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是給你面子,不想你的身份曝光吧。」皇后說道。

「無所謂了,我已經無所謂了,老娘已經無所畏懼了!我告訴你們,我從今天開始不忍了,從現在開始,再招惹我,我要你們兩個都去陪先皇後作伴!」姜敏怒氣沖沖。

「無所畏懼?」安和看向李正,「真的么,李太醫可不止是個太醫吧。」

「你知道又如何,怕是知道的太晚了吧?」姜敏說,「你們抓趙德順不就是想測試我么?」

「那你是誰?」安和妃說道。

「你傻啊!我進來的時候不是已經承認了,我是唐柔,是敏公主,是你不該招惹的人!」姜敏看向皇后,「皇後有所猜想,就應該小心行事,知道我什麼脾氣才對,你惹我身邊的人,是想打破這麼多年的平靜么?」

皇后咽了咽口水但是還是故作鎮靜,內心倒騰著,還有什麼牌可以大,她是唐柔,那沒有必要招惹她,要麼就一擊即中,現在該如何。

「那你也是在這個世上不應該存在的人了。」安和說道,「你還真的以為自己還是原來的公主么?或者大將軍之女?」

「我惹過你么?好像不僅沒有,我還救過你,我雖然不想知道你想做一隻忠實家犬的心情,反正背叛我的又不止你一個。」姜敏說道,「但是你得明白,我還是我,我就是恃寵而驕的人,而且太後娘娘專寵!!你能拿我怎麼樣?!!拿這件你們以為的秘密出去說么?有證據么?哦,你們有證據就不會整今天這麼一出,別說沒有證據沒人會相信你們,你覺得太后和皇上都知道的事情,我還怕你們什麼呢?」

「對啊…….皇上也知道。」皇后重複著,她也是今天才完全確認這件事情,她打心底里不希望她真的是她,更不希望皇上知道她是她。

「當然!難道你們跟皇上和太后對着干?我怕是皇後娘娘也不會吧,再說了皇后的位置好像也沒那麼穩定了,不然就不會放任梁步對付顧家姐妹了,皇上還年輕,日子還長,時間會改變一切,你說,當初前皇后要是不理睬他父親的骯髒事,還有皇后你什麼事呢?記住了,不要再惹我和我身邊的人了。」

「怎麼?你還能對我們怎麼樣么?」安和說道,明顯是最後強撐的底氣。

姜敏站了起來,「怎麼樣?曾經的左丞和皇后也是我參與弄走的,你要不要試試?」

「姜敏!差不多可以了。」皇后說道。

「我對後宮不敢興趣,這皇宮裏,我只在乎太后,該走的時候我一定會走的,你們喜歡怎麼玩兒不要帶着我。」姜敏轉身。

「那你也不要多管閑事!」皇後起身說道。

「我盡量,如果是我太欠了,多管了你們的閑事,歡迎開戰。」姜敏推開門,徑直離開。

「她太囂張了。」安和站着看着姜敏離開的背影。

「算了,你沒我見過她囂張的時候多,我們得慶幸她對後宮沒有興趣。」皇后長舒了口氣。

「皇後娘娘!」安和回頭看着皇後娘娘毫無戰意的感覺。

「安和,她沒有說錯,她救過你,你確實變了太多。」皇后說道,「但本宮知道,是本宮讓你改變的。」

「臣妾能最終在這後宮立足都是因為皇後娘娘,臣妾一點也不介意自己的改變,不過是白紙有了色彩,有什麼不好么。」

皇后微微一笑。

姜敏本打算親自去尋李無憂,她以為太後身體大好,卻不知太后也是不想她擔憂,在她面前逞強,直到最近太后的身體又越來越差了,差到她無法逞強,在姜敏怒斥皇后的第二天,兩隻腿腫的無法下地了。

