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我說大姐,」葉修有些無奈地道,「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任性發脾氣?」

白湘怡猛地轉過頭看著他大聲叫道:「關你什麼事?誰要你管我了?」

「次奧。」葉修心裡暗罵一聲,滿臉苦笑。

「小寶貝,別哭了。」雖然有些無奈,但葉修還不得不安慰她。說著,伸出手要去給她擦淚水。

但白湘怡恨恨將頭扭到一邊,不讓他碰自己。

葉修微微一窒,有些無奈地暗自反省:是不是自己剛才把她扛在肩上,又打她屁股的行為太過分了點?好像一個女孩子被那樣當貨物一樣扛著,是會覺得難堪哦,而且還打人家屁股……

想著這些,葉修露出一絲歉意微笑,道:「湘怡,剛才是我不對,你就別生氣了。我保證,我再也不把你扛在肩上,也不打你屁股了,好不好?」

白湘怡不相信地冷哼一聲,又繼續恨恨啜泣。

葉修暗想自己不能再耽擱了,輕嘆一口氣,不再猶豫,直接一個公主抱,把白湘怡抱了起來。

雖然剛剛被抱起時,白湘怡還是掙扎了一番,但掙扎未果后,還是乖乖安靜下來。從她稍稍緩和的臉色看,她應該不討厭葉修這樣抱著她。

葉修微笑搖搖頭,不再多說,快速向拆遷區那一棟最高的廢棄鐘樓走去。

廢棄鐘樓,在整片拆遷區的破樓中,位置最高。不過因為距離那個會面的廢棄足球場稍遠,並沒有什麼勢力進駐其中。

片刻后,葉修來到鐘樓下,仰著腦袋向上看了一眼后,進入其中。

沿著旋轉樓梯,葉修抱著白湘怡快步向鐘樓上方走去。

這一路上,白湘怡倒是什麼話也沒說,安靜地將腦袋靠在葉修的胸膛上,也不知道是不是要小憩一會兒。

兩分鐘后,葉修抱著白湘怡來到鐘樓頂層。

鐘樓頂層的屋頂有一小半坍塌了,露出一個大窟窿,清涼銀白的月光正好照進來,使得頂層並不太黑暗。而外邊,原來掛著巨大鐘盤的地方,已經變成一個空蕩蕩圓形的巨大窗口,從這個巨大窗口,可以俯瞰整個拆遷區。

葉修抱著白湘怡走到窗口前,眺望著廢棄足球場方向,不過因為距離稍遠,看得並不清楚。

觀望一會兒后,他離開窗口邊,將白湘怡放了下來,取下身後的灰太狼小書包。之前,白湘怡倒並沒有太留心到他這個小書包,此刻注意到,下意識地驚訝道:「這是小學生背的書包吧。」

葉修微微一笑,不置可否,打趣地說:「喜歡嗎?喜歡我可以送給你。」

白湘怡正想說好,猛然想起自己還在生氣,不屑地輕哼一聲,把頭扭到一邊,不過眼角的餘光,卻是暗暗偷看葉修的動作。

葉修也沒做什麼特別的事,他只是從書包里摸出一支收縮望遠鏡,手段嫻熟地拉長鏡筒,緩緩走到前面圓形窗口邊,用望遠鏡觀看整個拆遷區的情形來。

在望遠鏡觀看下,不僅廢棄足球場、就連旁邊華夏各方勢力駐紮的樓房,也看得很清楚。觀望一陣后,葉修又轉身走到後邊,從牆上的一個窟窿向外觀望。這個方向,可以看到拆遷區外海州市的繁華夜景,霓虹閃爍,燈火璀璨。

「你在看什麼?」白湘怡一個人站著,生氣也無聊,冷冷地問。

葉修頭也沒回,隨口答道:「隨便看看。」

白湘怡沒好氣地輕哼一聲,隨即自己轉身走到前方的巨大圓形窗口前,看著下方拆遷區。看著拆遷區,她不由自主想到自己進入拆遷區來受苦的一幕幕,而自己受了苦卻沒有得到想要的安慰,心裡漸漸又生出一股委屈,眼眶微微泛紅,有盈盈淚光閃動。

