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是嗎?」舞清泉的美目看著南星,過了好一會才慢慢移開。

不過現在三天的時間即將過去,很快這踏戌峰大會便將開始,這才是真正的重頭戲,不管是曾經什麼厲害不厲害的人,現在才是真正見真章的時候。

「帝子,是帝子。」有人驚呼,踏戌峰驚呼。

其他人趕緊看過去,那踏戌峰的高台之上此刻已經站著一人,一身白金相間的長衣,一頭長發被束縛在身後,看起來不像是人間凡人,反而是一尊無上謫仙一般。只是不知道為何那眉目之間卻有著絲絲憂慮,而那一對眼神之中更是有著絲絲的無奈。

「今日在此與諸位較量,不為其他,只為一展所學,」帝子開口,目光無奈的看向那高閣,只好又開口道「這裡還有多是來自獸書大陸的天驕,今日也正好可以與之討教一翻,互相印證。」

「好生奇怪,」南星喃喃,望著這帝子,就像是看到了一個苦命人,和曾經的自己何其相似,只是自己那個時候沒有任何實力,而這弟子的實力自然不用說,但是卻依舊如此,只能說壓制他的人似乎更強。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帝子說的話並不多,在說完之後便走到了最近的一座高峰之上,那裡已經有了幾人,似乎都是與帝子極為相識的人,只是不知道為何不去那高閣,如果是別人也就算了,如果是帝子想要去那裡,恐怕並沒有幾個人敢去阻攔他才對。

「此次盛會並沒有多少規則,持續數日,只要想上前一戰的都可以上前。」有一位白衣老者站了出來,他乃是這帝族長老,此次盛會便由其來主持,「不過若是一直這樣下去也終究不是一個辦法,所以定下一個規定,那便是敗者只能上去一次,如果敗了便在沒有上台的資格。」

高峰上的人頓時一片嘩然,原本躍躍欲試的人一下子都不敢有多少想法了,他們生怕自己上去之後,遇到的剛好是比自己修為高的,而且這裡人雖然多,但是實際上真的會上去的反而不多,大多數都是來湊個熱鬧,他們生怕自己一個不好就隕落在此處,若是如此,就太過於可悲了。

「懦夫。」關小樓冷冷的看著這些人,當下直接一躍而起,穩穩站立在高台之上,手中抱著魔刀,整個人張揚無比。

看到關小樓上去,那長老便飛到了天空,也不再理會台下的眾人,對於那些叫囂厲害,真正慫的人,沒有幾個會喜歡他們。

「便是你殺了我弟弟,今日便由我來為他報仇。」有人看到關小樓,頓時怒火噴張,一躍上台,目光之中的殺氣絲毫不加以控制,手掌一翻,便扛著一柄火紅色的大戟,仔細觀看就會發現這大戟和之前的赤炎戟何其相似,而這人便是那赤炎戟的哥哥呂龍,這呂龍的名字沒有幾人聽過,但是看著威勢似乎要遠遠強於自己的弟弟才對。

轟!

兩人還沒有來得及動手,這台上突然多了一股壓力,兩人沒有任何準備,一個趔趄差點摔倒,不過兩人終究不是普通人,雖然疑惑,但是轉瞬間便站的穩穩的。

「這是?」眾人也看的清楚,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踏戌峰曾經被布置無上術法,只要上台便會遭受到壓力,聖級之上便不會遭受到壓力,但是聖級之下會依次遭受從高到低不同的壓力。」那長老這個時候開口,「奉勸各位一句,若是沒有王級五層的實力,最好不要上台,否則後果我帝族不負。」

原本安靜的眾人更加的安靜,這裡的人進入王級的不少,進入聖級的寥寥,進入靈級卻是沒有,而進入王級五層說多不多,說少不少,但是一旦有了這個界限之後再看這裡的萬人,就會發現有七成的人已經被直接刷了下去。

南星也是古怪,自己似乎剛好是王級四層,距離王級五層還差了一層,不過他卻不在乎這壓力,他本身的力量自然可能不夠,但是異象之類的卻可以有著極大的提高。

啪!

