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是。」中年男子回道,不知道王洋是什麼意思。「按照他的路線,應該快挑戰這裡了。」

「呵呵,真是有趣,蕭白他真想來聖地不成。」王洋自語的說道。

「不管用什麼方法,一定要抓住他。」王洋說道。

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李霸天的臉色冷峻下來,眼中滿是不甘。

「你霸刀門是屬於我的,明白我的意思嗎。」想起王洋臨走時說的話,李天霸感到一陣無奈,沒有強大的實力連自己的自由都沒有,還要在夾縫中生存,這讓他不由想起蕭白,實力、實力。

————————————

霸城,一個中型的大城都,距朝陽聖地不遠,只有百十餘里,獨孤逍遙與賴仙兒正帶著小馨兒閑逛,讓不少人為之側目。

「仙兒,先帶馨兒回客棧去。」獨孤逍遙突然說道。

「你要幹什麼去?」賴仙兒問道。

「呵呵,碰到了一個熟人。」

「大哥哥快要些回來啊!」小馨兒嬌喊。

······

「想不到那個蕭白鬧出這麼大動靜,看來當初還是小看他了。」王洋邊走邊對著身旁的女子說道。

「不要小看蕭白,連主人都讓我們注意他。」聖女王織織淡淡的說道。

「主人的強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本來什麼也不是,有了如今的地位和實力都是主人的恩賜;蕭白他只不過是一個小角色,不用太在意,等這次計劃成功了,我就是聖地之主。」王洋得意的笑道。「哈哈,師妹你就是聖母。」

沒有理會王洋,王織織靜靜的向前走著,身影變得有些落寞,臉上露出許些悲傷而又無奈的表情。「阿牛哥,真想回道以前和你一起耕作的日子,不做這個什麼所謂的聖女,如果沒有遇到那個人的話。」

「什麼人?」王洋突然大喝,如果不是身上一股隱晦的波動,現在還不知自己被人跟蹤。

片刻,只見一個人慢慢走了出來,看著出來的人王洋眼睛微縮。


「蕭白。」

此時王織織也不由看向獨孤逍遙,看看這個年輕人有什麼不同,能讓那位大人看上。

而獨孤逍遙也是兩眼冷冷的看著王洋,在王洋的身上似乎感覺到一股微弱的氣息,若隱若現捕捉不到,但是獨孤逍遙可以確定,就是那股讓自己厭煩的氣息。

「呵呵,本打算解決了聖地的事再去找你,沒想到你自己送上門來了。」看著獨孤逍遙,王洋泛起冷笑。

「主人?哼!看來你的胃口不小嘛。」從剛才的對話中獨孤逍遙也聽明白了,王洋似乎是有人故意培養,然後讓其奪得聖地之主之位,陰謀很大啊。


「看來今天是不能讓你離開了。」

「那還要看你的本事了。」獨孤逍遙不屑的說道。

「不要以為勝了些阿貓阿狗的就天下無敵了,比你強的人有都是。」我王洋譏笑道,暗中聚集元準備雷霆一擊。

「比我強的人到是有很多,但是不包括你。」說著獨孤逍遙突然暴起沖向王洋,在出來之時便就已暗中蓄力,此時全面爆發,上來就是一記猛攻。

面對獨孤逍遙的突襲王洋絲毫沒有驚慌,抬起一雙紫掌拍向獨孤逍遙。

轟!

兩人各退了幾步,似乎誰也沒有奈何誰。

「紫玄月斬!」王洋手凝一輪紫月擊向獨孤逍遙,紫月好似可以溝通天上的月亮,威勢無比。

「玄武印。」獨孤逍遙也雙手快速結印,一道金色大印橫在身前。

「轟……」

漫天塵煙,讓人看不清裡面發生了什麼。

嗡!

突然,兩道幽光閃過,好似鬼火一般。

「開、休、傷門……開!」

「天妖禁。」一隻如玉般的手虛空一抓,向著王洋罩去。

隨著獨孤逍遙的大喝,王洋只覺身體一滯,但馬上就被掙脫開,然而卻已經晚了,強者過招,片刻的停滯都將會帶來致命的打擊。

紅樓夢之通靈寶玉 輪迴拳!」

「紫陽護體。」看著慢慢放大的拳頭王洋連忙喝到,身體泛出一層濃厚的紫光護住己身。

轟!

咔嚓!

雖然避免了重創,但是王洋直至倒退了數米才停下,將身後的一顆粗壯的大樹都震裂。

「找死!」王洋大吼,身體如一輪耀陽,攜帶萬丈光芒沖向獨孤逍遙。

「哼!」獨孤逍遙冷哼,冷眸橫掃,迎身而上,雙拳泛著淡淡青光。

就在這時,只見一隻玉手突然出現在王洋的背後,只是獨孤逍遙沒有心情去欣賞,然而在獨孤逍遙驚訝的目光中,那隻玉手竟然落在了王洋的背上。

突然的變故讓王洋身體一震,身體踉蹌的向前踏了兩步。

獨孤逍遙當然不會放過這次機會,上去就是一拳,狠狠的打在了王洋的氣海之上,對於敵人,獨孤逍遙從不留手。

噗!

