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所以說,天賜才是最大的變數,從剛開始與他接觸,到現在為止。他的變化實在是快了,快的讓我和大哥都為之驚嘆。」趙香兒一臉不可思議的說道:「知道嗎?那時候的天賜是那麼的孤僻。在靈脈測試的時候,他那種絕望的眼神,我現在都還記得。」

「雖然不知道他究竟有著怎麼樣的心事,但是我可以肯定,他的事情一定不簡單。而且困難的程度也是超乎想象的大。這也就是為什麼他不斷的壓榨自己的時間,進行瘋狂修鍊的原因。他看似對什麼都是滿不關心,但是誰又能否定,他對我們之間的友誼,對我們之間的攀比了?」

如果凌天賜在這裡一定會大吃一驚,可以說現在趙香兒已經是將他情況分析的八九不離十了!

嚴群也是鄭重的點點頭,嘆息道:「他的心中很苦。所以我們在趕超他的時候,他卻也在趕超我們。殊不知,他把我們當做目標是太小看他自己了。」

「咦?」就在這個時候趙香兒抬起了自己的頭顱,道:「他們來了。」

這個時候已經有著人陸陸續續的來到了這裡,而且,隨著人流量的增加,這裡的溫度也是漸漸的變得高了起來。

還有的學員已經開始辦理這個入學的手續了,畢竟他們心中都是帶著一絲激動和嚮往的。早點將這裡的事情做完,這樣也算的上是一種心理上的安慰。

趙香兒和嚴群兩人對是一眼,最後站了起來,看著前面的森林,已經是有著一大批的人群朝著這邊趕來。規模相當的不小,趙香兒和嚴群兩人排眾而出,站在森林的邊緣,看著來人,嘴角浮現一絲微笑。

「靠,你們居然來這麼早?」那遠處夾在人群中的兩道身影,遠遠的就開始叫罵道。

嚴群的腦門上都是黑線,一手扶著自己的額頭道:「怎麼是這兩個貨?」

就在嚴群說話之間,這兩道身影已經是來到了他們的前面,一個身體十分的魁梧壯碩,另一個到也是生的清秀,只不過就是那臉上的笑容有些猥瑣。

「哥。」趙香兒看著來者,臉上也是浮現一絲微笑,道:「沒有想到你們居然是第二個來的。倒真是有點出乎我的意料啊。」

來的可不正是趙龍和李二嗎?

趙龍來到趙香兒的跟前,第一眼就是仔細打量了一番趙香兒,確定她沒有受到什麼傷害之後,才是嘿嘿一笑,道:「不錯不錯,你們倒是迅速。現在他們都還木有來嗎?」

「哇咔咔,我們第二,這次不是天賜最後就是杜星那二貨。」李二看來一下只有嚴群和趙香兒兩人,頓時心情大好。在這一路上,他可是被趙龍催促著前進的,沒有辦法,打又打不過,只有順從,這一路可是憋壞他了。

嚴群一拳打在李二的肩上,道:「你要是不裝*,我們還是朋友。」

「切。」李二無語的對著嚴群比了一個中指。不過臉上馬上就精彩了,道:「要不我們來打個賭?」

「嗯?」聞言,趙香兒、嚴群和趙龍三人同時的瞪大了眼睛看著李二,真不知道這個傢伙的腦袋中想的都是什麼。

李二一見情況不對,連忙解釋道:「咳咳,是這樣的。你看我們現在也很無聊對吧。等下一組人來了之後,我們六人就各種用各自的十個金魂印來打賭,看看誰猜中,誰是最後到來的。怎麼樣?」

「這個……」趙龍和嚴群兩人的臉色都是有些古怪,這下可就讓李二為難了。但是下一瞬趙龍和嚴群的話就讓李二差點崩潰了。

「你這個人怎麼這樣的沒心沒肺了?對於這種以同伴的經歷來作為賭注的人,我們必須遠遠躲開的。」嚴群一臉正義的看著李二罵道:「所以,關於賭博的事情,一定……要叫上我們。」

「你怎麼這麼壞了?」趙龍也是指著李二一臉仁義道:「話說,這是個太少了,十五個吧?」

李二和趙香兒只覺得兩眼一黑,身體就軟坐在草坪上。這真的就是人以類聚,物以群分!

