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打碎那兩塊隕石幹嘛?」

太儀鼎忽然叫自己去打碎兩塊隕石,離央有些摸不著頭腦。

「那兩塊隕石中有著類似你剛才撿的烏恆金的東西,說不定對你有用!」

總裁只借不靠:ceo靠邊玩勺兒把 「你怎麼知道那兩塊隕石中有類似烏恆金的東西?」

得知原因后,離央一愣,有些難以相信太儀鼎的話,試探著問道。

「不清楚,或許是我的本能吧,我就是能感應得到那石頭裡邊另有東西,並且和你撿的烏恆金類似!」

面對離央的問題,太儀鼎自己也說不清它為什麼能知道隕石中有東西,這種感應,似乎是它的一種本能。

「既然如此,我就把這兩塊隕石打碎看看!」

得到這樣的答案,離央想了想后,直接就閃身來到其中一塊隕石前,裡面有沒有東西,太儀鼎的本能是否準確,只要將這兩塊隕石打碎后,一切就能明了。

看著面前這塊足有二十丈大小的隕石,離央輕呼了一口氣,體內靈力運轉,右手緊握成拳,絲絲土黃色的光華浮現。

之後隨著他一拳打出,一道泛著土黃色光芒的巨大拳影,帶著千鈞之勢,轟打向了隕石。

「轟!」

一聲巨響傳出,隕石應聲碎裂成無數的碎石,伴隨著激起的塵煙,噼里啪啦地掉落在地。

「裡面還真有東西!」

待到恢復平靜時,離央看到了在碎石堆中,居然有一物在閃爍著赤紅色的光芒,眼睛一亮,當即就把碎石中的東西攝到了手中。

「怎麼樣,是不是你需要的東西?」

看著離央手中的東西,太儀鼎飛過來詢問道。

「這並不是我所需要的材料,不過它也是一種煉器材料,至於是哪種我就不清楚了!」

端詳了手中東西片刻,離央多少有些失望,這東西是煉器材料不錯,不過卻不是煉製道衍劍所需要的材料。

「走!過去將另外一塊隕石打開!」

手中的不知名煉器材料,也無疑證明了太儀鼎的話,隨手將手中的煉器材料收起后,離央帶著期待的心情來到了另一塊隕石前。

相比於前面那塊隕石,此刻在離央面前的這塊隕石只有一丈左右大小,不過離央關心的也不是它的大小,而是這塊隕石中藏著什麼煉器材料。

同樣是一拳就轟打了過去,不過出乎意料的是,受了離央的這一拳后,這塊一丈多大的隕石竟然絲毫無損。

「居然這麼堅硬!」

望著面前這塊其貌不揚的隕石,離央吃了一驚,剛才他打出的這拳同先前打破另一塊隕石的那一拳力量是同等的。

「那就再加大力量!」

離央目中精芒一閃而過,心中對這塊隕石中的煉器材料更加期待了。

這一次,離央的拳頭上迸發出濃郁的土黃色光華,轟擊而出的拳影猶如真正的拳頭一般,轟在隕石上時,土黃色的光芒綻放,拳影也瞬間爆裂。

這一次,離央成功地將這塊隕石打碎,不過卻沒有如上一塊隕石般碎裂作無數碎石,而是分成了幾塊碎塊而已。

果然,在幾塊碎石塊中,離央眼尖地發現了一小塊約莫有成人拳頭大小的東西,與碎石塊完全不同。

「這是千化髓!」

一把將東西攝到手中后,離央一番察看對比后,臉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此刻在離央手中的東西,整體呈銀白之色,拿在手中,就猶如拿著一團黏土一般,只要稍加用力,便能改變它的形狀。

