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我還想要」有的同學說道。

「你們現在的任務就是學習,別天天想著玩,趕緊把心收一收,準備接下來的學習,教材呢,中午班長帶幾個男生去拿,女生就負責打掃一下衛生。課程表在我手裡,等下班長貼出去,下午就開始正常上課了」

「然後,接下來的時間,就請大家做下自我介紹吧,也熟悉熟悉周圍的新同學,班長,你先來介紹下自己」

班長是一個壯壯的男生,臉頰黝黑黝黑的,要不是有副眼鏡,別人還以為是黑社會的。

「大家好,我叫仔華,你們也可以叫我華仔。以後大家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儘管找我,能幫的我都盡量幫。然後,學習上的話希望和大家一起進步一起努力,謝謝大家」說完,他就把自己的名字寫在了黑板上。然後走下講台桌,接下來是一片掌聲。

接下來就是按座位好一個個自我介紹了。

「我叫王瑩瑩,我個人比較喜歡看漫畫…….」

「我叫葉錦…….」

不一會就輪到芝蘭了。

芝蘭還有點害羞的走上講台。她先在黑板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後轉過來說,

「大家好,我叫芝蘭。我個人平常喜歡看看小說雜誌之類的。然後,我有個特點就是特別擅長吃辣。然後就,希望接下來的日子和大家好好相處,一起努力,謝謝大家」

掌聲過後,就輪到了我。我帥氣的走了上去「大家好,我叫陸過。陸地的陸,楊過的過。我平常好像沒啥愛好,就偶爾打打籃球,籃球技術一般,希望以後有高手可以帶帶我。還有一件事就是,我有個綽號叫辣椒,大家以後也可以叫我辣椒。雖然,我叫辣椒,但我根本不喜歡吃辣椒,我喜歡孜然。就這樣些,希望以後和大家一起進步,謝謝大家」

聽到我的介紹,班上都有人發出了奇奇怪怪的聲音。芝蘭聽完以後,臉色都有一些發紅。班主任老余還是個經歷過風浪的人「下一個,下一個,你們這群人就愛多想」

「我叫梁生,我個人特別喜歡物理…….」

………

時間過得可真快,不知不覺就到了最後一個人。

「大家好,我叫朗月,我這個人平常喜歡玩遊戲。然後打籃球的技術也可以的。喜歡打籃球的可以找我切磋切磋。 寶鑒 我的綽號叫芝麻,這個是我媽經常叫我的,她說雖然我即使一米八,在她眼裡也還是個長不大的芝麻。大家以後也可以叫我芝麻,謝謝大家」這句話,把大家都逗笑了。

當時,我還用筆蓋偷偷撞了下芝蘭,芝蘭把耳朵傾過來。

我小聲的說「咋們這個班還是很奇特啊,什麼配料都有」

「去你的,我才不是配料,你還是看書看太少了」芝蘭小小聲的回復。

「好了,同學們都介紹完了,那今天的班會就到此結束吧,大家可以去吃午飯了」老余發話了。

經過這一輪自我介紹,有一些人確實從不認識走向了認識。有的女生原本不認識,因為有某個共同喜歡的明星,就聚到了一起,成為了好姐妹。 隨著,大家逐漸熟悉起來。整個班級也變得越來越活潑。我的同學圈女生也不再僅僅局限於坐在我前面的那兩個女生了。出現了一個跟我聊得挺來的女生,她叫王瑩瑩。因為她是第一組的小組長,所以每次交化學作業,總是會跟我聊那麼幾分鐘。就這樣一來二往,我們的同學情誼變得挺深,她有的時候,有一些化學問題也會來悉心的請教我,作為一個化學課代表,為同學答疑解惑總是必要的。芝蘭呢,雖然有時候也想問我問題,但是看到王瑩瑩在問,她就把頭扭了回去,然後去問他前面的男生。

他前面的男生也是個學霸,叫寧程。他的化學在我之上。他的爸爸是成如六中的一名化學老師,果然基因還是有用的,每次月考他的化學成績總能壓我一兩分,把我氣的只想打人。不過他人倒是挺好的,還經常會過來找我聊天叫我一聲過哥。

