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我沒事,先離開這裡再說。」

韓楉樰搖了搖頭,現在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他們還是儘快的離開這裡好了。

可是之前的時候,韓楉樰就受了不小的傷,剛剛又被容初璟給重傷了,還沒有來得及處理傷口,這會兒已經承受不住的昏倒了。

「義母!」

一一喊了一聲,然後將韓楉樰給抱著帶到了馬車裡面,將傷葯給找出來,先將她的傷口給處理了一下。

「她,怎麼樣了?」

容初璟看著韓楉樰暈倒過去的,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總有一個聲音在告訴他,他是不想看著她出事的。

所以見一一出來了,馬上就開口問著,臉上的急切,連他自己都沒有察覺到。

「義父,你真的是太過分了,怎麼能這樣傷害義母呢?」

這會兒,看到了韓楉樰傷成了這個樣子,一一的心裡對容初璟,還是有些怨恨的,所以說出來的話,也有些不客氣了。

容初璟還在想著剛剛一一說的話,她叫韓楉樰義母,卻叫著自己義父,他和她到底是什麼關係,還有自己心裡的那些奇怪的感覺,又是怎麼回事。

看著一一那樣激動的樣子,容初璟就知道她不是在說謊的,可是這會兒他不想問了,只想先去看看,那個女人現在到底怎麼樣了。

「唔。」

就在容初璟想要進馬車裡面去的時候,痛呼了一聲,眼前一黑,就暈倒了過去了。

出手的洗邑見狀,馬上接住了容初璟,然後將他給放在了另外的一輛馬車裡面去了。 洗邑也不想這樣做的,可是他不知道,容初璟還會不會再次的傷害韓楉樰,想著之前他對自己的吩咐,猶豫了一下之後,還是趁著他不注意的時候,出手將他給打暈了。

現在的韓楉樰,已經承受不住任何的一點傷害了,洗邑不能冒這樣的險,就連將容初璟和她放在一個馬車裡面,都是很危險的。

「洗邑叔叔,現在我們怎麼辦?」

韓楉樰和容初璟都已經倒下了,這會兒一一就只能聽洗邑的話了,畢竟她面對這樣的事情,還是很沒有辦法的。

「先離開這裡再說。」

這是韓楉樰之前吩咐的,洗邑也覺得,他們還是先離開這裡再說,剛剛離開的那些人,說不定還會找回來的。

之前的時候,韓楉樰他們遇上了韓楉榛派來殺他們的人,都是沒有留活口的,這次那幾個人逃走了,肯定是要出事情的。

而且除了韓楉樰之外,他們的人也死了很多,還有一部分受傷了,就連一一的身上都受了不少的傷,需要快點處理一下。

原本另外的一輛馬車是一一用的,這會兒容初璟在上面,她就去了韓楉樰的馬車上面,照顧著她。

「好了,我們先在這裡修整一下,等夫人醒過來,在決定其他的事情吧。」

這次洗邑他們也不急著趕路了,而是去了一個城裡的時候,就找了一家看起來很是不錯的客棧住了下來,同時也請了大夫來給他們處理了傷口。

尤其是韓楉樰身上的傷,還是需要大夫看過之後,才能知道具體的情況的,一一他們的都是一些皮外傷,到不是很嚴重。

韓楉樰自從昏迷了之後,就沒有在醒過來了,洗邑和一一的心裡都是很擔心的,自然是不能再離開了,索性就先住下來好了。

「希望義母能快點好起來,對了,洗邑叔叔,義父他現在怎麼樣了?」

雖然那天,一一對容初璟刺傷了韓楉樰的事情很生氣,可是那怎麼說也是自己的義父,這會兒也是很擔心他的情況的。

「爺他沒事,只不過還沒有讓他醒過來,怕他會傷害到夫人。」

洗邑想到容初璟現在的情況,臉上也是一片的為難的神色,他總不能一直讓他這樣的昏迷著,可是又擔心,他醒過來之後,會再次的傷害韓楉樰。

對此,一一也沒有辦法,只能深深的嘆息了一下,然後就去照顧韓楉樰去了,她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幫助他們。

