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我願意!」莫雨晴不顧頭暈,又大喊了一聲。

醫生走進來,上前檢查一番,對蕭遠航說:「小姐沒什麼事。有點低血壓,貧血,才會眩暈的,回家補一些營養品,很快就會恢復過來的。」

「那不需要在這裡再觀察兩天?」蕭遠航問。

「不用,回家靜養就好。」醫生說。

「行,你先出去吧。」

蕭遠航拉過椅子坐下,看著她瘦削的臉,也挺心疼的。可她那一臉倔強的表情,卻又讓他氣不打一處來。

「想什麼呢?讓我猜猜?」蕭遠航看了她半晌,突然開口說。

莫雨晴白了他一眼,沒說話。

蕭遠航繼續說:「剛才在外面,我撿到一張小紙條,上面寫的內容和你有關,想不想聽聽?」

莫雨晴猛地看過來,緊張的問:「什麼小紙條?」

顧邵霆從口袋裡拿出小紙條來,慢慢展開,照著上面,一字一字的念道:「我是莫雨晴,我馬上就要和蕭遠航結婚了!」

念完,眼含笑意的問:「寶兒,這是你寫的?真的讓我好意外,你也是很期待我們這場盛大婚禮的吧?」

莫雨晴不敢置信,過來搶過了紙條看。蕭遠航沒有念錯,上面真是這麼寫的。

她手微微顫抖,嘴裡不停的呢喃:「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啊?明明不是這樣的啊……」

「不是哪樣?」蕭遠航邪魅的看著她笑問:「難道你還寫了別的?」

莫雨晴抬起頭,眼裡帶著藏不住的憤怒,把紙團團成團,朝他臉上扔去,卻被他給躲開了。

「蕭遠航,這是不是你搞的鬼?這紙條上的話,都是你改的吧?」莫雨晴氣憤的問完,隨即拿過身邊的包,把裡面其餘的都拿了出來看,果不其然,上面的話寫的都是倆人要結婚了,求祝福什麼的話,看著都要甜死個人。沒有一條是求救的!

「你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蕭遠航裝傻的問:「這上面的話寫的不是挺好的嗎?」

莫雨晴怒極反笑,哼道:「你可真厲害!我做的如此嚴密,也會被你發現,是我高看我自己了!」

蕭遠航翹著二郎腿,抬手撣了撣腿,對她說:「雖然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但你的話我很認同。不要和我抗爭,你爭不過的,乖乖的順服,是你最好的選擇!」

「我呸!」莫雨晴朝他啐了一口,「我是不會屈服你的!」

「精神可嘉。」蕭遠航假模假式的拍了兩下巴掌,說道:「現在知道顧邵霆還活著,看到了他,就把之前答應我的事都忘了是吧?好,沒關係的,我有的是法子讓你跟我結婚。」

莫雨晴說:「我不怕你,儘管來吧!我是死都不會嫁給你的!」

「哦?是嗎?那我可要得好好想想了,我肯定是不會讓你死的,那其他人可就不好說了。例如,你的小姨,例如,你閨蜜肚子里的孩子,好像你還有個朋友叫傾城的吧?長的也很漂亮的,只可惜精神有了點問題,不過沒關係,我的手下們不會嫌棄的!」蕭遠航滿嘴說的都是讓莫雨晴膽戰心驚的話。

「你不是人!」莫雨晴發瘋似得撲倒他身上去,對著他的臉是又抓又撓。

蕭遠航感覺像是被一隻猴子給襲擊了,身子後仰,把莫雨晴給拉了下來。

「幹什麼你!」他怒吼道。

「殺了你!」莫雨晴感覺自己都要氣炸了,又撲了上去,朝著他的耳朵用力的咬了下去。

蕭遠航忍著疼痛,咬牙切齒的對她說:「莫雨晴,你儘管咬,儘管對我人身攻擊,殺了我都不怕。只要我還有一口氣活著,那我就一定會和你結婚,你逃不掉的!」

莫雨晴的嘴裡滿是血腥味道,被他的話震住,她無望的捶著他的肩膀大哭道:「蕭遠航,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為什麼?」