日子一天天的流逝。見過了不同科目的任課老師,與不同的新同學打成一片。但是我的新同桌讓我產生了一絲絲的反感。我和他很少說話,好像彼此都看不起對方。但是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的坐姿實在是有問題,他的一個大屁股把一張長凳椅坐了三分之二,留著我屁股擠在一個狹小的空間。而且每次做題目都咬手指頭,他那指甲蓋如果你仔細瞧瞧上面還殘留著口水的痕迹。

我心裡想,算了,畢竟是新同學,忍忍就過去了。他是我們班的數學課代表。數學在年段也是數一數二的,有些題目,我怎麼想都想不出來,但是他卻可以很快算出來,這一點我還是挺佩服他的。也就是在當時我對數學好的人,都有了一些偏見,是不是數學好的人,都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怪癖啊。

不過打破這美好生活的一件事就悄咪咪的來臨的。

那是一個晚自習下課的課間休息時間。我還在座位上算著一道數學題。丹思輕輕敲了敲我的桌面。我的同桌沒理會這個聲音,繼續鑽研他的題目。我抬起頭來問到「怎麼了,有啥事嗎?」

「你能出來下嗎,有件事情想請你幫個忙」丹思說道

」好,我現在出來」

「那我去走廊上等你」

從我同桌肥胖的身體背後擠了出去,來到走廊上。走廊對出去,就可以看到校門口,底下的籃球場還有一些人在走動。

我看到芝蘭和丹思正站在走廊上說話,我走過去說「怎麼啦,丹思,什麼事」又看了一眼芝蘭「是不是小孜然想我了?」我開玩笑道。

「鬼才想你呢」芝蘭說道

「芝蘭,你說還是我說」丹思問芝蘭

「你說吧,我有點不好意思說出口」芝蘭說道

「你知道吧,我們家芝蘭,如此美麗的黃花大閨女總是有很多的追求者。」丹思說

我插了一句話說「這個我還真是不知道啊,哈哈哈」

「別笑了,聽我數完,就是原來高一上不是有人男生特別喜歡我們芝蘭嗎,從這個學期開始就跟我們家芝蘭表白過三四次了」丹思說「我們家芝蘭對他沒感覺,已經拒絕過他兩三次了,結果這男生還在死纏爛打」

丹思緩了口氣,繼續說道「所以呢,我們今天討論出了一個新的解決辦法」

「啥辦法啊?」我問到「我找個麻袋把他毒打一頓?」

「去你的,你就整天知道打打殺殺」丹思說「下次表白的時候,我們想請你….」

「想請我幹嘛,你倒是說啊,一直支支吾吾的」我說道

最後還是芝蘭鼓起了勇氣,說道「我想你冒充一下我的男朋友,讓那個人死了這條心」

「哎喲,我去,還以為是什麼,這有什麼不好說的」我笑著說「可以啊,,沒問題,有沒有啥獎勵」

「我去,你還是不是我們班同學,幫助自己班上的女生怎麼了」丹思說「居然還想要報酬」

「親兄弟,明算帳,好吧。畢竟這可是關係到本帥比的名聲啊,你說呢,小孜然」我的語氣中帶著一股調戲

「請你喝杯奶茶,總算可以了吧」芝蘭說道

「一杯?就一杯?」

祭煉山河 芝蘭說「那算了,我找別人去了」

「別別別,這麼重要的是事情,你交給別人,我也不放心啊,記得欠我一杯奶茶哦。等下次,他來了,我給你們表演一手我陸家家傳的演技」

「別給我亂整啊,不然本姑娘會打人的」芝蘭說道

「了解,了解」

上課鈴聲響起了,我們三個人,一起回到教室自習。整個教室挺安靜的,只有莎莎的寫字聲音傳出。

我肯定是沒心思自習的啊,我已經在腦海里構造如何表演了。 心心念念的表白還是來了呀。故事發生第三節晚自習下課後,有些人晚自習下課後,會去學生街逛逛,也有些人會繼續在教室學習一會,其他人則是回宿舍耍手機或者其他。

