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戰爭!」

「戰爭!」

「戰爭!」

整個深淵七十四號,沸騰如火。

巫桑嚟神色欣慰,高舉雙手,「我年輕的族人們,先祖將以你們為榮,因為漫長歲月流逝,黑巫族的熱血與無懼卻不曾丟失。那麼,就讓我們舉起戰爭的旗幟,帶領我們的屍傀軍隊,降臨到深淵五百一十三號,將外域入侵者及噬巫蟲徹底毀滅!當年,祖先們能夠做到的事情,我們同樣可以做到!」

生死存亡之戰,黑巫族上下,爆發出全部的力量,幾乎傾巢而出。十七名金甲黑巫為首,二十萬黑巫族族人,五千萬屍傀大軍,組成可以毀滅一切的恐怖力量洪流。

深藏在幽冥山腹地的古老陣法,已經全力運轉起來,七名年老的金甲黑巫跪地膜拜,大聲的誦念。

「亡去的英靈,黑巫族的祖先,請降臨你們的力量,為族群兒郎們打開一條降臨之門,將一切邪惡消滅!」

轟——

恐怖的力量瞬間爆發,竟凝聚成一隻生滿黑色鱗甲的大手,在虛空中拉開一道傳送之門。

噗——

噗——

噗——

七名年老金甲齊齊噴出一口鮮血,其中四個因為獻祭,直接橫死當場。

巫桑嚟猙獰如惡鬼,凄厲尖叫,「殺光他們,殺光他們!」

「殺!」

巫哈贊仰頭咆哮,大手一揮帶領麾下,第一批踏入傳送之門。

……

深淵五百一十三號。

天空中的籃曜日,毫無預兆暗淡下去,像是被一瞬間,抽取了巨大的力量。一座巨大的傳送之門,出現在蒼穹之下,光芒閃動間,巫哈贊從中走出,在它身後是密密麻麻,一眼看不到盡頭的屍傀軍隊。

傳送之門像是連通了阿鼻地獄,整整一個時辰,五千萬屍傀大軍源源不斷湧出,佔據了整片蒼穹,遮蓋住籃曜日的光芒,令大地陷入黑暗。

地面上,臣服於黑巫族的深淵生靈軍隊,此刻瑟瑟顫抖,臉上充斥著遮掩不住的驚懼。

「恭迎偉大的大人們降臨!」 重生之老而爲賊 一頭深淵魔龍趴下巨大的身軀,深深埋頭,表示自己的敬畏。

可下一刻,它口中就發出一聲慘叫,就見巫哈贊一把將它抓到手中,張開大口猛地撕下深淵魔龍的頭顱,鮮血噴涌如泉,空氣瞬間充滿了血腥味道。

咀嚼著深淵魔龍的頭顱,血水順著嘴角滑落,巫哈贊目光森然,「巫雷姆、巫多饊死在這裡,你們這些卑賤的東西居然還活著,我非常失望。」

冰冷的聲音,在空中不斷迴響,地面上的深淵生靈,臉上血色瞬間褪盡,全部跪倒在地。

「大人饒命!」

黑巫族,向來以殘忍、冷酷著稱,因族中強者死亡,一怒屠殺整座深淵的事情,並非沒有發生過。

他們豈能不恐懼!

「巫哈贊,外域邪魔手段詭異,他們不曾發現情有可原,便給他們一個機會吧。」另一黑巫族超級強者,巫鳴咯緩緩開口。

「哼!」巫哈贊重重冷哼,眼中殺機一陣瘋狂涌動,才緩緩收回,「我就給你們一個機會。」

「外域邪魔培育出一種,針對屍傀的邪蟲,你們要做的,就是不惜代價將這些邪蟲殺死。記住,是不惜代價,哪怕是你們自爆!否則我保證,你們會後悔,活在這個世界上。」

「……是,巫哈贊大人!」臣服的深淵生靈顫聲開口。

巫哈贊猛地揮手,「不要再浪費時間了,一舉攻上,我要將這些外域邪魔。殺的雞犬不留!」

「殺!」

巫鳴咯振臂高呼。

「殺!」

五千萬屍傀大軍咆哮,滾滾聲浪,化為極其恐怖的力量,竟讓空間都隨之扭曲。

便是頭頂,那照耀深淵不知多少歲月的籃曜日,此刻似乎都變得暗淡無光!