這上半句還是義正言辭,下一句就是本心暴露,這種人,真是太難讓人捉摸了。最起碼李二現在是這麼想的。

於是乎,四人在某種誘惑和好奇心之下,就已經是達成了某種協議。

在等了大概不到十分鐘的時候,又是有著兩道熟悉的身影在人群中穿梭過來。趙香兒四人都是站了起來,等待著同伴的到來,當然,也是等待著最後打賭的開始。

來的不是別人,正是羅森和陳英豪。李二當即就將這個決定告訴了羅森和陳英豪。沒有想到的是,這兩人的反應激烈程度一點也是不亞於嚴群和趙龍。

六個心懷叵測的人終於是悄悄的再次開盤了!

趙龍、嚴群、陳英豪、李二四人買的是凌天賜最後到達。而只有羅森和趙香兒買的是王言云和杜星最後到!

到了這個時候為止,這裡已經是匯聚了一千多人,很多的人都是在辦理入學手續之後,就已經是在專人的帶領下,進入了那個山洞中。當然,還有著不斷的人群朝這邊過來。

趙香兒六人現在雖然是有些激動,有點急切,但是他們一點都不擔心凌天賜他們趕不來。

當十分鐘的時間過去的時候,那後方的人流也是越來越多了,這都是到了最後衝刺的關鍵時候。畢竟這第三關也是有著限制的。

但是經過這第三關,相信有很多的人都是永遠的離開了這裡。因為他們已經是沒有了進入青嵐學院的資格。

「他們怎麼還沒有來?不會真的敗在路上了吧?」李二現在也是等的有些著急了,語氣中帶著一絲關切道。

其餘的趙龍幾人也是面露急色的看著後方,只是那人中並沒有他們所等的幾道身影。

嚴群和陳英豪對視一眼,也是有些擔憂的說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以他們的實力,不可能這麼久還不來。」

「是啊,現在的人流都是減少了。」趙龍也是矚目眺望,但是很遺憾並沒有他們所期待的身影。

又是幾分鐘過去之後,在趙香兒都是等不下去的時候,嚴群終於是驚呼道:「來了,終於是來了,來的是……杜星?」這最後兩個字明顯是提高了幾個分貝。

聞言,陳英豪、趙龍、李二三人的臉上都是流露一絲得意的微笑,看向趙香兒和羅森的眼神,彷彿是在說:小樣兒,你們輸了!

不過,羅森的眼神中卻是閃過一絲疑惑,似乎在想些什麼。只有趙香兒一臉不解的看著前方已經是逐漸減少的人群,喃喃道:「怎麼會這樣?不對啊?」

很快,王言云和杜星兩人終於是來到了趙香兒六人的面前,看著趙龍幾人一臉嚴肅的臉龐,王言云和杜星顯得有些摸不著頭腦。

「天賜呢?」杜星和王言云兩人很快就發現了這裡只有六人,也就是說,他們兩人並不是最後一人!

「喂,你們怎麼還站在那裡?」就在趙龍幾人都是心懷各自的心思的身後,身後傳來一道十分熟悉的聲音!眾人轉過頭去,一臉的愕然,驚訝與不解! 趙龍、嚴群、陳英豪、李二、杜星和王言云六人都是一臉錯愕的看向那趙香兒身後二十多米遠的地方。羅森則是一臉神秘的笑著,只有趙香兒一個人是鬆了一口氣的樣子。

「這…是怎麼回事?」李二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那不遠處的兩道身影,說道。

不只是李二不敢置信,他們六人中打賭的其餘三人也是不敢置信的看著趙香兒身後不遠處的兩人,臉色說不出的複雜。看著那兩人走來,趙香兒和羅森兩人的臉上都是浮現了一絲微笑。

王言云的感知還算是不錯,看著這幾人的表情就知道一定有鬼,道:「你們是不是暗中又商議了什麼決定?而且,還是打賭看誰是最後到達的?」

「額……」

趙龍幾人都是一臉的驚愕,這王言云也太了解他們了吧?

杜星一臉無語的搖著頭,他現在也是終於明白了,原來這六個最早到的人,又在用他們在下注。

不過,現在杜星和王言云不用問都知道,自己兩人是最後到達的。看來這第一個月的金魂印是要貢獻出去了。

凌天賜現在和韓曉妮的樣子頗為狼狽,引得趙龍幾人一陣嘲笑。

「好了,這打賭的事情到學校再說。我們先去報名。進入之後在計劃吧。」凌天賜也是懶得去管這些,直接帶著他們去辦理入學手續。

不過,當凌天賜在交學費的時候,可是心疼了好久,一大堆的費用,雜七雜八的。最後居然七個人居然是用了差不多一千五百金武幣。

在一位學長大帶領下,凌天賜十人都是興奮異常的走進了那個大山洞。原本的好奇也是隨著進入而揭開。進入閃動的時候,凌天賜幾人明顯的都是感覺到在山洞的外面,有著一股極為奇異的能量波動。

