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我記得我們剛認識的時候,我臉上的疤痕還沒有徹底消失吧。」那個時候,童阮阮剛做手術沒有過太久。

他們是三年前認識的,轉眼,時光過去的那麼快,三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斷,不過足以讓一個人改變原本的模樣了。

「董事長……」

「私底下你就叫我阮阮吧。」童阮阮笑著說,「我們很熟了。」

「……」

「這個名字是我媽給我取的,所以我不想拋棄。唐斯.凱伊這個名字,只是我的一層外衣,實際上我還是阮阮。」

王幸宜盯著童阮阮有些惆悵的臉,她點點頭,「嗯,阮阮。」

「挺好的。」童阮阮閉上了眼睛。

「阮阮,我有一點問題,如果你不想回答也沒關係。」王幸宜好奇地看著她。

童阮阮嘴角勾起一抹淺淺的弧度,轉過頭說,「你很好奇我為什麼是童澤華的女兒,還有以前的一切事情,包括和慕淵臨之間的關係。」

「……」

王幸宜點點頭,「是的,不過如果你不想回答,我可以不問。」

「沒關係,我可以告訴你,反正也不是什麼秘密,只是,故事有點長,你得有點耐心。」

王幸宜笑道,「我雖然喜歡急速,可是耐心也是不可或缺的。」 童阮阮輕輕吐了一口氣,開口道:「我和慕淵臨四年前是夫妻。」

王幸宜:「……」

她總覺得有點貓膩,沒想到這麼勁爆。

「那你們是不是離婚了?」

「……」

童阮阮苦澀一笑,「事情要從我五歲那年說起……」

不知過去了多久。

車還在繼續行駛,可是童阮阮已經將自己的故事說完了。

車廂里一陣沉默。

王幸宜一臉的錯愕。

她一直都知道童阮阮肯定是一個有很多故事的人,可是沒想到,她的故事居然這麼曲折。

王幸宜一直以為,自己的人生已經夠波折了,沒想到童阮阮比她還要波折,受了那麼的傷害,被自己最愛的人折磨,最親的人憎恨,最恨的人陷害。

聽完這些之後,王幸宜整理了一下思緒,開口道:「阮阮,慕淵臨是個垃圾。」

「是的,他是垃圾。」童阮阮表示贊同。

「那你……」

「我絕對的不會再接受他。」童阮阮篤定道。

「對,你做的很對,絕對不能接受他。」

「是的,不接受。」童阮阮伸出了自己的手,「謝謝你支持我。」

王幸宜也伸出了手,和她握手,「不客氣,應該的。不過,我覺得我們應該實行強有力的報復計劃,不能讓他們那幫人做了壞事之後卻依然得道升天。」

「你不怕把你自己卷進去嗎?」

「不怕,我就喜歡懲罰那些垃圾人。」

童阮阮遇到這麼一個鐵杆支持者,自然開心,她笑著說,「幸宜,慶幸有你。」

「真的很慶幸?」

「真的啊。」

「你以後還會找男人嗎?」王幸宜問。

童阮阮搖搖頭,「應該不會。」

「那……」王幸宜頓了頓,小心翼翼地看著她,「你介意跟我搞一下百合嗎?」

童阮阮:「……」

……

岳薇雯被帶走的消息,新聞很快就報道了出來。

輿論再一次沸騰了。

一開始羅騰是嫌疑人,現在岳薇雯又是嫌疑人,而羅騰是清白的?

畢竟張美自己都出來公開表示,自己是被收買的。

這下,吃瓜的群眾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畢竟前腳罵了凱伊和羅騰,後腳又要轉口罵岳薇雯,這局勢變化太急促了,簡直就是蛇皮走位,搞得大家很凌亂。

岳薇雯否認這件事情,可是警方很快找到了最新的證據,證明岳薇雯在性侵案發生之前,和張美接觸過,並且聯繫過拉斯維加斯的賭場,花了一筆錢,讓他們先不要砍掉張美男朋友的手。

這些證據,其實不是警方找到的,他們沒有那麼快,而是羅騰的人秘密提交給警方的。

所以,短短的半天,岳薇雯從被帶走,到否認一切,到證據確鑿。

她誣陷的罪名是跑不了了。

如果她得罪的是普通人,或許憑著童家的實力,還能壓下去,讓岳薇雯脫身,可她得罪的卻是羅騰,而羅騰不是普通人,經過發展,他也有一定的勢力,背後還有大人物,不是童家想要壓倒就能壓倒的。