……

五方城。

城三面環山,一面向河。

此刻,高大、厚重的城牆上,阿黛絲、蕭東吳神色凝重。

「十七金甲,二十萬黑巫族,五千萬屍傀……」情報早已傳來,可即便如此,再度提及依舊暗暗心驚。

蕭東吳吐一口氣,「這一戰,不要應付啊!」

何止不好應付這麼簡單。

二十人皇,五百混元,就算有收服的兩頭超級屍傀,也根本無法與之相提並論。

如果不是掌握著噬巫蟲大軍,這一場戰爭尚未開始,結果就已經註定。

阿黛絲目光深邃,看向遠方天際,「它們就要到了。」

「什麼!」蕭東吳大驚,「怎麼這麼……」

話未說完,他便苦笑一聲。

是了,這裡本就是黑巫族的領地,只不過被他們借阿布、阿魯兩頭超級屍傀,才能兵不血刃的奪下。

如今黑巫族舉族來犯,他們哪裡敢抵抗,怕是直接就投降了。

「哼!本也沒準備,這些牆頭草能做些什麼,只是看中他們手中的各種寶物罷了。」阿黛絲冷笑一聲,「來吧,來吧!本女王的噬巫蟲軍隊,也已經準備好了!」

她聲音剛剛落下,五方城外三面大山,突然劇烈震顫,隨即如積木般坍塌崩碎。城門朝向的大河,河心出現一隻巨大漩渦,瘋狂吞噬著河水,短短數個呼吸時間,整個大河直接乾涸。

然後,鋪天蓋地的屍傀大軍從地底鑽出,一圈一圈,將整個五方城圍的水泄不通……咆哮嘶吼,殺機衝天!

轟——

轟——

轟——

巨響中地動天搖,十七具超級屍傀落在五方城外。

巫哈贊一步邁出,口中咆哮,「殺!」

沒有一句話,也不需要任何話。

它的目的,就是殺死這裡所有的活物……一個不留! 吼——

暴虐咆哮,殺機衝天,入目所及無數屍傀,似驚濤駭浪拍來!大地在顫抖,天空在哀嚎,屠滅……一切。

嘭——

蕭東吳身體在城中拋飛,他瞪大眼,仰頭看著城牆上的女人,眼中充滿了震動與難以置信。

「城中才是你應該呆的地方,這裡交給我。」阿黛絲長發翻飛,臉色突然變得蒼白,嘴唇卻殷紅的像是塗了血,聲音變得冰冷沒有溫度,「如果我失敗,盡量堅守到莫語回來,帶他傳送回外域。」

語落,她腳下一踏,身影升入半空,冰冷的目光掃過周邊,揚起雙手向下方狠狠一劃,「出來吧,噬巫蟲軍隊!」

兩道長長的空間裂紋出現,「嗡」「嗡」振翅聲傳出,下一刻兩道由噬巫蟲組成的洪流,呼嘯衝出!

召喚來的噬巫蟲,感受到充斥天地的屍傀氣息,眼珠瞬間變得赤紅,翅膀瘋狂拍動,瘋狂沖向屍傀大軍。

「噬巫蟲!」巫哈贊咆哮,它巨大眼珠劇烈收縮,湧出一絲掩蓋不住的驚懼,但轉眼間,就被暴虐殺意撕碎。

它一步上前,「黑巫族的奴僕們,現在到你們為出場的時候了,殺死所有紫色甲蟲,退後半步者滅全族!」

受黑巫族控制的深淵生靈,在死亡逼迫下,不得不咆哮著,沖入戰場之中。

最前面的,就是魔龍一族!

雖然族長,不久前被殺死,但為了整個族群的延續,它們沒得選。

吼——

一頭成年魔龍,煽動著翅膀,像是一座小山般,沖入噬巫蟲蟲群。橫衝直撞,它龐大的身軀,堅硬強悍,就是最強的殺傷武器。

轉眼,就有幾千隻噬巫蟲,被魔龍身軀碾碎。

不過很快,魔龍便痛苦咆哮起來,它身上沾染的噬巫蟲體液,如強酸般產生恐怖的腐蝕,且釋放齣劇毒,順著腐蝕開的傷口,瘋狂侵入它體內。

吼——

痛苦嚎叫中,這頭深淵魔龍身體爆開,自爆的力量,將它身體周邊瞬間清空。

無數噬巫蟲,被直接轟殺!