就在眾人思慮之時,那裡的兩人已經開戰了,呂龍等不及想要為自己的弟弟報仇,手中的火龍戟從高落下,宛若帶著一條磅礴火龍,氣勢洶洶,而關小樓自然也不差,手中的魔刀平平斬了過去,黑色的魔氣仿似可以貫穿這一切。

「這兩人誰會勝啊?」紫陌感覺兩人似乎差不多。

「魔刀。」三個聲音同時響起,南星,獸魔,舞清泉互相看一看,都看到了彼此之間的詫異。

「為什麼啊?」小靈倒是沒有理會三人的詫異,就那麼大咧咧的問道。

「魔刀的實力差了這火龍戟一分,但是火龍戟和魔刀有一個無法言說的差距。」獸魔緩緩開口道「魔刀不懼死。」

轟!

關小樓的身體後退,但是眼中的戰意越來越高,若這是一個網路遊戲的話,那麼就代表著關小樓的殺氣值已經越來越高了,一旦到達一個頂點,就會迎來關小樓狂風驟雨一般的攻擊,而且關小樓的眼睛已經一片漆黑了,如果細看的話就會發現裡面似乎已經沒有了瞳孔一般,只剩下一片黝黑。

砰砰!

刀與戟的交錯越來越快,這呂龍的實力卻是比關小樓強,終於捏著關小樓的一個破綻,一戟劃過,將關小樓的胸膛劃開,那裡頓時出現了一片血紅,肉塊都在迅速的被破壞著,放佛有一條火龍在那裡蜿蜒旋轉。

「定斬你。」呂龍大叫。

「是嗎?」關小樓一對黑瞳滿是無神,下一刻,握著黑刀渾身魔氣高漲,完全無視呂龍斬過來的火龍戟,一刀劈中了呂龍,兩者同時中招。

「你,你這傢伙。」呂龍又驚又怒,手中火龍戟再次加快幾分,帶著憤怒斬了過去,若是斬中,必然可以將關小樓貫穿。

撲!

關小樓的胸膛被貫穿,但是下一刻呂龍的胸膛亦被斬中,從前胸斬到了腹部,那裡一片血紅,幾乎要將呂龍斬做兩段。

「你這傢伙真的不躲。」呂龍腦海一片空白,他其實都不如他的弟弟赤炎戟,即便他的實力強於弟弟,但是這戰鬥經驗,還有著拚死搏命都是不如自己弟弟的。

「躲?為什麼要躲啊!」關小樓滿臉猙獰,一張嘴巴張開,鮮血順著嘴巴噴洒出來,但是關小樓毫不在乎,如同一尊不怕死的魔神。

轟!

他的刀再次轟擊了下去,那呂龍只剩下躲避了,身體幾近斷裂,對於他這樣的人來說已經失去了一大半的戰鬥力,而對於關小樓來說戰鬥才剛剛開始。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關小樓勝了,沒有多少人會想到,除了那些與關小樓相識的人,知道的人都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關小樓是個瘋子,而且還有一點就是他的身體恢復力,即便被轟擊掉半邊身子,他也能舉起魔刀繼續戰鬥。

至於呂明,一個被完全斬成了幾段的廢物沒有人再去理會,下場已經很清楚,關小樓也下了踏戌峰,他已經沒有繼續戰鬥下去的力量了,雖然他自己不這麼認為,不過還是被請了下去,一時間這裡安靜了下來。

這還只是第一場戰鬥,就已經是如此的慘烈,有人幾近死亡,而有的人已經戰死,這是相當慘烈的結局,沒有人想要成為那個戰死或者幾近死亡的人。

「真的是沒有多少人有那般勇氣啊!」南星嘆了口氣,一步踏了上去,他本就是來這裡突破的,雖然說他不過是王級四層,一些人看著他甚至想要嘲笑,但是下一刻就再沒有人敢發出那般的聲音。

只見南星飛到半空即將踏上踏戌峰的時候,他的身體發生變化,一身黑色的如同帝王一般的服裝出現在身上,頭山頂著九珠龍冠,此刻的他在沒有一絲稚嫩,反而像是一尊年少有為的帝王。