蕭遠航沒說話,只是給她抱在了腿上,默默的拍著她的背,安撫著她。

莫雨晴沉浸在自己的悲痛中,對蕭遠航的碰觸已經沒了感覺。哭了好長時間,她哭累了,趴在了他的肩頭睡著了。

蕭遠航耳朵的血已經凝固了,他也沒有動,就這樣靜靜的享受著和她的寧靜時刻。

「姍姍,還記得那年嗎?你也是這樣趴在我的肩頭睡覺,現在你又回來了,可真好……」蕭遠航輕輕的說,嘴角劃出一抹笑來。 顧邵霆又在晉城多待了兩日,終於是把明總這塊硬骨頭給拿了下來。其中還是託了賀家壽宴的福,才會讓他很快的答應合作。之後,他又帶著簡依然在晉城好好的玩了一回,倆人才打道回府。

到海城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倆人還沒有吃飯,在家樓下的飯店打包了兩個菜上了樓。

回到家,簡依然把東西擺上桌,叫著顧邵霆說:「過來吃飯吧。」

顧邵霆在那邊打電話,聞言應了一聲,對電話里的人說:「徐總,那我先掛了。」

「誒,等一下。」老闆在電話里說:「有這麼一個事,咱們海城商圈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就是每年都要給龍頭老大夏家上禮,這日子馬上就到了,就在下周,你著手準備一下,備一份拿得出手的賀禮,然後你給送去。」

「是,我知道了。」顧邵霆應道,「只是,這夏家家主喜好什麼?」

老闆在電話里呵呵的笑了笑說:「什麼都不喜歡,就喜歡他那寶貝孫女兒!」

「哦?」顧邵霆不解。

老闆解釋說:「當年夏家遇難,危在旦夕,恰逢這個小孫女出世,給夏家帶來了轉機,後來更是帶來了無盡的財運,老爺子把她當成福星一樣看,在乎的很。你可以在這小小姐身上下功夫。」

顧邵霆說:「好,備好了禮物,給您過目。」

「辛苦了,邵霆。」老闆說:「需要多錢,去財務那領就好,不用我蓋章,我和財務都打好招呼了。」

顧邵霆說了幾句,掛了電話。

回到餐桌,簡依然問:「又給你安排什麼活了?」

顧邵霆邊吃邊說:「要給夏家上禮,叫我去。」

「夏家真的很龐大,你們這下中小型企業都要去。不過,顧氏企業就不用去,實力相當。」簡依然隨意的說。

「顧氏畢竟在蓉城,這裡是海城的地盤,都不給面子的嗎?」顧邵霆問。

簡依然看著他,片刻后,嗤地一聲笑了出來,「你問我?這個問題應該問你自己吧?這可是你規定的。」

「嗯?」顧邵霆一愣,隨即問道:「你的意思是,我是顧氏分公司的上層嗎?」

「上層有權利決斷這樣的大事嗎?」簡依然反問道。

顧邵霆皺眉,放下了碗筷,但依舊沉靜的問:「那你的意思是,我是顧氏集團的總裁?」

簡依然看他自信滿滿的樣子,心嘆不愧是人中龍鳳,猜到自己的身份還是這樣的穩重。她點點頭,說:「是,你是顧氏集團總裁顧邵霆!」

縱然他已經有了猜測,有了心理準備,可還是怔愣住,不敢置信的問:「是真的?」

簡依然輕笑:「你之前不也覺得自己不可能是如此普通之人嗎?現在怎麼又不敢相信了?」

顧邵霆也跟著笑了笑,「是啊,你真是了解我,雖然我嘴上沒說,可心裡真的不甘自己就是一個普通人,冥冥中總是感覺我的身份不會這麼普通。」

「所以我就說,你的失憶真的和其他人不太一樣。身體上對愛的人排斥,能感應出自己的不凡身份,你還真是棒棒啊。」簡依然打趣的說。

顧邵霆又重新拿起碗筷,繼續吃飯,說:「那聊聊我之前到底經歷了什麼吧。」

簡依然低頭吃飯,心虛的很,對他說:「也沒什麼,就是之前咱倆吵架了,我一氣之下跑來了分公司。你消氣后,過來找我,不料海上出了大暴風雨,你就被打落到海里了。」她說完,抬起頭看他,說:「我真的是後悔的要死。找不到你的日子,我真的是希望時間能倒流回去,不和你吵,不和你鬧。」

