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我靠。法器?」他們都醉了,這法器都是大人物才能擁有的,而且這法器傳聞都是七級匠師才能鍛造的。

誰能夠輕易地請七級匠師出馬?這個大陸上,最厲害的也只有九級匠師,他們都是站在了巔峰的存在,請他們出馬,幾乎是不可能,見不見到都是一個問題。

而且這大路上的九級匠師,似乎都只有屈指可數的幾位,而武夢帝國就佔據了一半。

「當然,這都不是頂尖的,就算是咱們現在有法器,又能發揮幾成的威力?」凌天賜反問,笑道。

的確,他們如今的實力,要是使用下等靈器,自然是沒有問題,使用中等靈器,這其中的威力能否圓滿的發揮,那就有待考證了。

「當然,這種金屬實在是太少見了。」凌天賜最後總結,他還沒有將其餘的金屬說出來,因為沒有必要。

這裡有著如此多的人,要先將這裡掏空,然後才能將這些金屬全部都帶走。

「真是發了。」凌天賜嘿嘿笑道,這些人對於金屬沒有多少的概念,給他們稀有金屬,還不如給他們一些實用的兵器,就比如上等鐵器或者是靈器之類的東西。

當然,如今凌天賜已經早就心中有了更進一步的計劃了。

「哈哈哈……星辰鐵,這都是星辰鐵,還有少量的紫金銅,但是這足夠了。」

凌天賜開始和青雲忠幾人一連幾天都呆在這裡,他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這條金屬礦脈到底是有多大?

然而,這四五天的時間過去,凌天賜在黑龍山脈那邊也去了一趟,他不由得一陣愕然,因為在那邊,他居然發現了足足是有著十斤的深海沉母。深海沉母如今在大陸上,都已經算是十分少見,就算是有,那都是全部掌控在匠師的手中,別人拿著也沒有用,還不如賣給高級匠師一個人情。

兩邊的收穫無疑是巨大的,然而這裡的金屬礦脈,似乎也是大的有點出奇,雖然錯綜複雜,但是卻足足是蜿蜒上下了一百多米,但是這都沒有挖完。

這個時候,凌天賜心中在想,這金屬礦脈會不會不只是這麼一點?

現如今,要是隨便拿出一點,都足足是可以引起大陸的轟動了,這點凌天賜毫不懷疑。

不過,大量的金屬,全部都被凌天賜收進了自己的儲物戒指中,這是陳雀武等人一直都贊同的,放在夢羅鎮,始終是不安全。

而且,他們放在這裡也沒有用,還不如讓凌天賜發揮巨大的作用,畢竟夢羅鎮如今如此多的鐵器,就是凌天賜的功勞。

在處理了這些之後,凌天賜就先回到了夢羅村,而紫貂等人則是繼續的在那裡開採。

陳雀武他們都承諾了青雲忠等人,只要是這些金屬礦脈都全部挖完后,將會給他們每人五斤星辰鐵和一斤紫金銅。

雖然數量少,但是他們都知道,六斤東西拿出去賣,要是沒有上億的價格,誰也別想將這東西拿下,甚至是更高。

對此,青雲忠等人也都發誓,將這個秘密永遠的保密,畢竟這前牽扯實在是太大了。

不過,在離開這金屬礦脈的時候,凌天賜還是告誡了,一旦是發現了這金屬礦脈的長度,快要進入了那山脈的中心區域后,立即停止。

這是鄭重的告誡,羅森自然是明白,到時候後續工作他自然是會安排妥當。

至於為何不全部將這裡的金屬挖走,凌天賜沒有解釋,所以他們就不打算去問,而這裡畢竟最多的還是精鋼和精鐵之類的。星辰鐵和紫金銅並不是很多。

當然,這並不是很多,那是相對而言的,但是放在外界,只怕是引起帝國大戰都有可能。

回到了自己的屋子,凌天賜洗嗽一番,然後才將自己的屋子布下結界。要是將那稀有金屬在安全區域內,全部挖乾淨,最起碼也還需要十來天的時間。

但是這十來天的時間,凌天賜卻是有著另外的事情要做。那就是在離開之前的準備工作。等這裡的事情全部都安排妥當之後,這青雲忠等人也要會青嵐學院了。

而他,要將這夢羅鎮安排的儘可能完善一點,否則到時候有麻煩那就不好辦了。更為重要的是,這如今夢羅鎮進入了一個高速發展的時期,那是絕對不能有著絲毫的拖延的。

不過,他的這些打算都沒有告訴其餘的人,在這之前他有著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趁著離開這裡之前,看看這煉器一途上,能夠再取得突破?

