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是。」

手下們連連點頭,他們很訝異,霍錚的反應竟然這樣的快。

他們跟對方戰鬥的時候,對方一旦贏不了,就會選擇自殺。

速度之快,他們根本沒有辦法阻止。

可霍錚卻不費吹灰之力就把人給搞掂了,這,真的讓他們膜拜。

他們很好奇霍錚是如何辦到,於是好學地問了一句,「教官,你是為了防止他們自殺,特意踩他們臉的嗎?」

剛才他們都看到了,幾乎每一個跟霍錚交戰的,都被霍錚踩臉。

「不。」

簡單利落的回答。

手下們還想繼續問下去,霍錚轉過身,幽深的眸子閃爍著光。

「浪費小爺時間,還要給他們臉?」

他們這樣的人,還要什麼臉,見一個踩一個。 龍游天下續寫原創 他霍小爺就是這樣的任性霸氣!

手下們哪裡想過得到的竟然是這樣的答案,不過想想這的確很符合霍錚的人物性格。

「我二叔呢?」

霍錚解決完這邊的事情,想要去確定一下霍驍的情況。

手下們連忙道,「霍總在裡面,核心的書房。」

「嗯。」

霍錚輕輕應了一聲,隨後掏出手機,準備看看時間。

出任務,他從來不開手機。

只有任務完成後,他才會打開手機,玩一把遊戲輕鬆一下。

任務不算徹底完成,他當然不會玩遊戲,他只是想要看一下時間,決定接下來的安排。

屏幕亮起,幾條簡訊跳了進來。

陌生的號碼。

他的號碼知道的人並不多,甚少會收到陌生號碼。

好像這幾年都沒收到過。

一時之間也覺得有點新鮮,霍錚點了進去,入眼便是求救的信息。

而且還是與他二嬸有關。

櫻花二號商場,慕初笛的車被剪掉剎車,危險。

時間地點事件全都齊全,這是誰的簡訊?

霍錚把手機往後一扔,「查,這個電話號碼的一切信息。」

身後的手下連忙接了過去,低頭看了一眼,正想問是不是跟這次的任務有關,然而話還沒說出口,霍錚的身影已經消失在眼前。

霍錚快步來到書房,書房裡,霍驍正在電腦前敲打鍵盤。

「二叔,剛才我收到一條簡訊,跟二嬸有關的。」

霍錚把剛才的簡訊內容跟霍驍說了一下,繼續道,「這號碼是陌生的,不排除是個陷阱。」

「可是,我的電話號碼,知道的人並不多,而且出任務的時候我從來不看手機,今天是特殊情況。」

他也說不清今天是怎麼回事,他竟然打破以往的規矩,看了一下手機。

如果對方連他的電話號碼都知道,那就不會不知道他的習慣。

知道他的習慣還給他設下這樣的陷阱,這樣也說不過去,除非對方並沒有百分百想讓他跳進陷阱里。

可這跟森木田行為做法有點不相符。

「我已經命人去調查這個號碼。」

不知為何,霍錚對這個簡訊有著莫名的信任。

雖然明知道有懷疑的點,可他卻更偏向簡訊內容是真實的。

可如果是真實的,誰會給他發呢?

有誰,那樣重視慕初笛的?

倏然,腦海里浮現一張嬌嗔認真的臉,那樣膽小的人,每次一提到慕初笛,總是異常的勇敢和堅強。

可不可能是她。

夏冉冉現在就在華國呢,怎麼可能知道櫻花間的事情。

而且如果是夏冉冉,怎麼會使用陌生的電話號碼?

這一切都解說不通。

好像有種莫名的解不開的一環在,整件事都帶著怪異的色彩。

霍錚的話剛落下,霍驍便已經按捺不住撥打了電話。

全都不通。

慕初笛的電話不通,連喬安娜的也不通。

莫名的一陣不祥的預感在心中蔓延。

滴,電腦同時發出了響聲,屏幕終於被打開了。

這是森木田放在書房裡的唯一一部電腦,霍驍花了很長的時間才破解掉密碼,打開電腦。 此時,霍錚的手下跑了進來,「霍總,外面有人找你,說有霍太太的消息。」

「麻利點讓人進來。」

霍錚催促著,他們現在正擔心慕初笛的情況呢。

進來的正是霍驍派過去跟在慕初笛身邊的人,他此時渾身是傷。

一見到霍驍,他便半跪在地上,低頭,充滿歉意,「抱歉,霍總,我們把霍太太跟丟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二嬸不是應該在指揮室那邊,怎麼會丟了?」

他們離開的時候,慕初笛還在指揮室的啊,現在突然說丟了,霍錚快要抓狂了。

空間錦鯉之農門葯香 霍錚側目看向他家二叔,好吧,他家二叔怕是快要瘋了。

那臉色,沉得讓他心慌。

霍驍沒開口,手下繼續回道,「本來霍太太是在指揮室的,後來喬助理來了,霍太太說要跟著喬助理出去走走,我們就一直跟在身後保護。」

「因為有秦墨先生在,所以我們都比較放心,一直跟在身後。」

「一開始還好,可是到了商場,發生瘋子挾持事件,瘋子被秦墨先生處理后,被警察帶走,途中發瘋,不知道從哪裡丟出個煙霧彈,也不知道是誰按了消防鈴,整個商場的人像瘋了一樣,到處逃跑,我們和霍太太跟丟了,不過當時喬助理還給我們打過電話,給了我們個地址,可是我們一路跟過去,都沒有發現他們。」

「最後,發現了一個車禍現場,那個車,就是霍太太他們用的車。」

「還發生了嚴重的漏油爆炸,櫻花國的人都在處理,不過根據警察局那邊的回應,車子里沒有人,一個人都沒有,所以霍太太暫時是安全的。」

說到最後的時候,他也不敢繼續說了。

安全,這會是真的安全嗎?