拘留所外。

童雨馨將車停下,走了進去,她是來看岳薇雯的。

剛走到門口,一個穿著黑衣,帶著帽子的年輕男人敏捷的和她擦肩而過,還不小心撞了她一下。

童雨馨眉頭一緊,轉過頭看了一眼,正好這男人也停下腳步,看著她。

一個長相俊秀的年輕男人,看起來年齡應該不到三十,他的臉色似乎有些陰沉,看著她時,眼神犀利。好易小說

童雨馨心裡很不爽,這男人本來就撞了她,現在還這種眼神看著她。

她冷聲道:「你怎麼回事?走路沒張眼睛嗎?」

男人冷冷地瞥了她一眼,沒有理她,手插著口袋離開了。

「可惡!」童雨馨罵了一句,憤憤地走進了拘留所。

……

岳薇雯坐在床上,臉色很不好,直到耳邊傳來一陣聲音,「媽。」

聽到動靜,岳薇雯從床上坐了起來,看到童雨馨來了,她心頭一喜,「雨馨。」

岳薇雯下了床,來到了門前。

「雨馨啊,你是來保釋我的嗎?」岳薇雯一臉期待地看著她。

童雨馨扯了扯嘴角,「媽,我已經很努力,可是現在不好保釋,恐怕你得在這裡待幾天了。」

「……」

岳薇雯臉上不禁有些失落,她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心裡不甘,「我真是倒霉!」

「媽,我們會想辦法的,你別著急。」

「你爸爸怎麼說的?」岳薇雯著急地問,「有說什麼時候把我弄出來嗎?」

童雨馨:「……」

看到她沉默,岳薇雯急忙問,「怎麼不說話?你爸怎麼說的?」

「他……他會努力的。」童雨馨找了個說辭。

「……」岳薇雯冷冷道:「他根本就不管對嗎?」

「沒有。」

「你別騙我了,你可是我女兒。」岳薇雯氣憤道:「我看他巴不得我死了才好。」

「媽,我會想辦法把你弄出去的,你別急。」

「雨馨。」岳薇雯透過鐵門縫隙握住了童雨馨的手,「你去找慕淵臨,他一句話,我立刻就能出去。」

「……」

「媽,這件事情鬧得比較大,就算要把你弄出去,也不能這麼快,要不然外界會更加懷疑。先等熱度消退了,再想辦法比較好。」

「你什麼意思啊?現在你們不救我嗎?」

「媽,不是不救你,你別急。」童雨馨勸道。

「我能不急嘛?你看這是什麼鬼地方,我今晚怎麼過啊!」

「媽,我帶了一些日用品和換洗衣物給你,警察正在檢查,到時候會拿給你的,你別擔心。」

「……」

「雨馨,我現在出事了,明天你跟慕淵臨的訂婚宴,是不是要延遲?」岳薇雯希望延遲,畢竟她想參加女兒的訂婚宴。

「媽……」童雨馨有些猶豫,似乎難以開口。

「怎麼了?吞吞吐吐幹什麼?」

「媽,爸說了,希望明天的訂婚宴繼續,不能被任何事情影響,不然擔心再出變故。」

其實,即便是童澤華不這麼想,自己也會想要繼續進行訂婚宴。

「什麼?」岳薇雯有些驚訝,「我被關在局子里了,你還要繼續訂婚!」

「這是爸的意思。」童雨馨將責任推在了童澤華身上,可不願意自己扛。

「你的意思呢?你也同意嗎?」岳薇雯著急地問。

「媽,訂婚宴沒什麼,繼續進行沒關係,以後我和淵臨哥哥婚禮,你肯定在場的,所以不要因為任何事情影響訂婚宴的進行好嗎?而且,我得先穩住慕淵臨,以後咱們童家才會更好,你才能早點出來。」

童雨馨的理由說的冠冕堂皇。

岳薇雯愣住了:「……」

她沒想到會是這樣!

今天,女兒推著她給童澤華背鍋,而現在,自己被關了,女兒卻不管她身陷囹圄,依然要堅持訂婚。

難道,利益和訂婚宴,都比她這個母親重要?