他的身體散發著獨特的威勢,落到那踏戌峰的時候一股壓力隨即壓了過來,很大的壓力,如果沒有這陽王變身他或許真的會受到太大太大的壓力,但是現在卻變得簡單了。

南星靜靜的站立在了踏戌峰之上,沒有任何的動靜,只是在靜靜的等待,但是那些人卻再沒有嘲笑,一個兩個不願意上台,他們看出了南星的不同。

高閣。

「這變身,似乎是當年的那一尊。」有一位前輩開口,得到了其他前輩的認同,尤其是帝族的人,他們見多識廣,有著很多記載,看的清楚,但是正因為如此才震驚,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這個少年郎絕對不差於他們帝族,即便是帝族也有著衰敗,但是所有人都清楚一點,陰司永遠不會消亡。

暖婚私寵,總裁小叔請放手 踏戌峰。

南星站立在那裡,如同俯視一般的看著這數萬人,此刻卻沒有幾人願意上前,獸魔一行人知道他的實力,便是上前了也沒有用,其他人正是因為不清楚,所以才不願意。

「難道我們帝界沒有人了嗎?」有人音聲怪氣的開口。

「那你自己幹嘛不敢不去,自己本是個廢物還在那裡嘲諷他人,更是廢物中的廢物。」有人冷笑,看著那人。

剛才說話那人頓時氣的臉色發綠,不過看著其他人看過來不滿的眼神,頓時縮回了腦袋,他的實力並不強,這裡的人若是真想對他動手,他根本阻攔不住。

「呵呵!不若我來如何?」有人站了起來,眾人看過去,頓時眼睛發直,這人可不簡單,竟然是那北斗星,若知道北斗星可是至尊天驕。

「看來又要死人了呢!」有人幸災樂禍。

北斗星高傲無比,向來喜歡萬眾矚目,此刻看著南星的樣子頓時妒火中燒,不是每一個嫉妒的人都會修為緩慢,有的人會利用這份嫉妒讓自己更快的成長起來,而北斗星便是這樣的一個人。

轟!

他直接化作一顆斗大的星辰,落到踏戌峰之後,幾乎沒有任何的停頓便沖向了南星,不過是一個區區王級四層而已,要知道他可是王級巔峰的存在,他有著自己的傲氣。

「此等人,也能被稱之為至尊天驕,至尊豈是你這種人可以叫的。」南星眼中閃過寒光,便是那呂龍和關小樓有仇上了台也是互相穩當,而這北斗星直接出手,未到這台上便已經開始出手,這份氣度讓南星發怒,他的怒火也不是一般人可以體會的。

「滾回去。」南星大手一揮,直接一拍,這是陽王鎮鬼手,他最擅長的一招,一個諾大的手掌出現,將這星辰擊的粉碎,那北斗星以更快的速度飛了回去,砸到了地面,只是這裡有著無上陣法守護,根本無法被擊破,在那裡摔了幾下后才停了下來。

場面一下子安靜了下來,看著那北斗星突然出手,他們雖然感到不爽快,但是到底是帝界之人,而且還是幾大至尊天驕之一,便是不爽快也不會說出來,但是現在他們眼中的至尊天驕竟然被人一巴掌扇飛,這是何等驚人的事情,而且還是在那個南星沒有多少準備的情況下做到的,這份實力讓他們慶幸自己剛才沒有上前。

「你,你這個混蛋。」北斗星眼睛赤紅,他從來沒有吃過這樣的虧,便是當初對戰帝子,他雖然被擊敗,但是也沒有被帝子這般隨手一拍拍飛的經歷。

「你也算是至尊,今日本王便將你這至尊位收回。」南星冷然,一腳踏出,這腳瞬時間化作一座高山一般,向著北斗星狠狠的踩了下來。

驚得那北斗星連忙躲避,剛才已經夠丟人了,若是再被這般踩上一腳,那真當是丟人丟到家,再也找不回來了。

轟!

