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既然兒子已經做過你的思想工作,那我也就不再重複,免得你心煩。」

楊嵐上前,坐到他身旁,自然而然地挽過沈春江手臂:「之前是我衝動了,不分場合亂闖,差點害你在董事面前丟臉,還好阿謙反應快,這才沒有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沈春江對她的識趣相當滿意,登時表露出幾分溫柔:「你能想通最好。」

楊嵐笑笑,一派溫婉:「那去醫院……」

「今天不行,約了合作商吃飯,明天吧,明天下午我讓秘書把時間空出來。」

「好。」女人從善如流。

離開辦公室,身後的門輔一合上,楊嵐便瞬間收斂了笑意。

「小沈總呢?」她問。

秘書說了位置。

楊嵐踩著高跟鞋,直奔而去,腳下生風,背影含怒。

秘書小聲咕噥:「這變臉速度也太快了……」

楊嵐找到沈謙的時候,他正執壺泡茶,而手中那套茶具則是前不久在某拍賣會上拿下的一套紫砂壺。

「古董泡茶,你可真是越來越會玩兒了!」楊嵐氣道。

「媽,您坐。」沈謙眼皮不抬,專註手裡的事。

楊嵐走到對面坐下,眼中掠過端詳之色。

她這個兒子到底在想什麼?剛才明明機會,他卻——

「好了,您嘗嘗?」他雙手奉上茶盞,杯口繚繞著一圈白氣,在紫砂映襯下,賞心悅目。

楊嵐只覺一陣清新的茶香鑽進鼻孔,同時也驅散了胸中積聚的鬱氣。

抬手接過,輕輕一品。

沈謙:「如何?」

楊嵐:「好茶。」

「那再喝一杯?」

「行了,別繞那些有的沒的,你跟媽說,到底怎麼想的?」

「什麼怎麼想?」

楊嵐氣得放下茶盞,杯底磕在茶盤上,發出一聲悶響。

男人眉心稍蹙,不知是對紫砂盞的心疼,還是對這個問題不喜。

「剛才在你爸那兒,為什麼不把話說死,直接堵了沈婠的路?非要搞個什麼模擬實踐,事情拖得越久,麻煩也越多,這個道理不用我說,你都應該心知肚明。」

「剛才那種情況,如果我不提出一個折中的法子,爸會直接宣布讓沈婠擔任項目部經理。」

「不可能!他從頭到尾都沒有表態!」

「爸如果鐵了心拒絕,您以為他還會有讓大家聚在辦公室商量討論嗎?」

沒表態,就已經說明他有了決斷,只是還缺一些支持的力量。

所以,才會暫不開口,藉以尋求共鳴。

一旦眾人的聲音足夠響亮,沈春江立馬就會跳出來宣布結果。

那時,一切板上釘釘,他再開口就不合適了。

既然如此,還不如先發制人。

楊嵐聽完,眼底閃過一抹憤恨,卻不是沖著沈謙——

「你說沈婠那個雜種有什麼好?不就是攀上了權六爺,你爸就對她刮目相看,說到底還不是個出賣色相的賤人!」

沈謙皺眉,臉色淡下來,執起茶杯,垂眸輕呷。

楊嵐卻嫌不夠,繼續道:「我之前就說過這個小浪蹄子別有居心,圖謀不軌,你們一個兩個都不信。現在阿如、小嫣接連出事,她倒好,鹹魚翻身,成了最大贏家!」

沈謙靜靜聽著,對此不置可否。

「兒子,我不管你平時對她怎樣,但大事上千萬不能犯糊塗!」比如,涉及到公司大權……

男人眼底劃過一抹厲色,音調也冷沉下來:「您放心,我有分寸。」

有些東西,他可以退,可以讓,可以妥協,甚至可以雙手奉上。

但有些東西,是不可觸碰的底線。

即便那個人是沈婠,他也不會有半點心軟!

