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是臨床,我即便再鑽研出來兩種,三種甚至更多的抗腫瘤葯也不過是走了別人走過的路而已。但是臨床,可以走別人沒走過的路。」

「小陸,他要走的路,會走的路。就是這條路!」

「我以前思考了很久,最終才決定,讓他往這條路的方向靠的。所以從一開始,其實我就能夠讓他進實驗室的,但是我還是把他丟到了臨床,丟到了常市,然後陰差陽錯地丟來魔都,就是為了讓他多臨床!」

「科研服務於臨床,以後,在科研上我可以幫他。也有人會幫他。」

「誰啊?」黃栩好奇問。

「他師姐啊!」

ps:你們都不喜歡超級大章么?那以後就短點!四千字都還不喜歡就改成兩千字。歡迎本章評論!

7017k 溫惜離開醫院,以最快的速度來了金鼎嘉園。

按照上一次的記憶,她一邊給徐卓然打電話,一邊來到了徐家敲了敲門,電話還沒有撥通,開門的是徐卓然的母親,蔣蓉蓉,「溫惜,你來了啊。」

「阿姨,卓然怎麼樣。」

蔣蓉蓉嘆了一聲,「卓然昨晚沒有睡,喝了一晚上的酒,現在剛剛睡下了。」

溫惜去卧室看了一眼睡著的徐卓然,回到客廳裡面,蔣蓉蓉將削好的蘋果遞給溫惜,「這件事太意外了,卓然雖然不是大主刀,但是這個手術,他準備很久,不可能出現問題啊,那個病人的家屬現在鬧得厲害,卓然也暫時停職了,本來他年底就要評選職稱的,馬上論文一交上就好了,誰承想,這種時候發生了這件事情……」

「阿姨,不要擔心,會沒事的。」溫惜安慰著。

蔣蓉蓉嘆息,「你不知道,那個病人的來歷不小,這次對卓然的打擊很大,老徐去聯繫了院長,院長那邊說,對卓然的處理很嚴肅,而且病人家屬已經鬧到了法院去了。」

溫惜也緊張起來,「法院,怎麼會?」

蔣蓉蓉擦了一下眼淚,「我就卓然這麼一個兒子,卓然從小就優秀,任何事情都處理的很好,這樣的手術他做過很多台了,根本不會出事的。老徐還說我陰謀論,可是我就是覺得是有人故意的……」說著說著,蔣蓉蓉有些哽咽。

「阿姨……」溫惜不知道該怎麼安慰蔣蓉蓉,她看了一眼徐卓然卧室的方向。

她知道他很少喝酒,幾乎是滴酒不沾的那種,只有聚會的時候偶爾喝一點點,昨晚卻喝醉了,該是有多難過啊。

晚一點的時候,徐守敬回來了,看到溫惜有些意外,「溫惜來了。」又看了一眼蔣蓉蓉,「去把卓然喊醒吧,都睡了一上午了,也不好讓溫惜在這乾等著他。」

溫惜說,「不用了,讓他好好休息。」

蔣蓉蓉連忙問著徐守敬,「怎麼樣,醫院裡面怎麼安排的?卓然什麼時候能恢復清白,什麼時候能回去工作,今年年底還能評選職稱嗎?」

徐守敬嘆了一聲,坐在沙發上,喝了幾口水,「你也知道,我自從被調走之後,跟三院的朋友聯繫就不多了,我問了陳院長,她說……情況有些麻煩。」

蔣蓉蓉有些急了,「怎麼麻煩了,手術出現失誤很正常啊,每一場手術都不會百分百的成功啊。」

「你不知道,那家人有點本事,現在醫院裡面已經鬧了好幾天了,停職是好的了,我怕卓然會吃官司,那家人已經鬧到了法院裡面,說卓然蓄意謀殺。」

蔣蓉蓉大呼,「這是什麼人啊!!」

這個時候。

卧室的門打開,徐卓然從裡面走出來。

在溫惜的印象中,徐卓然一直都是一個陽光斯文、和煦英俊的人,此刻,他的下巴都是胡茬,一身的酒氣,彷彿變了一個人。

他看著溫惜,眼神似乎有些閃躲,笑了一下,「你怎麼來了,在這等我一下,我收拾一下自己,送你回去。」

「卓然……」

溫惜想要說不用了,可沒等她說完,徐卓然就回了房間。

不多時就出來了,好似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對她說道:「走吧。」 玫瑰刺身上只搭了一個小小的紅肚兜,坐起來,輕輕的拽住馮總,嬌嬌地道:「馮總,我不要你走嘛,不要你走嘛……」

馮總捧起她美麗如花的臉蛋,又是輕輕親了一下,「我很快就會再來的。」

馮總走出小餐廳,董江北已經在餐廳門外等著他了。

「怎麼樣?馮總,休息的可好?」

董江北微笑著問道。

馮總竟然有幾分不好意思,「休息的很好,休息的很好,不過我馬上就要回京城去了,關於銅礦的參觀考察,就暫時告一段落,下次再說吧。」

董江北站在汽車跟前,低頭對馮總道:

「下次馮總來的時候,如果馮總不喜新厭舊的話,那麼還要這個玫瑰刺兒來?」

「可以可以。」

馮總一邊回答,一邊心裡卻在無比感慨地說道:

我他媽玩了半輩子女人,現在看來全都是玩兒的一頭頭豬!