阿黛絲高高在上,清楚看到了這一幕,她眉頭輕皺,隨即閃過一抹冷意。抬手在前一劃,又有一道空間裂縫出現,這次出現在不再是噬巫蟲軍隊,而是足足一百條巨大的黑色蜈蚣。

齊齊一聲嘶鳴,百條蜈蚣如箭矢般爆射而出,直奔衝殺在蟲群中的深淵生靈軍隊。

一頭山嶽巨人,咆哮一聲揮拳砸來,作為天生可以掌控大地力量的異族,他們一拳的力量,可以將一座山輕鬆砸碎。

但此刻,「轟」的一聲巨響后,沖向山嶽巨人的黑色蜈蚣,只是翻滾著飛出去,尾巴處的節足掃過,好大一顆頭顱衝天而起。

而它身體表面油光蹭亮的甲殼上,卻連半點痕迹,都不曾留下。

百隻黑色蜈蚣,像是一百把黑色大刀,狠狠斬入深淵生靈軍隊之中,瘋狂殺戮掀起腥風血雨,將他們對噬巫蟲的打擊,強行壓制下去!

噬巫蟲的力量得以爆發出來,屍傀大軍的折損,頓時變得恐怖起來,隨著「轟」「轟」「轟」的噬巫蟲瘋狂自爆,成片成片的倒地。

十七尊超級屍傀看的怒火中燒!

「殺死這個女人!」巫哈贊驀地咆哮,它腳下重重一踏,身體如炮彈般衝天而起。

咚——

咚——

咚——

咚——

它身後,四尊超級屍傀緊隨其後。

就像是五座大山,橫跨戰場而來,尚未抵達暴虐殺機,便讓虛空掀起狂風。

阿黛絲眼眸輕眯,任憑滿頭長發飛揚,眼神鎖定五尊超級屍傀,寒光閃動如刀鋒。

突然間,她身下大地崩碎,阿布、阿魯兩大超級屍傀,兇悍衝出。

五尊超級屍傀中,頓時分出兩個,合身撲上。

轟——

轟——

就像是星辰的對碰!

恐怖廝殺瞬間爆發,激烈碰撞聲如同雷霆,令大地崩潰掀起漫天塵煙。

巫哈贊為首,剩餘三尊超級屍傀,絲毫不停直取阿黛絲!

「東吳大人,怎麼辦?如果阿黛絲大人出事,陛下回來你我如何交代!」蕭騰焦急開口。

蕭東吳神色沉重,緩緩開口,「這是阿黛絲的選擇,而我們的使命,是固守城池,等到陛下歸來……消息送到沒有?」

「算著時間,地元劍神現在,應該已經到了大墓。」

「那就好,全力開啟護城陣法,不惜損耗維持陣法全力運轉!」蕭東吳暗暗一嘆,抬頭看向她的身影。

阿黛絲,你千萬不要出事,否則我真的沒有辦法,向陛下交代啊!< 廝殺遍野,碰撞轟鳴,尖叫慘嚎聲充斥耳膜。

戰場中央,三尊超級屍傀咆哮中,抬手便要按落。

阿黛絲抬頭,臉色越發蒼白,嘴唇似要滴血。

轟——

轟——

她面前虛空,猛地扭曲崩碎,兩頭巨猿手提石棍竄出,齜牙咆哮一聲,石棍「轟」的砸下。

「交給你們!」巫哈贊低吼。

旁邊兩尊超級屍傀改落掌為拳,平直轟出,拳頭與石棍碰撞,緊接著就是一聲金鐵交鳴聲。

碰撞中心,空間直接崩潰,像是一隻張開的黑色大嘴,將巨猿與超級屍傀全部吞入其中。

但那瘋狂傳播的力量波動表明,它們正在其中瘋狂廝殺!

巫哈贊目光陰沉,「死吧!」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