而這東西喚千化髓,正是煉製道衍劍所需要的煉器材料之一,且千化髓也是除太元虛金,九淵魄玉之外,最稀珍的數種煉器材料之一。

「這千化髓也放你那吧!」

研究了一會,離央將這千化髓也放到了太儀鼎的空間之中,這畢竟這關乎著道衍劍的煉製,所以離央自然要放在他認為最為安全的地方。

「這裡還有沒有其它的隕石蘊藏著煉器材料?」

將千化髓放好后,離央興緻盎然地看向了其它的隕石。

「沒有了,並不是所有的隕石裡面都蘊藏有煉器材料的!」

看著離央那滿是期待的神色,太儀鼎身上光芒閃了閃,這樣回應了離央。

得到回復后,離央露出了失望的神色,但很快又是精神一振,自己此刻身處的星隕秘境別的東西沒有,但各種隕石卻是無數,所以這其中定然也有不少的隕石中蘊藏著煉器材料的。

「你剛送了我星辰液,又幫我獵取元核,既然你需要煉器材料,我可以幫你留意所能遇到的隕石中是否有煉器材料。」

彷彿能猜到離央的想法似的,不待離央開口,太儀鼎就主動傳達出它要幫離央尋找煉器材料的意念。

神級系統之商女重生 「對了,你感應隕石的時候,必須要出來外面嗎?」

太儀鼎主動要幫自己,離央也甚是高興,不過他這時又想到了一個問題,開口問道。

「不用,留在你的丹田中就行!」

對於離央的疑問,太儀鼎直接就回了這一道意念,隨後就化作一道光重新回到了離央的丹田之中。

「這樣最好不過了!」

原本離央擔心若是太儀鼎必須在外界,才能感應隕石,屆時定然會生出不少麻煩來,甚至是殺身之禍也不一定,但此刻卻是放下了心來。

下一刻,離央祭出了元良劍,待御劍飛出了隕石坑后,才改作在地面上摸索著飛掠前進。

不過相對於之前定下的目標,離央接下來除了獵殺星元獸,尋找化嬰果之外,又多了尋找煉器材料的目標,所以一路上摸索過來,所耗費的時間更多。

後面離央在太儀鼎的提示幫助下,也的確又尋到了其它的一些煉器材料。

不過卻也不是那麼理想,畢竟蘊藏有煉器材料的隕石極為稀少,就算找到了,裡面的煉器材料也不一定是煉製道衍劍所需要的材料。

而後面離央遇到的其他修士也多了起來,不過遇到的多是散修或是其他門派勢力的修士,同為青府的卻是極少遇到,即便遇到了,由於不熟,離央也沒有上前。

同樣的,遇到的其它修士多了,難免會有矛盾爭端,再加上秘境本身的兇險,離央經常遊走於生死邊緣之間…… 原來,此女名叫董晚霜,築基初期修為,之所以在此求購紫極雪參,是因為她的姐姐董晚霞前幾日在衝擊金丹期時不幸失敗,被天劫劈成了重傷,雖然僥倖撿的一命,但道基已被天劫損壞,若是想要恢復道基,必須得紫極雪參方可,無奈紫極雪參乃是煉製元嬰期修士丹藥的一味主葯,以她們姐妹區區築基修為又如何能得到?

楊鳴看到這裡,也是對二女有些同情,不是走投無路,誰又願意賣身為奴呢,即使只是十年時間。「小靈,系統內有紫極雪參嗎?」楊鳴問了問小靈。

「主人,角落裡還有三株,就是那種開著紫色小花的白色人蔘啦。」小靈馬上回答道。

得到肯定的答覆,楊鳴心中有了打算,看了看周圍,並沒有金丹期修士,料想無人能聽到自己的傳音,於是向那董晚霜傳音道:「這位姑娘,我有紫極雪參,還是重新找個地方敘話吧。」

