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明天一早可好?」傅焱回想了一下太平山的地形,她早就已經瞭然於心了。時間倉促,也只能用符紙代替了。看來今晚,自己要使勁畫符了!

「好的,您去多少人?我提前派車。」庄大師很客氣。

「這個就不用了,傅焱,明天家裏的車夠用。我們自己去就行。」賀先生插嘴道,傅焱想了想,還真定不住,就點頭答應了。

「那好,那明天我們在山腳下見吧!我先告辭了!」

傅焱把庄大師送出了門口,轉身看到了樓上,原來是豪叔和太外公,倆人不耐煩招呼庄大師,就躲到了樓上。傅焱上了樓,準備跟豪叔說說,何有禮的事情。

上到樓上,望鄉也在。他睡了很久才醒來,整個人都容光煥發,看見傅焱,明顯很高興,想展示給傅焱看看。

傅焱也搭手給他診脈,也順便看了看他的傷口,病灶竟然小了三分之一!傅焱看完之後,對治好他的病,更加的有信心了。這條路是正確的。

「很好,今天的療效很好。您自己有什麼感覺嗎?」

「只是覺得很精神,從未有過的精神。」望鄉十分的興奮,因為自己之前一天就要睡十幾個小時,整天都迷迷瞪瞪的。

「那就好,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不用壓抑,等腦子裏的病灶好了,痊癒了。您的記憶就能慢慢的恢復了,不用着急的。」傅焱交代道,就怕他太心急,使勁去想。

「嗯,我知道。我現在找到了親人,我也不着急,總有一天能想起來的。傅焱,謝謝你!」望鄉確實很感激傅焱。

「舅爺爺,您是我的長輩,不用道謝!」傅焱也高興,自己又有了一門技能。還能治好舅爺爺,一舉兩得!

第二天一早,傅焱就帶着大家,一起去了太平山。

庄大師早早的就等在了太平山下,他的心裏是想跟着上山的。說不定能學會個一招兩招的。對他的能力也是一個提升。

只是傅焱在賀家的時候,就把符紙和方位都說給了大家,只需要各自找到正確的方位,埋好了符紙。等傅焱把最重要的埋進去,陣法就成了。

任彪和胡金,晏樓成為了傅焱的最重要的幫手。若是木易安在的話,只要他和傅焱倆人就能完事。他受傷了以後,只能讓大家上陣了。

任彪和胡金,之前北海公園佈陣的時候,比這個複雜多了。倆人都能應付,這個只是簡單的埋好符紙。手拿把攥的事兒。

晏樓十分興奮,他可是第一次,被傅姐姐交代這麼重要的任務。一定要表現好。

其他人做的都是外圍的事情,就連譚老也來了,他聽說了沈懷恩的事情。不知道是不是大仇得報。他整個人的身體,都好了起來。

傅焱歸結為心情影響了健康,沒什麼需要大驚小怪的。

陣法一共有九層,大家只需要佈置前邊的六層,七層和八層是任彪和胡金來完成,剩下的核心部分,傅焱要自己完成。

因為陣法成的時候,對自身的反噬比較重,除了傅焱,現場的這些人,沒有一個抵得過反噬帶來的副作用。

隨着胡金設置好了八層的陣法,傅焱感受到了,整個太平山上,掀起了一陣微風。她抬頭看去,白龍的影子好像顯示在雲間。

傅焱動作了起來,她把最後的符紙埋進了自己挖好的坑裏。一整個狂風大作,傅焱緊緊的盯着埋着符紙的地方,只要符紙不被風掀開,這個陣法就成了!

之前佈陣的時候,傅焱總是會找一個陣眼。這個陣法她沒有,整個山的陣眼,就是太平山,她依託的就是龍脈的餘韻。

整個山脈的完整,龍脈的餘韻,撐起整個陣法的順利運行,不需要三年,太平山就能自成一個循環,澤被整個港島,給港島的人們,帶來完美的生態環境。

相信生態好了之後,港島的繁榮也會蒸蒸日上。雖說沒了龍脈,但是憑藉港島優越的自身條件,也會發展的很好。

狂風只颳了一刻鐘,就停了下來。山上的眾人,都能感受到,清新的空氣,舒暢的呼吸。

傅焱看到的比眾人更多,她看到四周的綠色光點,從四面八方湧來,聚集在太平山上。慢慢的越聚越多,整個陣法,開始平穩的運轉起來。

陣法成了!

