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我為你未來規劃了道路,你有可能未來伴隨我征戰宇宙。」

巴帝說道,其身姿偉岸,昂然就是踏在山峰之上,踏上天際,星空宇宙。

「時間不多,放了我,我截住那膠捲,讓你外星人身份得以保密,否則一旦美國軍方上層知道你的身份,你沒有一刻安寧,又如何談徵戰宇宙。」

喪鐘不屑,認為他大言不慚,即使是擁有這種力量,也沒有機會說什麼征戰宇宙。

因為他現在只能躲藏在人類世界之中。

巴帝並無不悅,反而是笑了起來。

「你對我的能力一無所知,我反而從你的隻言片語中,就足以推測出,膠捲會在誰的手上。」

巴帝右手拇指沒有停止過摩擦著左手的手心,這會令他注意力上升,是他下意識用腦袋思考的方式,行為。

喪鐘閉目,並不與巴帝交流。

他知道巴帝智慧非凡,害怕一點言語之中,就被巴帝推測出那膠捲所在位置。

但他不知道,他說的,已經足夠多了。

「這份膠捲,在21點,將會被人接收到,他不同維克將軍,肯定直接上交美國軍方。」

巴帝眼眸如黑洞般,深邃之中有著非凡的智慧,他智慧的雙目,盯著喪鐘,說出了喪鐘曾經的說話。

喪鐘依舊閉目,不以為然,這的確是他說出的說話,來殺巴帝之前的行動,他想要以此來威脅巴帝,但是巴帝似乎仍然在思考,沒有答應,他便閉目,等待。

但感覺身體涼咻咻,彷彿衣服沒穿般癱瘓在椅子上。

巴帝緊盯著喪鐘,雙目透視從沒停止過,條條血管和大腦神經電流在他眼眸中纖毫畢現,沒有能夠從他眼中隱藏。

喪鐘現在整個人,在巴帝眼中,就是一個人形透明的輪廓,裡面條條脈絡神經組合起來的人形,被他看得一清二楚。

「他不同維克將軍,不同維克將軍,你的意思是,他的性格和維克將軍不同嗎?他為什麼會交給美國軍方上層,是一個愛著美國的人,所以你才肯定他會上交到美國軍方。」

巴帝說話,眼眸透視到喪鐘的神經電流急速了一點流淌。

他的心臟雖然依舊平穩的控制著心跳,但巴帝早已經用透視看出了最真實的反應;喪鐘能夠控制心跳,但是絕對控制不到腦海中的神經反應。

聽到熟悉的詞語,作出相應的下意識反應,這實在太正常了,這是任何人都控制不了的。

任何人,在巴帝面前想要說謊,都是沒有可能的。

「愛國者!和維克將軍不同,是性格上的不同,但能夠讓你把膠捲交給他的,能夠讓美國軍方上層注意的,也必定是和維克將軍有著同一身份,至少差距不會太大。」

巴帝說時,卻是發現閉著眼睛的喪鐘,神經電流更加快速的流淌。

巴帝嘴角勾起弧笑,這足以證明他的推測沒有錯。

「收到膠捲的人,也是一名將軍,愛國,並且在大都會之內。」

喪鐘表面毫無動作,甚至心跳脈搏仍然壓抑得如常,大腦中根本就不敢想巴帝的說話,害怕得出身體反射。但是在巴帝眼中,那神經電流已經是突突突的流竄,確認了這個事實。

巴帝細心見微,大腦智慧運算比起現今的計算機更為強大,剎那間便想通喪鐘言語露出的破綻,推敲出會收到膠捲的人,通過透視喪鐘體內的神經反應,更加是百分百確認。

他別過面前的喪鐘,走到掛在牆上的座機電話,徑直撥打了一個號碼。

聽筒中背景隱約傳出鼓樂齊鳴,有搖滾,女性尖聲與踢踏著地面的聲音傳出,顯然電話對面正在開派對,正在開個開心,爽快中。

可以想象得到,接聽電話的人,為了聽這個電話,正躲在角落,避免太過吵雜而引起巴帝的不悅。

「BOSS,我是在向上層推銷西地多芬,他們表示願意嘗一下,具體得看效果在決定合作,我不是拿公款吃喝玩樂開派對啊!」

這個緊張的聲音是諾伊,也就是巴帝購買生物公司的原主人。

諾伊本來就不會是管理公司搞研究的人,但是對於外交,上層的富豪人物,貴族,乃至整個大都會都有一定的認識。

巴帝識人有道,便聘請作為宇宙生物技術公司的外交官,撥了點錢給他專門開拓上層人物的西地多芬,也方便自己公司打入大都會的上層。

論起認識大都會的人物,這個諾伊就可謂一清二楚了。

巴帝還沒有說話,諾伊就要表明功績了。

「BOSS,我打聽到消息,『家族』一群傢伙知道你是從自殺貧民窟來的,要你不好過。他們說要讓你叩頭認罪,向他們道歉。不來則整個『家族』向公司發力,讓我們在大都會成為人人踩踏吐口水的乞丐,最後打斷我們的腿扔下大西洋。」