聽到楊鳴的傳音,董晚霜不禁臉色一喜,隨即立刻恢復了平靜,又等了一會,她將攤位上的牌子收起,目光掃向楊鳴,跟著就離開了這裡。

楊鳴也不著急,遠遠的吊在後面,直到這董晚霜進了一間小院后又過了許久,確定不會有人跟蹤時,楊鳴才走進了小院之中。

楊鳴剛一進入小院,就聽到董晚霜一聲如釋重負的聲音,「你怎麼才來,我以為你不來了呢。」

「董小姐恕罪,我也是確定了沒人跟在後面才好現身的。」楊鳴解釋了一句。

董晚霜還想說些什麼時,裡面傳來了一個虛弱的聲音:「晚霜,快請先生進來吧。」

「好的,姐姐。」董晚霜應了一句,隨即將楊鳴請進屋內。

楊鳴踏進屋中,看到董晚霞的第一眼,不由的有些發怔,無他,只因這董晚霞確實是一位難得的美女,按說董晚霜的姿色也不差,但也只能說是清秀而已,但這董晚霞就絕不止是艷麗可以形容的了,即使她如今躺在床上,但楊鳴仍可以看出她那高挑的身材以及盈盈可握的腰肢,蒼白的臉色也掩飾不住其俏麗的面容,在楊鳴看來,董晚霞的姿色也只是略輸夏輕初夏輕舞姐妹而已,當得起傾城佳人這個稱呼了。

「先生,先生?」看著楊鳴發怔,董晚霞不禁喊了楊鳴兩聲。

「咳咳,姑娘絕色,楊鳴失禮了。」誇了一聲后,楊鳴恢復了平淡的面容。

「楊先生謬讚了,晚霜,給楊先生看座。」董晚霞謙虛了一句,吩咐董晚霜道。

「你說你有紫極雪參,可是當真?」拿來了椅子,董晚霜迫不及待的問道。

「那是自然。」楊鳴拿出紫極雪參讓兩姐妹看了一眼,看的兩姐妹眼前一亮,但隨即收了回去,接著說道:「不過不止這紫極雪參,就是結金丹、金靈丹、培嬰丹我也是有的。」結金丹是修士突破金丹期時服用的丹藥,培嬰丹是修士突破元嬰服用的丹藥,這兩種丹藥的效果,類似於築基丹,但卻不知比築基丹珍貴多少倍了。 星隕秘境中,不分白晝黑夜。