怔怔站了一會兒,忽聽身後葉修的聲音帶著輕笑問:「湘怡,你傻傻地在看什麼呢?」

「你才傻呢!」白湘怡被問得一股無名火起,轉身怒斥道。

卻見葉修不知道從哪兒找了一塊木板,吹了吹灰,放在地上,當成坐墊坐了下來。

坐下后,他笑著沖白湘怡招了招手道:「來吧,坐下休息一會兒。」

白湘怡沒好氣地哼一聲,又怒瞪他一眼,不過腿腳的確有些酸痛,便咚咚地走過去,沒好氣地在葉修身邊坐下來,故意背對著葉修。

葉修搖搖頭,轉動了一下身子,和她並排而坐,目光盯著她的側臉,以及下巴下方,包裹在弔帶小背心裡挺翹的兩團。

經過一系列波折,她原本白色的小背心、以及胸口嫩溝兩邊,都沾上了一些灰土,看起來有些臟,卻有另一種誘惑的美感。

「湘怡,」葉修好心地提醒道,「你的奶上有灰塵。」

「你說什麼?」白湘怡驚叫一聲,怒視著他,但剎那間明白了他話里的意思,耳根竄起一抹羞紅,氣得嗔罵道:「你個無賴……無恥!」

葉修一臉冤枉地攤攤手道:「我只是實話實說,你至於……」

「你給我閉嘴!」白湘怡怒叫一聲打斷他的話。緊接著也意識到自己胸前沾上了灰土,怒哼一聲背過身,用手擦起來。

這種香艷景象,葉修豈能放過,在她背身的那一刻,葉修已經猥瑣一笑,將脖子伸得像鵝一樣長,探著頭,從後面居高臨下觀看。

「湘怡,」葉修一邊觀看,一邊壞笑道,「用手擦不幹凈,要不要我幫忙。」

白湘怡聽他的聲音在自己耳邊響起,嚇了一跳,發現他在偷看,氣得推了他一把,怒叫道:「你個流氓!」

「我的名字,就叫小流氓啊。」葉修倒是一點不害臊地笑著說,看了她一眼胸部,又道:「湘怡,讓我幫你忙,包管幹乾淨凈。」

白湘怡如何不知道他話里的意思,羞惱得臉頰緋紅,斥道:「滾一邊去!」

「唉,」葉修失望地哀嘆一聲,道,「我本是一片好心,奈何有人不領情,算了,我就不多此一舉了。」

說罷,搖搖頭,一派正經地轉過身去。

白湘怡暗想,這個傢伙分明是想舔,想到這一點,只覺得耳根一陣燒熱,臉頰緋紅,恨恨白了葉修一眼,心裡暗叫道:「想得美!」

隨即,她像是生怕葉修再繼續偷看,下意識地用手捂住自己胸口,不時警惕地看葉修一眼。

「我去!」葉修心裡暗自苦笑叫道,「你身上還有什麼地方我沒看過啊,至於遮遮掩掩嗎?」

略微轉動一下身子,又變成和白湘怡並排而坐。

生怕白湘怡會氣得忍不住把自己踢下樓去,葉修倒沒有再看她的胸部,只不過一雙小猥瑣的眼睛,卻是看向了白湘怡兩條併攏在一起,雪白筆直的玉腿。

上方屋頂缺口漏下的月光,將她的誘人玉腿照亮,彷彿大理石雕刻的玉腿,閃爍著美好光澤。

葉修的目光忽然看到她的膝蓋處,不由吃了一驚道:「湘怡,你的膝蓋怎麼了?」

只見她的膝蓋在月光映照下,赫然有暗紅干凝的血跡,像是擦破了皮。這個傷,是之前白湘怡逃跑時被天鴻幫一個猛男用棋子彈中腿彎,摔倒在地時擦破的,倒不是很疼,她一時間也沒注意到。

看著她膝蓋上的傷,葉修一時間卻是想歪了,暗自驚駭地想:莫非,莫非她是被誰殘忍侵犯了,才……

後面的情形,他簡直有些不敢想象。

聽葉修說到自己膝蓋上的傷,白湘怡也立即注意到了,看著那傷口,心裡卻是瞬間湧起一陣莫名委屈,紅了眼眶。

見她如此,葉修更加確信了自己的判斷,心裡怒叫道:是他媽那個畜生乾的!

他簡直想要直接從她口中問出那個畜生,然後自己去給她報仇。

只不過轉念間,理智告訴他,這件事不可操之過急。

「湘怡,」葉修目光溫和地看著她,安慰道,「你受苦了。」

白湘怡聽他說安慰的話,心裡更加委屈,聲音微微哽咽。

葉修伸出手,將她摟在懷裡,靜靜說:「湘怡,無論你被誰怎麼樣了,我也永遠不會嫌棄你的。」

「什麼被誰怎麼樣了?」原本有些感動的白湘怡聽得微微愣怔。

葉修輕嘆口氣,凝視著她,問道:「告訴我,是哪個畜生糟蹋了你,我給你報仇。」 聽到妃魚的話,風玫嗤笑出聲:「你不都說了我是暗巫,又怎麼會是銀音呢?」

妃魚咬牙,她之前只不過是故意給銀音添上暗巫的身份,讓她成為所有部落的公敵,想藉助那些人的手殺了銀音。

可是……真的只是她故意增添的身份嗎?如今的銀音,與她記憶之中的天差地別!