姜敏放棄了親自動身尋找,可還是讓李正傳消息給李家,有消息請一定告訴她,無論生死。

太后移局宮外別院,寧靜致遠。

趙德順奉皇命守在別院外。

李正和眾太醫白晝不離。

姜敏直接在太后床側邊讓人安排了床,這一次太后睡了她才睡,像照顧一個不按照時間睡覺的嬰兒,但睡不踏實,一聽到太后咳嗽的聲音就起身,聽到一點動靜便醒過來探探頭。

太后也沒什麼精神,只能做着睡覺,一躺下就喘不上來氣,但是也睡不好,吃不下,又沒有力氣,這個人因為水腫沒有明顯的消瘦,卻極度的敲碎。

夜深了,姜敏出門換換氣,李正從裏面走了出來,「太后好一些,睡著了。」

「好一些了么。」姜敏說。

李正聽不出這句話有疑問的口氣,「有人跟你說了?太后的身體?」

「沒有人,但是我清楚,她很難挺過這次了對不對,進行性加重的水腫和呼吸困難,不停的咳嗽咳痰。」

李正安慰的抱着姜敏,「是啊,對她而言,不知道哪一次就挺不過去了,這不也是你一直儘力留在太後身邊的原因么,怕她突然消失…..有個好消息,他還活着。」

姜敏沒有太多的驚訝,但是最近情緒太多了,她已經無法表達,不知是哭是笑,「我就知道,他那麼厲害,怎麼會不信守承諾呢?他什麼時候回來?」

「他是遭人陷害的,所以,名義上還是…」

「兩個都沒了身份,也是挺有意思的。」姜敏深吸一口氣。

「他在外面,沒有身份,進不來的。」李正說。

「太后也許….可能…..沒幾天了,我和他理論上還有很久的時間,他會知道我的。」

大牢。

皇上坐在外面看着裏面年邁的老鎮北王——軒轅冥。

是,冥地上下所有參與拒承接皇命的『名人』都在這裏關押著,享受一人一間的待遇,連軒轅妮也淪為階下囚,周顯、周謀父子與霍萊、霍謹也不例外,連出征回歸的胡速、胡諾父子和代夫、代證父子回到殘破的冥地也被打了個措手不及正壓送入京,卻不知爺爺輩的胡生已經戰死沙場,而遠『嫁』塞外的婁諒更還不知道五行上將已缺了一人,那就是他的父親——婁鑫。

皇上看着軒轅冥一身囚服仍然意氣風發,若不是一頭白髮,當真是個健碩的年輕人,「皇叔爺都不回頭看看朕么。」

「老臣年邁遲鈍。」軒轅冥依舊頭也不回,就看着那小小的窗口透進的光。

「您說您何苦呢,與天子做對,連累了整個冥地,要不是朕已經知道唐安是忠心護主的,這鎮北王,差點兒要重新選一個了,其實皇叔爺應該寬心,畢竟血緣還在,將來朕會讓你的曾外孫坐上鎮北王的王座的。」

「皇上來此,是想炫耀的吧?」

「皇叔爺,何出此言的。」

「其實皇上從未想過利用我那孫女婿奪得兵權,只不過是暗地培養兵力,養精蓄銳,趁虛而入,這冥地周圍的民不是民,是你的兵,這派來這面攻打的不是兵是為了卸下防備的計,皇上用五千的廢兵,換我十萬雄兵,當真佩服。」

「皇叔爺還說年邁遲鈍,這不都明白的很么。」

「明白的遲鈍了。」鎮北王嘆了口氣終於轉過身,「兵權已經是你的皇上,老臣隨你處置,可臣的五行上將都是能者之輩,連他們的孩子也是驍勇善戰,尤其是胡速、胡諾父子和代夫、代證父子還去孤熊征戰,凱旋而歸,都是有功之人,皇上可以收為己用。」

「皇叔爺好氣魄,可皇叔爺,這北境作亂,也是在朕計劃之內,何來的功勞?」

「皇上竟然與孤熊串通為的就是製造時機,奪我兵權?!萬一真的打進來,皇上該如何!!」

「真的打進來?皇叔爺,不是串通,是命令,孤熊新君曾於我朝久居,朕與他私下往來,不過無人知曉,只是他聰慧,知道孤熊長久的攻擊已經無效,軒轅強大,存活只有一張藍圖,那就是互通有無,那胡峰來我軒轅不只是求親還要人,朕答應新君胡壤讓他自由離開,若他將來做了君王也要秘而不宣,怠朕需要,一個密令,便攻打北境。」

「兄弟倆其實都是追求和平之人,為何你不與哥哥合作?」

「哥哥不懂大局,他跟皇叔爺是一種人,會斤斤計較這五千人的性命。」

「皇上夠狠……」

「不過您培養的人,確實有用,三天後朕會處斬了你,至於其他人,能不能有未來,就看他們有多大用處了。」皇上起身揚長而去。

軒轅冥轉回身,再看着那透過的光,沉重的一嘆,「五千人,不是他的罪過,是我的固執。」。夜玖蹲下,看著這個陷入昏迷的女人:「她就是洛於?」

「嗯。」皇甫樺掃了一眼,深沉的黑眸透著幾分涼薄之色:「不過也快死了。」

忽然他的眼底劃過一抹興味:「她的體內竟然被種下了情蠱。」

情蠱?