誰敢確定沒在車子里發現人,那就會是安全的呢?

「秦墨呢?」

霍驍突然開口,問的卻是秦墨的情況。

手下繼續道,「不清楚,我們不清楚秦先生的情況。」

「根據喬助理的說法,秦先生是護著霍太太離開的。」

「人就這樣,不見了?你們還真是好本領。」

霍驍話里充滿怒意,他護著好好的人,竟然說不見就不見?

那他派這些人守著有什麼意思?

此時,電腦搜索的同時找到了內容。

裡面,有一些關於君瀾的消息。

「二叔,那現在我們是不是先找二嬸?」

慕初笛的失蹤,霍錚很清楚霍驍現在的心情。

其實他也想發火,可是他知道,這種情況下,發怒是最沒有作用的。

目前最重要的是救人。

只是,他們的人就這麼多,他已經派一小部分去調查陌生手機號碼,如果再分一些人尋找慕初笛,那麼對付森木田,尋找君瀾,他們人手嚴重不足。

這個時候,很需要衡量。

可是現在森木田和君瀾的事情有美目,如果擱置的話,又不知道還要等多久了。

霍錚心裡有句MMP很想說。

「抱歉,霍總,我們願意接受任何的懲罰。」

「懲罰個鬼,我們現在最缺的就是人手,哪來這個時間來懲罰你們。」

「救人才是最重要的。」 霍錚知道,這件事很難選擇,他直接替他家二叔選擇了,反正若是有人開罵,就罵他好了。

誰叫他是絕世好侄子呢,名聲什麼他並不在乎。

沒有什麼比親人更讓他在乎的。

霍錚話剛落下,大開著的房門便有人已經跑了進來。

進來的正是霍錚派去調查陌生手機號碼的人,手下一踏進來,便發現室內的氣氛有點詭異。

好像有什麼沉重而又壓抑的氣息。

他看了眼半跪在地上的人,再看看霍錚他們的表情,好像都十分沉重。

他琢磨著要不要開口,霍錚已經催促,「有話快點說。」

他最受不了別人磨磨蹭蹭的,特別是這樣重要的事情上面。

手下聞言連忙彙報道,「我們查到這個手機號碼了,它是最近才辦的,可它這種卡沒有進行實名登記,沒有辦法查到使用者,可是我們已經對這個手機號碼進行追蹤,追蹤到了線路。」

魔鬼首領:纏情綿愛 「我們知道對方現在的定位,那麼接下來要怎樣處理呢?」

手下們正等待著霍錚的回答。

霍錚原本是打算派所有人去搜尋慕初笛的,可現在這陌生號碼有信息了。

陌生號碼有可能親眼目睹慕初笛失蹤,那怕是個陷阱,那也能讓他們得到慕初笛的信息。

「霍錚,你去跟陌生號碼,其他的交給我。」

「可森木田和君瀾嬸娘那邊?」

看來他們真的要放棄了嗎?

「有人會出手的,他也不想有森木田這個定時炸彈在。」

「可別忘記,森木田的目標,由始至終都是他。」

森木田要找的人只是霍幗封。

霍錚一下子就明白過來了,霍幗封已經到櫻花間,而森木田一直想要霍幗封的命。

所以,現在霍幗封除了跟他們合作,沒有更好的辦法。

與其相信櫻花國的人,還不如相信他們。

霍錚相信,他們的能耐決定比櫻花國那些人強得多。

「行,我知道了。」

霍錚看了眼霍驍跟前的電腦,心想,也許霍驍有著更大的籌碼。

現在,他該處理他要處理的那部分了。

霍錚轉身帶上幾個人便出發。

寬大的轎車裡,手下正在駕駛座上開車,另外幾個舉著儀器屏幕,給霍錚指示他們所在的位置,還有對方的定位。

那個定位還一直在走動,可信度很強。

轎車開得很快,距離目的地越來越近。

「對方應該也在車裡,到時候戒備一下。」

根據那定位停頓的時間,霍錚覺得很大可能是在車裡。

很快,他們便到已經拉進與對方的距離。

「教官,前面好幾輛車,我們要停那一輛?」

前方就是一個紅綠燈,有直行,轉左轉右,三個方向。

櫻花間的交通很麻煩,如果選擇錯了,就要兜很大的一個圈。

霍錚目光落在前方的車輛上,再落在屏幕上。

片刻后,指著前方的公交車。

「跟著它。」

如果是私家車,停頓的頻率不會這麼多,很大可能就是公交車。

駕駛座的手下連忙根據霍錚的判斷,轉動方向盤,跟著前方的公交車。 「停下來了,果然是這公交車。」

手下驚喜地說道,他看著屏幕,恨不得馬上下去把人給抓下來。

他的話才剛落下,便發現,屏幕上的那一點開始動了。

對方下車了。

下車的人並不多,只有三男兩女。

霍錚一聲令下,他們快速下車,把人給攔截下來。

其中一個男人見狀,一手把跟前女人往前方推,另一邊快速往後逃跑。

「就是他,抓住他。」

車裡探出一個人,他盯著屏幕,發現那男人走動后,小點也跟著在動。

所以目標肯定就是他。

很快,男人就被他們抓住了。

「不,不要打我,我把手機還給你們,不要打我。」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