「魚兒,走!」羅仄拉著妃魚想要避開風玫。

「我不走!」妃魚突然一下甩開羅仄的手,目光毫不示弱地盯著風玫。

風玫挑眉,滿臉笑容地回視著她。

「魚兒,你幹什麼!」羅仄著急。

周圍其他人許多已經趁機逃跑了,還有一部分遠遠看著不敢再上前。

妃魚沒有理會羅仄,她看著風玫,下巴微抬,帶著一抹詭異的傲然:「我不管你是誰,獸神既然會讓我重來一次,那必然會眷顧於我,這一世,沒有任何人能阻擋我的道路!」

風玫眨了眨眼,轉而啞然失笑。

重生一世,她就當自己是這個世界的主角了嗎……風玫笑容突然僵住了,因為她想起了,這一世,妃魚確實就是主角了。

但是,說實話,她實在想不到就妃魚這種貨色,究竟是怎麼當上主角的?

估計天道不是眼瞎了就是智障了!

「怎麼,怕了吧。」見風玫不說話了,妃魚一臉的自得。

【這就是個傻子,鑒定完畢。】系統怕風玫再做出什麼讓它驚恐的事情來,所以沒敢下線了,此時面對妃魚的智障,實在沒忍住冒出來吐槽一句。

對於系統的吐槽,風玫深以為然。

想著重晏估計快醒了,風玫便不再浪費時間。

她朝著妃魚的方向緩緩抬起右手。

妃魚臉上的自得微凝,神色瞬間緊繃:「你……你幹什麼?」懶人聽書

風玫對她溫柔一笑:「放心,你是被獸神眷顧的,我可不敢傷你。」

話落,她五指成爪,銀色光芒化作一縷絲線沒入妃魚的眉心。

「你……」妃魚才吐出一個人,突然眼一閉,倒下了。臉上是還未完全展現的駭然。

【你的本源力量是不要錢是吧!】系統咆哮。

風玫笑:「是不要錢啊。」

系統:【……】

得嘞,反正難受的又不是它,它急什麼急?不急不急……下線!