只能盡自己的力量,將韓楉樰和容初璟給照顧好,剩下的事情,就算是一一想,也是沒有辦法的了。

容初璟在第三天的時候,就已經醒過來了,因為上次的時候,知道了自己在忘情蠱發作的時候,可能會傷害到韓楉樰。

所以這次醒過來之後,就努力的回想著自己這次忘情蠱發作的時候的事情了,不知道是不是有意識的,這次他還真的是有一些模糊的印象的。

在想到,自己可能將劍刺穿了韓楉樰的肩膀的時候,容初璟的臉色一白,變得很是難看了起來了。

「洗邑。」

容初璟大聲的喊了一聲,他現在迫切的想要知道,自己印象中的那些事情,是不是真的,韓楉樰現在到底怎麼樣了,有沒有出事。

可是容初璟的心裡是沉甸甸的,他雖然抱著一絲絲的希望,卻知道自己額和你有可能是要失望的。

韓楉樰肯定是出事了的,之前的時候,自己每次醒過來她都在自己的身邊,可是這次,都這樣長的時間了,她都沒有出現,這讓他怎麼能夠不心慌呢。

「爺,你叫我?」

洗邑一直在注意著容初璟的情況,生怕他醒過來了之後,還是想要殺了韓楉樰,所以在他的門外等著。

只不過在聽到了容初璟叫自己的名字的時候,洗邑的心裡就鬆了一口氣了,他會叫自己的名字,就知道他現在是清醒著的了。

「楉樰在哪裡,她現在怎麼樣了?」

容初璟現在都已經不想確定自己做過那些事情了沒有了,只想知道,韓楉樰現在到底怎麼樣了。

「爺,夫人她現在還在昏迷著沒有醒過來,就在隔壁的房間裡面。」

見容初璟這樣問,洗邑不知道他是不是想起來了之前的事情,還是老實的交代了,然後就看到自己的面前人影一閃。

等洗邑在去看的時候,就已經不見了容初璟的身影了,他就知道,他肯定是去看韓楉樰去了。

洗邑是不想去打擾容初璟和韓楉樰的,可是又擔心自己的主子一激動,再次的忘情蠱發作,對夫人不利,只能小心的在門外守著,注意著裡面的動靜。

而容初璟進來房間,看著躺在床上的韓楉樰,肩膀上面纏著厚厚的紗布的時候,心裡的那一點點的僥倖也全部沒有了。

容初璟只覺得自己的眼前有些花,腳下一軟,就跌坐在了韓楉樰床前的踏板上面。

「楉樰,對不起,對不起!」

容初璟拉著韓楉樰有些冰涼的手,不停的和她說著對不起,眼淚也不由自主的流了出來了。

明明,最不想傷害的人就是韓楉樰了,明明說好了,要好好的保護她的,可是卻一次又一次的傷害了她。

只要一想到,韓楉樰身上的傷,都是自己害的,容初璟就覺得自己的心痛得有些無法呼吸了。

「爺在裡面。」

就在這個時候,一一來了,想要進去照顧韓楉樰,卻被在門口的洗邑給攔住了,和她說了這樣的一句話。

一一點了點頭,其實看到洗邑在這裡的時候,她就已經猜到了,平時的時候,他都是守在容初璟那裡的,並沒有守在韓楉樰這裡。

一一還想問一問情況的,就隱約的聽到了裡面傳出來了嗚咽的聲音,一時間,也不知道要說什麼好了,就和洗邑這樣的在門外站著了。

「大夫有沒有說過,楉樰什麼時候能夠醒過來。」

自從容初璟醒過來了之後,就一步都不肯離開韓楉樰的床前了,只想在這裡,好好的陪著她。

「大夫說了,義母的傷雖然嚴重,可是不傷及性命的,就是她的身體有些弱了,需要好好的調養,等過兩天的時間,就能夠醒過來了。」

一一將大夫說的話,都和容初璟說了,看著他這樣用心的照顧著韓楉樰,不僅是親自的喂葯喂飯的,還親自的擦洗身體,她對他的那一些怨念,也都消失了。

說起來,變成那個樣子,也不是容初璟願意的,這其中最痛苦的人,應該就是他了吧,一一看著,在背地裡還是狠狠的哭了好幾次的。

韓楉樰醒過來是在她昏迷了五天之後了,醒過來的時候,身體還是很虛弱,看著守在自己床前的容初璟,愣了愣,然後努力的露出了一抹笑容來了。

「你醒過來了。」

容初璟只覺得,韓楉樰的那一個笑容,讓自己已經寂靜的心,有活過來了一樣的,點了點頭。

「楉樰,你還痛不痛,有沒有哪裡不舒服的?」

容初璟有些緊張的詢問著,想要知道,韓楉樰現在的身體,還有那些不舒服的地方,他好再去將大夫給找來看一看。