今天我才算見識到了真正的女人是什麼!

第二天上午,馮總會見完客人之後,給張凡打了個電話,「我去銅礦看了一圈,產能方面,還是不足,不過,我會很快再過去,跟董礦長繼續商談擴大生產的事。」

張凡信以為真,以為馮總真的對礦山進行了一番考察,心裡並沒有多想,這事兒也就這樣過去了。

其實,張凡這幾天特別忙碌,他和周韻竹一起,正在研究購買一座大廈,以便作為天健集團在京城的總部所在地。

想了好長時間,一直渴望的。

天健集團現在特別需要一座跟天健身份相符合的大廈了。

如果總是在那座二層小樓里辦公,絕對會影響事業發展的!

尤其是逐漸開展的國際業務,來往的都是大客戶大商家大集團,人家來談生意,怎麼可能沒有一個氣派的大廈來撐門面?

如果還是那個二層小樓,人家會認為你沒有實力,不敢跟你合作。

不過,在這中間,遇到了一點麻煩。

本來這件事情是商妤舒從中牽線搭橋,張凡已經跟這個大廈的資產管理集團談妥,價格為20個億,半個月以後過戶。

不知道為什麼,這中間走漏了風聲,就在雙方快要簽字的時候,突然中間冒出來一個年豐端。

年豐端這幾年來一直對地產特別感興趣,只要是地標性的大地產,他無論如何都要拿下來。

那天他帶著一夥會計高級管理人員,直接來到大廈資產管理集團,出價30個億,要把大廈買下來。

這樣一來,大廈資產管理集團的主要負責人就十分被動了。

他們這個管理集團是替幾十個股東來管理這所大廈以及大廈的出讓事項,現在冒出來兩個買家,他們反而不知道賣給誰更好了!

30個億當然比21個億更有優先。

但是天健集團卻是最先與他們達成協議的,如果現在撕毀協議,轉手賣給年氏集團,不但得罪了聲名赫赫的張凡,也得罪了好朋友商妤舒。

當張凡得到這個信息之後,一股火上來了。

自打到了京城之後,一直在夢想著有一座自己的大廈,現在終於要實現這個目標了,中間卻出了一個年豐端來搗亂。

這個老傢伙到處與我作對!

張凡按耐不住,當場就給年豐端發了幾條微信:

「年總,吃相不要太難看哦!」

「年總,如果你從中退出,我們可以談條件!」

年豐端發回了微信:

「張凡,我勸你手不要伸的太長,你老實地做好你的化妝品,這一帶商業地產領域,永遠沒有你立足之地!」

「張凡,跟我談條件,恐怕你沒有那個資格吧!」

這兩條簡訊把路堵得死,死的雙方連一點調和的機會都沒有了。

張凡和周韻竹商量了一天,感覺到從大方向看來,這種買賣絕對是有利的,而且年豐端也看到了這點,否則的話他不會多出10億的價格來搶別人的生意。

所以,這個大廈是志在必得。

兩人商量來商量去,最後決定把價格加到35個億。

資產管理集團得到了這個價格之後,意外的驚喜,其中幾個大股東主張立即與天健集團簽訂合約。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年終端馬上就得到了消息。

看來年豐端絕對是爛的不能再爛了,決心要把水搞混。

他馬上給資產管理集團提出了一個新的價格,那就是40個億,足足比張凡出的35個億又高出5個億!

張凡和周韻竹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幾乎愣住了。

以天健集團的實力,如果與年氏集團這樣拼下去,肯定拼得頭破血流,天健現在的實力,恐怕連年氏集團1/10都沒有。

難道就這樣甘認失敗嗎?

