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我相信她也是會對你很好的啦。」

「是嗎,謝謝你哦。」

他也只是再次向對方點了點頭。

嘴裡面也是彬彬有禮地道謝,表示一定程度上的贊同。

實際上內心深處,他卻是覺得不太對勁。

心想,「這都算什麼事兒啊?」

「我和Elsa也還只是隨便聊聊天而已,都沒有說過什麼親密的話呢?而且也都是才說好明天那樣順便再去吃個飯而已?」

「但是你和那胖子同學就是先後不約而同的突然跳出來。」

「嗯,到底是不是提前約好的我也不知道真實情況。」

「反正你們就是一個是向我大力推薦Elsa,一個就是像你這樣在背後大肆的褒揚她。」

「這也未免太有些巧合的了吧?」

他實在是搞不懂大家為什麼那麼做。

又是具體有著什麼樣的目的。

或者叫做百思不得其解。

為什麼Elsa就會是在他們這些本應該是一些吃瓜群眾的心目中,竟然是有著如此之高的地位?

看起來就是那樣的深得民心。

都算得上一個個都要爭先恐後的幫她推薦和介紹一番。

他就很是有些不明就裡。

不過轉念一想,照他們這樣說法的話,哪怕其中是只有一半的話可以相信。

那Elsa至少應該也不會算是什麼壞人吧?

而且目前為止,他也是從來都沒有聽說過關於她的一些什麼流言。

只不過話又說回來。

像是他這樣自我封閉的人,本來就是幾乎聽不到什麼外界的一些傳聞,或者流言的。

也還不要說是之前差不多和自己毫無關係的一個陌生女孩子了。

就是關於他本人的流言蜚語,都是那麼的反應遲鈍和後知後覺呢。

眼下他再見到對方又還有什麼話要說,也是一副不想要他現在就告辭離開的模樣。

也就覺得不是太好推脫什麼。

於是也就只好是順口打著哈哈,繼續和眼前這個中年女子有一搭沒一句的說下去。

對方其實也沒有什麼更多的更新穎的內容。

差不多翻來覆去東拉西扯的就是誇獎著Elsa。

反正認為Elsa就是具有了一切本地女孩子說來應該具有的美好品質。

然後再就是什麼才貌雙全之類的廢話。

比如說什麼人是真的漂亮,然後性格又還好,溫柔善良了。

說得就好像是所有美好的品質,都是她一個人具有的了。

卻是同樣非常奇怪的隻字不提那同在一處的Ane。

看來那Ane也真是很奇怪的,也是適得其反的在其他人的心目當中根本就沒有什麼地位。

也是不受什麼待見的了。

他就突然覺得很是有些不公平,以至於都是有些忿忿不平到了反感的程度了。

心想這個世界還真是很有些詭異和顛倒事實的呢。

而且這些個人,都是同樣的黑白顛倒是非不分啊。

他心裏面暗自冷笑。

明明人家Ane就是要比那Elsa要漂亮上一大截。

而且之前在自己心目中就是真正完美的典型。

即便是Ane拒絕了自己,又還是很不厚道地狠狠地傷害了自己。

豪門第一寵:大叔,求放過 甚至都是讓自己很有些生氣發怒了。

但是那樣的事實卻始終也還是事實啊。

難道三番五次的被別人在背後攻擊,或者是好幾個人這樣反覆的遊說著,自己就可以接受那些明顯不符合事實的論述了嗎?

真要是那樣的話,他們也不免是把自己看的太過草包了。

或者說是把那些暗殺吹捧的手段,還有那樣做的效果,看得是太過高明出奇的了吧?

那樣的話,在她們的心目中,這個世界也未免是太不切實際了吧。

而且那樣的一套反覆重複著的說辭,全無新意。

差不多就是快要讓人聽得起了老繭。

他們難道就沒有想到過自己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或者就是一個人要怎麼樣做出自己對於別人真實的判斷嗎?

那至少也是需要更進一步的,也是更近距離的接觸以後,才能夠得出結論的嗎?

並且他們這樣說,難道就不會擔心實際的效果會可能會是適得其反的嗎?

他對此有些好奇。

不過轉眼又想到,或許這也就是他們本地人或者本地的所謂的好朋友之間,互相吹捧的一種形式。

又或者是互相示好和拉攏的一種手段。

所以再想想,也就沒有太往心裏面去。

只是默不作聲地聽那中年女子繼續不停地在那裡絮絮叨叨。

對方就是一邊誇著Elsa姑娘,一邊又是誇他自己。

又或者說就是在同時誇他們兩個人呢。

他的心裡就是很有些啞然失笑。

這件事情,都還明顯沒有那方面的線索好不好?