「媽,你放心,我一定把你弄出去。」童雨馨信誓旦旦地說,「明天訂婚結束,我會和淵臨哥哥商量的。」 「所以,我沒法參加你的訂婚宴了?」岳薇雯心裡有些發寒。

「……」

童雨馨沒有說話,但是沉默已經代表了一切。

「……」

漸漸地,岳薇雯鬆開了鐵門,嘴角扯出一絲苦澀的笑容,「行,也行,我的確不方便。」

她很失望,沒想到自己疼愛的女兒,最後關頭,總是不選擇她這個母親。

「媽。」童雨馨心裡多少有些心虛,畢竟這是她的親生母親,不是外人,要不然她壓根不會來這裡,「我們為大局著想好嗎?」

「……」

岳薇雯深吸了一口氣,最後點點頭,「好,你說得對,是我想的太淺薄了。」

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

「媽,明天我就訂婚了,還有很多事要忙,我先走了,你放心,你的事情我們很快會解決的。我會跟警方溝通,給你換個好點的地方。」

「換了又怎麼樣?還不是在牢里。」岳薇雯從來沒有遭過這樣的事情,哪能受得了。

「無論怎麼樣,生活都得精緻。」

「雨馨,你跟你爸挺像的。」岳薇雯盯著她,後面還想說,都是利益心重,為了利益可以犧牲一切,親人都不在乎。

童澤華都能拋棄他的前妻,把親生女兒童阮阮趕出家門,當成仇人,而雨馨也很像童澤華,甚至要比童澤華更狠。

這一刻,岳薇雯深刻意識到了。

童雨馨笑了笑,「媽,我覺得我像你。」

岳薇雯咧了咧嘴角,似乎並不像以前這樣,中意這樣的話了,「唉,我今天算是倒霉,希望你以後別遇到這種事情。」

「我也挺倒霉的,剛剛在門口,被一個帶著帽子的黑衣男人撞了一下,他撞完人就跑了,我到現在肩膀還疼。」童雨馨說著,揉了揉自己的肩膀。

岳薇雯心頭一驚,「什麼?」

雨馨該不會是剛好碰到他了吧?

那個人,今天也是來看他的,不過他前腳剛走,雨馨後腳就來了,碰上也不奇怪,但是雨馨並不認識他,他卻認識雨馨。

岳薇雯心裡有些慌張。

「媽,你怎麼了?」童雨馨疑惑,岳薇雯的反應好像有點大。

「沒什麼。」岳薇雯收起臉上的表情,說:「我只是生氣,對方走路不長眼,居然撞了你,可惡。」

「可不就是嘛!可惡極了,真希望他被車撞死!」童雨馨惡狠狠地說。

岳薇雯的臉色卻有些難看,尤其是在童雨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更是僵硬。

「媽,那我先走了,你放寬心,都是暫時的。」童雨馨不想呆在這裡了,她還要和淵臨哥哥見面,畢竟明天就要訂婚了。

岳薇雯點點頭,「好,你先回去吧,訂婚宴一定要好好辦。」

「那是當然了,等我當了慕太太,我看誰還敢得罪我們。」童雨馨憋著一口氣,要報復童阮阮。

岳薇雯表示贊同。

母女倆又隨便說了幾句之後,童雨馨就離開了。

岳薇雯回到了自己床上坐了下來,抱著懷,臉色陰沉。

關鍵時刻,老公靠不住,女兒更是忙著自己的事情,顧不上她,不惜讓她這個親生母親在這種地方多受罪幾天。

第一個來關心她,並且為她想辦法的,卻是一個她一直以來都不抱希望的人。

唉……

……

「親親阮阮,真是心疼死我了。」伯尼小心翼翼的為童阮阮在臉上上藥。

童阮阮臉上雖然消腫了不少,但還是有些浮腫,到了晚上的時候,伯尼回來看到了,心疼壞了。

伯尼的動作輕手輕腳,生怕把童阮阮給弄痛了。

上完葯之後,伯尼坐在她身邊握著她的手。文筆書吧

「可惡,童澤華居然敢打你,你等著,我一定幫你狠狠的教訓他!」

童阮阮笑了笑說,「沒關係,無所謂了。」

「怎麼能無所謂?他不可以平白無故的打你。」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