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拜託,凌辰,我替你感到高興還來不及,為什麼要吃醋?再說了,你又不是顧忘,幹嘛要吃你的醋。」說著,她便直接轉過身子,打算繼續前行。

「你就一點感覺都沒有么?」凌辰繼續不死心的問道。

「有啊,我高興啊。」女人揮了揮手。

剛才的飯局,她被幾個女人灌酒了,所以現在的她,意識有些模糊。

「你是不是喝多了?」男人睜大了眼睛,嚴肅的看著面前的趙以諾,問道。

「沒有,我怎麼可能喝多,就是喝的比較開心。」女人回答,向他擺了擺手。

大概是酒的後勁太大,以至於現在的她,都沒有意識到自己走路搖搖晃晃。

「來,我送你回家。」說著,男人便直接跑了過去,攙扶著她,向前走。

「不行,你得和我保持距離,不然顧忘會不高興的。」她嘟了嘟嘴,立馬說道。

又是顧忘,難道她的腦海里,除了那個臭男人,就沒有其他人的存在了么!凌辰緊握著手裡的拳頭,目光很是殘酷。

「你為什麼一定要選擇那個男人!」一個沒忍住,他緊緊的抓住眼前的女人,吼道。

「因為我愛他啊。」女人睜著一雙模糊的眼睛,淡淡的回答,並沒有感覺到面前男人的憤怒。

「那我呢?這麼多年了,你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

「什麼啊?凌辰?你幹嘛吼我啊?我做了什麼對不起你的事情了?」趙以諾掙扎著要扯開他的懷抱,不滿的說道。

「你沒有做對不起我的事情,一直都是我在自欺欺人。」凌辰低下頭,呢喃著。

「你怎麼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要不要回家休息休息?」趙以諾突然捧起他的臉,問道。

「那你陪我好不好?」男人乞求的問道,眼睛里有些許情愫。

「不要,我要回家。」趙以諾一邊說著一邊轉過身子要離開。

「唔……」說著她抱著路邊的樹吐起來。

怎麼喝了這麼多酒!凌辰看著面前女人吐的如此痛苦的模樣,很是心疼。

「你沒事吧?怎麼樣?還好么?」他立即拍了拍女人的後背,試圖讓她更舒服一些。

「我沒事,我可以自己回家,你放心。」趙以諾大聲回答。

說什麼胡話!就她這個樣子,能走回家就不錯了!

沒有一絲猶豫,凌辰直接蹲下,背起面前的女人。

「你做什麼啊!趕緊放我下來!被別人看見不好!」背上的女人喊道。

「別說話!」凌辰吼道。

「顧忘,我要回家,我要找老公……」

每次從這個女人的嘴裡聽到「顧忘」兩個字的時候,凌辰心中就很是不爽。

「啊!你打我!」趙以諾躺在床上亂吼著。

「誰打你了?我只是把你放在床上而已。」凌辰解釋著。

「水,我想喝水。」女人呢喃著。

男人立馬跑到客廳,為她倒了一杯水,遞給趙以諾。才喝了一口,只見她大手一揮,水杯直接被扔在了地上。

幸虧是木地板,不然又要打掃衛生了!凌辰看著床上的女人,眼睛里有些許寵溺。

如果她能夠和自己在一起,就算她天天這樣,他也願意。

「顧忘……」趙以諾一邊拉扯著旁邊的被子一邊嘀咕著。

凌辰立即拿起旁邊的紙巾,為她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又為她脫了外套,試圖讓她睡得更加舒服。

看到那兩抹隆起,男人咽了咽口水,只覺得口舌有些乾燥。

不可以!凌辰,你不能這麼對趙以諾!他一直在剋制著自己內心的急迫。

「額……」

突然,趙以諾一個翻身,直接抱住旁邊的男人。

女人那誘人的體香,撲鼻而來,女人那醉人的呼吸,就在他耳邊回蕩著。頓時,凌辰有些把持不住了。

「趙以諾,你離我遠一點!」男人吼道。

旁邊的女人,沒有一點反應。

許久,趙以諾又翻了個身體,離開了凌辰的身體。可是男人卻不願意離開這個大床了。他突然很想抱著旁邊這個心愛的女人入睡,雖然他心裡很清楚,這是一個非常邪惡的想法。

最後,他還是睡在了趙以諾的旁邊。

第二天早上,陽光暖暖的,透過窗子直接照射到地面,一切看起來都很祥和。

「額!」床上的女人伸了個懶腰,緩緩睜開眼睛。

一瞬間,她愣了。這是哪裡?不是家!也不是醫院!

