個物業公司的人來打擊報復,據說他們背後有一群流氓地痞在後面。」林婷婷思考了一會兒道。

「你看看,連你都怕,就更別說這裡面的住戶了。婷婷,我就問你一句話,你相不相信我?」王旭東看著林婷婷問著。

「相信。」林婷婷回答的很堅決。

「那就行了,你覺得我會讓你受傷嗎?你覺得我會把你推出去當槍使嗎?你就放一萬個心吧。你大膽的去買房,把房買了,手續辦完了之後找我,不要有任何的顧忌。走吧,這個小區,以後就是物業公司的第一單生意了,要好好做,做出名氣來,而且,要把聲勢鬧大,要把我們的實力給展現出來,這樣後面的其它小區的人就心裡有數了。」王旭東笑著說著,然後與林婷婷一起走出了這個小區。

王旭東與林婷婷一起出去之後,倒是沒有回家,而是直接讓林婷婷開車去了安保公司,然後叫上了李小天,讓李小天帶著林婷婷好好的參觀了一下安保公司,讓李小天告訴林婷婷安保公司的運作方式,特別是訓練考核制度。如果不是因為物業公司的老闆是王旭東,實際上林婷婷是安保公司最大的僱主,是金主。

王旭東讓林婷婷過來好好的了解一下安保公司最主要的就是希望林婷婷對安保公司有所了解,這樣子就更加方便林婷婷物業公司方面以後的工作,同時,也要讓李小天與林婷婷之間加強聯繫,以後的接洽肯定是他們兩個之間進行。

王旭東自己叫上了吳天,親自去視察了一遍訓練的情況,在下班之後,就讓吳天開車把他送去了一家餐廳,這是蘇婉琪給王旭東打的電話,她今天晚上請秦可欣和魏西峰在這裡吃飯,讓王旭東過來。

王旭東讓吳天把自己送到地方之後就讓他回去了,自己一個人獨自進了餐廳,來到了二樓。

這是一家比較高檔的西餐廳,起碼在王旭東看來是這樣的,因為消費非常的貴。

王旭東去的時候,三個人都已經坐在那了,秦可欣與魏西峰坐在了一邊,而蘇婉琪一個人獨自坐在對面。王旭東不知道這個位置是誰安排這麼坐的,但是從這位置上也能夠看出一些端倪來。

王旭東在門口停了停,然後保持著微笑直接走到蘇婉琪身邊坐下。

「不好意思,有點事,來晚了,抱歉。」王旭東走過去坐在蘇婉琪身邊抱歉地對魏西峰說著。

「沒關係,我們也才剛到。」

然後便開始點菜,當天晚上的西餐,依舊是王旭東與魏西峰聊著,而蘇婉琪則與坐在她對面的秦可欣聊的不亦樂乎,兩個女孩子總有著聊不完的話題,相比起王旭東與魏西峰,則多多少少有些尬聊的意思了。

吃完飯之後,蘇婉琪想要約秦可欣一起去逛街,但是秦可欣拒絕了,說是明天早上一早還要回老家去,今天也累了,想早點睡。

然後,蘇婉琪給了王旭東車鑰匙,讓王旭東開車。

魏西峰坐在副駕駛位上,兩個女人坐在後面。

「找個酒店吧,我們倆住酒店就可以了。」王旭東把車往家裡開,開在半路上,後面的秦可欣忽然對王旭東說著。

王旭東忽然手抖了抖,但是卻什麼都沒說,只是點點頭,然後就把車開到一家五星級酒店的門口。

車停下之後,有門童過來幫忙從後備箱裡面拿行李,魏西峰與王旭東寒暄了幾句,然後魏西峰就與秦可欣一起走進了酒店裡面。

蘇婉琪沒有跟著進去,而是從後座走到了副駕駛位上坐下。

「別看了,走吧,回家吧。」蘇婉琪看了眼王旭東。

王旭東點點頭,繼續開著車回家。

「是不是心裡很難受?」蘇婉琪問著王旭東。

「別瞎說,沒有的事。」王旭東狡辯著。

「別撒謊了,你撒謊我能看得出來。」

王旭東沉默著。

「這不是我安排的,是可欣自己要求的,我原本的想法是讓魏西峰住劉兵之前住的那間房,然後可欣跟我睡一間房就行了。但是秦可欣怕魏西峰住著不習慣,畢竟對於魏西峰來說我們是陌生人也是陌生地方,也怕我們麻煩,最後還是決定要住酒店。」蘇婉琪向王旭東解釋著。 「住酒店挺好的,他們自在,我們也省了許多的麻煩。」王旭東平靜地回答著。