「我已經好了很多了,就是有些沒有力氣,我想吃你煮的粥了。」

韓楉樰對著容初璟點了點頭,動作很輕,怕牽扯到了自己的傷口,和他說著,自己想吃他煮的粥了。

韓楉樰每次生病的時候,都想吃容初璟親手煮的白粥,總是覺得,那是自己吃過的,最好吃的東西,吃了之後,好像能夠解緩自己身上的病痛一樣的。

正好現在不能吃其他的東西,韓楉樰也只能吃一些白粥了,而且容初璟想著正好清醒了,她也已經好長的時間,沒有吃過他做的白粥了。

「好,我這就去給你煮粥,你等一等我,馬上就好了。」

見韓楉樰想吃自己的煮的粥,容初璟自然是不會說不得,雖然很想在她的身邊陪著她,可是想到她難得的和自己提要求,自然是要滿足她的。

說了之後,容初璟就急匆匆的去了廚房,花了些錢,借了客棧的廚房用一用,親自的給韓楉樰煮粥。

看著容初璟離開的身影,韓楉樰嘴角的笑容,慢慢的沉下去了,她很清楚,他現在的情況已經越發的嚴重了。

很快的,容初璟就將白粥給煮好了,親自的給韓楉樰段了上來,等溫度合適了之後,親手的餵給她吃了。

「味道怎麼樣?」

容初璟見韓楉樰吃的很開心的樣子,臉上的神情也好了一些了,他現在能夠為她做的事情,也就只有這簡單的煮粥了吧。

「好吃,是我吃過的,味道最好的粥了。」

韓楉樰眯著眼睛,一臉滿足的說著,在她看來,容初璟親手給自己煮的一碗白粥,就勝過了這世上所有的珍饈美味了。

這次,容初璟清醒的時間,好像特別的長,就在韓楉樰慢慢的恢復的時候,他都是清醒著的,每天無微不至的照顧著她。

對此不管是韓楉樰,還是洗邑和一一,都是很高興的,可是在他們看不見的地方,容初璟卻是很痛苦的。

這段時間,容初璟已經又有了忘情蠱要發作的感覺了,是他拚命的忍著,才忍了這幾天的時間,可是他很清楚,他已經快要忍不住了。

這天,見韓楉樰的身體已經好了很多了,能自己下床走了,容初璟覺得時間也差不多了,不能再拖下去了。

「楉樰,我有事情要和你說。」

看著容初璟這樣珍重的樣子,韓楉樰還以為有什麼大事情發生了,也正了正自己的臉色,點了點頭。

「嗯,有什麼事情,你說吧。」

見韓楉樰根本就沒有往那方面想,容初璟的心裡不知道是什麼感覺,深深的呼吸了一下,還是將自己要說的話給說出來了。

「楉樰,你殺了我吧!」

說完了之後,容初璟痛苦的閉上了眼睛,做出的決定,對他來說,是很艱難的。 聽了容初璟的話,韓楉樰只覺得自己腦海之中一片空白,什麼都不知道了,也不知道自己剛剛聽到的,是不是幻覺。

「容初璟,你剛剛說什麼,我沒有聽見,你再說一遍吧。」

看著韓楉樰這樣有些無神的樣子,容初璟心裡就更加的痛苦了,可是他已經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要是自己活著的話,肯定是會對韓楉樰不利的,要是到時候,真的將她給害死了,那他就真的是生不如死了,還不如現在就死在她手中的好。

這個決定,是容初璟在自己了自己差點將自己最愛的人給殺了的時候,就決定了的,知道自己這樣說,韓楉樰會接受不了,所以一開始的時候,他沒有說出來。

而是等了這幾天的時候,等著韓楉樰的身體好一些了,不會輕易的出事了的時候,容初璟才說出來的。

總裁獨寵契約妻 也或許是容初璟私心裏面,想要在多陪一陪韓楉樰的吧,直到這會兒已經到了不得不做的時候了。

「楉樰,我不想在傷害你了,你知道嗎,每次看到你受傷我的心裡都很難受,恨不能那個受傷的人是我,尤其是,那個讓你受傷的人還是我,我沒有辦法原諒自己。」

容初璟有些不敢看韓楉樰的眼睛,可是自己的主意卻依然是沒有任何的改變得,緩慢而堅定的說著。

「我現在已經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可是自殺的話,又太懦弱了,我更想能夠死在你的手裡。」