踏戌峰都是微微一動,這一腳的威力極大,還好那北斗星慌忙之際還是躲了過去,但是更是狼狽,原本瀟洒異常的身姿也消失不見。

高閣之上。

「果然是那一位的傳承,這一代便是這位少年郎嗎?」帝族前輩都是感慨,陽王鎮鬼手這是多麼熟悉的招式,在帝族書籍有著記載,雖然沒有見過,但是看著便能夠猜出來。

「那北斗星要遭殃了。」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北斗星從來沒有感受過這樣的屈辱,他的身軀彎曲著,身體幾乎趴在地面,而那個人竟然高高在上,就那麼隨意的一腳踏了下來,完全無視他的尊嚴。

「可惡,找死。」北斗星血氣噴發,瞬間從地面竄了起來,身體向南星撲了過去,如同一顆碩大的星辰衝撞。

「不長記性。」南星冷然,手掌再次拍出,這星辰一頓,似乎要與之抗衡,但是很快的,一股可怕的力量洶湧到了北斗星的星辰之上,他的靈魂放佛都在顫抖,僅僅只是一個瞬間,北斗星再次被擊飛。

「那個人,真的有這麼強嗎?」有的人忍不住開口,這個在半空之中如同換了一身王的衣服的少年郎竟然將北斗星如此吊打。

「看來南兄的實力遠不止他表面那麼簡單啊!」獸魔感慨,他本以為領悟七星的北斗星可以與帝子爭輝,但是現在看來似乎根本做不到,他都無法跨過南星這一關,熟悉南星的人都知道,南星最厲害的便是那真皇異象,而現在並沒有使用的意思。

踏戌峰。

北斗星的臉龐都在扭曲,身上血色布滿,他被兩巴掌拍的身體都出現了損傷,不過經過這兩個巴掌,他也終於知道自己近戰不是對手,便是化身星辰都沒有用,對方一掌拍下來根本不管你是如何,直接便可以將你打飛。

轟!

北斗星手掌捏著奇怪的印記,身後的空間竟然一陣扭曲,像是被某種可怕的力量所揉搓,很快的那裡出現了一個裂口,黑暗深邃,令人心底發寒。

「在這一招下崩潰吧!粉碎空間。」北斗星動用了北族強大的秘術,撕裂了空間,可以將一片空間粉碎掉,雖然空間可以在很快的時間內恢復過來,但是在粉碎的那一剎那,可以將很多東西拉入其中,一塊消失。

「粉碎空間?」南星勾起一絲冷笑,他最強的是真皇異象,但是運用最成熟的卻是鯤鵬,在鯤鵬面前動用這小小的空間伎倆,如何不讓南星發笑。

啪!

南星身後一條大魚一震,從地面彈射而起,下一刻化作一隻大鵬沖了過去,那北斗星慌忙將空間粉碎釋放了出去,就像是黑色的裂縫一般,空間從北斗星那裡開始向著南星蔓延了過去,所過之處就像是玻璃碎掉一般。

大鵬便是向著這碎裂的地方而去,翅膀扇動,任憑這空間摧毀到身上卻悍然無畏,然而令人驚訝的是,那裂縫在碰到大鵬身上時竟然開始慢慢消失,或者說是被大鵬所吸收,這大鵬竟然可以將空間的力量所吞噬。

「一劍襲殺。」南星拿出一本獸書,一道血光從中蜿蜒而出,下一刻便已經到了北斗星的身前,北斗星想要躲避,這一次卻晚了,只能盡量讓自己躲開要害,但縱然如此,這血光依舊穿透了北斗星的肩膀,將之洞穿。

嘩!

所有人都震撼了,便是那些前輩們都有些吃驚,微微張著嘴巴,這北斗星雖然被打的吐血,但是在他們看來都不是一回事情,這北斗星領悟北斗七星,更是日日使用凝鍊星辰的方法來鍛煉自己的肉身,不說這肉身如何如何,卻也是少有的強硬,一般來說便是聖級都無法將這身體打破,但是現在卻被穿透。

若是南星知道他們的想法,恐怕也只會冷笑一聲,其他的也就算了,但是這獸書可是一個時代的精華,哪裡有那麼容易,這一道血劍當初自己師級的時候便用來對付白玉了,便是白玉都誇讚無比,這北斗星還能和白玉相比不成。

「我要你死,」北斗星如同激怒的獅子,鬚髮皆張,放佛末日降臨一般,天空的雲朵化作一個巨大的黑色漩渦,一顆顆巨大的星辰隕石狠狠的向著南星砸了過去,這北斗星已經完全被激怒了,什麼都不要管了,在他的眼中現在只剩下南星,他只要南星死。