「旭東,可欣與魏西峰在一起了。」蘇婉琪看著王旭東,猶豫了一下說著。

「我知道。」王旭東點了點頭,繼續開車。

「可欣跟你說了?」

「沒有。」

「那你怎麼知道?」

「我眼又不瞎。」

「也是。」蘇婉琪也點頭,然後道:「可欣跟我說,她這次一個人去了歐洲旅遊,然後魏西峰自己偷偷地跟了過去,到了那給了她一個驚喜,魏西峰陪著她在歐洲玩了一個月,帶她去了很多國家很多地方,就是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裡面,她們倆在一起了。這次回來,她是帶魏西峰迴家給她媽看一看的,正好知道我回來了,所以就先來東海看看我。」

王旭東只是點頭,沒有說話。

「旭東,你要難過你就說出來吧,我不吃醋,我其實心裡一直都很清楚,你心裡是喜歡可欣的,而且,你與可欣之前本來就在一起,相反,我才是……」

「我們結婚吧。」王旭東打斷了蘇婉琪的話直接道。

蘇婉琪瞪大了眼睛看著王旭東,結巴地問著:「什麼……什麼?」

「我說,我們結婚吧。」王旭東一邊開著車一邊再次堅定地道。

而此刻,就在王旭東剛剛停留的酒店上面,秦可欣一個人坐在椅子上發著呆,看著窗外的夜色,誰也不知道她心裡在想些什麼,而隔壁房間的魏西峰也一個人站在落地窗前面看著窗外的景色思索著。

一轉眼,時間就來到了十一月份,東海市也終於從炎熱的氣候當中緩和了過來,開始進入舒適的季節。

每個月月初,東琪公司都按照慣例召開兩次會議,一次領導層會議,一次管理層會議。領導層會議是對上個月工作情況進行總結,對存在的問題進行協商解決,同時也對下個月的工作進行商討。而管理層會議其實就是對上個月工作的一個講評,然後對下個月工作的分配。這個制度是蘇婉琪在王旭東制定的每個月例會的基礎上進行改進的。不僅僅只是這個會議,實際上在蘇婉琪的管理下,整個東琪公司在細節上發生了很大的改變,蘇婉琪對公司的要求一直都秉承著標準化的標準,另外,在公司的擴展過程當中,蘇婉琪一直都在不斷的引進人才,所以,公司的規模一步步的擴大,人才的儲備也越來越多。

作為公司的總經理,每個月東琪公司的領導層會議他是必須要參加的,這是他的「領導」蘇婉琪給他下的死命令,當然,這也是王旭東每個月唯一去東琪公司的一天。

王旭東到東琪公司之後,直接就去了會議室,會議室裡面包括蘇婉琪在內的所有人都在那等著他,最上位的位置依舊是留著給他的,只不過以前開會的時候辦公室的工作人員都會提前給王旭東泡好茶並且放上一個煙灰缸在那,而現在,茶依舊是給他泡好的,但是煙灰缸卻不見了,這是蘇婉琪的規定,公司裡面一律不允許抽煙,要抽煙可以,去外面抽。所以,當工作人員再次給王旭東準備了煙灰缸的時候直接被蘇婉琪給呵斥了,在蘇婉琪眼裡,公司的規矩就是規矩,即使王旭東是老闆也不能破壞公司的規矩,這是原則。

今天召開的是領導會議,與會的也就只有那麼幾個人,王旭東,蘇婉琪,以及蔣曉蝶,王寧,張麗,還有吳磊和余小麗。

「好了,開會吧,蔣總,你把公司的情況做一下彙報吧。」蘇婉琪直接開始說著,沒有太多的開場白。

「公司上個月一共完成營業額一點二七個億,其中一部完成營業額五千二百餘萬,二部完成營業額七千四百餘萬。上個月,二部新開門店數量十四家,平均保持了每兩天新開一家門店的速度,到目前為止,公司一共擁有門店數量六十五家,一部六家,二部目前已經開業的門店數量是五十九家,另外,已經簽訂了協議處在裝修待開業狀態的門店數量是九家,公司目前在職的員工數量一共是二百九十三人。」蔣曉蝶把公司上個月的經營情況做了大致的說明。

「另外做一下大致的說明,根據財務粗略的統計計算,上個月公司實現利潤接近三千萬,不過,上個月我們投資了五千餘萬。這是公司目前大致的財務收支的情況。」蔣曉蝶繼續道。

「剛剛蔣總把公司上個月的情況都做了彙報介紹,我來說說上個月公司在經營當中的情況。首先說說公司的投資發展部門吧,對於投資宣傳工作公司的效果我個人並不是太滿意,在這一點上,蔣總,你在會後找相關部門的人員召開一個會議,仔細研究一下這個事,我認為,在宣傳的形勢上可以多元化一些,另外,公司今後對於宣傳的投入上還可以繼續加大,從明年開始,把每年營業額的百分之十拿出來做廣告宣傳,這筆資金作為單獨的支出列出來。」 宋道 蘇婉琪說完之後蔣曉蝶點頭,公司的廣告宣傳這個事是由蔣曉蝶在負責。