傅焱眼看着,很多的金色點點,慢慢的彙集,很多的金點,都匯入了佈陣的眾人身上,自己的身上最多。

傅焱驚訝的看着這一切,別人好似並沒有什麼察覺,像是胡金和晏樓資質好一點的,已經還是閉目養神。

一瞬間,傅焱心裏感受到了,明白的知道了這是什麼。這是功德金光!整個的大陣,為港島帶來了福音,所以四面八方的功德,都匯入了參與者的身上。

傅焱就地坐下,開始感悟。 木葉忍者一片驚呼。

「卧槽,那個看着是反派的人居然如此偉大,要去引開敵人?」

「他不怕死嗎?」

「我看錯了,他其實是個好人。」

「沒錯,你沒看那兩個隊友嗎?」

「居然在說喊隊友去賣,雖然是人之常情,但和團藏一對比,感覺……」

「是啊,當說到誘餌的時候我的心都揪了一下啊。」

就連群里被害的滅族的宇智波富岳和宇智波止水兩人居然都對這個團藏刮目相看。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沒想到年輕時候的團藏居然是這樣偉大的一個人。

讓狗形態的團藏好一陣膨脹,這的確是值得驕傲的。

【此時,屏幕中對情況進行了細節描寫。】

【但哪怕是這樣想,團藏放在大腿上的手還是有點發軟,以及隨之而來的就是全身抑制不住的顫抖,那是對死亡的恐懼。】

【這裏屏幕對團藏的情況做了一個特寫,他那流着細汗的臉,死死咬緊的牙關。】

【表情痛苦的思考,但就是說不出口。】

讓前面期待的木葉忍者一陣唏噓。

「切,我還以為他是個偉大的忍者呢!」

「結果就這?」

這些鄙視的聲音羞的團藏面紅耳赤,當然要不是猿飛比他快了一步,他就是火影了好嗎?

【在團藏猶豫不決的剎那間,一隻沉默的猿飛日斬猛然起身,站了出來沉聲說道:「我來!」】

【轟!】

【其餘五人就像被雷擊一樣,面露愕然的看着猿飛日斬。】

【同伴紛紛發出關心的詢問,但猿飛還是笑着安慰同伴。】

一個陽光帥氣值得託付的優秀後輩映入眼帘,讓木葉忍者一陣歡呼。

「哈哈哈,不愧是三代目火影大人。」

「我錯了,團藏不是偉大的忍者,三代目才是!」

「真不知道為什麼那些暗部和忍族要這樣演三代目火影?」

「明明三代目火影是這樣的溫柔和慈祥!」

「你看六個人中果然就是三代目火影最值得託付。」

「是啊!」

砂忍和音忍在旁邊不滿的撇著嘴,這個三代目火影的確值得尊重。

但他們村子的影也不差好嗎?