諾伊發福的肚腩一驚一驚的,想到自家BOSS連累到自己這兩百斤的肉體,頗有幾分心驚膽跳。

他在大都會上層不少時間,雖然現在落幕了,但多少知道很多消息;『家族』更加是清晰明了,因為在十多年前,他也曾經是一員,只是後來把家產敗光了,才掉了下來,被逐出家族。

巴帝淡然,沒有絲毫放在心上,和美國軍方相比,這些資本家,商業上的狙擊,就顯得不值一提了。

「諾伊,放心,他們動不了我們的,我最近研究了一個新葯,有意聯繫軍方的人,大都會現在有哪些軍方的人在,他們會成為公司的後盾的。」巴帝淡漠的說道,隨手就扯了一個毫無破綻的謊話。

諾伊大喜,原來BOSS有軍方撐腰,難怪肆無忌憚的蕩平了自殺貧民窟。

「德雷頓家族,馬里恩家族,格羅特家族的人我都認識,老大,他們經常出來玩的一些二代我都熟悉。」諾伊殷勤的說道。

「嗯。」巴帝應了一聲,又問道:「這是大都會全部的軍方家族嗎?」

諾伊又說道:「這倒不是,還有個萊恩家族,萊恩家族家規嚴格,根本不屑出來和我們這些二代玩,最近幾年家中出了一個中將,有資格向上將的位置上一上,這種我倒是聯繫不到。」

巴帝眉目一挑。

萊恩家族!

他倒是知道有一個未來大名鼎鼎專門對超人很有意見的傢伙。

「萊恩家族,那個中將,叫什麼名字?」巴帝道。

「山姆·萊恩。」諾伊說道:「這傢伙聽說不好搞啊,BOSS,年紀輕輕像一個老頑固似的,和他走關係很難走。」

聽到山姆·萊恩的名字,喪鐘心中沉入冰窟,整個身體都感覺沉甸甸的了,閉著的眼睛眼皮都不自覺的跳了一下。

「哦,那麼他一定很愛國的吧!」巴帝帶著笑意,略微打趣的問了一句。

諾伊在那邊彷彿翻了一個白眼,道:「大都會這麼多軍方的家族裡,也就他這種規矩多多的家族對美國最忠誠了,有些不好聽的話,有人叫他們家族做美國忠犬。」

巴帝笑了一下:「這的確不好聽,繼續開拓公司的業務吧,花了多少,再來找我報銷。」

諾伊大喜,連忙低頭哈腰說BOSS英明神武。

掛了電話。

巴帝轉身,收回了透視,喪鐘在他眼眸中,又像一個人了。

「原來是山姆·萊恩,他的確是一個會把我外星人身份上交給美國軍方的人。」巴帝淡笑道。

一些事物,抽絲剝繭出來,拉到最後,你會發現,這其實很簡單。

但是不夠聰明,心不夠細,膽不夠大,就絕對做不到。

至少喪鐘認為,他是絕對沒有可能做到,憑藉著自己一句說話,打個電話,就把目標給推測出來的。

他張開眼睛,眼眸深深的看了一眼巴帝。

他……的確如神!

「我輸了。」喪鐘獨眼又緊閉,很緊,緊到有些酸酸,心中哀默。

一口頹廢的氣息從嘴巴中吐出,整個人都彷彿鬆懈軟綿綿的攤在椅子上,沒有一絲的朝氣。

他輸了。

輸得太徹底了。

沒有一絲的籌碼,沒有一絲的機會,沒有一絲的可能讓巴帝放過自己了。

「你放心,你不會死,也不會被我作研究,你仍然會有自由,甚至,你未來仍然會和我作對。」

巴帝走到他的背後,一個手刀劈暈疑惑的喪鐘。

…………

夜黑,星空如洗,璀璨美麗。

一棟藍白外牆別墅,嚴肅寬大的別墅。

信箱中露出半邊的黃色的文件紙袋。

山姆·萊恩從門口進入,順手拿下信箱中文件紙袋,臉上有幾分疑惑。

有誰會在晚上特意送來一份文件紙袋?

他沉吟了一會,打開別墅的門,迎上自己的女兒,便暫時把紙袋放在鞋柜上,抱起自己的女兒,把臉湊近她的小臉,蹭了蹭。

女兒咯咯咯笑起來。 黑夜越黑,越能夠襯托出星辰的璀璨美麗。

如珠寶閃光一般的掛在黑暗幕布上的天空。

深藍白色的別墅,有一種古典的韻味,卻又規格的擺放著的傢具,顯得規規矩矩,大方得體,只是未免有幾分令人肅嚴,和額外的莊重,讓人心頭感覺別墅有幾分不言苟笑的感覺。

對於別墅的主人,以及住在別墅里的人,外人都不敢隨便。

別墅之中只有小路易斯和山姆·萊恩中將。

山姆·萊恩伴隨著自家的女兒玩耍了一會洋娃娃,女兒咯咯咯的又被他舉高高拋起接住,一會又拎著女兒旋轉。

溫馨其樂融融,他難得有空和女兒在一起相處,因此倒是開心異常。

只是小女孩畢竟小,玩不過半小時,加上白天的時候,雖然自己不在家,但這小姑娘性子活躍好動,野得很,到處爬爬蹦蹦的,直到晚上,也累軟軟,最後掛在山姆·萊恩的胸前,被山姆·萊恩輕輕拍著背部睡著了。