重生很忙:我在七零開礦山 女人「噌」的一下子坐了起來,環顧著四周,直到她看清楚旁邊躺著的男人……

糟糕,她竟然和凌辰睡在了同一張床上,昨天晚上,沒發生什麼吧?她立即掀開被子看了看,除了外套,身上其他的衣服還在,那就說明,他們倆只是單純的在一起睡了個覺?

她緩緩起身,拿起旁邊的外套,生怕吵醒床上的另一個人,試圖偷偷溜走。

「這麼早就走?」凌辰開口問道。

「不早了。」趙以諾尷尬的回答。

「去哪裡?我送你。」說著,凌辰直接下了床。

「不用,那個,我自己走就可以,你繼續睡!」女人趕忙拒絕道。

他們倆睡在一起,對她來說就已經很過分了,她可不能再和這個男人再有什麼牽扯!

該死的,昨天晚上到底是誰灌自己酒的!她輕輕敲了敲自己的腦袋,想要讓自己更加清醒。

「別敲了,本來就不聰明,你要是把自己敲壞了怎麼辦?」 「行了!出發吧!我們神殿的人會在後面默默祝福你們的,而天神也會保佑你們的孩子!」

就這樣在溫格思帶領200名魔法師的特別加強護衛隊的保護下喬安娜和碧離小姐從諸神之都朝著天下大陸出發了。

「溫格思元帥你的妹妹怎麼樣了?」

在路上碧離公主還是對溫格思元帥發表著關心的問候道!

「我不知道!但願她沒事兒!」

「你放心吧!有如此強大的喬安娜小姐在,這一仗我們是必定勝利的,你想想我們沒有了龐大的隊伍要保護,所有的魔法師也不用攻擊,全部用來加持護盾,這個盾里三層外三層的根本打不破,而且喬安娜小姐本來還有死靈護盾,我們是無敵的,我們只需要看著亡靈大軍盡情的收割人族得那些蠻夷就是了,然後給死去的神族戰士們報仇」

這一仗碧離公主彷彿已經看到了勝利的希望。

「對了!喬安娜小姐到時候那個姜辰留給我,我必須得親手殺了他才能解我心頭之恨」

溫格思元帥想起姜辰的那張嘴臉就不由得氣的牙痒痒,居然當時還要讓自己跪下。

「不溫格思元帥,姜辰留給我吧!我碧離公主從來沒有動手殺過任何一個人,而我想他能成為我第一個殺掉的對象,我永遠也無法忘記,他對我的傷害和侮辱,我想這個要求應該不過份吧!」

「遵命公主殿下,看來公主殿下對他的仇恨都遠遠超過了我啊!那我就把他折磨的半死,最後讓公主殿下你來終結他的狗命吧!怎麼樣?」

「那行!成交!」

就這樣兩個人在路上達成了共識,而他們不知道的是,這一仗可能是他們的狗命被姜辰給終結了。

而此時此刻無數的糧草和彈藥朝著天都城不斷的運送而來。

「報!亡靈大軍離天都城還有30里地不到,大概還有半個小時就要到達天都城了!」

這個時候一個情報兵氣喘吁吁的跑來向姜辰宣告道!

「嗎的!怎麼這麼快,這群人都不吃飯拉屎的嗎?居然還連夜趕路,立馬讓所有的子民們進入天都城然後戰士士兵們把沒弄完的速度繼續弄完,魔法師準備好了沒有」

「基本上都準備好了!」

「所有的炮彈這些呢!」

「都準備好了!糧食這些讓我們吃一個月應該沒有問題」

夜歌公主趕忙在一旁說道!

「行吧!我已經做好了打持久戰的準備了!」

而這個時候觀看雷達監測的人立馬上報道!

「報告!我們西南方向有一朵浮雲正在朝天都城飄來」

「行了!知道了!應該是那個什麼死靈法師和溫格思來了!叫所有人可以全部進來了,生氣跳橋,外面通上高壓電,然後讓所有的魔法師用結界覆蓋整個天都城,戰鬥即將開始了!」

當姜辰把這個情報發下去的時候,整個天都城都響起了警報,而還在外面施工的戰士們,也都全部進入了天都城,城門掉橋也都升了起來。

而整個天都城外面的一層結界也在慢慢形成開始覆蓋整個天都城。

此刻神族浮雲上溫格思好奇的看著喬安娜道!

「你的亡靈大軍到哪裡了?」

「還有十分鐘應該可以到達天都城」

「那一會兒你得讓你的亡靈大軍好好的跟我屠殺這些愚蠢的人類」

而正在這時一旁的碧離小姐拿著望遠鏡看著遠處的天都城突然驚呼道!