丹思收拾好書包對她的同桌說「蘭蘭,校門最近出現了一家賣烤麵筋的店,走,我請你嘗嘗」

「可是一想到等下我要獨自一人回宿舍,我就不想去了」

「沒事,我給你找個保鏢」丹思說。然後她轉過頭來,一臉渴望的看著我說「芝蘭的某個男朋友是不是也要陪一下啊」

芝蘭聽到這話,打了丹思兩下「你別亂說」

看到這一幕,我禁忍不住想笑。

丹思友繼續說道「陸過,請你三個烤麵筋,夠意思了吧」

「成交,反正剛下課,回宿舍也是閑著」我說

就這樣,我們收拾了下,東西準備去學生街逛逛。

她兩可真是姐妹情深,一路都在說話,我想插句話都不讓。我只好傻傻的跟在他們旁邊,對旁邊走過的女生,偷偷瞄兩眼,看看她們的姿容。一摸一樣的校服,真的,除了看臉就再也找不到可以看的東西了。

姜酒里 來到賣麵筋的攤位旁,這家生意還是挺好的。攤子前面擠了七班個人。老闆是一口子,都是奶奶級別的人。老爺爺負責烤,老奶奶負責加配料。

丹思喊了一句「老闆,來八根烤麵筋」

「好勒,你們稍等一下哈」老爺爺說道

「八根夠嗎,真的夠嗎」我說道

「怎麼就不夠了」芝蘭說

「你這頭母豬,怕是一個人就可以吃八根」我使壞的說道

「那你就把你的給她不就好了」丹思說道

「行吧,我就吃一根,畢竟,我晚上就不喜歡吃東西」

「那你還出來」芝蘭說

「這不是出來看看有沒有走丟的小姑娘嘛」

閑聊間,烤麵筋就好了。

老奶奶問「同學你們要加辣椒還是番茄醬」

芝蘭先我一步說「辣椒,全部加辣椒」

「老闆,等一下,不要全部加辣椒,就加兩根辣雞,其他的番茄醬」我說

老奶奶頓時有些為難,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我轉過去,對芝蘭說「你是不是傻,這麼晚吃辣椒,想長痘啊」

芝蘭聽了我的話,沒有繼續說話。

我又笑著跟老奶奶說「聽我的,我是他男朋…..」

「啊啊啊啊…..」我還沒說完,一股疼痛從手臂處傳來「你幹嘛,疼死我了」

「不要亂說話哦,不然,我會打人的」芝蘭說。因為燈光比較暗,看不到她此刻的表情是何樣的。

不一會,麵筋就弄好了。我就拿了根不辣的嘗了一下,其他的都給芝蘭吃了。

看著芝蘭一直吃,我不禁問道「你這麼吃,不怕胖嗎」

丹思說「她呀,怎麼吃都不胖,真羨慕她」

芝蘭此刻只專註在她的烤麵筋上哪有空理我們。

丹思說,「蘭蘭,送我到學生街盡頭,你們就回去吧」

「好」

就這樣,我們三個人悠哉悠哉的走了三分鐘,終於走到了學生街的盡頭。芝蘭差不多也吃完了烤麵筋,跟丹思揮手告別「同桌,明天見」

「蘭蘭,明天見。」丹思說「陸過,交給你了,我走」

「放心吧,我等下就把他賣到非洲去」

「切,你還沒有那個本事」芝蘭鄙視說

我兩一排的走向學校大門口。學生街的燈光有些微弱,可能是因為用的時間久了點,但是卻發出了淡黃色的色調,使得整個學生街都有那麼一股溫暖。看著燈光下,我和芝蘭的影子,我笑了一笑。