不過其時間流逝同外界的時間流逝是相等的,而距離星隕秘境的開啟,到如今,也已經過了七年。

星隕秘境,一處規模頗大的隕石林中,離央正藏身在其中的一塊隕石裡面,身周放滿了這些年間他所殺敵人後所積攢下來的靈石,一身氣機鼓盪不休,處於修為突破的邊緣。

隕石外面,青鳥則是躲在暗處,為離央警戒著,這些年間,青鳥也從太儀鼎中出來,同離央經歷了不少的生死廝殺,其修為也已經突破到了練氣七層。

「就差一點了!」

隕石中,此刻離央正全力催動著體內的靈力,一次又一次地衝擊著練氣九層的壁障,在他的心神中,已經看到練氣九層的壁障在靈力的不斷衝擊下,出現了密集的裂縫。

然而這練氣九層的壁障極為堅韌,明明已經出現了無數的裂縫,眼看著下一刻就要突破的樣子,但離央始終無法突破。

時間一點點流逝,離央忍受著衝擊壁障所帶來的巨大痛苦,一直在咬牙堅持著。

透過擺放在他身周靈石散發出來的微弱亮光,可以看到離央的身體,隨著靈力一次又一次地衝擊壁障而顫抖著,豆大的汗珠如雨般地從他額頭上掉落。

「咔嚓!」

終於,在離央的心神中,看到了第九層的壁障裂開的縫隙更大了,眼看就要成功地衝破壁障。

但也就是這時候,從外界忽然傳來了一陣巨大的震蕩,直接影響到了正在作最後衝擊的離央,導致了他衝擊壁障的節奏變得混亂起來,連帶著他體內的靈力也出現了暴動的跡象。

「給我穩住!」

突如其來的變故,令處於突破狀態中的離央陷入了走火入魔的危機,緊急情況下,離央也顧不得突破修為,而是凝聚所有的心神,來鎮壓並疏導體內失控的靈力。

這期間,外界傳來的震動也一直持續著,並沒有要平復下來的跡象……

「啾啾……」

隕石林中,為離央警戒著的青鳥也受到了震動的影響,不少的隕石在震動中紛紛碎裂跌落,青鳥不得不飛起亂竄躲避著。

同樣隨著震動的持續,地上也開始出現了一道道縱橫交錯的裂縫,並且這些裂縫在震動中不斷地擴大,吞噬進了不少的隕石。

猛地,正飛竄著躲避掉落碎石的青鳥,發現離央所藏身的隕石旁,正有一道巨大的裂縫,其還在不斷的擴大中,眼看就要將離央所藏身的隕石吞噬。

「啾啾!」

發現了這一幕的青鳥,渾身羽毛炸了起來,也不顧掉落下來的碎石,當即就化作一道青光,來到了搖搖欲墜的隕石旁,竟是用它自己的身子撐住了隕石,暫時阻止隕石掉落的危機。

不過這根本解決不了隕石要掉落進大裂縫的危機,因為震動依然持續著,裂縫也在慢慢地擴大著。

當過了有一盞茶的功夫后,即便有青鳥支撐著,但大半塊隕石已經懸空,隨著青鳥力竭,一個疏忽,離央所藏身的隕石轟然墜落。

「啾啾……」

瞅著已經墜落下去的隕石,青鳥想也沒想,也跟著衝下了大裂縫之中。

青鳥這樣的做法無疑是危險的,不比碎石,此刻正不斷地有完整的大塊隕石墜落進裂縫之中,一旦被砸中,這種境地下,怕是九死一生。

果然,剛好就有一塊幾十丈巨大的隕石掉落下來,即便青鳥發現了,但由於隕石過大,下墜的速度又快,根本來不及躲避。

眼看隕石就要砸中青鳥,突兀地從不知多深的裂縫下,一點亮芒閃現,並越過了青鳥,綻放出了道道劍氣,將掉落的隕石分解成碎塊。

隨後一道身影藉助著掉落的石塊,一路沖了上來,並一把就將青鳥抓在了手中,一邊操控著上面的元良劍斬開大塊的隕石,一邊腳踏著掉落下來的小塊隕石,朝著裂縫上邊飛跳而上。

這道衝上來的身影正是離央,而他此刻從身上散發出的修為波動,竟是練氣九層。

然而此刻他的臉上沒有半點修為突破的喜悅,反而是滿臉的凝重之色。

很快的,在元良劍的開路下,離央成功地從裂縫中飛躍而起,並踏在了元良劍上,御劍停留在半空之中。

「真是好險!」

半空中的離央,看著地面上宛若世界末日一般的景象,目中出現了后怕的神色。

這一次若非在最後關頭,太儀鼎幫他鎮壓住了體內暴亂的靈力,加之剛好藉助這暴亂靈力的衝勁,衝破了練氣九層的壁障,離央包括青鳥都要葬身在裂縫底下。

原本在感應到修為有突破的跡象后,離央是打算在太儀鼎中突破的,也是最為穩妥的。

但太儀鼎內的空間只是一個小型空間而已,不具備一方天地的完善,在鼎中根本無法突破修為。

所以離央才不得不找到這一處隕石林,尋了一塊合適的隕石,開闢出一個石室,衝擊練氣九層的壁障,又叫了青鳥在外邊幫自己護法警戒。

想不到的是,在即將突破的關頭,大地居然又再一次地震動起來,並且其規模比之前還要大上數倍。

「啾啾!」

站在離央肩膀上的青鳥,低頭看著下方的景象,一對小眼中滿是劫後餘生的慶幸。

「這已經是第七次大地出現劇烈震動了,且持續的時間也是越來越長,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如目前這般發生的狀況,自進星隕秘境以來,到至今,離央已經經歷過七次了,且每一次所造成的破壞也是越來越大,這就令離央不得不重視起來。

因為這大地震動若是星隕秘境中的自然現象,想必在宗門玉簡中應該會提到,然而事實上,在得到的有關於星隕秘境信息的玉簡中,根本沒有提到秘境中,會有這種大地劇烈震動的狀況。