「我的天啊!這什麼情況,他們怎麼會有神族的屏障結界而且還是把整個天都城都保衛起來了」

「什麼!不可能吧!」

說著溫格思立馬奪走了碧離小姐手中的望遠鏡朝著天都城看去,果然看見天都城整個城市上空都覆蓋了一層神族在熟悉不過的神族結界屏障了。

「這怎麼會事兒啊,溫格思元帥,不會人族的這群傢伙也頓悟了魔法的奧秘了吧!」

「不!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我們神族都是通過了上千年才頓悟了魔法的奧秘,他們絕對不可能這麼快就頓悟了魔法奧秘的,等等!壞了!我好像懂了!」

前妻不乖,老公太霸道 「怎麼了?」

碧離小姐不安道!

「是俘虜!他們奪回了無數的城池,而這些城池加起來可能駐紮了好幾萬的魔法師,他們應該是把這些魔法師給俘虜了,然後成為了他們的一員並沒有殺害他們。」

「不可能吧!魔法師可是一直效忠神族的,怎麼可能會這麼簡單的叛變呢?」

碧離說什麼都不通道!

「這個並不是不可能,早在夢迪元帥在的時候,就有神族的人向他們叛變還傳授了他們怎麼操控浮雲的咒語,而現在這些魔法師大部分都是富家子弟,肯定貪生怕死,而且不願意當奴隸才會叛變的吧!」

溫格思無比痛心疾首的回答道!

「我覺得!這個不應該是最主要的吧!最主要的是,神聖重生台現在落在了他們人族的手裡,而這些神族的魔法師不能得到復活了,相當於他們的生死全部掌握在了他們的手裡才會叛變,畢竟作為神族人死了可能就不能復活了,而叛變給了他們還是可以復活的,還有我們神族裡面肯定有卧底,畢竟這麼周密的計劃,而我還遠在諸神之都就進行的暗箱操作,怎麼人族的人會得到這麼快的情報,已經布置好了防禦措施,按理說他們應該不知道才是」

「喬安娜的一句話,讓現場再次陷入了沉默」

「卧底?那這次又會是誰呢?之前的歌賽已經不在了,而參與神族開會的那些之前活著的將軍也不在,就只有我一個人知道,現場也就只有我們三個知道,那到底誰會是卧底呢!」

溫格思絞盡腦汁也想不出來,他可是對卧底這兩個字恨之入骨啊!一心想要把這個卧底給揪出來,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行了!現在已經不是想這個問題的時候了,在去追究誰是卧底已經沒什麼意義了!還是關心一下眼前的戰鬥吧!」

喬安娜到絲毫沒有任何慌張的開口道!

「那喬安娜小姐,面對人族的防禦,亡靈軍團能夠打開嗎?」 「昨天晚上,我們什麼都沒有發生,對不對?」趙以諾立即問道。

「怎麼?你還想賴賬?」凌辰挑眉問道。

這話是什麼意思?合著難道昨天晚上真的發生了什麼?趙以諾驚恐的看著面前的男人,有些緊張。

「凌辰,我沒有和你開玩笑,我現在很正經。」女人繼續說道。

「那你的意思就是,昨天晚上的你不正經?」男人問道。

這個臭男人,為什麼老是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趙以諾心裡很是焦慮。

「我們倆昨天晚上到底有沒有……」她著急了,直接問道。

要不要告訴她真相?凌辰有些猶豫。

是不是只要他對她撒謊,她就會離開顧忘,回到自己的身邊?男人有些遲疑。

「凌辰!我問你話呢!」女人大聲吼道。

「行了,放心吧,我不會讓你負責的。」凌辰故意說道。

霎那間,趙以諾癱坐在旁邊的沙發上,一臉蒙圈。

完了,看來真的發生了什麼!

不對,可是她身上,明明還有這麼多衣服啊!女人轉過身子,懷疑的看著面前的男人,希望他能給自己一句實話。

凌辰自然知道這個女人的腦袋裡在想些什麼,只是對她聳了聳肩,以示無奈。

「我自己穿的。」他故意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衣服,說道。

難道她也是自己穿的?女人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有些糾結。

但是,不管怎麼樣,她都不能懷孕!

下一刻,趙以諾立馬拿起旁邊的包包跑出了房間。

這個女人,跑的還真是快啊!床上的凌辰,看著遠去的背影,眼睛里有些許黯然。

一路上,趙以諾不停地跑著,喘著,臉上十分不安。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