顧邵霆問:「那為什麼不和我說實話?」

「不說實話也是伯父讓的。他擔心你失憶的事情被傳出去,叫公司里的有心人知道,做些對公司不利的事情。還有,擔心股市會有風波,所以就先讓我編了個謊言,先哄騙你,等這陣風波過了后,再讓我告訴你一切。」

「那公司現在是我爸在管理嗎?」顧邵霆面色凝重的問。

「不是,是邵陽在管。」簡依然解釋說:「你的弟弟。」

顧邵霆放下了筷子,獨自思考,好半天後,對她說:「把我爸的電話給我。」

「好。」簡依然拿了電話,把號碼念給他聽。

那邊很快接了起來,顧邵霆拿著電話去了陽台。簡依然看著他的背影,心裡思緒萬千。

十多分鐘后,顧邵霆進來了,坐在餐桌前,對發愣的簡依然說:「吃飯吧,傻看什麼呢?」

「和伯父都聊什麼了?」簡依然好奇的問。

顧邵霆給她夾了一塊肉,隨意的說:「也沒聊什麼,簡單的聊了一下病情,又說了說最近公司的事情。我告訴他,會過一段時間再回去。」

「為什麼?」簡依然不解的問。

顧邵霆說:「在老徐這,總要把交代給我的事辦好。去完夏家,我就回蓉城。」

簡依然知道他始終是要回去的,心裡不免惆悵。回去后,他就知道莫雨晴了吧?

上門贅婿 「對了,爸剛才說,之前訂的婚戒尺寸不太對,形狀也搞錯了,叫我和你說一聲,你去聯繫一下珠寶店。」顧邵霆說。

「啊?」簡依然愕然,獃獃的說:「好,我知道了。」

顧邵霆看她呆愣的樣子,給了她一個安慰的笑,說:「好了,過去的事就都過去了,我又沒有怪你,你也是為了公司著想。剛才爸還在電話里給我說,叫我不要跟你發脾氣呢。我之前是不是總和你發脾氣?」顧邵霆說著話,坐到了她身邊。

簡依然嗔怪的說:「你是天大地大,工作最大。這次我們吵架也是因為你工作的事,才會給我氣到海城來。你知不知道,有時你真的很氣人誒!」

顧邵霆說:「好了,不生氣了。都訂婚了,你還要往哪跑啊?以後你哪都跑不掉了,就待在我身邊。」說著,摟過了她的肩膀。

簡依然依偎在他懷裡,聽他說的甜言蜜語的話嘴角也禁不住上揚。走一步看一步吧,何況,自己身後還有老顧在支持自己,不能露了餡的!

莫雨晴不知睡了多長時間,醒來時,已經天黑了。她伸手扭開床頭小燈,此時,門外有人在敲門。 她猜是傭人來看她醒了沒有,她也沒吱聲,依舊躺在那裡不動不說話。眼睛瞟向小陽台,門已經被封上了,是從這裡跳不下去了。