「是嗎?看來今日你要隕落此處了。」南星冷笑,他本來是沒有這樣的想法的,但是別人都有要斬殺你的意思,你還能夠無動於衷嗎?「去。」南星手中又出現一本獸書,化作一面巨大的盾牌將他自己守護了起來,這些隕石落在盾牌之上發出轟轟的聲音,但是卻一顆顆的累計在了盾牌之上,並不能夠將盾牌擊碎。

「南兄是要在今日完全展現獸書的力量嗎?」易青都倒吸了一口冷氣,雖然他們也使用獸書,但是帶著的也只是數本而已,而現在使用的都是獸書,顯然是要在這帝界之中展現屬於獸書大陸的獸書之力。

「他的獸書可是比我還多的。」長孫觀音一臉的自豪,自己的眼光從來沒有錯過。

「你就不敢使用你自己的力量嗎?你個懦夫。」北斗星氣的臉色發青,他如此可怕的招式竟然被對方一本書中喚出來的盾牌全部給攔了下來,這是何等的卧草。

「自己的力量?孤陋寡聞之輩,這獸書本就是我的力量,如何不能使用。」南星也是一愣,繼而笑了起來,滿滿的都是嘲諷,這一刻其他人都不好意思看北斗星了,便是北斗星自己也知道自己說錯話了,如今的大陸世界被稱之為獸書大陸,那麼這就已經很說明問題了。

「那我就讓你見識一下這獸書的力量」南星猛地從懷中拿出足足四本獸書,四道光芒從獸書之中放了出來,四個人從中慢慢浮現,一個個身上噴發著可怕的力量波動,看情況都不下於王級巔峰,似乎都已經觸及到了聖級。

獸靈會隨著主人的力量提升而提升,有的獸書會因為獸書本身的等級而受到提升的限制,但是依舊會有提升。比如神級獸書如果有獸靈,那麼出生便是神級,如果有一日主人能夠升到帝級,那麼這獸靈就算不是真正的帝級,也可以稱之為偽帝,這便是獸靈,獸書等級就像是資質一般,等級越高,資質越好,將來的成就自然會越高。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啊!今日的天氣不錯,有酒喝嗎?」酒劍仙慵懶無比斜靠在一柄飛劍之上,手中握著一個酒葫蘆便喝了起來。

「此處大陣很是不尋常,若是可以簡析。」諸葛孔明輕搖羽扇,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坐在了一亮木椅小車之上,偏偏文雅。

「吼!」殺伐將軍。

「此處亦無虞姬。」霸王項羽喃喃,緊握著手中的長槍。

「將此人斬殺,除非。」南星眼睛流轉,「若是他逃出此地,便放了他」南星指著踏戌峰,若是這北斗星真的最後為了活命逃出這踏戌峰,那麼南星也不會再有一絲忌憚,一個破了自己心的人又有什麼資格讓南星忌憚。

千百山峰之上。

「這便是傳聞之中難得一見的獸靈嗎?為何這人擁有如此多。」有人忍不住開口,帝界的人雖然不用獸書,但是對獸書還是有著一定的了解的,傳聞這獸書之中可能會生出獸靈,但是這獸靈很是珍惜,擁有記憶,相當於一個獨立的存在,戰鬥起來相當方便,但是現在南星直接喚出四個獸靈一下子衝擊了他們的認知,別說是他們便是同為獸書大陸幾大學院的人也是一樣,他們也是第一次見到這個年齡可以隨手喚出如此多獸靈的人。

不過不管他們如何的想,這四個獸靈可不會理會,同時將目光看向了北斗星,不知道為何,北斗星後背竟有些發寒。

轟!

殺伐將軍最先出手,握著一柄大刀,用力一踏,發出一聲轟鳴,一個跳斬狠狠的斬向了北斗星。

北斗星沒有躲避,手中出現一桿長槍,如同星辰閃耀,與大刀接觸,兩者僵持在了那裡,這北斗星的力量竟然可以和殺伐將軍相比,若不是遇到南星這個可以直接讓他靈魂發顫的人,剛才的幾次衝撞而不一定是誰輸呢!