畢竟他現在已經達到了武宗三段,堪比武宗五段的強者,這個時候,上等鐵器已經滿足不了他了,而且距離那姜峰的約定時間,算起來也不多了。

到了地下室,這裡還是被打掃了一遍,凌天賜取出了大量的金屬,這次他將自己這裡的東西都換了一遍,畢竟有了這麼多的稀有金屬,若是裝備跟不上,那就麻煩了。

「看來這真是一個燒錢的職業啊。」的確凌天賜不管是煉丹師還是匠師這個職業,都是相當的燒錢,他們的煉器材料哪一樣不貴?

「胖哥的貴賓卡應該也是用的差不多了吧?這次是需要鍛造一些高級的才行了。就用這紫金銅和星辰鐵吧。」凌天賜取出了一小塊的星辰鐵和紫金銅,然後將自己的所有煉器工具都準備好。

當這些基本的東西拿出來之後,凌天賜才發現,原來自己的地下室,似乎已經被沾滿了,當初還好有擴建了一點,以後這裡也不錯。

想起當初在魔雲城和洪大胖子等人的時光,都是有些感慨,也不知道這麼久過去了,他們都過的怎麼樣?

不久后,他凌天賜就會再次的踏足那個地方,或許那個時候,那裡又將是另外的一番景象。

搖搖頭,凌天賜的臉上流露出一絲微笑,這匠師的等級突破,畢竟是強求不得的,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將和洪大胖子所需要的會員卡做出來。

當初這洪大胖子可謂是真狠,菜雖然是很不錯,但是那頂尖的廚師,價錢也太貴了。而且這會員卡以後一定會成為身份的象徵。

畢竟只能是在他們的連鎖店裡面消費,才有可能升級,這是何等的恐怖?光是吃都需要幾千萬?那可是金武幣,算成銀武幣,那就是幾十億了。

白級會員卡,橙級會員卡、綠級會員卡、青級會員卡、藍級會員卡以及黑級會員卡,他當初都鍛造了不少,想來這段時間,洪大胖子還是有著不少的剩餘。

但是,這頂尖的會員卡,那就太少了,而且他也不相信這麼短的時間中,有的人真可以花費那麼多,升級到了青級或者黑級。

因為按照那洪大胖子的預算,這光是升級到青級會員卡,那就需要花費兩百一十三萬金武幣。

兩百多萬,別的人吃半輩子恐怕都吃不完,當然,有著絕對財力的那就另當別論了,雖然凌天賜承認這魔雲省中,富豪頗多,但是他們也不至於每一天的三餐都去哪裡吃吧?

「那就先煉製白級、橙級、綠級這三級的會員卡吧。」凌天賜的火爐現如今可是摻雜了不少的星辰鐵,所以,這種火爐不出意外,最起碼都可以用他達到五級匠師的地步。

當初煉製這些會員卡的所有材料和步驟他都記得清清楚楚,而且那裡面還有這特殊的東西,絕對是別人無法複製的。

加上那特殊的編號,除了他們八個人,絕對是沒有一個人猜的出來那是什麼意思。

而且當初他可是說了,每個等級的會員卡,不會太多,都只有一萬張。

「白級會員卡,這次就一次性的煉製一千張吧。」凌天賜右手上,火焰噴射出來,火爐已經開始升騰起了恐怖的溫度。

所有需要的材料都紛紛的丟入了其中,白級會員卡的要求雖然低,但是那也需要三萬金武幣。算起來,那就是三百萬銅武幣。這實在是太嚇人了。

一般吃的比較富裕的一頓,也就幾百金武幣而已,所以,就算是要升級到白級會員卡,也是需要不少的時間。

所以,凌天賜這一千張百級會員是為了以後的方便,畢竟他不能時時刻刻都想著這些事情,等以後用的差不多了,那就再次的煉製。

而這之前白級會員卡他已經煉製了五百張,加上現在的一千張,那加起來那就是一共一千五百張,這已經差不多是一萬張中的十分之一還多了。

不過,白級會員卡,凌天賜有著拓印版,上次都準備好的,所以一點都不需要擔心。一千張會員卡所需要的材料也是驚人的。 ?凌天賜在細心煉製的時候,才發現,原來自己的鍛神煉器法揮動的鎚子數量,居然是達到了六十四錘的境界了。

這意味著他的實力再次的進了一步。

當這時間過去了之後,凌天賜渾身都濕透了,看來一張張閃爍著金屬光澤的白色會員卡,上面有著一些深刻意義的圖案,他也是笑了。

「想不到到了現在的這種修為,煉製起來,還是失敗了二十次,這真的是。」凌天賜有些無語的搖著腦袋,這白級會員卡的最後一張編號已經是『食意月地國,真雨賜零一五零零』。

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氣,凌天賜並沒有著急的煉製,而是開始緩緩的坐下修鍊恢復,隨著他修為的提升,這些間隔的時間也是越來越長。

當恢復過來之後,凌天賜再次的揮動了鐵鎚,鍛神煉器法被他運用的越來越靈活,而且隨著修為的提升,他發現這鍛神煉器法發揮出來的實力也是越來越恐怖。遠遠不是當初他所理解的那樣。

修鍊雖然十分的艱辛,但是這段時間,他的確沒有好好的怎麼煉器,所以每一次的感悟都會讓他停頓很久。

當初的橙級會員卡凌天賜一共只是打造了三百張,也就意味著別人要得到橙級會員卡,最起碼需要消費十三萬才有可能得到。

若是這三百張會員卡都被升級出去,那就意味著『我食天下』最起碼是收穫了一千三百萬金武幣,這是何等的恐怖,似乎從那離開到現在,也就兩個多月吧?