要知道,想在京城這塊風水寶地上買到1幢大廈,談何容易,不是你出錢就能買得到的,現在這個絕對是一個機,會失去了,恐怕等10年也未必再能得到手。

「年豐端這個老狐狸,我看他是要找死啊!」張凡憤憤。

周韻竹微笑看著張凡,「你是不是又起了殺機?」

「豈止是殺機?我想把整個年氏集團都碾碎!」

「年氏集團是一頭大象,我們頂多是一條狗,現在還不是跟大象進行決鬥的時刻,我看在這件事情上不要硬拼硬,還是智取吧!」

「智取?」

「對。年豐端既然這樣不客氣,我們也不必客氣了。」

「你的意思?」

「我哪有什麼意思,這要看你的意思,我就是真有意思,我也沒有意思意思的能力!」

周雲竹看著張凡的眼睛,不斷的發出一陣陣小聲的冷笑。

張凡不知自己身上什麼地方被周周竹給看出破綻,不解的問道,「你有什麼話直說吧!」

周韻竹反問道:「你自己不明白嗎?你這次B國之行,哪裡弄來這麼多錢?一百二十個億!你還沒對我說清楚呢!」

「我不是跟你說了嗎?我撿了一堆鑽石,就地賣掉了。」

「你說你撿一堆錢包我還相信,你說你撿一堆鑽石有人相信嗎?中間是不是有什麼奇遇呀?是不是有什麼美女呀?」

周韻竹眼中含笑,看透了張凡心中所隱藏的一切。

。 啪啪啪啪啪啪…

台下掌聲如雷,其實今日所至之人,大多都是為了她而來。

秦可卿,得利拍賣行天江分行首席拍賣師,整個天江幾乎家喻戶曉的美女。

這女人,風情萬種,成熟嫵媚,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夢想着能死在牡丹花下。

在前排就坐的周慶陽,雙眼冒着綠光的望着台上的秦可卿,死死的打量着她的每一寸身體,雙手探入襠中……

台上的秦可卿注意到了某人的異動,鄙夷的用餘光瞥了一眼,不過臉上依舊掛着「燦爛」笑容,這是職業素養。

「小女子多謝諸位的熱烈掌聲了!」

說完,她拿起拍賣桌上的第一塊地碼標牌,握在了手中高高的舉起:「第一個拍賣的是六號點,此地段依山傍水風景宜人,適合修建小型的休閑度假區,或是遊樂場所,也可以進行地產開發,建設別墅區!底價三千萬,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百萬,請各位有意向的老闆開始報價吧!」

話音剛落,場內略微靜了靜,不過很快,便有一個腦子被秦可卿嫵媚動作給勾走了魂的年輕男子急忙舉起號碼牌,喊道:「四千萬!」

喊完之後,他還站起身來,「紳士」的朝着台上的請客請微微躬身,殊不知自己那雙眼睛如餓狼一般正死盯着對方波濤洶湧的雙峰呢。

秦可卿心中冷笑鄙夷,但笑容依舊完美,還特地朝這報價男子拋了一個媚眼,這讓原本還有些心疼的男子,瞬間精神抖擻起來。

「五千萬!」

「六千萬!」

場下僅僅沉寂了還不到半分鐘,驟然鼎沸起來,一個個爭先恐後的提價,只為博得美人一笑!

此後,原本一些上不得枱面的垃圾地段,在這個女人的魅惑之下,竟都拍出出人意料的高價。

楚楓看了這秦可卿一眼,有些讚賞,這女人,不去經商實在是暴殄天物。

目光繼續移動,打量會場,在場中央發現了林家老祖幾人的身影,楚楓眉頭微皺,他們來此做甚?

林家就卧龍公司在做地產生意,還差點賠的血本無歸,現在的林家是對地產另有他想,還是也單純的為了台上女子而來?

但這個念頭僅是出現了一瞬間便被楚楓推翻,因為林家老祖的眼光,從未停在秦可卿的身上,在座位上閉目養神,彷彿是在等待些什麼。

場子逐漸因秦可卿的挑逗和魅惑變得熱烈起來,一些用來熱場的東西也差不多拍完,秦可卿嫣然一笑,拿出一個讓林雪和周慶陽都屏息凝氣的號牌來。

說完,她輕輕伸手,拿起了桌面上的第二塊的號碼牌,臉色微微一喜:「哦豁,這次拍賣的地段是黃金三角洲里的三號地段,底價一億,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一千萬!」

三號地段,在這次拍賣中雖然不是壓軸的那種地皮,但位置也是極為不錯的!

整個開發區就像是一個不規則的橢圓,除了最中心的地王,而在其相鄰的幾個地段也絕對會是以後開發區的繁華地段!

若是資金充足,林雪肯定是想把三角洲的地全都拿下,但現在只能期望着周慶陽在前面多損耗一些,從而無力再與她爭搶地王。

周慶陽似乎察覺到了什麼,朝着楚楓和林雪這邊望了一眼,嘴角挑起一抹冷笑,手上更是做了一個抹脖子的挑釁動作。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