楊嵐笑容欣慰:「你明白就好。」

……

此番,明達內部如火如荼地討論沈婠是棄是留。

那廂,作為當事人的她卻一無所知。

轉眼十二月底。

窗外寒風瑟瑟,室內溫暖如春。

沈婠坐在客廳沙發上,抱著電腦看啟航工作室年度財務報表。

起航,啟航……

還真是夠巧。

如今,「起航」是商界眾所周知的進修聖地,而「啟航」不過是個名不見經傳的遊戲公司。

兩者雖然同音,但前者名氣大了不止一點半點,對後者完全形成碾壓之勢。

但沈婠堅信,不久的將來,大家一提「qihang」,首先想到的會是「啟航」,而非「起航」。

畢竟,兩者的性質決定其受眾度。

起航學院名聲再響,那也僅限於商界範圍內。

啟航遊戲就不一樣了,各行各業都會有玩家存在。

「狐仙」手游上線不過三月,如今註冊人數已突破千萬,向億發起攻擊。

最初這個遊戲是在外網火起來的。

因其美輪美奐的古風場景,另外國人新奇不已。

再者,多版本語言同時上線,一步到位,既保持了新鮮感,也是一種對國外玩家的尊重。

外網波及到國內,已經是「狐仙」公測半個月後。

在一個遊戲博主親自試玩并力薦之下,很快就上了熱搜,之後各種軟廣硬廣齊齊上陣,呈井噴式爆發。

彷彿一夜之間,狐仙就火了。

殊不知,這是周馳那邊進行過無數次討論並最終敲定推廣方案之後才達成的效果。

就連每個時間節點增長多少流量,最終得到多少回報率,都是精心測算,無一不詳。

有了一個好的開頭,狐仙接下來的爆紅也變得順理成章。

起初以女性玩家居多,消費能力不強。主要還是被場景畫面所吸引,美的東西,總會讓人想要多看兩眼。

可是當「萌系」加「佛系」的養成階段完成後,「狼系」的競技階段開始了,一旦涉及「組隊」、「打團」、「拼殺」等因素,男性玩家就會被吸引過來。

而前後截然相反的風格與模式,也在網上引起了激烈討論——

「打就打啊,可前面娘們兒嘰嘰的餵養是什麼鬼?」

「現在的遊戲也開始流行兩副面孔了?看不懂看不懂,告辭!」

「反正我是懶得養,直接交給系統,弄完新手任務之後就直接開打了。」

「那樓上你的小狐仙不是很慘?」

發育不好就加入戰場,很容易被蹂躪。

回復:「我買了一堆大還丹和補給丸,殘血了來一顆,要死了再來一顆,居家旅行必備良藥。」

回復:「嚶嚶嚶,有錢銀求帶飛~」

回復:「先叫聲爸爸來聽聽。」

「我覺得養成比開打有意思多了,就像看著寵物慢慢長大,那種成就感你們這些大豬蹄子是不會懂的!」

回復:「一看就是個妹子。」

「我能說這樣的模式很有意思嗎?以前我男朋友沉迷農藥和擼啊擼,能三天不回我電話,也見不到人。可自從安利他玩狐仙以後,這逼天天求著我給小狐狸餵食(他要上班沒時間,就算有時間也懶得喂)。ennnn……怎麼說?雖然打遊戲很不好,但我覺得自己終於不用像個局外人,站在他的興趣之外傻X一樣遠遠看著。也算是個意外收穫吧。」

「我跟男票都玩,不過我養的時間更多,他主要負責充錢。」

「狗哥一開始覺得娘,不僅嗤之以鼻,還不讓我玩兒,結果半夜上廁所蹲大號,拿錯了手機,才勉強點開遊戲,特么現在已經無法自拔,比我玩得還溜……」

「我就想靜靜玩個遊戲,為什麼要看你們虐狗?」

「……」

周馳團隊在設計之初就充分考慮到「情侶玩家」這一群體,然後不斷完善,才有了如今的高口碑、高熱度和話題感。

沈婠將前面幾個月的財務報表一一翻看,從起初虧損貼錢,到遊戲上線后資金穩步迴流,雖然目前還虧著,但照這個速度發展下去,盈利指日可待。

沈婠回了周馳郵件,然後發微信問他——

「過年回來嗎?」

那頭回復很快,估計這會兒就坐在電腦前:「不回,要出差。」

「這麼忙?」

「你來坐我這個位置試試?[無奈]」

「我覺得還是你坐比較好[微笑]」

「[鄙視]」

沈婠:「注意身體,少熬夜。」

「[OK]」

如今「狐仙」強勢崛起,原本那幾個人明顯不夠用。公司的各職能部門也要逐步完善,這些交給周馳一個技術宅顯然不合適。

沈婠預計找個時間去一趟北海,把大體格局敲定,再物色一個經理人,替她管理公司。

而周馳這邊主要還是負責最核心的技術部分。

「在想什麼?」權捍霆走過來,坐到她旁邊。

沈婠只覺一股熱氣夾雜著強烈的荷爾蒙氣息撲面而來,下意識側頭,入目便是男人肌肉賁張的胳膊,以及懸挂熱汗的胸膛。

貼身的運動背心已經濕透,緊貼著皮膚上,勾勒出完美的胸膛輪廓。

權捍霆剛做完體能訓練,也不知道為什麼,他這段時間練得相當勤。

除了基礎體能,搏擊和射擊都定時定量,一絲不苟地完成。

而楚遇江和凌雲也像被傳染了似的,一個比一個猛。

就像……

出征前夕的大練兵。

沈婠察覺到不對勁,問了很多次,都被權捍霆糊弄過去。

要麼顧左右而言他,轉移話題;要麼直接把她往床上扔,做到暈死過去,等沈婠再醒過來的時候,早就忘了要問什麼。

這就是個混蛋!

「想你什麼時候才會主動開口。」

男人一頓,眸色暗沉:「開什麼口?」

沈婠冷冷看他一眼:「你自己心裡有數。」

「婠婠……」

「別叫,我不想聽那些敷衍的話。」

權捍霆輕聲一嘆,拿開電腦,將她攬入懷中:「媳婦兒太聰明,當老公的壓力很大。」

「哦,你喜歡笨蛋,那你去找啊!」說著,使勁兒搡他。

「別鬧……爺只要你。」

沈婠抿唇:「那就跟我說實話。」

男人一默。

沈婠掙脫,挪到另外那頭:「離我遠點,一身臭汗。」

權捍霆:「……」

等他上樓洗完澡,再下來,客廳已經沒有沈婠的影子。

「她人呢?」

被叫住的凌雲兩眼發懵:「誰?」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