當然,這是凌天賜的瞎想,他可不認為這橙級的會員卡這麼快就已經耗完了。

會員卡的等級越高,這煉製的方法也就越麻煩,這是當初凌天賜自己設置的,為的就是以後免得被人仿造。而且這必須是有著林家的鍛神煉器法才有可能,不過這其中卻又加入了丹藥師中的某些東西。

所以,除非是這個大陸上,還有著像他凌天賜卓越天賦的人出現,同時兼備這煉器和煉丹兩大要訣的人。

可是,這種種苛刻的條件都說明,想要鍛造出同樣的會員卡,只怕是不可能。

橙級會員卡上次既然是有了三百張,那就乾脆這次狠一點,煉製一千兩百張,也一起湊出一千五百張來。

說來就來,只是凌天賜自己都沒有想到,這次煉製橙級會員卡的失敗率竟然是如此之高。

一共是煉製了一千兩百張,加上那已經給了洪大胖子的三百張,一共是一千五百張。而他現在煉製而成的一千兩百張中,居然是失敗了足足八十幾張。

這種感覺,讓凌天賜感覺很是不美妙,他實在是想不明白,居然會有這麼恐怖的失敗率。

不過,最後仔細思索也就對了,畢竟每一個等級的會員卡,他都做了特殊的設置,想要完全沒有失誤,那也是不可能的,畢竟他不是神,現在才二級匠師的地步。

看著橙級會員卡,凌天賜一陣苦笑,這可是浪費了自己的不少材料啊。不過,以後這種會員卡的煉製,他就會越來越順手。

當著橙級會員卡煉製完成之後,那就是綠色的會員卡了。上次煉製了一共兩百張,這次就相對而言煉製少一點,煉製一千張也就可以了。

加起來也有一千兩百張了,他可是算的清清楚楚,到了這綠級會員卡,也算是一個門檻了。

畢竟這綠級要花費足足是一百五十萬才有可能升級到下一級。所以,這中間的跨度是相當的大。

而且一千兩百張絕對是夠支撐很久的時間了,這是凌天賜的打算。

而不出所料的是,這一千張的綠級會員卡煉製出來的時候,一千張,足足是有著一百二十張的失敗率。這也是無可奈何的,畢竟這煉製的太多了。

當這一切搞完的時候,凌天賜都不由得感覺自己像是虛脫了一般,這種工作還真的是累啊。

不過,在休息之後,凌天賜已經再次的開始準備材料了,這一共煉製了這麼多的會員卡,要是沒有一點收益,他凌天賜也不會這麼做。

青級會員卡一共是煉製了八十張,現在就煉製七百二十張也差不多了,畢竟這青級會員卡所需要的財力更是恐怖。他凌天賜不是白痴,自然是知道這大概的需要,煉製太多了,那就真的白痴了。

七百二十張,一個不多,一個不少,也是對他們的人進行統計,就算是有人冒充他們製造了會員卡,也會有辦法識別出來。這是秘密,也不算是秘密。

當著青級會員卡的七百二十張煉製完成之後,接下來就是相當珍貴的藍級會員卡了,上次凌天賜就煉製了四十張,實在是少的可憐。

而這次他也打算煉製七百六十張,因為到時候洪大胖子就可以前往帝都去擴張他們的產業了,帝都那裡的房子也差不多全部裝修完全了。到時候洪大胖子在帝都的處境,絕對是要比魔雲城更加的斂財。

所以,到時候那些貴族肯定會趨之若鶩的,而他們這些貴族,只怕是一擲萬金的事情都會做的出來。這樣一來,以那些貴族的驕傲個性,他們會不要要最高級的會員卡?