夜玖猜測道:「是不是那種可以讓人失憶,並會對下蠱人生情的蠱?」

《夫君個個美如花》269. 薛維看著一群神仙在這裡聊一些沒有營養的東西,薛維倒是有點不好的預感。

這小柔要來藍海,別來找自己吧,上次好歹把小柔這個單純的妹子給矇騙過去了,如果再來找自己,如果自己暴露了怎麼辦?

不過這時候,聊天群又開始躁動了。

我不是葯神:「喲,街溜子出來了,恭喜突破,人間確實什麼怪事都有,剛才我參加了一場人間的拍賣會,竟然見到了陰毒果。(驚嘆)」

雲芝:「陰毒果?那不是毒藥嗎?人間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天庭街溜子:「雲芝仙子,你這就不懂了吧,人間也是大道萬千的地方,有的地方集齊了陰力靈力,想要滋生出一個陰毒果那不是無比簡單?(大笑)」

雲芝:「對啊,街溜子,你說的也對。」

我不是葯神:「現在怕的不是這個,陰毒果和聚靈果的外表很像,如果人吃了會直接斃命,希望不要有人誤吃了他,不然的話奈何又要忙了。(大笑)」

奈何橋上看風景:「葯神大大,您可別嚇我啊,我好不容易有休息的時間,我不想再忙了!(抓狂)」

……….

陰毒果?

有意思。

薛維摸了摸下巴。

時間來到第二天,今天薛維難得的沒有早起,正在夢鄉的時候,宿舍的大門一下被推開。

「兄弟們!看我弄到了什麼?!」

錢磊這癟犢子的聲音大聲的響起。

薛維和鄭琦兩個人模模糊糊的睜開眼睛。

「老錢,你叫喚啥呢?」鄭琦一臉不樂意。

錢磊嘿嘿一笑。

「待會你們都得喊我爸爸!看,這是葉萱的今天演唱會的門票!一共四張!我托朋友給我弄來的,快點叫我爸爸!」錢磊可是無比張狂。

鄭琦一聽,眼睛都在放光。

他可是葉萱的頭號腦殘粉!

聽聞葉萱來到藍海早就興奮了很久,但是苦苦搶不到票,現在錢磊這個癟犢子竟然能搶到票!簡直讓人不敢相信!

薛維腦子頓了頓。

葉萱好像是和他說過她來藍海是接受了一個音樂節的活動,還給了自己幾張票,錢磊不說自己差點把這事給忘了。

「爸爸!」

鄭琦幾乎直接從床上跳下來。

錢磊那可是相當的享受。

「老三,你難道就不激動?」錢磊忍不住問道。

現在薛維臉上可謂是沒有絲毫激動,甚至非常平靜,這讓錢磊有些心情不愉快。

那可是大明星葉萱啊!

「你忘了,我又不追星,而且我告訴你,我和葉萱是朋友你信么?」薛維一挑眉毛。

錢磊不屑一笑。

「狗屁,你要和葉萱是朋友,我就…我就叫七七一聲爸爸!我把這桌子吃下去!」

錢磊指著他的桌子。

薛維:「.…..」

大哥!話不要說的這麼滿啊!

七七都不知道自己多了一個兒子啊!

是不是有病!

薛維幻想了一下,隨後咳嗽一聲。

「這個…還是別了。」

「好了,快起快起,音樂會在下午兩點就開始了,現在就快十點了,快準備準備,老二現在都在門口等我們了。」錢磊催促道。

就這樣,薛維一臉懵逼的被錢磊給催促醒。

藍海東方體育館。

這是藍海最大的體育館,此時藍海的體育館里已經人山人海,今天下午便進行有名的雲田音樂會,這一次一共來了足足十多位歌手和樂團,但是體育館內粉絲最多的還是葉萱的粉絲。

葉萱的粉絲們全部拿著旗幟,手燈紛紛吶喊著,可見葉萱的粉絲有多麼多。

如果不是有葉萱,這麼多人至少得消失二分之一。

不得不說,錢磊的家裡也是有點底子的,這四張票竟然弄到了前場的位置,可以很好的看見舞台上的情況。

不過相比於葉萱給的票,那還是有點差距。

滴滴滴…

薛維的手機一陣震動。

打開一看,原來是葉萱給薛維發的消息。

葉萱:「你有沒有來?」

薛維:「來了,不過沒有用你的票,是和室友一起的,也在前排。」

葉萱:「來了就好,給我拍個照看一下你在哪裡。」

薛維隨即給葉萱拍了一下自己在哪。

隨後葉萱便沒有消息了,不過為什麼薛維感覺到怪怪的呢。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