現在怕是連一個開頭都算不上的。

甚至都還說不到那什麼八字連一撇都還沒有之類的話了。

可能根本就沒有什麼寫出來一個八字的打算呢。

所以很是對方就是有些可笑的這樣說下來。

居然也還是可以這麼厚顏無恥的說得那麼天花亂墜。

不過他還是保持著清醒的頭腦。

心想,「最多自己就是當你們在預祝我和Elsa的事情能夠向那一個方向發展呢。」

不過嘴上,他也確實是沒什麼太多好說的話。

絕大多數時間裡面,乾脆就只是默默的聽著。

好不容易等到對方有些需要喘息的時刻了。

然後對方估計也真是快累了,或者是說累了。

正要再次說些告辭的話來,對方卻突然就是話鋒一轉。

「我的情況其實是和你一樣的。」

「哦,什麼一樣的?」

他及時地表達出了自己的疑惑不解。

「就是我差不多也是要在這酒店長住一段時間。」

「因為我是做著往返馬尼拉和宿務兩個城市之間的一些販運貨物商品的生意。」

「運輸的生意?」

「差不多吧。不過主要的目的還是為著轉賣貨物。」

「就是說,你是在這座城市進貨購買貨物,然後轉運回馬尼拉售賣的嗎?」

他有些好奇,順口就問對方。

也算是暗自慶幸自己是從對方之前那些鬼頭鬼腦的話語當中好不容易脫離出來了。

「差不多是這樣的情況吧。」

「其實更確切的情況應該是這樣,就是我從兩邊都要購買或兩邊都要販賣貨物的。」

「有的時候也會是從馬尼拉運輸貨物過來這裡的。甚至就是往返都不空手的那種。」

「哦,就是從馬尼拉過來的時候,帶著貨物來。等到在這裡賣掉以後,然後又是再從宿務這邊購買一些貨物再回馬尼拉銷售的嗎?」

「嗯,就是這樣的做法了。因為這樣的話,可以讓我的生意循環往複,周而復始呢。」

但是他覺得按照這樣的說法的話,其實也是有些不太對勁的地方的。

「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了。我為什麼要欺騙你呢。」

對方就趕緊這樣回答到。

「哎,那我就怎麼沒看到你,也沒聽到過別人說你是在外面具體買賣些什麼貨物啊?」

「還有就是有什麼店鋪啊,什麼運輸車輛包裹那些之類的啊?」

「那你還要怎麼去買賣你的貨物呢?」

「而且我在這裡,差不多就是天天都可以看到你人。」

「幾乎經常都待在房間裡面,或者就是和他們一起玩。那樣的話,你又哪裡會有什麼時間去購買或者是販賣什麼貨物呢?」

他想起來其中的一個疑點,也就順口問了幾句。 可就在兩個人爭吵之際,喬語努力的想要掙扎。

卻忽然感覺臉上一陣火辣辣的疼痛,「啊!」

伴隨著女人的一聲尖叫,喬語猛然回過頭去。

看著高高抬起手,哭了自己一巴掌,還在揉搓著手心的張阿姨。

地設一雙:多情總裁冷顏妻 這女人,剛才居然就這麼冷不防的打了她!

「你個忘恩負義的東西,我們張家對你這麼好,作為我家未來的兒媳婦,你現在居然連自己的老公都不看一下嗎?」

這話說的,喬語一時間竟有些無言以對。

腦海中瞬間充斥了一股無腦的怒火,只感覺臉上火辣辣的疼痛,就如同一團烈火在灼燒著她。

女人深深的吸了口氣,目光突然也跟著變得陰冷起來,挺直了腰背。

直接呵斥道:「要不是因為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早就已經跟你翻臉了,這一巴掌就當咱們兩清,此後不再相見!」

喬語若不是掂量著他們這一點,總歸算得上是救命之恩。

忍了也就忍了,不過一忍再忍,可並不是她的做事風格。

就算是再大的恩情,但是她這個人也是有底線的,好吧!

說完之後,女人轉頭就打算離開。

哪知張阿姨,卻偏偏不是一個省油的燈,「才多大一個姑娘,居然還在我這一把年紀的人面前裝,裝什麼裝,趕緊給老娘進來!」

說完之後,直接又抓著喬語,就要把她往病房裡面拖,簡直就是不依不撓。

喬語緊咬牙關,蜷縮起來的拳頭,彷彿隨時都要去時代。

突然之間手指一個右拐,直接將那張阿姨給推倒在地。

緊跟著,便是暴躁如雷的喝彩聲,「我都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會嫁給你兒子,我們現在已經兩清了!」

說完之後,踩著腳步就打算離開。

身後,一陣尖銳的慘叫聲,卻忽然迎面撲來。 婚心繚繞,老公你好 「大家都過來看看呀,我這兒媳婦實在不像,現在是不管我這老的,還有那生了病的兒子了!」

……

只是隨意的喊了這麼幾句,這些站在道德制高點上的人,紛紛都已經圍聚過來。

居然直接堵住了喬語的去路,「你這個女人是怎麼回事,自己的媽和老公生病了,你都不管管的嗎?」

「就是就是,長得倒是挺漂亮的,只怕就是長得漂亮,在外面有了男人,現在對家裡厭倦了吧?」

這些話語,說的實在是有些過於露骨,喬語深深的吸了口氣。

這轉過頭去,就看了一眼,已經被那些人攙扶起來的張阿姨。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