「小姐?醒了嗎?」門外,傭人輕輕的叫道:「吃晚餐了,您醒了沒有?」

莫雨晴翻了一個身,還是沒有說話。

門外又傳來玉嬸的聲音,對之前的傭人說:「你先下去吧。」之後她敲了敲門,進來了。

「小姐,吃晚餐了。」玉嬸站在床邊說:「我知道你醒了,那就起來吃飯吧,吃完了再躺著。」

莫雨晴無力的嘆了一口氣,問:「玉嬸,今天是幾號了?」

玉嬸說:「3月20號了。」

「一個多月了……」莫雨晴喃喃。

隨後慢慢的坐起來,對她說:「玉嬸,你去告訴他,從今天起,我不吃飯了,我要絕食!除非他放我走,不然我不會屈服的!」

玉嬸聽了大驚失色,忙擺著手的說:「小姐,不可以啊,醫生說你身子弱,得需要補充營養,怎麼能絕食呢?不管出了什麼事,可不能不吃飯啊!」

莫雨晴翻身又躺下,說:「玉嬸,別說了,你去告訴他就行了。」

玉嬸心疼的看著她,見她也是主意已定,沒再多說什麼,出去了。

回了餐廳,雲清見玉嬸自己一人,問:「姍姍還沒醒呢?」

玉嬸看向蕭遠航,對他說:「少爺,小姐叫我告訴你,從今天起,她開始絕食,除非你放她走。」

蕭遠航端著碗聽完,冷笑了一聲,點頭說:「好,我知道了,那就按她說的去辦吧,以後吃飯都不要叫她,你們也不許私下給她東西吃。」

「遠航!」雲清急急的說:「這怎麼行啊?姍姍現在還貧血呢,不吃飯,那身子受得了嗎?」

蕭遠航說:「受不了也是她自找的!」說罷,放下碗筷,帶著怒氣出了餐廳。

雲清也沒有心思再吃了,轉頭對玉嬸說:「等下再晚一些,你給小姐做碗珍珠湯給她送去。」

玉嬸為難的說:「夫人,少爺剛才吩咐過,不許給小姐送吃的。」

「他說你就聽,我說就不聽啊?」雲清煩躁的說:「等少爺睡了再送,他也不知道!」

玉嬸只好回道:「是,夫人。」

蕭遠航上了樓,習慣性的就要去莫雨晴的房間。可走到門口,還是堪堪的停下了腳,只在門前駐足片刻,轉身就又離開了。晾晾她,也讓自己冷靜冷靜。天天面對她除了吵鬧,就是哭喊,其實自己心裡也疲憊的很。蕭遠航心裡這麼想著,去了書房。

莫雨晴躺著實在是睡不著了,坐了起來。去洗手間洗了把臉,清醒了不少。出來坐到沙發上,隨手從後面的書櫃里抽出一本書來,無意的翻看著。她心裡也在納悶,蕭遠航怎麼沒有殺上來?倒有點出乎自己的意料。不過,不上來不是更好嗎?不吵自己,也落個清凈。