這位學長倒是性情溫和,徑自的給他們介紹起來道:「現在你們進去之後,也就算是學院的一員了。學院的很多規矩都是需要你們自己去看。這個山洞是學院弟子唯一的出口,私自出學院者,是要受到學院的懲罰的,你們要切記。」

「是。」凌天賜幾人點頭應是。

「學長,可否告知我們,我們新生是怎麼度過這在學院的時間的?」陳英豪對這個學長還是很滿意,所以,態度也是很低。

「呵呵……貌似很多的學員都會問這個問題。很簡單,一般新生都會進行分班。最後新生,最低的修為都是武者五段。而你們就是一年級的學員。當你們的修為突破到武師的境界時,就算是二年級的學員了。當修為突破武師五段的時候,就是三年級的學員。而這都是后話。」

「新生大都是年紀和你們一般的,所以愛活動。而學員也是有著大型的活動。首先就是第一學期,在開學之後的一個月就會有一個新生大賽。這個比賽是以班級為單位參加的。」那位學長細細道來。

一時間凌天賜幾人的心思都被吸引了,神情也是變得有些火熱起來。

趙龍已經是開始摩拳擦掌,問道:「新生大賽?不知道這個比賽的含金量怎麼樣?」

「嗯,這算是對新生的一個考核,畢竟學員需要的實戰。這大賽的含金量算是比較高的。畢竟這只是剛開始。真正的好戲是在後面,入學之後,由各導師帶領各自的班級進行學習,期中的時候,會有一個學員大賽,這個賽事是全校轟動的。新生和老生一起,只是地區不同而已。而期末的時候,就是全校關注的時候。」

「因為期末的時候是檢驗新生學習成果的時候,這個時候會有學院考試,沒有達到要求的,自然是要接受懲罰。而最後就是班級對抗賽,第二期的時候,就會有新生排行榜。只要是自認為自己戰鬥力可以的,都可以去沖榜。」

「沖榜?難道這排行榜還有很多好處嗎?」羅森一下子就抓住了關鍵點,問道。

一聽到好處,頓時李二、杜星、趙龍幾人的眼睛都是亮了幾分,緊緊的盯著前面的學長,看的那位學長都是心中一陣發慌。

「嗯,這個沖榜排在前一百的都是有著金魂印可以領取的。每個月的量都是不一樣的,排名越靠前,那麼得到的也就是越高。」那位學長再次說道。

「真的嗎?」趙香兒也是瞪大了眼睛,對於這個沖榜,他們倒是有著不小的興趣,「敢問學長,這排行榜第一的有多少金魂印?」

「排名第一的可是有著三千金魂印的賞賜。而排名第二的就是兩千五,第三名就是兩千。第四、五名都是一千五。第六七名都是一千,其餘的八至十名都是八百。十一至二十都是五百。之後的都是八十名都是一百金魂印。」那位學長對這個排行榜的情況如數家珍的說道。

凌天賜幾人的眼眸都是明亮起來,想不到這排行榜的含金量居然是如此之大,要是沒有實力,恐怕一上去就會被人踩下去吧?

所以,凌天賜十人已經是有了初步的奮鬥目標,那就是衝擊那個排行榜。光是學院發下去的金魂印就是一筆恐怖的財富啊!

就在這說話之間,他們一行人已經是來到了一處空地的前面,這裡已經是有著很多的人聚集,最前面就是一個十分宏偉的建築,兩邊都是無限的延伸開去,看不到盡頭。

牆面都是高約五米,統一的青色,最北方的中間就是一個成扇形的大門。門蹲都是十分的厚大,給人一種深沉的感覺。上面雕刻著青嵐學院四個蒼穹大字。

依稀可以看到裡面的建築,都是十分的高大。在左邊都是統一的碧青色大樓,大概有著十幾棟的樣子,而右邊就是明顯要矮上不少的建築樓,這些樓宇看起來有些雜亂無章的感覺。但是有心就會發現,這些樓宇其實排布起來也是有著規律可循的。

而這些樓宇的中間就是一條條交錯縱橫的路面,四周的地面上都是那些美麗的植物。只不過讓所有學員感到奇怪的是,這裡為什麼沒有積雪?為什麼不會感覺到寒冷?