說道這個的時候,容初璟這才抬頭看了一眼韓楉樰,就看到她這會兒,已經淚流滿面了,不由得心裡就慌了起來。

「楉樰,別哭,人都是有一死的,我只是比你早了一些而已,別哭,你一哭,我心裡就更加的難受了。」

容初璟見此,想要上前去將韓楉樰抱在自己的懷裡,好好的將她給安慰一番,就算是自己要死了,還是不想讓她傷心的。

可是容初璟沒有想到,韓楉樰卻一把的將他給推開了,目光充滿了憂傷和責備的看著他。

「你走開,你管我傷心還是不傷心,流淚還是不流淚的,你真的在乎嗎?容初璟你怎麼能這樣的自私,你憑什麼覺得,你死了之後,我就能夠好好的活著,啊?」

韓楉樰說著說著,情緒就已經有些控制不住了,這些日子以來壓在心裡的重擔和憂慮,這會兒也全部的爆發出來了。

「你不是想死嗎,好啊,你去死啊,你看看你死了之後,我能不能活過今天。」

韓楉樰的話,讓容初璟的身體一震,滿是痛苦糾結的看著她,他知道她說的話一向都是算數的,恐怕自己死了的話,她是真的不會獨活的。

「對不起楉樰,是我太自私了,只想到了自己,可是我真的不想在傷害你了,對不起,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說這種話了好不好?」

就算是韓楉樰不願意,容初璟還是將她緊緊地抱在了自己的懷裡,將她臉上的淚水,給輕輕的吻去了。

可是韓楉樰的淚水就好像止不住了一樣的,馬上就又流出來了,她也知道自己這樣很不好,只不過這會兒她不想去想那麼多了。

「容初璟你說過的,等你好了之後,就帶著我一起去遊山玩水的,到時候,我們還可以去找小寶,你怎麼能夠說話不算話的,想要將我一個人給扔下呢。」

韓楉樰靠在容初璟的懷裡,聲聲的質問著,剛剛他說要自己親手將他給殺了的時候,自己的心裡是多麼的絕望。

「你要是死了的話,誰給我煮粥吃,誰和我一起去打獵,誰吃我做的東西,我活著又有什麼意思呢?」

韓楉樰一聲聲的質問,就好像一把把的利刃,直直的扎在了容初璟的心上,疼得他快要呼吸不過來了。

是啊,想一想要是自己沒有了韓楉樰的話,又怎麼會獨活呢,他憑什麼在她都還沒有放棄的時候,就先放棄了呢。

這會兒,容初璟也意識到了,自己做了一個多麼荒謬的決定了,一時間後悔不已。

「楉樰,是我不好,我一時糊塗了,沒有像想清楚,你別傷心了好不好,你要是真的生氣了,就打我好了,我以後再也不說這樣的話來了,我們一起努力。」

這會兒,韓楉樰也慢慢的冷靜了下來了,沒有剛剛那樣的激動了,她也明白了容初璟會說出這樣的話來,肯定心裡是很難受的。

「嗯,這件事情,我們以後都不要再提了,只要我們還活著,就還是有希望的,我們都不要放棄。」

韓楉樰堅定的說著,他們已經拿到了西倉芝和南仙芝還有東陽芝了,只剩下中原芝和北絕芝了,他們的希望已經越來越多了,不應該就這樣輕易的放棄的。

「好,我們不放棄,一起努力。」

容初璟點了點頭,這會兒和韓楉樰談過了之後,他的心裡也變得堅定了起來了,他確實是不能夠將她一個人給留下,那對她來說,會是一件更加痛苦的事情的。

之前的時候,容初璟就是想著能夠在多陪在韓楉樰的身邊一段時間,所以就算是知道自己自己傷害了她,心裡隱約的有了這樣的想法,卻沒有說出來。

直到這次,看著韓楉樰受了這樣重的傷,躺在了床上昏迷不醒的時候,容初璟才堅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的。

只不過沒有看到韓楉樰清醒過來,容初璟始終是不放心的,而且他想要死在她的手中,所以才逼著自己等到了現在。

可是在看到韓楉樰哭著,那樣傷心的將那些話給說出來的時候,容初璟就覺得自己真的是太混蛋了,居然有了這樣自私的想法。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