專心看書,很快就被書里的內容給吸引住了。不知過了多少時間了,莫雨晴翻了一頁后,放下書,站起來抻了抻胳膊,坐的時間有點長了。

「小姐?」門外傭人又來敲門叫她。

莫雨晴過去開門,問:「什麼事?」

傭人說:「小姐,少爺的朋友來了,叫你過去一起玩。」

莫雨晴才不想去呢,拒絕道:「我要睡了,不去了。」

傭人說:「小姐,賀大小姐也來了,說是讓你一定過去。」

「賀媛?」莫雨晴想想,說:「那好吧。」

和傭人去了某一個會客廳,裡面熱鬧的很。她推門而入,就見賀媛朝她招手說:「姍姍,快來!」

莫雨晴看房間中間擺著一張餐桌,上面放著電磁爐,上面坐著火鍋,正咕嘟嘟的冒著熱氣。旁邊擺著二十多樣菜品和丸子,豐盛的很。

「你們在吃火鍋?」莫雨晴驚訝的問。

賀媛說:「都是賀坤,說想來這吃廚子做的火鍋,真是想一出是一出,沒辦法,我們就都過來了。」

莫雨晴轉頭看了看賀坤,宋天浩,還有幾個不認識的男男女女,有十來個人呢。

「哦,是這樣啊。」莫雨晴看了一眼熱氣噴騰的火鍋,暗中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

蕭遠航在那邊和朋友們在聊天,莫雨晴進來,他也沒理她,甚至看都沒看一眼。

「你還好吧?」賀媛拿了一套碗筷自然而然的放到她面前,關心的問:「昨天聽說你暈過去了,都要嚇死我了。後來出了什麼事?」

莫雨晴搖搖頭,「沒什麼,就是醫生說我低血壓,貧血了。」

賀媛又給她調料,歉疚的問:「姍姍,你還在怪我是不是?抱歉啊,我也是身不由己。」

莫雨晴沖她一笑,「你說什麼呢?我理解你,並沒有怪你。」

蘸料調好了,賀媛說:「來,吃吧,我獨家蘸料,其他人想吃都吃不到的!」

莫雨晴面露難色,對她說:「媛媛,我晚上吃過飯了,現在不餓什麼都吃不下。」

賀媛驚訝的問:「不是吧?剛才在樓下廚房,玉嬸可是說你什麼都沒吃,叫我等下看著你多吃點呢。」

「哈哈哈。」莫雨晴乾笑幾聲,「媛媛,你吃吧,我就不吃了。之前我也沒想過來,是傭人說你來了,我這才來。等下你吃完去我房間找我吧,咱倆聊聊天。」

賀媛卻不讓她走,嚴肅的說:「不行,沒吃飯怎麼可以?你貧血不知道嗎?來,多吃點肉片,補一補。」邊說著,就給她夾了一筷子肉片放到了小碟子里。

「媛媛……」莫雨晴不想撫了她的好意,可又不想打破自己的原則,左右為難不知道怎麼辦好。

蕭遠航在那邊看過來,看向賀媛,叫她一聲,問:「好不好吃?」

賀媛點頭說:「遠航,你家我就喜歡這廚子大叔,我都想讓我家的廚子來學藝了。味道那是不用說,真的太好吃了!」

賀媛說完,看向莫雨晴問:「你怎麼還不吃?特別好吃,這個辣,也不是特別辣,還很香,你快嘗嘗看。」

莫雨晴在心底告誡自己一定要守住原則,不然蕭遠航肯定會小看自己的。

「媛媛,我跟你說吧,我現在在絕食,我什麼都不會吃的!」莫雨晴小聲的在她耳邊說道。 「什麼?絕食?」賀媛驚訝的問:「為什麼?就是為了和遠航對抗?」

莫雨晴咬著嘴唇,憤恨的看了對面蕭遠航一眼,默默的點頭,沉著聲音說:「是!我就是要和他抗爭到底!」

賀媛嘆了一口氣,說:「姍姍,你這又是何苦呢?想對抗的方法有很多,不要和自己的身體過不去。」

莫雨晴苦笑一聲,「方法我想的還少嗎?跳樓,逃跑,打架……媛媛,你看哪個有結果了?我想好了,如果這次我贏了,那是老天眷顧我;要是我真餓死了,我也認了!」

「亂說什麼呢?遠航他怎麼能看著你餓死呢?」賀媛哄著她說:「你要是想抗爭,那就得有個好身體!不說嗎,身體是本錢。難道你真甘心就餓死啊?」

聽她說的話,莫雨晴的眼淚刷地一下流了出來,哽咽著說:「我看到我男朋友了……我被困在車裡,就那麼看著他從我眼前而過……而且,他好像出了什麼事情,有了未婚妻。我想知道他到底是怎麼了,我現在心急如焚,度日如年。媛媛,我這種心情你永遠理解不了!」

賀媛給她拿過紙巾擦眼淚,說:「就因為這樣,你才更應該振作起來啊!我雖然是遠航的朋友,但他的作法我也是非常不贊同的。你如果身子垮掉了,那你男朋友就真的成別人的了。為了你男朋友,你也要咬牙堅持下去啊!」

「可我不用絕食威脅他,還能有什麼辦法?」莫雨晴癟著嘴的問,「拿刀子抹脖子?還是一哭二鬧三上吊?我覺得如果我那麼做的話,他只會覺得我是在鬧,根本就不會當回事。」

「哎……」賀媛吃了一口肉,也重重的一嘆,「不管怎麼說,你還是不要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你現在身子本來就弱,好好愛惜它吧。」

莫雨晴把臉埋在掌心中,胳膊撐在桌子上,生無可戀的說:「那我該要怎麼辦啊?」

賀媛拉過她,把筷子塞進她手裡,說:「所以說啊,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那就吃!吃飽了,心情就好,說不定就會想到辦法了!」

「我不吃!」莫雨晴還是很堅持。

賀媛輕蹙了下眉頭,「你還挺倔的,油鹽不進呢?」她想了想說:「你先吃著,等下和你回房間,咱倆一起想辦法好不好?」

「你肯幫我嗎?」莫雨晴斜眼看她。

「是!我幫你!」賀媛低下聲音,無奈的很,嗔怪的對她說:「你呀,以後真是回了家,可別忘了我啊。現在多吃點!」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