【畫面里與之對應的就是慚愧以及對自己膽怯不安的團藏,發起來小孩子脾氣。】

【「別碰我,我只是比你晚一點。」】

【「沒事,沒事,哈哈,大家以後就拜託你了。」猿飛日斬不在意的笑道。】

這樣的情況更是讓木葉那一方瘋狂喊叫三代目大人。

讓猿飛日斬苦逼的臉上露出愉悅的笑容,抽煙都慢了幾分。

那的確是他的輝煌時期。

【這讓團藏更加難受,反口說他來當誘餌,他的父親以及祖父都是死在戰場上的,說自我犧牲是忍者的本分。】

【在兩人爭執不休的時候,終於觀察一切的二代目扉間出口,說出了他去當誘餌。】

【「你們都是將來保護村子年輕的火之意志繼承。」】

【團藏立刻反駁扉間,說他是火影怎麼可以去犯險呢?】

【但扉間拒絕了團藏的提議,說道:「團藏啊,你和猴子總是在競爭,但現在需要的是夥伴間的團結,別帶入私人恩怨。」】

【「決斷遲疑是事實,首先審視自己,保持冷靜的了解自己,如果像現在這樣會讓同伴陷入危險。」】

【「總之,猴子團藏這個年紀不必如此急切,那個時刻總會來的,在那之前留住自己的姓名。」】

【指點完團藏猿飛等弟子,在他們若有所悟的表情下,扉間站了起來,對着猿飛日斬宣佈道:「猴子,保護好那些仰慕村子,信賴你的人們,並培養他們。」】

【最後抑揚頓挫的說道:「成為能託付下一個是時代的人。」】

【「從明天起你就是火影了。」】

【六人全部露出震撼的表情,尤其是被扉間點出的猿飛日斬,滿臉的不可思議。】

外界也是一樣的吃驚。

「原來曾經的三代目火影就是這樣的繼承的嗎?」

「難以置信,居然就是一個送死任務就能當上火影。」

「哈哈哈,你沒看那幾個愁眉苦臉的表情嗎?」

「尤其是那個團藏,他的身體顫抖的好嚴重。」

「豈止啊!你沒看剛剛他被二代目火影重點點出來嗎?還特別的指點他,但是他還是錯過了。」

「要是我的話悔的腸子都綠了,真慘!」

「別悔了,那個時候唯一站出來只有猿飛日斬一人,要是我是二代目火影我也選猿飛。」

「對,你沒看裏面二代目火影說出了其它幾人落選的原因嗎?決疑遲斷是事實,除了猿飛日斬以外其它人都是猶猶豫豫的,哈哈哈!」

群里。

【千手扉間:老夫選猿飛就是矮個裏拔高個,你們看能繼承火影之位的出來他還能有誰?】

【不是老夫看不起宇智波和秋道一族,而是這種時候能力也罷,性格也好,甚至考慮政治環境,他猿飛日斬都是最佳人選。】

【千手柱間:哈哈哈,扉間你不要難過嘛,木葉變成現在這樣子或許是命運吧!你也沒做錯什麼!】

【波風水門:呵呵,三代目火影的確是這樣的,不過他不是常常猶猶豫豫的嗎?】

【柳生:嘖嘖,你們就傻了,猿飛日斬那是蓄謀已久。】

柳生的話一出群里嘩然一片。

【宇智波止水:不可能,三代目火影不是那種人。】

【千手扉間:老夫不管他抱着什麼樣的心思,他那樣做,比其它弟子優秀不止一點。】

【宇智波富岳:的確如此!】

【日向日差:柳生小子你說的蓄謀已久是什麼意思?】

【柳生:你們都忘記猿飛日斬的通靈獸是猿魔了嗎?】

【旗木朔茂:這和蓄謀已久有什麼關係?】

【宇智波斑:哼,猿魔有手!】

轟!

群員頓時像雷電劈了一樣,那麼猿飛日斬先出來的動機很明顯了。

他可以解逆通靈之術讓猿魔把他通靈走,這個戰術只要猿飛能逃走就像。

全部在場的能安然撤退的除了扉間就真的只有猿飛日斬。

真是越想越感覺肌體汗毛豎立,日斬沒有說出來應該是不確定能不能抗住攻擊,而不是無法逃跑,怪不得他在畫面里說他很自負的。

他們千算萬算漏了一點,那就是猿飛日斬也是會逃跑的,雖然當誘餌但毫無疑問把敵人徹底引走後,他如何逃跑才是難題。

但會通靈的猿飛日斬還缺退路嗎?

團藏的通靈獸是夢貘,象腿唉!

去了必死。

按照止水的通靈獸來看鏡也差不多就是烏鴉,秋道一族沒什麼通靈獸,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就更沒什麼存在感了。

這個副本主人提示的很明顯了,猿飛日斬最擅長的忍術必定有通靈術,你看他每次戰鬥都是召喚猿魔。

那麼他會不知道逆通靈術嗎?

答案還用說嗎?

此刻,看着慈祥的三代目,所有群員不自覺的感覺內心拔涼拔涼的。

猿飛日斬絕對不是那麼簡單來思考的人物,可能他是一個非常……非常恐怖的人。

這個副本給的他們第一個影像就是如此的刺激嗎?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