山姆·萊恩會心微笑,輕手的把她放在床上,女兒很沒儀態的睡相唧巴著嘴巴,好像在夢中一巴一巴的吃著東西,讓山姆·萊恩忍俊不已。

輕輕吻過女兒的額安,結果女兒又嘟著嘴巴的翻了身,顯然父親的少許鬍渣子,把她弄得痒痒不舒服了。

他輕輕蓋好被,笑著搖搖頭,心中卻是感嘆女兒的可愛,可愛,可愛……

捧在手心,含在嘴裡,怕融化的可愛。

輕手壓著門柄,關緊才緩緩的放開,微微聲音的關門,並沒有吵醒女兒,山姆·萊恩心中彷彿鬆了一口氣,提著腳跟,離開房門,越離越遠,腳步便越漸龍虎行步,氣勢穩剛。

從鞋櫃處拿了黃色紙皮文件袋,翻了表面兩下,並無看見有署名,也不知道出處,他腦海中便有幾分疑惑。

當然他不會認為有人能夠那麼輕易的把無聊又或者有危險的東西塞入自己的信箱,這一片別墅區都是軍區,管理嚴格,有危險的東西,早已經被人排除。

拿著紙皮文件袋,他徑直走上了三樓書房,只是路過女兒房間的時候,下意識的放緩腳步。

進入到書房,亮起柔和的暖燈色調,他坐在椅子上,把這份來歷不明的紙皮文件袋放在一邊,拿起書桌上的兩份檢測文件看了起來。

是關於斯頓小鎮,巨杉樹林的那個隕石坑和被颳了的巨杉樹林的。

臉上卻是逐漸的露出嚴肅的神態,配合著他硬朗正氣的國字臉,顯得異常的莊重和凌厲鋒芒。

「泥土裡的確有來自外太空的微弱放射性輻射,和以往隕石所檢測的並無多大不同。但是卻沒有那種岩質隕石的元素,即使是過了兩年,也不應該一絲都沒有的。」

「除非……掉落的,並不是隕石,而是其他東西。」

山姆·萊恩臉色緊重,眼眸中有著嚴謹。

他把檢測資料放下,心頭陰霾重重。

維克將軍,果然是隱瞞了,得到了些什麼。

是外星的生物技術嗎?

山姆·萊恩眼中閃過思慮,憑這些東西,還扳不倒維克將軍的。

他眼眸看到放在桌上的黃色紙皮文件袋。

下意識的就拿在手上,黃色的紙皮文件袋觸感略為光滑,像摸著書本的表面,裡面似乎有一個小圓形的物體,和幾張小紙片似的突了出來。

會是什麼?

山姆·萊恩圈開紙皮文件袋的圈繩,張開文件袋出口,撐大,往裡面看了一眼。

看到的東西令他眼眸陡然一縮,呼吸一縮,心臟都緊了下。

裡面有一個膠捲和幾張照片,由於角度問題他只看到照片很黑,但是那個膠捲卻是看得一清二楚。

從膠捲的規格來看,這像極了自己早兩天去斯頓小鎮,那個麥克手上的PentaxK1000照相機的膠捲。

他的心中閃過疑惑以及興奮,似乎可以見證到維克將軍的隕落,自己成為最年輕的上將了。

迅速的,他便把文件袋口子向下,把裡面的東西傾倒了出來。

膠捲溜溜溜的的滾了出來,然後幾張照片也從文件袋中滑了出來,在桌面上躺著。

山姆·萊恩用手截住滾動著的膠捲,把它拎了起來,上下查看,這的確是PentaxK1000照相機規格的膠捲。

他的呼吸粗重了起來。

有人送一份大禮給他。

這裡面將有扳倒維克將軍的證據。

他的目光緊縮,帶著幾分凌厲鋒芒,轉向看向桌面的照片。

把膠捲放在一旁,他兩隻手拿起照片看了起來。

照片里環境黑暗,並不影響辨析,正是他之前去過的巨杉樹林,隕石角落的地點。

巴帝掛在飛船上,照片的角度甚至還湊近他的臉,給了他一個真實的寫照,把那刀疤和相貌照得一清二楚。

那材質渾然不像是地球產物的飛船,火光映照著一副墜毀的場面。

山姆·萊恩呼吸急促起來,瞳孔震驚的張開,手中的照片一張比一張的快速在手上閃過。

「這是……」

他心臟突然的就加速跳動起來,不敢置信的看著手上的照片。

「一個活著的外星人。」

「巴繆洛帝!」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