至於裡面的東西,凌天賜他們可就是看不到了。放眼望去,這裡已經是聚集了差不多兩千多人,但是後面還有著大量的人進來。

「真不知道這一屆的新生有多少人?是否會超過往年?」羅森一隻手拖著下巴,眼神微眯的說道。

那位學長在見到這裡的人數后,也是微微點頭,道:「你們這一屆的天才倒是不少,看來這一屆的競爭壓力很大啊,你們可是要小心啊。」

「多謝學長關心。」陳英豪笑了笑道:「不知道學長你們在進入學院之後,需要準備什麼了?或者說我們還需要注意一些什麼?」

對於凌天賜幾人的恭敬,這位學長倒也是喜歡,所以願意分享自己的經驗,道:「你們新生倒也是沒有太多需要注意的,最重要的就是實力的提升。導師帶你們的時間很少,所以更多的時間是需要你們自行去努力才行。」

「至於其餘的,你們倒是可以自己去領悟。不過,你們記住,在學院中可是有著很多的好東西,而好東西是需要金魂印的。學院中賺取金魂印的方式很多,就看你們會不會抓住了。」

「哦?賺取金魂印的辦法?學長可否在詳說一點?」王言云也是來了興趣,這金魂印對於他們來說,實在是太缺乏了。金武幣現在他們剩下的也不多了,總不能不賺取吧?

所以,只要是有途徑,他們十人就不怕沒有辦法去解決!

「學院中只有你想不到的,就像大陸上,有著那麼一批職業,比如煉藥師、比如匠師。這些高貴的職業可不是人人都能遇到的,在學員中也是有著這樣的存在,他們煉製的丹藥和兵器可都是讓人垂涎的很的東西。」

聞言之後的陳英豪十人可都是一臉怪笑的看著凌天賜,搞得那位學長再次一愣一愣的,都是不明白這幾人為何如此怪異,好在這幾人的品行都是不錯,否則他真的要考慮離開了。

趙龍這個守財奴已經開始著他的發財大計了,問道:「那麼學長,你們平時購買的一品丹藥可是多少金魂印啊?下等鐵器和中等鐵器的價格又是多少啊?」

「這個就得看煉藥師和匠師的級別了,煉製的東西好,自然價格就高。一般而言,這一品丹藥的價格也是不同,主要還是看它的功效。一般的都是在兩千金武幣以上。而一個下等鐵器,還是最差的,都是需要將近五百金武幣。」

「咕嚕。」趙龍幾人都是再次的咽了一口唾沫,果然這些稀有的職業還是最為賺錢的。

趙龍、李二、杜星幾人再次看向凌天賜的眼神時,都是變成了那種火辣辣的。搞得凌天賜都是有點心虛了,這些傢伙,果然都是一個坑!

就在這個時候,一位中年男子出現在那學院門口,爽朗的聲音傳開道:「各位學員們,很高心你們能夠通過我們的考驗。現在你們已經是成為我們青嵐學院的正是學員了。再次代表學院恭喜你們。」

眾多的學員都是一陣熱血沸騰,可以說,來到這青嵐學院還真的是不容易。每個人心中都是有著少許的激動的。凌天賜他們也是不例外。 中年男子看著激動的學員,臉上的笑容也是再次的濃郁起來,道:「現在,我藍雲作為你們一年級的教導主任正式的通知你們,你們進入學院之後,都會有著導師帶領你們學習的。學院的眾多規則到時候也是會列舉出來,你們可以去看看,至於其餘的時間則是由你們自己的支配,沒有進步到時候可是進不了二年級的。」

「好了,現在就說這麼多,今天是第一天,所以你們今天就去學院看看,下午的時候,將會把你們的分班情況頒布出來。自行找到你們的班級,明天則正式開始上課。祝大家學習愉快。」藍雲看著幾千名學員說道。

最後,藍雲在數千名的學員目光注視之下,消失在校門口。 下一瞬,所有的學員都是未知沸騰,吵鬧聲和歡呼聲都是一片。

凌天賜這十人也是不例外,因為他們十人可是還有這一個賭注存在的。以凌天賜為首的八人都是將目光王言云和杜星兩人。

「咳咳…大家不如先去學院逛一逛吧,畢竟這可是全海臨省中最好的初級學院。」王言云臉色微微漲紅的說道,眼神有些心虛的飄向了其他的地方。

杜星的身影也是在不斷的后移著,只不過這後退的步伐還是被趙龍那魁梧的身材擋住。幾人都是一臉「微笑」的看著王言云和杜星兩人。

「杜星,你們是不是該付出代價了。按照我們原計劃,每個人第一個月的經費是三十二個金武幣。現在你們的金武幣總數就是一百零四個。我們這裡有八個人,每個人平均下來就是十三個金魂印。」凌天賜一臉正經的說道,好像這件事情是多麼嚴肅。