「師妹,你!」王洋不敢相信的轉過頭,用疑惑的目光看向王織織,只是王織織沒有說話,用淡漠的眼光看著王洋。

啊······

自己的氣海竟然被獨孤逍遙一拳打穿,王洋大聲的吼叫,好似發了瘋一般沖向獨孤逍遙。

對於一名修者來說,氣海被破那就意味著今後不能再修鍊了,那是多麼重的打擊。

「我要殺了你!」王洋嘶吼,雙眼突然變得血紅,還摻雜著淡淡的死灰色。

對於現在的王洋獨孤逍遙絲毫沒有在意,一個廢人能做什麼。

嘭!

一腳將衝上來王洋踹回,王洋狼狽的趴在地上喘著粗氣,兩眼泛著怨恨的光芒。

「為什麼……」王洋看向王織織。

「我不想在做傀儡了,那樣好累,連與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都不能,也不知道今後的命運到底是什麼樣。」王織織輕輕的說道,似是在自語。

「我不想放棄這最後的機會。」她把自己押給了獨孤逍遙。

王洋兩眼不解的看著王織織,不明白如今的生活有什麼不好,地位、實力、資源。

或許,他永遠也不會明白王織織想要的是什麼樣的生活。

「蕭白,這一切都是因為你。」

王洋厲聲吼叫,一道封印的禁忌力量被王洋打開,一股邪惡的氣息從王洋身上散發出來,只見王洋的雙眼霎時變成了灰色,死寂般的灰色,沒有一點色彩。

「去死吧!」王洋大叫一聲,向著獨孤逍遙撲去,一道道死氣射向獨孤逍遙。

「又是這該死的氣息。」獨孤逍遙恨道。「不知他們控制了多少人」

「對付別人還行,但對我嘛······」獨孤逍遙沉聲說道,那雙明亮的雙眼也漸漸變色,這是他故意使用這股力量,為了讓王織織目睹自己的特別。

銀色,充滿生機的銀色,與那死寂的灰色成了顯明的對比;單手一抓,一道旋窩出現在手中,數到死氣被盡數化解掉。

在對付灰瞳時,獨孤逍遙像是有著天生的優勢,對其克制的死死的。

「怎麼回事?」王洋眼中泛出了恐懼之色,第一次有人可以擋住這種力量。

「哼!」獨孤逍遙冷哼,沒有一絲感情,

嗖!

一閃即逝,獨孤逍遙已來到王洋身邊,那隻帶著吸力的手掌向著王洋罩去。

「啊!不,不要,我的力量,我的力量。」王洋瘋狂的大叫,只是對於王洋的嘶叫,獨孤逍遙沒有絲毫的手下留情。

唰!

只見王洋那原本一頭烏黑的長發慢慢的變得蒼白,俊秀的面龐也變得蒼老。


「為什麼會這樣?」

「為什麼會這樣?」

「······」王洋好似著了魔般的自語著。

······

十多年前。

「哈哈,王洋,只要你從我的胯下鑽過去,這個饅頭我就給你。」一群不大的孩子滿是譏笑的看著眼前渾身臟兮瘦弱的王洋。


看著眼前一群似魔鬼的面孔,兒時的王洋沒有說一句話,為了生存,為了活著,他慢慢的低下了他那還不大的腦袋,從那個看似孩子王的胯下鑽了過去,雙眼之中含著怨恨,臉上表現出不屬於孩子的表情,只是他很好的隱藏了起來。

直到一個雨夜,一個穿著灰衣的神秘人出現在他的身邊,改變了他的一生;給他華麗的衣服,美味的食品,和一道永生不掉的烙印。

當天晚上,他拿著一把匕首潛進了那個孩子王的家中,將其一家三口全都殺死,那是他第一次殺人,沒有感到害怕,而且還帶著隱約的興奮。

之後,他被那個神秘的灰衣安排之下進入朝陽聖地,經過數年的努力又當上了聖地的聖子,他感覺像是做夢一般,他不想回到以前的生活。

而如今,夢醒了,碎了,這讓他不能接受。

雙眼無神的看向天空。

「為什麼我得到了卻又將它收回去,那當初為什麼要給我。」王洋喃喃自語。

噗!

一代「英傑」就此沒了生息。 輕輕搖了搖頭,此時獨孤逍遙的雙眼已經恢復過來,看著王洋的樣子一陣感慨,但是沒有表示什麼。

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活法,可恨之人必有他可憐之處,沒必要為某個人的故事影響到自己。

獨孤逍遙又把目光看向聖女王織織,從她的眼神中獨孤逍遙看到了許些悲哀。

「你可以將我身體內的那道氣息除掉嗎?」王織織輕輕的說道,眼神無比中希翼的看向獨孤逍遙。

看著這雙眼睛,獨孤逍遙的心不由悸動,那是一雙多麼無神的眼睛,里似乎看不到了一絲光明。

「可以,但是你知道後果。」獨孤逍遙沒有拒絕。

「我知道。」

獨孤逍遙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會讓一名女子放棄現在手中的一切,但一定是有她的故事。

「在這之前你要幫我做件事。」獨孤逍遙輕輕說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