「但願能順利地度過接下來的幾年!」

我的老婆是女神 心中一番雜亂的念頭閃過後,離央深吸了一口氣,將對未知的惶恐與不安壓制了下來,因為憑他如今的修為,根本沒有那個能力去追尋大地震動的根源……

大約又過了有半個時辰后,大地上的震動也終於慢慢平息了下來,待到震動完全平息下來后,早已看不到先前的隕石林。

展現在離央眼中的是,地上一道又一道的恐怖裂縫,深不見底,就彷彿是一個又一個擇人而噬的深淵。

「我們下去吧!」

見到恢復了平靜,離央對著肩膀上的青鳥說了一句后,便降臨在了一道巨大的裂縫前,低頭看去,只見無盡的黑暗。

「太儀,麻煩你了!」

將目光收回后,離央將太儀鼎給召喚了出來。

每一次的劇烈震動后,也是尋找煉器材料最佳的機會,因為劇烈震動過後,不少的隕石都被震碎,導致裡面蘊藏著的煉器材料暴露出來,使得太儀鼎更加容易感知得到。 「那邊!」

太儀鼎一出來,略一感應,給離央傳達了這道意念后,便朝著正前方飛去。

見此,離央旋即身形一動,跟了上去,青鳥也跟著飛了過去。

跟著太儀鼎來到一堆碎石前,離央大手一揮,堆積的碎石被清理了開來,露出了一塊泛著碧綠光華的礦石。

看著這塊礦石,離央眼中閃過了一抹失望的神色,隨手就給收進了儲物袋中,之後目光看向了太儀鼎:

「繼續吧!」

對此,太儀鼎只是光芒閃了閃,便又朝著一個方向飛去,離央依然迅速跟上……

一個時辰后,離央站在一道裂縫前,手中拿著一塊看起來毫不起眼的礦石,正是他剛從裂縫下面找到的。

「辛苦你了!」

端詳著手中的礦石片刻后,離央將其遞向了太儀鼎,待混沌光芒將礦石捲走后,太儀鼎化作一道流光重新沒入了離央的丹田中。

「至今為止,煉製道衍劍所需的材料只找到三十多種,還遠遠不夠!」

將這處隕石林蘊藏著的煉器材料都找出后,離央抬頭遙望向這個似乎沒有邊際的星隕秘境,目光中透漏出渴望的光芒。

風伴斜陽歸 「懶鳥,最近的這段時間,我們要更加小心!」

回過頭來看著青鳥,離央的面色變得很是凝重,不說先前大地的巨震,離央他們已經有十幾天的時間沒有碰到星元獸了。

星元獸乃這個秘境獨有的特殊生物,可以說遍布整個秘境,並且其形態也是極為多樣化,自從進了秘境之後,離央可以說無時無刻都在與星元獸打交道。

然而從十幾天前,離央居然沒有碰到過一隻星元獸,在他靈識的感知中,以往總能感應到的特殊氣息也消失了。

這異常的變化,反而令離央心中生出幾許不安來,而這也是他選擇儘快突破練氣九層的主要原因。

「啾啾!」

青鳥應了一聲,隨即似乎感應到了什麼,目光看向了遠處的高空之中。

青鳥能感應到的,離央自然也察覺到了,抬頭看去時,從遠處的高空中,竟是有三團巨大的陰影朝著這邊飛馳而來。

離央目光一凝,赫然是三隻足有二十丈大小,渾身羽毛彷彿是骨刺一般的凶禽類星元獸,從它們散發出的氣息來看,竟是有著築基境的實力。

面對這築基境實力的星元獸,離央目前還沒有那個能力去斬殺它們,所以遇上了,往往只有逃命的份。

這次也不例外,尤其是凶禽類的星元獸,離央當即就帶著青鳥跳進了地上的裂縫之中,這道裂縫只有十丈左右寬,以這凶禽的巨大體型,是沒有辦法下來的。

「這次好像是我們多慮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