杜星眼神直翻,心中無限憋屈,他一直都是以為這次是自己賺取金魂印的大好時機,但是現在看來,偷雞不成反倒蝕把米。

「不過。」就在王言云和杜星準備妥協的時候,凌天賜的下面一句話就直接讓著兩人差點崩潰。

「這只是第一個條件。第二個就是你們在第一個月中所得到的的金魂印都是必須分給我們。」凌天賜微笑的看著已經目瞪口呆的杜星和王言云,最後無情的將兩人的金魂印和金武幣給扣除了。

「天哪,這讓我怎麼活啊?一個月讓我怎麼活啊?」杜星仰天長嘯的悲鳴道:「李二、羅森,土豪,我們做朋友吧。」

聞言,李二、羅森、凌天賜幾人都是齊聲道:「你不裝*我們還能做朋友。」

這一鬧劇也是引來了不少的動靜,不過這些新生也都是熱血勁十足,很快的都是三兩成群的朝著學院內部走去。

凌天賜的目光轉向自己身邊的韓曉妮道:「韓姑娘,現在你已經安全了。你有什麼打算嗎?」

聞言的韓曉妮的臉色微微變幻了一下,甚至是有些黯然,這都是被趙香兒看在眼中,不過也只是輕微的搖搖頭,並沒有說出什麼來。

其餘的嚴群幾人都是沒有說話,他自然是明白凌天賜的意思,所以這個時候還是看他自己怎麼處理。不過說真的,他們都是很喜歡韓曉妮這個單純的妹子,雖然時間相處的很短。

韓曉妮的眼眸中有著晶瑩的淚光在閃爍,不過也是沒有太過於表現出來,聲音有些梗塞的說道:「多謝你們,現在我也算是安全到達了,就此別過吧。」

說完,表情有些傷感的對著趙香兒一笑,轉身朝著青嵐學院的大門走去,纖細的背影看起來是那麼的委屈,是那麼的單薄。

看著韓曉妮的背影,凌天賜感受到自己同伴的一道道火辣的目光,只有無奈的聳聳肩一笑道:「走吧,有些事情並不是我們能夠決定的。現在我們就先去學院裡面看看,這大概的構造吧。順便摸清楚一下這學院的『行情』。」

對於這行情兩個字,趙龍他們可是一點都不陌生,聞言之後,都是浮現了一絲微笑,這是對金武幣的渴望微笑。當然,其中的兩人是不可能笑的起來的,反正他們這一個月是註定兩袖空空。

一行九人緩步的隨著人流進去了學院,每個人的心中想法都是不一樣,或者說是激動。凌天賜現在的感觸也是頗為深刻的,回想起當初的一幕幕。他簡直是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真的已經是成長到了這個地步。

從前的廢材,之後的廢靈脈,一次又一次的打擊,差點就讓他那顆幼小的心臟差點崩潰。但是奇迹卻是出現了,一路修鍊的艱辛,只有當事人才有資格說,若不是心中有著一份執念,有著一個夢想,他或許早就已經放棄了,或者說已經死了!

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蘇老,對於蘇老,他有著說不清的情愫,這個亦師亦父的人給了他新的希望,也是他這一年多走下來的最強大的後盾。

而今天,他凌天賜終於是站在了這裡,站在了海臨省中第一,雲羅帝國初等學院中都是名列前茅的青嵐學院中。

而這裡將是他復仇的第一步,一切的一切都是要從這裡開始。他要顛覆武夢帝國,救出自己的族人和父母。儘管當初那些族人無情,可他們終究是林家的人啊!

心中不可謂不複雜,但是凌天賜卻是沒有任何的後悔,或者說不會有任何的遲疑。青嵐學院人才濟濟,肯定有著那些無背景的天才,而這些人將是他拉攏的對象。

趙香兒和趙龍兩兄妹的想法可以說基本上是相同的,以前他們可是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會走上修武的這條道路的。但是,修武之後,遇到了凌天賜,他們兩人的命運可就是間接的改變了。

現在他們心中只有兩個願望,或者說是兩個奮鬥的目標。第一個就是努力修鍊,爭取有著足夠的實力來保護趙氏夫婦。第二個就是幫助凌天賜實現他的目標。

這兩個目標看似簡單,可是真的那麼容易做到嗎?

趙龍和趙香兒心中除了激動地同時,就只有沉重,這裡天才雲集,他們想要出人頭地,那麼就得馬不停蹄的修鍊,爭取早日達到那種高度。

嚴群、杜星、李二、羅森四人的想法可是說間接的與趙龍兩兄妹有些類似,趙龍和趙香兒兩人只希望守護自己的父母,而他們四人則是需要守護自己的族人。這兩者在一定的程度上是相似的。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