芝蘭一臉疑問「你笑什麼」

「你看我兩的影子,怎麼看像兩個胖墩呢」

「你才胖墩呢」芝蘭說,然後還踩了一下我的影子,我迅速躲開。

「嘿,就你還想踩我的影子,不可能」

然後兩個人開始了互踩影子遊戲。

兩個人正玩的盡興的時候,突然一聲芝蘭,打破了這原本安詳和諧的畫面。

我停下腳步看去,一個男生,身高比我矮了那麼一點點。因為光線很弱,我根本看不清他的臉頰。雖然看不清他的臉龐,但是空氣中竟然瀰漫著一股殺氣。我走到芝蘭身邊,那個人朝芝蘭面前走了過來,手裡還提著一杯奶茶。

芝蘭聽到聲音也是一驚,這聲音她太熟悉而又反感了。沒錯,朝她走來的就是最近總是在找機會跟她表白的男生。

芝蘭本來高興的臉立馬變成了一幅臭臉,對著那個男生說「武永,你有什麼事嗎」

「噢,沒事,剛剛我看到您吃了那麼多麵筋,所以我就去給你點了杯奶茶,怕你渴了」武永說,可能是因為青春期吧,他的聲音帶著一股穩重。

「謝謝你的好意,奶茶,我就不用了」芝蘭冷冷的說道

我就在旁邊靜靜的看戲,感覺自己現在插嘴也不合適。

不合適就不合適吧,這武永好像當我不存在一樣,又準備了開始了他的表白

「芝蘭,直到遇見了你,我才感受到我的存在。往後的日子,我只想陪你度過,做我女朋友好嗎」

話語說得還挺誠懇,可惜啊,如果不是對的人,就算你說得再怎麼天花亂墜,在她耳朵里都是一陣嘈雜聲。

這句話,像電流一樣在我身體上穿過,讓我想起了我曾經接受的任務。

「咳咳咳,兄弟,你這樣不好吧。當著我的面跟我媳婦表白。」

我往右瞟了一眼芝蘭,雖然光線柔弱,卻把她的臉紅照得一清二楚。

她想說話,但是我豈能給她說話的機會。我曾經構思好的霸道總裁風格終於要派上用場了。我伸手攬過她的肩膀,她想掙扎,但是我也用力。

旁邊的武永,看到這一幕,我都能看到他臉上的抓狂了。

我繼續說「我家媳婦就是太善良了,怕打擊你的自尊心,我倆都是青梅竹馬,早就定了娃娃親了,我勸你還是回去好好看書吧,不要天天想著談情說愛」

聽了我這句話,我感覺芝蘭掙扎的身體停了下來,我用手章在她肩膀上輕拍了兩下,意思是告訴她,放心,小爺在,啥事都給你辦妥。

武永,想說話勸又不知道如何是好。於是他拿起吸管用力的插進奶茶里,用力的吸了一口,緊接著就把奶茶往旁邊的綠化帶上一丟。我就靜靜的看著他,還順勢對芝蘭說了句「媳婦,沒事,等下我給你買」

這時候,芝蘭居然像個溫順的小女孩一樣說了句「好」

聽到這個,那武永更是氣壞了。扭頭就跑了,那步伐,感覺每一步的腳印都充滿了惡意。

我攬著芝蘭,站在燈光下,看著他遠去。燈光打在我兩的背影上。剛剛你追我的趕的影子,現在竟然相互依偎在一起。

突然,芝蘭掙開了我的手臂。對我說了句「謝謝你啊」

我摸了摸頭「沒事,小事,我準備了好多版本,沒想到還是這個版本最好用啊」

芝蘭沒有理我,低著頭,加快腳步的往學校走去。

「你慢點,我都跟不上了」我也加快了腳步。

從學校大門到女生宿舍樓下,這一路,芝蘭都沒有說話,我也沒有說話。我還瞧了瞧天上的月亮,今天的月亮可真圓啊,那明亮的月光,灑在地面上,整個地面彷彿蒙上了一層面紗。

到了宿舍樓下,芝蘭轉過來說「好了,我到了,你回去吧」

她的臉依舊還泛著那麼一股桃紅。

我笑著說「好,我走了,明天見」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