想想都覺得不太可能,所以這藍級的會員卡必須也要加起來有八百張才行,不然到時候不夠看啊。

不過,他們的藍級會員卡有八百張,但是這更高級的黑級會員卡可就是只有六百張了,之前已經給了洪大胖子一共二十張,也就是說,現在需要煉製五百八十張。

凌天賜他們之前拿的可都是自己的會員卡,但是以洪大胖子的尿性,只怕到時候那些給他提供幫助的人,會得到一些黑級會員卡,但是絕對不會太多。

而黑級上面的紫級會員卡,就是目前最高等級的層次,不過,當初凌天賜他們幾人都一個人拿了一張,所以,在洪大胖子的那裡,紫級會員卡,應該就只剩下幾張了才對。

所以,這次凌天賜就一次性的煉製了三百多張,一共是湊足四百張算了。

畢竟這紫級會員卡也是相當於那武皇級彆強者的層級了,太多了也不是太好。但是至於究竟怎麼運用,還是洪大胖子自己的事情。

當這些全部煉製完成的時候,凌天賜都不知道過去了多久,但是絕對沒有達到十天的程度。

「這紫級會員卡有了四百張,那麼可以抵擋很久了,只是這銀級會員卡真的要煉製嗎?」凌天賜在沉思,畢竟這種事情也是牽扯很多。

如今這所有會員卡加起來也是有著幾千張了,但是大陸何其浩渺,就算是雲羅帝國,那人口都是十分的驚人,富豪更是比比皆是。

「算了,還是煉製一百張吧。」凌天賜最後反覆思考,不過,這銀級會員卡太高等了,到了紫級之後,凌天賜基本上都沒有用什麼差材料了。

而這銀級會員卡要想體現更是高大上的感覺,那就必須不能用普通的金屬來煉製。如此說來就只有星辰鐵和紫金銅才有可能了。

一斤的星辰鐵,加上少量的精鋼,也足以是煉製出一百張了。

不過,這次的銀級會員卡煉製,的確是有些難,光是那模板的拓印,就足足是花費了兩個時辰才搞定。而這剩下的材料的融合,更是需要不少的時間,加上調色,足足是花費了八個時辰。

這最後的煉製倒是沒有花費太多的時間,當凌天賜這手中的一百張有著銀色光澤的會員卡緊握在手中的時候,他也是忍不住伸了一個懶腰,可以說,這些小東西耗費了他的太多的體力和精神。

「大功告成了。」凌天賜很是興奮,這幾千張會員全是徹底的大功告成了,也不怕這洪大胖子到時候要東西的時候,沒有東西給了。

「想來他們應該都搞得差不多了。」凌天賜起身出去,再次的洗了一個澡。

「咦?」凌天賜才發現這桌子上有著信函,打開一看,頓時大吃了一驚。

「都已經十天了?原來都在陳大人那裡。」凌天賜收起了信函,連忙的叫喚了一聲雪兒,這傢伙才不情願的出來,載著凌天賜前往那陳雀武所在的地方。

如今的夢羅鎮的確是有著很大的改變,不管是在各個方面都是如此。

當凌天賜坐著雪兒而來的時候,這陳雀武的屋子裡,卻是坐滿了人。青雲忠等人都在其中。

「陳大人,各位前輩。」凌天賜笑著抱拳,找了一個位置坐下,眾人都流露出一絲笑意。

「天賜啊,這次真的是要多謝你的這些朋友啊。」陳雀武笑著看著青雲忠等人,說道。

「陳大人客氣了,這是我們應該的。」青雲忠等人紛紛的含笑說道。

「這次一共是收穫了精鋼有一萬三千多斤,精鐵更多,而這星辰鐵也有一千多斤,加上這紫金銅的幾百斤,算是全部的收穫了。」陳雀武說道。

「哦?這麼多?」凌天賜大吃一驚,這的確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嗯,而且正如你猜測的那樣,這礦脈並沒有挖完,還有很多,現在我們都不打算動用。」王家落接話說道。

這點凌天賜當初就猜測到了,這黑龍和黑雲兩大山脈果然不是一般的地方,看來這果然是一點都不假。

「嗯,這接下來的事情都已經進入了正軌,這晉家等人都已經正式的派人來安排合作了。」李家家主李三思也說道。

「這些小侄都不懂,就望各位叔叔伯伯安排。還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們做的?」凌天賜含笑的問道。

「你打算什麼時候離開?」嚴思仇問道,他和凌天賜的關係很不錯,畢竟當初都見過了。

「打算等著青嵐學院正式的開學后。」凌天賜回應道。

「哦,原來如此,這樣吧,現在我們需要將這裡重新的武裝一下,你看?」陳雀武問道。

他所謂的武裝,凌天賜自然是明白,隨即道:「這個自然是沒有問題。」

「對了,天賜,我們就打算回去了。」青雲忠等人站起來,說道。

「現在就走了?」凌天賜微微的皺眉,有些不舍。

「哈哈……你看看你這模樣,我們自然是要去閉關了,這還有一個月就要開學了,咱們都四年級,要閉關了。到時候可能要各奔東西了。」青雲忠和玄君魂都笑著站起來。

這個時候,陳雀武等人都離開了,將地方留給了他們這群年輕人。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