「御劍術,驅雷。」 西遊男主他壓力山大 酒劍仙高高在上,一柄長劍不用人掌控便自動攻向北斗星,這還不止,他手中握著一顆藍紫色的珠子,天空一暗,幾道雷電隨即劈了下去。

北斗星連忙揮動長槍將殺伐將軍隔開,念動咒語,身前浮起一顆星辰隕石,將雷電阻擋,而自己手中長槍直接將長劍隔開。

「你也用槍?霸王槍。」一個冷漠的聲音突兀的響起,北斗星就看到一個壯漢握著一柄如同長戈一般的長槍,沒有任何花俏,就那般砸了下來。

轟!

北斗星被砸飛了,雙手在微微顫抖,心中震怒,這莽漢也敢說槍,這哪裡有一點槍法,完全是將其當作一根鐵棍來使用。

「槍,要嘛快,要嘛重,你佔了哪一個?」項羽再次欺身而上,手中長槍依舊和之前那般種種落下,北斗星有心躲避,可是自尊心讓他不能夠離開,他再次迎了上去,用了全身的力氣,兩桿槍撞到了一起,發出巨響,兩人同時向後而退,但是顯然北斗星退的更多。

「你。」北斗星喘著大氣。

「你還有心情說話。」酒劍仙冷笑,下一刻一柄長劍化作千萬,如同下雨一般的落了下去,下方似乎都因此被震得嗡嗡作響,一柄又一柄長劍落下,快若閃電。

「滾。」北斗星怒吼,長槍揮舞,竟然舞出一條長龍,將所有的飛劍擋了下來,身體握著長槍化作一顆星辰沖向了酒劍仙。

「五雷咒。」酒劍仙掌握雷靈珠,如何會懼,一道粗壯無比的雷電轟了下去,將衝上來的北斗星生生砸了下去。

殺伐將軍絲毫不留情的沖了上去,北斗星一時間反應不及,手臂上已經出現一道斬痕,若非是肉身強大,恐怕這一下他的臂膀將會被斬下,但就是如此,他也感到一陣火辣辣的疼痛。

「那個獸靈還沒有出手便已經如此,若是那獸靈與南星同時出手。」獸魔不由的為北斗星默哀幾秒鐘。

「那個獸靈的實力不行嗎?」舞清泉疑惑,聲音脆脆的。

「自然不是,那個獸靈反而是最強的。」杜滕不由開口,諸葛孔明他們都是見過的,一個可以隨手使用除可怕陣法的陣法師,若是真的出手,恐怕一個陣法轟擊下來,這裡萬人都要死一半在這裡。

「最強的。」小靈都一愣一愣的,那個獸靈握著扇子絲毫不像是有什麼力量的人。

「不要小看那個獸靈,那是一個陣法師,一個達到聖級的陣法師。」易青苦笑,陣法師的詭異是整個獸書大陸都清楚的,他相信帝界也不會差。

「陣法師。」果然,不管是獸魔還是舞清泉,哪怕是小靈都是怔住了,一個達到聖級的陣法師,那可是一股可怕的力量,尤其是對於現在的他們來說。

踏戌峰。

「可惡,可惡。」北斗星被這三個獸靈的配合打的火冒三丈,沒有絲毫反抗的力量,手中長槍揮舞的密不透分,然而即便是這樣,依舊被轟擊到。

「七星隕落。」北斗星怒吼,天空浮現無數大星,一顆顆都有山嶽一般大小,這若是砸下來,恐怕可以將整個踏戌峰完全覆蓋。

「該你了。」酒劍仙打個哈欠,晃晃悠悠的落了下來。

「本不想出手的。」諸葛孔明無奈道,終於在所有人的注視下搖著小車上前,手中的羽扇開始輕輕晃蕩。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嘿吼!嘿吼!

似有萬千士兵在高吼,一聲聲震動蒼穹,在所有人的注視之下,只見諸葛孔明搖晃著羽扇,天空中竟然浮現出一個巨大的陣法,化作一道道豪光,將這裡完全籠罩了起來,裡面就像是有著無數穿著戰甲的士兵,他們在高吼著勝利。

轟!

山嶽大小的星辰落了下來,轟隆隆的砸到了那陣法之上,所有人臉皮抽搐,那看起來可怕的星辰竟然被那陣法攔截了下來,就像是一面透明的鏡子,但是所有人看的清楚,那陣法的防禦力在隕落星辰之上,就算是鏡子被砸到也會出現裂痕,而這陣法卻絲毫沒有變化,將所有的隕落星辰攔在了半空。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