妃魚倒在地上,此時身體不停地抽搐著,臉上神色似乎痛苦萬分。

豪門利誘:拐個黑道總裁當老公 旁邊羅仄在風玫抬手時就已經遠遠跑開,躲到虎族後面了。

此時以風玫與妃魚為中心,中間一片空曠,無人敢靠近。

風玫目光掃過遠處一些膽子大的小心觀看這邊的人,抬步走回了銀宛等人的身邊。

「這……」銀宛看了一眼妃魚,「她,是怎麼了?」

風玫唇角上挑,目光看著妃魚:「看好戲。」

隨著她話落,銀宛那邊上空突然出現了人影——

是妃魚與羅仄。

看四周場景,應該是在鐵豹部落的時候。

「魚兒,部落的人來尋我回去了,但是他們不放你走。」羅仄緊緊抱著妃魚,滿臉不舍。

妃魚臉上湧現怨恨,開口問:「羅仄,你想不想滅掉鐵豹部落?甚至飛羽部落?」 「糟蹋?」白湘怡怔怔地看著他,道,「你說什麼?」

葉修愕然道:「你不是被那個的時候,膝蓋才受的傷嗎?」

白湘怡已經結過婚,不是對男女之事一無所知的純情初女,剎那間,她明白了葉修話里的意思,一張俏臉,立即陰沉下來,嬌軀氣得發抖。

葉修有一種極為不祥的預感。

陡然,只聽白湘怡瘋了一樣沖他大聲怒叫道:「你才被強了!」

這個聲音,恐怕已經驚動了整片拆遷區。

葉修傻眼了。

白湘怡怒視著他,氣得喘粗氣,目光彷彿能把他給殺死。

「呃,」葉修訕訕笑道,「湘怡,看來我是誤會了,對不起,沒被那個更好,嘿嘿,今天天氣真好啊……」

白湘怡目光帶著殺氣看著他。

葉修有些尷尬,乾笑出聲。

正在這時,猛聽下方廢棄足球場方向,一陣朝天的槍聲打響。

葉修連忙翻身而起,快步走到圓形窗口邊,拿著望遠鏡看去。

只見此時的廢棄足球場上,已經多了一輛吉普車,以及幾個裝扮古怪的人。

這些人,正是黑屠集團的地獄殺手團。

衝天上放肆放空槍的,正是其中的叛軍首領哈里發。

穿燕尾服、打著白色蝴蝶領結的國際頂級殺手提琴左手,向前走了幾步,姿勢優雅地拉起小提琴,銀色細長的琴弓,划拉在小提琴的弦上,流淌出古老動聽的旋律。

優美的旋律在月光下荒涼的拆遷區回蕩開,沒有增加絲毫安寧溫馨,反而透著幾分蘊藏殺機的寒意。

提琴拉響沒多久,忽聽足球場另一邊的入口處,突兀的響起一個冰冷的聲音道:「誰在拉小提琴?這麼難聽你家裡人知道嗎?」

這個冰冷的聲音,帶著一股衝擊而出的殺機,頓時之間使得提琴的聲音戛然而止。

提琴左手臉色微微一變,向前方足球入口處看去。

只見一個身材瘦高、長發飄逸,帶著一個白色遮眼面具的青年,緩緩走出來。

這個青年,渾身散發著冰霜一般的殺氣,走過的地方,四周溫度驟然降低。

一把閃閃發光的手術刀,輕巧地在他手中轉動。

這個青年,正是龍影閣的老三韓武。

此刻的韓武,不僅用人型面具易容,還戴上了精巧的遮眼面具,就算是他親生爹媽站在這裡,恐怕也認不出他。

不僅韓武,其他龍影閣成員上官瑩、南子、史乘風、老七也全都易容改裝,戴著遮眼面具。

就在這剎那間,隨著韓武出現,他後方,緊跟著走出來四個人。

他們這些人,像是憑空出現一樣,埋伏在附近四周樓房中的華夏各方勢力,絲毫沒有察覺到一點他們出現的跡象。

後邊,板寸頭、帶著黑色遮眼面具,赤果著胳膊,渾身散發出一種爆炸性力量美感的,是龍影閣第四人,南子,他腰上纏著一道黃澄澄的子彈作為皮帶,兩隻手各提一把衝鋒,背上還背著一把用捷格加廖夫輕機槍改造的大圓盤機關槍。

走在南子旁邊的,是身材敦實,體格粗壯,戴著綠色遮眼面具,裝扮看起來像忍者神龜的,龍影閣第五人史乘風。他似乎沒有拿什麼兵器,不過拳頭上戴著一個閃爍黑色啞光的拳套。

史乘風旁邊,帶著青色遮眼面具,頭髮衝天豎起,渾身散發凜冽氣息,彷彿一把出鞘寶劍的,是龍影閣的老七。他手中握著一把劍鞘暗紅的寶劍,凜冽劍氣隱隱泄出。

體驗未來人生 走在前面的這四人,各自不凡,氣場強大。但是他們的氣場,絲毫遮掩不住走在最後的那個女人的耀眼光芒。

那個年輕女子,火紅色的頭髮,彷彿鳳凰之翼,遮眼面具下是冰雪俏臉,嘴角微微彎起傲然之意,玲瓏的胸脯,露臍小蠻腰,鮮紅閃亮的皮質短褲,修長筆直玉腿。

那是一個散發著東方神秘妖嬈氣韻的絕世美女。

她左手握槍,右手指間扣著菱形閃爍寒光的奇怪兵器。

她是龍影閣的二姐,上官瑩。

附近樓房中,看著龍影閣成員出場的華夏各方勢力,不管是高層還是小嘍羅們,一個個都驚得呆住了。他們的目光,都緊盯著足球場上那一個最耀眼的火紅窈窕身影,那種異樣的絕美,簡直使得他們一個個有窒息之感。

一棟廢棄公寓樓中,唐突站在窗口看著足球場上的情形,渾身有剎那間的凝固,香煙閃爍一抹嫣紅,在他指間明滅不定。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重新拿起香煙,靜靜地吸了一口。

「龍影閣,終於出現了……」他的聲音透著幾分凝重,雙眼中卻是銳芒閃動。

「他們就是龍影閣……」一棟平房頂樓,站在窗邊的沈泰喃喃出聲,旁邊的沈雍、月老等人一時間也是看得呆住了。

古武趙家駐紮處,穿著黑色對襟短衫,一派古式風格的老者,看著足球場上出現的龍影閣成員,眼色顯出幾分複雜,喃喃道:「這就是我們趙家要為之而戰的龍影閣嗎……」

在他身後黑暗中,靜靜坐著一道高大人影,安靜得彷彿消失在了黑暗中。

古武龍家的眾人看著足球場上的情形,也是吃驚得呆住了。

「那就是傳說中的龍影閣啊……」龍曉東眼色激動地喃喃道。

天鴻幫所在的地盤,響起幾聲詭異強大的吼叫。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