「另外,公司自己在我們的顧客服務平台上自建銷售平台的工作推進的比較緩慢,同時,在各大網購平台建立我們自己的旗艦店的工作進展的也並沒有達到我們的預期。 相公太兇猛:絕寵小賭妃萌萌達 還是蘇總,這個事情你親自抓緊落實一下,今年元旦之前,不管是我們自己的網上銷售平台還是各大網購平台的旗艦店都必須開始上線營業。這裡面還有個情況,我們自己的旗艦店沒有出來,但是在一些網購平台上就出現了售賣我們東琪品牌商品的情況,毫無疑問,這是假貨,在線上是如此,在線下就肯定更有這種情況了,目前還是極個別的,如果情況繼續發展壯大,這對於我們公司造成的衝擊將會非常大,所以,你們一部二部,自己組織人員力量去專門負責這個打假的事,發現了之後固定證據,然後把證據遞交給公司,公司會與相關部門聯繫的,無論如何,不管花多大的代價都一定要解決假貨的問題。」 「還有售後服務這一塊,隨著公司的業績進一步提升,售後服務所遇到的問題也就越來越多,目前我們的人員力量已經開始略顯不足了,這一塊的人員要增加,絕對不能讓顧客等,即使高峰期,也不能讓顧客等的太久。另外,在形勢上可以多樣化多元化,不僅僅只限於電話和我們的售後服務平台,要以方便顧客為第一原則,顧客最方便最常用的溝通方式是什麼?比如聊天通訊工具,我們就應該開通這個,讓顧客可以隨時隨地的享受到我們的售後服務。這是以後工作要加強的方面。」

「另外就是經營這一塊了,一部的工作還是繼續打造我們品牌的含金量,發展任務主要在二部這邊,王寧,對於二部的發展速度我還是不滿意,雖然速度已經不慢了。」蘇婉琪說到這直接點了王寧的名。

「蘇總,擴張速度加快是沒有問題的,實際上我們已經與很多地方的商場都已經簽訂了協議,有些連門店地址都已經選好,資金這一塊公司也是充足的保證著的。可最制約我們的因素是人員因素,而且是個非常不好解決的問題。」王寧有些愁眉苦臉。

「你說。」

「公司每開一家門店,起碼就需要招七到八名導購員,而我們每個月新開的門店數量按照要求公司的要求要在二十家以上,這就是說每個月我們都需要招聘一百五十名左右的導購員,而導購員必須是本地的,門店遍布各地,大部分人員都不願意去異地上班,所以只能在門店所在地進行招募,但是公司對於導購員的要求非常的高,符合條件的人本身就少,很難招募,即使招募了,按照公司的規矩,先要在其他店培訓實行一個月以上,達到考核標準了才能正式上崗,這在時間上就造成了很大的問題。所以,在導購員的招募上,不管從數量還是時間上,都跟不上要求,這就是我們擴張速度上不去的主要原因所在。」王寧說著。

「這的確是個問題,還是我們之前沒有考慮到的問題。大家想想看,看看有什麼好的辦法沒有?」蘇婉琪點頭。

「蘇總,我有個建議,不知道可不可行。」張麗說著。

「你說。」

「我是公司招聘的第一個導購員,而且,公司很多的導購員都是我招募來的,我在開始籌備一號店,特別是籌備二號店以及為三號店培訓新人的時候就遇到了王經理剛剛說的這些問題,只不過那時候人員要求不那麼多,所以壓力並不是太大,我那個時候就想過一個問題。咱們公司對導購員的要求之高其實與對空姐、高姐的要求已經相差不多了,而且,我們在薪水福利待遇方面比他們給的更高,所以,我們完全可以模仿他們的招聘制度進行招聘,按照公司最終要開到一百四十家店的要求來說,這個人員的數量其實是龐大的,我們完全可以去各大高校進行招募,比如模特學校、航空學校,當然,大部分人不會選擇來我們這,但是,肯定還是會有人選擇來我們公司的,畢竟薪水擺在這,我們也可以去其它的專科院校進行招聘,在網上也可以常年進行招聘,甚至於,在各個門店都可以樹立招聘的公告,總之,我們要拓寬招聘的渠道,不能像現在這樣,要開一家店了,就立即去進行招聘,臨時抱佛腳問題很大。」

「最關鍵的是,我們應該成立一個專門的培訓機構,把所有招聘進來的人統一送到這裡來進行培訓,培訓考核合格之後再統一分配到各家門店裡面去,這樣子既方便快捷,也不會因為經常要承接人員培訓任務讓各家門店壓力山大了。還有一點,招募人員這個事應當交由公司人事部統一來負責,而不應該交給我們事業部自己去負責,有人事部專項負責效率要高的多。我們各事業部只需要提前一兩個月向人事部提供招募計劃就好。」張麗一點一滴地說著。

會議繼續往下開著,王旭東依舊全程都沒說一句話,開到最後他都開始打著瞌睡了,對於王旭東的態度蘇婉琪是很不滿意的,但是卻也沒有辦法。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